《不败龙王》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易青山赵媛婧小说全文

  • 时间:
  • 不败龙王仗剑九千里
  • 来源:ZW

《不败龙王》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易青山赵媛婧小说全文

《不败龙王易青山赵媛婧》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不败龙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马王爷?"

听到这三个字,薛元坤顿时大怒,飞起一脚,将马三踹到了门口。

"谁给你的狗胆敢在易公子面前称王爷!谁给你的狗胆敢在易公子面前跋扈!谁给你的狗胆敢在易公子面前站着!给我趴那别起来!"

马三都懵了,他很难想象易青山到底是什么身份,至于让薛城主怕成这个样子。

马三委委屈屈的趴在地上不敢抬头,只能将小眼睛使劲上瞟。

马东恒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他知道薛元坤背景有多强硬,所以他更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么恐怖!

"马三,我问你,想死还是想活?"

易青山挺身端坐,犹如泰山一般压在马三的头顶。

"想、想活……"

马三四肢抽动,惶恐不安,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

"想活很简单,从此之后听我调遣,刀山火海、不问缘由,能不能办到?"易青山似笑非笑:"你可要想好,给我办事可是很危险的。"

马三的实力在易青山眼中不值一提,但是现在在金陵他也不想把自己的嫡系部队调来。

毕竟杀鸡焉用宰牛刀,他的手下都是用来驰骋疆场,扬龙盟神威的。

所以在金陵城的一些小事情也需要有人来干,相比于薛元坤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城主,马三倒是更合适。

"铮!"

马三毫无二话,抽出一柄匕首,一下扎在自己胳膊上。

"马三这条命以后就是易公子的,若有违背,天诛地灭!"

这是一种很严肃的仪式和承诺,他们这种人都很信这个。

易青山点了点头:"今天的事情不要外传,有事情我会派人联系你。"

说罢,他直接起身离开,快要走到门口时仿佛才想起了什么,随声吩咐道:"你那个叫青龙的手下,我很不喜欢。"

"埋了吧。"

"是……"

马三趴在地上,将头深深埋下,寒意浸入骨髓。

看到易青山的背影消失,薛元坤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天,可吓死我了!马三你这个狗东西什么人都敢惹!也就是公子这次饶了你,要不然我就把你剁成八十一块拿去喂狗!"

"城主,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马东恒也是心有余悸,刚刚易青山给他的压迫力太大了,那种随意决人生死的感觉,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看着他俩的目光都看向自己,薛元坤面色铁青,生硬的说道:"你们不用管他是谁,你们只需要知道,在整个金陵城都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合江南省之力,在他看来也只是摧枯拉朽,随手扫除!"

听到这话,马三和马东恒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震惊到无以复加!

薛元坤的意思是,这个年轻人,直接江南无敌!

……

出了门口,易青山先给宋婉今发了个短信,又让老杨把车开来。

"去城北区的花田镇。"

花田镇,原本就是他今天打算的行程。

因为他的伯父易宏一家,就是住在那里。

半个小时后,车辆停在花田镇一个老旧居民楼面前,易青山径直下车,孤身一人,环顾四周。

没想到十年过去,这个地方还是一点都没变。

熟悉的旧楼房、熟悉的菜市场、以及那熟悉的口音。

这个地方像是被整个金陵城遗忘了一样,保持着原来的风貌。

可能是昨天那场雨的原因,巷子里的道路还带着点湿意,不少儿童三五成群,在水坑上面不断跳跃,嘻嘻哈哈的声音像是仙乐一般悦耳。

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这里虽没有古书中的奇山异水,但却让易青山的心情一下子平复下来。

"雨来了,快回家。小蜗牛,说不怕。它把房子背来了……"

"雨来了,快回家。小蘑菇,说不怕。它已备好伞一把……"

易青山凝神细听,青嫩声音唱着熟悉的童谣,顿时勾起了他的童年回忆。

他眯起眼睛,忍不住低声哼道:"雨来了,快回家。小甲虫,说不怕。它有一件防雨褂……"

"哈哈哈哈!"

