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宁清欢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 时间:
  • 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牛奶糖
  • 来源:ysg

《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宁清欢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宁清欢》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宁清欢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宁清欢几乎是跑着去医院的,因为正好是下班高峰期,打不到车,就算打到了,堵车也会让人疯掉,她一路上闯了三个红灯,几次都只差一点就会被撞飞。

刚才收到的短信是钟问熙发来的,团团的病情忽然加重了,现在已经送到了抢救室,几乎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

宁清欢拎着高跟鞋跑了整整四十分钟,站在抢救室面前的时候,一双脚都磨出了血泡。

她又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团团才被推了出来,钟问熙紧皱的眉头像是重锤,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宁清欢的心脏。

“团团怎么样……”宁清欢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问道。

钟问熙摇了摇头叹气道,“这次算是挺过去了,但是……清欢,这样的保守治疗,说到底就是拿钱买时间……”

“我知道,谢谢钟医生。”宁清欢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身跟着推车一路朝重症监护室走去。

其实,钟问熙很久以前就说过那个方案了,那是唯一能彻底根治团团的办法,却也是近乎不可能的办法。

那就是——再生一个孩子,用脐带血来做细胞培养。

而这个孩子,就算和团团是同父同母也有匹配不上的可能,这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再和……顾泽临生一个孩子。

之前对于宁清欢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一切一切的机缘巧合,却恰好让这件事情,成为了可能。

回到ICU之后,团团再次被放在了玻璃柜里,浑身插满各种管子,脸色苍白的像近乎透明的纸,他紧紧的皱着眉头,细细碎碎的发出了几声痛苦的嘤咛。

“妈妈……”

团团的声音很轻,带着一阵颤音,他应该很疼吧?可是却在极力的忍着,明明那么小,却要那么勇敢的和病魔对抗。

宁清欢的眼眶红了又红,她隔着玻璃想要摸一摸团团的脸,指尖却只传来了玻璃冰冷的触感。

“宁小姐,时间到了。”护士在门口催促,宁清欢恍然的擦了擦眼泪,咬牙转身往外走去。

宁清欢有些神情恍惚的走出了医院,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摇摇欲坠又漫无目的走了好一会之后,她才从包里摸出了手机。

而后轻车熟路的拨出了一串没有建立联系人的号码。

这是七年来,宁清欢第一次尝试用手机联系顾泽临,如果他已经换了电话号码,待会还要去顾氏的公司跑一趟了。

然而,嘟嘟了两声之后,电话却出乎意料的被接通了。

“喂。”冰冷矜贵的声音穿透喧嚷从电话的那头传来,带着一丝醉意。

宁清欢的心,忽然像是小鹿乱撞一般的加速跳动了起来,这个号码,是当初她陪他一起注册的,自己离开七年了,他却依旧没有换掉……

随即,她嘴角便挂上了一个苦涩的笑。

那又能意味着什么?也许他只是觉得换手机号,重新录入联系人比较麻烦而已吧。

“你喝酒了?”踌踌躇躇了许久,宁清欢才开口问道,“在星空吗?”

“在醉梦。”他道。

宁清欢的眸子,倏然放大。

醉梦,是还没有开设星空的时候,顾泽临和宁清欢经常去的酒吧。

“你来么。”大概是喝醉了,顾泽临的声音听上去没平时那么冷, 甚至带着一丝暖意,像极了七年前的他。

宁清欢的那句‘好’还没有说出口,那边又传来了顾泽临的声音,他低声唤了一声‘乔云溪’。

一瞬间,仿佛心脏被撕碎一般,宁清欢本能的放下了手机,那边细细碎碎的声音还在继续,宁清欢没勇气去听。

许久,她才再次举起手机,道,“我一会过去。”

她必须去,哪怕知道顾泽临再也不爱自己了,为了团团,她也必须去,她要做好这个daiyun,她需要那个孩子的脐带血……

 

第八章

赶到‘醉梦’的时候,暮色已经四合了,夜生活却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自从有了‘星空’之后,‘醉梦’的生意就冷清了不少,再怎么想尽办法的活络气氛,也依旧没多少顾客。

所以一进门,宁清欢一眼就看到了醉眼迷离的顾泽临。

他身边空无一人,面前台桌上七倒八歪的堆了一堆酒瓶,全都是高浓度的伏特加。

顾泽临的酒量其实很好,但是再好也架不住这么多伏特加。

他似乎没有看到正朝着自己走来的宁清欢,依旧端着高脚杯往嘴里灌着酒精。

宁清欢将他手中的酒杯一把夺了过来,“别喝了。”

顾泽临微微的眯着眼,说出的话如同锋利的刀口,一刀一刀的,割的宁清欢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他说,“乔云溪,玩骰子吗?”

