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军刘雪莽荒神境-楚军刘雪莽荒神境小说

  • 时间:
  • 莽荒神境墨上红尘
  • 来源:zzy

楚军刘雪莽荒神境-楚军刘雪莽荒神境小说

《莽荒神境楚军刘雪》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楚军刘雪小说《莽荒神境》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怪河,桃花岛

魔渊之下,一片混沌。

这里,到处弥漫着浓重而刺鼻的腥味。

视线低迷,昏暗的瘴气笼罩方圆之地,生灵绝迹,连植物都未曾在此生长。

万千奇岩怪壁,横绝千里,其上终日有水滴落下,叮咚不绝。倒是颇有水滴石穿的盛景。

空气里带着潮湿,看起来无恙,然而,若是有生灵在此吸上一口,绝对立刻毙命,没有偶然。

然而,在腥臭、昏暗、潮湿、生灵绝迹的这样一个地方,却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流,洁身而好,贯穿其中,纵横千里,一路从东往西,绝姿而行。

这小河流如同莲之出淤泥而不染,穿行在这无边的昏暗中,无视瘴气,无视腥臭,仿若万古不变的宿命,静静地流淌。

此条河流,同样没有任何生物,连鱼都没有一条。而且,它是从低处往高处流行的,似乎是受了某种牵引,终年不变。奇怪的很。

虽然没有生物存活,然而,奇怪的是,上面却总是飘荡着粉艳的桃花,铺盖其上,像极了仙境传说。

其从下而上,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往何处去。更无从可知,究竟流了多久。

如同是亘古的宿命,永无休止。

这日,从河流之上飘来了一具躯体,从上逆流滑下,仿佛是上面的桃花花瓣托运着它滑行般,一路上畅通无阻。

这具躯体生机孱弱,仿佛随时都会失去最后那点生气一般。然而,它只是缓缓飘动,奇怪的逆流而下。

一般任何物体都是顺流而行,然而,它却是逆流而行,简直怪异之极。

不知是该说上游,还是下游的流水来处,似乎隐隐间有生灵在恸哭,仿佛哭唱着:“魂归来兮~魂归来兮~”

仿佛应了这悲壮的歌,河面上顿时飘荡起一股强风,吹皱了河水。就在这股强风的作用下,那具躯体飘动的速度更加快速,簌簌而行。

躯体飘行,不知游荡了多久,只知不停的有昼夜交替,星日穿梭。终于某一天,这具躯体搁浅了。来到了一处,落英缤纷,生机盎然的小岸。

严格来说是一片昏暗的海中,这片海无边无际,万里如一,依旧充满了潮湿,布满了瘴气,毫无生机,连海水都是浑浊而粘稠的黑水。

甚至,遥远的黑暗里还传来闪电的强光和轰鸣!仿佛有一片雷,纵横在这片死寂的海一样。

然而,其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岛,就静静地坐落于其中,就像世外桃源,

超脱了此地。其美和这死海形成鲜明之对比,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

黑水,瘴气还是其他,遇到这座岛时,都会自动排开,像是自愿,又像是某种力量在维持着、保护着其内的宁静不受干扰,而强行将之驱散。

那条干净、清洁的河流便是从其上而出,带着这座小岛上独有的桃花。逆山、逆天、逆地,逆道而上,仿佛带着它的意志,静静地流淌在这魔渊!

现在,那具躯体就搁浅在这座小岛上。

因为浸泡,皮肤有点苍白,毫无血色。然而,一股淡淡的荧光一直在吊着它,维持着它微弱的生机,使其未曾断绝。

这具躯体是一个青年,面容虽然苍白,然而依然不失俊俏,棱角分明。

这赫然便是被李穆青一击打入魔渊的楚军!

地球楚军!

他被打入魔渊后,经历了无边痛苦,那魔渊和地面之间,仿佛有一层隐形的分割线。

历来强者,以及那些无上大人物,怕是直接就是在这处分割线上毙命的。

就在那处边界,布满了无边的杀机,楚军就在那处地方受了重创。

他的大脑似乎是被一把天刀硬斩了一刀,直接被什么东西给切开,脑浆迸溅。若不是在最后关头,体内源源不断的涌出无数荧光,强行凝聚了他的血肉,他可能立马就毙命了。

然而,即便如此,接下来,除了大脑之外,躯体的其他部位也遭受了切割,被切成无数的碎肉,连坚硬的骨骼,都如同豆腐一般,成了无数的碎块。

幸好,荧光疯狂的涌出,再次将他的躯体重组,凝聚。然而,就算如此,楚军也就差一口气便死绝。

最后,提供荧光的东西,仿佛也是元气大伤,只释放出了一点,勉强能吊住他的命。却无法让他苏醒过来!

