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神医》执笔之东完本在线阅读

  • 时间:
  • 赘婿神医执笔之东
  • 来源:ZW

《赘婿神医》执笔之东完本在线阅读

《赘婿神医林子崖姜聪颖》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赘婿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自己打脸

柳天青自然也看到了众人的目光都是看向宋玉飞的,他的凶狠到凝成实质的幕目光也跟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宋玉飞。

当宋玉飞接触到这道几乎可以杀死人的目光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颤抖了起来。

"哥,您这是?"宋玉飞也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怎么能没听出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破坏他好事的林子崖和柳天青是什么关系?

可是他根本就惹不起柳天青,燕京柳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根本不是这个临湘宋家可以得罪的人。

他完全想不出这个土包子怎么会和柳天青有交情。

"你过来。"柳天青目光不变,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本来就已经是落针可闻的会场,听到柳天青这么叫宋玉飞,瞬间传出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里大多数认识柳天青的人都知道他的习惯,平时他虽然狂傲,但也算是可以接触。

每当柳天青出现这种淡淡的语气时,那就证明有人要倒霉。

这次倒霉的人,很明显就是宋玉飞了。

宋玉飞虽然颤抖,但也不敢违抗柳天青的意思,用尽全身力气,一步一步的想他走了过。

柳天青倒也没有着急,就那么一直看着宋玉飞乌龟一样的速度向他走过来。

林子崖更是一脸笑意,摸着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一直等到宋玉飞挪动到了面前,柳天青伸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了他脸上。

"啪"

这一声回档在成个会场中。

这一巴掌绝对不轻,宋玉飞被打的已给趔趄,嘴角已经有鲜血溢了出来。

"剩下的自己打。打到我林大哥满意为止。"

淡淡的声音又从柳天青嘴里传了出来,只有就不在理他,坐到了林子崖身边。

宋玉飞根本不敢违抗他的意思,现在也顾不得脸面了,伸出双手左右开工,狠狠的向自己的脸上搧去,每一下的力度都不比柳天青刚刚那一下轻。

宋玉飞太明白燕京柳家代表着什么了,如果他几天有一点敢违背柳天青的意思,不要说他,就是他真个宋家都得为他陪葬。

"林大哥,这些你,你都去哪了?我可想死你了。"

坐在林子崖身边的柳天青不在理会抽自己的宋玉飞,而是换了一副激动的笑脸跟林子崖聊起了天。

"我还还能干什么?天天被那个死老头虐待呗。"

林子崖摊摊手一脸痛不欲生的说道。

"呵呵,当年林大哥不是要,起义吗?没有成功?"柳天青想起了当年和林子崖在一起的事,不由得笑了出来。

他天天跟在林子崖屁屁后面混,林子崖还叫说自己一起和他偷袭他师父,结果两个人都被胖揍了一顿。

"哪有那么容易,现在我还打不过那个死老头呢。"林子崖一脸苦相,无意间瞟了一眼还在那不停抽自己的宋玉飞。

柳天青也看到了他的眼神。

"你觉得我们坐着,你站着合适吗?"柳天青对着已经把自己抽的迷迷糊糊的宋玉飞吼道。

宋玉飞已经听不清外界的任何声音了,只是在那不停的抽自己,脑子里想的却是等柳天青走了以后,怎么报复林子崖这个土包子,今天他受的耻辱都要加倍还给林子崖。

柳天青看到他没有反应还在不停的抽自己,皱了皱眉头。

见到柳天青皱眉,自然有很多想要巴结他的富家子弟,有两个反应快的,直接就跑上来对这宋玉飞的腿弯就踹了下去。

另一个怕把宋玉飞踹趴下,失去抽耳光的效果,还好心的扶住了他的肩膀。

让宋玉飞没有在这一踹之下趴在地上。

柳天青满意的点点头,给了这个俩个懂事的小家伙一个赞许的眼神。

"一会递上来张条子,写明白你们家族是做什么的。"柳天青随口说道。

"谢谢,柳大哥。"

"谢谢,柳少给机会"

两个富家子弟已经乐疯了,不仅得到了柳天青的赞许,还让他们递条子。

这是什么概念?这是柳天青给他们的奖励。

柳家会在这临湘城里照顾他们家族的生意,如果机会把握的好,完全有可能让家族进入一流或二流顶端的行列。

他们就是家族的功臣,不但可以成为家族的继承人,更是可以在这临湘城里横着晃了。

大厅里其他的富家子弟听到,柳天青的话,都想狠狠都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怪自己为啥反应那么慢,为什么会犹豫。

