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一菲阿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我的奋斗生涯在线阅读

  • 时间:
  • 我的奋斗生涯齐悦
  • 来源:zzy

陆一菲阿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我的奋斗生涯在线阅读

《我的奋斗生涯陆一菲阿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的奋斗生涯》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

我出身贫寒,从小就在村子里长大,为了能走出村子,我立志要考上大学。

11年,我考上了大学,本以为就能改变一家的命运了,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最疼爱我的奶奶去世了,奶奶的病本来可以治疗,可她不愿再给家里增加负担,偷偷的拔掉了氧气。

奶奶的葬礼上,我哭着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赚足够的钱,不再让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贫穷而丢掉生命。

为了给奶奶治病,家里欠了一屁股债,我虽然考上了大学,却无法承担高昂的学费。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夜,父母满脸泪水的说对不起我,想让我放弃大学,跟父亲出去打工赚钱还债,因为不甘心,那是我第一次朝着父母发火。

当天夜里,我留了一封信,告诉父母,大学我不会放弃,债我也会还。

来到上大学的那座城市,我一个人兼职了好几份工作,尽管非常的辛苦,在开学前,我赚够了学费。

幸运的是,刚进入大学不久,我就认识了苏婷,她即便知道了我家庭的情况,还是答应了做我的女朋友。

每当和舍友们谈起苏婷,他们都会说:“张泽你真是走了狗屎运,才找到了苏婷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大三结束的那个假期,经过再三考虑后,我和苏婷打算先把结婚证领了,大学一毕业,就举办婚礼。

17年8月15日,也是苏婷生日的那一天,我们一大早就去了医院做婚前检查,做完检查后,苏婷抱着我的胳膊,一脸幸福的看着我:“阿泽,等检查报告出来了,我们就去民政局领证,以后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

我同样一脸激动的看着苏婷,说:“苏婷,相信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此生,不离不弃!”

苏婷深情的望着我,泪水在眼中旋转,重重的点头道:“此生,不离不弃!” 

然而,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此时庄重的爱情宣言,竟会败给命运的无情。

苏婷得了白血病的结果,让我们绝望。一次又一次的化疗,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没有了,苏婷家的积蓄很快用光了,而我本就是一个负债累累的穷光蛋,我疯狂的找亲戚朋友借钱,一次次的碰壁,即便借到了,也只是杯水车薪。

在病床前,我紧紧地抓着苏婷的手,一脸坚定的说道:“苏婷,你安心的做治疗,其他的事交给我,此生,不离不弃,我爱你!”

听到我的话,苏婷早已泣不成声,紧紧回握着我的手。

在身心的双重压力之下,我几乎快要窒息,每当撑不下去的时候,我都会躲起来,一个人放声大哭来发泄。 

差不过一个月的治疗后,苏婷的病情更加恶化了,主治医生找到了我:“我们现在找到了骨髓配型成功的捐赠者,三天之内,筹备好三十万手术费,现在必须手术治疗,再耽搁下去,病人会更加危险。”

听到医生的话,我既高兴又着急,可是三天之内,我从哪去筹这三十万?

一个人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医院,天色越来越暗,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忽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任由雨水冲刷着我的身躯。

“啊……”我突然仰天长啸了起来,路上行人像是在看傻逼一样看着我。

回到住处,打开手机,在各种贴吧和论坛都发布了帖子:一次性支付五十万,买我十年所有的时间,可以做任何事!

我抱着几分希望发了这个帖子,别说三天,就是三年,我也没办法筹备到五十万。

就在我准备关掉论坛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条私信:“五十万,买你十年所有的时间,你是认真的?”

收到这条私信,我突然间看到了希望,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连忙回复:“只要你愿意一次性支付我五十万,接下来十年时间,都是你的。”

“把你的基本情况发一份给我。”很快对方回复了我,还发了一个邮箱过来。

我不敢怠慢,立刻将自己的基本情况发了过去。

可让我失望的是,一连三天,我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而医院那边也已经给了我最后的提醒,如果三个小时之内我还不能筹到钱,就要错过这次机会了。

“阿泽,没关系的,如果这一次筹不到,我们可以等下一次,我可以的。”苏婷摸着我的脸,语气中满是心疼。

苏婷的话,让我很难受,我勉强的一笑:“我会想办法,你好好治疗,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

从医院离开后,我一个人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盯着一辆辆飞速行驶的车辆,最后三个小时,我必须筹到三十万,走投无路的我,打算冒着生命危险,找一辆豪车碰瓷,或许可以讹到三十万的手术费,这是我最后想到的办法。

眼看一辆劳斯莱斯从不远处行驶而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在我准备冲上去的时候,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就听道:“你的简历我已经看过了,基本满意,现在给你半个小时,来新后街半岛咖啡。”

听到对方的话,我连忙答应下来,不到二十分钟,我就到了,让我惊讶的是,对方是一个气场十分强大的年轻女性,如果让我评价,第一面的感受只有一个字,美!

