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个妈咪回家供着》厉慕深李邢儿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 时间:
  • 买个妈咪回家供着南豆毛毛
  • 来源:ysg

《买个妈咪回家供着》厉慕深李邢儿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买个妈咪回家供着厉慕深李邢儿》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厉慕深李邢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厉慕深却冷眼看她,眼里透着不耐,“让开!”

李邢儿被震慑到。

但后有追兵,她还是硬着头皮坚持道,“不让!”

“你连做这种事都这么没有职业操守吗?”厉慕深不可救药的盯住她。

李邢儿一脸错愕的愣在了当场。

努力的消化厉慕深的问话,她急火攻心,“什么职业操守?厉慕深,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了?!”

厉慕深的眼神可以啐出冰来,“你是什么,我现在看的一清二楚,李邢儿,出来卖的,我见过不少,出来卖还耍赖的,恐怕就只有你一个!”

李邢儿心寒的同时,眼底升腾起一股愤怒的火焰,“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出来卖了?我是被卖了!难道我被卖了还应该替别人数钱吗?!”

厉慕深的笑意愈发嘲冷了,“一个小时,你告诉我,谁把你卖了?”

李邢儿心塞的厉害,懊恼的蠕动唇角,‘我爸’两个字,细若蚊声。

她心痛无比,胸口堵的很。

她说出来,应该也没人会相信吧?

厉慕深审视她的眸子却微微一变。

“快!把她给我抓住!”中年男人带着保安追上来了。

李邢儿也顾不得厉慕深是不是相信她的话,保命要紧!她噗通一下坐在地上,屁股着地,因为自己的双手被麻绳捆在了身后无法挣脱,她用双腿缠住了厉慕深的小腿,“求你带我走!你不带我走,你今天也别想走!”

她必须攥稳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厉慕深俊逸完美的脸,难看的拉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被李邢儿夹紧的小腿上,眸底渐渐透出一股杀气。

一旁领头的保镖也倒吸一口凉气,厉少的洁癖不亚于小少爷,他最讨厌别人碰他了,尤其是女人……

就在他准备如何替李邢儿收尸的时候,肥胖的朱总突然不要命的冲上来。

“看你还想跑!煮熟的鸭子还能让你给飞了?赶紧回来吧你!看我怎么替你爸教训你!”

得知眼前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跟李邢儿不是一伙儿的,朱总就更肆无忌惮了,他让几个保安用力拉扯李邢儿的衣服,生生将她从地上拽起来。

李邢儿屁股离地,大腿更加用力挣扎,缠的厉慕深更紧。

隔着衣服的摩擦,让禁玉的厉慕深浑身僵硬。

小腿上愈来愈多的褶皱,他心烦意乱的踢动小腿。

几个保安刚好顺势一使力,李邢儿被朱总拎住。

没了李邢儿的纠缠,厉慕深的小腿得以解脱,脸上的表情才微微舒缓片刻。

领头的保镖第一时间弯xiashen来给他整理裤管。

一旁得逞的朱总笑的肥肉乱颤,“把这小浪蹄子给我带回去!脚也绑了!”他朝气场强大的厉慕深打了个哈哈,就色迷迷的转身。

这下李邢儿的双眼瞬间如死鱼般,彻底绝望。

她四肢麻木的被推着回头,整个人如行尸走肉。

她尽全力了,却还是没能抗争过命运……

厉慕深的目光从小腿的裤管上移开,看到的就是李邢儿空洞失魂的双眸。

那样求死般的眼神,跟刚刚的她判若两人。

刚刚朱总的话尽数落入他的耳中,他锐利的瞥了他一眼,突然对李邢儿冷冷的开口,“你要去监狱?”

李邢儿的眸光渐渐死灰复燃,一脸渴望的对厉慕深狠狠的点了点头,“对!送我去监狱!求你!”她动听的嗓音里透着恳切。

厉慕深看着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丝难明的意味,“带她去监狱。”他对身后的保镖道。

刚刚洋洋得意的朱总一下子愣住,“什么?这位……大佬!您刚刚不是说对这女人没兴趣么?”

保镖的内心也是跌宕的,厉少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更改自己的决定?厉少向来可是说一不二的!

