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厉睿丞沐依依小说在线阅读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最新章节

  • 时间:
  •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心洛落
  • 来源:WXB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厉睿丞沐依依小说在线阅读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最新章节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厉睿丞沐依依》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2章 为什么要逃

“喂喂!你……你别走啊!”沐依依气得在原地直跳脚。

不过她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又不断变换两只美腿,朝着高速公路上的车辆不停地晃啊晃啊。

人家都说,世界上还是好人比较多,她就不信自己遇不到一个好心人。

可是,剧情就像是坏掉的光盘,不断地重复播放。所有人都是停下车才看了她一眼,就立刻跑了,个个跟见了鬼似的。

最后,沐依依只能蹲在路边,挫败地揉着自己酸痛的腿:原来,这不是一个冷漠的世界,而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她很焦虑,非常焦虑。

眼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厉睿丞一定已经发现她不见了,此刻那群黑衣保镖一定在附近搜寻她的下落!

就在她绝望无助之际,不远处一辆大卡车摇摇晃晃地朝着紧急停车带开了过来,最后“轰”地一声停下。

司机跳下车,掏出一支烟点燃,吞云吐雾过起了烟瘾。

这一次沐依依学乖了,她对这个看脸的世界已经失望透顶了,好在她还有实力!

小时候她特别顽皮,经常爬树,所以爬这种高度的大卡车根本毫无压力。

这辆大卡车运的都是一只只膘肥体壮的大肥猪,一共三个隔层,外面用铁栏杆围起来,防止那些大肥猪越狱逃跑。

而这些栏杆,刚好方便沐依依抓着往上爬。

只是,她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这一大车子的猪,臭烘烘的,熏得她一阵阵作呕。

但是在被猪臭死和被那个厉家大少折磨死这两个选项之间,她果断选择了前者。

沐依依憋着气,手脚麻利地爬到了车厢最上面一层,整个人趴着,双手紧紧地抓着栏杆。

这个动作是有点冒险了,不过她之前看过好莱坞大片,那些主角都经常跳到急速前进的火车顶上跟一群坏人打斗肉搏,还能“砰砰砰”地开上几枪,简直酷毙了。

虽然电影可能有点夸张,但她只是趴在这车顶上一动不动,不用站起来跟谁搏斗,应该难度系数要小很多吧。

那个司机抽完烟,把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踩灭,然后坐进驾驶座重新发动了车子。

沐依依趴在车顶上,随着车身摇摇晃晃地进入了车道。

一开始还好,但随着车子逐渐加速,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里可是高速公路,车速100+。她只觉得自己把小身板都快要飞起来了,只能死死地抓住栏杆,但很快就感觉双手无力,几乎抓不住。

更糟糕的是,现在是大冬天,迎面吹来的冷风十分强劲,吹得她瑟瑟发抖,整个人顿时冻成了冰雕。

“啊!救命啊!”沐依依再也顾不上别的什么了,本能地大声呼救。

那司机正开着车,再加上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和车窗边的呼呼的风声盖过了沐依依的声音,他根本什么都听不见。

倒是来来往往的车辆中,有人看到了卡车盯上趴着一个白色的人影。但他们只是兴奋地对着沐依依指指点点,还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大货车路过休息区的那一刻,又引得一群人围观议论。

“天啊,那女人干嘛想不开爬到车顶上啊!”

“难道,是在拍电影吗?”

厉睿丞正坐在黑色布加迪威龙里,脸色铁青地等着保镖们汇报进展。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以上厕所为借口,就这么逃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桓突然提高音量,神情紧张:“厉少,你快看!挂在那辆大卡车上的女人,像不像是沐小姐!”

厉睿丞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就看到有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人挂在卡车车顶上,飘逸的裙摆狂飞乱舞,一头黑色的长发凌乱不堪。

“救……救命啊!救命啊!”隐隐约约,还有那女人凄厉的尖叫声传来,被冷冽的风吹得断断续续。

厉睿丞深邃的眼眸动了动,太阳穴的位置突突突地跳了几下: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立刻追上那辆车!”他一边说着,一边“砰”地一声打开车门,走到驾驶位把司机扯了下来,颀长的身子坐了进去。

“厉少?”那司机突然被扫地出“车”,还没回过神来,黑色布加迪威龙就像是一道闪电疾驰而去,从休息区冲上了高速公路。

紧接着,一群黑衣保镖训练有素地回到各自的车里,一辆接着一辆冲了出去!

一时间,场面十分浩大惊险。

以布加迪威龙为首的黑色车队,在高速公路上不断变换着阵型,朝着前面那辆运猪卡车疾驰,一路穷追不舍!

