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雨楚戈一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在线阅读

  • 时间:
  •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大小姐
  • 来源:zzy

林初雨楚戈一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在线阅读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林初雨楚戈一》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公主要出嫁

天空万里无云,一片碧澄如洗,太阳挂在天边,看着下方京城一派热闹之景。

这热闹,尤以将军府为最。

两个小厮正抬了一匹红毯,弯着腰从将军府门口一直往前铺去,这红毯,是要铺到皇宫门口的。

今日申国的少年将军,将要迎娶长公主,举国同庆!

红毯刚铺就,便听得一片喜乐,迎亲的队伍已经出发。

外面一片喜庆,宫内却是要闹翻了天……长公主不见了!

喜房门口,周琴插腰大骂:“没用的东西!连个人都看不住!”

跪在地上的宫女不敢反驳,这是将军府派来的接亲娘娘,听说是将军的奶娘,得罪不得的。

小宫女才刚爬起来,便听前面一阵喧闹,掌事姑姑的声音传来:“找到了、找到了!快准备热水,公主掉池子里去了!”

众人不敢怠慢,又是一阵忙乱。

被强行涮洗了一遍的林初雨坐在床上,静静的思考人生。

她觉得她可能是方才掉进池子里脑子进水了,要不然怎么眼前这一切都这么奇怪呢?

大红漆的雕花大床、燃着的龙凤红烛、桌子上堆积摆放的红枣瓜果,屋内那些古香古色的摆设,还有伺候在一边静如鹌鹑的小宫女,这一切都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年代了。

正懵着,门外走进来一个贵妇打扮的人,一见她便嗤了声:“还以为公主殿下能玩点什么花样来,结果却是掉进池子里做落水狗了,这大喜的日子,当真要喜死个人了!”

林初雨抬眸看过去,神色冷漠:“你是谁?”

周琴愣了愣,走上前两步啧啧道:“公主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公主?

这些人口口声声喊她公主,小宫女们神色中皆有畏惧之色,只有这个老妇人嚣张得很,莫不是她这公主还没啥地位?

林初雨皱了皱眉头,脑子快速的转着,想要搞清楚眼前的情况。

她不过是在公园里散步,去那人工湖边站了会儿,不知道怎么被撞了一下跌入湖中,怎么一被人救了起来,这还改朝换代了!

周琴看着这林初雨的一副呆愣的模样,顿时不耐烦起来:“吉时就要到了,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公主更衣!”

小宫女们不敢怠慢,蜂拥上前伺候。

林初雨被按着换了里衣,待看到那大红绣花儿的嫁衣时,眼睛都瞪圆了:“这是什么衣服?”

“公主今日大喜,这自然是嫁衣。”小宫女恭顺回道。

“不是、等等!”林初雨后退一步,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不是你们口中的公主,我叫林初雨,是个占星师……就是看星象算命的!”

小宫女一脸不懂:“公主勿要说胡话了,请快些更衣罢!”

林初雨有点绝望:“我说你们怎么就不懂呢?我真的不是……哎难道你们公主也叫林初雨吗?”

小宫女未曾回答,只是看她那敬畏的神色,十有八九是了。

林初雨不由一阵哀嚎,扑到床上将头埋进了被子里。

这事儿太离奇了,她没法儿接受!还没从穿越这事儿里反应过来呢,就告诉她要嫁人了,二重无法接受了!

周琴一进来便见这副场景,顿时大怒:“怎么还没穿戴好!迎亲的仪仗队伍都快到宫门口了!”

这妇人,实在是太聒噪!

林初雨抓了两下头发,一下就蹦了起来:“闭嘴!什么迎亲队伍,叫他迎你们的公主去!我不是公主,我不嫁!”

为今之计是她得赶紧离开这儿,不管是穿越还是谁的恶作剧,她都得先获得自由!