厉慕深只是冷眉道,“带走!”

朱总不顾一身肥膘挡在他面前,“哎!不行!我说这位……哈,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在我的地盘上,刚刚我那是让着你,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啊!这我的妞儿,你说不要就不要,说带走就带走,你当我朱爷白混的啊!”

“杨三儿!”他突然对着人群里喊了一声。

有人从会所的后门溜出去了。

朱总用力仰了仰粗大的脖子,“识趣的话,现在就把人给我留下!不然等对面会所的保安队来了,有你们好受的!你这几个保镖身手再好,能跟咱们东山第一会所的保安队比吗?”

厉慕深顺着他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东山市最大的私人会所。

朱总得意的笑了,“怕了吧?我跟第一会所的老板是兄弟!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他话音才落,一队身穿蓝色制服的保安就从对面整齐划一的赶过来。

“怎么了朱爷?出什么事了?”领头的保安队长,冲到朱总面前。

朱总一下子涨了气势,挺直腰杆,指向厉慕深,“就他!敢抢我的女人!兄弟们给他点颜色看看!”

“这是谁这么不长眼敢惹我们朱爷不痛快!你……厉少……”

保安队长在确认他没眼花之后,回头瞪了朱总一眼,“你刚刚说他什么?”

“他抢我女人啊!怎么着?这意思是认识?”

保安队长瞪了他一眼,“敢抢厉少想要的女人!”他直接对着身后的一众蓝衣保安道,“把朱向河给我围起来!”

不等朱向河做出应急反应,保安队长已经学着他刚刚的语气道,“给他点颜色看看!”

紧接着,就是一通场面激烈的拳打脚踢。

被瞬间揍扁成猪头的朱向河发出一阵阵哀嚎,“你们居然敢打我……你也不问问你们老板同意吗……”

“你们老板可是我兄弟……”

“你们这群……哎哟……厉少他妈到底是谁啊!”

保安队长同情的扫了他一眼,“连厉少是谁都不知道,还想在东山市混!”

转头,保安队长狗腿的对厉慕深露出谄媚的笑,“厉少,您开口,您想要哪个女人,我马上让人给您送过来~”厉少居然喜欢女人了,这也是能轰动举国上下的大新闻啊!

 

第八章

厉慕深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兀自对身后的黑衣保镖道,“带走。”

李邢儿便被两个黑衣保镖结结实实的架住了。

很快,她被塞进豪华的黑色迈巴赫里。

李邢儿暗自松一口气。

总算,没折在那个朱总手里。

她总算逃出来了。

只是她刚刚是情急之下为了自保,权宜之策让厉慕深送她进监狱,可她不能真的被送进监狱啊!

以厉慕深在V国的地位,自己如果真的被送进监狱……萧逸怎么办?酱油铺怎么办?

眼看着车正往警局的方向行驶,李邢儿不由清了清喉咙,朝前座的厉慕深试探性的瞄了一眼,谄媚的露出一口白牙。

“厉先生,刚刚谢谢你,但是……咱们能再好好谈谈么?”

前面的厉慕深不说话,幽暗的眸子一直盯着裤管上的褶皱,碍眼。

李邢儿只能尴尬的继续道,“就是监狱这个事情……是不是也可以不送?五万块钱嘛……虽然对我来说不少,可也还不至于闹到进监狱这么大……”

厉慕深还是继续盯着那一道道的褶皱,眉头轻蹙,毫无回应。

李邢儿的嘴角有些僵硬,“你看……能不能再通融通融?这次真的是个意外,我保证,你再给我点儿时间,我肯定把钱还你!”

冰山纹丝不动,车厢里一片寂静。

李邢儿翻搅着身后的手指,“实在不行,我可以加点利息!日息就按支付宝借呗的日息来算,行么?”

前面终于传来低沉冷酷的嗓音,“闭嘴!”两个字暴露了厉慕深心底的烦躁。

李邢儿吓得一激灵,匆忙噤了声。

也不知道这男人的怒气从何而来。

可是眼看着到了警局门口,她还是坐不住了。

“厉先生,我还是得跟您说一下,我……”

“让她闭嘴!”厉慕深直接打断她,对保镖严正下令道。

“是!”

