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战神》明教老九完本在线阅读

  • 时间:
  • 都市至尊战神明教老九
  • 来源:ZW

《都市至尊战神》明教老九完本在线阅读

《都市至尊战神江炎》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至尊战神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女儿豆豆

随即。

秦曼走到一旁低声打电话,时不时瞥了江炎一眼。

江炎依旧保持着微笑等待着。

他虽身受重伤,可不代表他的感知力下降,敏锐的听力早已让他听得一清二楚。

电话那头是秦曼的父母。

要求秦曼明天晚上陪他们去参加一场相亲。

所以秦曼才有些为难,但最后还是说了豆豆的爸爸回来了。

秦曼就是这样的人,认准了之后就不会再变了。

既然她选择和江炎签了合同,那就相信了他。

不久,秦曼挂了电话回来后就跟江炎说了这件事。

明天晚上,她爸妈要求和江炎见一面。

但秦曼特别叮嘱他必须要把假资料备好。

因为当初宋寻衣怀孕时,秦曼瞒着所有人去照顾她,所以当年她带着豆豆回到家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未婚先孕,生活不检点。

之后父母给她安排相亲,她都表示自己有老公,只是工作特殊所以长时间没回来,刚开始她爸妈是相信的。

久而久之,便不信了。

所以她才这么着急的寻假相亲。

秦曼凝重道:"你可以吗?"

言下之意能不能应付她爸妈。

江炎淡笑道:"随时都可以。"

"那就好。"

秦曼方才放心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不踏实,道:"今天晚上我给你发一份文件,记录了我和我女儿豆豆这五年来的事情,以及我们的性格喜好,到时候要是我爸妈问起来,你就说我们一直有书信联系,知道吗?"

"知道。"

经过再三嘱咐后,秦曼方才拿出合约签订,随后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打算带江炎一并前去幼儿园接豆豆放学。

江炎的心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跟着秦曼来到幼儿园门口后,他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

心,砰砰乱跳。

手心更是直冒汗。

他杀敌无数,经历无数大场面,却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紧张感,生怕女儿不喜欢自己。

"你在这等着,我去把她接出来。"

秦曼留下一言后,便独自进了园内。

等待之余。

他借着停放在旁的车,透着车窗来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不断的深呼吸,想要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可随着无数父母带着小孩从门口内鱼贯而出。

他愈发紧张起来,忍不住来回踱步。

终于。

秦曼手牵着一个梳着鞭子,粉嫩可爱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光滑的额头上还贴着一枚小红花,说说笑笑的走出来。

走到江炎面前。

笑道。

"豆豆,你猜猜这是谁?"

闻言,江炎立即屏住了呼吸,冀望的看着豆豆。

豆豆有些认生,立即缩在秦曼背后,露出小脑袋,怯怯的打量着江炎。

许久,豆豆才弱弱道:"你…你是爸爸吗?"

江炎身体微微一颤。

忍了许久的情感一下涌上心头。

眼睛更是猛地腾起一层雾气。

寻衣,我终于找回了我们的女儿!

铁骨铮铮,杀伐果断的江炎此时却哽咽得无法说话。

秦曼满是宠溺的抚摸了下豆豆的脑袋,道:"对呀,豆豆不是说很想爸爸吗,这就是爸爸呀。"

豆豆如同宝石般明亮的眸子有着悸动,害怕,以及好奇,脚步更是迟疑,似乎有些不敢靠近,肉嘟嘟的小手更是紧紧抓着秦曼的衣角。

秦曼心里有着一丝慌乱,连忙道:"怎么了豆豆?你不去抱一下爸爸吗?"

随后用眼神示意了下江炎。

江炎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蹲下来展开双手,深吸口气,笑道:"豆豆,是爸爸,爸爸回来了。"

尽管他做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但话语中有着一丝颤抖。

在秦曼的鼓励下,豆豆往前迈了一小步,两步,三步。

小手缓缓伸出,轻轻的抓住了江炎的手指头。

或许是血缘感应。

豆豆忽然一瘪嘴,眼角开始泛起了泪花,委屈兮兮的喊道:"爸爸,爸爸!"