然而她胡闹这一阵,却只叫周琴眼中升起暴戾,突然上前揪了她一把,咬牙道:“公主说什么胡话,这是圣上亲赐的婚事,岂容儿戏!”

世人都道将军府好福气,能娶得长公主,但若知晓今日长公主这般闹腾,岂不叫将军府颜面尽失?

不管怎样,这亲今日都得成!

周琴将挣扎的林初雨钳制住,呼唤了左右上前伺候更衣,见人还在闹腾,便索性寻了跟麻绳来把人结结实实的来了个五花大绑。

林初雨要气晕了!

这刁奴、这刁奴!她若得了自由,第一个就要惩治这老叼妇!

“仪仗已经进了宫门了!”有小宫女跑来禀报。

林初雨刷的站起来,就要往外面跑去,却被两个宫女一左一右的看住了。

周琴回过头来,拿起一旁的红盖头,一挥手便盖到了林初雨头上,隔绝了她所有的视线。

外面有人急急的跑了进来:“仪仗过了二门,将军已经到大殿外了!”

“快!快把公主扶出去,上花轿了!”

目光所及之处只有到处乱窜的腿脚,屋子里一片骚动,林初雨便感觉有人推着她往前走去。

到了这节骨眼上,她是不能再闹腾的。

若是她真的成了这什么公主,在屋子里闹一闹也就罢了,若是闹出去叫皇帝老大知道了,怕是要惹上杀身之祸。

林初雨感觉周围有很多人,但是一路上却无人出声,宫殿外头的喜乐呜呜啦啦的传进耳朵里,越发让她感到迷茫。

不知何时周琴走到了她旁边,掐了一把她的腰,警告道:“公主这一嫁便是将军府的人了,往后可要收敛了那公主脾气,给我老实些!”

刁妇!

林初雨很想给她一巴掌,只奈何被绑着动不了,只能不满的扭了一下身子,抬脚往前走去。

她本是想大步走开的,却没想头上盖着个盖头看不清路,身上还有绳子绑着,这一动便失去了平衡,整个身子往前栽去。

今年真是流年不利!

灿烂的阳光下,纯黑的战马屹立,马上端坐着的男子一身黑红锦袍,浑身透着一股冷冽之气。俊朗的脸上看不出何种表情,只那双狭长的凤眸深邃,暗芒潋潋。

他正端坐在马上,却突见到林初雨狼狈的往前扑来,眸中暗光一闪,人已经飞身下马,在她落地之前接了个满怀。

薄削的唇一勾,楚戈一轻笑:“还没成亲便想要扑上来了?”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顶包的假公主

“呵呵……”

林初雨僵笑几声,若是可以,这个亲她都不想成。

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烙在麻绳上,硌得她生疼。林初雨很不舒服的挣扎了几下,靠着他站稳,低头咬牙道:“多谢。”

头顶传来低沉的笑声,那双手依旧放在她腰间,甚至还特意摩擦了几下麻绳,伏在她耳边戏虐的道:“公主这打扮倒是别致。”

被绑着送上花轿的公主,她是头一个。

楚戈一唇角勾着一抹笑意,眼底却是一片寒芒,弯腰将人打横抱起,并不怎么温柔的丢进了花轿中。

林初雨被摔得一阵眼冒金星,还未等反应过来,便听得一片吹打喜乐之声,礼官扯着公鸭嗓子高喝一声:“起……轿!”

花轿被抬起,林初雨被颠簸得一阵东倒西歪,好容易才坐稳了。

外面热闹至极,花轿两边都是人,要跑是不可能了。

林初雨轻叹了口气,开始不急不忙的解身上的绳索。好在那些宫女捆人的手法不熟练,这绳索的结也打得不专业,她略费了些功夫便解开了。

正想着对策,花轿便停了下来,外面锣鼓喧天的,有人扯着嗓子喊了声:“迎花轿咯!”

