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娇》主角丁凡风雪寒全本大结局阅读

  • 时间:
  • 冥娇丁凡
  • 来源:zzy

《冥娇》主角丁凡风雪寒全本大结局阅读

《冥娇丁凡风雪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冥娇》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结阴亲

师傅睁开双眼,还能说话,心里还有些激动。

可当听到师傅说出那话之后,我整个人又在这一瞬间跌落谷底。

脸色有些难看,脑海里更是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呆滞了。

而师傅却缓缓的做了起来,然后有些虚弱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虚弱的对我开口道:“小凡,你也别怕,这厉鬼虽然不好对付。但为师拼上性命,也会尽力保你周全的!”

说完,师傅便“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起来。

面对死亡,心中虽然很是恐惧和害怕,可是听到师傅这般开口,也很是感动。

且见师傅开始咳嗽,我又慌了:“师傅、师傅,我、我不要紧的,只要你没事儿就好!”

我一边开口,一边拍打这师傅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儿来。

此时,拿止血药和绷带的老秦爷赶了回来。

老秦越爷见师傅醒来,显得也很高兴,急忙过来给师傅上药止血。

好在都是皮外伤,除了失血过多外,并没有伤筋动骨。

老秦爷,还不断安慰我师傅,让他放心,好好休息休息。

说那女鬼被泼了黑狗血,短期内应该不会再上门了!

可师傅一听这话,却微微的摇头。

说最多可以拖延一个晚上,时间一过,我也难逃一劫!

不仅如此,到时候除了我,他和老秦爷,恐怕都会受到牵连……

说到这里,师傅叹息了一声,没继续往下说。

我和老秦越听到这里,都露出一丝惊愕之色。

我更是开口问道:“师傅,那打渔夫妇缠上的是我和三叔,现在三叔死了,就剩下我。只要我死不就行了,你们怎么还会受到牵连?”

我一脸的疑惑,不敢相信。

可师傅却露出一脸苦笑,说他帮我戏弄了这俩厉鬼两次,老秦爷更是伤了女鬼。

而这厉鬼之所以带“厉”字,自然是凶恶无比,有仇必报。

所以我死后,他们肯定会继续迁怒师傅和老秦爷。

听到这里,我心里非常的愧疚。

一次偶然的收尸,不仅让三叔赔了性命,现在还连累了师傅和老秦爷,我心里实在是过不去。

老秦爷干这行大半辈子了,虽然没啥道行,但也不是啥贪生怕死之辈。

此时把脸一沉,直接开口道:“哼!大不了和他们拼了,等到了明天,我再去找两盆黑狗血,只要那厉鬼敢来,我就泼死他!”

师傅叹了口气儿:“老秦,这个方法已经用过一次了。想要再用,已经不可能了。”

“不行?老丁,那你说咱们?难道我们真站着等死不成?”老秦爷皱着眉说道。

而我也一脸疑惑的盯着师傅,想看看师傅是不是还有什么办法。

而师傅迟疑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道:“现在我这里,到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到是说啊!”老秦爷有些着急的追问。

师傅却扭头望着我:“就是要委屈一下小凡了!”

委屈我?我当场便愣了一下。

但随后便开口道:“师傅,只要能保住大家性命,驱散只两只恶鬼,委屈我没关系的!”

师傅听我说完,却露出一脸的严肃,然后对我继续开口道:“让你明天结婚,你愿意吗?”

“啥?结婚?”

我当场就懵了,嘴里脱口而出,一脸的不相信。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结婚?就算去越南买XF也来不及了啊。

还有,就算结婚了,就真能避开那打鱼夫妇的索命?

一脸的蒙圈和不明白,可是站在一旁的老秦爷却听出了其中之意,脸色大变。

但不等二人再次开口,我便又追问道:“师傅,我女朋友都没有,怎么结婚啊!而且就算结婚了,就能避开那打渔的夫妇吗?”