他的躯体便这样从高空坠落,炸入了魔渊的泥潭之中,这泥潭充满了毒气,这又是一道杀机。

任何生灵,怕是都会命丧于此。

这时候,楚军已经毫无意识。对外界的感知为零。然而,若是他能够清醒。肯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就在他坠入毒潭之后,从他体内冲出了一个残碑,一座残塔,还有九副光图。

这些赫然便是他和刘雪在途中遇到的巨碑,神塔和昆仑古殿的九副古图。

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他体内的,此时却一下子都冒了出来。

这三样物体,刚冲出来,便展开了大战,残碑散发着荧色光辉,如同神祇,残塔也不甘示弱,虚影铺天盖地,横亘虚空,而九副光图,各种图形如同是活了一般,绕成一轮光圈,和其他两个对峙。

它们之间的争斗,瞬间引得泥潭轰然炸裂,瘴气被余波驱散,一下万里。甚至山体都炸开,仿佛是承受不住那压力,炸成了无数碎块,飘散四方。

没过多久,千里泥潭便成了一片狼藉。

最后,似乎谁也没有占到便宜,都又争先没入了他的体内,潜藏起来,又悄无声息了。

之后,万里泥潭里神奇的出现了一条飘着桃花的河流,它如同是一列火车,又仿佛一条蛇,强行在泥潭里开出了一条路,直接从楚军身下流过。

仿佛是为了刻意来接引他一般,它顺着河道,将他的躯体传递而去,向着它的来处飘荡。

然后,它又如同是回归了旧道,静静地流淌。

死寂的海边,小岛静若处子,楚军的躯体静静躺在岸边。直到很久过后,空气里突兀的飘起了花瓣,飘逸绝伦,仿如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它们托运在虚空中,飘洒飞舞。

这就是这座岛上独有的桃花。

然后一道青影被无数花瓣包裹着缓缓来到岸边。

那是一个中年文士,一身青衣布衫,头上带着浣帽,手里折了一把铁扇。

说不出的飘逸。

他似乎是早有预料,径直走到楚军身旁,俯身轻轻蹲了下去。

接着,一片片花瓣自动的旋转飞舞,在他的意念下,立刻向着楚军的躯体包裹而去。

片刻后,中年文士踩踏着花瓣,楚军的身体被花瓣包裹着紧随其后,然后如同飞仙,飘进了岛屿深处。

……

岛屿上,桃花盛开,空气里飘满了芬香的桃花香。还有粉红花瓣,时刻伴随着风飞舞,一直飘荡在岛上。

美地美景,绝艳纷繁。

当真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桃花岛!

当楚军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第一眼便看到了一树的大桃子,真的是巨硕无比,好比《大闹天宫》中,孙猴子偷的蟠桃,如此秀色可餐。

然后,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桃树,无数的桃树!有的挂满了巨硕的桃子,有的花蕾刚出,有的已经喷吐芬芳。

楚军愣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便是上树摘桃子。

“你若是能摘下来,随便摘吧。”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楚军这才发现,旁边坐了一个人,正在慢条斯理的喝茶。他一身古代文士的装扮,中年模样,脸型方正,很有一股俊气。看起来很斯文儒雅。

敢情这是人家的地盘啊!

不过,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不对,这里如此漂亮,美丽,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堂?

如果真有天堂的话。

应该是了,自己身前没做过恶事,也算是个好人,能够进天堂,也是理所当然。

“你还活着,并未死去。”中年文士似乎能看出他在想什么,淡淡道,铁扇“啪”一声打开来,扇了扇,仿佛是去热,然而,这里一片凉爽,似乎也并不需要。

如此一来,在地球上,只能说他在装逼了。

“多谢相救!”楚军一想,这么不言不语的坐着,有些不礼貌。便拜拳道谢道。

“不必客气!”中年文士扫了他一眼,依旧淡然道,不过接着冒出了一句,差点没让楚军憋出内伤,“反正也不是我救的。”

他说的很淡然,很平常,面色如常而镇定。

可以说他脸皮厚吗?楚军内心郁闷道。

“那……是谁救了我?”他试探性的问道,然而见他未理自己,又连忙加了一句,“虽然不是阁下救了我,然而还是多谢!”

文士这才再次道:“能不能见到他,便看你的造化了。”

“什……什么造化?”楚军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

这个世界的人就是爱装深沉,搞的他很郁闷。

中年文士折扇一点,落在他的额头上,然后道:“你且看那!”

