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尽余生爱你如初》许尔蒋南生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 时间:
  • 愿尽余生爱你如初骨玲珑
  • 来源:ysg

《愿尽余生爱你如初》许尔蒋南生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愿尽余生爱你如初许尔蒋南生》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许尔蒋南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许尔嘴角一直弯翘着,是玩世不恭的弧度。

蒋南生快要被许尔嘴角的笑容击败了,他抓起手机离开。

许尔在听到很响的一声关门声后,眼睛里开始泛起莹莹波光,眼睛里的湖水越来越多,她狠狠的吸了吸鼻子,她再也不是那个住在蒋宫可以无法无天的大小姐,她没有资格矫情。

她躺在床上,用枕头垫高臀部,生怕蒋南生留在她身体里的东西流出来。

蒋南生坐进轿车后座,助理导航的位置是医院。

感受到到蒋南生全身的低气压,助理根本不敢过问什么。

“这次,是什么原因住院?”蒋南生问。

“秦小姐这次怕是真的要换骨髓了。”助理紧张道。

蒋南生搭在膝盖上的手一紧,“有配型成功的骨髓吗?”

助理额头上的汗水狂冒,“先,先生,你知道的,秦小姐血型特殊,当初之所以收养大小姐,就是因为她们骨髓配型一致,本来以为秦小姐病都好了,可如今……大小姐出狱了,秦小姐又犯病……”

助理根本不敢再说下去。

他太清楚当初许尔被收养的目的是什么,等于是为了秦月养一个人肉骨髓机,可以预备着随用随取。

后来蒋南生用尽办法医治秦月,那个人肉骨髓机的作用几乎消失了。

许尔却从不知情。

如今,该如何是好?

蒋南生赶到医院,医生提议进行骨髓移植,秦立焦急万分,希望尽快找到许尔,马上进行移植。

蒋南生一口否决。

秦立忍着怒意,“南生!你别忘了许家和蒋家的事情,别忘了你父母怎么死的,你更别忘了当初你收养许尔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我们月月!许尔是你的仇人!”

蒋南生眼前一闪而过是许尔站在门口时的情景,那女人经历了什么?

她白天到婚宴时还唇红齿白,满面桃花,妖娆迷人,可怎么到了晚上那脸色会惨白如纸,连唇色都没有血色。

她不是说自己在监狱神通广大?

怎么会把自己搞成那副鬼样子?

蒋南生点头,搪塞秦立道:“我知道,但是要移植骨髓,必须保证被移植人的身体健康,这几天我会安排国外的医生过来给月月看病,许尔那边,我会安排。”

深夜,许尔再次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是秦立。

秦立站在门外的时候,许尔吓得浑身发抖,因为楼道里什么也看不清,那团黑乎乎的影子让她心慌,秦立的声音就像魔鬼一样可怖。

这个魔鬼,她又恨又怕。

她握紧的拳头,指甲掐进肉里,疼痛让她清醒,让她必须面对这个畜生!

“为了你的女儿来的吗?”

“你知道就好。”

“说条件。”许尔冷漠决绝,不给秦立任何一点怯懦的印象。

“许尔,你一直都明白,南生是我的养子,他深爱着月月,你知道你为什么存在吗?你以为真的是因为蒋许两家是世交,他看着你长大的原因?你以为他真的不介意你父母为了利益杀害了他的父母?我告诉你,他介意!”

许尔心抖肺痛,“我知道。”

“你以为他收养你是为什么?因为你的骨髓和月月的匹配,你只是他为了月月养着的药引子,月月身体不好,你和他做的那些事情我都默许,男人嘛……”秦立笑声嘲弄。

他拿出手机播放录音,是蒋南生说会找许尔解决骨髓移植的问题。

许尔狠狠摔上门,泪流满面。

 

第八章

蒋南生一个星期没有联系许尔,但是许尔一举一动蒋南生都知道。

许尔除了和秦峰吃了饭,没有任何别的应酬。

许尔等了一个星期没有等来蒋南生开始心慌,试纸显示没有怀孕,她害怕继续下去蒋南生会再也不找她。

什么儿女私情,她都不在乎,她需要怀孕。

知道蒋南生在医院照顾秦月,许尔打车过去,推开秦月的病房,蒋南生坐在病房的沙发上看着文件。

许尔化了妆,气色看起来很好,她朝着蒋南生一步步走过去,“怎么,照顾妻子,都没空找我了么?你不是说让我没钱来找你吗?”

蒋南生合上文件,“许尔!立刻从这里离开!”

