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姬传之红颜劫》赤须龙琼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雨儿山

  • 时间:
  • 帝姬传之红颜劫雨儿山
  • 来源:QR

《帝姬传之红颜劫》赤须龙琼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雨儿山

《帝姬传之红颜劫赤须龙琼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帝姬传之红颜劫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帝姬传之红颜劫第1章 鹊枝桥赤须龙示爱琼花殿冷琼花拒情

话说三月三日是王母娘娘生辰,王母娘娘欲要在三月三邀请众仙上天同乐,做个生日会。

早在三月三生辰之前,王母娘娘特召集一众仙娥齐聚瑶池,令七仙女去蟠桃园采摘仙桃,七仙女领命去了,命九天玄女备舞观赏,九天玄女舞了一回王母娘娘看了满意,命下去演练,又传唤青鸟等一干百鸟仙子酿造琼瑶玉叶酒,青鸟上前应了声是。

王母又召来瑶池琼华殿掌管花草的仙子,名唤作琼花的,叫她上前道:“再过几日就是本宫的生辰,本宫素日就喜你酿造的花酒,今特命你采摘鲜花酿酒。”

琼花闻言忙出列领了旨意,前往万花园里采摘鲜花。

这琼花仙子原是下界芥子山乱波潭里的一株普通的紫琼花,经过多年吸收日精月华,渐渐有了灵气,修炼成女胎。

成了精的琼花向往天界的生活,一心想要得道成仙,又经过三千六百年的苦修,经历上千次雷劫、上百次火劫,九百九十九次的水劫,上千次的天劫,终于修成正果,得道成仙。

成仙之日前来拜见王母,王母见她聪明美丽有慧根,留她在天界任职。

因琼花善于以花做茶酒,深的王母欣赏,被提拔为瑶池琼华殿女仙之首。

琼花自成仙三百年以来,还是第一次担当替王母娘娘做寿大任。因此格外重视事事亲力亲为。

一日琼花提了花篮驾了祥云去万花园采摘鲜花,路经劈霜殿,一位红袍将领站在宫门口痴痴望着忙碌的琼花。

这红袍将军就是镇守劈霜殿的镇殿将军赤须龙,赤须龙天天站在劈霜殿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仙女采摘鲜花,在众多美丽的仙娥里,却对琼花仙子情有独钟。

这赤须龙与琼花的苦修成仙不一样,他原是玉帝未成仙前,盘踞在玉帝府邸后山洞穴的赤红色小龙。

因玉帝经历十万八千劫难,得道成仙成为三界之主,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玉帝得道成仙后,他修炼府邸中的侍女、奴仆、鸡鸭、鱼之类,连带着假山后面洞穴里的赤红色小龙都得了机缘,一块飞入仙界,脱胎换骨,成了神仙。

玉帝将成仙后的赤须龙封为镇殿将军,镇守劈霜殿,早在琼花得道成仙时,赤须龙已在孤寂的劈霜殿待了几千年,早已厌烦了枯燥无味的死气沉沉般的神仙生活。

赤须龙与琼花不同,琼花是经过三千六百年的苦修,她的凡心、杂心、情爱心、欲望心在修行之中已经磨没了,只剩下心静如水向道之心。

赤须龙得道成仙来的太容易,没有经历过艰苦修行的磨练,他的欲望心、情欲心、杂心太重,静不下来修行,反而向往下界自由自在的情侣生活。

在他第一次看到琼花从他劈霜殿门口经过,赤须龙就喜欢上了琼花,甚至萌发了和琼花厮守的念头。

他偷看琼花的次数越多,想要和琼花在一起的欲望就越强烈,这日见琼花提着花篮从劈霜殿门口经过,赤须龙忍不住内心的狂热,偷偷尾随琼花至万花园,偷看琼花摘花。

琼花察觉有人看她,猛地回头一撇,只见一道红色闪过,空去一人,一女仙笑道:“琼花姐姐,你看什么。”

琼花疑惑道:“我总觉得有人在看我。”女仙闻言也四处瞧了瞧,道:“没有人啊!姐姐是不是累了,出现了幻觉。”