这是到了,她要被迫成亲嫁人了。

花轿狠狠颠簸了一下才落地,有劲风破空而来,‘笃’的一声在轿门口停下。一支羽箭插入轿木三分,箭尾还在上下震荡。

这一切林初雨看不见,她只听得见一片喝彩之声,手里便被塞进一根红绸,她用力扯了扯,换来那一头的一阵轻笑。

不用揭开盖头,她就能知道那什么将军这会儿有多得意了。

林初雨不满的哼了声,配合的跟着往前走,先拜了这个堂再说,待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再说明好了。

一切顺利,最后林初雨被喜娘牵着回了新房。

喜娘交代了几句便出去了,新房里面一阵静悄悄的,似乎没人了。

林初雨一把掀开了盖头,站起来扫了眼屋内,很好,宫里头的那恶妇不在。

“公主!盖头不能自己揭的。”丫鬟凌霜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提醒。

林初雨转头看向她,见是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小姑娘,长得乖乖巧巧的模样,心中倒是松懈了几分:“没事儿,你去看看外面的情况,我……本公主要静一静。”

要不然就这么跑路了算了?

凌霜不知晓自家主子打了什么主意,犹豫了一下才道:“公主若是要休息,奴婢帮您梳梳头吧?”

她转身捧出一个红漆木的妆匣,打开给林初雨看:“公主常用的妆匣奴婢也带来了。”

林初雨扫了一眼,忽然见到里面一四四方方的东西,不由惊诧,抢先一步将东西拿在手里:“这是?你们从哪儿弄来的?”

凌霜战战兢兢的道:“这是今日给公主沐浴更衣时候掉出来的,奴婢们不知晓是何物,想着既是公主身上的,定是宝物,奴婢便放进妆匣子带来了。”

“呵呵……”这当然是宝物了。

林初雨捏着那东西,摸到开机键按开,手机屏幕便亮了起来。

不顾凌霜惊恐的眼神,林初雨鼓捣了一阵,松了口气的自言自语:“水果牌的东西还真不错,泡了趟水还能用。”

虽然这整件事还有点模糊,但现在林初雨至少能确定,她还是她,不是什么劳什子公主。至于为何会被认错……大抵是这些人眼神儿不好。

林初雨冷笑,手里把玩着手机,抬眸扫了眼凌霜:“你跟我说实话吧,你们公主去哪儿了?”

不管她是怎么从池子里被捞起来就到了这鬼地方的,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宫女抓了她来肯定是顶包的。

那么真正的公主,又是去哪儿了呢?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她必须得弄清楚。

凌霜显然也被问懵了,‘啪’的一下就跪了下来,哭求道:“公主,您就是公主啊!这些混账话以后万不可再说了,若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那是要惹来杀身之祸的。”

这个丫鬟很聪明,虽然未曾将话点明,却是句句暗示了她利害。

真公主不见了,林初雨这个路人甲被抓来顶包,若是她再闹下去,皇帝一个不高兴就可以治她个欺君之罪。还有她才嫁的这个什么将军……说不定没娶到真公主,还得对她这假公主怀恨在心。

她原本是做了件好事,这会儿却里外不是人了。

林初雨烦躁的甩头,头上的发饰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只让她感觉脑袋越发的重了,不由气恼的坐到了床边:“给我将这些东西先取下来!”

她发誓,她一定要找到真公主,好好教训她一顿!太皮了!

凌霜舒了口气,上前帮她取头上的发饰。

一时间静默无言,林初雨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半晌后忽然一声惊叹:“她要跑,是不是要嫁的人长得丑?”

