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安一夏&夏以安&小说全本限时免费试读(睡妮)

  • 时间:
  • 且安一夏睡妮
  • 来源:zd

且安一夏&夏以安&小说全本限时免费试读(睡妮)

《且安一夏夏以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且安一夏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二十一章 加深感情

夏以安娇羞的模样让席鹰年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分。

席鹰年的眸色深了一分,站起身,抬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对上他的目光。

夏以安有些不适应,毕竟她真的没打算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下她和席鹰年的感情有多么的亲密无间。

“平常不是很大胆,怎么今天这么害羞?”

席鹰年说话时,嘴角噙着笑意。

他就是故意的。

本来他是对夏以安的真面目没什么兴趣,但现在不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剖开,看看她的真实想法,看看她骨子里是个什么模样。

他知道对于一个女人这么大的兴趣不是件好事情,可却是控制不住地沉沦。

夏以安脸色又红了一分。

这男人至于明知故问?

她他一眼,些许埋怨,些许害羞,让席鹰年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怎么不说话?嗯?”

席鹰年故意靠近她一分。

他给她的感觉从来都是这样,夹杂着清冽,明明抽烟。身上气息却是干净的很。

她真怕席鹰年。

毕竟有钱人的癖好,谁能说得准?

席鹰年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也一瞬懂得了她在想些什么。

不过她夏以安接受,他却不会愿意。

她的美好。怎么能够被其他人窥探了去?

即使是女人也不行。

不过这些并不影响他现在逗她。

“宝贝,不说句话?”

“宝贝”两个字,让夏以安觉得骨头都酥了。尤其配上席鹰年醇厚的嗓音,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最后落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里。

旁边听着他们谈话的佣人都是用很羡慕的目光看了夏以安一眼,接着飞快低头。

席鹰年的宠爱,不是人人能够得到的,却是人人都想要得到的。

夏以安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无数灼热的视线,顿时浑身不自在,刚才那一瞬的沉醉也很快清醒。

他故意的也太过明显了吧?

席鹰年此刻早就忍不住,挑起她的下巴,径直吻了上去。

他的气息强势闯入她的,让她差点招架不住。

男人顺势揽住她的腰身,将她送到自己的面前。

她的甜美根本不能够浅尝辄止。

客厅的气温极速上升,期间弥漫的暧昧气息更是叫人面红耳赤。

佣人也禁不住脸红,最终在管家的示意下通通离开,只留下席鹰年和夏以安两人。

夏以安虽然迷糊但脑子里还存留着那么一丝清明,推了推将他圈得很紧的男人。

“还有……别人……”

这样一说,她根本没有勇气抬起头去注意周围人究竟用着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们。

“没有。”

席鹰年闻言失笑,松开她示意她去看周围?。

夏以安偷偷瞄了一眼,有些发愣。他们什么时候都出去了?

离开夏家这么久,差点都忘了有钱人的生活是怎么样了。

她的眼神暗淡下来的一瞬,整个人就被席鹰年抱起。他的温度和气息近在咫尺,竟然让她生出了一种心安的感觉。

她抬眸看着男人的侧脸,不自禁抬手轻轻触碰了下。

席鹰年忽地顿住脚步,看向自己怀中的女人。

她依旧如平常一样,娇柔妩媚,不过其中却是掺杂了些伤感。大概是想起了以前。

他知道那些过往对于她来说没什么留恋的东西,除了那个孩子。

“你的孩子呢?”

他忽然开口,倒是让夏以安诧异了。

“我的孩子……”

夏以安喃喃,像是陷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些在精神病院的日子,她所依靠的全是对于孩子的回忆。

“他死了。”

她空洞地睁大眼睛,茫然无措地看着席鹰年,像是忽然失了安全感,嘴唇也轻轻颤抖起来。

“他死了,怎么办?”

席鹰年的胸口忽然一滞,有些懊恼自己问出的问题。随即他又收敛神思,他为她想这么多做什么?

反正他也不会帮她查她的孩子究竟是死是活。

他现在拥有着夏以安,那个男人和孩子的存在始终是他心底的一根刺。

“死了就死了。”

他淡淡开口,抱着夏以安上了楼。

夏以安骤然清醒过来,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她什么时候将希望寄托在席鹰年身上了?冷漠如斯的男人,怎么会分点可怜的同情给她?