琼花笑道:“也许是吧!好了,我们走吧!娘娘还等着我们酿酒呢?”众仙娥点头一笑,挽着手驾着祥云走了。

只留下一个身着白衣唤作冰莲的女仙,她认出那道红光就是赤须龙。

她本身是瑶池里生长的一株冰莲花,幻化成人之时就具有仙根,一直在瑶池王母身旁侍奉左右,因采摘花朵时常路过劈霜殿,见赤须龙俊朗挺拔,早生爱意,只是苦于天规戒律森严、碍于女儿家情面,不敢表白。

今见赤须龙痴痴盯着琼花看,心中早已明白几分,只是她又不甘心就此放弃,驾祥云来到劈霜殿,赤须龙冷望了一眼,道:“仙子来有何贵干,可是娘娘有何吩咐。”

冰莲仙子道:“偷看琼花的那个人是你吧!你喜欢琼花。”

赤须龙闻言一愣,又平静道:“是我,这事和琼花仙子无关。我会向王母娘娘请罪。”冰莲仙子笑道:“请罪,请什么罪。实话告诉你,我也喜欢你。”

赤须龙听了,更是震惊,道:“你说什么。”冰莲目光灼热,深情款款道:“我喜欢你,一千多年前我就喜欢你,一直压在心底不敢说,今天我大方说出来,让你知道我的心意。我知道你厌倦神仙的生活,其实我也厌倦了这里的生活,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陪你离开。”

赤须龙听完,愣了片刻,道:“小神感谢仙子厚爱,可我心有所属,不能和你在一起,对不起了仙子。”

冰莲闻言失落的笑了笑,心中又羞愧又怨愤,心道:“只有让他对琼花死了心才好,这样他才会接纳我。”笑道:“我还有一事,是为琼花仙子来的。”

赤须龙听了,忙道:“琼花仙子让你来干什么,她可曾说什么。”冰莲听了心里酸酸落落,想了想笑道:“琼花仙子约你午时银河鹊枝桥上相见。”

赤须龙道:“她约我做什么。”冰莲道:“她知道今天在万花园看她的那个人是你,她知道你喜欢她,其实她对你也并非无情义。”

不等冰莲说完,赤须龙急急问道:“你说她对我有情义,她也喜欢我是吗?”

冰莲犹豫片刻,又果决的点了点头,道:“她,她也喜欢你,她叫我来约你。”赤须龙闻言喜的揉了揉手,笑道:“请你回去告诉琼花,我一定准时赴约。”冰莲听了心中伤感,强忍着微微一笑,失落的去了。

赤须龙早早站在银河边鹊枝桥上等着,心中正盘算着见了琼花该说什么,又暗想着多年的夙愿将要实现,她喜欢的女子马上就会来见他,他的嘴角不由得浮现一层一层难以掩盖的笑意。

赤须龙一个人呆呆的在鹊枝桥站了半天,眼望着银河里波荡起伏的波涛一圈一圈的翻滚着,他灼热的心也随着翻滚的波涛上下起伏。

赤须龙拍了拍怦怦跳个不停快要蹦出来的心脏,抬眼来回张望,看了一次没有琼花的影子,在看时也不见琼花,赤须龙怕琼花看不见他,站在高处往下瞅,环眼四顾,并无人影,只有叽叽喳喳的喜鹊围着他飞来飞去。

赤须龙心中犯疑,暗道:“怎么还不来。”说着抬脚走了两步,想去琼华殿找琼花,又怕琼花来了,错过了,就一直站在鹊枝桥上痴痴的等。

冰莲尾随着赤须龙来到银河鹊枝桥,躲在暗处,又急又气,暗道:“笨蛋,你就是等一辈子,琼花也不会来。”

冰莲想要赤须龙对琼花死心,就诓骗他说琼花喜欢他,约他在鹊枝桥头见面,实际上琼花没有约过赤须龙,冰莲也没有将赤须龙站在鹊枝桥上等她的事告诉琼花。

冰莲本意是想让赤须龙等不到琼花知难而退。接下来发生一件事,超乎冰莲的意料,赤须龙在鹊桥上站了一个月,等不到琼花,气呼呼跑去琼华殿质问琼花。

琼花正指挥百灵鸟熏制花茶,研磨花粉,忽的见赤须龙气冲冲的闯了进来,琼花诧异道:“你,将军来小仙宫中有何事。”

赤须龙动气道:“你为什么耍弄我。”琼花疑惑道:“小仙不明白将军什么意思。”

赤须龙道:“你约了我,为何又不到。”

