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凡风雪寒冥娇-丁凡风雪寒冥娇小说

  • 时间:
  • 冥娇丁凡
  • 来源:zzy

丁凡风雪寒冥娇-丁凡风雪寒冥娇小说

《冥娇丁凡风雪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丁凡风雪寒小说《冥娇》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李光荣

突然在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里见到了我的名字,这个给我吓的全身冒冷汗。

这可是盛放死人骨灰的盒子,将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放在这里面,这不是咒我是啥?

难怪这打渔两口子死缠着我,看来这其中除了收尸犯了忌讳外,还有其它玄机在里面。

我不由的邹了邹眉,露出一脸紧张之色:“师傅,这骨灰坛里有我的名字!”

说着,我已经将写有我名字的黄纸给拿了出来,并且递给了师傅。

而我师傅也是沉着脸:“马勒戈壁,和老子猜的一样。除了你的名字,还有李老三的!”

“三叔的也有?”

“没错,看来这事儿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后边儿,是有人要想祸害你!”师傅一脸凝重的开口。

并且将两写有名字的黄纸给揉成了一团,一脸的怒气。

“师傅,那人是谁,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显得很是意外和紧张,根本就没得罪过谁,好端端的谁要害我和三叔?

而且三叔已经死了,如今就剩下了我。

要是我不死,这幕后黑手,肯定还会上门。

师傅望了我一眼:“先照莫姥说的做,等弄完了,咱们去查查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在作怪。”

点了点头,然后我二人便再次动起手来。

按照莫姥姥说的,将骨灰坛挖出来后,就用稻草符代替打渔夫妇的骨灰埋在这里。

而这所谓的稻草符,也就是写有名字的稻草人。

用黄布包好,最后由师傅小心翼翼,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墓穴里。

因为这口穴位很冲,照师傅的话说,就是一处凶煞位。

所以我们在填土的时候,每盖上半米左右的土,就得点一支香。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这才把墓里的骨灰盒给替换了出来。

在这里歇了一会儿,然后便下了山。

在路上,我问师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儿。

师傅却说,这这事儿是有人作怪。

说打渔两口子的死,很可能就是被人害的,而不是所谓的吃了水龙王。

但这还没完,打渔两口子下葬的墓穴,更是被人动过手脚。

不仅穴位犯冲,骨灰盒更是和一桶腐臭的蛇鼠尸体在一起,加重了打渔两口子的厉气。

这才导致这两只鬼为何才是数天,便如此凶恶的原由。

师傅还说,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个幕后黑手,搞清楚对方由头。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是不搞定这个家伙。

就算我们摆平了打渔两口子,日后也会被接着被算计。

等回了铺子,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供奉好了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坛,师傅便带着我去了火葬场。

因为来取骨灰的,都会有登记,只要我们去火葬场拿到这个,便可顺藤摸瓜找到那个害我和三叔的人。

等到了火葬场,老秦爷正坐在小院里抽大烟,挺闲的。

见我和师傅过来,便起身相迎。

可师傅也不卖关子,直接对着老秦爷开口道:“老秦,小凡这事儿越来越棘手了,今儿过来找点东西。”

老秦爷一听,当场就愣了一下。露出一脸疑惑之色,问怎么回事儿。

师傅便把坟地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老秦爷刚一听完,当场就怒了,一巴掌就拍在石头桌上。

“他娘的,我这就去拿登记记录,咱们一会儿就去找那人算账!”

说完,老秦爷直接就往屋里走去。

没一会儿,老秦爷便其匆匆的拿出一个登记本。

往石桌上一扔,直接骂道:“根据登记,领走李光地夫妇骨灰的,是他弟弟李光荣!”

一听李光荣三个字,我不由的邹了邹眉。

因为这个家伙是我们镇上出了名的赌鬼,家里能输的,全被这家伙给败了个精光。

“李光荣?”师傅露出一丝疑惑。

“没错,就是这个赌鬼领走的。但这家伙就一赌鬼,阴阳风水,这家伙肯定做不了。”老秦爷再次开口。

我翻看了一下登记簿,然后忧郁的补充了一句:“都没和这个人说话过,他怎么会害我?”

