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仙狂婿》千羽寒山完本在线阅读

  • 时间:
  • 医仙狂婿千羽寒山
  • 来源:ZW

《医仙狂婿》千羽寒山完本在线阅读

《医仙狂婿洛风安若曦》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医仙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你有病!

"你个窝囊废,怎么没死在医院?"

"人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喋喋不休的骂声,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愤怒。

"给你十分钟回老宅,要是赶不回来,那就永远别回来了!"

刘琴,那个所谓的丈母娘。

"以后再敢欺负邻里,那就不是十个耳光能解决的了。"

收起手机,洛风面色依旧冰寒。

"滚!"

听到洛风放行,一帮小混混赶忙东拼西凑的放下一万块钱。

而后抬起黑狗就屁滚尿流的跑了,开着那辆接近报废的宝马灰溜溜的跑了。

洛山感觉自己的儿子变了很多。

或许是生活的苦难,让这个曾经唯唯诺诺的儿子,变得更加坚强和自信。

回到出租屋,洛风将现金放下,再转账了十万到父亲的账上。

这让洛山再度震惊了一把,但是他识趣的没有多问。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肯定不会干违背法律道义的事情。

"爸,我有事得着急回去,你先照顾好自己。过几天我再回来看你们。"

交代完,洛风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奋力朝安家老宅蹬去。

安家老宅,安老爷子的居所。

自从将安家的产业交给了两个儿子打理之后,他就在老宅养老。

虽然老宅和安泰的别墅相隔不远,但是除了重大节日和每个月的家族聚会之外,洛风是没资格去的。

如今这么心急火燎的催促,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联想到老爷子这半年身体每况愈下,洛风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刚刚放好共享单车,洛风眉头便是一皱。

煞气!

一层肉眼不可见的黑色煞气,将安家老宅重重包裹。

三天后就是老爷子八十大寿,老宅到处都布置着红灯笼。但是在煞气的笼罩之下,丝毫没有喜庆之色。

"不可能!"

"之前的遗嘱明明写了我们有四成家产,现在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

"一定是你们趁着爸昏迷的时候搞鬼!"

"在公司欺负我们若曦就算了,现在居然一点余地都不留。我们一定会上诉到底!"

还没走进大门,刘琴那一连串质问声传了出来。

不分家产?

洛风一怔,老爷子不是立好遗嘱了么?

如果不是因为早早的知道老爷子快不行了,并且立好了遗嘱。丈母娘刘琴又怎么可能会急不可耐的带着杨俊来逼洛风离婚。

安老爷子名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安邦,小儿子安泰。

安邦一家人丁兴旺,不仅有安明宇和安明堂两兄弟,还有一个嫁给外地大老板的女儿安可欣。

老爷子思想迂腐,重男轻女,故而对大伯安邦一脉甚是偏爱。

而为了获得家族的重视和分割财产的权力,岳父安泰这才同意洛风入赘。

"大哥,爸不可能一点家产都不给我们,你们做的过分了。"

一旁,岳父安泰面色愁苦。

他也是看出了安邦的阴谋,老爷子清醒的时候就说过,安泰一家可以分得四成家产。

如今却是一点都没有,明显是安邦一家修改遗嘱!

"二叔,爷爷的遗嘱就是这么写的,如果有异议,可以叫司法鉴定。"

"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

"如今爷爷抱恙,那按照遗嘱的内容,我爸将会是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听到安泰那毫无证据的职责,安明宇毫不犹豫的反驳。

"就是,二叔二婶,你们不是招了个上门女婿么?看来并没有得到爷爷的欢心啊。哈哈……"

看着洛风进来,安明堂也随声附和,脸色有着说不出的志得意满。

"废物!"

刘琴面色涨红,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却又毫无办法,只能将气撒在洛风身上。

"整天除了洗衣做饭,一点用处都没有!要你何用!"

习惯了刘琴的冷嘲热讽,洛风并没有放在心上。

"妈,现在争论这些并不能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治好爷爷。"

屋内的煞气更加严重,长期在这种环境下,身强力壮的青年都坚持不了,更别说老爷子。

"这个就不劳你一个上门女婿操心了,我们已经请了云城最好的西医来给老爷子诊治。"

大伯安邦语气中有种发自内心的蔑视。

"妈,爷爷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辆红色奔驰停在了老宅门口。

身着紧身连衣裙的安若曦迈步下车。

修长雪白的大腿在阳光下很是赏心悦目,得体的长裙将前凸后翘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长发高高盘起,露出洁白修长的脖颈,犹如优雅的白天鹅一般。

快步下车,安若曦带起一阵香风,令所有人的视线都随之移动。

只是眉宇间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隐晦之色,给她增添了几分愁绪。

又是煞气!