师傅脸色未变,依旧一脸的严肃,此时更是点头道:“没错,只要你结婚,就能避开此劫。而且、而且也不需要你有女朋友!”

我听得一脸迷糊,不需要女朋友?这能结婚?

不等我再问,一脸惶恐的老秦爷却结巴对我师傅开口道:“老、老丁,你该不会、该不会让小凡,小凡结、结阴亲吧?”

一听“阴亲”二字,我更是一头的雾水。

阴亲我是知道的,也被叫做冥婚。

一般情况是,为死去的少男少女找配偶。

老人们认为,人的一人生老病死,嫁娶生子。

如果在没有嫁娶时就夭折了,便认为这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下不了地府,投不了胎,会使得家宅不安。

所以老人们便会为这些死去的少男少女们配阴婚,找到年龄相仿的男女,进行合骨埋葬,也同活人结婚一般,会有聘礼嫁妆,古时候甚至还有特殊的冥锣哀乐。

只是到了现代,这种事儿已经很少见了。

可问题是,这是给死去的男女配婚。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能配阴亲吗?

就算能配,没女尸,也结不成啊!

想到这儿,我便对着师傅开口道:“师傅,这阴亲不是给死人配的吗?我、我一个大活人,能结阴亲吗?再说,这里没女尸,我也结不成啊!”

师傅却是重重的一点头:“能!女尸有没有问题不大,去了乱葬岗便能召她一个。只要配了阴亲,便能找鬼挡灾,替你保命!届时,便有可能逃过此劫。”

见师傅如此开口,我根本就没多想,当场便答应道:“师傅,那就别犹豫了,给我配吧!我同意。”

结果话音刚落,老秦爷却忽然开口道:“小凡,你知道结阴亲,配阴婚的后果吗?稍有不慎,你可能会死的很惨的!被冥配活活给弄死。”

“是啊徒弟,你要想清楚。要是结了阴婚,你这辈子可能就不能和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了。”

“每日每夜都可能被一只鬼缠着!而这活人与鬼有着无法逾越的禁忌。只要触碰,必死无疑。你可要想好了。”师傅也很严肃的问我,让我选择。

我刚才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此时听师傅这么一说,我又沉默了。

每日每夜的被一只鬼给缠着,且人鬼殊途,不可能有男女之爱。

且一辈子都不能再结婚生子,光是想想都令人恐怖。

但是,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要是不这样做,最多到了后天,我、师傅、老秦爷,我们三人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再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想到这一点,我猛的一咬牙,当场便对着师傅和老秦爷开口道:“我想好了,只要能活着,我不怕!”

老秦爷没说话,叹了口气儿。

师傅也微微点了点头,说既然我已经决定了,那明晚就开始法事。

随后,老秦爷送着我和师傅回到了铺子里。

师傅上了年纪,伤势也有些重的样子,刚躺回床上没多久,便已经睡着了。

可是我却翻来复起都睡不着,一直熬天亮才浅浅了睡了一会儿。

因为晚上要给我结阴亲,傍晚时,老秦爷提着一只大公鸡来到了我们铺子。

师傅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也缓和了不少,见老秦爷到了,二人便在里屋小声的交谈了起来,应该是谈论今晚仪式的事儿。

我也没心情去听,便在外屋看铺子,打游戏。

直到天黑之后,师傅和老秦爷走了出来,同时带上了一些做法事的家伙,便领着我离开了铺子。

我问师傅去哪儿,师傅说去鬼马岭。

我“哦”了一声,也就没再开口。

而鬼马岭,是我们这边出了名的乱葬岗,有很多的烂坟头。

阴气很重,偶尔还能看见鬼火,所以到了晚上几乎没人敢去那儿,就是不知道师傅今晚会给我召一个怎样的冥配。

等我们到地方,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这地方阴森森的,静得可怕,还特别的凉。

师傅和老秦爷在附近找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地方,然后便搭建了一个建议的法坛。

点了香烛,还烧了纸钱。

老秦爷更是塞给了我一代阴米糯米,就是煮熟后在晾干的米。

他让我拿着阴糯米在附近洒,每个地方洒一把,直到把这一袋子全洒光。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照做了。

