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凡唐雨欣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陈凡唐雨欣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小说

  • 时间:
  • 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神级大牛
  • 来源:zzy

陈凡唐雨欣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陈凡唐雨欣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小说

《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陈凡唐雨欣》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陈凡唐雨欣小说《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洗脚水什么鬼?

“我……”

直到此时,赵宇才明白杨美芬把他揪过来跪在陈凡面前的真正目的。

他先是愣了一下,脸色微红,紧接着刷的一下又白了,似乎极难启齿,最后把心一横,咬了咬牙才如实坦言,“陈先生,我那啥不行了,请您给我……治治!”

“那啥?哪啥呀?”

陈凡翻了个白眼,“男人就没有不行的,不行也得行,医者问闻听诊,你不说明白……叫我怎么治?”

屋内的气氛立刻就变的古怪了,其实谁都听的出来赵宇说的是什么意思。

“呸!”赵雨桐轻呸了一口,脸上一红,翻着白眼就往一边去了。

沐天行,赵海,赵康等人的脸上都浮显出尴尬之色,毕竟这种事当众提及,确实是有点上不了台面。

“陈先生,犬子疏于管教,这些年花天酒地,估计是掏空了身子,所以,这个男性某些功能方面,他似乎……有些障碍!”

短暂的尴尬后,最终还是赵海这个当爹的咬牙打破了沉寂,“此事确实羞于启齿,我这个当爹的虽恨他不争气,却也不能看着他一直这样下去,还请先生出手……帮帮他!”

“原来是这种事……”陈凡皱起了眉头,显然有些不太情愿。

“咳咳……看来先生确实是有些为难了……”

病床上,赵正国已经坐起了身来,轻咳了两声,摇头叹息,“这小子确实是不上进,但老头子就这么两个孙子,也不能看着他……”

“这件事,就当是老头子腆着脸,求先生帮个忙了,不管是否能治好,只要先生愿意出手试试,老头子也算尽了心意,以后他是好是坏,我也能心中无愧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赵老头自己都病成这样了,才刚好转,又为赵宇操起了心,陈凡心下暗叹,顿生怜悯。

可惜,他刚才已经看过了,这小子病入膏肓,以前必定犯过花柳,碍于面子没去医治,通俗点讲就是地里的萝卜烂了根,治是没法治了。

不过,他在这方面的功能虽然永久丧失,但看在赵海和赵正国的份上,陈凡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他长点记性。

希望这次的教训,能让他幡然醒悟,日后别再辜负赵老爷子的一番期望了吧。

想到这里,陈凡心中已然有了主意,叹息一声点了点头,先是摆手让赵宇起身,和他在一旁桌前坐下,煞了其事地把了一会儿脉。

这才转首向候在旁边的赵康看了过去,“对了,老爷子这些天患病在床,你心急如焚,应该也没休息好吧?”

“啊?”

赵康愣了一下,满头雾水,却没敢耽搁,赶紧回道,“是有好几天没睡好了,困了躺沙发上眯一会儿就起来……”

“那就是好几天没洗澡了喽?”

陈凡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到一半向着赵康的双腿指了过去,“脚洗了没有?”

“这……”

赵康的脸立刻就红了,支支吾吾,不安地转首看向赵海等人,一脸求助的表情。

他实在是有点懵了,脑瓜子都是嗡嗡的,压根就没明白陈凡给赵宇把脉把的好好的,怎么又扯上他洗没洗脚的事了。

“支吾什么?洗个脚的事儿有这么纠结么?”

赵海不乐意了,脸色一沉当即就斥了过去,“陈先生的手段莫非你还敢质疑不成?他问你洗没洗脚,那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

其实他确实也是一头懵,不过他现在对陈凡早已服的五体投地,刚才煽大耳括子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

在他的眼里,陈凡的形象不但高大,而且神秘,再加上沐天行都当场认了师叔了,人家绝对是个真正的高手。

这种神秘高手,手段特殊一点,哪怕闻所未闻也是可以理解的。

要不怎么说是高手呢?

“没洗!好几天了,袜子都没换过呢……”

被他一训斥,赵康立刻就回了话,如实坦言,满脸都是理所当然,“爷爷都病成这样了,我哪还有那个心思管自己舒不舒坦啊?”

