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语曼刘轩逸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如果你是我的深情在线阅读

  • 时间:
  • 如果你是我的深情珐琅猫
  • 来源:zzy

安语曼刘轩逸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如果你是我的深情在线阅读

《如果你是我的深情安语曼刘轩逸》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如果你是我的深情》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灵堂激情

夜晚电闪雷鸣,窗外大雨滂沱。海城市鼎鼎大名的安家别墅一片素白。

安家独女安语曼半夜被雷电吓醒。

“咔嚓!”又一道闪电,她吓得缩了下肩膀,将头蒙进被子,哆嗦了一下才发觉身旁空无一人。

“良仁?”她小声叫着丈夫的名字,可没人回答。难道还在灵堂?

父亲明日出殡,她是女儿不能守夜,多亏了丈夫叶良仁替她守灵堂。

想到父亲,她就一阵心痛,她自小没了母亲跟父亲相依为命,就在前几天,父亲也去世了。

原本父亲就有心脏病,手术也挺成功的,哪知道术后没几天突然去世了。

安语曼心痛不已,想要再去给父亲上一炷香顺便看看丈夫。

打雷的事情暂时被她放在一边,可随着脚步走进,灵堂里传出的异样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那妩媚的声音好似是她的堂妹安若玄,像是男女欢爱时兴奋的求饶。

安语曼抿着嘴唇寻着声音走了过去,像是灵魂被人支配一般浑身全然没有知觉。

一时间,耳中只有男女的呻吟。

“良仁,再用力点,你这玩意该不会看到这个老东西的照片就不灵了吧。”

叶良仁用力的冲撞了几下,女人娇哼出声。

“你看我灵不灵,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比那个木头人强多了。”

门缝里是赤身相对的男女让安语曼不敢相信,她最亲爱的堂妹竟然跟她的丈夫搅和到了一起,还在父亲的灵堂里。

木头人?难道说的是她!他不是说就喜欢这样传统的结合吗?她甚至曾在看过教学片后询问过他要不要找点新鲜的姿势,他却说那些花样都是荡妇才会做的。

可如今眼前的一切让她震惊,她的丈夫什么时候竟然掌握了这么高难度的姿势?原来他并不是在她身边那般只有传统的一势到底。

在别的女人面前这样的狂野,偏偏还在她面前装的纯情体贴,真是让人恶心。

父亲的黑白照片就在不远处,好像无声的注视着俩人,他们真是辱没了父亲!

银牙紧咬,安语曼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她双手握拳,站再原地等着俩人先开口。

没想到俩人竟然完全无视她的存在,继续变幻着各种姿势在安语曼面前生生演出一部“动作片”。

“啊,良仁,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小妖精,你小点声,别让那个女人听到。”

“怕什么?你都已经是安氏的总经理了。”

好,真是好极了。看来两人早就暗度陈仓,一等到父亲去世,就等不及的要把这事儿抬到明面。

她怎么就没带着手机出来好给两人录下来留着欣赏呢。

“你们在做什么?”她听见口中发出陌生的声音,是那样的冰冷而又平静,一如一向循规蹈矩的她。

正在蒲团上摆弄的热火朝天的俩人一惊,“堂姐”

安若玄白花花的肉体闪瞎了安语曼的眼,草莓种了一路,从脖子到腰间。

可恨,为什么叶良仁在她身旁时总是那么克己守礼,而到了表妹这里却这样的热情狂野?

她努力保持平静看向眼前的两人,安若玄这才反应过来双臂抱着前胸努力遮住重点部位。

“姐,都是误会,我和姐夫太悲痛了,所以”

她侧过身体,蒲团上原本她身后的位置留下一团湿漉漉的痕迹。

屋子里都是一股腥臊的味道,冲淡了平日里的檀香气。

安语曼直接走了过去给了安若玄一巴掌,清脆的响声在夜幕里回荡。

“所以什么?所以在我父亲的灵堂里做出这样苟且的事情来?你还要不要脸?”