休息区那群人又开始议论纷纷:“天啊,这阵仗!一定是在拍电影没错了!”

“正正经经开车去送货,超载的不只有我一人,为什么你要扣我6分……”大卡车司机正哼着歌开着车,突然从后视镜里发现后面有好几辆黑色私家车正追着自己!

那些黑色私家车,除了为首的那一辆是超奢华的布加迪威龙,其余全部都是统一的车型——黑色路虎!

司机开始有点慌了,他平日里没跟什么人结怨,怎么突然就摊上大事了?

就在他思绪混乱之际,那辆黑色布加迪威龙在后视镜里不断放大,像是一道旋风从车窗旁轰鸣着掠过!

紧接着,一个帅气的漂移,炫酷的车身横着甩了出去,停在前方的车道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吓得那司机赶紧猛踩油门,额头上冷汗涔涔。

笨重的卡车惯性比一般的私家车要大,摇摇晃晃地又往前滑行了数十米,最后在距离那辆布加迪威龙不到1厘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沐依依近乎虚脱地趴在车顶上,心脏还在扑通扑通地狂跳……

惊魂未定之际,她看到前面那一辆布加迪威龙上,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走了下来。

他身材颀长高大,黑色的碎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整个人散发出逼人的寒气!

刚才那个瞬间,那么惊险的一刻,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点的变化,深邃的眼眸中也没有一丝丝的波澜。

他就这样迈着修长的腿,一步、一步地朝着她走来,背后是一片火红的朝霞。红色的光映照着他的瞳孔,像是有两团火苗在跳动!

第13章 为什么要逃(2)

几乎在同一时间,十几辆黑色路虎很快也追了上来,形成一个包围圈,把那辆大卡车围在了中间。

一群黑衣保镖整齐划一地从车上下来,“刷刷刷”地朝着大卡车逼近!

看到这样的阵仗,那卡车司机再也坐不住了,颤颤巍巍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战战兢兢地看向一身戾气的厉睿丞:“这位大爷,请问……请问我哪里得罪了您?”

厉睿丞没有说话,面色阴沉可怖,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倨傲的下巴绷紧。

冷冽的目光越过那个司机头顶,落在了车厢顶面,那一抹白色的人影之上。

沐依依全身在不停发抖,尤其是手指头,因为刚才过度用力,这会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了。

她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趴在车顶上,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只是不停地庆幸自己还活着。

在惊魂未定之际,她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顺着冷风钻进耳朵:“下来。”

然后,她就看到厉睿丞已经走到了车厢旁边靠近她趴着的位置,一双清冷的眼眸看似平静无波,像是千里冰封的湖面,泛着令她心悸的寒光。

沐依依强撑着坐起身来,慢慢地走到车顶边缘,小心翼翼地顺着铁栏杆往下爬。

她的双腿在不停颤抖,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毫无防备地往下坠落。

在那一刻,她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有一次她因为顽皮爬到一棵很高很高的树上,结果下不来了。

那时候,站在树下的人是韩奕。

眉目如画的少年,一袭白衣飘飘,眉眼间洒满细碎的阳光。他朝着她伸出手,温柔浅笑:“依依,不要怕,我会接住你的,会一直保护你。”

然而此刻,那个承诺过会一直保护她的人,再也不会接住她了。

“啊!”一阵惊叫过后,她落入了一双坚实有力的怀抱里,是厉睿丞。

那个被她睡过,又莫名其妙成了她未婚夫的男人。

萦绕在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清香里,沐依依有一瞬间的恍神,就好像这么多年的时光飞快地从眼前掠过。

时间,像是一双无形的手,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很多事情。

从小她就一直以为,自己长大后要嫁的人一定是韩奕。

可是现在,她和眼前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男人绑在了一起。而韩奕,成了陈思媛的男朋友。

厉睿丞的身上带着一丝微凉的气息,没有记忆中韩奕的怀抱那么温暖,就连他命令她下来时的口吻也是不带一丝温度的。

可是这一刻沐依依却突然觉得,有点感激他接住了自己。

虽然,他接住她,大概也只是为了把她带回去,折磨她、虐待她。

“为什么要逃?”耳边,响起了他低低的声音,带着隐忍的薄怒,声线却还是那么好听。

厉睿丞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厉睿丞要娶的女人,竟然还想着要逃婚!