随后迈着小碎步,伸出小手用力的扑进了江炎的怀里。

"呜呜呜。"

豆豆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声撕心裂肺,哭得江炎几乎心都要碎了。

似乎要把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泪水更是浸湿了江炎的肩膀。

江炎更是鼻子一酸,紧紧抱着豆豆,颤声道:"是爸爸对不起豆豆,这么久才回来看豆豆。"

说着。

手上力度加大。

脸贴脸的触感更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是我的女儿。

我江炎的女儿!

一旁的秦曼也是动容,眼眶微红,转过头去擦了下泪后,才笑着上前道:"豆豆,我们先回去好不好,你看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羞羞脸。"

此时,父女俩温情一刻引来不少人侧目。

江炎并不介意。

豆豆抬起头,满脸鼻涕泪水,鼻子一抽一抽的,异常可爱,带着哭腔道:"好。"

秦曼方才松了口气,看了一眼江炎后,发现他也是眼睛湿润,暗中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演技真好。

江炎也是无力一笑。

走回停车位置的时候,秦曼想要接手抱过豆豆,可她死活不肯,小手紧紧搂着江炎的脖子不放,奶声奶气道:"不,我就要爸爸抱。"

似乎生怕江炎会再度消失。

秦曼有些吃味的瞥了江炎一眼,这小家伙有爹忘了娘,早知道就不帮她找爸爸了。

江炎听着豆豆那欢快的笑声如同银铃般悦耳,她更是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用一种欢快的调调哼唱着,"啦啦啦,我有爸爸啦,啦啦啦,我爸爸回来啦……"

小孩子就是这样,玩性使然一下就让她和江炎熟络了起来,没有任何隔阂。

"爸爸,你为什么不会来看我呀?"

"妈妈说爸爸住在星星上面,那我经常和星星说话呀,爸爸你听见嘛?"

"爸爸,妈妈说爸爸是警察叔叔,真的吗?那爸爸为什么不穿那种叔叔的衣服呀?"

面对怀里的豆豆接连不断的问题,江炎却是笑得异常灿烂。

"那爸爸下次单独穿给豆豆看好不好?"

豆豆那乌溜溜的大眼睛亮了下,重重的点了点头,奶声奶气道:"好!"

随后,她突然有些紧张兮兮起来,小手更是紧抓着江炎脖子,怯生生道:"那爸爸还会离开豆豆和妈妈吗?"

面对女儿那小心翼翼的试探。

江炎只觉得心猛地一抽,痛彻无比。

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知道这个消息。

江炎轻抚着豆豆那粉嫩的脸颊,看着她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声音略微颤抖道:"爸爸再也不离开你了,永远都待在豆豆身边。"

"耶!太好啰!"

豆豆高举着小手欢快的喊道,"那爸爸以后都能每天接我放学好不好?不然小红和小绿总是说我没爸爸。"

"好!"

江炎笑着点了点头。

一旁驱车的秦曼见他们两个如此要好,不满道:"豆豆,你是不想要妈妈接你了吗?豆豆不喜欢妈妈了,妈妈伤心了。"

说着还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别有一番美感。

豆豆见状,赶紧伸出肉嘟嘟的小手,一抓一抓的,好不可爱。

秦曼将脸伸过去,豆豆重重亲了下后,嬉笑道:"豆豆最喜欢妈妈啦。"

"是吗?那你最喜欢妈妈还是爸爸呀?"

秦曼的问题让豆豆十分纠结,咬着那纤细的手指,乌溜溜的大眼睛不断在两人身上转,煞是可爱,最后目光停留在了江炎的身上。

"妈妈和爸爸我都喜欢。"

说是这么说,可小手依旧紧紧搂着江炎不放。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秦曼见状,有些郁闷。

这才见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这麽快叛变了!

她就好像个斗败了的公鸡,随后趁豆豆不备,狠狠的瞪了一眼江炎。

我让你假装爸爸。

没让你把我女儿抢走!