安语曼愤愤的不禁加大了声音,话音虽大,可再这样的雨夜里根本不算什么。走廊里依旧没有一丝响动。

叶良仁赶紧过去一下子抱住她,

他无视她的挣扎,“曼曼,对不起。我就是太难过了,爸爸就这么过世了,我一时没有缓过来。”

“哼!”亏他能想出这么荒谬的借口来。

安语曼心痛如刀搅,父亲去世,孩子小产,如今又撞见丈夫跟堂妹在父亲的灵堂偷情

安若玄看向叶良仁的眼里闪过一丝鄙视的光,随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姐,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刚刚太思念大伯了,在灵堂里哭,结果姐夫看我哭的太伤心”

安语曼额头青筋直跳,再也不想听她解释,“你们两个赶紧把衣服穿上,别污了我父亲的眼!”

俩人慌慌张张的开始收拾散落一地的衣服,安语曼别开眼,不想去看去想象刚刚的“战况”。

深吸一口气,“叶良仁,,明天早晨的董事会上,你自己辞职吧。至于你”

安语曼看向安若玄,只见她好似真的被吓到一般。

这个堂妹平日里最听她的话,年纪又小。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八成是受到叶良仁的教唆。

“你最近都老实在家呆着,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她的心在滴血。

如果将事情闹大,有事的会是整个安氏。父亲去世,安氏的股价在她的不断努力下才有所回升,如今要是再传出绯闻难保安氏不会一落千丈,到时候再想办法挽救恐怕难上加难。

让叶良仁主动辞职已经是能被人知道的最严厉的惩罚。

她说着也不管被惊呆的两人,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

她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刚刚丈夫和堂妹纠缠在一起的模样,那张口口声声说永远爱她的嘴刚刚就咬着堂妹胸前的樱桃,在堂妹身上种下一路草莓。

安语曼一个晚上都没能够睡着,她有点恶心,想吐。

但她知道,她没怀孕,因为几天前孩子流产后,她和叶良仁都没有同房。她只是想起那两堆白花花的肉就恶心反胃。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车祸

叶良仁自从在大学里见到她的第一面就开始追求她,这些年从未让她失望过。

在经商方面也颇有建树,不然她当年怎么会选择他?父亲去世后他便担任了集团的代理总经理,若不出意外一年之后便回由股东们投票成为正式的人选。

现在看来,权利才是让人改变的催化剂。

天色渐亮,安语曼早早的起来梳妆,厚厚的遮瑕遮住重重的黑眼圈,打了腮红和唇膏才显得脸色不负病态的蜡黄。

“曼曼,早晨好。”

叶良仁捧着一大束鲜花站在卧室门口,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早晨的阳光柔柔的照在他身上,他穿着合身的订制西装。一张白净的脸上挂着儒雅的笑,光鲜的模样一如在学校里追求安语曼时的模样。

那时候的他也是这样,总是面带笑容,从打工赚来的微薄生活费里挤出来钱买花送她。

甚至有次他为了买花没有钱吃早饭,饿的在她宿舍楼下晕倒。

想起回忆的安语曼脸上闪过一丝动容,当年她就是看到叶良仁那样的用心被感动,才会答应跟他交往。她手差点就接过那花。

如果不是昨夜,恐怕在她心里他一直都是那样专情的一个人吧。

如今她不能再被这浓情蜜意蒙蔽了眼睛,沦为爱情俘虏。

她垂着眼睑,“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公司,辞呈我已经帮你拟好了。你自己提交一下吧。”

“曼曼,难道你真的这么绝情,昨天晚上我跟堂妹都是无意的啊。我们只不过是”

“住嘴!”

安语曼实在不想继续听叶良仁解释,脑海里的画面自动切换到到昨夜的场景,他们俩人分明就是惯犯怎么可能是初次合作。

“曼曼,你和我之间的感情难道还抵不过一场误会吗?你先冷静一下我们过一阵子再谈这事好吗?”

