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你》江棉谈顾以免费阅读完整版

  • 时间:
  • 只是一个你沈微生
  • 来源:zsy

《只是一个你》江棉谈顾以免费阅读完整版

《只是一个你江棉谈顾以》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江棉谈顾以小说只是一个你推荐章节

只是一个你 第四章 你死了,我才满意

江父面如灰色的回头,见果真是江棉后,更是僵硬着一张脸。

“小棉,你怎么在这里?”

江棉没去看他,她往前走了几步,每走一步,紧攥的掌心都疼的要命。

江母疾走两步,挡在她面前:“你来干什么?”

“我……”

“是江棉吗?让她进来。”

屋内一道清丽的女声插进来,江棉眼角轻轻跳了一下,她机械的往前走,推门而入。

病床上坐着个人,长发,素颜,除了身上蓝白相间的病号服和自己不同外,宛若同一人。

从眉眼到身形,从神态到模样……

江棉突然惊了一下,她快步到江离梨面前,绷着一张小脸质问:“带……小莀去,去游乐场的,是,是你?”

江离梨看她一眼,樱花色的唇瓣一勾,她伸手将盖在腿上的薄被掀掉,露出一双空荡荡的裤管:“拜你所赐。”

江棉盯着那两截干瘪的裤管,心头跳响一声咯噔。

不应该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看到我现在这样,你还满意吗?”江离梨的声音幽幽入耳。

江棉始终低着头,垂下的长发将面上神情掩盖,只能看到她小幅度颤抖着的肩膀。

“我不满意。

”她终于出声。

江棉抬起头,眼眶里凝着铺天盖地的怨,红血丝爬上眼球,红白分明。

她不满意!

当年一句‘江离梨死了,是被她撞死的’,江棉从此被推到地狱。

她开车撞人是因,她也一直以为,成了杀人犯是果,于是这四年来,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谈顾以说一她不说二,说东她不往西。

除了那被深藏在心底的爱意之外,更多驱使她顺从的是要赎罪。

要赎罪!江棉一直对自己这么说。

所以把自己委屈成任劳任怨的可怜虫,为的不过是想让良心好过一些。

可如今那个本该死去,本该安分背着‘死人’名义消失的人,却活生生站在面前,问她‘你还满意吗?’

她不满意!

江棉赤红着双眸,生平头一遭,说了重话。

“江离梨,你死了,我,才满意!”

啪——

脸侧重重落了一巴掌,江棉头偏到一边,耳朵里嗡嗡作响。

“混账!你当年差点害死离梨,她如今活着是命大,你该谢谢她没真的被你撞死,要不然,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江母怒斥完,心有余气。

当年她和老江在福利院千挑万选才选来的离梨,没想到离梨在被收养的两年后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偏偏离梨血型特殊,合适的心源稀缺,目前唯一合适的对象,只有她那木讷口吃的孪生姐姐江棉可以捐赠。

不得已,她和老江这才又回了一趟福利院,把江棉接了回来。

本想着,等离梨到二十四周岁,找个机会,让那不讨喜的养女江棉出意外死去,把她的心脏给离梨,谁知……

江母越想越气,看江棉那张低眉顺眼的脸就越膈应,撸起袖子,便又要一巴掌上去。

“妈,您今日火气大了些。”

醇厚的男声响起,适时制止了江母即将落下的巴掌。

“谈先生……”江母讪讪唤。

谈顾以目光略过江母,落在江棉身上,语气森然,警告味儿浓郁:“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江棉,你有异议可以跟我提。”

心又不可遏制的抽痛起来,江棉捂着心口处,竟觉得摸不到跳动,那里空洞的厉害。

她看着他走近,男人颀长的身高形成一股无形的压力,步步紧逼。

谈顾以在她面前停下,不到一寸的距离,迫人气息扑面而来。

“你来的正好,从今天起,离梨将会住进谈公馆,你就负责照顾她。

只是一个你 第五章 照顾她,有工资的吧

“给钱吗?”江棉问。

谈顾以眸光一顿:“什么?”

江棉深吸口气,故作平静道:“照顾她,有工资……的吧?”