江炎只能讪笑了两声,不敢与之对视。

一家三口并没有立即回家,而是去了肯德基庆祝了一顿。

对于小孩来说,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天堂,没有一个小孩能忍得住旁边的儿童乐园。

可江炎抱着豆豆一进去,她竟没有任何要去玩的举动,死活都待在江炎的怀里不肯下来,后者也乐得其然,只有秦曼在一旁生着闷气。

吃完饭后一家三口又去海洋公园玩了一圈,回到丽景小区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钟了。

江炎抱着豆豆站在楼下玩闹,惹得她不断发出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

秦曼停好车后,咬牙切齿的走过去。

一整天的时候,豆豆从没有主动找过她这个妈妈,抱都不能抱,一直都黏着江炎。

不得不说,江炎这一点的确做得不错。

可未免也太过火了。

秦曼忽然有种危机感,再这么下去,自己女儿是不是就得被他拐走了!

秦曼见到父女俩玩得这么开心,心生醋意,强忍着笑道:"好啦豆豆,我们该回家洗澡睡觉觉啦。"

玩闹中的江炎顿时一愣,才意识到已经不早了。

心里有些不舍。

豆豆也是愣了下,嘻嘻一笑,道:"好呀,爸爸,我们走。"

说着,小手牵起了江炎的大手就往楼上去。

她以为'我们'中也包含了江炎。

秦曼上前蹲下,轻抚了下豆豆那光滑的脑袋,笑道:"爸爸不跟我们回家喔,爸爸还要工作。"

江炎按捺内心的不舍,挤出一抹笑容,"对啊,爸爸今晚还要去打坏人。"

豆豆一愣,嘴巴一瘪,眼角又开始泛起了泪花,哭喊道:"我不要!我不要爸爸走!"

说着又踉跄的扑到江炎怀里,小手紧搂着他不放。

"呜呜呜,妈妈骗人,爸爸说不会再走的!"

"来,豆豆听话。"秦曼想要从江炎怀里抱走豆豆,可她搂得太紧了,哭得愈发伤心委屈。

"我不要!爸爸说不会离开豆豆的!呜呜呜……"

秦曼最后也无奈放手,剐了一眼江炎,示意让他解决。

江炎微微点头,轻拍着豆豆后背,柔声道:"豆豆,爸爸答应你,明天接你放学,然后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

豆豆的哭声略微弱了下来。

江炎继续道:"难道你不相信爸爸吗?"

"相信。"

豆豆一抽一抽的,揉着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江炎,看得他的心瞬间就软了下来。

"对呀豆豆,爸爸又不是离开了,他只是去打坏人,明天就能见到爸爸啦。"秦曼在一旁趁热打铁。

豆豆方才止住了哭泣,道:"那…那明天爸爸记得来接豆豆哦,谁骗人是小狗。"

"好。"

江炎笑着揉了下豆豆的脑袋。

起身目送着秦曼抱着豆豆进了楼里,豆豆趴在她的肩上,极为不舍的看着江炎。

她们离开后。

江炎抿着嘴,心里有些复杂。

一想到豆豆那可爱的模样,他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平复了许久,他走出小区门口时,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恢复成了以前那副冷漠无情的模样。

"出来吧。"

 

 

第八章:叶家巾帼

江炎眼神一扫,定格在旁边的黑暗当中。

"不愧是老大。"

突兀的声音响起。

魅影披着一身黑袍从黑暗中走出,仅露出的那双眼睛却充满了敬畏狂热之色。

江炎淡淡道:"别拍马屁了,查到了什么。"

魅影回道:"神影小队查到当初出现在四海娱乐城中的天堂岛杀手来自南城李家,与李家家主有过不少接触,并且还有无数笔去向不明的海外汇款。"

"南城李家。"

江炎微眯着眼,言语寒冷刺骨。

十年前,他失手伤的人便是这南城李家的长子,李飞。

李飞虽新贵之后,十八岁之时已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最后竟将主意打在了自己妹妹江柔身上。

李飞在厕所与狗腿子谈论要准备对江柔下手时,偶然被他所听见,所以才大打出手。

当初他怕牵连家人才一跑了之。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查清楚,若真和天堂岛有牵连。"

"那,李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堂堂南城三大豪族之一,在江炎眼里显得极为不堪!