“哼!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八成和他有关!走,咱们去找到这人,一问便知!”师傅直接开口。

老秦爷和我都是一点头,感觉要想查清楚怎么回事儿,一定得先找到这个赌鬼李光荣。

李光荣是出了名的赌鬼,最好找到他的地儿便是茶馆,也就是赌坊。

可是挺意外的,我们去赌坊时,根本没见到李光地的影子。

而且一问之下才发现,这家伙已经四五天没出现了。

当时我们也没多想,赌坊没照着,便直接去了他屋。

他屋在镇边上,也不远。

大概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了李光地家门口,大门紧闭,周围也没其它人家。

师傅在门口喊了两声,敲了好一会儿门,也没听见里面有人答应。

我都开始怀疑,这家伙可能不在家的时候,却忽然问道一股腐臭的气息。

味道很淡,但我可以确定,这腐臭气息就是从屋里传出来的。

我抽动了几下鼻子,不自觉的说了一句:“这屋里怎么那么臭啊!”

可话音刚落,师傅和老秦爷也靠近了一些,对着屋子里抽动了几下鼻子。

结果这二人仔细一闻,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老秦爷更是低喝道:“腐尸的味道!”

说着,一脚就踹在了大门上。

只听“哐当”一声闷响,紧锁的大门当场便被踹了开来。

对于这种在火葬场待了几十年的老人来说,死人味儿对他们尤其的敏感,所以老秦爷可以如此肯定的判断。

也就在大门被踹开的瞬间,我们赫然发现。

在这堂屋里的吊扇叶下,竟然吊着一具腐尸。

那人全身僵硬打直,身体上好些地方都出现浮肿和小范围的腐烂,勒住脖子上的麻绳,都陷入了额骨肉里。

那触摸惊心的画面,看得令人作呕。

可是当我们看清这人的脸后,更是一惊,死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屋里的主人,三天前领走打渔夫妇骨灰盒的赌鬼李光荣。

可离奇的是,这家伙怎么就吊死在了自家屋里?

第14章 鬼上门

本以为找到这个赌鬼李光荣,一切答案就能水落石出,也可以知道是谁在害我。

可现在到好,这个李光荣也死了,唯一的线索直接就断了。

不过奇怪的是,看尸体的腐烂程度,应该死了有五天左右。

换句话说,这个李光荣早在李光地夫妇淹死之前或者当日或者之前,就已经死了。

问题也来了,三天前在殡仪馆留下的登记记录是谁?

一想到这儿,我心头便是“咯噔”一声。

看着眼前的尸体,便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特别是李光荣死不瞑目,舌头微伸的样子,总感觉后背一阵发寒。

而师傅和老秦爷却围着尸体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将吊死的李光荣放下来。

然后又在屋里见到的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太多有用的东西。

只是听师傅对我说:“小凡,报警吧!没啥好查的了。”

事已至此,也没啥好说的。只能照师傅说的,拿起电话报了警。

没一会儿镇上的警察来了,领头的是孙警官。

镇上没几个人不认识他的,他进屋看了几眼李光荣的尸体,随后便问了我们几句。

说辞老秦爷都想好了,说是殡仪馆做回访,说打渔两口子的头七就要到了,过来提醒一些禁忌啥的。

孙警官也知道老秦爷和我师傅是干啥的,也就没多问。

而且这李光荣名声特别臭,死了也没人管。

因此,给我们做了笔录便放我们回去了。

可回去的路上,师傅却对我和老秦爷道:“老秦、小凡,这事儿越来越蹊跷了。接下来咱们可都得小心啊!”

老秦爷眉头一挑,直接问道:“怎么说?”