安语曼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父亲还没烧三七,她什么事情都不想有。可她在感情上有洁癖,无法跟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更无法忍受小三就是堂妹。

“住嘴!误会?你们昨天是在悼念父亲还是在做别的什么我看的清清楚楚。”安语曼努力控制音量,不想让更多人听到。

“今天你提交辞呈后我会让律师联系你的。”

叶良仁听安语曼的意思是要离婚,他脸色一下子变得阴冷。

“安语曼,你别想就这么换掉我,如果没有我,你拿不下公司总经理的位置,那些老古董们可是想让安显德接手的。”

安显德是安语曼的叔叔,安若玄的父亲,这些年来在公司一直分管财务,手握大权。

“叶良仁,公司交给谁不是该你操心的问题,你只要辞职就好。”

见安语曼丝毫不理会他,叶良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厉,他一下子将手里的花扔到一边,挽起袖子似乎随时准备打人。

“安语曼,你这是利用完我就将我一脚踢开吗?这几年来我一直为安家做牛做马,现在局势稳定了,你想让我辞职再跟我离婚,门都没有。”

他叉腰的模样跟刚刚的温文尔雅判若两人。

“怎么?你跟我年纪尚小的堂妹勾搭在一起还想要点什么福利才肯离开吗?”

安语曼好气又好笑,让他这么不声不响的辞职已经算是给他保全了面子,难不成他还想闹得人尽皆知?

“堂姐”

安若玄的声音传了过来,她眼睛红肿,眼含热泪,憔悴的模样让人真想将她好好的保护起来。可安语曼如今一点都不想见她。

“堂姐,都是我不好。你不要怪姐夫了。如果不是我太想念大伯就不会在灵堂哭,姐夫也不会过来安慰我”

她双手绞着衣角楚楚可怜的模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安语曼也想不到昨晚在灵堂时她是那样的放得开。

“呜呜~~堂姐,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赶姐夫走,姐夫是爱你的。”

安语曼很心疼这么堂妹,从小堂妹对她最好,之前爸爸去世堂妹也一直在灵堂陪着她为她端茶倒水。如果不是因为有堂妹在,她恐怕早就哭晕在灵堂了。

只是她还是身子弱,怀着孕经不起折腾,到底折腾掉了孩子。

只是,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她实在大方不起来,能住忍住不发火已经算她教养很好了。

“若玄,你先回去吧。”

“堂姐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呜呜呜~~”

安若玄过几天才大学毕业,传出这样的事情自然脸上无光。安语曼虽然恨她可也不想毁了她一辈子的前途,她别过脸点了点头,“我不会跟别人讲的,你回去吧。”

安语曼没看到安若玄在偷偷的跟叶良仁使眼色,叶良仁原本犹豫的神色在安若玄的暗示下竟然变得决绝。

安若玄悄悄离开了,安语曼等到她的脚步声远去才回过头。“收拾一下,准备好就出发吧。”

没成想,转过头迎接她的却是叶良仁的笑脸。叶良仁一下子又变得柔情似水起来,一点也不负刚刚的厉色。

“语曼,我错了,既然你想让我辞职那我就听你的。只是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你刚刚小产,身体还没恢复。”叶良仁的突然转变让安语曼摸不出头脑。

“叶良仁,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招了。”

对这种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她实在是懒得搭理。

“曼曼,刚刚是我太激动了,我只是太爱你了不想离开你才会那样的。一会儿我就跟你去公司提交辞呈。”

吃过早饭俩人一起坐着加长林肯离开,叶良仁特意拿了一只硕大的抱枕放在座位上,“曼曼,你身子还没康复经不起颠簸,靠着这个舒服点。我就跟司机一起坐前面吧。”

安语曼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讥诮,没错,这就是她当年选的男人。看起来温柔体贴无时无刻不在别人面前发狗粮而背后偏偏赶着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可如今她再也不会被他假意的温柔迷惑了。

没有争吵的必要,安语曼坐到后座上一言不发,任由叶良仁安排。

车子出了别墅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没一会儿,安语曼觉得一阵头晕靠在座位上晕了过去。

一出偏僻的乡村公路,叶良仁和司机下了车,一辆小面包车从对面行驶过来径直冲着林肯冲了过去。

一时间火光四起。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让她成为另外一个人

安家大宅里,安若玄站在叶良仁的对面笑的灿烂,“良仁,我的计划好不好?那个贱女人一死,她手里的股份都会落到你手里。”

她说着用小手在叶良仁的胸肌上划来划去,叶良仁一下子握住她的小手代入怀里。

“若玄,你真聪明。只是,不知道警察会不会”叶良仁心里有些忐忑,要不是昨夜被撞见那事儿,他才没有想弄死安语曼。反正他已经是公司的代理总经理,慢慢熬安家总归是他的。

安若玄翻了半个白眼,“良仁,你不会还在惦记着那个贱人吧?这些年来你被她欺负成什么样了。再说,警察局那些笨蛋能查出来什么?安显仁都死了那么久了他们不也说是意外吗?”