我拿起阴糯米,率先洒了一把。

随着那些米粒的落地,发出“唰唰唰”的声响,在这种环境里听到这个声音,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了。

可身后跟着的老秦爷,却在我洒完一把糯米之后,跟着洒出一把纸钱。

嘴里还跟着喊道:“周围的老少爷们吃饭拿红包了!此子大喜,如有打扰,切莫见怪……”

说完,还敲一下锣,“铛铛”响。

可我听老秦爷这么喊,心里毛毛的,总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可只能壮着胆子不断的往周围洒米。

老秦爷也不断的重复刚才的话,让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直到将口袋里的米粒洒完,老秦爷才带我回到师傅什么。

师傅已经倒腾完了,这会儿正穿着黄色道袍站在作案前。

见我们回来,师傅也不在磨叽,当场点燃了桌案上的一根红蜡烛。

将一只,贴有我生辰八字的稻草人摆放在作案前。

然后,师傅便拿起桃木剑便舞动了起来,嘴里更是念念有词,应该是在作法。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四周却忽然之间起了一阵阴风,凉凉的。

按上的一枚铜铃也忽然发出“叮叮叮”的声响。

师傅见铜铃声响,嘴里直接低喝了一声;来了。

说完,端起作案上的酒碗就喝了一口,同时对着那稻草人一喷。

只听“轰”的一声,那贴有我生辰八字的稻草人,当场便燃烧了起来。

同时,师傅更是对我喊了一声:“丁凡,案前跪下……”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喝血酒

师傅忽然开口,我哪敢怠慢?

急忙来到桌案之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师傅见我跪下,迅速用几根稻草扎了一个人形的稻草人,将其摆放在了作案上。

手中结印,嘴里还念道了几句,然后连烧了三道黄符。

此时,阴风变得更大了,周围也变得更冷了。

之前洒在周围的纸钱,更是因为这阵阴风,飞得满天都是,看上去极其瘆人。

不仅如此,就在这个时候。

桌案上躺下的稻草人,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猛的就立起来。

我见这稻草人自动的就立了起来,不免一阵心惊。

而一侧的师傅和老秦爷,也是紧皱眉头,一脸紧张。

师傅更是拉长了嗓子,大声的开口道:“冥礼开始……一叩首……”

“哦”了一声,便磕了一个头,可是等我抬头的一瞬间,却意外的发现。

桌案上的稻草人,好似也动了一下。

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便多看了几眼,结果师傅又喊了一声“二叩首”。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

那稻草人真的也跟着倾斜了一下,而且这次是朝着我这个方向,好似也和我一般,在叩首。

师傅见我还望着稻草人发愣,显然有些生气,当即便呵斥了我一声:“还愣着干嘛!”

心里一颤,这才反应过来。

然后便磕了第二个,随后师傅又喊了一声“三叩首”,我继续照做了。

而桌案上的那稻草人,明显也做了。

看上不挺玄乎的,但没有开口。

三拜之后,师傅又拉长了嗓音:“上酒!”

话音刚落,迅速的在桌案上的一口白瓷碗内倒了白酒。

不过这还没完,师傅更是一把提起旁边躁动无比的大黄鸡。

不由分说,直接就抹了它的脖子。

滚烫的鲜血顺着大黄鸡的脖子就冒了出来,最后“嘀嗒嘀嗒”的流入了酒碗之内。

等鲜血染红白酒之后,师傅还我在血碗之中滴入自己的鲜血。

等做完这些,师傅又舞动了几下桃木剑,拧起一道黄符便低喝了一声:“有子丁凡结连理,以血为书化正清。急急如律令,敕!”