这话说的实诚,虽然简单,却真不是一般的暧心窝子。

不但赵海频频点头,坐在床榻边上的赵正国脸上也浮显出欣慰之色,看来经过这一次之后,赵康在赵家的地位,怕是要有所不同了。

“几天没洗就对了,赶紧端盆温水来,记住了,五十七度,不能高一度,也不能低一度……”

陈凡咧嘴就笑了,转首看向赵康,眸光中满是鼓励,“记住了,一定要把脚洗干净,洗完的时候水温得掌握在三十八度,不能有半点差池,否则就治不好他的病了……”

最后一句话语出口时,陈凡抬手指向了赵宇……

“噗……”

这家伙身形一震,当场懵圈,看那一脸便秘的纠结样子,怕是险些又要气的喷老血了。

自己的病虽然确实有些难以启齿,而且看过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可这踏马和赵康的洗脚水有什么关系?

还三十八度,莫非还要自己喝了它不成?

不仅是他,屋里的其它人也都是满脸的呆滞。

原本因为不屑而走到了一旁的赵雨桐也溜回来了,一脸好奇地看着陈凡,眸中似乎还有点小兴奋在闪烁。

“赵康,你还愣着干嘛呀?赶紧坐下脱鞋,我……我给你打洗脚水去!”

杨美芬倒是最积极,毕竟事关自己宝贝儿子的终生幸福,虽然给赵康打洗脚水让她极度不适,心中排斥。

可人家陈先生说了,这水温可是很关键的,交给别人她也不放心……

片刻之后,杨美芬便端了一盆洗脚水过来,放在了坐在椅上,已经脱好了鞋袜的赵康身前地面,一边拿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温度计探在水盆里测量水温。

“好了,正好五十七度,赶紧下脚……”

众人瞩目中,杨美芬突然说了一句,说到一半赶紧又把鼻子给捏上了,瓮声翁气地接道,“你小子洗快点,陈先生说了,你得洗干净。”

“我给你量着水温呢,一到三十八度,你赶紧把脚提出来,可千万不能耽搁啊……”

第14章 还有这种操作?

“哗啦啦……”

赵康一咬牙,把脚放进了盆里,随着水花声响起,放肆地当众洗起了脚来……

这一幕确实诡异,但赵康却有种莫名的兴奋。

杨美芬可是一向看不起他的,平日里各种日常刁难,今天倒好了,不但给自己端来了洗脚水,现在还蹲在旁边看着自己洗脚。

那捏着鼻子一脸纠结的表情映入赵康的眼中,顿时就让他觉得这些年受的窝囊气,一朝全都解恨了。

正舒坦着呢,一直紧盯着温度计的杨美芬却是突然喊了起来,“到了到了,三十八度了,赶紧提脚……”

“这么快啊?”

赵康一脸失望,颇有点意犹未尽,但却没敢耽搁,赶紧把脚提了起来。

“水来了水来了……”

杨美芬没敢耽搁,端着盆子赶紧往陈凡这边来了,一边说着,半盆水直接就放在了陈凡与赵宇对面而坐的桌子上。

“咳咳……别给我,给他就行了……”

陈凡赶紧起身,伸手就指向了对面的赵宇,“拿杯子给他,趁着热乎赶紧喝了,喝到灌不下为止……记住哦,不能耽搁太久了,水温低于二十度就没效果了!”

静!

死一般的寂静!

虽然在此之前,众人脑中便已邪恶地猜想过,陈凡要这一盆洗脚水,怕不是要赵宇喝了吧?

但现在这一幕当真在眼前发生时,却仍旧让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尤其是杨美芬,脸都绿了。

赵正国,赵海,还有赵宇的二叔,一个个全都满脸纠结,眸中满是同情。

赵雨桐似乎和赵宇有点不对付,但却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憋着笑提醒了一句,“二十度哦,估计很快就凉了……”

“嗯……就是!”

赵康满脸深以为然之色,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赵宇,眸中满是期待,还有一抹浓到化不开的……鼓励!

“我日啊……还灌到喝不下为止?我踏马一滴都不想碰……”

直到此时,赵宇才身形一震回了魂,满脸憋愤之色,咬牙切齿,“这踏马什么意思?洗脚水治病什么鬼?我我……我踏马不服!”

一连三个踏马,还是当着赵海和赵正国的面吼出来的,可见他此刻是有多抓狂,简直都快疯了。

“啪!”