说着铁扇陡然一指,向着西边。

瞬间,楚军只感觉一目千里,视线穿越了空间距离,直接看到了遥远的西边。

顿时,他悚然震惊。只见在他的视野里,一道巨大的身影被锁在群山之间,以粗大的锁链缚束,由于勒得很紧,使之一动也不能动。然而,他的躯体庞大无比,如同是不屈的战神,横亘天地,耸立不倒。

“你又看那!”中年文士又指向东边,楚军不由得转过头去,目光又瞬间穿透而去,同样,那里也锁了一具巨大的躯体,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岳,耸立在那里。

“你再看那!”中年文士又指了指南边和北边,最后他的铁扇直接指向海底,“你最后看那!”

北边、南边,也同样有一具庞大的躯体被粗大的锁链锁住,如同是一尊尊落难的古神,身躯横越天地,直指苍穹。

最后,楚军的视线透过黑色的海水,直达海底,落在了同样一具躯体上。

顿时间,他心神震撼,不由得颤抖起来。

到底是谁?竟然有如此手笔,将一具如此庞大的生灵锁与此处!

海底的那具,甚至更加霸绝天地,睥睨苍穹!

镇压如此生灵,得需要多么强大!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五具躯体应该同为一人!

可能是由于太过强大,出手之人才不得不将其强行分为五具,分别镇压。

“这便是你的造化。”文士“啪”一声,打开铁扇,悠悠然道。瞬间,楚军的视野收缩,回归眼前之景。然而,心底已经震撼非常。

“这……这是哪?”他声音颤抖。

文士的目光瞬间犀利无比,悠悠的看向长空,半晌才道:“外界所传的魔渊!”

第14章 历代诅咒体

魔渊?

楚军顿时满脸疑惑,惊讶道:“魔渊会这么漂亮?”

文士看了他一眼,嘲讽道:“无知,你见的不过是一个小世界罢了!魔渊的恐怖,远超你想象。”

楚军无语,不过,文士的话更让他震惊。

一个小世界?世界还分大小?

难道是传说中的须弥世界,芥子空间?

佛门的掌中世界,道家的袖里乾坤?如同《西游记》里面如来的手掌,地仙之祖镇元子的袖袍?

难道这些东西都是存在的吗?

他虽然知道武者的修为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就拥有不可想象的力量。然而,却从未在这个世界听说过,须弥世界之类的。

他遍观李家藏书阁,几千甚至上万古卷,也未曾见过相关的记载。

突然,就在他愣神的功夫,整个岛屿的风骤然大变,无尽桃林悚然涌动,花瓣猛烈的飘舞而开,仿佛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降临般。

楚军一惊,不由得看去。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荡起无尽的桃瓣飞舞,铺天盖地。随着这声巨响,虚空中突兀洞开一口深洞,就如同是影视剧里面出现的那种黑洞。

顿时,楚军只感觉头皮发麻。心里直道,这也太科幻了吧?

然而,一旁的中年文士却是镇定自若,看着那洞口轻轻地摇动铁扇,过了片刻,才躬身道:“弟子见过师尊!”

言语中充满了无限的敬畏!

楚军一惊,瞬间诧异!

尼玛,别跟我说,这里面有人?

这个念头刚起,只见洞口微光一闪,一道黑影缓缓地凝聚显现。仿佛是从古老的世界走出来的人,带着满目沧桑,胡子拉渣,已经有半寸来长。

如同是个经历了万千岁月的人。

他一身黑衣如墨,整个身躯看起来恍惚飘渺,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然而,这个人一出现,仿佛时空都停止了,周围的一切变得无比缓慢起来。

楚军满脸震惊,呆呆地看着他。

“随吾来。”那人开口,不,没有张嘴,声音就传了出来。

话语刚落,他的身影果然如同风一般,瞬间消散,仿佛从未显现过一般。

楚军还未反应过来,一旁的中年文士,突然一脚,直接将他踹进了黑洞!

然后他淡定的摇了摇扇,道:“去吧,这是你的造化。”

楚军大骂一声,然而转眼便到了一处洞府。

黑衣男子背对他,望着墙壁上的壁画,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的身影依旧飘渺恍惚,仿佛随时都会消散般。

“吾的时间不多,这道虚影只能维持三日。所以,汝只有三日时间开脉。”黑衣男子淡淡道,语气如同一个长辈。

“开……开脉?”楚军顿时一惊,瞬间热血沸腾,然而立刻又蔫了,然后小声嘟囔道,“我是诅咒体,无法修武……”

他的话音一落,前面的壁画瞬间像是被刺激了一般,活灵活现。那上面的图画立刻复苏,栩栩而动。

他的视线像是被什么力量牵扯一样,瞬间被强行拉进了壁画之中,眼前翻天覆地,斗转星移。如同穿越了万古时空,去到了古前。

楚军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一刻,黑衣男子的双目中爆射出无边的杀气,仿佛是透过他的双目投影上去的般,那些壁画活灵活现,被印刻的场景再次演显,满满的带上了一股隐藏的无边杀气。

这股杀气无比强烈,若是针对楚军,他定然瞬间毙命。然而,虽不是针对他,但呈现在他眼前的场景,阴气森森,充满压抑的气息,让他感到无边压力。

这股杀气,仿佛是仇恨!无边的仇恨!断子绝孙的仇恨!