唱完之后易青山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直到把眼泪都笑了出来。

他还记得,当年义父总喜欢带自己来大伯家玩,大伯家楼后边有一个小水塘。

每次来,大伯家的哥哥就带着自己在那里抓鱼抓青蛙,大伯和义父站在后边,时而宠溺的看着他们,时而怕他们掉到水里呵斥他们。

大伯怀里还总是抱着刚两岁的小妹妹。

那是一个很爱笑的小女孩,总是"哥哥、哥哥"的叫自己,但那时候自己总嫌她烦,不想理她。

十年白驹,物是人非。

如今的易青山万丈荣光,一言可决天下事,手下有世界上最好的情报组织,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任何事情他想知道都易如反掌。

但是,伯父一家的消息他却没有交给手下人去查。

直到今天,他亲自站在这里。

"我回来了,大伯、铭哥、清儿妹妹,你们过的好吗……"

易青山轻轻吐了一口气,走向了前边一个挎着菜篮子出来买菜的大娘。

"大娘,麻烦问一下,易宏家在哪您知道吗?"

这么多年,易青山不确定伯父他们是否搬家。

"知道啊,就在那栋楼301。"大娘用手指了一个单元,又自顾的说道:"易老头这些年可真不容易,儿子瘫痪好不了,EX妇也天天闹,唉……"

"等等大娘,您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易青山眉头一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是易铭的朋友吗?你不知道?"大娘看了易青山一眼:"那你要是能帮的话就帮帮他吧,前几年易铭在工地上干活,从高处摔了下来,公司又拖着不给钱,在床上躺了快两年了都。"

"他那XF整天闹离婚,还要分财产,逼的易老头没办法都趁晚上没人偷偷出来捡垃圾,我是无意中撞上过一次。没办法,谁让没钱呢。"

易青山面色微变,顾不上听大娘在那里长吁短叹,匆忙跟她道了个谢,直接跑步上了三楼。

房门是虚掩着的。

还不等进门,他就听到里面一阵阵不堪入耳的骂声。

"易铭,你个残废,还敢管老娘带什么人回来?"

 

 

第十二章没人敢在我面前嚣张

易青山推门而入。

一个妖娆的妇人正站在屋子中间,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的男人站在一旁嘿嘿冷笑。

被骂的是一个身材消瘦,模样沧桑的青年男子,躺在床上,一副麻木的样子,只是那微微颤抖紧握的双拳,显示出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平静。

一个俏丽的少女坐在床边,一边握着青年的手,一边怒视着妇人。

在正对门口的沙发上,是一个头发参白,默默抽烟的老汉。

易青山一眼就看出,那正是他的大伯,易宏。

听到门声响动,众人都一起看了过来,只有易宏没有注意到,在那里闷头抽烟。

易青山微微皱眉,没有理会众人的注视,跃过人影站至易宏近前。

"多少年前不就不让你抽烟了吗?自己的身体又不是不清楚。"

易青山小声提醒,顺便轻轻把易宏手里的烟拿了出来。

易宏似乎是年纪大了,反应也变慢了很多,过了好一会儿才茫然的抬起头来,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青、青山?"

虽然十年未见,但易宏还是一眼认出了他,双手猛的一哆嗦:"我不是在做梦吧?"

"伯父,我是青山,我回来了。"

易青山紧紧握住易宏布满老茧的双手,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容。

这是从小哄他的大伯,在他心中,是与父亲一样的存在。

"好!好!回来就好!你大哥他……"

易宏老泪纵横,使劲攥紧了手,似乎是怕下一秒易青山就会消失。

"我知道,我知道,我来处理。"

易青山慢慢拍打着易宏的手,轻声细语。

又看向床那边。

"铭哥,清儿,你们受苦了。"

小姑娘早已捂住了嘴,眼泪不住的流出。

易铭也激动的紧紧抓住床沿,可惜不能起来。

十年重逢,让易青山心中冰封的情感似乎打开了宣泄口。

如果不是有人煞风景的话。

"我说,我打断一下!"带大金链子的男子发出一阵公鸭嗓的声音:"我不管这小子是谁,要磨叽你们以后自己磨叽,现在先把这事儿解决了再说。"

易青山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又恢复冰冷,转过身来,眼神如利剑般射向男子:"你是谁?有什么事?"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力,是你这位SZ的相好。这次来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让床上那个废物赶紧跟夏云离婚,顺便把当年结婚陪送的嫁妆都还回来,再拿出十万块钱,这事儿就算完了。"

张力口若悬河,唾液横飞。

而夏云在一边翘起大腿坐着,毫不避讳。

易青山不禁万分好奇:"你丈夫受伤瘫痪,你不照顾便则罢了,竟然还将情夫领进家门,当众威胁,甚至还想拿走他的救命钱,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

"潘金莲再世?"