呃……说将军长得丑的话……

凌霜迟疑了下才道:“将军年少有为,驰骋沙场无一败绩,是以被敌军成为罗刹将军,公主见着了便知晓了。”

林初雨讪笑了两声,表示她一点也不期待见到。

从事打仗这种刀尖上舔血的职业的男人,又是手辣又是罗刹的,怕也没多好吧?难怪那公主要逃婚了。

卸掉了那些多余的东西,林初雨只觉一阵轻松,腹中便觉有些饿了。

不管现下她境况如何,东西还是要吃的,她转头打发了凌霜去寻吃食,自己在床边坐下来静静思考对策。

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上花轿前的情景,虽没看到他的脸,但就他主动来扶她的行为来说,人应该也没那么糟糕。

而且他的声音……听着很是养耳的。

想着林初雨不由嘀咕出声:“战场杀伐果断,私下里应该不会暴戾吧?”

“哼!我表哥可好着呢!”

一声炸响,吓了林初雨一跳,回过神来便见眼前站了个小姑娘,正叉腰一脸怒气冲冲的盯着她,恨不能咬死她的架势。

这是谁?

林初雨敛神:“你是谁?又是怎么进来的?”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正面交锋

眼前的小姑娘穿一袭粉裙,打扮得娇俏,但这架势却是来找茬的。

林初雨看了一眼,警惕起来。

“哼!”林珊珊哼了声,仰头警告道:“你虽是公主,但别以为嫁给了表哥就可为所欲为了,这将军府还轮不到你做主,你须得识趣点!”

表哥……原来这货是驸马爷的表妹,这表哥表妹的关系,当真是耐人寻味了。

又看林珊珊这样一副愤恨模样,林初雨不禁想是不是这一桩指婚,搅了一桩郎情妾意的姻缘了。

林初雨摇摇头:“将军的表妹,能做主将军府的事吗?”

这长公主是多不受将军府的待见,先是有奶娘给她脸色,这会儿又来个表妹对她警告,混得这是有多差啊?

林珊珊脸上闪过讪色,却梗直了脖子道:“总之表哥的事儿你不要插手就是了!”

不叫她插手,她还懒得淌这趟浑水呢!

不过眼前这个恃宠而骄的表妹却不能放纵,若不然她要是逃脱不了目前的困境,往后在这将军府便会越发难过。

至少威信要立起来……而眼前这送上门来的表妹,正好供她杀鸡儆猴。

林初雨微抬了抬眸子,酝酿出威严的气势来,眸中一片冷冽肃然,呵斥道:“放肆!你是什么身份,既不是这将军府的主人,论品级也盖不过我,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莫不是要我去禀报皇上,治你一个藐视皇权之罪?”

“你、你……”林珊珊诧异的看着她,眼中已然露怯了,却还嘴硬道:“谁不知道皇上不喜你,你在这儿端什么架子!”

不喜她?

难怪真公主要跑路,原来是在这皇家生存不下去了?

林初雨皱了皱眉,冷道:“再不喜我也是个公主,如今我便是端了公主的架子,你若有异义只去同皇上说去,看他是否会怪罪于我。”

皇帝首要维护的,便是皇家脸面,即使这公主再不讨喜,总不能叫旁人去践踏不是?

许是她的气势太强,三言两语便成功的见到林珊珊白了脸色,惧怕又不甘心的站在那儿,嘴不停的嘟嚷着,却一个字也不敢再说了。

牵扯到了皇家,一不小心就能丢了性命,林珊珊虽然骄纵了些,却也是怕死的。

见林珊珊终于被镇住了,林初雨不由舒了口气,垂眸摆手道:“既然没事了,就赶紧滚吧!今日我大喜之日,别碍着我的眼!”

“公主当真是好大的口气,是说谁碍了眼了?”

清冽的声音传来,林初雨抬头,便见楚戈一袭红袍站在门口。阳光洒照在他身后,只够成为他的背景,他站在那里,便是最好的风景。

只是这人面无表情、眸色锐利得很,浑身自带一股子煞气,叫人看得心底生寒。

根据他身上的衣服,林初雨判断这便是今日的新郎官了,生得倒是丰神俊朗,脸色却臭了些。

林初雨撇撇嘴,强自镇定下来,直直的看进他的眼底:“我说,你的小表妹碍着我的眼了。”

她语气平静得很,甚至唇角还带了一抹笑,但那双眸子却是明亮,映着七分的嘲讽和三分怒气。

折腾了这一天,脾气再好她也得生气了,林初雨觉得此时她还没暴跳如雷,那是再给楚戈一面子。

楚戈一勾了勾唇角,传闻长公主脾气温和,说得好听叫贤淑有礼,说得不好听便是个懦弱无能,可今日这一番见识,却是与传闻大有不同了。

脾气温和的姑娘家出嫁,用得着被五花大绑着么?