转瞬,她又恢复以往的娇笑。

“席先生说的是,以前的事情也不必再提,珍惜当下才是对的。”

她缠上席鹰年的脖子,眉目间染上风情,魅惑的叫人移不开眼。

席鹰年忽然很厌烦这样的夏以安,直接踹开房门,将她扔到房间中央的大床上。

“席先生做什么这么大的火气?”

她靠在床上,脸上依旧是淡然从容。

席鹰年没说话,一双眸子沉沉地盯着她。

夏以安只觉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男人。

她想要再次开口,席鹰年已经先一步困住她的身子,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吻便落了下来。

意乱情迷之时,夏以安忽然滞住了呼吸。

席鹰年抬手掐着她的脖子,巨大的力道似乎想要将她的脖子拧断。

夏以安脑子有些发蒙。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眼里还有着未退的情潮。赤裸着身子,像是待宰的羔羊。

她看得见席鹰年额头上暴起的青筋,也看得见他精致的脸,完美至极的身材,还感受到他修长的手正触碰着她的皮肤。

“夏以安,你怎么敢?”

他说出的一句话,让夏以安又不明白了。

她好像没有对他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吧?

她没出声,就这么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你怎么敢和别的男人生孩子!”

话音落下,脖子上的力道又加了一分。

夏以安眼前发昏,原本想要求饶,嗓子却是像哽住一般,吐不出一句话来。

“该死的女人!”

竟然不求饶!

席鹰年真的要被她气死了,到这个时候,竟然连句软话都不会说!

可是见着她变了脸色的脸,他还是松了手上的力道。

夏以安像得了水的鱼。

她使劲喘了几口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等她缓过来抬眸的时候,席鹰年依旧紧紧盯着她,脸上的恼怒半分未减。

终归是在生死边缘游离过太多次的人,她很快绽开一抹笑容,撑起身子,用尽仅剩的一点力气,缠上席鹰年的脖颈,“既然席少这么介意,不如你帮我把那个男人找出来?”

“想都别想。”

席鹰年眯起眸子,捏着她的下巴:“你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我帮你找到那个男人,你就可以多了一个金主了。”

“怎么会?”夏以安轻轻靠在他耳边,“这世上最好的金主便是席先生,席先生有钱有权有势,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毁了我一辈子的男人而放弃席先生这棵大树?”

“最好如此。”

席鹰年沉声开口,吻上她的唇瓣,细细品尝她的味道。

他动作格外轻,似乎是怕碰疼了她。也似乎刚才那个要将夏以安置于死地的男人是其他人。

“故意买了这件衣服来见我?”

穿好西装后,席鹰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夏以安。

夏以安有气无力地回应:“嗯。”

席鹰年似乎心情很好,说道:“起来穿衣服。”

“啊?”

夏以安意外了。

他未免也太禽兽了吧?她都这样了,他竟然还让她穿衣服?她哪里来的力气?

“不穿?”

“穿!”

夏以安赶紧应答,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又用出别的折腾她的手段。

只不过她脚尖刚触碰到地上,她整个人便软了身子倒了下去。

席鹰年眼疾手快地接住她:“累着了?”

问了句废话。夏以安连回答都懒得应付。

席鹰年也不介意,径直拿过衣服帮她穿了起来。

席鹰年飞快地将衣服给她穿好:“下来吃饭,待会我们继续。”

“继续?”

夏以安欲哭无泪,但在席鹰年的目光下,还是将拒绝的话给吞了下去。

吃饭的时候,夏以安又见到了满脸不服气的席嘉阳。

他鼓着一张脸看着她:“阿姨,我有事情和你说。”

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二十二章 你儿子他欺负我

夏以安拉开椅子的动作忽地顿住。

她可没认为席嘉阳是真的有事情和她说。

这个小胖子今天被她给欺负了,他肯定是攥着劲儿要讨回来。

席嘉阳没得到夏以安回答也没生气,脸上绽放出一个更大的笑容:“阿姨,你怎么不回答我呢?是我的态度不够真诚吗?”

夏以安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她很想告诉他,他的演技实在是烂透了。而且,从他的脸上,她只看出了“阴谋”两个字。

“不好意思啊,阿姨没听到你在说什么。请你再用你真诚的态度和我说一次?”