黑衣男子目光灼灼,看到楚军已经陷入了昔日的场景中,神情明灭不定。

“吾倒要看看,到了如今,熟还敢算计!”他的语气无比冷漠,杀气凌然!

楚军只感觉自己陷入了万古之前,来到了另一片时空。

“哈哈哈!老子他妈终于逃出来了!”突兀的,虚空直接炸开,然后一道黑影从中冲了出来。那是一个神情冷冽的男子,他一看到这片世界,顿时放声大笑。身上的气势滔天,强大无比!

然而,还未等他停歇。突然一只血色的巨掌从天而降,一掌向他拍来!

楚军顿时一惊,瞳孔骤缩,死死地盯着那只巨掌。

男子惊恐的大叫:“不,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不可能!”

然而,那只血色巨掌盖天灭地,全无它意,直接带着恐怖的气息直直而来!

冷冽男子黑发披肩,大吼一声,从身上抓出一柄墨黑色的长刀,黑刀霸道,瞬间斩出百米多长的恐怖刀芒,直接切开了半个血色巨掌!

血气喷天,弥漫了长空!

男子大怒道:“尔等灭我族人,赶尽杀绝,终有一天,我也会杀上去,屠个天翻地覆!”

血色巨掌不为所动,再次凝聚,然后猛地拍来。长空中的云气顿时被猛烈排开,仿佛是一颗核弹在此爆破般。

“滚!”男子大吼一声,黑刀翻动,无匹的刀芒,再次撕开长空!

巨掌和刀芒再次相击,这次,男子倒飞了出去,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他满脸震惊之色,看着虚空,道:“这方天地……怎么会是这样的?”

然后还未等巨掌反应,他直接飞身遁走了。眨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军此时已经浑身汗水,瞳孔紧缩,一颗心直直的提起。从黑衣男子出现的刹那,心绪就翻动了起来。

因为,他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同属于自己一样的体质——莽荒诅咒体!

黑衣男子一遁走,画面暂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等再次出现画面时

,黑衣男子站在一个婴儿的面前。

身后是一片火光,仿佛刚遭遇了大祸。

“我族是否能够在这方天地传承下去,便看你的了。”他沉声道。然后似乎通过自己的手臂把什么东西传给了婴儿。

这个画面就此断了,接下来的画面,是一个青年,浑身杀气的提刀杀入了一座山头,那里,一个宗门耸立,建筑参天。

楚军一惊,立刻认出了那个青年,他便是那个长大后的婴儿。

而且从他身上感觉到了诅咒体的气息,显然,这青年便是一尊强大的诅咒体!

青年一刀斩去,白色刀芒横空,直接将整座建筑一分为二,轰然将其生生劈开。

顿时,宗门之内,无数身影暴怒飞出,那都是武道强者!

“任老魔!你欺人太甚,就不怕遭天谴吗?我们跟你拼了!”

所有人怒声大吼,全都杀了上去。

顿时,武气铺天盖地,天地一片狼藉。

青年大吼,冷冷道:“当年屠我家门之后,就该想到会有今此报应!尔等拿命来吧!今日我要屠尔等满门!”

瞬间,血雾翻天,刀芒肆意横空。

这场大战持续了很久,最后青年步履蹒跚,缓缓走下山。他的身后,尸骨如山,血流成河,一道又一道血河从石阶上簌簌而下,血气滚滚。

自此,此山宗,绝灭!

屠了宗门,他站在山道上,放肆大笑,然而却充满了悲凉:“我任浪天终于报了血仇了,父亲,母亲,你们可以安息了!哈哈哈~”

然后刀斩虚空,踏着长空而去!

画面就此断绝!

下一个画面一出来,楚军顿时一阵惊悚,因为那是在落神山。当初巨碑降落地。

只见任浪天重伤,一路血迹,逃进了山脉的深处。

虽然楚军看不出来,他到底有多强。但是,从他屠戮山宗来看,此人应该举世罕敌,几乎立足莽荒巅峰才是。

然而,现在他已然重伤,似乎是不得已逃离,躲入险地。

以此可见,他的敌人该有多么强大!