若是让其他人听见肯定觉得他是疯了。

可魅影深知眼前这男人到底有多恐怖,别说李家,就算南城,整个南域,对于他来说也只不过微弱一隅!

"是!"

江炎刚想离开,发现魅影并未动身,皱眉道:"怎么了?你有什么话要说?"

魅影上前一步,眼神里有着一丝迟疑,"老大,若我们解决了所有参与天堂岛的势力,是否重建炎神岛?"

轰!

话音一落,恐怖的威压瞬间将魅影接下来的话彻底堵了回去。

只见江炎眼神淡漠。

"我说了,别再提这个。"

"当那三百个兄弟离开那一刻起,炎神岛就不再存于世间!"

话完,江炎冷哼一声,消失在了走道尽头。

魅影望着江炎离去的方向,呢喃道:"老大,因为你的存在,它才被称为炎神岛啊。"

……

次日。

江炎一早便来到了南城的古玩市场。

因为今天要去秦曼家见她父母,虽说他是名义上的老公,可也不能两手空空前去。

根据秦曼所给他的资料上记载,她爸妈一个喜欢喝茶一个喜欢玉器。

所以江炎来这里想购一套茶器和玉石首饰,逛了一个多小时都没选到中意的。

正选得入迷,

"抢劫啊!"

忽然听见大喊一声,转角处跑来一个手拿包包的男人,周围的人瞬间让开了一条道躲着。

作为一名士兵。

他有义务要出手。

江炎一侧身,一伸脚,那男人因慌乱逃跑没注意到,径直被绊倒在地,手中的包包更是掉在旁边。

那男人目露凶光,但看见江炎那令人心悸的目光后,他顿时就意识到不好惹,立马撒腿就跑。

江炎也没想追上去,上前弯腰拿包之际。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喊叫。

"小贼!敢在我地盘抢东西!"

破风声席之而来。

江炎捡起包微微一晃,那人的脚立即踹了个空。

江炎也看清了他的模样。

一个看起来年约十七八的男生,身体健壮,虽作出一副凶狠的表情,但依旧掩盖不住他那青涩的脸庞。

叶英雄气呼呼的看着江炎,冷哼一声,"还敢躲?"

随即,一拳挥出。

速度之快。

可下一秒,却被江炎轻而易举抓住了他的拳头,淡淡道:"我不是犯人,他已经跑了。"

叶英雄瞪大了眼睛,自己的拳头居然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接下了。

闻言,他怒斥一声道:"还装,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是穿着黑色的外套!你就是犯人!"

说着便收拳。

抬脚踹向江炎的胸膛。

后者有些无奈,回想起来,那抢劫犯正好和自己穿着黑色外套,身高也差不多。

江炎轻轻用掌推开了叶英雄凶猛的攻击,但叶英雄似乎早就意料到了,空中的腿迅速一收蹬地,双手护在胸前聚力,利用肩膀猛地朝江炎顶撞过去。

"铁山靠?"

江炎微眯着眼,也有些不耐。

好言再三不听。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江炎仿佛变了个人般,神情冰冷。

只见他往后略微撤步,叶英雄撞了个空,力气被卸掉了七八成。

随后他感觉腹部猛地一痛,闷哼一声,下一秒整个世界天旋地转起来,不知怎么就被打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妈的,还敢还手!"

叶英男骂骂咧咧的起身,刚想继续。

一个老妇人忽然踉跄着跑来,喊道:"你打错人了,不是他!"

只见老妇人跑到江炎面前道:"我的包不是他抢的,谢谢你啊小伙子。"

江炎见状,便把包递了过去。

一旁的摊主们回过神来后也纷纷赶紧道。

"对啊叶少爷,你打错了,他刚刚拦下了那个抢劫犯。"

"就是啊,你怎么不问清楚就胡乱出手啊。"

闻言。

叶英雄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到涨红,随即怒道:"那我也不管,在我地盘上打我,摆明是不把我叶英雄放在眼里!"

