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仙狂婿洛风安若曦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 时间:
  • 医仙狂婿千羽寒山
  • 来源:ZW

医仙狂婿洛风安若曦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医仙狂婿洛风安若曦》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医仙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毫无尊严

"中午之前把欠的医药费和住院费交齐,要不然就滚回家去!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没钱养废物!"

看着病床上虚弱无比的洛风,一个满脸痘印的护士尖声怒号道,眼神里充满着鄙夷和厌弃。

"欠费?"

洛风一愣,在捐献骨髓之前就和受捐者协商好,医疗费用都由对方承担,怎么可能会欠费?

"到现在为止,你可是一分钱都没交,自己心里每点逼数吗?!"

说完,痘印护士将费用单往床上一甩,扭着肥胖的水桶腰走了。

一个月前,为了筹钱给父亲治伤,洛风在丈母娘刘琴的建议下捐献骨髓。

对方承诺会承担洛风住院期间的一切费用,还将额外支付50万的报酬。

现在却拖欠了这么久。

看着手中那巨额的费用单,洛风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煞白无比。

嘭!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个看起来像贵妇一样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

"妈,你来的正好。医院说我一直拖欠医药费,再不交就要被赶出去了。那个受捐者不是你的朋友么,你跟对方说一下。"

来人正是洛风的岳母,刘琴。

"赶出去?那正好,先把离婚协议签了。"

什么!

离婚协议?!

刘琴的话让洛风面色更加惨白,如坠冰窖。

"为什么?"

洛风手掌紧握,指节有些泛白。

一年前,洛风母亲患血癌,急需钱救命。恰在此时,安家二爷安泰找到了洛风,承诺帮助洛母治病,但是要求洛风入赘安家!

一年来,洛风在安家任劳任怨。

做饭,洗碗,拖地,刷马桶……所有家务全包。

做人小心翼翼,生怕给安家添麻烦。就连此次父亲出事故,洛风都宁愿捐献骨髓来换钱,也不想麻烦妻子安若曦。

就算是这样,还是要被扫地出门么?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

"这一年来,你天天在家好吃懒做,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你考虑过若曦的感受吗?"

"每次家族聚会,我们家都是他们的笑柄。我们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要不是因为你这个窝囊废,若曦早就嫁个好人家了!"

似乎是压抑了很久,刘琴像个泼妇般怒声狂吼。

呵呵……

丢人?!

当初为了争夺家产,同意洛风入赘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丢人?

老丈人安泰膝下无子,只有三个女儿,为了在安老爷子去世之后能够争夺家产,安泰才招洛风入赘。

"恐怕,是因为老爷子自知没几天时间,已经把遗嘱立好了吧。"

洛风冷笑出声。

自己在安家的价值已经被压榨干净,现在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甩掉自己这块让他们蒙羞的牛皮糖了。

"是又如何?!赶紧把字给我签了!"

刘琴宛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彻底失去了耐心。

"若曦没签?"

看着空白的离婚协议,洛风喜出望外,双眼爆发出一阵神光。

"要离婚可以,让若曦亲自来跟我说。"

洛风异常坚决。

"你个软饭王,居然还敢蹬鼻子上脸!阿姨,让若曦和这种人在一起,是对若曦的不负责!"

这时,一旁的西装青年煽风点火,叱喝道。

果然,刘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要不是看在你给杨俊捐献骨髓的份上,现在就让若曦休了你!"刘琴面色有些狰狞。

"什么?!"

"他就是受捐者?!"

洛风满脸不可置信。

"不错,杨俊是我看上的女婿人选,你个废物这一年来都由若曦养着,要不是骨髓和杨俊匹配,早就让你滚蛋了。"

"再说,只是捐献骨髓而已,又死不了,最多虚弱个三五年。用你三五年的时间换杨俊的康复,那是你的荣幸。"

"人家杨俊身价千万,随便送个包包都好几万,更别说几十万的宝马了。"

"你呢?"

"不仅不赚钱,每个月居然还伸手跟若曦要钱,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死算了!"