空气有一到两秒的凝固,病房里打了恒温的空调,却还是冷的人打哆嗦。

江棉不知掐了多少次掌心,迫使自己不生逃离的心思。

“给,当然给!”

谈顾以咬牙切齿,讥讽的语气刺痛江棉,她抬眸,又是粲然一笑:“多少钱?”

“你觉得你值多少钱?”

江棉伸出食指,谈顾以目光流连在她脸上,旋即冷笑:“你不值。”

江棉唰的下白了脸,她看见病床上的江离梨得意勾唇,下一秒痛苦的皱眉:“顾以,我心口疼。”

谈顾以闻声急忙走过去,替她解开胸前的纽扣,细心的用手掌扇了扇风:“是不是医院空气不好,又发闷了?”

江离梨姣好的脸蛋皱成一团,额上沁出一层细汗,她虚弱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只觉得胸口好闷好闷。”

她话音刚落,谈顾以便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将她打横抱起。

经过江棉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下,语气不耐:“还愣着干什么,把离梨的药带上,回谈公馆。”

江棉眨了眨发烫的眼睛,刚动一步,怀里便被人塞了大包小包。

里面装的是江离梨的衣物,不重,却压的她喘不过气。

江母尖声冷嘲:“慢吞吞的干什么,拿了钱就要做事,就这点东西就拿不动啦?狗都比你高强!”

江棉听着刺耳的话,一言不发,费力的拖着行李离开医院。

奶奶的手术费需要三百万,她必须尽快攒到这笔钱!

……

江离梨正式住进谈公馆,女主人姿态的对江棉颐指气使。

卧室没打扫干净,灰尘呛的她咳嗽到心口疼。

帮她上假肢时,故意弄疼她的腿。

推她出去散布,故意将她丢在雨地里……

一条条一桩桩无中生有的罪名安在江棉头上,偏偏谈顾以选择相信。

江棉起初会辩解,后来索性沉默,她的无言以对,在谈顾以看来更是做贼心虚,态度一差再差。

江棉以为自己已经不会难受,直到看到他疯了一般冲到江离梨身边,对自己怒吼。

“江棉,你又做了什么?”

他怀里的江离梨口吐白沫,两眼翻白,身边还散落着一瓶药,是她平时在服用的镇痛药。

谈顾以盯着那些白色药粒,眼底渐渐爬上腥红。

江棉突然间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她面色煞白,拼命的摇头:“我……我,我什么都,没……没做!”

谈顾以死死盯着她:“离梨的药只经你一人手。”

“她要是出事,我要你的命!”

他最后丢下这句话,抱起昏迷的江离梨,冲出谈公馆

江棉失神的滑坐在地,目光空洞。

她没让江离梨被灰尘呛着。

没在帮江离梨上假肢时故意掐痛她。

也没将她丢在雨里。

更没对她的药做手脚,蓄意害她!

他怎么就不信呢?

怎么就连一次都不肯信呢?

江棉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久到被人拽起时,腿麻的刺疼。

她慌忙稳住身形,看着谈公馆里涌进来的一堆穿白大褂的人,不安问:“你,你们是谁?”

“是谈先生让我们来的,江离梨小姐服用了大量氯化钾缓释片,造成严重肾负担,需要马上安排换肾手术,请谈太太配合。”

江棉被强行带走,牵线木偶般的被人架着,做了一大堆术前检查。

捐肾手术签字前,医生问她:“要我们先安排你做人流吗?孕妇是不能进行捐肾手术的。”

轰——

江棉的思绪被炸的七零八碎,她激动的抓着医生的手:“您……您说什么?我,怀孕了?”

只是一个你 第六章 她怀孕了

医生闻言皱眉,将一份文件递给她:“报告显示,你已经怀孕二十一周了,你不知道吗?”

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

江棉狂喜的情绪里逐渐掺了复杂,如果谈顾以知道她怀孕了,还会坚持要她捐肾吗?

