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最新章节(雾飞花)杜凌霄夏以沫无弹窗广告免VIP

  • 时间:
  • 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雾飞花
  • 来源:KX

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最新章节(雾飞花)杜凌霄夏以沫无弹窗广告免VIP

《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杜凌霄夏以沫》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屁股大生儿子

A市,一家纯欧式的咖啡馆里,悦耳的钢琴曲在耳边围绕,推门进来甚至还能听到风铃清脆的声音。

落地窗的一个位置上,夏以沫咖啡已经喝了三杯,她要等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很好,已经迟到了三十分钟了。

最后一点儿耐性已经用光,夏以沫站起身准备离开。

“哟,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没有等很久吧,快坐下,快坐下。”一道尖锐的声音想起,随着夏以沫视线看去,那人已经朝着她走了过来。

一身衣装革履没有问题;大饼脸,涂抹的油量后梳的发型也没有问题;身高……目测165,甚至包括那如十月怀胎的肚子,也都可以忽略不记!

但是那一扭一扭的屁股,快要翘上天的莲花指,还有比女人还嗲的声音……这实在难以忽视。

“那、那个,没、没关系。”夏以沫的尴尬癌都要犯了,她强忍着想要逃跑的冲动,又坐了回去。

天啊,早知道今天就不来了,她干嘛发神经的答应老妈,来相亲啊,还碰到这么一个男不男,女不女和人妖差不多的家伙。

“讨厌,这路上堵车了我也没办法,你看看,都快热死我了,人家最讨厌出汗了,这一身臭味的,真是臭死了。”

扭捏的坐下,那娘娘腔闻了闻自己的身上,一边侨情的抱怨,一边从他随身带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瓶粉色外包装的香水瓶,一连在身上喷了好几下,深吸了一大口气,闭上眼睛,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舒服多了呢。”

睁开双眼后,他将夏以沫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屁股够大,肯定生儿子。”

顿了顿,他不等夏以沫开口,又道:“我对你很满意,要不等会儿我就带你去见我妈吧,我妈说如果我满意了,就立刻带回去,至于聘礼嘛,不放心我家不会少的,要多少给多少,不过婚后,我妈、我爸、我奶奶和我爷爷,他们你都要照顾,虽然家里佣人,但是哪里有媳妇照顾的好,我……”

“呵呵、呵呵……”在对面桌上,杜凌霄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从那家伙一出现,举手投足之间,就充满了喜感。

而那女人越来越扭曲,却又不得不忍耐的脸色,更是好玩儿。他不想笑的,可是听到那么奇葩的话,他忍不住了。

那个没长脸的家伙,竟然敢笑她,放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夏以沫转头看去,准备下一秒就挥拳过去。

好帅的男人,明亮深邃的丹凤眼,侧脸轮廓几乎完美,薄唇因为微笑形成好看的弧度,还有小麦色肌肤更为他增添了些男人的气息。

那身上的西装,夏以沫身为服装设计师,一看就知道那是出自名人之手。

但是即便这样,她却也没有想到就此放过他。

突然,夏以沫脑中一道亮光闪过,她带着几分邪魅的勾起嘴角,在转头的一瞬间,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先是惊愕的嘴巴微张,之后迅速的跑到了杜凌霄的面前,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差点让他人带椅子,来一个人仰椅翻。

杜凌霄被这女人突然的动作给弄懵了,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怀里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胸口处已经传来了慌张着急的声音。

“亲爱的,你不要误会,那个人只是一个朋友,你不要想多了,我们只是好久没见,单纯的出来喝杯咖啡而已,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死死的杜凌霄的腰,夏以沫既然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脸皮厚点儿,总比回去被老妈打死强。

“这、这……”娘娘腔被眼前这一幕刺激的说不出话来了,他站起身指着紧抱的两人,张开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鸭蛋。

看了眼怀里抱着他的女人,杜凌霄突然觉得事情变的似乎更有意思,既然人家都肯这样牺牲了,他配合一下,也没什么不行。

眼中戏虐闪过,他捧起夏以沫的脸庞,神情无比“真挚”的说道:“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

