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山蜀椒暮去朝来君如故-常山蜀椒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

  • 时间:
  • 暮去朝来君如故十四先生
  • 来源:zzy

常山蜀椒暮去朝来君如故-常山蜀椒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

《暮去朝来君如故常山蜀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常山蜀椒小说《暮去朝来君如故》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 你是何人

常山上神下了凡,就直奔书生家中,前去取象征着信物的玉佩。

此时的人间,天还没亮,公鸡还没打鸣,那些寒窗苦读的书生也都还在昏昏沉睡。

常山打开司命星君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书生的名字,还有玉佩的形状。

幸好这天还没亮,他暂且还可以使用仙法。

常山是降临到一个村庄里,书生的具体位置有些难找,不过他可是神仙,有什么事情是神仙做不成的呢?

常山朝着空中挥了挥手,村庄里面每个人的姓名都浮在空中,泛着淡淡的荧光色。

常山足尖一点,腾空而起,他将纸条上的名字与那些姓名一一对照,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是将纸条上的那位书生找到了。

他隐了身形,蹑手蹑脚的钻进书生家中。

常山本以为书生会将那枚玉佩珍藏起来,却没想到,那枚玉佩被书生放到书桌上。

玉佩的旁边有一盏烛火,烛火微弱的光照在玉佩上,常山盯着那玉佩瞧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转念一想,司命星君怎么会诓他呢?司命星君怎么敢呢?

出于对司命星君的信任,常山将书桌上的玉佩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里,他回头瞥了一眼熟睡的书生,觉得心下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把腰间的玉佩拽下来,放到了书桌上。

他那腰间的玉佩可比书生的玉佩值钱太多,不管是从刀工,还是从玉的光泽,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常山瞥了一眼天边,发现天边的空中正在慢慢的吐出一抹白,他连忙捏了个诀,将自己瞬移到皇子殿下府前。

天边破晓,皇子早朝。

皇子穿的很是正式,今日是他被册封太子的日子,他自然是要穿的隆重一些。

皇子刚迈出府门,就看见站在府前的常山,常山也不傻,他虽在天界随意惯了,但人间的礼数他还是略懂一二。

常山朝着衣着华丽的皇子拜了拜,刚想开口说话,又怕上次下凡时,声音被眼前的人听了去,若再用原先的声音,恐怕会被人认出来。

常山捏了个诀,使了些小法术将声音变了变,如今天未全亮,使些小法术是不破戒的。

他倒不是变成奇奇怪怪的声音,只是音色变得不同罢了。

常山道:“拜见皇子殿下。”

“你是何人?”皇子疑惑道。

常山不知该如何辩解,他只好将怀中的玉佩拿出,双手递给了皇子。

那皇子接过玉佩,他仔细观察了一番,遂而轻笑出声,他拱了拱手,道:“公子与这玉佩的主人是何关系?可是父子?”

“啊?”常山有些懵,他不禁懊悔走的太急,没听司命星君交代具体,他故作思考的模样,他半问半答道:“嗯……父子……?”

“敢问公子姓甚名谁?如何称呼?”皇子又问道。

“……常山。”常山忘却了纸条上的名字,如今在皇子眼皮子底下,他又不敢偷看,于是只好将自己的姓名报上。

“如今是早朝时刻,常公子就算有要紧的事,也要等早朝结束了,不如常公子先到府中小憩片刻。”皇子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常山心下有些意外,他不禁在心里疑惑道,莫不是这皇子根本就不知道他那恩公的姓名?还是说,皇子只是想先将他引进府中,随后瓮中捉鳖?

第14章 你那不废话么

常山坐在皇子府中等了许久,才将皇子殿下给盼回去。

常山见皇子归来,他略微斟酌一番,还是从椅子上站起,他行礼道:“拜见皇子殿下。”

站在皇子身旁的老太监笑着说道:“哎哟,如今可不是皇子咯,是这朝阳国的太子殿下呢!”那老太监说完,又挥了挥手中的拂尘,他朝着身后的小太监命令道:“都搬进来。”

老太监的话音刚落,便有许多个小太监挑着担子,将锦衣玉帛、古玩器弄都抬了进去。

老太监行了礼,他道:“太子殿下,那,老奴先行告退。”

太子殿下拱了拱手,他道:“高GG慢走。”

被唤作“高GG”的那个老太监向后退了几步,一直退到大殿门槛处,他才转身挥了挥拂尘,带着他的小太监们离开。

“小木小李,你们带人将这些赏赐抬到库房去。”太子殿下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赐礼。

小木和小李齐声答道:“是。”说完便带着几名侍卫挑着担子朝库房走去。

待小木小李走后,太子殿下瞥了一眼常山,他问道:“常公子此次前来,可是有要事相求?”