洛风眼睛微眯,他发现安若曦的身上居然也有着一股黑色的煞气。

只是相对而言,那股煞气并没有安家老宅这么严重。

"若曦,你印堂发黑,霉运缠身,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洛风赶忙上前,低声提醒道。

安若曦明显一怔,美眸有些冷冽。

"三天没见,你还会看面相了?!"

一向信奉人定胜天的安若曦,从来就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

"最近公司事情已经够令人烦躁的,你最好不要信口开河。否则,生活费就别想了。"

洛风只好尴尬的笑了笑,站在一旁思索怎么才能解决安若曦身上的煞气。

正当二人说话间,一辆风骚的法拉利呼啸而至。

驾驶室下来一个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的青年。

杨俊!

当他看到洛风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时,面色微微一怔。

旋即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在杨俊身后,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人也跟着下车了。

"哎呀,杨俊来了。"

看到杨俊下来,刘琴立马变脸似的快步相迎。

"我说若曦怎么回来的有点晚呢,原来是去接你了。"

好像是为了刺激洛风一般,刘琴说完后还得意的瞥了一眼洛风。

安若曦黛眉微蹙,旋即望向了洛风的方向。

这几天杨俊一直像跟屁虫一样跟在自己身后,她很不喜欢。

原本她以为刘琴这么说,洛风会有所反应。

毕竟,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如此惦记,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但是让她失望了,正在低头沉思的洛风,好像对此并不关心。

"我也是想多了,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能有什么脾气。"

自嘲似的叹了口气,安若曦有些意兴阑珊。

"阿姨好,听说爷爷身体抱恙,我特地请来了罗旭罗医生,他是药王霍老的高徒!"

说完,杨俊侧开身子,将罗旭引荐给了刘琴。

药王?

洛风一愣,就是那个看到自己施展轮回九针就兴奋的像小孩一样的老头?

没想到他居然是云城有名的药王。

"哇!居然是药王的高徒,难怪有如此风范。"

"有他在,安老爷子绝对是可以康复如初。"

洛风不知道霍老的身份,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

人的名,树的影。

药王霍老在云城拥有着非常之高的声望,连着他的徒子徒孙都获益不浅。

"还是我们杨俊人脉广,连药王的高徒都请得到。可不像某人,除了吃软饭,连个工作都找不到!"

白了洛风一眼,刘琴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阿姨千万别这么说,洛风也不是故意这样的。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考虑到我们公司当个保安,月薪三千。"

两人一唱一和,将洛风贬的一文不值。

安若曦微微皱眉,有心制止,但是檀口微张却不知道怎么说。

而当她看到洛风那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后,顿时更加失望了。

"你有病!"

突然,洛风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敢咒我?!"

杨俊面色狰狞,就要上前动手。

"一个身患梅毒的人,还有脸追在若曦后面当跟屁虫。"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怒火中烧的杨俊面色涨红,犹如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

"简直胡说八道!"

杨俊气急败坏,声线都变了。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有数。"

"现在你还只是背上有红点,每当你兴致正高的时候,就会奇痒难耐。"

"你跪下来求我,或许我会大发慈悲,救你一命。等到红点遍布全身之时,神仙也难救!"

洛风双眸绽放出神光,一股自信油然而生。

 

 

第8章我改的!

杨俊顿时慌了,因为洛风说的全对!

他之所以请来罗旭,就是为了自己这个怪病。

但是罗旭说只是普通的皮肤过敏,而到了洛风这里,却成了令人谈之色变的梅毒!

一想到自己混乱的私生活,杨俊心下一慌,面色陡然变的难看至极。

"混账!"

就在杨俊慌神的时候,刘琴指着洛风的鼻子就骂开了。

"你一个连医术都没学过的废物,就敢在这里信口雌黄,谁给你的胆子?!"

"你这是赤果果的嫉妒和诋毁!"

"再说,就算人家杨俊身体不舒服,难道罗医生看不出来吗?哪轮的到你在这里大放厥词,赶紧给杨俊道歉!"

刘琴双手叉腰,宛如一个泼妇一般。

俏脸微寒的安若曦也是难掩心中的失望。

"洛风,你这样会让我看不起你。"

一个只会做家务,靠老婆养活的软饭王,满嘴牛鬼蛇神就算了。

现在为了所谓的面子就随意诋毁别人,甚至还要忽悠杨俊下跪,这让她第一次对洛风有了厌烦的感觉。

诚然,安若曦不喜欢杨俊,但是对洛风,她也没有丝毫感情。

"道歉!"