在S帝国,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地想要嫁给他,甚至连总统千金都对他青睐有加。

这让他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

“那个……我……”沐依依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镜片后的眼睛闪了闪,眼眶里立刻泛起惊惧的泪水,“我没有要逃!是他……他趁我上完厕所出来,把我拖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然后绑架了我!这个人一定是人贩子……没错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向了那个卡车司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恐惧又愤怒。

那个卡车司机瞬间就懵了:他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厉睿丞眸光沉沉,脸上的神色看似没有什么变化,实际上他没有错过沐依依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看着她那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他那微薄的唇勾起了一抹浅淡的弧度,但很快就稍纵即逝。

在一旁颔首待命的顾桓和一众保镖,生平第一次看到不近女色的自家大BOSS抱着一个女人,震惊得忘了多年训练的职业素养,个个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察觉到他们的视线,沐依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厉睿丞的怀里,慌乱地从他怀里挣脱开来,站直身子。

少女那温热柔软的触感,瞬间被冷风吹散。厉睿丞只觉得怀中一空,深邃的眼眸也跟着一暗。

卡车司机涨红了脸,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梗着脖子辩解道:“我宁可绑架一只母猪也不会绑架你,我又没瞎!”

话音刚落,他立刻就感觉到一道阴寒的视线朝他射了过来。只是这漫不经心的一瞥,就让他整个人从头到脚泛起刺骨冷意,全身血液瞬间凝固。

卡车司机抬起颤抖的手擦擦额头上的冷汗,低下头不敢和那个唯我独尊、气场强大的男人对视。

厉睿丞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目光落在他那不断颤抖的双腿上,幽幽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对身后的顾桓和一种保镖吩咐道:“带下去,送到J察局。”

“是,厉少!”顾桓带着一群下属恭敬领命,“几年?”

厉睿丞微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不用太久,八年就好。”

“啊?”沐依依瞪大眼睛。

这个厉家大少,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好像J察局是他家开的似的,想判几年就判几年。

都“八年”了,还“就好”?

她不知道,厉家二少——厉睿丞的弟弟厉墨丞继承了厉老爷子的衣钵,是S帝国现任军区第一统领。别说是个小小的J察局了,就连整个帝国的军队,都任由他调遣。

这也是为什么厉家凌驾于一般的富豪之上,就是当今总统都不敢得罪他们。

厉氏集团有的不仅仅是富可敌国的财力,还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

她还没回过神来,厉睿丞已经转身朝着那辆黑色布加迪威龙走去,颀长的身形在地上投下清冷淡漠的影子。

“等……等等!”沐依依只是怔愣了一会,便赶紧追了上去,“那个……刚刚其实是我瞎编的,他没有要绑架我……”

虽然她很怕死,也很想找个人替死,但不能让对方死得这么惨啊。

而且刚才那个理由,就连她自己都不信,没想到眼前这个在商场上杀伐决断、运筹帷幄的男人竟然信了?

厉睿丞停下脚步,偏过头看着她那张因为剧烈跑动有了一丝血色的脸颊,眸光微动:“我知道。”

“你……你知道我是瞎编的,还要把他关起来?”沐依依石化了。

这变态的脑回路,果然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恩。”厉睿丞没有解释原因,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为什么?”沐依依急切地追问道。

第14章 在沉默中变态

“因为,这样我会高兴。”依旧是理所当然的口吻。

“……”沐依依无言以对。

她怎么就忘了,任何以“为什么”开头的问题,到了这个狂妄的男人这里,都会得到一样狂妄的答案。

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要围绕着他一个人的情绪变化而变化。

另一边,卡车司机跪在地上,对着顾桓和一众保镖不停哀嚎:“各位大爷,难道你们真的相信我绑架了那个女人吗!我是冤枉的啊!”

顾桓和一众保镖像几乎是异口同声道:“当然相信,你不就是看沐小姐长得漂亮吗?”

废话,大BOSS看上的女人,谁敢说不漂亮?那不就等于间接说大BOSS眼瞎吗!

“你们……不是吧?”卡车司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死并不可怕,重点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到底是他的审美出了问题,还是这群人都有问题?

“好了,实话告诉你,你之所以会被关起来,不是因为你绑架了沐小姐。”顾桓见他还不明就里,实在可怜,便好心让他死个明白。

“那是为什么?”那卡车司机立刻用膝盖在地上走了几步,上前抱住他的大腿。

“四个字,祸从口出。”顾桓掰开他的手指头,冷声说道。

“祸从口出?”卡车司机喃喃自语地重复着,顿时风中凌乱了。

他刚刚在那个阎王一般嗜血冷酷的男人面前,从头到尾也就说了一句话啊!就是说那个女的难看,他又没瞎才不会去绑架她!