想到此处,楚军感到浑身直冒冷汗。

然后画面又断了,视线再次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砰——

这次的场景很突兀的爆发出来,显示的是一个少年从小展现出逆天之资,武道天赋堪称妖孽。

同代无敌,楚军看到那些超强体质都被他压了下去。

甚至有一尊被称为武体的武者,被他强势镇压,在他面前不敢放肆。

之后,他被一个又一个势力争先抢夺。

然而,画面又再次中断了,等又出现时,少年已经长成青年,丰神如玉,一身黑衣。

此时,他被很多势力共同围攻!

“展青,你抢夺我族至宝——玲珑水,害我族俊才走火入魔,今日天下人皆在此,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将杀你祭天!”一个怒发冲冠的中年人怒喝,指着黑衣青年大声质问。

“对,展青,你装作归附我青阳宗,却暗地里将宗门藏药阁盗取一空,害我青阳宗千年基业毁于一旦,简直天理难容。今日群雄在此,你难逃一劫!除非自裁于此,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展老贼,我女儿待你不薄,你却利用她的信任,让她替你盗取家族的镇族之宝——古神残指,哪想被神指反噬,不治身亡!今天,老夫要将你击杀,为她陪葬!”

……

众人来势汹汹,指手怒骂。将青年的罪状一件件如数道来。

黑衣青年听完,随之大笑道:“天下至宝,有能者得之!是尔等自己无能,被老子钻了空子,如此道来,尔等真是空有一身武力,却是耳愚目浊,愚蠢之辈!如此可笑,也还有勇气来指责老子,真是厚颜无耻之极!”

他言语放荡,嚣张异常,但是楚军却从他眼底看出了一抹深深的凄凉。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失去了刘雪一样。

“你找死!”众人一听,仿佛受了天大的侮辱,顿时齐声怒道,随即哄然道,“大家一起上,杀了这个魔头,为天下除害,还道于天!”

一人出声,众人应,瞬间,周围的武者铺天盖地,全都一窝蜂,汹涌而上。

只是片刻间,就见长空染血,一片血腥。黑衣青年气势如虹,放肆大笑,以一当百,浴血奋战。

惊人的战力,如同一力降十会!立刻掌控了整个战场!

这画面逐渐消失,然后再次显现的时候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此人同样有着诅咒体。

他也是同样为了修炼资源,得罪了很多势力,最后也被围攻。然而,画面上最终都没有展示他的结局,如同展青一般,楚军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接下来,楚军目不转睛的看完了一个又一个诅咒体的成长历程,他们所需资源都是斗如海量,没有大势力支撑,自己根本无法修武,无奈都进行了抢劫,用上了各种阴谋诡计,甚至强取豪夺。

他们大多都将目光放在了各大势力上,进行抢夺,最终引来了众怒!被围追堵截!

虽然没看到他们的结局如何,但楚军认为,这些人不见得会死。因为他们如同是一个又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命都硬得很!

而且,也许是同为诅咒体的错觉,楚军佩服他们的坚韧,虽未看全他们,但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如他一样,性情之人!

如任浪天,为了血海深仇,屠戮整个山宗,却露出的是无尽悲凉,如展青,听闻有少女为他身死,眼底露出凄凉。如后来一个个未曾滥杀无辜,孤身与天下人为敌的诅咒体!

顿时,楚军只感觉鼻子发酸,心里五味陈杂,不知该是何种滋味。

然后,画面又变!这次,这些画面转换的都很快,而且,仿佛是错觉,气氛更加压抑,似乎是带了某个强大人物的仇恨怨念。这些画面,一副副都是武者盘坐于地,满身煎熬,然而,最终身躯都蓦然炸裂。

楚军心惊,顿时想起了当时李穆青等人告诉他的,有关于诅咒体的事情。

后期出现的诅咒体,开脉境无故炸裂身亡,甚至在开脉之际当场横死,仿如遭遇不祥,自此诅咒体之名由此而来,也而此,沦为废体,不能修武,无法开脉,终生无解!

诅咒体沦为废体的代名词!拥有此种体质武者,终生无缘武道!