爱惜的摸了摸崭新的爱马仕包包,刘琴像机关枪一样骂道。

"阿姨,别跟这种废物较劲,小心气坏了身体。"

杨俊在一旁假惺惺。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老老实实的签字,我和若曦的喜宴,或许会在靠边的地方给你留个座位;二,我教训你一顿之后,你再签。"

低下头,杨俊贴近洛风的耳旁,轻声说道,话语中带着丝丝森冷。

"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雪纺衬衣,一步包臀裙的长发绝色女子步入病房。

精致无暇的五官,不施粉黛也足以令百花失色。

雪白修长的大腿,蹬着小巧秀气的高跟鞋,更是平添了几许魅惑。眼神清冷,似乎没什么事能拨动她的心弦。

只是,神色间似乎有着一丝疲倦。

这就是洛风名义上的妻子,被誉为云城第一美女的女子,安若曦。

看到安若曦进来,杨俊赶忙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露出自以为最帅的笑容。

"若曦,你来了。"

越过杨俊,安若曦冷漠的看都没看一眼,让他很是尴尬。

淡淡的扫了一眼洛风,安若曦美眸中掠过一丝失望。

"你竟然卖骨髓换钱?!能不能有点出息!"

杨俊心中暗笑,没有正眼看我又如何,比起你这个挨骂的废物,老子要好多了。

"若曦啊,今天刚好你也在,那就一起把这个离婚协议签了吧。以后跟这个废物彻底撇清关系,明天就可以跟杨俊一起领证了。"

刘琴重新拿出离婚协议,催促道。

杨俊望向安若曦的眼神也是充满激动,眼眸内深藏着欲望。

这可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女神,尽管结婚一年,但谁都知道她从来没有让洛风碰过一下。

为了得到眼前这个女人,杨俊可谓是煞费苦心。

安若曦俏脸平静的接过离婚协议,似乎在看上面的内容,俏脸阴晴不定,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洛风的心陡然一紧。

时间似乎过的很慢,洛风的手心被汗水打湿了。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一阵优雅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沉寂。

安若曦放下手中的协议,出去接通了电话。

"妈,这个以后再说,我现在要回公司处理紧急业务。"

接完电话后,安若曦说道,脸色有些焦急。

"哎,若曦,若曦……"

没有理会刘琴的呼喊,安若曦说完,转身就走。

杨俊也是满脸失望,本以为这次搞定了刘琴,就十拿九稳了,结果偏偏安若曦的公司有事。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讨厌洛风这个废物,那他有的是机会。

如是想着,杨俊心里好受了许多。

"接下来一年的零花钱,全部抵扣住院费。"

病房外,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让洛风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闪过一丝暖意。

混账!

安若曦居然还没有放弃这个窝囊废!

离婚协议被杨俊撕得粉碎,他那原本有些得意的脸色也瞬间变的阴沉。

"杨俊你别担心,阿姨会和若曦说的。迟早得让这个废物滚蛋!"刘琴安慰道。

深吸了口气,杨俊压下心头狂暴的怒意,瞬间换上了如沐春风的笑容。

"那就辛苦阿姨了,您不是还要和朋友一起去做护理么,时间快到了,我安排司机送您。"

那一副翩翩君子的做派,令刘琴眉眼含笑。

"不用不用,你不是刚送了一辆宝马么,我自己开车去就行了。你公司业务忙,还是让司机送你吧。"

刘琴看着杨俊满脸关心的样子,越看越满意。

"哼,废物!"

走之前,刘琴还不忘鄙夷的嘲讽一句洛风。

目送着刘琴离开,杨俊终于放下了所有的伪装。

"怎么样?看着自己的丈母娘这么向着我这个外人,是不是很愤怒?"

"原本呢,我是要花几百万才能到米国做手术的。可惜啊,你这个废物倒插门女婿太没用,你丈母娘竟然就这样把你卖了。"

"我先送了辆车,再买一个限量版的包,就让她把你忽悠住了。总共才花了不到一百万。"

"你说你是不是太窝囊废了?"

杨俊宛如一个斗鸡胜利的公鸡,骄傲的仰着头,不可一世。

"三天之内,把离婚协议签了,要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有什么资格跟老子抢女人?!"

杨俊一字一顿道,言语间充满颐指气使。

"呵呵,我吃软饭又如何,但是若曦至少是关心我的。你费尽心机讨好我丈母娘,还不是鸡飞蛋打。"

"要离婚可以,让若曦主动来找我说。"

洛风的态度异常坚决,毫不退让。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将洛风打的双眼冒金星。

"看来我对你这个废物还是太仁慈了,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让你那死鬼老爸直接下地狱!"

杨俊面色怨毒,恶狠狠的说道。

"你说什么?!"

面色陡然一怔,洛风失声道。

"告诉你又何妨,就是我派人故意碰瓷,再打断你那废物老爸的腿。你又能奈我何?"

"三天之内没把签离婚协议送到我面前,我就把你爸的双手送到你面前!"