江炎微微颌首。

他知道这叶英雄。

叶家的小少爷。

这古玩市场的确是在叶家附近。

只要是南城略微出名的,他手头上都有资料。

叶家因叶老爷子服役数十年,征战无数,人脉极广,底下门徒众多,再加上门风清廉。

也是江炎为数不多,略有好感的人。

江炎淡淡道:"见义勇为倒也不坏你叶家名声,但意气过头,只是莽夫罢了。"

叶英雄脸色一变,怒道:"你……"

"谁说我叶家人是莽夫?"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只见一道英姿飒爽的身影在人群里走出,一头短发显得干净利落,五官更是英气十足。

身后也走出一个略显佝偻的老人,身着中山装。

四周围的民众纷纷变幻脸色,顿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这不是叶老爷子和他长孙女叶英男吗?"

"对啊,还真是少见啊,平时就是叶家少爷在这里出现,没想到今天居然看见了叶老爷子。"

"那小伙子惨咯,叶英男最出名的就是护短了,她可是经过军校培训的,好几个成年人一起上都打不过她啊。"

不少民众对江炎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江炎倒是没注意叶英男,反倒注意到她身后的叶老爷子,眉间带着股煞气,眼神无光,呼吸虚弱无力,应该是缠上了什么怪病。

叶老爷子也感受到了江炎的目光。

他忽然觉得这年轻人竟然看不透,眼神更是深邃的可怕,让他那安定了十几年的心脏竟然有些快速了起来。

"姐。"那叶英雄看见叶英男后,瞬间变成了乖乖男,站得异常挺直,低着头不敢直视。

"你看你那样,丢不丢脸。"

叶英男用力的剐了一眼自己弟弟,尽是恨铁不成钢。

随后,她转眼看向江炎,寒声道:"就是你打我弟弟没错吧?"

江炎颔首,道:"没错。"

"那就行了,其他我不需要理由。"

叶英男挑着雪白的下巴走到江炎面前,打量半晌,道:"看在你病恹恹的份上,我让你双手。"

说着,将自己的双手背负在后。

"英男!"

一声无力的喝斥响起。

叶老爷子脸色十分凝重,他大半辈子都在战场上,直觉更是极为锐利。

他感觉到江炎就好像一把藏锋的宝剑,看似普通人一般。

一旦出鞘,必将锐不可挡!

江炎也猜到了叶老爷子的想法,微笑着点头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毕竟对于老将,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都必须得尊重。

叶英男却不在意道:"爷爷,没事的,像他这样的我解决十个八个也不是问题。"

叶老爷子摇了摇头。

罢了,让这丫头吃吃亏也好,否则傲气过头迟早会出事。

他只希望江炎下手轻一点。

江炎看着叶英男那一脸自信无比的样子,淡淡道:"行,你让我双手,那我让你双手双脚,能碰到我算我输。"

此言一出。

瞬间引起周围哗然!

这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这摆明是不把叶家放在眼里啊!

"找死!"

叶英男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也顾不上自己的说辞,右手紧握成拳,以破风之势直奔江炎面门而去!

周围路人不忍看见一个好心人挨揍,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叹气。

轰!

下一秒,一股极为恐怖的狂风呼啸而来,朝四周卷席而去!

只见一道身影闷哼一声,随即往后横飞而出,砸在了地上!

众人一看,竟是叶英男!

 

 

第九章:五帝之首

静!

这一刻死寂一般安静!

他们怎么想也没想到竟会是叶英男落败!

她是怎么输的,没有人看见!

而且江炎依旧背负双手,神情凛然,毫发无损!!!

犹如一尊战神屹立世间。

神武威严!

仿佛就没有动过!

匪夷所思!!!

周围皆是一脸诧异。

不远处的叶老爷子眼中精光爆闪!

内劲外放!!

宗师之力!!!

他瞬间激动了起来。

武道宗师,那可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啊!

就连南城也从未有过宗师的出现!

更何况是如此年轻的宗师,他可闻所未闻!!!

此人背景深厚!

不可惹!

只见只见叶英男咳嗽了两声,拍了拍尘土站起来,脸色铁青。

她刚刚根本就没看见江炎动手。

她啐了一口,战意燃烧了起来,喊道:"再来!"

"住手!"

虚弱的叫声却充满了坚定!