不等李邢儿反应过来,一块布条塞进了她嘴里。

“唔……唔唔……”

她双目圆睁,眼底泛红。

亏她刚刚还以为他大发善心从朱总的虎口救下了自己,没想到他就只是公事公办,要将自己送监狱,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李邢儿还想说点什么,总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奈何她的嘴巴被堵的严严实实的,根本说不了话。

她挣扎,就被两边的黑衣保镖压制的死死的。

警局到了。

李邢儿看着眼前庄严肃穆的警局牌匾,整个人头皮发麻。

她如坠深渊般精神紧绷的用后背抵住身后的座椅,却轻易就被身旁的黑衣保镖一个推搡给推下车。

她脑袋里乱哄哄的,闪过的全都是酱油铺里的画面,和萧逸那张苍白的脸。

她不能真的被送进监狱。

“唔……唔唔……”李邢儿开始挣扎抗拒。

没人理会她。

她只好趁下车的空当用力挣脱开黑衣保镖的钳制,开始横冲直撞的逃跑!

讲不通,就只能跑。

不顾长发的凌乱和狼狈,也不管中途鞋子掉了,只要能逃走就可以。

可是才刚跑出警局不远,她就被专业的保镖抓回来。

李邢儿仿佛已经看到阴冷潮湿的监狱在冲她招手。

头胀耳鸣,脚步虚浮,李邢儿从未感到人生如此的反复无常,令人绝望。

双手被缚,嘴巴被堵,她的前面是一条死路。

再一步,她就被推进警局了。

厉慕深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是助理陆白的电话。

“少爷,小少爷哭闹着要吃酱油炒饭。”

厉慕深面无表情,“这个不需要报备,安排厨师做。”

陆白在电话里为难道,“已经让厨师做了二十几道酱油炒饭了,小少爷还是闹个不停,说是要吃小姐姐做的酱油炒饭。”

小姐姐?

厉慕深眸光一凛。

“就是那个李邢儿,厉少,小少爷哭的嗓子哑了,十几个育婴师都无能为力,你看……”

厉慕深的嘴角僵硬的可怕,这世上唯一能牵动他情绪的,就是厉小玺。

只是李邢儿这个女人……

“……小少爷!别!盘子碎了,您当心伤着自己!”电话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紧接着伴随着厉小玺凄厉的哭声,“我就要吃小姐姐做的酱油炒饭……你们别拦着我,我要去找小姐姐……”

助理陆白的声音愈发焦急了,“厉少,小少爷又要闹离家出走了。”

厉慕深阴冷的目光扫了警局门口瘦弱的背影一眼,眯着危险的双眼挂断了手机。

李邢儿感觉一只脚已经迈进鬼门关了,没想到又被拉了回来。

厉慕深的司机忽然下车跟她身旁的保镖道,“厉少吩咐,带她回慕玺庄园。”

李邢儿不敢置信的跟随着保镖的脚步,重新被拖回到了车上。

“唔……”她想问发生了什么,奈何无法发声。

霸气奢华的黑色迈巴赫,一个华丽的调头,瞬间离开了警局。

李邢儿的心一直悬着。

直到车开往郊区,缓缓的驶进了一处磅礴大气的庄园。

湖光荡漾,假山四起,欧式设计的城堡别具一格。

李邢儿一直住在东山市,竟然不知道郊区有这样一处天高地阔又优美精致的庄园。

车辆绕过音乐喷泉广场,在主建筑前停下。

李邢儿下车就看到陆白带着一行穿着统一的佣人在门口分列两行,恭敬无比。

厉慕深从前面的迈巴赫里走下来,他们齐声叫少爷。

李邢儿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电视剧里恐怕都没这么大的排场吧?毕竟群众演员也是要花钱的。

“把她整理好,带进去。”

李邢儿嘴上的布条终于被拿下来,手上的麻绳也被解开。

她看着保镖就像整理一个物品一样,最后满意的上下打量她两眼,将她送进了别墅的厅堂。

“哇!”