有的富家子弟不是没反应过来,他们是怕事后宋玉飞找他们算后账。

早知道柳天青会让递条子,还怕个毛线宋玉飞啊。

林子崖也清楚的看到这两个上来踹宋玉飞的富家子弟,也在刚刚围着宋玉飞吹捧。

可转眼间就完全变了个样子,林子崖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呵呵,林大哥,这也是你教我的,有奖有罚才能养好狗。"

柳天青毫无避讳的说道。

虽然话说的很难听,但是在这大厅里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反驳。

"青出于蓝啊,我这点玩意,都让你学去了,好像比我用的还要好。"

林子崖调侃了一句,瞥了一眼已经快把自己打晕的宋玉飞说道:"这家伙也太不抗打了,这就不行了?"

姜聪颖几次都想上来让林子崖放过宋玉飞,可是她看到跟林子崖谈笑风生的柳天青就不自觉的恐惧。

"呵呵,我们当年被你师父他老人家揍的时候,不是比他还要惨?"

柳天青打趣的说道。

"林大哥这次来临湘能待多久?"

"很久,短时间不打算离开了。"林子崖敢接到无趣的伸了一下懒腰。

"哦,那感情好了,以后我要多来临湘看望林大哥了。"

柳天青眼睛放光的说道,别人不知道林子崖的价值,他可是清楚的很,邪医传人,交好他那就等于多了N条命,只要不死透他都有办法救活。

"我累了,先回去。"

跪在地上的宋玉飞已经把自己打成了猪头,手臂还在机械的挥动这,但已经打不到自己的脸了。

 

 

第八章我是有证的

"林大哥,你去哪,我送你回去。"

柳天青见林子崖已经站了起来,连忙也起身问道。

"不用送,你玩吧。"林子崖已经向姜聪颖那边走去,挥了挥手说道。

柳天青好奇的看着林子崖并没有向门口走去,而是向一群女孩走了过去。

"你走不走?我困了。"

林子崖走到还傻傻的站在那的姜聪颖身前问道。

姜聪颖一直在想,这个土包子,怎么会有怎么深厚的背景,这是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

姜聪颖现在完全处于迷糊的状态,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就跟中了幻术一样,跟着林子崖往门口走去。

"大哥,我上哪找你?"

柳天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家医馆。"

林子崖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外出来。

柳天青看林子崖离开,也就会到二楼房间里去了,也没有理会还跪在地上的宋玉飞。

大厅里的众多富家子弟,都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怎么办是好。

过了很久,看二楼柳天青的房间一直没有动静,才有人大着胆子偷偷的给宋家人打了个电话。

把这里发生的事通知了宋家。

柳天青一会到房间,就有一个身穿黑袍的女子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少爷,这邪医传人怎么会出现在临湘,难道这里有事要发生?"

"还不清楚,你让人去查查,我这个大哥,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柳天青也对那个黑袍女子说道。

"好,属下这就去安排。"黑袍女子说完就要隐去身形。

"等等,随便差一下刚刚和他一起离开的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历。"

柳天青补充里一句。

"明白。"话音刚落,黑袍女子已经消失在了房间里。

柳天青坐在舒服的老板椅上点燃了一只极品的古巴雪茄,闻着从雪茄里散发出来的烟草味,陷入了沉思。

身为能把已经隐士的邪医请出来为他治病的柳家人,他太明白邪医传人出现代表着什么了。

另一边林子崖带着姜聪颖离开聚会场。

一直走到姜聪颖那辆红色保时捷旁,她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要不是夜里的冷风吹的她有些刺骨,她还以为这是一场梦境。

要不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打死她都不会相信,就凭她这个倒插门的老公,会是柳天青的救命恩人。

姜聪颖同样身为医生,而且是很出色的那种,她无法理解凭借几根银针就可以治病救人。

虽然她今天已经亲眼看到了,她也全当是林子崖的运气,至于中毒一说那个是无稽之谈。

她已经打电话去一样验证过了,刘爱民中毒之说完全是无稽之谈。

根被就没有在刘爱民体内化验出一点毒素。

姜聪颖认为是自己之前对刘爱民的治疗刚好在林子崖给他针灸的时候,产生了效果。

完全是巧合。

她绝对不会认同一个只有上过高中,不知道从那个山沟里钻出来的林子崖会比自己强。

"不要以为,用你那蹩脚的医生忽悠到了柳天青,就觉得很了不起了。"姜聪颖越想越生气,都是因为林子崖她的玉飞哥才被整的这么惨了。

"早晚会被人家识破的,到时候就有你好看的了。"