秦月听到许尔的声音,睫毛颤动!

许尔却毫不避讳的抱住了蒋南生,言词暧昧放浪,“你那天睡了我的时候可是说过的,让我没钱就去找你,我知道你介意我会跟别的男人乱来,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在等你,没有和任何人乱来过,你不信可以查我那边楼道的监控,我真的没有钱了。”

“许尔,我再说一遍!”

“你不想要我的骨髓么?”许尔抬起脸,望着蒋南生,“你养着我,不就是为了给秦月移植骨髓吗?你不想要了吗?”

蒋南生脚心窜起一股凉气,冲到四肢百骸,他无法相信许尔看着他眼睛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害怕和失望。

她曾经说过,她是最好的许尔,他是最好的蒋南生,她以后长大了要嫁给蒋南生,但是蒋南生不可以对不起她,不可以为了别的女人伤害她,否则她就再也不爱他了。

那时候他觉得许尔是在乎他的。

可现在,这个女人眼睛里哪里还有所谓的在乎。

她除了钱,什么也不想要。

蒋南生咽下唾沫的时候,喉咙很疼,“你先出去。”

许尔却拉着蒋南生的衬衣领口,解开一粒扣子,她紧紧的靠近他,用可以发出的任何暧昧信号去刺激他,“你想想看,你的妻子躺在病床上,你却和……”

她笑起来,真是个风尘味十足的妖精,蒋南生再也忍不住,将她一个翻身压在墙上,“许尔!你自找的!”

“当然自找的,我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一直都是我勾引你,和你没有关系,你放心,我去任何地方都不会说是你的错。”。

躺在床上的秦月本想装病,串通好医生,骗得许尔移植骨髓,只要许尔移植骨髓,那么移植的过程中就可以发生任何意外!

她就是要许尔的命。

可是许尔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此刻却跑到她的病房里面来勾引她的丈夫。

那两个人毫无顾忌的在她的病房里做着肮脏的事情。

许尔竟敢用这样的方式羞辱她!

秦月不敢睁开眼睛,喉间却涌出腥甜,差点吐血。

 

第九章

蒋南生做完去卫生间洗澡。

许尔穿好衣服走到秦月的身边,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道:“秦月,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在病房里吗?因为我一进来就发现你的睫毛在动,你是装的。不过你应该早就习惯才是,你早就知道我和蒋南生在一起不是吗?你想骗我的骨髓吗?可以,我可以给你,只要你能拿去。”

秦月突然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许尔。

许尔笑容婉转风情,透着挑衅:“秦月,你和你爸爸真是可恨,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父女把我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仇恨,你不是喜欢装病么?我让你好好装,我配合着你演戏,你要知道,一旦蒋南生知道你是装的病为了骗我而已,你在他心里那白莲花绿茶婊的形象再也不存在了。”

秦月只敢瞪着许尔,根本不敢说话,她怕自己一说话就被从卫生间出来的蒋南生碰见。

她只能忍。

许尔慢条斯理的从手包里拿出一根盒子,拿出一根短针,掰开秦月的身体刺进她的后背,“别叫,你一叫蒋南生就知道你的把戏了,你演了那么多年的好女孩,这时候人设可别崩了。”

看到许尔嘴角诡异妖娆的笑容,秦月痛到全身冒汗,她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

许尔看到这样秦月,笑得可爱而纯真,“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好开心,你当初把我绑上手术台,让人给我做人流不打麻药的事情还记得吗?你一边让人给我做手术,一边给我说,我的孩子很舍不得从我的身体里离开,孩子以后会长大,会叫妈妈,是我和蒋南生的孩子。你还告诉我,你会剪掉我的输卵管,你会让我一辈子都得不到自己的孩子,你说那是我的报应。”

看到秦月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下来,许尔眼中笑意透着阴狠,“我当初汗水流得可比你多,你不过是一根针扎进身体里,我当初可比你疼多了。”

许尔说着越来越激动,咬牙切齿的恨:“你和你爸爸秦立,你们两个魔鬼,不就是欺负我没有爸爸吗?你们陷害我入狱,我最好的青春年华在监狱里受尽凌辱,我怎么能放过你?”