说完,师傅手中的符咒“轰”的就是一声,直接绕烧了起来。

可是这绕烧的火焰,却是墨绿色的。

随着黄符的燃烧,师傅将符咒灰全都洒到了血酒之中。

等做完这些,还用还用手指搅拌了几下,直接端来我面前道:“喝一半!”

我接过血酒碗,看着里面掺杂有符咒灰的鸡血酒,实在是有些喝不下,只能掖着鼻子往嘴里灌。

带着余温的鸡血酒,又腥又瑟,喝完之后连续干呕了好几次。

至于剩下半碗血酒,师傅直接将其洒在了稻草人身上,然后便将其丢入火盆之中给烧了。

等做完这些,我只感觉自己身边凉飕飕的,总感觉周围有人在盯着我一般。

但没一会儿,周围那阵冰冷的阴风,也在此时渐渐散去。

师傅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且明显松了口气儿:“小凡啊!你现在可以起来了。”

见师傅如此,我带着一丝疑问:“师傅,这就完了吗?”

师傅微微点头:“成了。”

听到这里,我却有些懵。

不是说结阴魂吗?我除了见到一个会弯腰的稻草人,那见到什么女鬼?

所有我便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师傅听我这般开口,竟露出一丝苦笑。

说不仅是我,就算是他也都没见着。

而且还说,最好我能一辈子见不着。

说完,便让我收拾东西回去。

我见师傅不想说,也就没问。

不一会儿,我们便收拾好东西。

看了一眼四周的荒坟,只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不想在这里继续久留,便和师傅以及老秦爷,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大家都显得比较沉默,都没有说话。

我也显得疑神疑鬼的,总感觉除了我们仨还有其她人在。

而师傅,路上只叮嘱了我几句。

让我近期别看一些不良的视频和图片,还要与年轻女性保持距离。

说如果我触犯了这些,可能会惹那位不高兴。

师傅没明说,但显然指的是我那见都没见过的鬼XF儿。

不过这事儿玄乎,即使现在我都不敢相信。

等回到铺子,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师傅让我早些休息,说养足了精神,明晚还得继续对付那打鱼夫妇。

说完,师傅便要回自己的屋子。

可就在此时,屋里却阴冷了几分,屋外更是传来阵阵敲门声“咚、咚咚咚”……

一听敲门声,我和师傅都是一愣,随即望向了房门处。

寻思着,这都这么晚了?谁啊?

师傅便对着门口喊了一句:“谁啊!”

可话音刚落,屋外便想起一声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听这话,当场就有些懵。

我家根本就没定米啊?在说,这大晚上的,又刚从乱葬岗回来,就来一个送米的?

怎么想都感觉不对劲,所以本能的就回了一句:“我家没要米,你送错了!”

此言一出,屋外又响起了一阵老妪的声音:“没错,老婆子跟了一路,这米就是送这儿!只想讨炷香吃。”

一听这话,我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我们可是从乱葬岗回来的,她跟了一路,而讨香吃?

这、这不摆明了,外面站着的不是活人吗?

只感觉心惊肉跳,脸色煞白煞白的,就要开口把外面这家伙给骂走,要不人多晦气?

可师傅却抬手制止了我:“人家既然是来道喜的,自然不能怠慢。小凡,拿香去!”

我咽了口唾沫,迅速去拿了香。

师傅点上,将其插在门前。

然后对着屋外的老妪说了一句:“多谢老太的米了,赎不能开门相迎,请搁门口吧!这香供你了。”