最后,所有画面逐渐消散,楚军的视线回归洞府。

眼前,黑衣男子依旧背手看着壁画,身影飘渺,而那些壁画也如同没有过任何动静般,静静沉伏。

楚军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浸湿,他愣愣地看着静静地壁画,一时间竟忘了一切。

“汝,开脉吧。”黑衣男子轻声道,柔和的语气似乎带着一股安详的气息。使他慢慢缓过神来。

“开……开……”他喃喃道,然而,这个念头刚起,瞬间浑身一震,无由的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第15章 开脉,不祥

楚军只感觉仿佛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一般,立时汗毛倒竖,整个身体如同堕入了冰窖。

“哼!”就在这时,黑衣男子一声冷哼,无尽的威严穿透出洞府,飘散而去。

这道冷哼如同一剂镇静散,立刻驱退了这股惊悚,被盯住的感觉也瞬间消失无影。

楚军目露异色,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顿时整个人安心了不少。

“有吾护法,汝可安心开脉。”男子淡淡道,言语里充满了自信与安慰。

楚军点了点头,静心闭目坐下。然后方才壁画里的历代诅咒体拥有者,一个又一个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们的经历如同放电影一般,再次被他过了一遍。他们是诅咒体最权威的代表,且掌握着完整的修行法门。

听李穆青说过,诅咒体发展到后期,连修行法门都失去了,因此就算楚军读过几千古卷,也未曾找到诅咒体的修行法门,因为诅咒体存在的时期离现在太过久远了。

说来,楚军的突然出现,看起来是如此的刻意与偶然,更像是巧合。

他仔细的回想着他们的情景,任浪天,展青,还有第一个出现的无名男子。

第一个出现的无名男子,似乎他的体质更为霸道,诅咒体就是他传出来的。而且他最为强大。

甚至,楚军有股错觉,自己的体质和那个无名男子才是同一类,至于那些后来的体质稍逊一筹。

但是,他没有多想。他在脑海里仔细回想观摩他们出手时的情形,一个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落在他的目光中。

“应该就是这个!”突然,他惊喜道。展青出手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势有个很明显的变化,仿佛是寻着某个轨迹。这应该就是法门运行。

接下来,他照着那个轨迹调整自己的呼吸,然后冥想。

诅咒体的开脉法门和普通武者不同,这是他遍观几千古卷后,最终推测出来的结果。

甚至他怀疑,那些后期的诅咒体之所以开脉之际躯体无故炸裂,惨遭不测,大有可能就是他们按着普通武者的法门开脉,所有走火入魔所致。

他这样想着,整个人很快就完全沉静下来,意识跟着自己的呼吸节奏和冥想行走。

不多会儿,在他冥想之下,竟神奇的出现了一股气流,被他的念头操控起来。他能感觉到这股气流所蕴含的惊人力量。

他微微一惊,感到惊奇,然而马上又转为了惊喜。

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所说的天地武气,这在地球是冥想不出来的!

当真神奇非凡!看来这个世界和地球真的有很大不同,是为真正的武道世界。

或许,连这整个宇宙都是武道世界!

产生了武气,那么下一步便是开脉!

有一句描述的便是前期的武道修炼“开脉引武气,冲身洗穴,成武门”。现在有了武气,那就要开始进行经脉的打通,引领更多的武气入体,才可以冲身洗穴,最终通向武门,成功打开武道中最为重要的武门!

他遍观几千古卷,有些连李家子弟都不知道的,他都从中知晓,所以普通的一些细节,还是知道的。

体内产生的这股武气被他引领着在体内整体游荡了一遍,然后以大脑为中,九条光亮的筋路呈现在他的面前。看起来无比神异,令人心生向往。

这应该便是武道九脉,踏入武道的第一关键了!

这九条脉怪不得能够被称为武道九脉!因为它们联通全身各处,循环反复,构成一个网络,无比复杂!

而且九脉分布讲究,从大脑出发,背面三条往下,前面三条往下,汇于丹田交叉,再入腿部,底脚心至指节再旋回丹田。左右各两条分出,经手臂于指尖回旋,倒回亦汇聚丹田处,和其他经脉交叉。

第九条经脉,似乎尤为重要,直接从大脑连接丹田,于其他八条交汇,作用构造腰间部位,似乎为九脉之轴。

游经全身各处,无一遗漏。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网,使得武气都能通过这些筋脉,作用于人体各处。

这果然神奇!不愧是武道修行!

楚军心神震撼,震惊了好长时间,才再次沉静下来,然后引领着那股武气冲击第九条武脉!

这武道筋脉不同于人体血脉,里面堵塞的并不是血液,而是其他一些楚军不清楚的东西,类似于一种气,或者髓,亦或者粘稠液体。

他控制着武气直接撞击进去!“砰”的一声,武气进入了第九条筋脉中。出奇的顺利,但是刚一进去,立刻就遇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

楚军一惊,全部心神瞬间牵引过来,作用在其上!只是片刻,遍已是满头大汗。

没想到如此艰难,他不知道其他武者是否也是这么困难,但是他感觉自己快要中气不足,马上就要昏厥了,这是精神过度消耗的结果!