“这样吧,捐肾手术安排在两天后,你先考虑一下。”

医生的话打断了她的揣测,江棉艰难的点头,拿着那份孕检报告,愁眉深锁。

她没有注意到,转角处有人正悄悄转身离开。

……

江离梨洗了胃,捡回一条命,按理说本该在医院静养,等待两天后的换肾手术,可她偏要回谈公馆。

谈顾以溺爱她,什么都答应,几乎将半个医院的设备都搬回了谈公馆。

一番折腾之下,已经深夜。

江棉捏着孕检报告,在他房门前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敲开了门。

“谈先生,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谈顾以难得的面对她时没有横眉冷对,他抬了抬眉眼:“正好,我也有话想跟你说。”

江棉心中忐忑,她不知道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消息,他会是什么反应。

他……会有那么一点惊喜吗?

江棉低着头,两只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掌心滑腻,汗水不断。

忽的,视线里多了一张银行卡。

江棉眼皮子狠狠一跳,心跳加速,她舔着唇瓣,涩涩道:“这是,什么?”

“你不是要钱吗?这里是一百万,就当是你捐肾的补偿。”

江棉往前探了探身子,慌张道:“谈先生,我今天在医院,做检查时,发现……”

“我知道,所以才给你一百万。”

谈顾以打断她的话,对上她血色全无的小脸,心头划过一丝异样。

江棉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觉得他的声音有多冷冽,像刀子一般,狠狠的在她心上凌迟。

“所以,你是知道我……”

“嗯,医生都跟我说了,捐肾那天,会顺便把你的手术做了的。”

谈顾以再次打断她的话,江棉面如死灰,她蹭的下站起,茫然失措的愣了会儿,而后跌跌撞撞跑走。

谈顾以看着她狼狈的背影,心脏处突然毫无预兆的跳疼了下。

视线里跑远了的身影又折了回来,他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准备好的话就在喉间,等她到跟前。

江棉仓促回来,一个眼神也没看他,只拿走了桌上的卡,又匆匆离去。

话堵在嗓子眼,噎的人难受得紧,谈顾以眉眼渐渐冷下来,盯着空空如也的桌面。

良久,发出一记讥笑。

“呵。

只是一个你 第七章 他早死了!

江棉埋头睡了一晚,把一切放在脑后。

什么谈顾以,什么江离梨,统统忘掉。

只在入睡前,回忆起男人狠心绝情的话,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她将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

这夜,真冷啊……

这一觉睡得囫囵,日上三竿还没起,最后,是被绵延不绝的震动声吵醒。

江棉惺忪着睡眼,按下接听键。

霎时,电话里连环炮般的呵斥便灌进耳朵。

“你眼睛瞎了吗,给你发了短信看不到?钱怎么还没打来,你奶奶急等着做手术,你个死丫头是不是想你奶奶早点死!”

江棉闭了闭眼,无力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尽快把钱……给你。”

“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我要是看不到钱到账,立马就去给你奶奶办出院手续,没钱治什么病,死了一了百了!”

江母说完,不给江棉回话的机会,啪的一声切断电话。

江棉听着手机里忙线的滴滴声,再没了睡意。

她相信江母绝不是吓唬她,不给奶奶治病这种事她绝对干得出来。

可是,三百万,她左凑右凑,也还差一百万……

“妈妈。”

一记稚嫩的童声打断她的思绪,江棉循声看去,谈莀躲在门后,小声的唤她。

“小莀,你……你怎么在这儿?奶奶……不是带你去,老宅了吗?”

江棉下床,疾走两步到他跟前,谈莀转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我想妈妈了,就趁奶奶不注意跑回来了,妈妈,家里怎么住着一个坏阿姨?”

坏阿姨?

谈莀话音未落,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便自门外传来:“你个白眼狼,我才是你亲妈,你认贼作母四年也就算了,还敢咬我?”

江棉不用看,也知道来的人是江离梨。

她抿了抿唇,打算无视,蹲下身子将谈莀穿的歪歪扭扭的衣服理好。

“妈妈,我不喜欢她,坏阿姨还打我。

”谈莀撅着小嘴告状。

江棉手一顿:“打你?”

谈莀比了比后脑勺:“我说我不喜欢她,她就打了我的头。”

“打你又怎样,我是你亲妈,我是生你的人,我怎么就不能打你了!”