安若曦的语气带着一股不容置疑。

安明宇等人则是双臂抱胸,神情呆着一丝玩味。

张了张嘴,洛风只得无奈开口:"对不起。"

"若曦你别生气,我怎么会跟一个窝囊废一般见识呢。"

大方的接受了道歉,杨俊这才摆了摆手。

"来之前我请罗医生帮我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罗医生不仅是药王霍老的高徒,还是林家的座上宾,前几天林家千金突发心脏病,也有罗医生和霍老的功劳。"

"要不是罗医生和我爸有点交情,就算我百般邀请,他也不会过来的。"

有机会抬高自己在安若曦心中的地位,杨俊不予余力的吹嘘。

那可是能和林首富做朋友的存在!

我杨俊可以邀请到,你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能和我比?!

罗旭扬起了下巴,两根手指捏着山羊胡子,很是高傲。

"我们邀请了诸多西医名医都束手无策,难不成一个中医骗子就可以治好?"

一听罗旭是中医,安明宇赶忙拒绝。

"哎,明宇你怎么回事啊,人家杨俊带罗医生来也是为了老爷子好,你这么着急忙慌的拒绝,难不成是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被气了这么久的刘琴可不会放过机会,阴阳怪气道。

怎么说杨俊也是为了给自己撑场面才将罗旭请来,不管能否有用,至少有这份心意。

安邦一家人也不是善茬,直接和刘琴开怼了起来。

外面顿时吵闹不堪。

没有理会他们的唇枪舌剑,洛风找了个机会,进入老宅。

只有尽快祛除煞气,老爷子才能好转。

一开门,浓郁的仿佛散不开的煞气扑面而来。

果真如此!

顺着煞气的散发方向,洛风跟到了卫生间内。

终于,在马桶盖的后面,他找到了一个白色的纸扎小人!

巫毒人偶!

竟然是如此邪恶的诅咒!

洛风面色陡然一变。

看来是有人暗中对老爷子下手,只是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

小人面容夸张,胸前贴着一张安老爷子的黑白照,身后写着他的生辰八字。

三根长针穿透了纸人,一股股怨念诅咒,从其内散发而出,邪恶而震怖。

将三根长针拔出后,洛风找出打火机将纸人点燃。

火焰吞噬间,似乎传出无声的嘶吼。

用水将灰烬冲走,洛风这才回到房间。

床上的安老爷子面色惨白,本就瘦弱的身躯此刻显得更加瘦骨嶙峋。

眼睑紧闭,眼窝深陷。

微弱的呼吸简直细不可闻,只有那医疗器械上的波动,显示着老人还有生命体征。

"轰!"

面色一凝,洛风来不及多想,金色铭文那剩余的五成金光,被悉数注入到了老人的体内。

为了让老爷子尽快醒来,解决遗嘱争端的事情,洛风也是下了血本。

没多久,老人那微弱的呼吸便渐渐粗壮了起来。

"可用八卦破煞针解除煞气!"

就在这时,一段玄之又玄的提示从铭文内响起。

洛风一愣,旋即有种跳脚的感觉。

怎么不早说?!

珍贵的金光都用完了,现在说还有个屁用!

看来有空得将铭文内的医术都学全,要不然,这救命金光可不够用。

不过抱怨归抱怨,为了保险,洛风再度将新学会的八卦破煞针施展了一遍。

几分钟后,安老爷子面色逐渐红润,就连眉宇间的痛苦之色也消失殆尽了。

"咔嚓--"

就在这时,门把被人转动了一圈。

有人要进来了!

身形一闪,洛风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我诊治的时候不习惯有人在旁边,你们在门外等候吧。"

捻了捻山羊胡子,罗旭很是高傲。

只是,关上房门之后,脸上那股傲然之色消失殆尽,转而满脸焦急。

"妈的,杨俊那个傻叉。本以为只是演场戏,现在居然真的要看病。"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脱身才行。"

原来,罗旭根本不是什么药王高徒,只是远远的见过霍老一面。

他知道霍老深居简出,两耳不闻窗外事。故而才敢打着药王弟子的名号招摇撞骗。

这次忽悠完杨俊,恰好就被拉着一起过来了。

原以为安老爷子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他又可以借机忽悠一把。结果来了之后他就后悔了。

这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他一个赤脚医生哪会有什么办法。

为今之计,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就在罗旭为脱身而头痛之时,洛风已然从屋外绕道,回到了人群后面。

"刚刚死哪去了?!"