师傅扭头看了一眼李光地吊死的老屋:“李光荣都死了五天左右,可三天前却有人冒充李光荣来取打渔两口子的骨灰……”

随后,师傅便说出了他的想法和一些推断。

说取骨灰的人,应该早就知道李光荣已经死了。

至于是不是害死,目前不好说。但有一半的可能,李光荣也是被人弄死的。

而且,这个打渔两口子,除了李光地这个弟弟,好似也无儿无女再无亲戚。

说明给他们下葬的,肯定也就是取尸体的那人。

这个人取了打渔两口子的骨灰,做了一座煞坟。

却无凭无故的陷害我和李老三,这里师傅有两种推测。

要么是老秦爷的仇家上门,要么是师傅的仇人上门。

第二种,就是没有目的。随机杀人,但这个可能比较小。

所以,第一种老仇家上门,可能性很大。

现在对手缕缕不得手,下一步很可能会对师傅和老秦爷直接下手,或者使用更高明厉害的手段。

老秦爷听完,也是愣了好一会儿,说他一辈子都在火葬场帮人烧尸,也不会得罪谁。

问是不是师傅的仇家,结果师傅也是摇头

他说年轻的时候虽然走南闯北,但做的都好事儿。

而且都在镇上住了二十多年,也没和谁结过仇。

反而做了很多超度亡魂的好事儿,结果也让师傅一脸懵圈的样子。

但唯一肯定的是,只要这个人还在,肯定还会上门。

同时为了安全起见,师傅让老秦爷这段时间来我家挤挤。

这样一来,咱们相互也有个照应,而且遇事儿也好解决。

老秦爷和师傅相识二十多年,交情极好,没二话直接就答应了。

晚上,老秦爷带上自己的行李搬到了我家。

因为是第一晚,我便去外面打了二斤酒,和师傅、老秦爷小啄了几口,然后便给女鬼XF儿上了香,自己回屋睡觉去了。

结果这俩老家伙喝上了上瘾,声音也挺大,一直给喝到了午夜十二点多。

本没啥,可谁知道师傅和老王头刚回屋睡下,这才消停一会儿。

屋外便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好似是屋外的房门被人给推开了。

这几天神经都比较紧绷,要是以往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可现在不同,我刚听到这声音,双眼猛的就是一睁。

身子“噌”的一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只感觉一阵阵冰冷的寒气从屋外吹了进来。

隐约之中,我好似还听到了脚步声的声音。

心头一惊,都这个时候了,会是谁?

我变得有些紧张,但也比较镇定,毕竟师傅和老秦爷都在。

穿上拖鞋,拧起床头的一柄桃木剑就出了卧室,想看看怎么一回事儿。

但屋子里很黑,看东西很模糊,但却发现房门被打开了。

心里紧了一下,但也没有急着无关门。而是摸着电灯开关,想把灯给打开。

只听“咔擦”一声电灯开了,可是就在电灯开启的一瞬间。

我整个人都麻了,因为就在电灯开启的刹那。我发现屋子里,竟多了一个穿着白衣的人。

那人一脸惨白,甚至脸上还有一部分出现了腐烂,没有瞳孔,如同死鱼眼。

他就站在门口的位置,一脸诡异,且毫无生气的瞪着我。

心里“咯噔”一声,但也在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赫然就是那打渔的两口子的弟弟,吊死在屋子里的赌鬼李光荣。

他的出现让我异常的意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且不等我完全反应过来,电灯“咔嚓”一声,又突然熄灭了。

四周一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炸响,吓得汗毛都立了起来,身子更是本能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嘴里当即喊了一声:“师、师傅、老秦爷,有、有鬼……”

话音刚落,便听到屋子响起一阵阵“咯咯咯”的怪笑。

同时,那男鬼沙哑诡异的声音忽然在幽暗中响起:“今晚,你是我的……”

那声音极其低沉诡异,光是听听便感觉全身发寒。

幽暗之中,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只能通过窗外和门口照进来的月光,模糊的看到一个惨白无比的人脸和一个白影。

我握紧了桃木剑,身子继续往后退,并且另外这一只手不停的敲着师傅的房门:“师傅、师傅!”