将洛风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令杨俊有些自鸣得意。

洛风一直好奇,谨小慎微的父亲连走路都小心翼翼,又怎么会剐蹭别人的豪车?

原来这都是杨俊为了让洛风捐献骨髓设的局!

"王八蛋!"

洛风怒极,手中紧握的拳头猛地朝杨俊挥了过去,但是身体虚弱之极,根本没什么力道。

啪!

躲过那轻飘飘的攻击之后,杨俊反手又是狠狠的一巴掌,直接将洛风打晕了过去。

"呸!废物就是废物,这么不禁打。"

"一个无权无势又无钱的三无废物,敢跟我动手,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杨俊竟然丧心病狂的将洛风手腕割出一道伤口,任由鲜血直流!

随即,转身就走。

许久之后,洛风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彻底陷入了混沌。

意识中,脑海深处,一座混元古朴的三足小鼎正静静地矗立着。小鼎周身,有着花纹复杂的铭文。

洛风一惊,他没想到自己的脑子里居然存在着这么一个古怪的东西。

"凡血尽,帝胎生!"

就在这时,一道如黄钟大吕的恢弘之声在脑海响彻,小鼎上的两个铭文突然闪亮了起来!

倏而,一道金光骤然亮起,紧接着一股信息洪流狂涌而至。这一次,洛风彻底被冲击的晕了过去。

 

 

第2章抢功

睁开眼,洛风脑子仍旧有些发懵。

三足小鼎?

使劲晃了晃头,他才想起。

晕过去之前,有一道金光闪现在了自己的脑海深处。

而后,一座三足小鼎就出现了。

最让洛风惊异的是,脑海中凭空多出了两项神奇的技能,妙手回春的医术和神奇的武道!

"医术?武道?不知道是真是假。"

洛风暗自嘀咕道。

似乎是感受到了洛风的想法,小鼎上的一枚铭文一阵闪烁。

旋即,血管一阵蠕动,有着一股热量从骨髓深处散发出来,继而全身滚烫。

洛风能感受到细胞的狂欢,他们贪婪的吸收着这股能量。

而后,全身骨骼也在噼里啪啦作响。

一股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充斥着四肢百骸。

洛风全身似乎在进行着一场洗筋伐髓,涅槃重生!

几分钟之后,洛风身躯一震,因为捐献骨髓而产生的虚弱感消失殆尽。

甚至就连脸上的淤青和手腕的伤口也都完好如初了。

与此同时,小鼎上那枚闪亮的铭文则是暗淡了下去。

感受到全身爆炸性的力量,洛风激动的跳下床,到病房外跑动了起来。

"梁医生,怎么样?"

就在这时,对面的手术室打开了,一个全身阿玛尼的男子脸色焦急的问道。

"很抱歉张总,我们尽力了……"

一张病床从手术室内推了出来,上面躺着一个容颜绝美的女子,只是那毫无血色的脸颊显得颇为刺眼。

听到梁医生的话,阿玛尼男子面色瞬间变的煞白。

要是林家知道自己私自将林雪雁约出来游玩,却让对方香消玉殒,那张家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我不管,我将林小姐送到了你们医院,你们就一定要治好她。否则,你们就等着吃官司吧!"

走投无路的张明松狗急跳墙,威胁道。

"什么?!张总,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啊!林小姐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是没有心跳了,这跟我们医院没有任何关系。"

梁医生一听要吃官司,顿时就慌了,急的满头大汗。他是知道张明松的能量的,更加清楚林家在云城的地位。

张明松所在的张家,是云城二流世家,实力雄厚。而林家更是云城首富,堪称巨无霸的存在。

林张两家,任何一个都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主任医师能够得罪的。

"她还有救!"

就在梁医生手足无措之时,一道宛如救世主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但是当他转过头,看到身穿病服的洛风时,顿时恼羞成怒。

"滚!一个连医药费都交不起的废物赘婿,还敢在这大放厥词!"

梁鹏昨晚一直在做手术,根本不知道安若曦已经帮洛风交过医药费了。

"自己没能力,并不代表别人也不行。"洛风反唇相讥。

"你!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要是能治好林小姐,你的医药费我给你免了!"

梁鹏顿时气节,作为心脏科专家,他有着高人一等的傲气。

而今,却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被一个窝囊废质疑,这简直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就在他想要给洛风一点教训的时候,却被张明松拉住了。

"你真有办法治好林小姐?!"

"一试便知。"

洛风很有把握。

"好!如果成功了,我额外再送你十万!"