将夏以沫的脸捧在手心的,杜林霄这才看清了她的样子,白嫩的圆脸,乌黑的眼睛不是很大,但黑白分明,神韵清晰,嘴唇不薄不厚刚刚好,不说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

至于鼻子,有些蒜头鼻,但是算挺直,这样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竟然有一种未成年的样子。

要不是……杜凌霄的视线往下看去,要不是她发育的还算成熟,他还真的以为她未成年呢。

想玩儿?他奉陪到底,好久没有碰到这么有意思的女人了。

“喂,你给我收起你那猥琐的眼睛,不要乱看。”夏以沫将领口往上拉了下,小声的警告。

这该死的男人,看着一表人才,怎么眼神却那么猥琐,如果不是为了拜托那个娘娘腔,她才不要在这里被他眼睛吃豆腐。

一阵打量之后,杜凌霄突然低下头吻上了她好看的嘴唇。

“嗯……”夏以沫惊愕的瞪大双眼,发生了什么?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吻了她。

她开始挣扎,却被他一只大掌按住了后脑勺,压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你们、你们太可恶了,竟然这么对我,我要回去找我妈,呜呜……”

眼前突发的一幕,让娘娘腔半晌没有回过神来,他们竟然在他的面前做出这么下流的事情来,他感觉自己纯真的感情被“侮辱”了。

他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跺了两下脚,扭这屁股跑离了咖啡馆。

“嗯、嗯……”挣扎开男人的束缚,夏以沫站起身,她抬起手臂,用袖子在衣服上蹭了两个,随后抬手,在杜凌霄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啪的一巴掌甩了过去:“这就是你占老娘便宜的下场。”

头歪到了一边,杜凌霄摸了下被打的一侧脸颊,再次看向眼前嚣张的女人,眼中冷光泛出:“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还真特别啊!”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被人打耳光。

手好疼,看着男人脸上清晰的印记,夏以沫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想起是她吃亏,态度又强硬了起来。

“我只是让你记住,女人的豆腐不是随便可以吃的。”一句谢谢都没有,夏以沫转身走人。

望着夏以沫离开的背影,杜凌霄挑了挑眉,竟然笑了:“女人,我记住你了。”

 

第二章 小三都可以这么嚣张

“呸、呸呸……”走在路上,夏以沫不停的擦着嘴,不时吐几口唾沫,一脸嫌弃的样子。

该死的,那个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吻她,下次最好别让她见到,不然见一次,她打一次。

手机在口袋里想了起来,夏以沫拿出电话,看到是谁打来的时候,心脏砰砰砰的一阵狂跳。

“你给我说,什么时候勾搭了一个男人,竟然不告诉你老妈,你是不是皮痒痒了啊。”

夏以沫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了老妈一阵狂吼。

这声音,老妈的肺活量为什么永远都那么大,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以沫抱怨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不是,是个男人都往我身边贴啊,今天那个也算男人?我的天啊,比我还女人,还让我给他生儿子,嫁过去之后照顾他们一大家子,我又不是保姆简直生育机器,好不好。”

想起那娘娘腔肥硕的样子,她就想吐。

喘了口气,夏以沫继续抱怨:“妈,我就不懂了,我已经和李澔晨在交往了,你为什么不能放下偏见去接受他,为什么一次次的逼着我相亲,他的家事,还有他老妈的为人作风真的那么重要吗,我看上的是李澔晨,不是他妈。”

每次说道这些,夏以沫就充满了无力感,两个人交往了三年,可是就因为李澔晨老妈生活不检点,她老妈就死活不愿意。

害的他们约会只能偷偷摸摸的。

最后受不了她老妈的逼迫,今天才瞒着李澔晨,来见了这么一个货色,她只是想要敷衍老妈一下。

对李澔晨的心,可没有动摇半分。

“别忘了你爸是怎么死的,想要嫁给李澔晨,除非我死。”

那边挂了电话,夏以沫头疼了起来,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她和老妈之间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是以这样的方式结尾。