他小胖子想借着他爸爸在压她一头,顺便树立下自己的形象?

门都没有!

夏以安自觉已经从地狱里摸爬滚打了出来,怎么会畏惧他这点没道行的小招数。

“你明明听到了的!”

席嘉阳怒了。刚才那样子已经是他的极限,试问他什么时候用过那么恶心人的声音?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他还是忍了,可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听到什么了?”

夏以安懵懂地看着他:“我不过是让你重复一遍你刚才说的话,这也有错?小少爷,你的脾气似乎有点大啊。”

席嘉阳顿时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他想了想,求助似的看着自己的爸爸:“爸爸,你看这个阿姨,她好坏。”

他说着,可怜兮兮地拽了拽坐在一遍一言不发的席鹰年,眼里一瞬蒙上了一层水雾。

夏以安在旁边看的是连连赞叹,果然是对着自己的爸爸,演技很是走心啊。

她正要发表下看法,席鹰年的目光忽地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心里一跳,急忙正襟危坐。

不是她没出息,实在是席鹰年的眼神太过恐怖,她承受不来。

两人都在等着席鹰年发话,如同乖巧听着教诲的小学生。

席鹰年看向夏以安。

她低着头,额前有着几缕发丝散落下来。此刻的她不比寻常的妩媚,添了几分居家的气息。即使她身上穿着公式化的小西装,也掩盖不住她身上慵懒的气质。

这样的她,让席鹰年不自觉滚动了下喉结。

“夏以安。”

他突然开口,说出了她的名字。

夏以安将头埋得更低,恨不得塞到桌子底下去。席嘉阳则是万分得意,爸爸这是要教训这个嚣张的女人了!

席鹰年说出她的名字之后,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好像他刚才只是情不自禁。

原本等着他开口的夏以安半天也没等到他发话,硬着头皮开口:“那个,席先生我很抱歉,我该好好听小少爷说话的。”

“那是当然的!”

席嘉阳别提有多解气了,恨不得在这女人面前耀武扬威一番,让她意识到他是什么身份,让她明白,他不是她能够惹得人物!

“不必。”

听到席鹰年的话,两人都是一愣。

什么意思?

夏以安忽地抬起头,定定地看向席鹰年。他刚才是在维护自己?似乎又是她的错觉,毕竟他实在不是她能够猜测的。

席嘉阳也是没明白,憋不住心思先问道:“爸爸,你……”

他说着,又变了一句:“你是不是要赶这个坏女人走?”

坏女人,坏女人……

夏以安被一个孩子叫的,差点以为自己真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她头疼地扶了扶额头,学着席嘉阳的样子,也和席鹰年撒娇:“席先生,您要赶人家走吗?可是人家刚来没多久呢。而且,人家好像也没做错什么事情嘛……”

就算是不能让席鹰年站在她这边,她也要膈应这个小胖子!

席嘉阳觉得自己身上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层。

他诧异地看了夏以安一眼,接着不甘示弱地拽着席鹰年的胳膊:“爸爸,你看阿姨她太坏了啦,竟然不承认自己做错事情,是个坏孩子哦。”

他使劲眨巴着眼睛,努力自己变得更加可怜。

他不信他一个小孩子,还不如大人会撒娇!

“阳阳,”席鹰年看向席嘉阳,声音淡淡的,“你刚才说了什么,阿姨没听清,再告诉一遍阿姨。”

刚才听着夏以安的声音,他只觉得整颗心都要化了,只恨不得将她绑在自己身上,狠狠地要她。

“啊?”

席嘉阳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亲爸,问出了一个寻常孩子的必问话题:“爸爸,我是不是你捡来的?”

“反正不是他生出来的。”

夏以安不客气地补刀,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对着他哈哈大笑起来,那叫一个畅快开心。

席嘉阳扁着小嘴,本来想要酝酿着哭一场,奈何他原本不是那种容易掉眼泪的孩子,憋了半天除了眼睛通红外,一点眼泪的痕迹都没有。

“爸爸,是真的吗?”