张明松咬了咬牙,下定决心。

从刚才的情形看,眼前这个倒插门的窝囊废竟然敢说夸下海口,要么是得了失心疯,要么是想死马当活马医,傍上林家这颗大树。

但是不管洛风怎么想,张明松都有自己的打算。

见到梁鹏还要阻止,张明松赶紧将他拉住,在他耳旁低声道:"好不容易有个愣头青来当替罪羊,我们正好有理由抽身而退。"

说完,两人都露出了会心一笑,心照不宣。

洛风上前观察了一番,脑海中尝试联系三足小鼎,但是那暗淡下去的铭文此时却没有再亮起。

洛风不禁一愣,面色有些尴尬。

不要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看到洛风站在那里束手无策的样子,梁医生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自己这个心脏科专家都治不好,他一个倒插门的软饭王能治好才怪。

张明松也是面色陡然一紧,难不成这废物真的是来耍自己玩的?!

突然,洛风开口了:"拿九根银针来。"

终于,在小鼎铭文光芒一闪,一门神奇的针法出现在了洛风的脑海,好像他本身就会一般。

"这小子居然想用针灸来治疗,还真是可笑。"

"就是,连西医都治不好的病,随便扎几根银针就能治好,简直是痴人说梦!"

看到洛风准备用针灸治疗,几个医护人员嘲讽道。

没有理会旁人的嘲讽,洛风取过九根消过毒的银针,面色陡然一凝,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浮上心头。

旋即,白皙的手掌由如穿花引蝶一般,留下阵阵残影,八根银针转瞬间没入林雪雁的周身大穴。

手中捻着最后一根银针,洛风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深吸一口气,竟然朝着林雪雁的心头猛然刺入!

见到这样的情景,梁鹏被吓得亡魂皆冒。

这哪是治病,根本就是在杀人!

这么长一根银针刺下去,心脏肯定要被穿透,哪还有活命的可能。

"住手!你这是谋杀!"

梁鹏高声惊呼。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是犹如见鬼了一般。

只见那细长的银针刺入之后,针尾依旧极速颤动,旋转不停。林雪雁陡然吐出一口黑血,面色顿时由白转红。

而后,睫毛动了动,竟然有了复苏的迹象!

"活了!真的活过来了!"

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他们都没想到,中医的针灸居然真的拥有如此神奇的效力!

顾不得惊讶,梁鹏用各种仪器都检查了一遍,发现了一个令他骇然的事实,刚刚被宣布死亡的林家大小姐,真的活过来了!

"林小姐是先天性心脏病,病灶累积已久,一个小时之后再取下银针,再配合后期的治疗,就能痊愈了。"

洛风也是长舒一口气,看来脑海中那些神奇的技能都是真实可信的,他真的具备了起死回生的医术!

"什么事情这么吵闹,不知道这里是手术重地吗?!"

陡然间,一声威严的厉喝从外面响起。

"院长好。"

所有人都躬身问好,给来人让开了一条通道。

"马院长,在梁医生的带领下,所有医护人员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抢救回了林家大小姐,大家这是在庆祝呢。"

张明松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抢先说道。

刚才他情急之下将梁鹏得罪了,现在为了讨好后者,竟然私自将功劳全部算在了梁鹏的头上。

并且,为了让所有人口径一致,他还特意算上了每一个人。相信以他们的精明,肯定不会拒绝这份不劳而获的功劳的。

只要他们守口如瓶,不仅能获得医院的嘉奖,还可以得到林家的善意。

同时,自己还省了十万。这简直是一举多得,张明松都忍不住想给自己点赞了。

至于洛风,就算他说出真相,又有谁会相信呢?

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

果不其然,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

但是旋即,他们就明白了张明松的打算。

"是的院长,林小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病灶累积已久,经过大家的努力,才将她从鬼门关抢救了回来。"

梁鹏最先反应过来,顺着张明松的话说道。

只要能把功劳揽在自己身上,以后在医院的前程将一片光明。

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随声附和起来。

呵呵……

看着眼前这些丑陋的嘴脸,洛风心底泛起了一丝冷笑。

"是么?这么大的功劳确实值得庆祝。既然林小姐已经抢救回来了,这身上的银针是怎么回事?"马院长问道。

"是这样的院长,我正在和大家探讨中医针灸治病的可行性,就想用针灸试一下,看是否有用。"

梁鹏脸不红心不跳的瞎说道。

"中医?骗人的把戏而已,能治病吗?!简直是胡闹,还不赶紧把针给我拔下来!"