以前,夏以沫家里没有搬家的时候,和李澔晨就隔了一条街,两人也算青梅竹马。

他比她大两岁,她毕业后,两人才正式在一起。

烦恼很快甩到脑后,夏以沫来到李澔晨的住处。

像以往那样,她蹲下身,从地毯下面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大门,一双不属于她的红色高跟鞋显眼的摆放在门口的位置。

来人了?带着好奇,夏以沫走了进去。

“啊、好棒……”

“要,人家还要……”

正当夏以沫纳闷客厅为什么没人的时候,从李澔晨的卧室里,时不时传来一些奇怪的女人声音。

这声音让夏以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成年人的那点儿破事儿,已经24岁的她,怎么可能会不懂。

呼了一口气,夏以沫告诉自己要冷静,是她想多了,说不定那家伙趁她不在,在看儿童不宜的片子呢。

抱着一丝希望,夏以沫打开了李澔晨的房门。

床上,一对男女赤裸的交缠在一起。

“啊……快点儿,澔晨,人家要……”

站在门口,夏以沫屏住呼吸,身体中愤怒背叛的情绪在剧烈的翻滚。

上一刻她还在电话里和老妈因为他吵架,这一刻现实却狠狠的给了她一记耳光。

夏以沫双手紧握成拳,身体不稳的往后退了两步,她强忍住内心想要冲上去的冲动,将身体倚靠在了房门上,表情极为讽刺的清了清嗓子。

“李澔晨,野花香吗?那么让你留恋不舍啊,我一个大活人在这里半天了,你都没察觉,你到底还想让我当观众当多久!”

话虽然说的轻挑,可是夏以沫的脸上早已几经变色,犹如暴风雨到来的前奏。

这声音,让床上两人的动作突然僵直。

李澔晨从女人的身上爬了下来,不慌不忙的将他身边女人从头盖到脚,似乎有意遮掩,不想让夏以沫看清楚她的脸。

他的“好意”并没有换来身边女人的感激。

“有什么好遮的,她都已经站在那里了。”女人不耐烦的将身上的被子掀开,大方的露出了自己的脸,看着门口的夏以沫笑了笑,说的不以为然。

那笑容像是一种宣告的胜利。

如果说声音可以听错的话,那脸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夏以沫双目圆瞪,一双透亮有神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床上的女人,她站直了身体,伸出颤抖的手指,指着床上的女人:“朱琳琳,怎么是你。”

她最爱的男人,出轨她最好的朋友,这比电视剧还搞笑的戏码竟然真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坚强”的内心瞬间瓦解,她强忍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被逼出了眼眶,笑中带泪的对着两人摇了摇头,这个“绿”帽子好大啊。

朱琳琳送了夏以沫一个不屑的白眼,她掀开被子,光裸的从床上站了起来,丝毫羞耻感都没有的走到夏以沫的面前,对着她的胸口狠狠的戳了几下,样子十分嚣张。

“夏以沫,你霸占澔晨够久了,你早就该把他还给我了,如果不是他拦着,我早就想要对你说清楚了,才不会等到今天。”

李澔晨已经穿好了衣服,他走到朱琳琳的面前,将她往后拽了拽,像是做贼心虚了一样,先是不安的看了夏以沫一眼,才皱眉对朱琳琳低吼道:“够了,别说了,快去穿你的衣服,你这样像什么样子。”

他没有想到今天这么巧,在他和朱琳琳滚床单的时候,正好被夏以沫抓了一个正着。

“你给我靠边儿站着,我话还没说完呢。”朱琳琳根本不将李澔晨的话当一回事儿,她眼睛至始至终的没有离开过夏以沫。

顿了顿她突然在夏以沫的面前像是走台步一样,转了一个圈之后又说道:“要样貌,我比你美,要身材一个32B和34D根本没得比,就连家庭背景你都和我失之千里,甚至就连对于澔晨的感情,我也只会比你多,不会比你少,这样的两个女人,澔晨当然会选择我了。”

