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之娘子真霸气》顾子柒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 时间:
  • 种田之娘子真霸气筱菁
  • 来源:ysg

《种田之娘子真霸气》顾子柒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种田之娘子真霸气顾子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顾子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还有多久才到啊?”

顾子柒一手插着腰,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抬眼望去一山隔着一山,根本看不到集市在哪。

李春霆手里提着狼依旧健步如飞,闻言头也没抬的回答道:“还有一半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快个鬼!

顾子柒咬着牙在心头咒骂了一句,大概是吃的不好,原主身材简直不要太差,又经常不锻炼,走几步都恨不得坐下来喘半个小时!

但是自己跟上来的,顾子柒也不好意思打回马枪,只好愤愤的跟上去。

“你一个人行吗?”到了镇上,两人为了快速完成任务再赶回去,在路上就已经商量好分头行事了,但李春霆还是不放心顾子柒以前的作为,怕她转个身又去勾搭镇子上的富家少爷,到时候他又要丢脸。

顾子柒摆摆手:“没问题,到时候去集市口的那棵黄槐树下面集合。”

见她一脸的肯定,李春霆就只好拿着猎物忧心忡忡的去了菜市场,准备找个好摊位早点卖完东西。

顾子柒沿着街道逛了几圈,找了一家名字好听一些的药店进了去。

“去去去,今天不做善事,到别处讨饭去。”

她一进门,坐在大堂内的学徒就抬起头,但一看是个衣着破烂、相貌丑陋的女人,当即挥手呵斥道。

顾子柒脸上还没来得及绽开的笑容立即僵在脸上,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模样,只得忽略他的话上前:“我这……”

“赶紧走!别打扰我们做生意!”她话还没有说完,就又被打断。

“哎哟,林老爷,您还亲自来了啊?”但看到门口一个锦衣打扮的中年男人时,学徒又立刻变了个笑容满脸的脸,小跑着迎了上去,“您让人来叫我们就好了。”

林老爷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我刚好出来溜达一圈,有新进的药材吗?”

目光又转向还站在一边的顾子柒,不由撇嘴:“你们妙手堂什么时候改做寺庙了,什么时候都有叫花子过来,一进门就遇到这种人,晦气得很!”

学徒跟着陪笑脸:“我正轰她走呢。”

还不等他再说什么,顾子柒就自己麻利的出了药铺。

枉她还以为这种店铺的员工都应该有一定素质的,没想到还是这么狗眼看人低。

她出门转了个拐,看见一所店面不大的药铺,顾子柒思索片刻,还是撩开门帘进去。

“姑娘是有哪儿不舒服啊?”这药铺的学徒是精神的小伙子,一见她就起身招呼。

顾子柒暗中满意的点头:“我这里得了一份药材,想让小哥给我估个价。”

“姑娘拿出来就可以了,我们回春堂的价格都很公正。”

顾子柒便把小心包裹在衣布中的人参放到柜台上,脸上还是一个农家人该有的憨厚:“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个东西……”

学徒脸上先是一喜,然后连忙转身喊还在后院的柜手:“师父,快出来,这里有好药材!”

还真是个实诚的。

顾子柒心头暗笑,总算舒了一口气,就怕对方真把她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农妇,随便给她点银子就把她打发了。

“瞎嚷嚷什么。”一个手上还带着点泥土的男人黑着脸走出来,看样子是在后院摆弄药材花草,“没看见还有病人在吗?”

学徒脸上尽是笑容:“这位姑娘不是来看病的,她是来卖人参的?”

“人参?”

柜手神情一亮,大步上前将柜台上的人参拿起来打量片刻,这人参也不过三十年份,他也没多震惊。

但冬日这样万物萧条的季节,能有这么一株新鲜的药材送过来,还是让人高兴的。

“姑娘,这人参你是在哪挖的?”

“我也是出门做农活偶然得来的。”顾子柒看他脸上还带了些期待,直接戳破了他的幻想,“但我当时看了,周围没有再和这东西相似的叶子了。”

柜手果然叹了一口气,但还是很豁达:“也对,这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你能找到我们铺子来,老夫也就不坑你,按照市价来算,这年份的参,五两银子。”

顾子柒接过碎银子眼睛一亮,这可比她预期的贵多了!

毕竟这里的一两银子可是相对于八百文铜钱。

她脸上赶紧堆起真诚的笑:“多谢大夫了,您可真是个大好人!”

柜手不在意的摆摆手:“姑娘以后如果还能挖到好药材的话也可以拿到我们这儿来,我们都按市价收。”

“一定!”