叶英男转头看向爷爷,后者忽然快步走过来,老眉紧皱道:"不得对宗师无礼!"

随后。

叶老爷子敬畏看着江炎,声音十分恭敬。

"叶某见过宗师。"

轰!

叶老爷子对江炎行礼这一幕,彻底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就连叶英男和叶英雄俩姐弟更是错愕。

江炎早已预料到,提前侧身躲过了行礼,道:"老爷子言重了。"

随即,手往上一抬。

一股无形的柔力将叶老爷子扶正。

后者更是因其手段大吃一惊!

而叶英男更是娇躯一颤。

宗师!?

不可能!

因为她也是习武之人,明白宗师这两个字代表了什么。

自己习武多年才打通了任脉!

眼前这小子看起来和自己年龄差不多,怎么可能会是宗师!!!

叶英男忍不住道:"爷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怎么可能...."

"闭嘴!"

叶老爷子喝斥一声,随后看向江炎道:"宗师可否移步别处一聊?"

江炎猜到了他的意图。

想了想,便点头同意。

毕竟这里人多眼杂,有些事情不方便说。

路上,叶英男一直不怀好意的看着江炎,而叶英雄却很是好奇。

叶老爷子带着江炎来到了一处名为紫叶阁的小店,上了二楼。

刚坐下。

江炎就开门见山道:"叶老爷子叫我来,是想让我解毒吧?"

之前他就发觉叶老爷子身体不对劲,走近一看,发现是中了毒,而是起码中了十数年之久。

若是别人,他自然不理会。

可叶老爷子是老将,他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你胡说什么呢!我爷爷身体好得很!"

一旁的叶英男立即喝斥。

而叶老爷子老脸上尽是惊讶,随即想到江炎可是宗师,便释然的点头,叹气道:"没错,以前觉得此毒无需在意,直到近几年了才发现已经晚了。"

"这是毒蛇会的蛇毒,虽不致命,但时间一久会破坏神经系统,幸亏当年老爷子你中毒很浅才撑到现在。"

"不过,此毒已经深入骨髓,对于常人来说,无解。"

毒蛇会,曾经名震国外的杀手组织,只不过在七年前被江炎一锅端了,现在虽还有些余孽,但已经不成气候。

叶老爷子叹气着点头,"不愧是江宗师,我这毒宗师以下无解,可宗师的存在哪是我们能接触的,所以方才我一认出您是宗师,才冒昧邀请。"

"不是我叶某怕死,是我还不能死。"

他大儿子因意外过世,家中无人能上台面,他怕自己走了,自己这两个孙子孙女会被欺负。

叶家所有的关系都是因为他现在还活着才能维持着,他一走,叶家就彻底完了。

叶英男两姐弟听着自己爷爷的心里话,更是眼眶发红。

叶老爷子见江炎不为所动,心中一横,紧咬着牙关,哪怕不要这张老脸了,他也得活下去。

他刚想跪下,突然听见一声"得罪了。"

随即,江炎犹如鬼魅般瞬间出现在其身旁,剑指迅速在他身上点了几下,随后将叶老爷子的身体往上一托,双手迅速掠过他的四肢!

破风之势!

闪电之疾!

江炎的动作眼花缭乱且复杂,待两人反应过来后,叶老爷子已经被放在地上,喘着粗气。

"爷爷!"

叶英男两人吓得赶紧搀扶,怒道:"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毒已经解了。"

江炎背负着双手,神情淡然,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什么!?"

叶老爷子赶紧起来,发觉体内真的没有任何不适后,欣喜过望。

"感谢江宗师相救!叶某无以为报!"

叶老爷子顿时老泪纵横,缠了自己十几年的蛇毒居然就这么轻易被解开了,他再不用担惊受怕自己会突然离开了。

"我也是个军人,自当互助,不用放在心上,再会了老爷子。"

江炎没有继续逗留下去。

叶老爷子浑身一震,随即神情肃穆,朝江炎离去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爷爷!你说他真的也是当兵的?难道是四域中那几个传说部队里的人吗!?"叶英男十分好奇。

要知道,华国分四域一城,东西南北四域及紫禁城。

东域域主,白虎。

西域域主,青龙。

南域域主,玄武。

北域域主,朱雀。

其四位域主所率领的部队乃是华国最顶层战力,能进去的人更是百万挑一!!!