琼花听了,更是糊涂,想了想笑道:“将军误会了,一来小仙和将军不熟,何故突然约将军,二来小仙这些日子一直在宫殿熏制花酒,未曾出过宫殿,又怎么约将军。纵然有人约了将军也不是小仙我,我若是将军,就先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不是随意闯入别人的宫殿,胡乱发脾气,指责他人。”

赤须龙被琼花驳的哑口无言,愣了半晌,笑道:“认识你这么久,今日才知道仙子如此能说。”

琼花惊道:“你休要胡说,咱们并不认识,我不曾跟你说过话,顶多只有过几面之缘罢了!若无事,就请将军出去,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琼花说完背转过身子,赤须龙虽吃了闭门羹,却无法控制住对琼花的爱慕之情,一颗心也被琼花搅的七上八下,忽的快步走到琼花面前,要将心中压抑许久的话一股脑的全倾倒出来。

赤须龙深情款款道:“仙子,我既然来了,我就想把我心里的话都告诉你,我,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二天了,自三百年前你去万花园采花,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日日站在劈霜殿门口看你,看着你一次又一次的来,一次又一次的走,你第一次来万花园穿什么颜色的衣裳我都记得,每次采摘多次朵花,我也知道,我多少次都想走到你面前和你说话,可你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看了你三百多年,你却从未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我一眼。我今天大着胆子将我心里话都说出来,就是想要你明白我的心意。”

琼花一向心如止水,经过多年的苦修,早已冲破了情爱,赤须龙一番深情款款的告白,在琼花的心里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就好比一滴滚烫的热水溶不开琼花冰封已久冰块似的心。

琼花听了,淡淡一笑道:“你的话我听见了,以后不要再说了,请回吧!”

赤须龙听了心中一急,忙握住琼花的手,急着表白道:“仙子,我......”琼花忙缩手,后退了几步,呵斥道:“请你自重。你方才说你要我听你的心里话,我已经听过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的态度。”

说着抓了一把研磨的细细的花粉,手指一松,花粉飘落一地,琼花道:“方才的话就像这飘落的花粉一样,被风吹走了。”

赤须龙闻言炽热明亮的眼神灰暗到谷底,就好比火炭似的心一下子放进了冷水中,希望之火一下被扑灭了。

琼花见了他沮丧模样,无动于衷,只说了几句客气话,道:“若琼花有失礼之处,请将军见谅。”

一语未了,青鸟风风火火的走进殿来,道:“哎呦!你怎么还在这,玄女她们都在九天殿等你呢?”说着,拉着琼花驾云而走。

百灵鸟见赤须龙呆呆愣愣的,随手抓了一把琼花花瓣放着赤须龙手里,笑道:“这也是琼花,这个琼花和那个琼花是一样的,你有一个就好了。”说罢,嘻嘻一笑,变成一只百灵鸟追琼花去了。

 

帝姬传之红颜劫第2章 逃无可逃赤须龙投胎累其所累紫琼花下凡

赤须龙窘迫万分,脸羞的一道红一道白,又气又怒又失落,扬手将琼花瓣散了一地,跌跌撞撞的望外走,却被架子上挂着飘带缠住了腿,他脚心不稳撞到金箔屏风,赤须龙心中正憋着闷气,随手将屏风推到了,扯断了飘带,狼狈的驾云西去。

赤须龙前脚刚走,琼华殿就冒起了浓烟,原来赤须龙被飘带缠住了脚撞在屏风上,因他一怒之下推到了屏风,屏风砸到了烛台,烛台里的油火洒在晒干的琼花花瓣上,花瓣一着火,引燃飘带,飘带原本缠绕在架子上,飘带一着火连着木架也烧着了,木架的火势点燃一旁的屏风,一物传一物,火势似风吹油泼,噼噼啪啪将整个琼花殿也烧着了。

琼花被青鸟拉到九天殿,一入殿门玄女迎上来笑道:“琼花妹妹如今也拿大了,说好了帮我谱曲子,害我呆呆的等你,等了你半日,坐等右等也不来,没法子只好派青鸟妹妹走一趟,总算将你请了来。”

琼花笑道:“姐姐请别误会,妹妹在姐姐面前不敢托大,只是方才有事耽搁住了。”

青鸟道:“什么事。哎,我方才好像见你殿里有个人,他是......”琼花忙打断道:“曲子在哪?快给我看看。”

玄女听了回身去拿曲子,青鸟惊呼道:“琼花,快看,你的宫殿着火了。”