一声响亮的哭声突然传来,厉小玺甩动着小短腿朝李邢儿扑过来。

她被他小小的身体撞了个满怀。

“小姐姐……你终于来了。”他可怜兮兮的扬起挂着几颗金豆子的粉红脸蛋儿,委屈的哭诉。

厉慕深看着两人紧紧相拥,眼神锐利的像一把刀。

周遭的佣人们更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重度洁癖的小少爷竟然一点都不排斥她!而且还主动抱她!

 

第九章

厉小玺却一脸满足的只顾亲昵的往李邢儿身上蹭。

李邢儿有点尴尬的跟他保持一点距离,毕竟就是这个小屁孩一大早莫名其妙给她转了五万块钱惹了一堆的麻烦。

她敷衍的笑笑,“是你叫我来的吗?”

“嗯嗯!”厉小玺小脑袋点的很用力,“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酱油炒饭!小姐姐,你怎么才来~”

李邢儿愣了一下,“酱油炒饭?”

“是啊,小姐姐做的酱油炒饭好好吃哦!他们都做不出你做的味道,可是我的肚子真的好饿哦!”说着,厉小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肚皮。

他的小肚子还很配合的咕噜噜叫了两声。

李邢儿怔了怔,有些恍然大悟。

原来厉慕深在警局门口突然改变决定没将自己送进监狱,是因为厉小玺想吃她做的酱油炒饭么?

没想到冷的像块硬石头,油盐不进的厉慕深,竟然会因为自己儿子一顿饭的诉求而动摇。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厉小玺一眼,“小奶包,你真的非要吃我做的酱油炒饭不可吗?”

厉小玺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嗯,非吃小姐姐做的酱油炒饭不可!”

李邢儿心下一喜,灵动的水眸朝着一旁的厉慕深眨了眨,看来她又有机会了!

厉慕深冰着一张俊脸,冷声道,“看什么?!还不快去做饭~”

李邢儿凑近他,小声道,“要我做酱油炒饭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往后不能再提把我送监狱的事儿~”她扬眉保证,“钱我肯定会还不会赖的,只要不把我送警局,利息再翻一倍也行!”她有些肉痛道。

可是厉慕深只冷冷的歪头,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白嫩的侧脸,根本不领情,“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

李邢儿紧张的砸了咂嘴,“算是吧。”毕竟现在厉小玺坚决要吃她做的酱油炒饭嘛~

然而面对她的理所当然,厉慕深只是淡淡的嗤笑一声,“你还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你要知道,如果不是这顿酱油炒饭,你现在已经在监狱了。”

他眯起危险的双眼,“这饭你不做,车就在外面等着,现在就可以送你走。”

李邢儿身子一震,脑袋瑟缩了一下,“我……”

“陆白!”

“我做!”李邢儿强压下心头的一腔恼怒,忍气吞声道。

好不容易逃脱被送进监狱的命运,她不能再让自己陷入不可逆转的境地!

这个厉慕深是真的油盐不进,看来,她只能在小奶包身上做文章了。

李邢儿转头对着厉小玺露出一个甜腻腻的笑容,扬声道,“乖,小奶包,我现在就去给你做酱油炒饭~”

她就不信了,等她把酱油炒饭做出来,这小奶包吃了,难道不吃下一顿了?

有了小奶包在手,她就不信厉慕深还能固执己见!

如是想着,李邢儿被陆白引着进了厨房。

奢华的装修,精美的厨具,堪比五星级餐厅后厨的环境。

这样谜之豪华的厨房,她还是第一次用。

而且她一来,十几个厨师纷纷从厨房里退了出去。

她有些局促的蹭了蹭身上的衣服,来到灶台前。

将蒸好的米饭盛好,备好葱花。

她将一直随身携带不离身的酱油拿出来。

倒油,起锅,熟练的打开酱油盖。

“停。”

厉慕深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响起。

伴随着强大的气场,厉慕深直接拿走了她手里的酱油瓶。

“这是什么?”

“酱油啊!”李邢儿不满的咧嘴,她做的包装有这么不明显吗?酱油两个大字很闪耀好吗?