最后这句话让夏雨彻底炸毛,"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易青山的鼻子:"老娘爱跟谁好跟谁好,他残废了还不让老娘出去找个新的?你特么又算什么东西?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易青山居高临下的看着夏云,把手轻轻举起。

"第一,你不该拿手指我;第二,你不该骂我。所以……"

五指扬起,犹如刀锋闪过,夏云的半个手掌被整整齐齐的削了下来。

而易青山的手上,滴血未沾。

"啊!!!"

夏云发出了一种杀猪样的惨叫,一屁股坐到地上不断的打滚。

"啊!啊!救命啊!救我!"

看着夏云的惨样,张力心中一下子虚了。

这小子?似乎是个狠人啊!

张力吐了一口气,盯向易青山:"哥们,哪条道上混的?管的挺宽啊。"

"欺负弱者,开心吗?"

易青山气势锋芒,目光冷彻。

张力哽了哽喉咙,心中莫名发寒,但还是嘴硬的说道:"兄弟,我这要求没错吧?离婚后共同财产是不是要平分?咱得讲法律啊!"

"勾引他人妻子,还想赶尽杀绝,你看起来好像觉得自己没错?"易青山揉了揉双手,冷笑不止。

"这话说的,我们是两情相悦啊!"张力大嘴一撇:"这事你就是报警也没办法。"

"我为什么要报警?"

易青山冷冷一笑,一掌拍在张力肩膀上。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张力半边肩膀就塌了下去,跪在地上爬不起来。

"啊!你、你敢伤人!"张力倒是有几分硬骨头,虽然疼的冷汗直流,但仍然是咬着牙不认输。

"这些年,不论是军中悍将,还是当世权臣,没有一个人敢在我面前嚣张,何况是你这种微末爬虫!"

"我就是杀了你,也无人敢说二话!"

易青山双手背负,眼神如刀。

刹那之间,整个房间一片冰寒。

张力原本还想说几句狠话,但是一对视上易青山的眼神,身体竟是不自觉的一阵颤动。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有如万古神王俯视众生。

冷漠无情,却又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快,给我哥哥打电话!"

血流了一地的夏云挣扎着,朝张力大喊。

张力反应过来,用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掏出了手机,拨上了电话号码,一边打电话一边用眼瞅易青山,生怕他出手阻止。

但易青山对他毫无兴趣,独身走到了易铭的床前,用两根手指搭上了他的手腕。

"青山,你快走吧。"

易铭挣扎着,不想连累他。

致人伤残,无论怎么讲都是犯法的。

易青山没有理会,闭目半晌,睁开眼睛:"还好,伤的时间不算太长,可以治好。"

"青山,你就别安慰我了。"易铭一阵苦笑:"多少大医院都去了,都说治不了。再说就算能治,咱们现在哪还有钱治啊?算了,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反倒是易清儿一下睁大了眼睛,她记得自己这个哥哥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虽然沉默寡言,但总能出人意料。

看着易铭的心灰意冷的样子,易青山露出和煦的笑容:"我说能治,就是能治。"

斩钉截铁,确信无疑!

即便是易铭早就不抱希望,也不由的激动起来。

 

 

第十三章无人敢逆

张力打完电话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看到躺在地上哀嚎的夏云,他面色猛地一变,语气带着怒意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他,就是他伤的我们!"

张力靠墙躺着,眼中浮现出仇恨的火光。

"你是谁?光天化日下竟敢伤人?我是城主府的,你这是公然挑衅城主的权威!"

夏雨怒目相瞪,他是城主府的秘书,这个身份一直是他拿来狐假虎威的依仗。

"你们欺负人,我就不信城主大人不明是非!"

一直沉默不语的易清儿,虽然依旧眼泪汪汪,但还是鼓起勇气回怼了一句。

易青山撇头看了看她,明白这是小丫头片子看到城主府的人心中担心,一起出来给他壮胆。

"啥?"夏雨挠挠耳朵:"你倒是说说他们怎么欺负你了?是离婚违法还是分财产违法?但是你们伤人可是实实在在的!自己去投案自首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夏雨的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笑容,就凭这帮人也能跟自己斗?到时候自己一句话就能判他个十年八年的!

"这个世界上不只是有法律,还有我们龙盟传承千万年的道德!"

易青山指向夏云:"她,有了丈夫却不守妇道,妄图伙同情夫将丈夫一家赶尽杀绝,你问问她,要脸吗?"

"你作为城主府的人,代表的是金陵城的脸面,却是非不分,善恶不明,你扪心自问,称职吗?"

