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狂婿》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宁影安江雪小说全文

  • 时间:
  • 极品狂婿白衣殇
  • 来源:ZW

《极品狂婿》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宁影安江雪小说全文

《极品狂婿宁影安江雪》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极品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哒,哒哒......"

清晰的高跟鞋声走近,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会议室的门口。

结果却只是佐林的新秘书,过来续杯倒茶。

"佐林,你又换秘书了?"

安云箐眼角的余光扫过从身边走过的女人,眉头微皱冷声询问。

"奶奶,这您都要管呀?"

安佐林一脸委屈的耸了耸肩。

安云箐白了他一眼,也懒得跟他说那么多。

安家里面也就安佐林有点盼头,其他人都是毫无建树更不值得他信任。

"我说这安江雪架子可够大的呀,是不是怕我让她滚出安家,所以吓得不敢来了呀?"

安佐林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开口一句话顿时让会议室里一阵哄笑议论。

"本来就不该让她去,只会给安氏丢脸拖后腿。"

"哎呦,你们是没看她跟佐林置气的时候多么理直气壮,现在倒好丢不敢露面了。"

"要我说,早就该赶走这个吃白饭的了。"

正在安家族亲在这儿议论纷纷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口再次响起了一阵高跟鞋的声响。

所有人立马安静了下来,却是一个个都带着落井下石的准备,期盼着安江雪能够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奶奶......"

安江雪听了宁影的话,装出也一副怯懦惶恐的样子站在门口也不往里进。

"嗯......进来吧,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要有勇气面对才行。"

安云箐一看安江雪的这个状况,顿时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预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她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

"奶奶教训的是。"

安江雪拿着跟影雪集团签好的合作意向书,却谦卑点头低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跟前。

那是距离门口整整十米远的距离,也代表儿她在安氏里面实际最低的地位。

"哎?别急着坐下呀?"

"说说吧?结果怎么样啊?有没有拿下影雪集团的合作呀?"

安佐林根本就没有等安江雪坐下的耐心,恨不得立马把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一脚踢出安家大门。

安江雪当即低着头也不说话,众人立马就是一阵嘘声。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就知道她没那个本事。"

"没有金刚钻,就不要去烂那个瓷器活儿嘛。"

"就是,本来还能在安氏领个几千块的工资,现在要被扫地出门了你说可怜不可怜。"

安家的股东亲友,一个比一个高兴。

嘴里讽刺挖苦带打击,恨不得把安江雪直接踩在脚下碾碎。

"好了,既然这样,你也知道你该愿赌服输。"

"虽然你是安家人,但奶奶也帮不了你,到财务部领一年的工资另寻出路去吧。"

安云箐自从安江雪嫁给宁影后,就劝说她尽快跟那个废物离婚。

一晃三年时间,安江雪迟迟未动,她现在已经不对安江雪抱任何希望了。

甚至,原意让她成为让安佐林树立威信的牺牲品。

"你还站着干嘛?"

"没听到奶奶让你滚蛋了吗?让你多领一年的工资,那已经是对你的仁慈了知道吗?"

"还不快滚?"

安付利一看安江雪还是站着不动,当时一拍桌子怒吼出声。

此时的安江雪才明白宁影的建议有多正确,如果她不是选择相信宁影,她永远都无法想象自己的亲人会如此绝情。

这一刻她也彻底抛弃了过往对他们的谦让态度。

因为,面前的这些人,眼里只有利益。所谓的亲友,只是用来维系利益的理由。

"奶奶......"

安江雪突然开口,声音颤抖凄凉让人听着都感觉绝望。

本来要起身离开的安云箐,这一刻不觉止住了脚步,心头一颤多少还是有些不忍心。

"你还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满足你。"

安云箐满眼无奈的看了看安江雪,抬手示意众人都不要出声,会议室里跟着变得鸦雀无声。

"我跟影雪集团签订了价值两千亿的旧城改造项目合作意向书。"

"因为,他们的项目才刚刚启动,所以想跟安氏开展全方位的合作。"

安江雪压抑已久的心情,此时毫无负担的展开逆袭反击。

在众人震惊诧异的眼神中,离开位置把签好的意向书递到了安云箐的手中。

"两千亿,天呐!"

"我们安氏,要飞黄腾达了吗?"