叶良仁赶紧用手捂住安若玄的嘴,“嘘!小心隔墙有耳。”

虽然这么说,他心底很是赞同安若玄的话。安语曼那个女人太过无趣,总是不让他这样那样,她死了他就解脱了。

“怕什么?那个贱女人死了,现在安家我们说的算。”

安若玄说着踮脚吻了上去,叶良仁的喉结动了几下,原本想要将她推开可香软簇在胸口时他却扛不住她这般的热情。

俩人不停的纠缠着,百般火热他们并不知道他俩以为死去的安语曼此刻已经被送入一家顶级私人医院救治。

安语曼和叶良仁一起坐着车子出城时已经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刘轩逸一路驱车跟着俩人,当发觉叶良仁靠边停车和司机一起下车时就发觉事情不好。

当面包车冲了过来,他马上就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语曼乘坐的那台林肯车被撞。

他痛心疾首,身手矫捷的跑了过去。终于赶在车子着火之前救出了安语曼,浓烟四起,车子一会儿就要爆炸,他赶忙将安语曼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醒醒,安语曼你不能死。我才刚刚找到你,你怎么能就”他把手搭在安语曼的手腕上,又扒开她的眼皮看了看。

还好,她还没死。

他马上按着蓝牙耳机下达命令。

“白羽,准备直升飞机,让Dr.徐立刻准备手术。”

刘轩逸在手术室外一言不发,看着手里的资料异常气愤。竟然有人敢这么欺负她!像她这样的天使就应该让人捧在手心!他要帮她报仇!

既然,他已经找到了她就一定让她过上她想要的生活,没有苦闷和痛苦的回忆,他要帮她,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轩少,患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

“只是什么?”刘轩艺脸色铁青,浑身散发着堪比南极的冰冷气场,刚刚安语曼伤的多重他不是不知道,可他就是不想听医生说“只是”!

刘轩逸激动的情绪饶是经常为他救治的Dr.徐也有点受不住。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只是面部有几处伤的严重,需要进行整容修复手术,不知道这位小姐之前的长相”

Dr.徐惊奇的发觉刘轩逸竟然什么都没有说便继续忐忑的汇报。

“还有脑CT上显示,她头部经历了重创,血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吸收。有可能会影响她的记忆功能。”

“记忆功能?什么意思?”刘轩艺捉住Dr.徐的衣领紧紧盯着他的眼睛。

“就是说,这位小姐可能会失忆,忘记过去的一些事情。”

“忘记过去?”忘记她的丧父之痛,忘记背叛她的那个渣男吗?这样看来也不错。

刘轩逸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忘的好!不错!干的漂亮,既然忘了不如忘得彻底一点。”

资料上的安语曼这短时间以来过的极为伤情,父亲去世,堂妹早就跟丈夫勾搭在一起,鸡飞狗跳的估计她也已经知道了。

这次的车祸十有八九是那个叫叶良仁的畜生做的。

“想办法让她忘得干净一点,新的记忆资料我之后给你。”刘轩艺开心的拍了拍Dr.徐的肩膀。

Dr.徐一脸恐慌,“轩少,您的意思?”