可师傅显然是喝多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家伙距离我越来越近,嘴里还不断发出“咯咯咯”的怪笑,显得极其兴奋。

“别喊了,不过今晚,你师傅是醒不来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你了!”我鼓足勇气的开口。

这厉鬼好似听到笑话一般,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还张了张嘴,那鲜红的舌头,还舔舐了一下嘴唇,显得极其恐怖。

不仅如此,这个家伙还对我开口道:“杀我?你有那能耐?”

说完,这厉鬼的脸色猛的一变,露出一脸的狰狞,举起爪子就要往我身上扑。

见到这样的一幕,我便准备和他拼了。

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陌生并且高冷其带着一丝愤怒的女声,忽然在屋子里响起:“那我呢?”

三个字,可就这三个字一出,刚才还一脸狰狞嚣张无比的厉鬼,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露出一脸的惶恐之色,身子更是直接就僵硬住了。

“你、你……”

男鬼一脸惊愕,有些语塞的开口。

可刚说出两个字,屋子里又出现一声女性的冷哼。

“哼!”

结果这个声音一出,那男鬼就好似见了鬼似的。

嘴里“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身体不断后退且哆嗦,嘴里更是惊慌无比,惶恐异常的开口道:“不、不,小的、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好似他见到了极度恐怖的东西,随即转身就往外跑,头也不会,一溜烟的就消失了屋外的夜色之中。

看着消失的男鬼,我惊讶的咽了口唾沫,在看向屋里四周,却啥也没瞧见。

可是我清楚,这个女声,十之八九就是我那鬼XF。

但也奇怪,这鬼XF到底何方神圣?

第15章 请人

我瞪大了双眼,惊愕的打量着黑漆漆的四周。

想要看一看,我那鬼XF儿在哪儿。

但是我看了一周,啥也没瞅见。

我不甘心,便对着四周喊了一声:“你、你在哪儿!”

喊完,我继续看向四周,可是还是啥也没有。

也没有人回话,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

就在此时,之前本来熄灭的电灯,却忽然闪烁了两下,随即“咔嚓”一声亮了。

屋子里还是以前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但总感觉我那鬼XF就在屋子里的某处,可我就见不到她,一想到这里便感觉心里闹得慌。

当然,我很清楚,我这鬼XF虽然脾气不好。

但她不会害我,要不然刚才也不会出声了。

紧张的扫了屋子几圈,最后又开口道:“你在哪儿?刚才、刚才谢谢你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出来和我见一面!”

可话音刚落,屋子里便响起一声轻灵的女声:“哼,死渣男,谁想见你!”

说完,屋子里再次变得静悄悄的,没了一点声音。

但我却直接愣住了,心里虽然有些紧张,毕竟对方是个鬼。

可是更多的,还是憋屈。我特么啥时就变成了死渣男?就因为我微信里加了几百个女的?

但也没辙,她不想见我,我也没办法。

于是便去把房门给关上了,因为师傅和老秦爷的房门都是锁上的,我也进不去。

现在,我也没了睡意,于是就抱着桃木剑,坐在屋子里看电视消磨时间。

不时注意房门和窗户,害怕那吊死鬼去而复返。

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样子,这才有了一点睡意,浅浅的睡了一会儿。

直到第二天一早,我忽然被人叫醒:“小凡、小凡!”

一听有声音,我“噌”的一声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并且露出一脸紧张的样子:“小凡,你咋了?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此时我才看清,原来叫醒我的是师傅。

见师傅,我紧张的心情顿时松懈了不少。

急忙对他老人家开口道:“师傅、师傅昨晚遇鬼了,那吊死鬼来找我了!”

师傅愣了一下,显然不明白情况。可是见我这状态,也是邹了邹眉。

“到底啥事,说清楚点!”

平静了一下心情,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才将我昨晚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傅。

师傅听完,也是脸色骤变,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

“什么?李光地这吊死鬼竟然来找你了?”

“没错师傅,最后、最后还是她救了我!”说着我望了一眼屋子里的无字排位。

师傅扭头望了一眼:“那你见到你XF儿了?”

我露出一丝尴尬:“还没,就、就听到了声音。!”