"真是太让人意外了,她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常清楚这个合作意向书意味着什么。

如果是真的,仅仅是对外公布这个利好,安氏的股票就会有数倍的疯长。

安氏的市值,也会跟着扶摇直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安云箐翻阅意向书的动作。

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尤其是安佐林和安付利,这对堂兄弟心跳都要停止了。

安佐林手里的签字笔,被他捏的咯吱吱作响,他再清楚不过如果安江雪真的拿到了这个合作意向就意味着他直接回被安江雪取代。

这么大规模的合作,绝对需要安氏的一把手亲自督办才行。

"江雪,你没有让奶奶失望。"

"奶奶为你感到骄傲!"

安云箐看完了合作意向书,确认没有任何可疑破绽后,终于不得不肯定安江雪的功劳。

三年来第一个公开的肯定,一个亲切的拥抱。

安江雪心里却是淡若止水,面对这一切没有丝毫的感动兴奋。

她要的是复仇,要的是看她笑话的人,赶她走的人付出绝对的代价。

"嘎嘣!"

安云箐的话音一落,安佐林手中的签字笔当即断成了两截。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像是傻掉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空气。

"哗......"

会议室里瞬间掌声雷动。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安江雪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脸上百般纠结,但掌声却一直持续着。

"江雪,傻孩子你怎么不早说?让你受委屈了......"

安云箐是个明白人,一看安江雪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联想起她刚才遭遇的事情立马就明白了她现在需要什么。

"奶奶,我是故意的。"

"我是想看看安家人对我有多好,我会一直记在心里,逐一回报数倍奉还。"

"还有愿赌服输是吗?那个说要跪地拜师的人呐?现在不好苟着了吧?"

 

 

第十二章愿赌服输

安江雪的话音一落,会议室里所有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没有一个人列外,他们都在安江雪的打击范围里面。

更离谱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觉得他委屈冤枉。

这时,脸色最难堪的莫过安佐林和安付利这两个人了。

"当然,这是你赢来的。"

"愿赌服输,相信不会有人觉得不妥。"

所有人都在张云箐表态,她也是安佐林最后的希望。

但是老太太开口出声的一番话,顿时让安佐林意识到,现在谁都救不了他。

"我老了,就不掺合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了。"

张云箐缓缓抬手拍了拍安江雪的肩膀,转身抬腿迈步走出了会议室。

这不仅是她的态度,也是安氏的生存信条。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能给安氏带来利益,你就是强势的代言人。

事实也证明,不管怎么说,安江雪都已经从过去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她乐的看到这样的事情,也愿意让安佐林知道什么叫压力。

"奶奶……"

在张云箐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的最后一刻,安佐林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起身呼喊。

然而张云箐只是回头给了他一个冰冷的眼神。

安佐林顿时明白了,像寿诞那天那样的公然袒护,以后不可能再有了。

此时的按降雪,伸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清了清嗓子,抬眼环顾一脸尴尬的亲友股东,最后目光落在了安佐林的身上。

"堂哥,当你的师傅其实我心里是拒绝的。"

"但是没办法,不杀杀你的威风,我对不起你刚才对我的赶尽杀绝。"

"来吧,难道你没有带着膝盖吗?"

这是安江雪三年来第一次在安家如此趾高气昂,面对一雪前耻的机会,她当然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话也是字字珠玑,刀刀见血。

只听的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是满心寒意。

"安江雪,你少得意。"

"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就是磕头拜师吗?你以为我安佐林输不起?"

事到如今,安佐林只能抹下面子,硬着头皮逞强。

知道这一劫躲不过去,干脆一拉椅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堂哥,你太心急了。"

"我都没说让你跪,你就跪下了。"

"来来来,跪这里,让我看看你跪在我脚下到底是什么表情。"

安江雪那里肯这么轻易就饶了他,开口一番话直接让安佐林脸颊发烫,气得浑身发抖。

"安江雪,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已经跪过了,大家都可以作证。"

安佐林气急败坏的起身,冲着安江雪咆哮出声。

"哎呀,生气了呀?"

"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你问问谁能给你作证?有一个人为你说话,我安江雪绝对不会再多说半个字。"

对安家人的德行,安江雪看的已经相当透彻。

墙头草随风倒,谁得势他们就跟着谁跑。

一边是两千亿的大蛋糕,一边是一个失去老太太支持的可怜虫。

孰重孰轻立见分晓。

"付利,你倒是说句话呀?"

"叔叔?"