“让她成为另外一个人。”刘轩逸说着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原本他找到了她只是想看看她过的好不好。

可看到她这样被人欺负他就忍不住想把她抢回来,放在自己的身边,用力的疼爱。

刘轩艺说着就要离开,Dr.徐在后面喊他,“轩少,脸部修复的照片啊。”

“照片?”刘轩艺看着手机里存满的安语曼各个阶段的照片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释然了。

只要是她,长成什么样他都喜欢。

“发挥你想象力的时刻到了,Dr.徐。”

Dr.徐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老板会不会太不走心了,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有人让自己发挥想象力整容的,这也太难为人了啊。

安语曼从冗长的噩梦中挣扎着。

梦中的她好像是漂浮在云朵之上,整个身体都不得动弹,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有人在耳边说,“你叫骆一一,是刘轩逸的妻子。”

“骆一一?刘轩逸?”

如同咒语一般的话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她想醒来,可身子好像被人绑住一样眼皮也有千斤重。当她终于能够挣扎着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那个高大帅气的男人。

好像是太久没有睁开眼睛了,她有点不适应阳光的刺眼,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他。

面前的男人含情脉脉的眼神让她很不好意思,才一眼就羞红了脸。“你是”

她不记得她认识这个男人,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远山一样的眉毛和灼灼的桃花眼那样惹人注目,更别提一笑时露出的一口白牙。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你,是谁?我又是谁?”梦中有人在耳边的提示让她无所适从,那人说的是她?

安语曼扶着额头,感觉她就像是一台没装软件的裸机。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以前是做什么的,统统不记得。

男人拉着她的手拥抱着她热烈的回应着,“一一,我是轩逸啊。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才让你出的车祸。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独自出门了。”

“刘轩逸?”

他就是梦中人说的刘轩逸?她的丈夫?

“一一,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的。”

身后的一众部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什么时候他们老大这么肉麻过了。白羽更是难受的用手掐大腿保持冷静。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她叫骆一一

一众医护人员走了进来为安语曼进行一系列的检查,小半天下来,她终于“明白”了情况。

她叫骆一一,而她眼前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刘轩逸。

据说他们夫妻俩刚从国外回来创业,一天晚上刘轩逸在公司加班,她则自己开车回家,谁知道半路上遇见了车祸。

她在医院躺了一个月,虽然保住一条命,却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刘轩逸见安语曼没什么大碍,还将以前的过往忘得一干二净很是开心。他不住的点头,他喜欢的女人就应该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没有什么悲伤的过去。

他要给她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生活,可是,女人会喜欢怎样的生活?

“白羽,你最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身边就白羽一个女人,虽然外表看起来不那么像女人,可这种事情真不知道问谁。

白羽一愣,“轩少,您说什么?”

从小跟着刘轩艺,这是她第一次听不懂他的问题。他在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生活?就是说他想追她?

白羽不禁脸红起来,让她打打杀杀她豪不手软,可要让她面对喜欢的人的追求,她实在

“只要能跟着您,什么样的生活都好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说不出口,白羽难得的扭捏。

“您问我最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她小心的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以免答错了引起刘轩逸的不满。

“嗯,就是,你们女孩子一般,都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漂亮衣服?还是环游世界?或者花不完的钱?”

刘轩逸的眼睛隔着病房的玻璃门看着床上的安语曼,心理医生正在帮她做“回忆”。

他发誓要保护的女孩,即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要想办法帮她取下来。

白羽看着刘轩逸的眼神,又想起刚刚他抱着手术台上那个遍体鳞伤的女人焦急的模样一下子便懂了。刘轩艺并不是想给她想要的生活,而是别人。

但是他太笨了,女人和女人能一样吗?

她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轩少,女人最想要的生活嘛。无非就是有个又帅又有钱又爱自己的老公。花不完的钱,穿不完的漂亮衣服。”

刘轩逸一边听一边簇着眉头,“就这么简单?”

白羽点了点头。

刘轩逸紧张的踱来踱去,“你去准备一下,按照骆一一的尺寸准备一些衣服,记住要高定。”

白羽心中哀怨,“是,轩少。”

刘轩逸忙忙碌碌的对安语曼宠的不行,寸步不离的守在一边。为她端水喂饭,就连她要吃水果都帮忙切成小块。

看着这样一个盛世美颜的大帅哥就这样在自己面前端茶倒水低眉顺眼,安语曼不禁摇头感叹,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有这么好的命。

不过,或许也正是这样太招人嫉妒了,所以不知道哪个过路的神仙大姐看她不爽才会让她经历这种车祸吧。

唯一遗憾的就是,她脸上还包着纱布,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她问刘轩逸要以前的照片,可他总是一脸的慌张。

“刘轩逸,你总不能让我以前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吧?”大夫说她车祸时脸部受伤了,做了恢复手术,不给她看照片难道是怕手术不成功?