"一个没脸没皮,一个没心没肺,不愧是兄妹。"

夏云:"……"

夏雨:"……"

大庭广众,被喝骂为没脸没皮、没心没肺,一向骄傲的夏雨脸上可是挂不住了。

"好一张伶牙俐齿,但是很可惜,你没有话语权!"夏雨冷然而笑,又朝着易铭说道:"我妹妹能嫁给你,是你祖上积了八辈子德!你自己不争气,不但没出息还把自己搞残废了,能怪谁?"

"我娶了她才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你在整个小区打听打听,谁不知道你妹妹平日里奸懒馋滑、不守妇道!"

一向逆来顺受的易铭终于也爆发了,瞪着血红着眸子,说出的话让夏雨无法反驳。

毕竟他妹妹是个什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可惜,你没有多等几年。"

冷眼旁观的易青山,终于有所动作了。

"你不是嫌我哥哥既残废又没钱吗?看好了。"

他走到易铭床前,两指并拢,一下点在他颈椎根部,疼的易铭一下子叫了出来。

"守住心神,忍住疼痛!"

易青山沉声吩咐,一股精粹的天地元气顺着他的手指注入易铭的经络,在体内以周天不断循环。

易铭整张脸都疼的变形,浑身像是被水泡了一样,直到过了十分钟才平静下来。

"好了!站起来走走试试。"

听到易青山的话,易铭的腿微微抽搐了一下,眼中瞬间迸发出希望的光彩和不敢置信的神色,身体一发力,竟是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易青山也是额头微微见汗,不是看起来那么轻松。

看着易铭虽然还不太熟练,但是切切实实的站了起来,房间里的人都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就连夏云都忘了哀嚎,呆滞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残废了两年、被无数医院确诊了的人,一下子就站起来了?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吧!

但事情还没有完,只见易青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他们不是嫌你没钱吗?这里面是五千万,你先拿着花,不够再问我要。"

五千万?

夏雨感觉自己的手在发抖,有五千万的资产很正常,不但能够随手掏出来送人就很少见了……

夏雨没有怀疑银行卡的真实性,因为他隐隐约约可以认出,那是国际通用的极光卡。

一种传说中只有极其富贵之人才能开通的银行卡,估计金陵城也只有李家的李默生能够勉勉强强够格。

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夏雨有点牙疼了……

不远处,夏云也顾不上叫唤了,嘟囔道:"真是五千万?这算不算婚前财产……"

就在众人沉浸在惊讶的气氛中无法自拔时,又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口。

"请问是易宏老先生家吗?"

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李主任?"

看到来人夏雨一惊。

这人叫李鑫,跟他一样是城主府的秘书。

但不同的是,城主对自己只是比较欣赏,李鑫才是他真正的心腹。

"夏秘书?你怎么在这里?"

李鑫也是微微一愣,接着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屋里那道挺拔的身影上。

"易公子,您好!"

李鑫微微弯腰,露出讨好的笑容。

"你认识我?"

"上次在城主府有幸见过您一面。"

李鑫笑的很灿烂,他不知道易青山是谁,但他知道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

"我是奉薛大人之命来看望老先生的,没想到在这碰到了您,这是……怎么了?"

看形势李鑫心中就大体知道了怎么回事,不由深深看了夏雨一眼。

"没事,薛元坤有心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伯父、铭哥、清儿,跟我走!"

易青山一马当先,却被夏雨拦住了去路。

"这个……易公子,之前是我们不对,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我妹妹,让她跟易铭好好过日子,您看……"

夏雨总归没有傻到家,知道自己这回是踢到铁板了,妄图要打感情牌,取得易青山的谅解。

"滚!"

一股劲气将他震飞,易青山从躺在地上的夏雨身上跨过。

在与李鑫并肩的时候,身形一顿:"回去告诉薛元坤,我不想在金陵城在看到这个人!"

……

"易公子是这么说的?"

城主府内,李鑫正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薛元坤汇报。

"是的,您看咱们是让夏雨去别的城市避避风头,还是?"

李鑫露出一丝狠色,右手掌伸直,向下狠狠一挥!

薛元坤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你小子倒是一个狠人,可惜也是一个蠢货!"

"属下该死。"

李鑫头上的汗一下子出来了,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别自作聪明。"薛元坤用手点着李鑫的额头:"易公子那是什么人物,金口玉言,说出的话就是圣旨,你要做的就是服从,不折不购的服从!让夏雨收拾东西滚蛋!"

薛元坤大手一挥,他确实比较欣赏夏雨,但是与少主对自己的感观相比,那是连屁都不算!

 

不败龙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不败龙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不败龙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