说着,许尔把第二针扎进了秦月的后背。

此时,卫生间的门打开,蒋南生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许尔直起身,眨干眼中的水汽,对着蒋南生笑道:“我改天做个身体检查,合适的时候过来给秦月捐骨髓,你先把今天该付我的钱付了。”

蒋南生开了一百万支票给许尔:“你的身体现在不适合做移植,我会给你安排个保姆照顾你的饮食,先把身体补起来。”

许尔心下惨笑,这个男人还真是为了秦月什么都肯做。

她也不计较,收了支票道别,转身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秦月顿了脚步,她缓步又走到秦月身边,低头在她耳边道:“鉴于以前你们对我做的恶,我以牙还牙,那两根针针是艾滋病患者的血泡过的,感染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八,咱们之间的恩怨,扯平了。”

一直装睡的秦月全身发抖!

许尔的语气阴森的像是从地狱冒出来的。

她咬碎牙龈,被单下的手死命捏紧。

许尔,你这个恶鬼,我会让你不得好死,魂飞魄散!

 

第十章

许尔刚下电梯,眼前的一切就像卡带的旧电影,黑暗一帧隔着一帧。

医院走廊里每个人都忙着四处奔走,像极了鬼影森森,蜿蜒的影子变成暗黑的触手,束缚着要将她拽入无尽深渊。

许尔讨厌医院,现在更加恐惧。

她的血液一下变得沁凉,脚下浮软,扶着墙壁,才勉强站稳。

许尔,你要冷静,冷静!这只是医院。

她不断安慰着自己,但墙壁却似吸附着她的手,要将她吞噬。

“许许,你怎么在这儿?”

熟悉声音落进耳中,许尔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迫不及朝着声音的方向递出手。

“秦峰。”

凉沁的手心传来温热,哪怕癔症将她束缚,许尔的潜意识也只死死拽着秦峰的手,不准他过分靠近。直到她的指关节都泛出青白色,才缓慢松开。

秦峰看着许尔惊颤的身体,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揪着,“许许,你怎么了?”出口的话居然带着颤音。

血液回暖,许尔眼中的黑暗和恐惧慢慢褪去,这才站稳身子,松开手,淡淡开口,“我没事。”

腮红也掩盖不住许尔惨白的脸色,她手心冰凉,额头却渗出丝丝汗珠,这种情况,怎么可能没事?

秦峰眉头紧皱,“不要逞强,我这就带你去看看医生。”

许尔摇摇头,脸上牵起一抹笑,“秦峰,我真的没事,也没有逞强。”

秦峰难得坚持一次,“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们还是去看看医生吧。”

“你要是真的为我好,就让我离开医院吧。”

秦峰双手握住许尔肩膀,瘦削的仿佛一碰就散,“离开可以,但你要你告诉我,你来医院干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我替你分担好吗?”

许尔静静的看着她,表情淡的像是侵过水的泼墨画。

秦峰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不想他再卷入她们的恩怨。

“秦峰,我只是来检查是否怀孕。”

检查是否怀孕,也就是说她已经和蒋南生做过了。

秦峰眼神微黯,口齿有些不清,“那……检查的怎么样了?”

许尔轻轻的将肩上的手抚下,“医生说,暂时还没有。”

“不急,还有时间。”秦峰托起许尔的手,朝门口走去,“我先送你回去。”

——

“爸,许尔刚刚用沾了艾滋病血液的针扎了我,怎么办?我不想得艾滋!”

蒋南生刚走,秦月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秦立,她脑海里满是那些得艾滋病浑身溃烂不成样子的病人。

越想,身体越痒,仿佛病毒已经顺着血液侵入她全身,那些红疹子已经快要突破皮肤,爬上来。

她不要这样,绝对不要!

秦月急的都快哭了。

“许尔居然敢动你?!”电话那头是秦立愤怒的声音,片刻后又恢复冷静,“你先别急,我马上让医生给你检查,72小时内,只要打了阻断针,你就不会感染艾滋的。”

秦月死死咬着嘴唇,眸中燃着阴毒的猩红。

“爸!许尔刺了我两针,我要百倍千倍的讨回来!我决定不抽她的骨髓了,她不是一向以她的身体为傲吗?我要她亲眼看着自己被一寸寸的剥皮,看着自己的皮肉一点点腐烂,我要她跪在我面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从医院出来,秦峰坚持要送许尔,许尔拒绝,执拗不过她,只能将她送上了出租车。

许尔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银行,毫不犹豫的将蒋南生给她支票里的钱提到了自己账户上,然后再悉数转到了另一个账户。

她需要钱,很多很多。

显示转账成功后,许尔松了口气,刚出门,就有人用湿毛巾从她身后捂住她鼻息,许尔来不及挣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愿尽余生爱你如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愿尽余生爱你如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愿尽余生爱你如初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