厉慕深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就将酱油瓶放到了一旁,示意陆白拿了一瓶新的酱油递到她面前,“慕玺庄园的餐食一律不用外面的食材。”

“可是小奶包不是要吃我做的酱油炒饭吗?我昨天就是用我自己的酱油给他做的酱油炒饭~”

说着,李邢儿放下手里的酱油,重新去拿自己的酱油。

面对她的坚决,厉慕深率先一步重新拿起她的酱油,握在手里,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

随着拇指的摩挲,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你就是用这个酱油给厉小玺做酱油炒饭的?”

厉慕深的脸色漆黑。

李邢儿却全然不明,“对啊,怎么了?”

厉慕深危险的盯住她,“就用这种三无产品?”

李邢儿怔了一下,一把从厉慕深手里抢过自己的酱油,“三无产品怎么了?我只是没有条件去注册生产厂家,但是我酿的酱油,完全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的质量检验标准,没有任何问题!”

“生产厂家都没有,怎么保证?”厉慕深的眸光阴冷。

李邢儿抱着酱油目光坚定道,“因为这是我亲手酿造的!整个过程都按照国家的健康标准来执行,我没有因为没注册厂家就有丝毫的懈怠!”

厉慕深不以为然,示意身后的陆白,“拿去检验。”

见陆白上前拿她怀里的酱油,李邢儿不满的瞪大双眼,“你不至于吧?我都说了没问题了还要拿去检验!检验什么?难道我还能在里头下毒不成?”

厉慕深不做声。

陆白抓着酱油公事公办道,“三无产品就要检验是否符合食用标准,任何不健康的食材,都不允许进入慕玺庄园,对厉家的子嗣构成潜在威胁。”

李邢儿有些懊恼,“怎么就不符合食用标准了?我的酱油很健康!”她转头对厉慕深道,“你儿子昨晚刚吃的,没拉肚子没上火,没放屁也没打嗝,而且今天还哭着嚷着要再吃呢!”

厉慕深终于发声,只是语气更冷,“昨晚的我会给你记着,厉小玺体检后如果有任何的身体不适,你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你……”

龟毛!

李邢儿烦躁的将手里的酱油紧了紧,“我不检验!我对我的酱油,有足够的自信~再说这是我的酱油,你凭什么说检验就检验?”

可是显然没有人听她的,她的酱油被强势夺走。

“哎,你们……”

 

第十章

奈何,就在陆白拿着她的酱油刚要出门的时候,有佣人突然堵在门口。

“少爷,小少爷又开始哭闹了,一直问酱油炒饭做好了么?”

陆白被迫停下脚步,“厉少,恐怕来不及了。”

李邢儿的心口一阵顺畅,“这回不用检验了吧?”她伸手重新拿回陆白手上的酱油,护犊子般护在手里。

但见厉慕深修长的身形一凛,将刚刚那瓶包装精美,瓶身高档的定制儿童酱油放在她面前,严厉道,“用这个做,立刻,马上!”

他的周身莫名泛起一阵冷气,强大的气场,让人瞬间如坠冰窟。

李邢儿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可她依然抗拒,“为什么要用这个,坚持不用我的?”

厉慕深不理会她。

陆白在一旁解释道,“李小-姐,您的酱油现在没时间检验,没有保障,而这个酱油可以确保绝对健康,优质!”

李邢儿不由扫了那瓶定制儿童酱油一眼,她知道这款酱油,是V国最好的酱油品牌E品牌的独家产品,只走内销,外面市场根本买不到,十分金贵。

可她依然将它推到了一旁,深吸一口气道,“这个酱油的确健康优质,可我刚才说过了,我的酱油也十分健康,而且论优质,我的酱油是用爷爷传下来的古方酿造的,大豆整粒蒸焖,天然野生菌种在高温夏天制曲,长达540天长期发酵,并不输给E品牌的儿童定制酱油。”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中不仅有固执,更散发着自信的光芒,熠熠生辉。

厉慕深紧紧的盯住她。

“少爷不好了!小少爷说他肚子疼!”佣人再一次来到厨房门口,“应该是饿坏了……”

厉慕深这才收回刚刚的视线,眸底寒光肆虐,“给你十分钟时间,把酱油炒饭做出来!”他没再跟她僵持,毕竟厉小玺已经等不了了。

李邢儿见他终于不再变着法儿的阻止她用自己的酱油,嘴角微微勾起。

这个锱铢必较的男人总算没忘了自己的儿子,看来小奶包才是厉慕深的软肋。

她重新打开酱油盖,系好围裙,准备踏踏实实的做她的酱油炒饭。

只是她回身的同时,也听到厉慕深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取样去检验酱油。”

口说无凭,酱油还是要检验的。

李邢儿的微笑一下子僵在嘴角。

这个男人真的是……够了!