琼花闻言回头一眼,见被云头遮蔽的宫殿烟云滚滚,火光缭绕,顾不得请辞,驾了云头心急火燎赶到琼华殿。

琼花最担心的不是琼华殿起火,烧了宫殿她没处居住,而是琼花殿里有她酿制的花酒,研磨的花粉、花茶,那些东西都是在三月三日王母圣诞上用的,如今一把火烧没了,三月三日也将近了,叫她如何和王母娘娘交代。

琼花又想起百灵鸟还在殿里,也顾不得火势,纵身就要往里面闯,被随后赶来的青鸟、玄女拉住,喝道:“你疯了,这么大的火势。”

琼花道:“百灵还在里面呢?我要去救她。”青鸟道:“你放心,百灵鸟机灵着呢?火一起她肯定就先逃了。”

玄女问道:“怎么忽然着火了。”一语未了,百灵鸟飞落在琼花肩膀上,琼花道:“百灵你去哪了,怎么着火了。”

百灵鸟幻化成少女模样,惊恐道:“我不知道,我见姐姐你走了,我就跟着姐姐去了,怎么着火的,我真的不知道。”顿了顿又道:“我想起来了,赤须龙,我出去的时候赤须龙还在殿里面。”

琼花闻言暗暗诧异道:“难道是他。”青鸟推琼花道:“糟了,娘娘知道了。”琼花闻言抬头一瞧,见祥云上站着几个黄甲战神,前来缉捕琼花回灵宵宝殿问话。

灵宵宝殿里站满众仙,上面宝座上坐着玉帝、王母,王母喝问道:“琼华殿怎么着火了。”

琼花心中疑惑琼华殿起火和赤须龙有关,又不确定是他,犹豫道:“小仙失职,愿领责罚。”

一语未了,赤须龙敢上前说道:“不关琼花仙子的事,是我做的。”说着,向玉帝、王母行了君臣礼,玉帝开口道:“是你做的,可是你放火烧了琼华殿?”赤须龙犹豫片刻点头道:“是小神。”

玉帝闻言嗯了一声,掀开面前的玉冕旒吃惊问道:“你承认的倒也干脆,只是你镇守的劈霜殿和琼华殿一不接壤,二不毗邻,你和琼花仙子有何过节,从实说来。”

赤须龙闻言望了琼花一眼,道:“小神,小神和琼花并无过节。”玉帝听了笑道:“既无过节,为何纵火烧殿。”

赤须龙犹豫片刻,有些难以启齿,他知道此事必须有个说法,暗想着将所有事都揽在自己身上,顿了顿道:“小神一时色迷心窍,贪恋琼花仙子美色,一时按捺不住,闯入琼华殿,被仙子训斥了出来,小神羞愤难当,趁琼花仙子不在,纵火烧了大殿泄愤。”

玉帝听了,顿发雷霆之怒,大喝道:“大胆,你身为劈霜殿镇殿将军,不守清规戒律贪享男女之情已经犯下大罪,纵火烧殿泄愤,罪上加罪。来人啊!将赤须龙推到斩妖台鞭打三千铁鞭,推下无垠山日夜遭受风霜箭雨之罚。推出去。”

玉帝发了金口圣旨,金甲战士上前压了赤须龙出殿,那赤须龙临走前回头望了琼花一眼,喉咙动了动,欲要说话、张了张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叹了一口气,出殿受罚去了。

琼花见他担了一切罪责,心中感激他,想要追上前去和他说几句话,又想着:“我若和他说话,他必定以为我对他有心,惹出这一番大祸,都是他心思不净的结果,他因我下界受罚,我自亏欠他,却也好了却这一段不该有的情缘,我又何必多事端,给他不该有的念想。”琼花如此一想,便止住脚步,驾祥云和玄女回九天殿。

赤须龙被捆了推到斩妖台上,正等着领鞭罚,忽的白光一闪,将斩妖台上看守的金甲天将都打到了,赤须龙定眼一瞧,见是冰莲,冰莲施法弄断了绳锁,拉赤须龙的手,道:“快走。”

赤须龙止步冷眼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冰莲道:“对不起,都是我骗了你。”赤须龙疑惑道:“你骗我。”

冰莲道:“琼花没有约你去鹊枝桥上见面,是我假借她的名义骗你去的。”赤须龙听了大怒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冰莲道:“我想让你看清楚琼花的心,我想让你断了对琼花的念想。你现在看到了,琼花她一心向道,潜心修炼,心如止水,她根本就不会喜欢你。”