"哼。"姜聪颖噼哩叭啦的发泄一通,冷哼了一声就钻进了车里。

林子崖自然不会在意自己这个XF说什么,也是懒洋洋的坐上了副驾驶,进入了闭目养神的状态。

一路上姜聪颖都是气呼呼的,都是因为这个家伙把好好的聚会弄的一团糟,还她的玉飞哥,变成了猪头。

很快,姜聪颖已经把车开进了姜家别院,也没有理会林子崖,下车后就直奔三楼自己的房间。

可是就当她进入房间准备关门的时候,发现林子崖一直就跟在她身后。

"你跟着我干什么?"

姜聪颖一副冷冰冰的语气。

"当然是睡觉了。"

说完也不管挡在门口的姜聪颖,径直就走进了房间。

"你!"

姜聪颖被气得够呛缓了半天才怒气冲冲的喊道:"你给我出去,这里是我的房间,你进来干嘛?"

林子崖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的说道:"睡你,我们可是合法夫妻,我不睡这睡哪?"

"你,在不滚出去,我可就要叫人了。"

姜聪颖看到林子崖已经坐在了沙发上,还熟练的打开了电视。

"叫人?叫什么人?我这个可是持证上岗,受法律保护的。"

林子崖拿着遥控器不停的在换着台,找自己喜欢看的节目,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现在的姜聪颖几乎已经快被气吐血了,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轻薄的对她说话。

"喂!你脱衣服干什么?"

就在姜聪颖愣神的功夫,林子崖已经开始脱身上的衣服了。

"靠,当然是洗澡了,难道还裸奔啊。"

林子崖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

"你赶快把衣服穿上,我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出去。"姜聪颖都已经快要疯了。

双手死死捂住眼睛不去看已经把上衣脱掉的林子崖。

林子崖当然是要好好调教一下自己这个便宜XF,不然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

虽然他也不怎么得意姜聪颖,但是必定有了那一张结婚证,还当着他的面和宋玉飞拉拉扯扯的搞暧昧。

完全当自己不存在,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了。

看到姜聪颖捂住双眼的样子,林子崖坏坏一笑。

光着上身就走了到姜聪颖面前,顺手把房门关上了。

"咔嚓。"

房门上锁的声音清晰的传进了姜聪颖的耳朵里。

她就感觉一个滚烫的身体靠近了自己,她只能后退,后背撞到了墙上。

姜聪颖已经把捂着眼睛的双手护在了胸前,一双大眼睛惊慌的看着已经摆出一个完美壁咚姿势的林子崖。

林子崖发现以这种角度看他这个便宜XF,还挺好看的。

"你要干什么?"

现在的姜聪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已经惊慌到了极点。

惊慌到极点自然就是爆发。

"臭流氓,你给我滚开。"姜聪颖疯狂的大喊了出来。

 

 

第九章姑爷

伴随着喊声而来的,还有一记女人天生自带的绝学,"撩阴腿"

当然林子崖的反应是极快的,机会就在姜聪颖抬腿的瞬间,他已经退后两步远远的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姜聪颖见到林子崖退后,她那最后一点意志崩溃了,她委屈了,从小到大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对她。

眼泪瞬间就滑落了下来。

然后就委屈的蹲在墙边,双手抱住膝盖,低着头哭泣了起来。

林子崖看着哭的向小猫一样楚楚可怜的姜聪颖,也觉得这次玩的有点过了。

现在的林子崖觉得很是头痛了,他整治人有一套,但对于哄女孩子,确是绝对的小白。

房间里闹腾的这么厉害,其实早就惊动了别墅里的佣人,但都被姜家老爷子呵斥回去了。

"那个……你别哭了。"

林子崖有点不知所措,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你睡房间里,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总可以了吧。"

姜聪颖依旧低着头委屈抽泣着,她现在快恨死林子崖这个土包子了。

听到林子崖别扭的说词,姜聪颖抬头看了一眼,正不知所措的林子崖,一副抓耳挠腮不知道该这么办的样子。

姜聪颖也是觉得好像,完全没有了刚刚调戏自己那副无赖的样子。

她也觉得好笑,但还是恶狠狠的瞪了林子崖一眼,站起身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对着还傻站在那的林子崖冷冷的警告道:"这里就是你的禁区,你只能在客厅待着,你要是敢进我的房间我就善了你。"