如今见她那眼底的嘲讽和不满,便知这姑娘是个很有脾气的。但他这将军府要的是个温柔贤淑的主母,而非现下这个脾气大的骄纵公主。

这脾气,他还得给她好生治一治。

想着楚戈一便道:“公主既识得我表妹,便要爱护之,何必这般甩脸子。若是这将军府叫公主待得不顺心了,公主不如回去就是。”

这话说得可狠了!

方才进门的新嫁娘若当晚便被送回娘家,只怕要成了全国的笑柄了!

这死男人,当真不是个好东西!

林初雨恨得咬牙,她是迫切的想离开,但不是背负着这样一个名声离开。再说他搞出这么大动静来,她也没法安安稳稳的跑路。

为今之计,只有忍!

林初雨做了两个深呼吸,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仰头笑道:“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嫁妆都抬进来了,我空着手回去也不好。”

分明是气到不行了,她倒还能忍着给他一个阴阳怪气的笑脸。

楚戈一心底觉得好笑,面上却是不显,只是冷声交代:“好好在这儿待着!”

当真是一句多话都没有,便这般转身离去了。

新郎官是走了,林珊珊却还杵在那儿,一脸喜滋滋的炫耀:“看到没,表哥从小便宠爱我,你便是公主又如何?若是敢惹我不高兴了,小心我告诉表哥。”

“呵!”林初雨简直没好气对她,看着那张得意洋洋的脸,忽然来了主意,“五月下旬到六月生辰之人,属黄道十二宫的第三宫,今日运势可不大顺畅,你别是赶上这个点儿了吧?”

“啊?你什么意思?”林珊珊的得意僵在了脸上。

看她这么紧张,林初雨便知晓猜对了,她故作神秘的笑了笑:“你命中双子座,今日运势整体低下。感情运势极其的弱,容易遭受背叛,便是这放在心上之人,也极容易失去。我说得可对?”

林珊珊垂眸,掩盖住眼中的一片惊骇:“差不多如此,那又如何?”

今日早上确实有个亲近伺候她的丫鬟惹恼了她,叫她好一阵发落,后来又查出那丫鬟偷盗了她的首饰,被她赶了出去。

这背叛之说自是对号入座了,那心上之人……

对于林珊珊来说,今日并算不得好日子了,心上之人娶了公主,确实是应了那极容易失去的话。

可这又如何?表哥依旧疼爱她,公主也算不得什么不是吗?

看着林珊珊强撑起来的硬气,林初雨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双子星座之人在这个月运势都极低,倒霉的事儿可不止这一件两件哦!”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娘家不是靠山

简单来说,就是林珊珊这一整个月都会倒霉,想想今天才初八……

林珊珊显然被唬住了,脸色都不太好了:“你、你说的是真的?我的星象显示这个月都要倒霉?”

一整个月,谁受得了!

林初雨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叹了口气佯装无奈道:“此事也不是不可解,看在你是将军表妹的份上,明日晚间繁星当空之时,我可与你指点星象,驱除霉运。”

“不!不等明日了,就今晚吧!”林珊珊急切道。

若是等到明日,那她不是还得倒霉一天?