"姑姑?你们……你们……"

安佐林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声,顿时一脸难以置信的揪住了安付利的衣领。

"林哥,愿赌服输这还是你说的。"

"事实摆在那里,你让我们怎么替你说话?"

安付利一句话,顿时让安佐林彻底傻掉,扭头看了看周围低头不语的亲友。

顿时意识到,利益面前什么都是他妈的扯淡。

老老实实的起身走到安江雪的面前,倒好茶水单膝跪地,双手奉上。

"师傅,我服了……"

十分钟之前,他还信心满满的对安江雪展开无情追杀。

十分钟之后,他却不得不面对现实委曲求全。

现实,就是这么讽刺,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徒弟乖,以后好好跟师傅学本事。"

安江雪撇嘴一笑,直接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安佐林却像傻子一样,双手举着茶杯,跪着面前的空气。

"林哥,人走了。"

安付利见状慌忙过去搀扶安佐林,却被安佐林狠狠的一把推开。

"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你们,你们,都给我等着……"

安佐林怒气冲天的把杯子往地上一摔,抬手指着会议室里往日对他恭维跪舔的亲戚,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切,这能怪我们吗?"

"真是莫名其妙。"

会议室里的人,一脸无辜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揣着明白装糊涂各自离开。

一下午的时间,安氏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了安江雪逆袭打脸安佐林的事情。

安江雪,也从一个安氏的隐形人,一下子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为了配合她跟影雪集团的对接,张云箐直接把安江雪提拔成了安氏的副总裁。

傍晚十分,宁影依旧出现在了安氏对面的报刊亭旁边。

"哎呦,今天看上去很不一样哦?"

报刊亭的老板,看到宁影一身名贵西服,路边摆着一台加长林肯立马就明白这会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

"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事实证明,坚持就一定会自己想要的收获。"

"相信,你也很快能够达成自己的目标。"

宁影意味深长的把话说完,然后递上了一根香烟,给这个报刊亭老板点着了火。

"查过我的底,并不代表你知道一切。"

"我想,你不会希望看到我达成目标的结果。"

"只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她,不然你会在我手里,领教到什么叫残暴。"

那报刊亭的老板微微一笑,转身拉下了报刊亭的卷闸门,然后把点燃的香烟扔到了里头。

潇洒的离开,头也不回。

宁影看着他的背影,苦笑摇头。

心想,怕是到时候咱们谁对谁残暴,还不一定。

翻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刚刚好。

他丢掉了手里的香烟,利落的跳上了车,掉头开到了安氏总部的大厦门口。

"哇--这车子好漂亮啊。"

"人更漂亮好不好?"

"这不是安家的废物女婿吗?真是想不到,人配衣裳马配鞍,收拾出来这么帅。"

第一批走出大厦门口的职员,看到苏名的车子立马各种围观议论。

安江雪看到这一幕,却是满脑子问号。

想不通,宁影现在为什么还能开着这辆车。

 

 

第十三章自取其辱

"老婆,上车呀?"

宁影的一声呼喊,顿时让围在车子周围的职员把目光投在了安江雪的身上。

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夹持,让安江雪顿时不知所措。

只能硬着头皮先上了车,先离开公司再说。

"你这什么情况?"

"别告诉我,你同学把车子送给你,鬼才信。"

车子刚离开安氏门口,安江雪就一脸疑惑的开始审讯宁影。

"没有,我说这车开着倍儿有面子。"

"我同学,就借给我开几天。"

"让我把你弄上床了,再还给他。"

宁影看着安江雪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配上他那猥琐的笑容,顿时让安江雪有种想要把他踹下车的冲动。

"闭嘴!"

"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安江雪本来心情不错,一心想要跟宁影分享她打脸佐林的经过。

结果被宁影这一番话弄得面红耳赤,脑子里满是各种不堪入目的画面。

"吱--"

红绿灯路口,宁影刚刚停稳车子,一辆咖啡色的保时捷超跑就停在了他的车子旁边。

"废物,敢不敢跟我飙车呀?"

安佐林一脸挑衅的表情,冲着宁影竖起了中指。

"别理他,这家伙存心找事儿。"

安江雪当然知道安佐林正在气头上,不想让宁影跟他置气。

市区飙车本来就是违法的,万一有什么事情相当麻烦。

"算你小子运气好,我老婆不让我欺负你。"

宁影扭头撇了安佐林一眼,满载蔑视的开口回应。

"我去,你也真好意思叫。"

"一口一个老婆,她让你动过吗?啊?谁不知道,你睡了三年地板呀?"