说完就咣当一下把门关上了,然后就是反锁房门的声音。

我擦,这娘们儿可够狠的,林子崖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重要部位。

林子崖再看向被姜聪颖死死关上的房门时差点没笑喷了,只见被反锁的房门上还插着一串钥匙。

林子崖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姜聪颖的房间,这个一个套间,客厅不大,三十平米左右,还到一个洗手间,装修风格完全是小女生的粉红色主题。

但是能睡觉的地方有一张沙发了。

溜达了一圈,林子崖又坐回到沙发上无聊的拨弄这电视频道。

"咔嚓"

姜聪颖房门开锁的声音响起,林子崖看到她抱着个被子站在门口,用力把被子扔向了自己。

"你能不能把电视小点声,吵到了睡觉了,知道吗?"

姜聪颖完全是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恶狠狠的说道。

林子崖知道自己闯了祸,现在也不敢再去逗她了,无奈的耸了耸肩,顺手把电视关掉了。

又去把被姜聪颖扔到地上的被子捡了起来。

"哐当,咔嚓。"

正捡被子的林子崖抬头看了一眼又被锁死的房门,那窜在门锁上晃悠的钥匙仿佛是在嘲笑他。

林子崖抱着被子回到了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很快林子崖就进入了睡眠,一天三次施针,对他的消耗可不小,特别是宴会上施展了鬼门十八针中的禁术,消耗更是惊人。

林子崖睡的香。

可卧室里的姜聪颖却睡不着了。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给那个欺负自己的家伙送被子,还找了那么蹩脚的借口。

姜聪颖自己都不知道,在她心中已经对林子崖起立涟漪。

一大早林子崖就就起床了,姜家别院里找个偏僻的地方开始练功,这已经是在山里十年养成的习惯。

虽然每次施针救人都会让修为有所提升,但同时也会带来极大的疲惫感,不如这样修炼来的舒服。

两个小时后林子崖收功,一身疲惫感已经尽消,感觉这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等林子崖再走进别墅时,已经有不少佣人在忙碌了。

都是一脸怪笑的看着他,还不是有人向他问好。

"姑爷,早。"

"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

姑爷?林子崖听到这个称呼就是一脸的黑线,感觉这姜家别院的人,今天对他热情了不少。

就是个称呼让林子崖感觉到别扭。

林子崖刚进餐厅就看到姜老爷子和姜聪颖已经在里面了。

姜老爷子也是用那一脸怪笑的表情看着林子崖,给林子崖看的毛毛的。

"子崖,过来坐,到爷爷身边来。"

姜聪颖则是连头都没抬,凶狠的吃着面前的食物,就好像那盘子里放的就是林子崖一样。

林子崖刚刚做下,就又看到姜老爷子一脸古怪的笑容还略带关心的问道:"子崖,昨晚在家里睡的还习惯吧。"

话语中姜老爷子还特意把"睡"字拉了个长音。

听到这话,林子崖差点把已经喝到嘴里的粥喷了出来。

他当然听得出这个"睡"字另有含义了。

"咳咳咳。"

"那个姜爷爷……"

林子崖干咳了几声刚开口说话,就看到坐在对面的姜聪颖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盯着自己。

"林子崖,我警告你不要乱说话。"

林子崖自然是回应了她一个挑衅的眼神,对姜老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姜爷爷,我睡的很好,这里的床又大又软。"

"噗"

"咳咳咳……"

林子崖的话刚出口,坐他对面的姜聪颖就被呛的咳嗽不止。

林子崖赶紧跑到不停咳嗽的姜聪颖身边,手掌空握轻拍他的后背,然她把呛到的食物吐了出来。

"拿开你的脏手。"

姜聪颖已经被林子崖气疯了,她还感觉到,开始林子崖拍打她的后背为她顺气,可后来那只臭手,明显是在她的后背上趁机占便宜。

"你这个流氓,无赖。"

说完就快速起身,气呼呼的离开了餐厅。

林子崖和姜老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只能对姜老爷子摊了摊手,表示我们无辜。

"呵呵,没事没事,聪颖被我宠坏了,过几天就好了。"

姜老爷子呵呵笑道,做了一个大家都是男人,你懂的。

林子崖看到这个有点不着调的老头,也是挠了挠头,傻笑了一下。

继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吃饭。

林子崖正吃的开心呢,一个清冷又充满怒气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过来。

 

赘婿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赘婿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赘婿神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