江离梨居高临下的出言讽刺。

江棉缓缓站起来,抬眸看去,而后双手比划了下,牵着谈莀走向厨房。

“妈妈做饭给……小莀吃。”

江离梨站在楼梯口,满目震惊。

刚才江棉用手语跟她说了一段话,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江离梨当然看得懂。

江棉说。

【你真笨,谈莀到底是你跟谁生的小孩,你心里没数?我要是你,一定加倍弥补这四年来对小莀的亏欠,让他接受你这个妈妈,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不然,等那个人回来了,可就都迟了】

江离梨浑身发抖,她没想到一向柔弱怯懦的江棉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更没想到,自己竟然真被这些话给唬住了。

恼羞成怒之下,她冲着江棉的背影发泄。

“他死了,他早死了,你骗不了我,与其吓唬我,不如好好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境地,看看自己能不能活着从后天的手术台上下来!”

只是一个你 第八章 为什么要偷!

江离梨的威胁江棉懒得搭理。

她之前在网上报了画师赛,大赛的头奖是一百万,如果她能拔得头筹,奶奶的手术费就够了!

赛程已经进行到决赛,她的作品冲进了前三,前三的画师需要命题作画,争冠军宝座。

江棉投入的在数位板上涂涂改改,连谈莀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妈妈。”

谈莀小声唤道。

江棉回头,还没说上一句话,手里便被塞了一张金卡。

“这……是什么?”她问。

谈莀扭捏道:“银行卡……”

“哪儿来的?”

“我……”

“谈莀,跟妈妈,说实话。”

江棉放下触笔,起身蹲在谈莀面前,小孩憋得满脸通红,眼神左闪右躲,明显的心虚。

“是……是从奶奶那里……”

“你什么时候……学会,偷东西了!”江棉气急,拿起桌上的量尺让他伸手。

啪——

一记重重的板子打在掌心,谈莀咬着唇瓣,死活不出声,眼里已经聚了水光。

“说话,为什么要偷!”

啪——又是一下。

谈莀挺直了腰板,振振有词:“因为他们都不给妈妈钱,我不想妈妈再挨骂吃苦,但是我又没钱,我不是偷,我写了借条的,这些钱等我长大会赚钱了,我会还回去的!”

江棉拿着量尺的手抖的厉害,她看着面前与蹲下的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小男孩,心疼的一塌糊涂。

她扔掉量尺,一把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是……是妈妈不好……”

谈莀不吭声,眼泪噼啪直掉,他不断的抬手抹去:“我不要妈妈再去求他们!”

江棉无声掉泪,抱着谈莀像是抱着全世界。

“小莀乖,跟妈妈一起,把钱还给……奶奶,妈妈已经挣到,钱了。”

谈莀仍有怀疑:“真的?”

江棉重重点头:“真的。”

谈莀松了口气,主动牵着她的手,拿上那张金卡时还有犹豫:“真的挣到钱了吗?”

江棉破涕为笑,抱起他便往外走:“真的。”

两人离开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从小门进了谈公馆。

……

江离梨在床上翻来覆去,心头难安。

她一直在琢磨着江棉的话,什么叫‘等那个人回来’?

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

砰——

楼下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猜测,江离梨皱眉,带着一身怒意起身。

谈莀这小孩心眼奇多,今早她不过是吓唬般的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头,结果转头就去跟江棉告状。

现在又在楼下作什么妖!

“能不能安静点,不知道我正睡……你来干什么?”

江离梨话说了一半,警惕又嫌弃的看着楼下客厅里头发乱糟糟的老太太,她名义上的奶奶。

江家从来没拿江老太太当回事,江离梨更是对她避如蛇蝎,仿佛这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是得了某种会传染人的恶性病毒一般。

老太婆不是痴呆了吗?怎么找到这儿的?

江离梨出神的功夫,老太太已经艰难的爬上楼梯,她抓着江离梨的手,紧张兮兮的塞了块用旧布层层包裹的东西给她。

“妮儿,奶奶知道自己要不行了,你妈又问你要钱了吧?你可千万别给,我这病治不好啦,她就是想要钱自己快活!”

只是一个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只是一个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只是一个你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