刘琴眼尖,一下就看到了洛风。

"我去了下卫生间。"

洛风随意扯了个谎。

"废物屎尿多!要不是人家杨俊,我们还指不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

"明天就去办离婚!"

刚刚刘琴和安明宇等人闹僵,杨俊在一旁打圆场才没吵起来。

"嘎吱--"

突然,房门打开了!

"罗医生,我爸怎么样?"安泰赶忙上前,问道。

"幸不辱命,我使用师尊传授的轮回九针,终于将老爷子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现在人醒了,你们可以进去探望了。"

摸了摸额头的虚汗,罗旭脸色有些苍白。

影帝!

这罗旭不去演电影都可惜了。

洛风心下竖起大拇指。

那足以起死回生的金光,早已将老爷子治好。更不用说为了保险,洛风还施展了八卦破煞针。

罗旭进去的时候,老爷子就苏醒了。

只是他醒来之后,房间内只有罗旭一个人,便下意识的以为是罗旭治好了自己。

而罗旭为了忽悠,直接将功劳据为己有。

甚至为了演的逼真,额头还弄出了虚汗。

再配上苍白的脸色以及那略显虚浮的脚步,使得在场所有人都相信了他的说辞。

"多谢罗医生!"

激动的道谢一声,安泰一步跨入房间。

而相比起安泰的激动,安邦一家人则是有些愁苦。

原以为可以趁着老爷子昏迷,修改遗嘱,一举将安泰等人逐出安家。

现在居然被治好了!

一想到自己等人的谋划暴露后,老爷子的责罚,安邦脸色难看至极。

"爸,大哥一家居然趁着您身体不适,私自修改遗嘱,妄图将我们全部赶出安家!"

一进门,刘琴便开始告状。

三天前的遗嘱她可是亲眼见过,明确写着安泰一家能分四成家产。

安老爷子坐起身,眼神如老鹰一般锐利。

直直的盯着安邦等人,似乎想要将几人看透。

被老爷子那锐利的眼神盯着,安邦等人如芒在背,冷汗湿透了全身。

就在安邦受不了,准备自己检讨的时候,老爷子那苍老的声音响起。

"遗嘱是我改的!"

 

 

第9章不用外人插手!

什么?!

安邦猛地睁大双眸,满脸的不可置信。

安明宇两兄弟也是惊讶的张大嘴巴。转而露出狂喜之色,瞬间从地狱到了天堂。

"不可能!"

"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三天之前的遗嘱都不是这样,你明明就是偏袒老大一家!"

刘琴显然无法接受,尖叫反驳。

"放肆!"

"老子还没死呢!"

安老爷子须发怒张,犹如一头发怒的狂狮。

"安家是我一手打拼出来的,我想给谁就给谁,哪轮的到你一个妇道人家指手画脚!"

一股强大的气势,自那瘦小的身躯内爆发出来。

"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们都快被扫地出门了!"

刘琴气愤不过,直接推了安泰一把。

摄于老爷子狂暴的气势,安泰诺诺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当初怎么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一个窝囊废!"

气不过的刘琴狠狠一跺脚,生着闷气。

"二婶,集团内部的主要事务都是我们家在操心。若曦只负责家族旗下的安家药业,论功行赏也轮不到你们。"

有了老爷子撑腰,安明宇的气焰顿时猖狂了起来。

"就是,这几年若曦固执己见的要研究配方,公司盈利能力低下,更重要的是百花集团那笔款没收回来,形成了一千万的坏账!"

"而且昨天接到通知,兴国银行的贷款下个月到期之后,也不会续给我们了。"

"安家药业的现金流出现问题,直接影响到了家族集团,这可都是若曦的失误。"

安明堂也在一旁煽风点火。

洛风顿时恍然,难怪最近安若曦面色不对,心事重重。

安家虽说在云城只是三流家族,但是旗下也有几家子公司。

其中最赚钱的房地产行业,当仁不让的被大伯安邦一家把控。

安泰一家则是依靠安若曦管理着安家药业,百花集团是公司的大客户,它的货款没有回笼,直接影响到了公司的正常运作。

安明宇两兄弟的话,顿时让刘琴一滞。

当惯了富太太的她,根本对这些一无所知。

"安大哥放心,百花集团的主管是我好兄弟。我去打个招呼,三天之内,货款就可以要回。"

听到安明宇挤兑,杨俊开始解围。

"至于兴国银行的贷款,我爸出面,云城分行的行长还是会给几分薄面的。实在不行,我们杨氏集团的资金还有几个亿,也可以解燃眉之急。"

说完,杨俊还炫耀似的对着洛风甩了甩手腕上的江诗丹顿手表。

"哎呀,还是我们杨俊好啊。不仅自己独当一面,还有这么广泛的人脉。"

"以后我们若曦啊,就要靠你多帮衬着了。"

刘琴满脸谄笑的吹捧着。

俏脸微怔,安若曦美眸闪过一丝讶异。似乎也没想到杨俊的能量有这么大。

"要真是能解决资金问题,杨俊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呐。"

就连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安泰,此时也是拍着杨俊的马屁。

"我老婆的事情,我来解决,还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操心!"