赤须龙闻言怒火横生,想起自己所作所为就是一个荒唐的笑话,恼火道:“她喜欢不喜欢我是我的事,用不着你管闲事。”

冰莲道:“你要是和我无关的人,我不会管闲事,可你是我喜欢的人,我就要管你。你快跟我走。”说着上前拉赤须龙,赤须龙猛地推开冰莲,道:“我不会跟你走的。”

冰莲闻言气的一跺脚,忽的提剑砍杀了几个天甲神兵,赤须龙道:“你干什么。”

冰莲道:“我也犯了天条,你要是不走,我留下陪你一起受罚。”一语未了,只见雷部二十四将领着天兵天将冲了过来,赤须龙转念想了想,拉起冰莲道:“走”,驾云杀出了南天门,逃亡下界。

雷部二十四将眼见赤须龙、冰莲逃亡下界,奏明玉帝布下天网、雷起战鼓,命四方神仙捉拿赤须龙,将赤须龙、冰莲追赶的无处藏身,赤须龙且战且逃,逃到白山黑水上空,眼见着东南西北四方山神、地神、战神围了上来,后又有雷部二十四将雷击电闪着赶来,赤须龙见前无退后,后又追兵,慌忙之下,赤须龙拉了冰莲降了云头,往人烟之处逃匿。

雷部二十四将见赤须龙下落凡间,举起雷锥照着赤须龙乱劈,只听的轰隆隆得一声响,电闪雷鸣中听见一阵婴孩的啼哭声,雷部众将收了雷鸣电闪,见云层下方的殿宇红光闪耀,雷神道:“赤须龙转世投胎了,这可如何是好。”

电母道:“抓了冰莲仙子回去交旨,至于赤须龙,奏明玉帝,听候玉帝发落。”

雷部众神听了,都道:“只好如此了。”一语未了,电母惊呼道:“不好了,那冰莲仙子也往下界去了。”众将闻言站在云头一望,见冰莲的仙体下落在粘罕的国相府,白光闪耀处又听到国相府内传出女婴啼哭的声音,那女婴就是粘罕的妹妹海莲。

赤须龙被二十四雷将雷电击中,仙体不由自主的往下坠落,正巧下面又有妇人生孩子,赤须龙想着劫难难逃,索性便投胎进妇人的肚子里,做一世凡人。打定主意收了仙法,径直往大王府去了,这大王府就是完颜部落酋长阿骨打的府邸,他的元妃乌古论氏正产子,他在外面等着心急,眼见一条红龙从天而降,坠入元妃的房间不见了,片刻后便听到一阵婴孩的啼哭声,这孩子便是赤须龙投胎而生的完颜兀术。

雷部二十四将收了天网,领着兵将回天复命。瑶池花团锦簇、歌舞升平,西方佛老、三清、各路神仙,散仙等正举杯向王母贺寿。玉帝听说赤须龙、冰莲私自下凡投胎,命人阎王查明生死簿,问有多少寿命。阎王取出生死簿,查明了回奏道:“赤须龙投胎之婴孩,乃是下界北方女真完颜部阿骨打第四子兀术,完颜兀术享年五十一岁。冰莲仙子投生成一名女婴,这名女婴享岁三十三年。”

玉帝道:“等他二人寿终正寝时收上天来,另加处罚。”雷部众将俯首应了,观音菩萨听了,伸手一算,道:“赤须龙是带着怨气下凡的,怨气愈重,杀戮越重,他此次下凡必然挑起战火,造成生灵涂炭。”

王母问道:“可有何挽救之法。”观音菩萨道:“相生相克之物才能止住他。我佛如来的金鹏大鸟便是此人。”

玉帝道:“既有止住之法,还望佛祖行方便之门,遣金鹏使者下凡。”如来闻言,拈指笑了笑,唤来金鹏大鸟,命他下凡救难。金鹏鸟听了,道:“谨遵法旨。”说罢,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翅,往下界投胎去了,这金鹏大鸟投胎之地是河南汤阴岳府,投生的婴孩乃为大名鼎鼎的岳飞。

王母思虑片刻,唤来琼花道:“他为你犯错,你下凡去还他一世情吧!”