“你长本事了是吧?不服你倒是生个大胖儿子给老娘看看啊……”

没等他说完,杨美芬抬手就照赵宇后脑勺来了一记,杏眼圆瞪。

她是真的怒了,自己容易么?忍着心里的憋屈帮他给赵康那小子打洗脚水,还得忍着那股熏人的恶臭在近前盯着温度计。

这件事光是想想估计好几天都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了。

好不容易把治病的洗脚水给端了过来,这小子却想闹么蛾子,瞧把他给惯的。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杨美芬心头的火气也腾地一下冒了出来,抬手一指桌上的洗脚水,语气绝对不容质疑,“这盆水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否则就别认我这个妈了,我……”

说着,杨美芬眼眶子一红,仿佛随时都要哭出声来了。

赵宇混是混,但老妈打小溺他,却是知道真心为她好的。

这小子也没别的招收拾,但她妈一哭却最管用……

“妈,你别哭了,我喝还不行吗?”

这下赵宇是真的没辙了,满脸都是狰狞之色,恶狠狠地看了陈凡一眼,一边说着,从桌上拾起一个杯子,在分里舀了一杯水,闭上眼睛仰头就灌……

“嗯……”

赵康舒服了,自己都没控制住,鼻中发出一道轻吟之声,浑身舒泰,这些年受的所有委屈,瞬间消散无踪。

再次转首向陈凡看去时,他眼中眸光的炙烈,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程度,这以后就是他亲大哥了,赴汤蹈火,绝不带皱下眉头的。

“回头我开个方子,倒时候你找赵康取吧,药是苦了点,每天一剂,坚持半年,若是你命好的话,这事……就算妥了!”

陈凡压根就没兴趣欣赏赵宇品尝洗脚水的窘样,一边说着,向赵正国和赵海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转身就往屋外走去。

所谓的药方也是他临时起意弄出来的。

看赵宇这样子,似乎还没长教训,刚才瞪过来那一眼可不是一般的凶狠。

既然如此,那便让他再吃半年苦药,都说良药苦口,希望他喝上半年,能有所觉悟吧。

当然了,药方陈凡也不会随便开,他是真打算弄个对这种病有不凡效果的方子给他。

如果他运气好,或许真能起到点效果,虽不敢说重振雄风,但给赵海添个大胖孙子,或许会有希望。

若不是看他在自己老娘面前还算孝顺,老妈一掉泪,洗脚水都敢喝的份上……陈凡还真没打算费这心思。

“陈先生,家父新愈,得在跟前侍奉,就不亲自送您了,让康儿代我送您回去……”

赵海也跟了出来,在门外止步,满脸的感激之色,“回头我一定再去拜访,这一次,可真是多亏了您妙手仁心啊。”

“对对对,到时候老头子我也一起过去……”

沐天行同样也是满脸恭敬之色,“师叔,您老慢走,师侄不争气,差点丢了您的脸,回头再去向您请教!”

陈凡微笑颌首,也没多说什么。

待两人返回屋内,他和赵康径直就向停在院里的车子走去。

“站住!”

没等车门拉开,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娇咤,转首望去,竟是赵雨桐跟了出来。

这丫头刚才还是好好的,这会儿却是不知怎么回事,柳眉倒竖,一脸怒色地走了过来,看的陈凡和赵康面面相视,都是满头雾水。

“本小姐刚才都说了,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我……我就做你女朋友!”

见陈凡还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赵雨桐气直哼哼,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说到一半抬手就向他指了过来,“你治完病就走,分明是没把本小姐放在眼里,哼,我赵雨桐说过的话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

“你要想耍赖,不做我男朋友也可以,先打赢我再说……”

嘎?

还有这种操作?

陈凡脑子一懵,当场就愣住了……

第15章 你逃不出本小姐手掌心

“我不打女人……”

愣了一下,陈凡当即摇头,双手一摊,“如果你实在对之前说的话纠结,那就当这一场是我输了吧,你真的不用做我女朋友……”

不是陈凡装逼,对女人,他还真的下不了狠手。

在同一天活了一千年,陈凡也曾沉迷于武道一段时间,多年的淬炼早已领悟了武道的精萃,他可不是什么花拳绣腿的花架子,一出手,那可是要伤人的。

可惜,赵雨桐分明不买帐。

见陈凡似乎是看不起自己的样子,她的鼻中冷哼一声,身形一晃,一掌就向陈凡拍了过来……

看的出来,这丫头的底子还是相当扎实的,出手干净利落,这一掌至少有三种变化,而且每一重变化的角度都越发刁钻。

若是没有看出来,从一开始就要陷进去,避过了前面两种变化,最后一种变化演化出来时,必定要中招。

“陈哥小心,我二姐可厉害着呢……”