但是依旧咬牙坚持,他不能就这样放弃!

他渴望武道修武,他要回到东洲去,亲手击杀仇敌,然后带刘雪离开!

现在好不容易有此机会,可能是一个强者存在为他护法,所以,怎么可以浪费!

楚军执着,带着这股不屈,拼命的冲击着第九条武脉,缓缓前进!然而,如同龟速,进度无比缓慢。

他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不禁暗暗焦急。

就在这时,体内突兀的涌现出了一丝荧光,瞬间作用于他的脑海。

楚军顿时一惊,精神立刻大震,荧光如同清露,速度让他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没想到这股荧光又出现了!他不由得一阵感激!

顿时,楚军心神大定,控制着武气猛地一撞,瞬间,筋脉通透,一路势如破竹,直达丹田!

就在这时,越来越多的武气从体外渗透进来,冲进第九条武脉之中!

顿时,只感觉一阵舒畅,无穷无尽的力量从体内喷涌而来,让他忍不住想要大叫一声!

他猛地睁开了眼,一股气流从他双目中爆射出去!

“原来这便是武道啊!”他兴奋的大吼一声!差点跳起来!

“果然非凡!”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楚军这才一愣,反应过来。

黑衣男子表情明灭不定,目光淡然,看着他。然而,他的语气里似乎有种欣慰,不知道是不是楚军感觉错了。

一时间他感觉到一股怪异!

“汝先开此脉,倒是未曾有过。不知是福是祸啊。”黑衣男子声色柔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道,“看来吾原定三天的想法,想来不行了,需要再做打算。汝先出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楚军只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瞬间便到了岛屿上。

“这么快?才一天?”才出现,耳边立刻传来中年文士疑惑而震惊的声音,“不对,难不成你未完成开脉?”

楚军一愣,听他的意思,自己似乎在里面已经呆了一天了。没想到这么快!

“咦,不对,已经开脉了!”中年文士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啪”的开扇,笃定道。

“嗯,我把中心那条武脉破开了。”楚军接下他的话,然后看了他一眼。

“什么?”文士顿时一惊,惊呼道,“你开的是第九条?”

“对啊,难道不应该是那一条吗?”楚军一愣。难道自己开错了?

突然又想起刚刚黑衣男子的话语,顿时感到一阵紧张。

尼玛,别辛辛苦苦这么久,然后搞错了!那这后果不堪设想啊!

“你想到的是开第九条?也就是中间那条?”中年文士沉默了片刻,然后再次沉声问道。

“对啊!我觉得它是直接连接大脑和丹田的,所以应该最重要,就先冲击它了。难道错了?”他急声道。

可是,没道理啊。遍观几千古卷,从未在里面看到过哪部修行古卷上写着先开哪条,再开哪条啊?

中年文士久久不语,深深地盯着他看了半晌。最后郑重的说了一句:“纵观古今,上至前贤,下到普通武者,第一次开脉,从未有先开第九脉者。因为,所有开脉,皆寻武者第一念头而通。所以,你是古今以来第一个生出开第九脉念头之人……”

“难道以前那些诅咒体开脉的第一念头也不是第九脉?”

“不是。”中年文士肯定的摇了摇头,“先开第九脉,之后的武脉或许会越来越难开。你做好心理准备。”

“卧槽!”楚军忍不住骂出一句话经典脏话。

尼玛,别他妈有了踏入武道的机会,却直接第一步就把自己给堵死了。

那尼玛就悲剧了!

“你也不用担心,或许更为简单也不一定。”中年文士劝慰道,然后很骚包的摇着铁扇。怎么感觉他有点落井下石的意味啊。

楚军:“……”

……

桃花飘岛,风里馨香常在。粉色飘摇,如同人间仙境。

楚军此时身处藏书阁,看着里面的一切,心神震撼。这里书架高达万丈,直入屋顶,盘旋而至百丈长,藏书共万万卷。

不知道是不是中年文士说谎,夸大其词,然而,眼前之景确实令人震惊。

楚军原本以为李家藏书阁已经够大了,没想到这个还比它要大几倍。

真是无奇不有啊!

“嗯,这里的所有藏书你都可以查阅,但是请珍惜,不可毁损。”中年文士走在前面,带着他饶了几圈,然后郑重申明,“还有,师尊要求,你出去之前务必阅完古书万卷,不然,后果自负!”