顾子柒嘴上应着,但心头也知道一个人的好运是有限的,不可能每次都让她遇到这么好的东西。

 

第八章

手头有钱了,顾子柒走路的步子都轻快起来。

前方是家成衣店,顾子柒一想到家里衣柜里面仅剩的几件薄衣,大步进了店里。

“夫人要买点什么?”

守在里面的是个年轻姑娘,她比那个学徒仔细多了,虽然顾子柒发型杂乱,但隐约还是能看出是已婚妇女要梳的发髻。

好在没再遇到一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

“这匹布怎么卖?”才进门就看见一匹花纹简单,但料一看就不差的布,顾子柒指着问道。

姑娘有些惊讶,但还是很快笑着答道:“这布是我们店里新进的,也是卖得最好的,镇上的姑娘都喜欢这个花样。”

“三十文一尺,一匹布二十四尺,您要是买整匹的话,我给您算七百一十五文。”

她嘴里说得客套,但还坐在位置上没有动,毕竟顾子柒这一身的穿搭也不像买得起一匹布的人,不过好歹是把服务的态度做出来了。

顾子柒装作没发现她的言行不一致:“这匹布给我包起来,门口那匹粗布也告诉包起来。”

好的布料可以做里衣和赶制两件外出的衣服,粗布做日常衣服,毕竟她还没找到赚钱的方法,暂时是不能离开农家了。

那姑娘这才起身,连笑容都真诚了几分,手脚麻利的把东西包好:“一共一两银子十二文,您是大主顾,这些针线算是我送您的,常来啊。”

顾子柒爽快的付了钱,但这些东西都不轻便,她还要去买其他东西,就和姑娘商量了一下暂时放在这。

“猎物卖出去了吗?”

出门就遇到匆匆行过的李春霆,顾子柒赶紧叫住他露出一个笑容。

李春霆看见她没事先是松了一口气,但又见她站在衣店门口,不由得皱眉。

“我猎物只卖了二十文,不够买布的,下次再说吧。”

“人参卖了五两银子。”顾子柒凑到他面前压低声音说到,毕竟财不露白。

“好不容易来镇上一次,家里油盐酱醋也要买,还要再买一床被子。”

顾子柒絮絮叨叨的说,但看他脸色不好,明显是想把这笔意外之财存起来,她心头觉得好笑,直接打李春霆的七寸:

“毛蛋身子骨可不好,这大冬天的不再加床棉被,要是让毛蛋冻出个什么毛病来,那才是麻烦事!”

果然,李春霆马上就松口了。

“去当铺买吧。”

当铺里面有人典当了没赎回去的,通常会低于市场价格再卖出来。

顾子柒虽然膈应这是别人用过的,但现在这个条件,也只能听李春霆的回去换个被套凑合一下。

二手棉被果然便宜,只要十五文一床,顾子柒大气的花了三十文买了两床。

调料品相对较贵,不多的一点就花了三十八文。

家里没有粮食,米也得买,起初李春霆拿了粗米,顾子柒受不了只吃粗米,当做没看见他不高兴的样子,又让掌柜拿了一袋精米。

又是七百文花了出去。

顾子柒不禁有些忧愁,赚钱不好赚,花钱倒是跟流水一样快,五两银子还没有捂热就花出去一小半了。

“当家的,给毛蛋买两串糖葫芦吧!”

只是一出门就见货郎扛着插杆吆喝,顾子柒忍不住驻足,她小时候也穷,最盼望的就是父母什么时候赶街了能给她带个包子或者糖葫芦。

将心比心,毛蛋那孩子也应该是想要的,毕竟村子里也难得见到什么零嘴。

李春霆打猎物赚的本来就不多,还有维持家里和父母家的开销,他也疼孩子,也想给毛蛋买点吃的,但奈何没有多余的银钱。

现在突然有了一笔横财,他也心动。

迟疑了片刻,他还是上去问道:“小哥,这糖葫芦怎么卖?”

吆喝了一早上终于来客人了,小哥也开心:“三文钱一串。”

还是贵!

李春霆心头闪过这个念头,但一只细瘦的手在他拒绝之前就拿着铜钱伸出去了:

“来两串。”

李春霆皱眉,到底还是没有反驳。

“再给毛蛋买两个包子,就去店里拿东西回家吧。”顾子柒小心翼翼的将糖葫芦放进随身携带的布袋子里,毛蛋要是久看不见他们,会着急的。

这些钱都是顾子柒的,她要怎么安排李春霆都不插手,更何况这还是在给家里买东西而不是给娘家人。

买完东西,重的物品都让李春霆扛着,即便这样,只要一想到来的时候走的多艰苦,顾子柒还是觉得双腿在打颤!

她提议:“还是坐牛车回去吧!”

“好。”

想到家里的毛蛋,李春霆低着头快步向村子里停放牛车的地方走去。

 

第九章

“哟,这不是老李家想跟别人跑的那个吗?”