"说不定,她已经给你戴了绿帽子,你都不知道。"

安佐林就是冲着找事儿来的,当然什么话难听说什么。

"老婆你怎么看?"

苏名当然知道安佐林是什么目的,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扭头若无其事的询问安江雪。

"撞他他丫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安江雪肺都气炸了。

当即咬牙一句话,只听见宁影瞬间把汽车引擎轰得震天响,周围的车主瞬间吓得下车躲闪。

以为他这是要起飞的节奏。

安佐林一看宁影上钩了,顿时撇嘴一笑目视前方,只等绿灯一闪好把宁影和安江雪往全套里面带。

市区飙车是重罪,开车的和车上的人,都会被拘禁论处。

下个路口,他已经让人布置了交通事故,有警察到场在处理。

这个时候他只要激怒宁影,然后在下个路口减速,宁影和安江雪都得进牢房。

那么安江雪谈下的合作,就理所当然的得由他接手。

绿灯亮起的瞬间,安佐林和宁影同时给油,冲了出去。

只是安佐林做梦也没有想到,宁影直接一把方向,如同坦克一般重达十几吨的加长林肯撞向了他的车头。

安佐林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慌忙踩刹车,却还是被宁影的车子挂的整个前脸都飞了。

再看安佐林,安全气囊也爆了,挡风玻璃也碎了。

满脸玻璃渣,惊魂未定的看着面前的空气,整个人都傻掉了。

"可恶!"

"安江雪,你给我等着……"

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宁影早就跑的没影了。

他只能气急败坏的指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宣泄自己的不甘和愤怒。

……

宁影和安江雪的住处楼下。

挺好了车子,宁影刚想下车给安江雪开车门,却被安江雪拉住了胳膊。

宁影扭头的瞬间,却看到安江雪眼中晶莹的泪花。

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顿时让宁影懵了。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画面,却从来没有想过,幸福会来的如此毫无征兆。

以至于,他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没有一个舒服的体位。

"谢谢你,真的。"

安江雪的心中的感动,从宁影面不改色撞向安佐林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无法自控。

她只是生气,随口那么一说。

他却义无反顾想都不想就去做了,而且还把她毫发无伤的带回了家。

"嗨!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什么呐。"

"放心,车子皮实得很,没有把你哄上床之前我可不舍得让它坏掉。"

"你先上楼,我把车子送去补补漆。"

宁影需要的可不是什么感动,他要的是安江雪的爱,是她的拥吻而不是拥抱。

"噗嗤……"

安江雪听了宁影的话,顿时泛起眼白瞪了宁影一眼,然后没等扭头就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她无法想象,宁影的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东西。

只觉得,他就算是说这样的话,她也越来越生不起气了。

下了车子,看着宁影挥手离开。

安江雪站在夜风里,却突然想起安佐林对宁影的嘲讽,那句谁不知道你睡了三年地板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那曾经是她认为,不可能动摇的态度。

现在她却在想,是不是今天晚上就应该结束这荒谬的事实。

此时,安家祖宅。

安佐林的父母,带着头上缠着绷带,吊着胳膊的安佐林正坐在客厅里焦急的等待张云箐的到来。

安佐林的父亲,安长山是张云箐的小儿子,现在在安氏下属的功臣设计院当主管。

因为主攻技术,所以很少有机会到公司总部来。

安佐林的母亲赵霞,却是安氏总部的秘书部部长。

虽然职位不高,但因为儿子是安氏的总裁,在安氏也是威望极高。

今天他们来,当然是为了安佐林的前途。

失去了张云箐的支持,那无疑是选不了他总裁的职务随时都有可能被取代。

那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咳咳……"

张云箐在仆人的搀扶下,出现在了客厅门口。

安长山和赵霞慌忙起身笑脸相迎。

"妈,这么晚了来找您,可真是不好意思。"

"不过事关重大,我们也是不得已。"

安长山上前搀扶张云箐,赵霞立马开始暖场铺垫,嘴跟机关枪似听的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张云箐却是微微抬眼,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安佐林。

看到他身上有伤,眼里跟着闪过些许怜悯。

"怎么弄的?"

开口出声一句话,顿时让赵霞知趣闭嘴,退让一边。

很显然,她机关枪的嘴,都抵不上她儿子一个委屈的表情。

"是安江雪。"

 

极品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极品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极品狂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