“呃……明白。”楚军一愣,随即点头。

“嗯,最后一点。”中年文士说到此处,顿了一下,然后语气有点生硬道,“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楚军一愣,脸色微微一红,立刻道,“我……我叫楚军……”

“嗯,姓楚啊。”中年文士一愣,若有所思,然后才点头道,“不错,不错。以后就叫我师兄吧。”

然后“啪”一声,展开铁扇,悠悠然走了出去,说不出的风骚,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楚军。

藏书阁里藏书应有尽有,楚军甚至怀疑,是不是他们把整个莽荒历代的古籍都搬进来了。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残卷,多是记录于树片、兽皮、兽骨之类上面的。上面记载的文字很古老,然而令他惊喜的是,都是地球的古文字。这对于楚军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福利!

但是,让楚军感到失望的是,没有找到甲骨文之类的,虽然也有记载在兽骨上的文字,但是还没有古老到甲骨文的程度,这点令他颇为好奇。

甚至,他没有找到有关于地球的任何记载。这让他颇为郁闷。

但他想,那些古卷应该也有收藏,只是这藏书阁太大了,他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

然而,可幸的是,有记载诅咒体的古卷倒是不少,这让他对诅咒体有了更深的了解。

“似乎,诅咒体原本不叫诅咒体啊?”他沉寂在书的海洋里,捧着手里破败不堪的古籍若有所思。

古卷有记,诅咒体乃是后来才出现,然而,奇怪的是,诅咒体原本出现时的名字好似被什么人给刻意抹去了,不让它出现在历史记载中。

“不让诅咒体的名字出现,难道是想掩盖什么吗?还是,这个名字直指某个辛秘,所以被人强行抹去了?那这也太可怕了!”楚军推测道,背部顿感阴气森森。

他感觉自己的体质牵扯极大啊!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出现是不是被人操控的!

要知道,古卷记载,诅咒体的时代离现在隔了一段很长远的距离,自己的出现看起来很突兀啊!

他不敢多想,立刻止住了心绪。这个世界太神秘了,有些东西远超他的想象,使他不敢妄自揣测。

时间慢慢过去,也不知是多久。自己那个便宜师兄隔几天就会送一个巨大的桃子进来,这让他感到惊奇。

不过,桃子鲜嫩滑唇,味道鲜美不堪,一口下去,简直令人爽到了极点。

这桃子蕴含着丰富的能量和天地灵气,时刻都在冲刷着自己的躯体,他感觉体质越来越强大了,虽然没有荧光带来的效果强,然而,却也是逆天之极!

最好的是,一个可以让自己顶几天而不饿!这让他更加专心于读书了。

不过,古书万卷,可不是小数目,还是需要挺长时间。

期间,他也借助桃子的能量,尝试过再开一脉,然而,中气不足,连续试了几回,连初次的破开都做不到,脉口稳固如铁。

似乎差了一点什么东西!这让他感到有点郁闷,还有点担忧。如果真的是越来越艰难,那真的是悲剧了!

这一日,楚军正沉寂于古籍中,突然心生恐惧,无由而来,仿佛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一样。

他一惊,浑身的气势汹汹而出。然而,瞬间便冷汗连连,因为一股阴冷的气息蓦然侵入了他的体内,让他反应不及。

砰——

楚军只感觉眼前的藏书阁轰然炸开,整个人立刻出现在一个血色的世界里。

他瞳孔骤缩,一眼便看到一望无际残损而古老的兵器,排列到天际!

透露出古老而苍凉的气息!

世界是血色的,数之不尽的各种兵器也是血色的,所有东西都是血色的!

这里如同一个万兵冢,万千兵器插于整个世界。

这是一个兵器的世界——兵域!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好多年!”蓦然,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

楚军一惊,立刻看去。

只见前面缓缓排开一条道路,以兵器为阶,直往而上,然后一根巨大的青铜柱冲霄而上。

那声音便是从青铜柱上面传下来的,那里,锁链盘旋,直接绑着一个人。

“这是诅咒体的命运,要么你死,要么我亡!才能终结!”那道人影埋头低语,声音幽冷。

楚军惊悚,不自觉的往前走去,一脚一脚的踏在插足的兵器上,临近那道被锁住的人影。

“其实,最重要的是,这不单单是诅咒体的命运,也是你的宿命!”那道人影缓缓道,然后蓦地抬起头来,带着阴冷的笑容看向楚军。

刹时,楚军顿然大惊,一股无边的恐惧袭上心头。

因为,这道人影赫然便是自己!

一样的容貌,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鼻子,甚至他现在反应过来,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青铜柱上的楚军,满身阴冷,充满妖艳,如同一个魔鬼!带着阴冷的笑容!

莽荒神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莽荒神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莽荒神境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