他不死心,还是一遍遍追问席鹰年。

对于生孩子这个概念,他脑子里很是模糊,只偶尔在动画片里看过,动物会生小宝宝,理所当然代入,所以大概爸爸生他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

席鹰年黑了脸,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怀胎十月生下席嘉阳的是他的母亲,不是他。

可是如果否定,他又要解释一大堆的道理。他本来就不善于言辞,和席嘉阳交流也实在算不上多,这可真的算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而这背后推手,就是坐在餐桌对面,笑的花枝乱颤的小女人。

“夏以安,你很高兴?”

这句话让夏以安一瞬止住了笑声,她讪讪地摆摆手:“不高兴,不高兴……”

她的样子惹得席嘉阳嗤了一声:“怂!”

夏以安猛地抬起头,努力握住自己的拳头,控制住她一巴掌将他拍到墙上的冲动。

小胖子怎么这么惹人讨厌呢?

她自觉修养忍耐已经很够,但在面对席嘉阳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成功化作浮云。

“席鹰年!你儿子他欺负我!”

“砰”的一声响起,夏以安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撞上席鹰年的目光时,还是选择坐回了椅子上。

席鹰年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面上却是严肃:“夏以安,你和他解释下,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末了,他又加了一句,“好好解释,否则你知道后果。”

不过是些常识,夏以安虽然没怎么好好念过书,但这些还是懂得的,只是让她说出来,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她想要拒绝,但抵不过席鹰年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你嘛,你是从你妈妈的肚子里,经过十月怀胎生出来的。”

“那我是怎么到妈妈肚子里的?”

席嘉阳像是故意为难夏以安一般,有着问题就追问。

“这个嘛……”夏以安仔细想了想,开口,“你的爸爸爱你的妈妈,你是他们爱情的结晶,这个结晶存在于你妈妈的肚子里,然后经过十个月,就变成了你。”

她说的很是拗口,可以说是不符合逻辑。

到最后声音低沉下来,陷入沉默。

爱情的结晶吗?只可惜她的孩子不是。

她想过她和很多人一样,有着很好的丈夫,有着温馨的家庭。只可惜,这个梦止于十八岁的那年。

或许是经历的苦痛过的太久,她很快便调整了过来,嘴角挂着笑容看向席嘉阳:“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爱你的爸爸,他养育你很不容易啊。”

席嘉阳根本不能够理解夏以安的意思,翻了个白眼,却是没有多计较,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饭。

席鹰年的视线停在看着席嘉阳发呆的夏以安身上。

他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爱情的结晶?

这样的词在他的世界里不存在,以后也不会存在。

孩子的母亲是谁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想做他妻子的人很多,想做席嘉阳的母亲的人也会很多。他永远不会为了这些事情而心烦。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天真。”

席鹰年毫不客气地嘲讽开口。

他看得出夏以安对于爱情还存在着幻想,也对未来存在着憧憬,不过这些所谓的未来,一定不会包含他。

他给不了她任何承诺,更给不了她可笑的爱情。

夏以安从神游中清醒过来,哼了一声:“你还不准我想象了?”

她现在不可能得到,总要幻想下,这样才能够支撑她继续顽强地生活下去啊。

“你想象里面没我。”

席鹰年皱眉开口。一想到她将他剔除在外,他便分外的不爽。

这阵子接触,夏以安基本已经知道席鹰年在想什么,赶紧讨好地笑着:“怎么会没席先生呢?席先生是我的偶像,我可是要以你为目标奋斗一辈子的。”

“老女人,牛皮都要被你吹破了。”

席嘉阳翻了个白眼:“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要引起我爸爸的注意?我告诉你,我爸爸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的。”

他一副很是笃定的样子。

夏以安的关注点只在他的前三个字:“我哪里老了?”

二十三岁,如花的年纪好吗!

“哪里都老。”席嘉阳毫不客气。

夏以安停下手中的动作,满脸堆笑地看着席嘉阳:“小胖子,我忽然想和你谈谈人生了。”

“我哪里胖了!”

席嘉阳大叫,他只是微胖好吗!不过是手肉了一点。

但想到她的后半句,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今晚九点,你来找我。”

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二十三章 胖揍

餐厅里的气氛弥漫着些许诡异。

夏以安抽着嘴角看着像是大爷似的席嘉阳。

“我……”

她刚要答应,席鹰年便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不行。”

“爸爸,为什么?”

席嘉阳觉得今天的爸爸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平常的女人他不是一律赶出去的?