“一一,大夫跟我保证过,保证拆了纱布你跟以前一模一样,所以等几天直接照镜子吧,就别看了。”

安语曼有点来气,不过考虑到刘轩逸也是为了她好,她也不好一再纠缠,毕竟这个男人对她实在太好了,让她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啊。

终于等来了拆纱布的那天,安语曼紧张的抓着刘轩逸的胳膊。

刘轩逸心里也没底,因为给安语曼做手术的Dr.徐竟然躲在病房的角落不肯上前,一定是手术做的不成功怕他惩罚!

Dr.徐要是得知刘轩逸心里是这么想的一定大呼冤枉,他是拿不准轩少喜欢什么样的长相啊!下刀之前他拿了好多美女照片翻来翻去害得他老婆差点以为他要出轨,跪了一晚上的搓衣板。

小护士慢慢的为安语曼一层层的拆着纱布,安语曼原本悬着的心一点点的放了下来。虽然还没有拆到五官的部分可已经能够看出鹅蛋脸和细腻没有疤痕的皮肤。

“呼~我还以为自己会变成伏地魔。”

“噗嗤!”为她拆线的小护士笑了起来,“骆小姐真会说笑,当时您被撞的血肉模糊时也能看得出您是个大美人呢,我们徐博士手法那么好,怎么会把您修复成伏地魔?”

护士小姐的手慢慢的在安语曼脸上移动着,众人的心思也提到了是嗓子眼。

最后一点纱布从下往上的慢慢拆开,微微翘起的下巴,迷人的微笑唇,高挺的鼻梁和圆圆的眼睛让安语曼看起来活泼泼可爱。

不同于千人一面的网红脸,安语曼的眼睛虽然也很大但是那种自然的新月形,看起来多了几分清纯和仙气。

“原来我长这么漂亮啊。”

“噗嗤!”小护士和屋子里的其他人都笑出声来,这个骆小姐也太有意思了。

“你们笑什么嘛,我真是没想到自己长这模样,毕竟之前我问你们要我以前的照片你们都不给我。我以为我长的蛮丑的。”

“哈哈。”众人再一次被她的率真逗乐,刘轩逸也发觉安语曼越来越开朗了。

他宠溺的要捏她的鼻子,被她吓得赶紧将鼻子捂住,“等等!”

“听说做的鼻子不能捏,捏了会歪掉的。”

Dr.徐赶紧上前,“骆小姐,您做的是修复手术,所以这鼻子还是您的鼻子,现在已经恢复好了,您随便捏。”

“原来是这样。”安语曼终于放心下来,对着镜子熟悉自己的长相。

“刘轩逸,我是不是要被人嫉妒死了?嫁给你这种高富帅,然后还长的这么好看?”

刘轩逸一脸的宠溺,“对啊,你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不知道多少女人羡慕你。”

白羽尴尬的站在一旁,嫉妒让她的五官都有点扭曲了,她想躲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不想看刘轩逸对这个女人宠溺的眼神。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出院 换个女大夫来

安语曼要出院了,刘轩逸原本是不同意的,可拗不过安语曼的一再坚持。

他只得让Dr.徐亲自给她做检查。

安语曼穿着粉红色的病号服站在病房面对一排又一排的仪器低头搓了搓衣角。

“真的要查那么多项目吗?”