不过今晚……要不是看林珊珊这急切的神情,林初雨会觉得她是故意的。

今晚这洞房花烛夜的大好时光,这要搁旁人身上谁乐意陪个外人去看星星。只不过搁林初雨这儿,她是真的巴不得。

还好有这么个宝贝表妹,叫她逃过一劫。

这么一想林初雨看林珊珊的眼神顿时又真切不少,她转身把床帐钩子上的红绳取下来,快速打了一个中国结递了过去,故作为难道:“今晚这般并不合礼数,我若是应了你怕是要被将军责备了,你且戴着这个避避邪。”

中国结小巧好看,又是申国从未曾见过的样式,林珊珊顿时不明觉厉,双手接过来收了。

但看星星的事儿却不能耽搁,她头一扬,娇蛮道:“也不急在这一日,若我倒了大霉出了事儿,表哥怪罪下来你才是难辞其咎。”

早料到她会这么说,林初雨垂眸,掩去眼底的那一抹精明,无奈道:“既然你坚持了,那去跟将军说一声,他允了我便听命就是。”

瞧她多贤淑多听话呀,出嫁从夫可真践行得棒棒的。

林珊珊只以为她怕了,不疑有他,大方的应下了这差事才出了新房。

成功忽悠了个单蠢的小姑娘,林初雨觉得成就满满,开心的转了两个圈扑到床上。

“放肆!”

一声呵斥传来,林初雨不由哀嚎一声,怎么总有煞风景的人来叨扰?

懒懒的转过身来,见门边一个嬷嬷踩着小碎步急急的走了进来,到得近前便不悦的指着她训斥道:“也不知你是哪里来的,竟是连这些规矩都不懂!”

“哦?”林初雨似笑非笑的抬头,认出了这个人来,“周嬷嬷,你都不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就敢把我绑来嫁给将军了,胆儿不小哇?”

这个老妇,就是不由分说命人绑了她的那个!

周琴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眼珠子转了两转很快便闪出精光来:“你以为事到如今你还脱得了干系么?长公主虽然与陛下并不亲厚,但毕竟是皇家之人,成婚之日不见了人影,丢的不仅是将军府的面子,还是皇家的颜面。这事儿你便是告到陛下跟前,也是讨不到好处的。”

嗯……这么惨的吗?

林初雨不服:“皇子是我亲老子,还能帮着你这个奴才?”

“亲老子?哈!”周琴只觉滑稽,怪异的看了她几眼,“当今乃是长公主的嫡兄,公主殿下可千万不要记岔了,免得到时露了马脚,惹来杀身之祸!”

皇帝是嫡兄,那她就是个庶出的长公主了咯?

虽然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关系,但林初雨也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再看周琴一脸的小人得志模样,心中也不禁了然。

显然真的公主是不受宠的,甚至连这个‘长公主’的封号,说不定都是因为要嫁给楚戈一才给封的。

换句话说,皇宫是她的‘娘家’,却不是她的靠山。

这可真是有点坑了。

想到这里,林初雨看周琴也越发不顺眼了:“公主没了,你威胁我也没用,大不了咱一拍两散谁也讨不到好处呗!”

对付这种人,就得有底气。

周琴之所以能狂成这样,不就是借着将军府的势头,又欺负她这假公主是个没靠山的么?

那她就得让这老东西明白,没靠山她也不是一个奴才能惹得起的,谁敢给她霉头她就得叫谁不好过。

周琴顿时耷拉下面皮:“老奴只是提醒公主,慎言。”

“呵!”林初雨不屑的撇撇嘴,“你放心,正主儿我会帮你们找回来,只要你不来碍我的眼,我慎言得很!滚吧!”

这种人,真是多看一眼都会心情不好。

周琴没在这儿占到半点便宜,满心怨愤的出去了。

新房只剩下林初雨一人,她等了半天没等到凌霜回来,只能无聊的摸了几粒桌上的花生,一嚼又是生的,惹得她连忙‘呸呸呸’的吐了出来。

在新房坐了会儿,看着外面日头渐渐西斜,约莫着到了下午五六点了,凌霜才端了一碟子点心进来。

正是肚子饿的时候,林初雨也管不得其他,拿起便吃了几个。

吃完点心凌霜便重新给她梳妆,盖好盖头后外面便传来一阵脚步声,喜房内又亮堂了一层。

林初雨感觉到有人在她身旁坐下,便往一旁挪了挪。

喜娘瞄了一眼,正准备张口,楚戈一便淡淡道:“好了,都出去吧!”