突然,一声冷喝,让现场顿时冷了下来。

"什么?"

"你来解决?!"

本就对洛风不满的刘琴,彻底发飙了。

"一个整天只知道吃软饭的窝囊废,还敢妄言说帮公司讨要欠款?!"

"你知道百花集团是谁的吗?那可是林家旗下的产业!"

"整个安家都都不够人家看的,你一个连班都没上的废物,还敢口出狂言。"

一连串的辱骂像鞭炮一样,将洛风贬低的一无是处。

安若曦也是黛眉微蹙,对洛风的厌恶再度加深了几分。

一个连生活费都要靠老婆给的人,现在居然说要解决一千万的坏账。

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没有理会刘琴的辱骂,洛风只是平静的看着安若曦。

尽管二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洛风对她的感情是真挚的。

十年前,那个仿佛白衣天使般的少女,将一个面包塞到少年手中。

她救了少年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倩影烙印在了少年的心底。

哪怕安若曦冰冷的像一块坚冰,洛风也依然相信,自己可以融化她。

现在有了林远堂赠送的九叶红莲卡,区区一千万账款,又有何难。

"妈,我是说真的,我……"

"你什么你?!"

"难不成,你想说你认识林家的人?"

没等洛风说完,刘琴打断道。

"我确实认识林家的人,说不定他可以帮上忙。"

摊了摊手,洛风有些无奈。

"就你?还认识林家的人。你怎么不说林远堂和你是好哥们呢?!"

"简直是痴心妄想!"

杨俊毫不留情的嘲讽道。

"滚!我们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嘴!"

几次三番被算计针对,洛风眼眸一寒,那锐利的眼神,让杨俊内心猛地一突。

"啪--"

"放肆!谁允许你这么跟杨俊说话的!"

"要是拿不回欠款,我们都要喝西北风。你平时嫉妒杨俊就算了,在这个关键时刻,居然还毫不自知。"

气极的刘琴直接一个耳光甩在洛风脸上。

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子改了遗嘱,恐怕她现在就要安若曦休了洛风!

此刻,安若曦也保持沉默。

一个毫无自知之明的窝囊废,不值得自己维护。

同时,内心对洛风的印象降到最低点。

安邦和罗旭等人也是好整以暇的看着热闹,眼神颇为玩味。

"罗神医当面,你们这样成何体统?安家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

一直没说话的安老爷子展示出了家主的威严。

"爸,俗话说,女婿半个儿。既然洛风有这份心,那就让他去追回欠款。"

"如果真的要回来了,那分一部分家产给老二,也分数应该。但如果要不回来……那就休想得到一分钱!"

阴笑了一声,安邦在老爷子身旁说道。

闻言,刘琴等人勃然色变。

安邦居然抓住这个把柄不放,要彻底赶安泰出局!

洛风是什么人,他们都心知肚明。

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能拿回账款,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寿宴之前要是拿不回账款,安家的产业我就只能交给老大一家了。"

大手一挥,老爷子直接拍板。

对于小儿子找了这么一个废物上门女婿,安老爷子早就颇有微词。

安泰一家,除了安若曦这个孙女才能出众之外,就没有人能入的了他的法眼。

"罗神医,这是一百万诊金,还请笑纳。三天后的寿宴,神医务必赏脸光临。"

将支票递给罗旭后,安邦带着两个儿子志得意满的走了。

"啪--"

又是一个耳光甩在洛风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印触目惊心。

"白痴!"

"谁让你信口开河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你满意了?!"

一回到安家别墅,丈母娘刘琴压抑了一路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安若曦也是俏脸有些难看,原本以为杨俊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会出手帮洛风追讨账款。

但是在分开的路上,杨俊就明确表示,除非洛风跪下来求他,否则他是不会出手的。

这算是对洛风诋毁他的报复。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就算是在杨俊家门口跪三天三夜,也必须求得他的原谅!"

"要是不能让他满意,你也不用回来了!"

就在这时,安若曦的手机响了。

 

医仙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仙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仙狂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