……

一行人重新回到车上的时候,表情各异。

因为,沐依依刚才在运猪车上趴了一会,这会身上残留的猪粪味很是销魂。

而沐依依本人一开始闻到那股味道的时候,也的确觉得是很臭的。但这会她闻习惯了,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就像是一个常年打扫厕所的人,并不会觉得厕所有那么臭。

顾桓和司机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神色平静的自家boss一眼,欲言又止。

他们都快要被熏到吐了好吗?为什么boss大人一点点反应都没有?不愧是厉氏财团的首席CEO,内心果然要比一般人要强大许多!

沐依依一直在想刚才被自己坑惨了的那个卡车司机,没有注意到顾桓和司机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车子已经在高速公路上开了好一会了。

她突然恍然大悟,把身上那件流苏披肩脱下来放在鼻尖闻了闻,自言自语道:“确实有点臭。”

顾桓和司机已经在心里嘶吼:何止是有一点!

沐依依又看了看自己身旁那个气定神闲的男人。

阳光随着车子的前行照得车厢里忽明忽暗,在他那张俊美的侧脸上投下了变幻的光影。

她不由得有些纳闷:在这个车上,离自己最近的就是这个厉家大少了。可看他的样子,似乎对她身上的味道一点也不在意?

他是根本就闻不到气味,还是忍耐力异于常人?

这么想着,沐依依不动声色地朝他的方向靠近几分、再靠近几分……

可是,那男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不过,他倒是察觉到了她的靠近,缓缓抬眸看向她。

好看的眉眼被阴影笼罩着,沐依依看不清他的情绪。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对她身上的气味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迎上他审视探究的目光,沐依依讪讪地笑了笑:“那个……车厢里空气不太好,要不我们开一点窗户吧,一点点就好。”

话音刚落,早已经忍耐到极限的顾桓和司机同时从后视镜里,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这个未来的厉家大少奶奶,虽然长得差强人意,但还是有内在美的。难道自家大boss看中的,就是她的内在美?

厉睿丞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视线,看向正在开车的司机,淡然吩咐道:“开窗。”

“是,厉少!”司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开了车窗。

清冽的风灌了进来,一下子就把车厢里那销魂的猪粪味吹散了。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

现在正值寒冬,寒风一下子让车厢里的温度降低了许多。

就连穿着加厚羽绒衣的顾桓和司机也都忍不住牙齿打颤,更不用说穿着露肩礼服,只围着一条流苏披肩的沐依依了。

“啊喷!”她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打了一个喷嚏。

厉睿丞又朝着她看了过来,随后对顾桓吩咐道:“把车里的备用毛毯拿出来给沐小姐。”

沐依依这才注意到,他身上只穿着一件很薄的黑色衬衫,最上面那两颗扣子还是解开的,露出性感的锁骨……

如果他不是厉家大少,她可能会怀疑他穷到没钱买衣服。

这么冷的天气穿这么少,一点都不冷吗?

顾桓将备用毛毯递给沐依依,心里暗暗吐槽:大boss真是一点都不懂撩妹套路。当一个女孩说她冷的时候,不是应该霸气侧漏地搂着她说——到我的怀里就不冷了吗?

沐依依接过那条质地柔软的白色长绒毛毯,看向厉睿丞,小声说道:“谢谢。”

厉睿丞没有说什么,转头继续看窗外的风景。冷风吹乱了他柔软的黑发,让他那张线条冷硬的脸看起来更加冰冷。

“那个,你……你不冷吗?”沐依依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因为关心,只是因为好奇。

“不冷。”厉睿丞的声音低沉森冷,随着寒风灌进她的耳朵里。

听到这个答案,顾桓又止不住地在心里捶胸顿足: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大boss都不知道好好把握!当一个女孩问你冷不冷的时候,不是应该霸气侧漏地搂住她说——抱着你我就不冷了吗?

不过,对冰山一样的boss大人,要求不能太高了。他能对一个女人嘘寒问暖,就已经很难得了。

沐依依将毛毯裹紧,把自己裹成了一只蚕宝宝,乖乖地缩在一个角落里,时不时偷偷打量着身旁那个一言不发的男人。

她越看就越觉得,他就像是一尊完美得无懈可击的雕塑,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他没有正常人的审美理念,没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甚至没有正常人都会有的冷热感知。

他感觉不到她的丑,感觉不到她的臭,甚至感觉不到冬天的冷……

所以,最后的结论是——他果然是一个异于常人的变态。

怪不得他总是保持着惜字如金的沉默。因为有一句话叫做——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