马院长厉声喝道,精研西医的他从不相信中医那些骗人的把戏。随便扎几根银针就能治病,那还要先进的医疗器械干什么。

"是是是,院长说得对,只有西医才是正统。"

梁鹏点头哈腰,随即准备将银针拔出。

"你就是那个拖欠了一个月医药费的窝囊废吧,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我们医院不收留废物!"

马院长教训完梁鹏等人,看到洛风站在一旁,冷声道。

"你还真以为他们这些庸医能治好林家小姐?简直可笑之极……"

见到洛风快要说出实情,梁医生赶忙打断道:"院长医者仁心,不跟你计较,还不赶紧滚!"

看到他们利益熏心,完全将自己的叮嘱抛诸脑后,洛风也不想继续停留。

"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看着梁医生已经拔出了三根银针,洛风冷声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第3章死了?!

洛风之所以不去计较,是因为他获得了一个意外之喜。

三足小鼎上的那枚铭文,居然又再度变得金光闪闪!

"难道是因为我使用医术救活了一个人的原因?"

似乎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的通了。

手术室内,张明松等人以为林雪雁已经痊愈了,但那只是表面现象。

初步接收铭文医术的洛风,现在还没有达到融会贯通,手到病除的地步。

原本好意的叮嘱,是为了让针灸的效果持续时间长一点,彻底治愈林雪雁。

但是马院长和梁鹏自作聪明的提前拔出了银针,那只会让病情反复加重。

"滴--"

果不其然,身上的银针只拔了四根,林雪雁的心跳再度停止,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

随后,一连串的仪器示警声不断响起。

"怎么回事?!"

梁鹏面色陡然大变。

"明明已经好转了,怎么突然又停了?!"

正准备返回的马院长也是一怔,但是现在顾不得多想,先把患者心跳恢复才是关键。

"还愣着干什么,立即准备心脏起搏器,你去召集全院医学专家过来!"

片刻慌乱后,马院长强自镇定,发布一条条命令。

"准备,一、二、三!"

心脏起搏器不断发出电击功率,但是那条直线依然没有丝毫起伏。

几分钟后,凌乱的脚步声打破了黑夜的沉寂。

云城医院的专家学者全部聚集到了手术室,但是在病床前观察了许久之后,均是摇了摇头。

只有一个头发花白,带着老花镜的老医师似乎是不确定般,反复观摩着。

"这,这是……轮回九针!没错,和孤本上描述的一模一样,竟然真的是轮回九针!"

突然,老医师双目含泪,痴迷的说道。

"霍老,您在说什么?什么轮回九针?"旁边的人疑惑道。

被称为霍老的人,是云城中医协会成员,在云城医学界有很高的声望。

这次只是恰巧一起在云城医院拜访老友,才顺带一起被邀请了过来。

"这可是《青囊经》上记载过的轮回九针啊!"

"足以逆天夺命,可是为什么只有六针?如果九针齐出,治好这先天性心脏病又有何难!"

霍老情不自禁道。

"什么轮回九针,那都是骗人的把戏。这针灸是梁医生施针的,霍老你是专研医术过头,老眼昏花了吧。"

看到霍老如此煞有介事,马院长打击道。

他是坚定的西医拥趸,对于霍老说的轮回九针嗤之以鼻。

而且梁鹏是西医,又怎么会这个劳什子的针灸?

简直是扯淡!

但是听到霍老的解释之后,梁鹏和张明松却是冷汗直流。

因为他们可是亲眼目睹了洛风那堪称造化通神的医术,真的是依靠这九根银针救活了林家大小姐!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张明松双眼无神的喃喃自语。

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和林家更进一步,不曾想,又再度跌落了深渊。

只要将林雪雁治好,张家就会得到林家的扶持,那他继承人位置将无人可以撼动。

但就是因为他利欲熏心,狗眼看人低,竟然将如此神医得罪的死死的。

天堂和地狱的转变,只在一念之间。

梁鹏此时也是浑身抖如筛糠,那几根银针可是他拔下来的。

要是让林家知道自己亲手毁掉了林雪雁的生机,那结果可想而知。

林家贵为云城首富,随便吹口气,都能碾死自己无数回了。

想到这里,梁鹏面无血色,汗如雨下。

"怎么回事?!"

马院长也察觉到了梁鹏的异常,厉声问道。

随后,梁鹏战战兢兢的将事情的经过简短交代了出来。

"简直是糊涂!"

霍老垂足顿胸。

"还不赶紧去将神医请回来!"