琼花听了愣了片刻,平淡道:“是,娘娘。”

王母又道:“为了你不被下界的污浊之气沾染,本宫将你三魂七魄的精魂各提取一魂三魄,待你他日回归仙界时,好作为引路之魄,让你不至于迷失难返,论落妖鬼道。”说罢,施法将琼花的一魂三魄变成一块紫色水晶琼花链,递给青鸟道:“暂交给你保管,待琼花下凡后,你将此物掷出。”青鸟上前收了,应了声是。

琼花领了旨意、拜别众姐妹,驾了祥云往下界投生。

青鸟见她落地在大宋皇宫之内,暗暗心道:“这倒是个好去处。”便将紫水晶琼花链子抛在迎辉宫懿肃贵妃门前,懿肃贵妃王氏刚生了一个女儿,又见从天而降一块紫水晶琼花链,又见那链子晶莹透亮,便以为是个好兆头,一直当宝贝似的珍藏着,等女儿长大了,才送给女儿做及笄礼。

青鸟见琼花投生至懿肃贵妃处,做了宋徽宗的第十女仪福帝姬,完成王母交代之事,脚踩着祥云回去复命。

百灵鸟自琼花下凡后,闲的发慌,一日东走西逛来到福禄寿三星君宫殿,问起琼花转世为人的仪福的富贵,福星君笑道:“投生帝王之家,自然是富贵无极,可惜不能到头。”

百灵鸟听了诧异道:“福星爷爷,你说不能到头是什么意思。”福星念了二首诗,其诗一曰:“瑶池仙女下凡尘,迎辉殿内啼女音,一十七年帝王女,千宠万娇羡煞人。”诗二曰:“貌比西子还销魂,才如文姬胜三分。忠义堪比苏武子,性聪腹藏七窍心。黑水望穿常泣泪,白山阴冷多病身。一十八载如一日,岁岁月月思故心。”

百灵鸟听了疑惑不解,问是什么意思,福禄寿三星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百灵鸟闻言闷闷不乐,忽的萌生下凡投胎找琼花的念头,她从送子婆婆哪里打听出,宋宫殿近日有女婴降生,可她弄错了时间,早下凡了一个小时,投胎到了大金国,成了金兀术的妹妹白花公主。

赤须龙下凡投胎的金兀术渐渐长大,追随父兄南征北战,开始了伐辽大业,其父完颜阿骨打在公元1115年正式建国称帝,史称金太祖,后病死在征战辽国途中。

临死前按照女真兄终弟继的习俗,将皇位传给当时任谙班勃极烈的弟弟吴乞买,吴乞买护运兄长尸体返回上京城安葬,当日在灵柩前称帝,后称为太宗皇帝。

太宗皇帝继位后继续执行金太祖的灭辽政策,派遣悍将粘罕、娄室、银术可攻占辽中京、上京、西京、俘虏了辽朝皇帝天祚帝。灭辽大业一统后,公元1126年金国举全国兵力南下攻宋,正式拉开了与大宋长达十五年的战争。

 

帝姬传之红颜劫第3章 二路元帅兵临城下总管右丞叔夜守城

公元1126年8月(靖康元年八月),金军又一次卷土重来,兵围汴梁。

十一月三十一日,金军兵分东西两路,抵达汴梁城下,右都监二太子宗望带领的东路军攻打东利门和通津门,死伤惨重。

本月六日,粘罕带领的下西路军猛攻通津门、玄化门,久攻不下,死伤惨重。九日猛攻通津门、善利门、宣化门,未果。一日,天降大雪,寒冷异常,金军发起总攻。

“咚、咚、咚”一阵阵战鼓声响起,只见硝烟弥漫,锦旗招展,杀声震天。汴梁城墙上排满攻城梯,黑压压的人就像蚂蚁一样爬满了汴梁城上,一边爬,一边挥动手中的长钩,钩中的宋兵就像空中的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之后听到“啊”的一声,从几丈高的城墙上摔下,血花四溅,宛如盛开的血莲花。

城墙上宋兵拼命的推梯子,不停的掷,石头、木头、砖块、火球。霎时间,石头、弓箭满天飞,伴随一声声的惨叫,地上堆起一堆堆尸体。城上的宋兵誓死保家卫国,城下的金兵立志灭汴梁建立功勋,经过数几轮回的征战,汴梁城也被撞得满目疮痍,但奈何城墙高厚,金军久攻不下。

两路元帅亲临前线指挥战斗,一直观战的金朝右副元帅粘罕,眉头紧皱,对身旁的二太子宗望道:“紧攻不下,我军伤亡惨重,不如暂且休兵,另谋他计。”

二太子冷笑道:国相郎君莫非是怕了宋人了。

粘罕怒道:“二太子此言何意?”