从她醒来就一直在天天检查啊,每天都这样感觉就好像是实验室的小白鼠。

“安小姐,麻烦这边。”Dr.徐尽职尽责。

她做着一项又一项的检查,有点头痛。

连视力检查都做了,还要测什么骨密度。她苦着脸看向刘轩逸。

“我都好了,我哪都不疼。“

刘轩逸双手插袋站在一侧,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单薄的嘴唇吐出一个字“要查。”

小护士们嘻嘻哈哈的冲安语曼偷笑,主要是刘轩逸之前对那些暗送秋波的小护士们爱理不理,对安语曼却好的感天动地。大家都不敢开刘轩逸的玩笑,只能小声对安语曼挤眉弄眼以表达羡慕嫉妒恨。

安语曼冲她们做了个鬼脸,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接受检查。

这个男人霸道起来,让人无语。

“骆小姐,麻烦您抬一下胳膊。”

Dr.徐扶了下眼镜,刘轩逸目光杀人一样扫了过来,“要干什么?”

冰冷的口气好像要杀人一般,Dr.徐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把听诊器给扔了。

“轩少,给骆小姐听心跳啊。”

“换个女大夫。”

换个大夫?

“轩少?”

Dr.徐扶了扶金丝眼镜,很是委屈,难道轩少不信任他的专业了。

一旁的小护士赶紧在他耳旁吹风,“轩少是吃醋了。”

是这样?行医这么久了,Dr.徐都快忘了男女有别。再说,轩少怎么可能会吃醋。

Dr.徐不可置信的看了眼刘轩逸,发觉他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色。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轩少竟然还有吃醋这个功能,Dr.徐真想拍几张照片发给“战友”们。

安语满更是没想到,这个男人霸道成这样,“不必了吧,听心跳而已啊。”

“换个女医生。”刘轩逸的语气比刚刚的更冷,更硬。

安语曼撇了刘轩逸一眼,要不是她谁也不记得了,一定不会受他的管制!

这个男人,浑身都是缺点,个子太高了,看他仰头脖子都好酸;身材也太结实了,那么壮她怎么打得过他,要是他欺负她怎么办?加上那张冷冰冰的脸,活脱脱小说里的霸道总裁。

而且对她有点太霸道了,说一不二。让她吃燕窝她就要吃,还不让她自己溜达,要干什么必须让他陪着。

害得她整天都闷在病房里,实在是无聊极了。

她在心里,默默的细数他的缺点,嘟着嘴似乎十分的不满。

“一一,哪里不舒服吗?”

原本站在一旁的刘轩逸见安语曼噘嘴大步走到她身边,安语曼摇了摇头,“没有。”

她只是有点不太适应被他这样对待,她特别想问他以前他们也是这样腻歪的吗。

小护士们偷偷告诉她,当时她出了车祸,他是多么的难过,在手术室外是多伤心,又每天对着昏迷的她坐成一座“望妻石”。

她真怕让眼前这个男人难过,被爱人忘了就够让人伤心的了,要是她再提出让他离自己远点,Dr.徐是不是该抢救的就是他了。

“检查完了,骆小姐恢复的很好,下个月过来复诊就可以了。”

Dr.徐看完女医生的数据毕恭毕敬的向刘轩逸汇报。

安语曼在小护士们热情的帮助下,换上日常的衣服。终于可以出医院了,她拍了拍脑袋,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自己家什么样。

刘轩逸拉着她的手往外走,门外一排带着墨镜的黑衣人等在走廊里,见他出来纷纷点头,“轩少!”

安语曼偷偷用余光看看刘轩逸,发觉他神色如常。她嘴角往下撇了撇,她以前这是什么品位啊,难道找的未婚夫是个黑道?

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她决定好好问问这位神秘的未婚夫。

“轩少!”能不能让这些黑衣人走开啊,看起来像是大哥去巡街!

“嗯?”男人浓重的鼻音似乎对这句称呼很是不满。

安语曼赶紧改口,“阿,阿逸。”

男人眉毛微微舒展开来,“怎么了?”

他扭身过来帮她把原本开着的第一颗衬衫扣子扣紧,眼睛里透出来的愉悦好像是做了某件重要的事情。

“我,没事儿。”

安语曼直接败下阵来。

在一排黑衣人的簇拥下,她跟着刘轩逸通过医院的VIP通道,来到了VIP底下停车场。一排黑色的宾利车停在楼下,司机赶忙上前帮刘轩逸打开车门。刘轩逸一手拉着安语曼,一手挡在车门上方。“上车吧。”

如果你是我的深情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如果你是我的深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如果你是我的深情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