前凸后翘的身材,168的个子,妖娆如明星的脸蛋,夏以沫和她站在一起,从来都是那个陪衬。

从大一认识的那天开始,这些她就已经不在乎了。

可是今天……

夏以沫吸了吸鼻子,擦掉了滑落在脸上的泪水,尽量克制着,让出口的声音不去打颤:“可是为什么是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

 

第三章 睡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这句话为什么那么熟悉呢,这好像是电视剧里的经典台词啊,现在被她用上了。

朱琳琳回到床边,拿起一件长袍穿到了身上,转过身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嗤笑:“朋友?在爱情的面前一文不值。”

她对李澔晨一见钟情,可是夏以沫却和他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她以朋友的名义站在夏以沫的面前,每天看着两人亲亲我我,她真是受够了。

索性,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抓到了机会。

一切的过程在她看来都不重要,她和李澔晨终于在一起了,这个才是她最在乎的。

如果不是为了李澔晨,她会和夏以沫做朋友?真是笑话。

“你够了,不要说了。”李澔晨再也听不下去了。

他的心在滴血,夏以沫的眼泪,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他慌忙的抓住了夏以沫的手臂,几经犹豫,却还是放手了:“以沫,就当我对不起你好了,这件事情我不想做过多的解释了。”

夏以沫紧紧的咬住下唇,屈辱和背叛几乎将她整个人淹没,颤抖着身体,她抬手狠狠的给了李澔晨一个耳光。

耳光落下,夏以沫还没有回过神,就见朱琳琳一脸怒容的冲了过来,紧接着她就感觉脸上一痛,嘴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

她在打了李澔晨耳光的同时,也被朱琳琳给打了。

“这是教训,我的男人你也敢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德行。”朱琳琳甩着刺痛的手掌,越发的嚣张。

仿佛那个破坏别人感情做了小三的女人不是自己,而是夏以沫。

“朱琳琳你是不是疯了,谁让你打她的……以沫,你没事吧?”

捂着脸的李澔晨愣了下,他没想到朱琳琳会打了夏以沫,顿时心中一股怒气直冲脑门,他拉住她的手臂将她甩到一边。

紧张的上前想要查看夏以沫的脸上的伤势,她狠狠的将他推开。对他大吼:“不要碰我,脏……”

夏以沫用一种从来不曾有的冰冷看着李澔晨。

一个她最爱的男人,一个她最好的朋友,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是那么讽刺。

“你们真让我觉得恶心。李澔晨……从今天开始,你和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被我夏以沫给甩了。”

说完,夏以沫转身跑出了李澔晨的住处,那个空气污浊的地方,多待一秒她都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以沫!”

“你给我回来,不许去!”

李澔晨刚迈出的脚步,因为朱琳琳的一句话收了回来,他的表情痛苦绝望。

轰隆……

晴空万里的天空渐渐变暗,几声雷鸣闪电之后,天空下起了雨。

Z市是典型的南方气候,时常阴雨连绵,不分季节。

夏以沫走在大街上,双眼无神,任由硕大的雨滴打在身上,白色的连衣裙已经湿透,紧紧的包裹在身上,将她的身材一览无遗的展露。

湿漉的长发也紧紧的贴在脸上,脖子上。

虽然是夏末的季节,天气还算暖和,可是这雨水打湿了身体,夏以沫却感觉冰冷刺骨,深入骨髓。

电话已经在口袋里面响了好几次,她都没有理会,能给她打电话的人不多,能这样连环call的人更不多。

除了她老妈,不会有第二个人。

大雨让路上行驶的车辆放慢了速度,杜凌霄开车往公司赶去,半个小时之后有一个会议。

红绿灯,他停下了车,眼睛无意的瞟了一眼窗外,一抹白色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右转弯的路灯变成了绿色,杜凌霄右打了方向盘,在转过弯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本尊。

怎么是她?