话音刚落屋外便传开“咯咯咯”的笑声,随即便见到那升腾的青烟,顺着门缝就飘了出去,而那供香,也以飞快的速度烧没了。

过了有一会儿,见屋外没了动静,我便通过门缝往外看了一眼。

发现屋外一个人也没有,可门口却多了一小撵白米。

本是想打开们门看看的,却被师傅给制止了。

说可能就一路过的,逢喜就被勾了过来,让我在意去屋里睡觉,别多想。

听到这里,我只感觉一头的黑线。这鬼XF来没见着,就先来了个也野鬼老太。

这日后的日子,恐怕不那么好过了。

随即,师傅叹了口气儿,便转身离开了。

师傅走后,我这才提心吊胆的回屋里睡觉。

不过等我睡着之后,却做了一个梦。

梦见个女的,那女的穿着很是时尚,就站在我床头,拿着我的手机正在翻看什么。

隐隐的听到;哼!这么多女人,死渣男、死渣男,删掉删掉……

等我梦醒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忍不住的看了床头一眼,发现自己做了个梦,可是这个梦太过真实,让我有些惶恐。

见自己的手机就在床头,便一把将其拿了过来,习惯性的打开了自己微信。

结果就在我打开微信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傻眼了。

发现里面很多信息记录都被删除,我几百个好友,现在就剩下了百十来个,而且还是清一色的男性,就连镇上送盒饭的刘大妈都给删了。

不仅如此,我那“绝命书生”的网名,更是被人改了,变成“绝命死渣男”。

见到这些,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爆响,整个人都傻了。

昨晚我梦见的,那、那不是梦。

她来了,又走了……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城隍庙

我看着手机半晌没反应过来,数百个好友全没了,网名还变成了绝命死渣男。

此时此刻,我只感觉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再看我这间屋子,总感觉有哪儿不对劲。

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迅速的起了床。

出了房间后,见师傅正在外面削桃木剑。

见我神色紧张,脸色翻白。

都没问我为什么,只是低声说道:“别紧张,她是你XF儿,不会害你的!”

“师、师傅,你、你知道?”我一脸惊愕。

师傅没抬头,继续削着桃木剑:“猜都能猜出来,以后每晚供一炷香,哪天要是问到了名字,就在屋里的无字排位上写上!”

说完,师傅舞动了几下桃木剑:“拿去试试,看顺不顺手!”

说着,直接就将手里的桃木剑扔给了我。

“为师本来不想引你上道的,让你做个普通人。既然事已至此,为师日后便带你入道!”

一听师傅如此开口,刚才还有些失落的我,此刻变得异常激动。

从小跟着师傅,师傅只教授了我一些普通的避凶手段。都不传授我真本事,更不让我随便接触尸体。

就算我想学,师傅也不教。

如今终于肯教我了,怎能让我不兴奋?

师傅见我激动,却又给了泼了一盆冷水,说今晚那队打渔的夫妇肯定会和我拼命。

让我过了今晚再说,要不然一切都免谈……

随后,我和师傅去外面吃了点东西,师傅让我出去溜溜,说放松放松。

可是自己根本没心情,所以一阵天都在屋里没出门。

我看天快黑了,便问师傅今晚怎么办?是不是就在屋里等着?

师傅摇头说,虽然我已经有了冥配,在这种前提下,我的冥配会帮助我。

但师傅也不确定,给我召的鬼XF有没有足够的能力替我挡下这个灾。

能挡住就不说了,可要是挡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我们还是得做两手准备,得有自己的办法。

师傅还说,咱们镇头有座破旧的城隍庙。

虽然早已破旧不堪,断了香火,但始终是城隍老爷的地界。

今晚我们便去那儿,看城隍老爷的余威,能不能镇住那对打渔的夫妇。

同时也让我做好心里准备,实在不行,我们就只能和他们拼命。

听师傅详细说完,很清楚事态的严重性,所以一切都听从师傅的安排。

大约在晚上八点半的时候,老秦爷跑来了我家。

不过他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一件东西。

一件由黑狗毛编织而成狗毛鞭子,老秦爷说,这狗毛鞭子浸泡了黑狗血,又是纯黑狗毛编织,有杀气,还镇煞。

用来对付阴魂鬼煞,非常的有用。

老秦爷忙活了一天,就是在做这玩意儿。

现在我们三人,人手一条。

师傅看了看时间,说这会儿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所以,我们仨便沿着街道往破旧的城隍庙而去。