他们运气好,刚刚过去就见到有牛车停放,车上几个女人正在闲聊,一见到顾子柒话题立刻就绕到了她身上。

都是一个村子的,况且农家人又不识字,平常也没什么能拿来消遣的,原主干出那种事,就被村人拿来打牙祭了。

那女人声音不小,一时间路过的人都纷纷转过头来寻找她所说的人,目光很快就锁定在顾子柒身上。

但看清她的样貌,脸上流露出嘲讽和怜悯的神情,又匆匆赶路了。

顾子柒脸色涨得通红,明明不是她做的事,却偏偏要她来承受伤害。

这种像是被人扒光了参观的滋味并不好受,顾子柒低着头不吭声,跟着李春霆沉默的走到牛车上坐着。

偏偏那个女人不肯善罢甘休,还在继续嚷嚷:“我说老李家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春霆是穷了些,但你好歹也是给他做妻子,给毛蛋做娘的,咋还干出这种恬不知耻的……”

她似乎很难以启齿,一脸便秘的样子看着顾子柒,同坐的几个女人也纷纷露出不屑的神情来。

“以后啊,听婶子的,和你汉子好好过日子,你这脸啊,春霆肯娶你,你就别整什么幺蛾子了,那员外家是看不上你的。”另一个女人也帮腔道。

顾子柒脸上挤出一个笑,丑陋的疤痕像是活起来了,让整张脸看起来更加丑陋狰狞。

“我说赵婶子啊,你说我当家的穷,你家可也没好到哪去!我当家前些日子打了只野鸡,是不是被你哭着穷给骗去了?”

赵婶子是最先开口的人,前几天她正巧在河边洗衣服,见到李春霆手里提着不少野鸡野兔,叫住他费了些口舌讨了一只。

她家里也穷,家里养的鸡都是要拿来下蛋的,蛋也要拿去换钱补贴家用,一年到头见不到肉腥,也馋,就打起了歪主意。

当时她也说要给钱,但她也是料定了李春霆人老实不会主动开口要钱,空头银票开着了也就没管了。

赵婶子被说的哑口无言,顾子柒就把炮火对上另一个人:“林婶子,不是我说你,就你家那姑娘叫翠花吧?成天打扮得跟个妖精似的,哪有半点农家姑娘的作派,不会是在和情郎幽会吧?”

还未出嫁但快要到年纪的姑娘最怕别人说不是,林婶子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你乱说什么!”

顾子柒嗤笑一声:“那就是在等着翠花给你勾搭一个镇上的女婿,你好跟着享福吧?你说我配不上员外家的公子,我也认了,但你觉得翠花就行?”

林婶子脸色不自然的偏过头,没再和众人搭话。

她是觉得自家女儿生的好看,一眼看就是当大家夫人的命,能让她享清福,所以从小连个重活都舍不得让翠花干。

但翠花到底是个乡下的丫头,相貌也只能算是相对清秀罢了,根本不能和那些镇上娇养出来的姑娘比!

赵婶子和林婶子算是平日里嘴巴最利的,现在她们两个都被顾子柒怼到无话可说,其他人也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偃旗息鼓了。

毕竟谁家还没个丑事,别挤兑顾子柒不成,反而还搭上自己的名声。

顾子柒在心头冷哼一声,就这点道行还敢和她斗法!

“谢谢刘叔了,这是乘车钱你拿着。”

下车的时候,相较于其他人难看的脸色,顾子柒明显就要开心得多,笑眯眯的跟赶牛车的人道谢并给了两文钱。

“爹爹,娘亲,你们回来了!”

他们一进门,毛蛋就扑了上来,眼泪汪汪的样子看得顾子柒一阵心疼,赶紧把她抱起来:“毛蛋不哭啊,我们这不是回来了吗?”

“看,这是娘亲买给毛蛋的,喜欢吗?”

见她努力克制着还抽噎不止,顾子柒只好拿起布袋子里的冰糖葫芦哄她。

毛蛋果然破涕为笑,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但抵不过零嘴的诱惑,脸上带着怯懦:“娘亲,真……真的是买给毛蛋的吗?”

“快吃吧。”李春霆走过来,宽厚的手掌在她头上揉了揉。

洗干净了的头摸起来舒服多了,李春霆美忍住多揉了几下。

毛蛋的眼睛果然亮了,她满脸欢喜的接过对她来说很是罕见的糖葫芦,但下一刻她还是伸出手:“毛蛋不要,给娘亲吃……”

只要把好东西都给娘,这样娘就不会离开她了!

她脸上的讨好之色太明显了,看得顾子柒一阵心酸,她在毛蛋脸上亲了一下:“哪有当娘的和自己丫头抢吃的,毛蛋自己吃,以后想吃什么告诉娘,娘给你买!”