他一眼就认出了被淋成落汤鸡的女人,中午在咖啡厅碰到的那个女人。

杜凌霄没有多想,他将路虎停靠在了路边,下了车。

“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嗜好,故意将自己淋成落汤鸡,让路人欣赏这……难得的景色。”

挡住了夏以沫的路,杜凌霄挑眉调侃,眼睛定格在了她隐隐露出内在美的身上,神情中都是戏虐。

只是看到她这么狼狈,他的心里竟然莫名的憋闷了起来。

夏以沫抬起头,在看到杜凌霄的那一刻竟然笑了:“哈哈、哈哈……”

她仰头弯腰,笑的夸张,突然像一个疯子一样,在杜凌霄纳闷不解的时候,她的笑声又遽然停止。

“景色不错吧,想看吗?我让你看个够。”冷硬的说完,夏以沫竟然解开了她胸前的纽扣,一颗、两颗……

杜凌霄傻眼了,眼看夏以沫就要解开第三颗纽扣的时候,他终于制止了她的动作。

眼中戏虐不见,在这样下去这个女人会感冒的。

中午的时候人还挺正常,怎么几个小时,就成了这副德行。

“跟我走。”

十分钟后,爱死酒店的VIP房间。

一身湿漉狼狈的夏以沫站看着近在咫尺的两米欧式大软床,突然靠近杜凌霄,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将他拉近自己。

随后,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言语轻挑的说道:“这里环境真不错,是一个幽会的好地方,不过……你确定你要睡了我?我可是很贵的。”

哼,男人!

杜凌霄呵呵笑了两声,深吸了口气,鼻子对着夏以沫的脖子闻了闻,好闻的梅花香味儿,他喜欢。

他看她一身湿,本来是好心的找个地方让这女人洗个澡,换身衣服的,却不想听到她这么有趣的话,顿时让他也来了兴致,道:“睡了你,我有什么好处?”

 

第五章 霸道男朋友

杜凌霄拿过床头柜上的钱,眼中带着一抹不悦和阴冷,当他是鸭子,睡完了就想跑?

区区五百六十一块钱就想打发他,恐怕没这么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夹在钱中的东西掉落下来,竟然是夏以沫的身份证!

看着身份证上的地址以及姓名,杜凌霄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手指轻轻把玩着身份证,邪魅道:“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在他身上,为他披上华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中带着一抹势在必得,丹凤眼微微眯着,让人看不透其中的光芒。

而他整个人仿佛介于天使与魔鬼之间,亦正亦邪。

离开酒店的夏以沫,直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幸好酒店面前容易打车,否则夏以沫不知该如何丝毫。浑身的酸胀感让她恨不得躺在地上,报了家的位置,夏以沫便一脸失魂落魄的看着窗外。

她整个人眼神黯淡,人像蔫儿了一样。就连出租车大叔都忍不住多了嘴:“姑娘,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难事,只要想的开,一切都会过去的。”

夏以沫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话说的轻松,可真当自己面临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只是说说而已。

她一声不吭,无精打采的看向窗外。

车子在飞速的行驶着,看着两旁飞速倒退的风景,夏以沫感觉一切就像是做梦一般,几个小时之前,一切都还是正常的模样,几个小时之后,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下了车,夏以沫如丧尸一般,一步三挪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开门的瞬间,夏以沫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可是脸色却还是有些僵硬,她尝试了片刻只能放弃。

“回来了,给你做了些糕点,在厨房,自己去拿。”

正在看电视的杨芳听着身后没有声响,转身一看,却发现夏以沫脖颈间的红印子,作为过来人的杨芳,怎么会不明白这代表什么。

她快速的走到夏以沫身旁,脸色阴沉的问道:“你脖子上的红痕是怎么回事?李澔晨是不是欺负你了?”

“妈,你说什么?”不明所以的夏以沫一脸诧异的看着杨芳,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杨芳是怎么知道她做了什么。

而夏以沫的嗓音还带着一抹沙哑,越发证明杨芳的想法。

她指着夏以沫的脖子说道:“你这脖子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李澔晨欺负你了,妈这就找他算账去。”

说话间,杨芳就要朝着门外冲去。

夏以沫连忙拉着杨芳说道:“妈,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浑身的酸胀感让她险些跌倒在地。

“不是那么回事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杨芳丝毫不相信夏以沫,浑身带着怒火,一副找李澔晨拼命的驾驶。