对于赵雨桐的身手,赵康显然感触极深,哪怕陈凡先前已经露过一手了,但此刻看到赵雨桐突然对他出手,赵康仍旧是身形一震。

脸上浮显出担忧之色,好心提醒,“她的武道天赋惊人,当初在特殊机构,只跟人家学了两个月,教头都不敢和她过招了……”

这一点陈凡看出来了。

以赵雨桐现在的年纪,从她出手就能看出悟性不凡。

说句难听的话,便是陈凡,若非在那一千年里有着足够的时间淬炼武道,正常年纪下,也绝不可能有赵雨桐这样的身手。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那一千年的经历,是陈凡最大的倚仗和底蕴。

这些念头从脑中闪过时,陈凡的身形一晃,宛若矫龙一般掠身飘出,身形灵动无比,游龙步法施展,明明贴着身形和赵雨桐错身而过,对方却连他半角衣角都触碰不到。

“这样,咱们换种比法……”

此时,陈凡的话语声也再次响起,轻飘飘地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我只在院内活动,如果你能碰到我的衣角,这一场……就算我输!”

三分钟一晃即过,陈凡停了下来,从容淡定,气息匀和。

反观赵雨桐,一直都在全力出手,此刻早已有些气喘,胸膛起伏,瞪着一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陈凡,满脸不甘,却又莫可奈何……

“你输了,看来我还是没那个福份啊,唉……”

双手一摊,陈凡叹息了一声,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直到此时,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的赵康才反应过来,没敢耽搁,赶紧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进去之后直接发动。

“臭不要脸,就知道跑,简直就是耍无奈……”

看着绝尘而去的小汽车,赵雨桐气的粉拳紧握,跺了跺脚,咬牙切齿,“本小姐就不信了,你等着,总有一天能打赢你的,说了我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

……

“陈哥,想不到你的身手这么好……”

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与之前陈凡来赵家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开着车的赵康显的有些紧张,当然了,更多的还是兴奋。

转首看了陈凡一眼,他的眸中闪烁着崇拜的光芒,“在我二姐任职的那个特殊部门里,她可是十大高手之一,居然连你的衣角都摸不到,要不是亲眼看见,我还真不敢相信。”

“她的天赋确实不错,从这方面来说,我其实不如她……”

陈凡说的是实话,但赵康却一脸迷惘,他显然听不懂。

说到一半,陈凡话锋骤转,颇有些玩味地看了赵康一眼,“怎么样?今天爽了吧?”

“爽,简直太爽了,这些年在他们母子面前受的那些窝囊气,一朝得偿啊……”

提起这件事,赵康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哈哈大笑,“陈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大哥了,有什么差遣只管吩咐,哈哈哈……想到那家伙喝洗脚水时的表情,我就激动啊……”

“好好开车,受的气一朝得偿也就行了,人得把心放宽广一点,若是他们母子以后收敛一点,日后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点了点头,陈凡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毕竟,赵宇那人总管有点孝心,有孝心的人,再坏也有谱!”

“陈哥,我明白了,放心,我会记着你的话的,医者仁心,我虽不是医者,但你说的有道理,大男儿当胸襟广阔……”

赵康的脸色变的严肃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看向陈凡的目光,更为崇敬了,“对了陈哥,赵宇的病……”

“洗脚水只是给他个教训而已,屁用没有……”

陈凡知道他想问什么,当即也笑了,“不过给你的方子却是真的,只是他这病拖太久,恐怕希望不大。”

说话间,陈凡取出纸笔,垂首把药方写了出来,伸手递给赵康,“这个方子也别轻易就给他了,趁着这个机会,再敲打一下吧。”

“这件事之后,你在赵家的地位也将不同,看在你我也算投缘,赵家的事我也不能不管……”

“再等等看吧,过段时间,赵家将面临一个巨大的危机,弄个不好就得巨厦倾辄,对于你来说,那或许是一朝上位,把持整个赵家的最好机会!”

“陈哥……”

一听这话,赵康吓的倒抽一口凉气,脸色都有些白了,张了张嘴,后面的话却并未说下去。

陈凡虽然医术不凡,而且身手惊人,但赵家危机这种事,和这两方面貌似都扯不上关系吧?

凭赵家如今在南城的气象,南城五大家之一,赵康还真想不出来,能有什么样的危机,能让赵家面临巨厦倾辄之危?

更何况,即便是有,这件事……陈凡又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语气还如此笃定……

不过,虽然感觉不太可能,但赵康直觉上却选择了相信陈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重重地点了点头,眸中精芒迸烁,再未说话。

亦是在此时,陈凡的手机响了,一接通,立刻便传来咆哮之声……

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狂婿:被困同一天千年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