叶英男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被挑选进去服役。

可叶老爷子却缓缓摇头。

"不,四域部队中我也听闻不少,可我不曾听说过有如此年轻的宗师,不可能默默无闻。"

叶英男瞬间瞪大眼睛,话语有些颤抖。

"难不成是紫禁城青帝的人!?"

国内除了四域域主外,最顶级的战力便是紫禁城青帝!

那可是传说人物,可是被称为五帝之一的青帝啊!

叶老爷子一听见这名字更是颤了下,但想了半天,还是摇头,道:"不,青帝麾下从不离城,不可能。"

这下轮到叶英男有些头疼了,道:"那他该不会是骗你的吧爷爷。"

叶老爷子眼中精光爆闪,转眼看向叶英男,正色道:"你可听说过在紫禁城青帝之上的神秘部队?"

"您是说……"叶英男也意识到爷爷的意思,眼里极度震惊,颤声道:"炎神部队!?"

"没错,在青帝之前,紫禁城的守卫是由这位人物所负责,后因边境动荡,被派往域外镇守,叱咤四方!!"

"其麾下四位神将更是堪比国内四大域主,炎神部队三百神兵更是宛如天兵天将般神勇忠魂!!"

"他被誉为域外最强防御线!将华国打造成无数势力不敢侵犯的禁地,一生毫无败绩,更是被称为百年来最强之人。"

"五帝之首,炎帝!"

叶老爷子微眯着眼,道:"像江先生那般天赋,除了炎神部队,我想不出别的地方能容得下他。"

叶英男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殊不知。

江炎,并不是炎神部队的一员!

而是他们所论的五帝之首!

炎帝!

叶老爷子想了想,道:"查一下江宗师的资料,并传令下去,叶家所有人见江宗师如见我,违者逐出叶家!"

……

江炎自然不知自己好心之举却引来了叶老爷子的放手一搏。

他离开紫叶阁后,便在周围又逛了下,最后花十万购了一套茶具以及三十万的玉镯,又给秦曼买了一条价值三百万的项链。

他作为五帝之首,送出去的礼物自然不能次下,但怕被秦曼发觉,他特意选了一条既符合秦曼气质又低调少见的款式。

并不是他买不起更贵的,他的黑卡额度哪怕买下整个南城都绰绰有余。

将该买的都买了之后,江炎方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古玩市场。

下午。

江炎早早便到了金辉大厦楼下等秦曼下班。

他一想到又能见到豆豆,嘴角不禁上扬。

等待之余。

一辆奔驰驶来停在门口。

门口的保安经理邵海滨瞬间认出了这是总经理何家荣的车!

赶紧屁颠跑上去开门问好。

何佳荣嗯了一声,刚想进去,忽然看见旁边提着大包小包,身躯如标枪般挺直的身影。

好像是新老板江炎。

江炎上次亲自来和他交接,自然见过一面。

"江董?"

何佳荣试探喊了一声,江炎回过头后,他方才一愣,赶紧上前问好。

一旁的邵海滨更是吓了一跳。

他听说过换了新老板,可没想到这么年轻,而且还站在自己身旁站了起码十分钟!!!

还好他没有驱赶。

要不然职位不保啊!

邵海滨也赶紧上去问好。

江炎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何佳荣也知道自己这新老板对公司不怎么感兴趣,简单问好了之后便上楼了。

而邵海滨得知新老板在等人,他更是赶紧吩咐了几个保安到大门岗做好标准接待。

下班时间过了十分钟。

可江炎还没有看见秦曼下来,便让邵海滨看好自己的东西,他上去看一看。

秦曼是销售部经理,楼层在25楼。

江炎一出电梯就听见了起哄的声音。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办公区里尽是升顶的气球以及鲜花。

一群人聚在一起围成圈,拍着手兴奋起哄。

一个男人双手捧鲜花和戒指下跪!

被表白的女人竟是秦曼!

 

都市至尊战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至尊战神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至尊战神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