夏以沫无奈,她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和杨芳解释,总不能说,她因为和李澔晨分手了,想要将自己的初夜交代出去,就随便找了一个男人睡了吧。

要这么说,她非得被剥了一层皮不可。

“妈,你能不能先冷静下来,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自己女儿被人欺负了,你让我冷静下来,你告诉我,怎么冷静下来。”

就在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门铃响起,夏以沫顿时放弃争吵,朝着门口走去。

当她看来来人是谁的时候,想要把门关上,却被杜凌霄阻挡。

夏以沫索压抑住声音,低吼道:“你想怎么样?还要不要脸,竟然跟踪我。”

“我可没有跟踪癖,你看这是什么?”杜凌霄拿出夏以沫的身份证,证明自己的清白。

夏以沫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身份证,杜凌霄却一个闪身,把身份证阻挡在身后,一脸戏虐道:“求我。”

夏以沫的脸色带着一抹懊恼,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别胡闹,给我身份证,立马离开。”

还求他,如果不是老妈在,她保证下一刻让他做不成男人。

见夏以沫许久没进来,杨芳一脸疑惑的走到门边,只见她的宝儿女儿正和一个男人勾勾搭搭。

杨芳上下打量一番,眼中闪过一抹满意。这男人一身装扮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再加高大帅气的样子,顿时收获了杨芳的心。

那神情就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阿姨你好,我叫杜凌霄,是以沫的男朋友。”杜凌霄一改常态,知书达理的说道,嘴角的弧度越发的迷人。

夏以沫连忙拉扯过杜凌霄,没好气的呵斥道:“别乱说话。”

这男人,脸庞怎么这么厚。

杨芳有些疑惑,两人的感情怎么如此怪异。

不过她也不在乎这些,热情的拉着杜凌霄的胳膊就要朝屋内走去,嘴里还念叨着:“别看我家女儿凶,平时温柔着呢,只是今天心情有些不好。”

“妈,我突然想到我们还有点事情,先出去了。”不等杨芳反应过来,夏以沫直接拉着杜凌霄的胳膊离开。

在这样让两个人相处下去,夏以沫难保她家不会变成灾难现场。

被夏以沫拉着走,杜凌霄一脸开心。

他戏虐的看着夏以沫:“这么快就要和我约会了?猴急的样子还是和床上一样的迷人,我喜欢。”

说话的声音高亢兴奋,却让夏以沫感觉汗毛倒立。

真心不明白造物主怎么制造出这样的男人,脸皮如此厚,搁在古代,一定能阻挡千军万马。

“还我身份证,然后滚蛋。”松开杜林霄,夏以沫摊开手掌。

多一秒她都不想和这个男人继续相处下去。

“过河拆桥,刚用完我就想让我滚蛋,夏以沫,这世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杜凌霄一改嬉皮笑脸,一脸强势的看着夏以沫。

看着杜凌霄,夏以沫有些迷茫,究竟那副嘴脸才是杜凌霄的真实面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冷哼一声:“你到底怎么样才肯离我远远的?”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男朋友,这是你招惹我的代价,你……要对我负责。”他的声音带着一抹霸气,浑身充满强大的气场,嘴角勾起肆意的微笑,眼中带着势在必得。

 

第六章 打算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夏以沫只感觉心有些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做梦,你还要不要脸?怎么死皮赖脸的粘着我有意思吗?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我只要你做我的女人,你先别气,看看这是什么。”说话间,杜凌霄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卡片,在夏以沫的面前晃悠了两下。

这个是他现在唯一“要挟”这女人的筹码。

她的身份证!夏以沫快速的朝着杜凌霄扑过去,最终还叫喊着:“我的身份证,你还给我。”

拿着身份证的手举起,杜凌霄一脸戏虐的看着扑到怀中的夏以沫:“这么快就投怀送抱,虽然我是不介意,但是这么多人,总归要注意一些。”

怀里软绵的女人,让杜凌霄想要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想撒手。

“你能不能要点脸,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滚蛋,你少拿这个威胁我,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死都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夏以沫只感觉胸口要爆炸一般,她恨不得一脚踹死杜凌霄,她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简直是衣冠禽兽,无赖到了极点。

“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身份证自然还给你。”

杜凌霄饶有兴趣的看着夏以沫,这女人仿佛一刻都消停不了,像是猴子一般,不停的蹦跶着。

小女人的脸色还带着一抹愤怒,脸颊微微泛红,甚是可爱。

就在这个时候,杜凌霄的手机响起,他一边躲避着夏以沫,一边接通电话:“什么事?”