“她有很重要的事情。”席鹰年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夏以安疑惑皱眉,她怎么不记得她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至少现在在她看来,和席嘉阳好好谈谈最为重要。

大概是因为他和自己儿子大约一样年纪的原因,她对于席嘉阳,也存在着不少的怜惜,即使他说话过分,但那也是后天养成,没有人本性是坏的。

“我想和小少爷说些话。”

她开口,态度很是坚决。

席鹰年心里顿时不爽快,他还没有他儿子重要?

“我说不准去。”他的声音沉下来,连带着脸色也难看了些,甚至周身的气息也越发地冰冷。

席嘉阳坐在他身边,不自觉缩了缩脖子,想要问,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不禁同情地看了一眼夏以安,这个女人肯定会被爸爸收拾的,依照他对他爸爸的了解,每次他爸爸这个样子的时候,总会有人倒霉的。

夏以安没明白席嘉阳忽然之间对着她挤眉弄眼是什么意思,但想问却也是没那个胆子,席鹰年紧紧盯着她,好似她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我……”

她犹豫了下,还是坚持:“我想和他说说话。”

“我说了不准。”

席鹰年看着眼前的女人,第一次觉得她如此倔强。

“你要违抗我的话?”

夏以安只觉得自己在冷天吞了一口冰渣,浑身冷到发抖。

“席先生,”她赶紧堆上满脸的笑容,“不是小少爷提出要和我交流交流的吗?刚好我们也好培养下感情。”

她讨好地看着他,一张脸上写满了期待。

席鹰年看着她,竟然不忍心去拒绝。

“七点之前解决。”

他说完也没了吃饭的心思,径直站起身走了出去。

整个餐厅里只剩下夏以安和席嘉阳两个人。

夏以安这才敢打量起餐厅内的布置。

四个奢华的水晶灯晃得人眼花,各处装修都是精致至极,就连吃饭的桌子,上面都雕刻着讲究的花纹,甚至她用的餐具,乍一看,真像是收藏馆的藏品。

“土包子。”

席嘉阳看着她四处打量的目光,不禁扁了扁嘴。

他不喜欢任何女人接近自己的爸爸,他看得出,她们都是为了钱。

而且他也很讨厌她们揉自己的头发,装作很是贤惠温柔的模样。

终究是小孩子,情绪还是表露了出来。

夏以安见他不高兴,开口问道:“你的妈妈呢?”

外界传言,席嘉阳的亲生母亲用尽了各种手段爬上席鹰年的床,从而怀上了他的儿子,妄想靠着孩子上位,却是不想席鹰年心狠手辣,留下孩子,将孩子母亲扔到海里的哪座小岛上,任其自生自灭,还美其名曰反省过错。

当然这些也只是猜测,如果说谁知道真相,那么应该也只有席鹰年了。

至于席嘉阳,夏以安也只是试探着问问。

“我妈妈?”

席嘉阳似乎很讨厌这个词,皱了皱眉头,手上举着的筷子放了下来,“我没有妈妈。”

似乎是怕夏以安接着追问,他补充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你没有想过去找她?”

夏以安并没有跳过话题的意思。

不论席嘉阳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觉得还是她来照顾席嘉阳最好。毕竟一个孩子的童年缺失了母爱,是很严重的事情。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爸爸说她死了。”

他说完又恼怒起来,“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做我的妈妈的!”

“砰”的一声,他推开面前的盘子,向着餐厅外跑去。

夏以安知道他是被戳中了伤心事不想提起,也便没有在意,看着一桌子的丰盛晚餐,只觉得万分浪费,吃了个饱后,才揉着肚子向着席嘉阳的房间走去。

说好了要谈谈人生,总不能食言了。

只是她抬眸一看时间,只差十分钟到七点。

靠!

她赶紧朝着楼上跑去。

此刻在房间里的席嘉阳看着自己手中的盒子,得意地勾起嘴角。

他坐在床上,悠闲地晃着双腿,不过等了很久,还是没等到夏以安,不经有些小脾气。

吃个饭要吃这么久?

他放下盒子,走到门前,正想要催催她,敲门声就先一步响起。

“小少爷,你开下门。”

虽说喊着小少爷,但语气里没有一点恭敬的意思。

席嘉阳又是不高兴地撇唇,但想到待会要发生的事情,还是忍住了脾气,打开门让夏以安走了进来。

“你要和我说什么?”