二太子笑道:“国相郎君不必生气,打仗必有伤亡,而今国相看几人受伤,就要退兵,国相的胆子倒是越老越小了,心肠也是越发软了。况我女真又是马背上的英雄,又怎会为着小小的伤亡,误了战机,坏了皇上的大计。粘罕听了怒气上升,喝道:“斡离不,你敢讽刺我。”

二太子似乎没有听到一样,对身旁的侍从道:“传本太子命令,敢撤退者,斩。”那侍从应了一声,忙去前方传令。二太子转过头对粘罕道:“国相若想撤,可以撤了。”

粘罕冷哼一声对萧庆裔道:“你去告诉真珠大王,本帅命他今天务必攻下汴梁城,让他集中兵力把宣化门拿下。”萧庆应一声,策马去前方传令去了。

汴梁城守将张叔夜带领儿子在城上大战金兵。这张叔夜元原是南道总管,奉旨进京勤王。钦宗朝,盗寇猖獗,何粟请分天下二十三路为四道,各设总管,大名府赵野总北道,河南府王襄总西道,邓州府张叔夜总南道,应天府胡直孺总东道。又在邓州置都总管府,总四道兵马。张叔夜从邓州起兵,突破金兵的层层包围,到达汴梁时三万兵马只剩下一万多了,损失一大半。钦宗任命张叔夜为尚书右丞,保卫汴梁。

张叔夜见汴梁城下金兵越挫越勇,攻势甚凶猛,不由的忧心忡忡。“父亲,你回去休息吧,这交给孩儿指挥就行了。”张叔夜的大儿子张伯奋担心的看着父亲。

伯奋一向仁孝,他见父亲自从邓州起兵勤王以来,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每次打仗总是冲在最前面,身上落下好几处伤。他见父亲年近六旬,满天白发,身上的战袍血迹斑斑,胳膊上的伤口已将裂开,血迹顺着白色的绷带往下流,一滴一滴的血液洒落在汴梁城墙上,凝固成血块。伯奋见老父亲腿上的伤口也和衣袍凝固成一体,身上的衣袍更是残破不堪。伯奋顿觉心疼犹如刀割,不由的泪流满面。

张叔夜怒斥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这个样子和妇人有何区别,枉为我张家子孙,为父宁可战死,也要与汴梁城共存亡。”伯奋擦泪道:“父亲教训的是,孩儿知错了。”

一老兵匆匆跑来:“禀告总管大人,金贼猛攻南门,都巡检范大人请总兵大人前去支援,范大人快支撑不住了。”忽然又一小兵,踉踉跄跄跑来,十四五岁的年纪,焦急道:“总兵大人,金贼凶猛,宣化门守将支持不住了,请总管大人快快支援。”

张叔夜看着这个来求救的年轻士兵,一身的戎装早已破烂,头盔上沾染着血液,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张叔夜,满脸的焦虑,老兵见张叔夜并不发兵支援,心下着急,又催道:“大人,范大人还等着大人支援,请大人速速发兵。”这老兵因为心里着急,嘴上说的又快,竟把“速速”说成“粗粗”。

张叔夜道:“伯奋,你去支援宣化门”。伯奋道:“父亲放心,有孩儿在,绝不会让金贼攻下宣化门。”张叔夜对身旁的一个副将道:“徐庆,你让仲卿速速带人支援范大人。告诉仲卿,死守南门。”徐庆领命去了。

张叔夜对守城的士兵道:“将士们,金贼残暴,屠我大宋城池,杀我父母百姓,多少乡亲父母、幼子妻儿,兄弟姐妹惨死在金贼的屠刀下,多少锦绣楼阁,村庄店落被金贼抢夺一空,今日金贼兵临汴梁城,汴梁危矣,能否守住汴梁,全靠将士们,将士们请看,城下面是凶狠如狼的金贼,城里是我们的妻儿、老小,兄弟们忍心让我们的亲人沦为金贼的奴隶,日日受金贼的鞭笞。”

将士高呼道:“我们不做金狗的奴隶,誓杀金贼,誓与汴梁共存亡,誓杀金贼,誓与汴梁共存亡。”