以前,顾泽临就是在这个地方,教会了她玩骰子,尽管宁清欢笨得要死,他也不厌其烦,一次一次的教她。

他应该也那么温柔耐心的教了乔云溪,在同样的地方。

他应该很爱乔云溪吧?宁愿瞒着父母找人daiyun,也要和她结婚。

这样不是很好么?按照他外公所希望的,娶一个名门贵女,继承家产,与自己从此再无瓜葛。

当初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答应要离开他的,可是现在,她怎么那么的不甘心呢?

“你喝多了,我送你去休息。”宁清欢苦笑着把顾泽临扶了起来,结完账之后连拖带拽的拐到了酒店里。

还好顾泽临的酒品很不错,喝醉了就安安静静的睡觉,不然就够宁清欢折腾了。

把顾泽临扛上床之后,宁清欢打了水给他擦脸,像以前一样照顾喝醉了酒的丈夫,一切动作都来的极为自然。

顾泽临睡得很安静,长长的睫毛如同蝉翼微颤,宁清欢坐在床边,用手指在他的面颊上一遍一遍的勾勒着他的眉眼。

七年前司空见惯的相处,这七年来却是她遥不可及的旧梦。

“你大概不爱我了吧。”宁清欢小声的呢喃着,“可你一定不知道,我还爱你,一直都爱。”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二十万的支票,大概是费用。

她有些苦涩的将支票收进包里,却没想到一下楼就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乔云溪。

“我小看了你,宁清欢,你的手段,比我想象的厉害太多了。”乔云溪的目光死死黏在都在宁清欢脖子上的青紫上,眼中的嫉妒几乎要溢出来。

她昨天找了顾泽临一整天,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没想到宁清欢却轻而易举的将人带到了这种低级酒店……

“乔小姐,我只是在完成和顾先生的交易,为你们……怀一个孩子。”宁清欢的脸色煞白,每说一个字,似乎都是煎熬。

乔云溪冷哼了一声,“为了我们?是为了你的儿子吧。”

闻言,宁清欢整个人都顿时僵住了,乔云溪……到底知道多少?

如果她知道自己想用脐带血,那团团的身世……

 

第九章

乔云溪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不屑的瞥了一眼宁清欢,道,“不然你哪儿来的钱给你那个短命的儿子治病。”

霎时间,宁清欢就松了口气。

团团的年纪,不难让人猜测他会是顾泽临的儿子,不管乔云溪是真傻还是装傻,都可以确定一点,她也不希望顾泽临知道团团的存在。

“不过,宁小姐,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不该你想的,你最好别有一丁点的非分之想。”

乔云溪的表情晦暗变化,片刻才继续说道,“明天,我和泽临会在星空庆祝订婚,我希望宁小姐作为我们婚戒的设计师,也能到场。”

说罢,她冷笑着转身,扬长而去。

宁清欢看着乔云溪的背影,一阵一阵的恶寒,所谓的‘邀请’,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乔云溪强调‘设计师’的身份,无非就是在提醒自己,她手里捏着自己的工作,而这,相当于间接的捏着团团的命。

这个狡猾而卑鄙的女人,一向很懂得如何捏住人的命门,从第一次见到她,宁清欢就知道,她绝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在酒店门口愣了许久,宁清欢才折返去了医院,今天是单休,就算安心语再独裁,总归没权利管到员工休假的私生活上,所以也就每周的单双休,可以稍微轻松一点。

一到医院,宁清欢就看到了钟问熙,她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穿着休闲装的男人,似乎很意外。

按照轮班日期,今天钟问熙应该在休假,这一身休闲装也显然说明他并不是来上班的。

所以徘徊在医院门口,是在等人?

宁清欢的第六感告诉她,这大概不是什么好事情,她装作没有看到,想要一头扎进人潮,却不出所料被叫住了。

“清欢。”钟问熙拍了拍宁清欢的肩膀,“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谈谈。”

他的脸色严肃的有些不正常,宁清欢有些闪躲,最后却还是没犟过钟问熙,坐到了附近的咖啡馆里。

钟问熙要了一杯宁清欢最常点的拿铁,没给她惊讶的时间,直接开口问道,“你和顾泽临……清欢,如果你缺钱,我可以帮你的。”

他说的很隐晦,表情也看似有几分难堪,宁清欢垂着眸子看着自己的脚尖,许久才答道,“钟医生,我很感激你,可是……你并没有义务帮我,我也没有办法接受你的帮助。”

钟问熙其实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虽然看似只是个医生,实际上却是陆氏董事长的亲外孙,而陆氏几乎是可以和顾家分庭抗礼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顾泽临这个商业天才操持顾氏,也许,顾家甚至比不上陆氏。

说的直白点,钟问熙很有钱,非常有钱。

“那顾泽临呢?你为什么就能接受他的支票?”钟问熙第一次在宁清欢的面前这么激动,尽管他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

宁清欢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能沉默。

难道要告诉钟问熙,自己在做着类似于屈辱交易的龌龊勾当?