“总裁,公司有事,需要您来一趟。”

助理急切的声音让杜凌霄的心沉了下来:“知道了。”

挂了电话,杜凌霄将夏以沫的身份收回自己的口袋:“女人,现在先不陪你玩儿了,乖乖等我。”

弯腰,他轻拍了她的柔嫩的脸颊两下,转身走人。

夏以沫傻眼了,这人说走就走,她的身份证还没还回来。

“我的身份证!”夏以沫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远处的车子,心里挫败的很,一脸恨意的转身回家。

她觉浑身就像是散架一般,一脸落魄。

回到家里,夏以沫直接瘫软在沙发上。

不知不觉,眼皮越来越沉。

手机短信声突然惊醒夏以沫,她抬起手,打开手机,看到老妈的信息:“姑妈姨夫的弟弟去世了,我回去两天,记得看好门。”

她老妈,突然消失几天很正常,夏以沫早就见怪不怪。

将手机丢在一旁,打算睡觉,她一步一挪的朝着房间内走去,她要睡觉。

不过几步路,夏以沫却感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尤其是敏感地带,简直就是煎熬。

“变态。”夏以沫一边挪,一边咒骂着杜凌霄。

那个男人,一定是禽兽转世。

终于挪到房间,她成大字瘫软在床上,很快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以沫是被一阵门铃声惊醒。

“谁这么讨厌。”夏以沫一边抱怨着一边来到门前。

开门的瞬间,夏以沫彻底清醒。

李澔晨,他还有脸来她家!

“你来做什么?赶紧滚,不要脏了我家这块地儿。”夏以沫沉着一张脸,咬牙切齿道。

看着他,她就会想起他和朱琳琳做的那些恶心的事情。

李澔晨不理会夏以沫的冷脸。

他一脸急切的握着夏以沫的手腕:“以沫,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怎么还有脸说出这话,你赶紧给我滚。”

夏以沫用力甩开李澔晨握住自己的手,他手掌的余温让她直起鸡皮疙瘩,她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她脸色犹如墨汁一般,看到如此厌恶的一张脸,就像是吃了鲱鱼罐头一般,恶心反胃。

“以沫,我求你冷静下来,听我解释好不好,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李澔晨的语气越发的急切,眉头紧锁,似乎有些责怪夏以沫为何不听他解释。

“怎么?敢做不敢当?李澔晨,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窝囊了,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男人。”

摇了摇头,她嗤笑道,如果李澔晨的背叛是心痛的话,那现在她对他就是彻底的鄙夷了,一个敢做不敢当的男人。

不想继续站在这里浪费时间,夏以沫想要关门回屋,却被李澔晨用身体阻挡住。

身体被夹住,李澔晨痛呼一声,却丝毫没有放弃的发酸,他继续哀求道:“听我解释好不好。”声音凄凉。

他一脸受气的样子,让夏以沫一阵怀疑,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没有必要。”她可不想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噗通一声,李澔晨下一秒竟然直接跪在了夏以沫身前,后者直接懵逼。

等到夏以沫反应过来,她凝眉道:“你这是做什么, 打算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就这样跪在她家门口,真是够了。

“我求你听我解释,我和朱琳琳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妈脑子里长了个肿瘤,做手术需要许多钱,我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刚好朱琳琳知道了,她说,只要我答应和她在一起,我妈手术所有的费用,她全部负责。”

李澔晨的眼中带着一抹不忍,声音压抑着痛苦,眼泪含在眼中,即将夺眶而出。如受气的小媳妇一般。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没钱。

但看在夏以沫眼中,却让她更加厌恶。

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的爱情里有你足够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