城隍庙距离我们这儿并不远,就在街道的另外一头的山坡上。

这里很久没来人了,杂草丛生,路都看不见了。

等我们到了城隍庙的时候,发现城隍庙的一面墙都塌了。

城隍庙内殿,更是破旧无比,房顶上更是有个大窟窿,一扇木门也是满目疮痍。

来到内殿之后,我们先把大门给关上了,师傅还在上面贴了黄符咒。

同时,老老秦爷还在庙里点了两根蜡烛。让我给城隍老爷敬香,让其保佑我平安度过今晚。

等做完,这些大家便靠在庙里休息。

时间也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便到了晚上十二点多。

按照这对打渔夫妇的尿性,差不多也该来了。

我显得格外紧张,坐立不安。

老秦爷和师傅都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显得要淡定很多。

靠在墙上,微闭着眼休息。

忽然,一阵凉风毫无征兆的袭来,本来寂静的四周也响起一阵“唰唰唰”的树枝摩擦声。

本来靠在墙上的师傅和老秦爷,猛的就是一睁眼,“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师傅更是皱眉低喝道:“注意,他们来了!”

说完,二人便急忙跑到门口,通过木门的缝隙往外看。

而我也凑了过去,这一瞅,只见在城隍庙外墙外,还真站着两个人。

借助月光,可以明显的发现。

这二人衣着白衫,脸色苍白,双眸毫无生气的瞪着城隍庙内。

不是别人,正是那队淹死在水库里的打渔夫妇。

为了找替死鬼,现在这是来索命勾魂来了。

看着这二人,后背一阵爆凉,汗毛都竖了起来。

只感觉鸡皮疙瘩一层接着一层的往外冒。

脸色有些惶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

师傅见我这般紧张,却忽然对着我开口道:“别慌,这两个家伙没直接进来,应该是城隍老爷的庙还是有些作用。现在不过就吓吓我们而已!注意警惕就成。”

听师傅这般开口,紧张的心情略微好上了一些。

又瞄了他们一眼,发现这两个家伙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低沉了,甚至带着狰狞。

倒抽一口凉气,便退到了庙内,又给城隍老爷敬了一炷香。

可没等这炷香烧完,这屋子里的温度,又忽然降低了一点。

而站在门口把风的老秦爷,却忽然惊呼一声道:“不好,他们进小院儿了!”

话音刚落,我和师傅急忙赶到门口。

果然发现这对打渔的夫妇已经来到了小院,距离我们不过十米的样子,这会儿正在小院内来回走动。

也不说话,就盯着庙内的我们看。

老爷子眉头一紧,随即开口道:“这对夫妇戾气大,看来是铁了心要让小凡做他们的替死鬼。这庙应该镇不了他们多久。老秦,一会儿你和我躲在这门埋伏他们。小凡,你现在就躲在石像后去!”

师傅说完,大家便行动了起来。

石像后很潮湿,有着一股霉味,但还是蹲下身子将自己藏好。

大约又等了十分钟的样子,大门外却忽然响起了怪异的声响。

“吱吱吱”的,异常刺耳,仿佛是那对鬼夫妇正在用爪子挠门一般。

这种声音听得人全身发毛,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点。

但挠了一会儿,这个声音却消失了。

可不等三十秒,那贴在木门上的黄符咒,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轰”的一声自动燃烧了起来。

师傅和老秦爷见符咒烧了起来,都露出一脸紧张。

不等有所反应,便听到“砰”的一声闷响,那扇破朽的木门,当场便被人从外面给踢开了。

随即,一阵冰冷的阴风贯入,掀起大片灰尘和杂草。

同时,门口更是响起那女鬼的嘶哑的声音:“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冥娇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冥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冥娇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