他这时候也不忘装酷一番,两手环在胸前,自认为十分有气场的看着夏以安。

平常他这样子的时候,家里的佣人总是被吓得不敢说话。

“就大概谈一下你的生活方面。”

其实夏以安也不大确定自己该说什么。

很多事情,不是你说什么,别人就能够做到的,潜移默化的习惯很重要。而且如果她现在说的太多,应该会引起席嘉阳的反感。

席嘉阳看了她一眼,也没回应她的话,而是跑到床边,小心地拿起盒子,接着缓慢地走到夏以安面前,显得极为神秘。

他对着她眨眨眼睛:“我今天要送给你一件礼物。”

“你会这么好心?”

夏以安虽然这样说着,却已经将盒子给接了过来。

反正应该是恶作剧之类的东西,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席嘉阳见着她盯着盒子不动,赶紧催促:“你快打开看看。”

夏以安点头,很是配合他,缓慢地打开了盒子。

入目的是一条蛇,还是一条眼镜王蛇。

最重要的是,这条蛇还会动。

“谢谢,我很喜欢。”

夏以安连面色都没变一下,淡淡地看着席嘉阳。

席嘉阳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

她怎么会不怕的?

这条蛇他试验了无数次,用它赶跑了很多要嫁给他爸爸的女人,怎么到夏以安这儿,就没用处了呢?

“你不怕?”

他有些慌了。

“电动蛇有什么好怕的?”

一句戳中席嘉阳的小心脏。

他还是不敢看相信地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是电动的?”

“看出来的啊。”

夏以安将盒子放到一边。他是觉得她太过没脑子?就算是席鹰年很疼爱这个儿子,也不会允许他养一条蛇在家里。

更何况还是一条有着剧毒的蛇。

席嘉阳还是不敢相信,但很快接受了这一事实,有些颓然地站在一边,用着脚尖无聊地划着圈圈。

他的动作让夏以安一愣。

她以前没进精神病院的时候,懊恼的时候也喜欢做这个小动作。

不自觉地,她的脸上多了一抹笑意:“为什么要用蛇吓我?”

“因为我不想有新妈妈。”

席嘉阳有些不服气地开口。这会儿,难得的乖巧。

大概是因为没有吓到夏以安,心里有些挫败,所以也没去注意自己老实地说出了心里的话。

“我记得我说过,我不会嫁给你爸爸。”

夏以安对这个理由很是疑惑,她真的不知道这些思想究竟是谁灌输给他的。

正常的孩子,不是都渴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吗?

“可是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来接近我爸爸。”席嘉阳停下脚下的小动作,盯着自己手。

“我和他是合作的关系。”

夏以安继续解释。

她和席鹰年的确是合作的关系。两人各取所需,等到她报了仇,便会和他撇清关系。

“真的?”

席嘉阳明显的不信。

“你又是一个骗子吧?”

“你和那些人一样,都是贱女人!”他忽然激动起来,像是孩子被抢了心爱的玩具,“你们都是骗子,大骗子!”

“你从哪儿听得这些话?”

夏以安是真的生气了。

这样的词是五岁的孩子能够说出口的吗?

“关你什么事!”

席嘉阳撞上夏以安,“你快点离开我们家!”

“好啊,小小年纪就如此不学好,长大还不上天了?这些话是你能说出来的?”

她真的是气急了。如果自己的孩子是这个样子,她绝对见不得,因此,她也见不得席嘉阳这个样子。

“我说了怎么了!”

席嘉阳哼了一声,又要开始说话,便一把被夏以安扯住了领子,直接将他整个人给拎了起来。

他有点重,夏以安将他拖到床边之后,便将他的小身子翻过来,不客气地扒开他的裤子,对着屁股就招呼上了巴掌。

“啪--”

极为响亮的巴掌声响在席嘉阳耳边,他一下子蒙了。

这么大了,他还不知道被打屁股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十分的丢脸。

“你这个老女人你要做什么?”

他大声喊叫起来,顺势疯狂地挣扎。但毕竟是个小孩子,哪里敌得过大人的力气,很快又被夏以安按住了,开始一顿胖揍。

“啊!救命啊!救命啊!”

且安一夏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且安一夏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且安一夏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