“团团的父亲,是不是顾泽临?”见宁清欢始终没有回答自己,钟问熙渐渐冷静下来,像是面临莫大考验一般问出了这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他一直不愿意调查宁清欢的过去,他想等她接纳自己,然后亲口说出那些秘密。

可当钟问熙第一次在医院看到顾泽临的时候,他慌了。

那个活在宁清欢过去里的那个男人,无论是谁都好,可偏偏是顾泽临,那个天之骄子一般的男人,唯一让他觉得自惭形秽,遥不可及的男人。

许久,宁清欢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是。”

当年,被顾泽临的外公勒令离开之后,宁清欢才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她想这大概是上天的恩赐,让自己在离开他之后,还能留下那么一丁点残存的念想,所以宁清欢留下了这个孩子,一个人将他抚养长大。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命运兜兜转转,最后又将她同顾泽临绑在了一起。

 

第十章

和钟问熙辞别之后,宁清欢去了重症监护室,今天来的正好,团团刚好醒着,他在隔离间里一看到宁清欢的身影,一双眼睛顿时就亮了。

团团很配合治疗,仅仅一天,气色看上去就好了很多,宁清欢穿上无菌服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鼻子止不住的发酸。

“妈妈,别害怕,团团没事,团团一定会好起来的。”

团团奶声奶气的说着,声音却明显有些沙哑,明明只是六岁的孩子,却懂事的叫人心。

明明他才应该是害怕的那个,可是从生病以来,他却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疼,反倒像个小大人一样,一次一次的安慰宁清欢。

“对不起……团团,是妈妈没照顾好你。”眼眶中温热的液体再也不受控制,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宁清欢隔着冰冷的玻璃和团团碰了碰指尖,泣不成声。

“妈妈,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会变老的,女孩子要经常笑。”团团紧张极了,想伸手给自己的妈妈擦擦眼泪,但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都难以办到。

宁清欢忙伸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勉勉强强的支撑起一个苦涩的笑容,“好,妈妈笑,团团要乖,很快,很快妈妈就能治好团团了。”

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的小护士已经开始催促,宁清欢笑着和团团说了再见,却在离开重症监护室的那一刹那,彻底崩溃。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害怕。

团团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宁清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那天站在急救室外面的时候,宁清欢整个人都在发抖。

身后的小护士看着宁清欢,沉沉的叹了口气。

因为前几天的急救,医院卡里的钱又没有了,好在顾泽临留了支票,来的时候宁清欢已经把钱转到卡上了。

收银台的小姑娘目光怜悯的看着宁清欢,像是在叹息。

毕竟这段时间的开销这么大,宁清欢却还能交上这一笔又一笔的医药费,不难猜到什么靠身体挣钱之类的,宁清欢很清楚,却疲于解释,况且,自己现在不就是么?

她疲惫的出了医院,打车回家,倒在床上就熬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宁清欢如约来到星空,她仰头看了看霓虹灯拼凑的‘星空’两个字,心中一阵酸涩。

乔云溪和顾泽临在这里庆祝订婚,意味着顾泽临这些年的朋友,全都会到场。

宁清欢觉得自己的双腿,仿佛灌了铅一般,往日称兄道弟一干死党的脸庞一个一个的浮现在脑海中,天知道,她有多么害怕去面对那些熟悉的面孔。

可是她不得不去。

然而宁清欢没想到的是,自己会被拦在包间外面。

几个服务员趾高气昂的看着她,“有请柬吗?这可是顾少和乔影后定的包间,不是什么垃圾都能进去的。”

宁清欢顿时就懵了,请柬?乔云溪只是口头上邀请了她来,什么时候给过她请柬。

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乔云溪的目的,不就是想羞辱她么。

她咬了咬牙,“是乔小姐邀请我过来的……”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就这样转身离开,但是乔云溪既然不给请柬,又邀请自己过来,就是想看她出丑的样子。

假如没有让她如愿,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团团经不起折腾,宁清欢也赌不起。

“乔小姐?”几个服务生笑的前俯后仰,“您可看看自己这副穷酸样吧,乔小姐能请你?我呸——”

说着,一杯酒就泼在了宁清欢的身上,顿时湿了一身。

这时候乔云溪才忽然推门而出,“哟,宁小姐可是我和泽临婚戒的设计师,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她呢?”

她紧皱着眉头,关切的上前要给宁清欢擦身上的酒,后者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躲开了。

简直是惺惺作态!

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机智萌宝顾少的逃跑娇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