“将军,这于礼不……”喜娘忍不住提醒。

但楚戈一神情淡漠,眼底更是一片冷然,生生将话给堵在了喉咙里,喜娘低头出去,只叹这长公主当真不招将军的待见。

听见关门的声音,林初雨一把将盖头给掀了下来,揉着后颈子道:“早知晓没那些虚礼了,我也不用再折腾一番了。”

古代这些钗环珠佩叮叮当当的实在是繁琐,压得她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楚戈一坐在床上,看着身旁女子皱着小巧的鼻,噘嘴埋怨着头上繁重的发饰,鬼使神差般的伸手去帮她取了下来。

林初雨一愣,他也一愣。

“这凤冠价值千金,戴在你头上确实浪费。”楚戈一冷哼,将凤冠丢在一边,站起来走向桌边。

林初雨看着被丢在地上据说‘价值千金’的凤冠,心里有点同情,上前捡起凤冠。

楚戈一转过身来,见她抱着凤冠跟宝贝似的,眼底一阵冷嘲:“千娇万宠的长公主,却不想还爱这些阿堵物。”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与传闻相悖

这人长得好看是好看,就是说话不怎么讨喜。

林初雨在心里赏了他一个白眼,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小姑娘家都爱这些亮晶晶的东西,将军勿怪。”

一道锐利的眸光扫来,令她心里一咯噔,身子僵了僵转头迎上去。

男人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眼底一片锐利,那眸光就这般死死地盯着她,仿佛能看透到她心底。

林初雨皱眉,有些心虚的笑了笑:“怎、怎么了?”

她的心虚自然逃不过他的眼,楚戈一拧眉,薄唇轻勾:“长公主才气传遍京城,气质高洁如悬崖幽兰,最是对这等俗物不耐,斥武夫如草莽的才女,怎么今日一见却是名不符实了?”

“是、是吗……”

难怪真公主要逃婚啊,原来是打心底里看不起舞刀弄枪的武夫啊!

林初雨脑子飞转,寻了个借口:“自古传言十有九假,这人品性如何还是得相处了才知晓,将军还是不要听那些传言了。”

她转身走向梳妆台,强迫忽略掉背后的视线,开始拆卸头饰。

头上除开一个凤冠,还有许多步摇、发卡、花钿,东西又多又细,林初雨手笨拙,没扯几下就把头发扯打结了,差点没把头发给扯断。

林初雨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慢慢的去理打结的头发。

楚戈一看着她从一开始的烦躁到现在的缓慢从容,眼底划过一抹欣赏,只是她的动作太过生疏,就好像从未使用过这类首饰似的。

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怎么可能没用过首饰呢?

眼底的疑问和兴味渐浓,楚戈一忽然觉得,娶回来的这个公主也不用只做摆设这么无聊了。

好不容易取下了所有的发饰,林初雨松了口气,拿梳子梳了一下头发,随意扯了跟绸带绑在脑后。

屋内红烛正燃着,外面漆黑一片,满天的星子密布,好看得紧。

林初雨打开窗子探出头去看了眼,嘀咕道:“不是说好今晚,怎么还没来?”

林珊珊不来闹,她就没法儿找借口出去,这会儿还不来难道她还得跟楚戈一坐会儿聊天?

“良宵苦短,公主还想着去哪儿?”