张叔夜声音颤抖,感激道:“好,老朽与众将士们同生共死,共守汴梁”。语未了,同生共死的高呼声似海浪一般波荡传来。张叔夜闻言,心稍稍安定,露出欣慰的笑容,心道:“有了将士们誓死保卫汴梁的决心,汴梁城不怕保不住,只要死守住,等各地勤王的兵马到来,破金贼指日可待。”

仲卿带着人马来到南壁城门时,见都巡检范琼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看见张仲卿,忙道:“张将军,你可来了。”

仲卿道:“范大人,战况如何。”范琼道:“将军,请看,金军发起一轮又一轮的的进攻,南面的城墙打出一个口子,南城墙摇摇欲坠,马上就被金军撞开了,哎!这东京汴梁城怕是守不住了。”

忽听得背后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相公如何说守不得,只要大宋军民上下一心,定是能守得。”

范琼和仲卿回头一看,只见面前站一个俊俏公子,这公子年岁不大,十七八岁的模样,生的好生俊俏,肌肤雪白,赛过梨花三分,一双美目清澈似泉水,微带寒意,唇彩似朝霞,名艳动人。

范琼先是一愣,拱手作揖道:“臣参见仪福帝姬。”范琼见张仲卿呆呆盯着仪福看,忙拉他衣袖道:“此乃仪福帝姬,不可失了礼仪。”仲卿方回过神来,拱手向仪福行礼。

仪福帝姬,名为赵圆珠,小名圆圆。宋徽宗的第十女,母懿肃贵妃,有一姐姐,柔福帝姬,赵嬛嬛。但凡皇帝女,都称为公主,有宋一朝,只有宋徽宗时期,皇帝女称为“帝姬”,宗室女称“宗姬”。

仪福帝姬道:“两位相公不用多礼,范大人,战况怎样了。”

范琼道:“危矣,帝姬请看。”仪福顺着范琼的手望去,只见,金兵攻势甚猛,几丈开外,有一番将威风凛凛,离得甚远,看不清模样,只觉气势不凡。

仪福道:“那披红袍的番将是谁,可是金兵主帅粘罕。”范琼道:“那是金国的四太子金兀术。”

仪福又道:“两位大人可有破敌之策,”话是对着范琼说的,眼睛看的却是张仲卿。

仲卿道:“敌方兵多将广,甚是骁勇,汴梁城里能打仗的将士少,除了禁军之外,只有一些临时招募的散兵,比不得番贼的郎虎之师,现在不宜硬拼,只能防守待援。”

仪福望着前方城下硝烟弥漫的战场,叹道:“是啊!将军此言有理,可一直守下去也不是办法,总有弹尽粮绝的时候,到那时,可有如何?况且皇上又一直摇摆不定,可真真是个多事之秋。”

仲卿看着眼前这个淡淡忧愁的女子道:“帝姬不必忧虑,虽说敌勇我弱,现如今是国难当头,汴梁臣民必定不愿做亡国奴,任由敌虏欺凌,只要汴梁臣民一心,敌虏短时间内是攻不下汴梁的。况皇上又下诏,诏勤王之师进京勤王,援军到汴梁之时,就是敌虏退兵之日。

仪福扭头望了张仲卿一眼,只见这年轻人的眼睛里充满着力量,一种明知不可为,却执着的不可放弃的力量,仪福顿时觉得心中有股暖流流动,那种温暖感不能用言语表达,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有他在,一切安好。”仪福道:“将军大义,仪福替汴梁千万臣民谢过将军了。”说着仪福向他福了福。

仲卿忙扶仪福,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对上她的眼睛,只觉得她的眼睛既美丽又干净,净如溪水,可以看见溪中漂浮的花瓣,清尘无暇,仲卿微愣了片刻,道:“臣不敢受帝姬大礼。”刚一碰到仪福的手,如同碰到一块美玉一般,温和细腻,仲卿窘迫的收了手,脸上一阵羞红,窘迫道:“臣该死,冒犯帝姬。”

范琼插口道:“请帝姬移步回宫,刀剑无眼,伤了帝姬,臣担待不得。”仪福望着城下乌压压的金兵,怔怔道:“劳累范大人担忧,仪福无碍,看看军情,也好让皇上明白。”

帝姬传之红颜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帝姬传之红颜劫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帝姬传之红颜劫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