常山刚想脱口而出:“你那不废话么?”但又顾忌到凡界的条条规矩,再加上他平民的身份,他只好将溜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常山拱了拱手,他笑着说道:“正是有一事。”

“常公子请讲。”太子殿下说道。

常山组织了一下语言,他道:“我想为自己谋一职位,不知殿下有没有推荐?”

“职位?”太子殿下反问道,“常公子对这职位,可有要求?”

“能离我闺……”叫的习惯了,常山一时之间改不过来,他也不好停顿,于是只能面部扭曲的把“闺”字转换为“公”字,他继续道:“公主近些,只要离公主殿下近些便可。”

“仅此而已?”太子殿下问道。

常山点了点头,他生怕太子殿下不能领悟他话中的意思,于是又补充道:“我觉得教书先生就不错——听闻公主殿下缺一位教书先生?”

太子殿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道:“谈不上缺,只是国师不愿教她,嫌她纨绔,若常公子有意要教她,我倒是有一计。”

“还望太子殿下赐教。”常山说道。

待太子殿下说完后,常山忍不住拍案叫绝,但心里仍有顾忌,他半信半疑道:“公主殿下会中计么?”

太子殿下颇有信心的笑了两声,他道:“常公子且放宽心,我这个皇妹对白芥子可不是一般的痴迷。”

常山扯着嘴角干笑了两声,脸色有些难看。

常山在心里愤愤不平道:“痴迷?什么白芥子,我看胆子倒是挺大,下凡才多久,就有了痴迷的对象了?”

太子殿下又问道:“恩公可一切安好?”

常山随口答道:“安安安。”说完又觉得不妥,只好又道:“禀太子殿下,一切安好,劳烦太子殿下挂念了。”

常山也总算明白司命为何说这书生与他性子不符了,他在天界自在惯了,如何适应这凡界的条条框框?

第15章 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朝阳国茶楼里那些说书的,每每说书,都会说起一桩“美谈”——公主殿下被一小倌迷的神魂颠倒,如痴如醉。

公主殿下指的就是朝阳国唯一的公主商枝,而那小倌,指的就是白芥子,小倌聚集地唤作一枝香,与一见喜差不多,只是一见喜里是烟花女子,而一枝香里是小倌。

对与商枝和白芥子的故事,各个说书的版本还都不大一样。

有的说是商枝瞥见白芥子的妖娆身姿,从此被深深吸引,日日流连于一枝香,这是一见钟情的版本。

有的说是商枝起初瞧不起小倌,总是和白芥子针锋相对,最后斗嘴的时日多了,就情根深种,这是欢喜冤家的版本。

……

还有的说,是白芥子费尽心思的讨商枝欢心,商枝最终沦陷其中,这是不切实际的版本。

白芥子虽是小倌,位卑低下,入不了世人自恃清高的眼,但他从不主动讨谁的欢心,平日接客也是清冷的性子,偏偏还有人就喜欢他那清冷的性子。

商枝就是“偏偏”里面的人,她就喜欢白芥子清冷的模样,觉得出淤泥而不染,颇有鹤立鸡群的风范。

用她哥哥太子殿下的话来说,就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堂堂公主殿下竟痴迷于一位小倌,难道当今圣上就不管么?

管?如何管?又为何管?

比起爬树翻墙挖泥坑,比起喝酒逃学逗贵妃,痴迷一位小倌也算不上什么,至少能让这位公主殿下消停会儿。

圣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那公主殿下岂不就是为所欲为,没有人管的住她了?

不,还是有的。

这个人就是她的哥哥,太子殿下——商陆。

对于旁人来说,商陆就是一个奇男子,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聪慧过人文武双全,最奇的地方,是他能把商枝压的死死的。

商枝见了商陆,那就是腿瘸的老鼠见了猫,想跑都跑不了。

常山听闻商枝这些光辉事迹后,他心里一阵激动,他不禁在心里拍案叫绝道——

“亲的,亲生的,绝对是亲生的!这不跟我一个性子么?!”

常山可不敢表露出来,只因司命星君给他的人设是一位清冷优雅的文弱书生,他自是要努力抑制住本性。

常山故作出诧异的神色,他感叹道:“公主殿下竟是这般顽劣的人!”

太子殿下商陆很是认可的点了点头,他道:“也多亏了皇妹是这样顽劣的人,这才给本宫枯燥的生活多了许多乐趣,每整蛊她一次,本宫心里就爽快许多。”

常山:“……”

常山在心里暗暗道:“你这个死太子,你要是敢在我眼皮底下欺负我闺女,你就死定了!”

至于怎么死定了,常山还没有想好。

商陆看着发呆的常山,他道:“常公子在想些什么?”

常山连忙道:“没,没有。”

“那我们且进宫设计,等皇妹往里面跳。”一想到商枝被整蛊的表情,他嘴角的笑意就忍不住。

“好。”常山应道。

暮去朝来君如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暮去朝来君如故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