不知何时楚戈一已经站在了她身后,一点声响都无。

林初雨被他这一声吓得差点栽倒到窗户底下去,转身惊恐的拍着胸脯道:“我与将军表妹约了看星星,这会儿该到了。将军那般疼爱表妹,想来也是不忍拂了她的意的。”

她特地咬重了‘疼爱’二字,眼底露出几分嘲讽。

楚戈一如何听不出来,只看她这副神情,心底徒然升起一股怒气,索性甩袖转身离去:“那便好生看!”

看星星这事儿林珊珊早便差人来与他说过,本来是无所谓的,但被林初雨这么一搅合,楚戈一忽然觉得今日这洞房花烛夜很是让人气恼。

不管他生什么闷气,林初雨却是不在意的。

没等一会儿林珊珊便匆匆的跑来了,来得很巧,这内里的乾坤林初雨也懒得去追究,只按照计划给人科普了一遍星座知识,并让用白羊座的幸运颜色做衣服穿戴便能迎来好运,便算是完成了任务。

夜色已深,看样子这个洞房花烛夜她能平安的度过了,心里一松便再也阻挡不住瞌睡虫,林初雨爬上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新房里烛光摇曳,红烛泣泪燃着。

楚戈一推门而入,看到床上睡姿毫无优雅可言的女人,不禁皱了皱眉头,上前把人提溜起来丢到了床内侧,自己翻身睡在了外面。

红烛燃到最后,一点烛火还在挣扎着,外面太阳已经从山谷探出了大半个身子,橘色的暖光映照着大地。

“啊……啊……”

一声尖利的嚎叫,最后一点烛火被吓得一颤,‘啪’的一声熄灭。

林初雨有点崩溃的看着睡在身边的男人,伸手推了推他:“喂!你起来!”

他昨晚不是去书房了吗?什么时候摸上床的!

在她叫那一嗓子的时候楚戈一就已经醒了,这会儿被她一推,顺势睁开眼睛,看着她顶着个乱糟糟的鸟窝似的的头,防备的盯着他,顿时只觉好笑:“一大清早的叫些什么?”

“啊……”林初雨捂脸。

她叫什么,她叫的当然是被色狼上了床!

林初雨撇开眼:“你赶紧起来!昨晚上你不是走了吗?什么时候又摸进来的?”

“公主莫不是忘了,新婚第二日会有宫里的管事嬷嬷来收帕子,我不睡这儿你是想让皇上起猜忌?”

楚戈一起身,随手拿了衣架子上的外袍披上,才唤了外头的人进来。

周琴走到最前面,推开门便往床边冲,利落的伸手到被子里头拽出一条白布来,看着上面盛开的一朵红梅喜道:“哎哟!”

这个奶娘,真是没规没矩的,怎么看怎么讨人嫌!

林初雨气恼的瞪了周琴一眼才起床,打着哈欠往外走,被凌霜一把拽了回来:“公主,奴婢伺候您梳洗更衣。”

“算了。”林初雨避开她,走到一旁自己去拧了毛巾。

她做这些熟练地很,这等子粗鄙活计倒是一点也不生涩,像是经常做似的。

楚戈一看了眼,走过来将她才拧干水的毛巾截胡了,展开擦脸擦手。

“你这人……”林初雨回头,不满的瞪他。

楚戈一却并不当回事,神情虽一贯的清冷,语气倒是还夹杂了三分体贴:“快些梳洗罢,待会儿还要进宫给皇上请安。”

将军府没有长辈在,便省了新XF敬茶的程序,但皇宫里的那位还是要去拜一拜的。

帕子被扔到了她脸上,带着淡雅的香气和温热的气息将她覆盖,却让她狠狠打了个寒颤:进宫见皇帝,她这冒牌货穿帮了怎么办?

可也等不得她如何想对策,洗漱穿戴之后连早饭都没能吃上,就被催着上了马车,摇摇晃的往皇宫去了。

马车很宽敞,里面的小茶几上摆放了几样热腾腾的糕点,看得林初雨眼睛一亮。

楚戈一抬眸瞧了她一眼,眼底眸光明灭。

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宠妻无度公主求别闹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