这么一个乖巧懂事的小丫头,她再怎么也要养下去!

 

第十章

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早晨还飘起了大雪,山里的动物也越来越找。

“当家的,今天就别出去了吧?”顾子柒穿着新做的衣服,瑟缩着脖子劝说正在擦拭弓箭的李春霆。

这些日子李春霆能带回来的猎物已经越来越少了,很多时候出去一整天也是空着手回来,脸色一直不好。

顾子柒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这天寒地冻的,别说动物了,人都恨不得整日里躺在被窝不出来。

李春霆望着白茫茫的雪叹了一口气:“这天气也没法出去。”

见他脸色阴沉,顾子柒宽慰他:“家里多少还有些银钱,晚几日再出去也没事。”她最感动的就是那些剩下的钱李春霆没有拿走,甚至问都没有问一声,默认了这些钱是她的私房钱。

“坐吃山空也不行。”再说了,冬季还长,要是一直不出去,他们家里又是没地的,那些钱怕是省吃俭用也熬不过这个冬天。

“老李家的在不在?”门外传来爽朗的女声。

人家指名道姓的喊,顾子柒也只得忍着寒意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他们的邻居,陈大娘,她是一个寡妇,早些年死了丈夫,留下尚在襁褓中的一个儿子,好在她丈夫家算是宽裕的,还有好几亩田地,她人又勤快,养活娘俩倒也不难。

而且在原主不负责的时候,陈大娘还帮忙照管着毛蛋。

顾子柒露出一个笑脸:“陈大娘,这么冷的天来找我有事啊?”

陈大娘把手中的篮子向她面前推了推:“来给你们送点土蛋,这玩意不值钱,但你们家没土地,这好呆也算是一道菜啊!”

土蛋,就是土豆,学名马铃薯。

这在现代可是大家都喜爱的啊,而且做法也多,煮粥炸炒都可以。

村子虽然长舌妇不少,但农家大部分人还是很淳朴的,乐于助人,顾子柒也没给她客气,立即就接了过来:“谢谢大娘了。”

陈大娘摆摆手:“一点小东西有什么好谢的。”

转而又叹了一口气:“今年种土蛋的人家怕是亏了,这个冬天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顾子柒好奇的问:“这话怎么说?”

“今年给我们隔壁村租地的赵大地主免费给了村人不少土蛋,说得是他找到人收了,大家只管种,到时候卖的价按四六分,他四村人六。”

“平时种点粮食可都是要六四分的,那些租地的还要把税都交了,他这话一出其他人也高兴啊,反正地里还没有种东西,土蛋不出本钱还不用怎么打理,那些人就把地里都种土蛋了。”

顾子柒听的兴起:“这不是好事吗?”

陈大娘瞪了她一眼:“哪来的好事啊!土蛋该挖了,隔壁的村长就去找赵大地主,他和那个联系好的人来一看,脸色当时就变了。说土蛋太小了,没法要,村长家凳子都没有坐热就走了!”

“他倒是干脆,只是苦了那些人,空欢喜一场也就算了,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你的意思是那些土蛋他们都挖回去了?”一个主意在顾子柒心中成型,她正愁没有赚钱的机会呢,陈大娘真的是雪中送炭了。

“是啊,你要是想屯点过冬的话就去买,他们现在正愁着要怎么卖出去呢!”

“行呢,谢谢大娘了!”

顾子柒欢欢喜喜的和陈大娘别过,回去就把放在竹罐里面的所有钱拿上,风风火火的拽着李春霆就要出门。

“这是要去哪儿?”李春霆皱着眉不动,“毛蛋还在家里呢。”

顾子柒便把刚刚得到的消息复述了一遍,又道:“这土蛋可以弄成粉做淀粉呢,我们多买一些回来。”马铃薯的主要成分就是淀粉,这个时代似乎还没有淀粉这种东西。

更何况,马铃薯酒也是一项可以发展的业务。

她又往里屋看了一眼:“毛蛋睡着呢,我们早去早回!”

李春霆还是跟着她走了,只是满脑子疑惑:“淀粉是什么东西?”

顾子柒正在回想做淀粉的过程,听这话回答也没有过脑子:“小时候听爷爷讲过,和白面粉差不多的,但属于调味品。”毕竟她家小时候也穷,就只有自己种点东西不需要花钱。

但后来生活好了,这些淀粉红薯粉也便宜,也就没人再费那个神了。

只是她说的是自己爷爷,李春霆代入的却是原主的爷爷,在心头嘀咕:李老还懂这个呢?

毕竟村子里没人说过。

种田之娘子真霸气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种田之娘子真霸气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种田之娘子真霸气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