他是有多质疑她的酱油!质疑她自己最骄傲的东西!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陆白将她的酱油取样一部分带走,真想扔下葱花不做这个酱油炒饭了!

可是想到是这个酱油炒饭解了自己的困局,她还指着用它来跟厉慕深谈判,又只能压着火气,忍着重新深吸一口气。

重新开火,起锅,把配料倒进去,熟练的颠着锅勺,找到了做饭的感觉,她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

等饱满的米粒都沾满了黑红色的酱油时,李邢儿打进一个生鸡蛋,来回翻动两下,等颗颗米粒也都沾了蛋液,她快速出锅,香气四溢。

她满意端起盛满酱油炒饭的盘子,去给厉小玺送。

可才刚刚转身,就被厉慕深拦下。

“等等。”

“又怎么了?”

见陆白去验酱油还没回来,厉慕深示意一旁的佣人将她手里的酱油炒饭截下,“试吃。”他淡然的下令。

李邢儿吃惊的看到佣人顺从的戴了一副白手套,又拿消过毒的汤匙舀了一小碗酱油炒饭放进一个同样消过毒的白瓷碗里。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她愤慨的去阻挡准备试吃的佣人。

这怕不止是质疑了。

佣人被她拦下来,有些为难的看向厉慕深。

厉慕深却并不生气,反而若有所思的对身后保镖道,“去外面牵只狗进来。”

……

当李邢儿看到厉慕深十分严肃的将她做的酱油炒饭倒给一只狗试吃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厉慕深!你到底有完没完!有你这样糟蹋人的吗?!”

竟然把她辛辛苦苦做的酱油炒饭喂给一只狗试吃!

可是厉慕深并没有因为她的怒火而改变分毫,只认真的看着脚边的狗没有任何异常反应之后,才对着身后的佣人道,“你再试。”

怒摔!

李邢儿将身上的围裙解下来,狠狠的摔在灶台上。

利剑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佣人重新舀了一小碗酱油炒饭小心翼翼的去尝。

厉慕深是真的确认佣人吃了酱油炒饭没有问题之后,才招手让其将酱油炒饭端给等在餐厅的厉小玺。

李邢儿心中的怒火被怼到了顶点!

她朝厉慕深伸出纤长细嫩的右手,皮笑肉不笑道,“给钱!”

厉慕深双手插进口袋,好整以暇的看向她,“你,管我要钱?”

“对!你,给我钱!我说过了,我的酱油很贵的,你这样糟蹋我的酱油,必须付我钱!”

她本来没想计较这么仔细的,但是厉慕深真的太过分了!她不接受这种侮辱。

然而厉慕深却并没有看到她的愤怒,他只是看到佣人已经将酱油炒饭送去给厉小玺吃了,便蹙起好看的眉头,“你坚持用你的酱油做酱油炒饭,就是为了向我要钱?”话语间,冷漠尽显。

他居高临下的俯视她,“说吧,你的酱油多少钱?刚好五万块一瓶?”他仿佛看穿了她的戏码般露出一记森冷的眼神。

李邢儿看着厉慕深挑起的眉头,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这儿饱受一个陌生男人的冷嘲热讽,难道就因为她被误打误撞的欠了五万块钱吗?那也不是她甘愿的不是吗?

李邢儿盯着厉慕深那全然充满了鄙夷的目光,愤恨的咬牙切齿,“厉慕深,你高高在上,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羞辱我,我的酱油不卖5万块一瓶,我的酱油一瓶半斤,49,我问你要钱,是不想再看你糟蹋我的劳动成果!你放心,只要你不把我送进警局,剩下的49951,我一定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厉慕深锁定她的目光,终于微不可察的变了一下。

49?这数字还真是有零有整。

只是……

买个妈咪回家供着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买个妈咪回家供着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买个妈咪回家供着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