师傅听完,好似有些失落的样子。

毕竟这鬼XF不直接出现,我们根本就不能请她主动帮忙。

随后,老秦爷也从里屋走了出来,摇头晃脑的,好似酒劲还没过。

师傅见老秦爷出来,直接露出一脸凝重道:“老秦,昨晚出事儿了!”

老秦爷一脸不解,问怎么了。

师傅也不啰嗦,见我告诉他的,有简单明了的说了一遍。

老秦爷脸色大变,一巴掌拍脑门上:“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

可老秦爷话音刚落,师傅却摇了摇头:“老秦,昨晚我俩才喝了多少酒水?而且小凡说昨晚动静不下,可我二人丝毫反应都没!”

“老丁,你这啥意思?”老秦爷一脸疑惑。

“咱们肯定是让人给算计了,酒里是不是被下了东西?”师傅带着狐疑的开口。

而师傅刚说到这儿,我脑子里也猛的想了吊死鬼昨晚说的一句话。

他说让我别叫了,不到明早,师傅是醒不来的。

当时还没在意,现在想想。

是不是对方有备而来?早已经算准了师傅和老秦爷醒不来?

于是,我忽然想到的,又告诉了师傅和老秦爷。

师傅老秦爷都挑了挑眉,然后急忙往饭桌走去,并且一把拧起了那酒壶,将里面剩余的残酒倒了出来。

可是当那残酒倒入酒碗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哪是什么酒?分明就是黑漆漆黏糊糊,带着一缕腥臭的不知名汁液。

见到这里,我当场就傻眼了。

这酒可是我打的,而且就在镇里的老酒坊,昨晚喝的时候还好好的。

现在、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师傅、这酒是我在老酒坊打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变这样了!”我很是不解的开口。

师傅却抬了抬手:“小凡,咱们这是被脏东西给算计了,不怪你。”

“师傅,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师傅叹了口气儿:“咱们必须想办法除了这几只恶鬼,想尽办法找出最后的幕后主使,要不然这事儿会没完没了的!”

师傅这边话音刚落,老秦爷便附喝一声道:“老丁,我看这事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目前虽给小凡上了一道保险,但接下来很难说会出什么幺蛾子。”

“要我看,不如咱们请人儿吧!”

请人?我愣了一下,这地方除了我师傅和老秦爷,还能有其他有真本事的人?

师傅露出一丝惊讶:“这附近还有高人?”

老秦爷一脸凝重:“狗屁个高人,就一傻逼。但绝对有真本事!”

我和师傅一听这话,都露出一脸的尴尬和好奇,便详细的问了问。

老秦爷也不废话,说他有一师弟。早年云游,上个月刚好回到了市区。

因为这个老秦爷和他师弟的关系不太好,好似有些过结,但老秦爷不肯说。

只说了,这一个多月来,也就他师弟联系过他一次,他也没主动和对方照过面。

如今我们这事儿比较棘手,老秦爷也只能拉下面子,请他过来帮忙。

我和师傅虽然有些歉意,但现在也不是好面子的时候,毕竟性命重要。

随后,老秦爷拨通了一个电话。

等挂断电话之后,只听老秦爷对我和师傅道:“他下午就过来!”

我挺感谢老秦爷的,要不是为了我能活命,老秦爷也不会拉下面子请他师弟过来。

一上午很快的就过了,大约在下午三点多的样子,老秦爷的师弟到了。

而且直接就找到了我们家的铺子,当时我们坐在屋里还在闲聊。

却听见忽然听见门口传来一个激动的男人声音:“师兄!”

一听这声,我们三人都本能的扭头的望了过去,都想看看老秦爷的师弟到底是个啥样。

只见门口这会儿站着两人,两男的,一老一少。

其中一人和师傅老秦爷的岁数差不多,六十多岁的样子。

很潮,花衬衫,白西裤,还穿着橙色的皮鞋。

怎么看,怎么不像道士。

而旁边还站着一年轻男子,高高瘦瘦,很白净,挺帅,面无表情。

二人出现之后,老秦爷就随便扫了一眼。

有些忽冷忽热的开口道:“来了,过来坐吧!”

冥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冥娇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冥娇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