马院长眼见所有专家都束手无策,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此时,走廊外,洛风没有走多远。

很快就被跑出来的张明松和梁鹏追上了。

"洛风,赶紧给我回去医治林小姐!"

看到洛风没有走远,张明松顿时松了口气。

旋即,想到这个窝囊废刚才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就心里很不爽。

在他看来,自己堂堂世家继承人来叫一个窝囊废回去医治,已经给足面子了。

"抢功的时候可以食言而肥,现在怎么回来求我了?"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收起你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洛风毫不客气的回敬回去,如今有求于他,竟然还这么颐指气使。

"不要给脸不要脸!"

张明松色厉内荏道。

"你们还有五分钟。"

扫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洛风平淡道。

"这是我的银行卡。"

张明松面色涨红,浑身颤抖。他如何不明白,洛风这是要他履行诺言。

身为张家继承人之一,十万只不过是一顿饭钱,但是他张明松咽不下这口气。

四分钟!

洛风依旧古井无波,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张总,好汉不吃眼前亏。"

梁鹏劝道,顺势给了张明松一个台阶。

三分钟!

"你最好祈祷能治好林小姐,要是你治不好,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看到洛风那平静的神态,张明松面色涨红,胸中怒火越发强烈。终于退步了,咬牙切齿道。

随后,将十万转入了洛风的卡里。

终于将张明松压服,洛风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他并非见死不救之人,只是张明松让他看着不爽,才教训了一番。

回到手术室,洛风开始重新施针。

旁边的霍老更是怒目圆睁,不愿错过任何一丝一毫。

手起针落,留下了片片残影。

"一针气血活,两针筋骨凝!"

两针落下,躺在病床上的林雪雁此时已然有了面色转红的迹象!

"滴,滴……"

心电图立即有了波动!

霍老在一旁激动的浑身颤抖,要不是还在治疗过程中,恐怕他都要跳起来了。

"三针六识闭,四针五脏停!"

随着不断的施针,洛风对于轮回九针的掌控越发炉火纯青。

"五针百脉震,六针气息绝!"

白皙的手掌犹如穿花引蝶,有种不可言喻的美感。此时,林雪雁的胸膛甚至有了一丝微弱的起伏!

"七针阴阳分!"

第七针落下,众人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因为他们察觉到了林雪雁那微弱的呼吸之声!

但是此时洛风却面无喜色,转而越发凝重。

第八针迟迟没有出手。

"呼!"

深呼吸一口气,洛风捏针的手沉稳异常,神色前所未有的肃穆。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看着。

就连一向对中医嗤之以鼻的马院长也都是不禁侧目。

"八针生死断!"

终于,落针了!

然而,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林雪雁那微弱的呼吸,正在逐步消失……

甚至就连刚刚有了一丝起伏的胸膛,也是停止了下来!

"滴--"

刺耳的示警声再度响起,心跳居然又停!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恐之色,云城首富之女,居然真的死了……

"混蛋!你害死了林小姐,我要你全家偿命!"

张明松冲上前,抓着洛风的衣领,目眦尽裂。

刚刚洛风如此羞辱自己,现在却换来这个结果,如何能不令他愤怒。

马院长也是一愣,随即嗤笑。

"果然是江湖郎中,骗人的把戏。现在你竟然敢骗到林家的身上,想好怎么死吧。"

霍老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不可能的……难道是《青囊经》错了?"

原本他对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的轮回九针抱着极大的期待,然而现在连九针都还没有施展完,病人却已经毫无生机。

这不啻于动摇了霍老对中医的信念。

但是唯独洛风此刻面容波澜不惊,就连愤怒的抓着他衣领的张明松都没有理会,而是平静的望着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的林雪雁。

"怎么回事?雪雁怎么样了?!"

突然,病房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一个身着唐装,面孔和林雪雁有着几分相似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六个威武的保镖。

中年人身材高大,虎目威严,全身散发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龙行虎步间,有着一丝纪律严明。此刻,在那威严的脸上,布满了焦急之色。

完了!

看到中年男子后,张明松面色惨白,额头瞬间布满了冷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就连紧拽着洛风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林远堂,云城首富!

林雪雁的亲生父亲!

"林……林伯父。"

咽了咽干燥的口水,张明松神色紧张。

"我女儿怎么样了?!"

扫了张明松一眼,林远堂冷哼一声。转而对马院长问道,语气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

见到林远堂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马院长也是苦不堪言,犹豫再三,终于是缓缓开口。

"这个……林家主,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医仙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仙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仙狂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