让我不解的是这么美的女人,怎么会想要买我的十年?难道是要让我做她的保镖?

她叫陆一菲,简单的交流之后,她拿出了一份协议,说:“签了它,我现在就给你转账五十万!”

对于陆一菲拿出协议,我一点都不意外,只要能得到五十万,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但是,当我翻看了协议之后,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这是一份招上门女婿的协议,也就是说,我签了这份协议后,对方支付我五十万,而我在十年之内,不允许提离婚,如果离婚,我不仅得不到一分钱,反而要支付对方五百万的违约金。

当下的情况已不允许我深思熟虑,短暂的思考后,我已经做好了打算,一脸认真的看向陆一菲:“协议我可以签,但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只要你答应,我立刻签字。”

陆一菲皱了皱眉,说:“你说!”

让我意外的是,当我告诉她这个附加条件之后,她很是痛快的答应了下来,而我也不再耽误,匆忙签了字,看向陆一菲:“现在可以给我打钱了吧?”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岳父来了

在五十万到账的第一时间,我通过众筹平台,将这笔钱全部匿名捐赠给了苏婷。  

从我跟陆一菲签订协议开始,就标志着我和苏婷的结束,但只有这样才能救她。

苏婷在得知众筹平台有人匿名捐赠五十万的时候,她第一时间给我打来了电话,激动的说道:“阿泽,有人给我捐赠了五十万,手术费和后期的治疗费都够了,等我好了,我们就立马结婚。”  

听到苏婷说病好了要跟我结婚,我内心五味陈杂,为了隐瞒真相,我只能故作惊喜:“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捐赠五十万了?”  

资金到位后,医院立马安排连夜给苏婷进行了手术,手术持续了五个小时,当医生告诉我们手术非常成功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抱头痛哭了起来,苏婷病的这段日子,天知道我到底背负着多么大的压力。  

这头手术刚做完,我还没见到苏婷,就接到了陆一菲的电话,她让我上班时间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既然已经跟人家签了协议,如今我的十年时间算是彻底的卖给了她,我在心里也在慢慢的盘算着,如果我能用最短的时间赚到五百万,那就跟陆一菲离婚,然后去找苏婷,并将一切真相告诉她,希望那时候还来得及。  

领结婚证了,只是结婚证上她的名字是陆一凡。  

直到她带我去了市中心最豪华地段的一套独栋别墅,我看见一个坐在轮椅上,跟她长相完全一样的女孩时,我才恍然大悟,恐怕这个女孩才是陆一凡,要跟我结婚的也是她,这样,一切就能说的通了,陆一凡是个残疾女孩,需要一个上门女婿来照顾她。  

“姐姐,这位是?”女孩看到我的第一眼,就很是礼貌的向我点了点头,然后向陆一菲问道。  

陆一菲那张冰山脸上此时也露出了笑容,将结婚证拿出来递给了女孩,说:“他叫张泽,从现在起,他就是你的老公了。”  

果然如此,但让我惊讶的是陆一凡并没有拒绝,显然知道陆一菲帮她找老公的事情,只是一脸娇羞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好!” 

我像是一个人偶木讷的点了点头,说了声你好。

今天算是简单的见面认识了一下,直到从别墅离开之后,被外面的风一吹,我才忽然间清醒过来。 

从陆一菲和我见面开始,我都没有仔细想过,现在,才像是睡醒了一般,我和陆一凡是法律承认的夫妻关系了,苏婷那边我该怎么处理? 

我和苏婷之间的感情只有我们两人清楚,可以为了彼此付出一切,可讽刺的是,残酷的命运偏偏让我用跟她分开的代价换取了五十万的救命钱。 

钱!又是钱! 

三年前,因为没钱,奶奶去世了! 

三年后,还是因为没钱,我跟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分开了! 

北方的九月已经有点凉了,秋风吹过,地上落叶杂乱的纷飞,让我的心里更乱了。

当我告诉父母要结婚的消息时,他们都以为是苏婷,非常的高兴,可当我告诉他们结婚对象并不是苏婷的时候,两人立马非常愤怒了起来,父亲当即在电话里威胁我,如果我敢跟别的女人结婚,就跟我断了父子关系。

当我告诉他们我已经领了结婚证的时候,父亲当即挂了电话,等我再打过去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关机状态了。  

半个月后,我和陆一凡在全市最大的酒店举办了婚礼,婚礼当天来了很多人,我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推着陆一凡的轮椅,一桌一桌的敬酒。

当我敬到最后一桌的时候,才发现两个穿着朴素的白发布满鬓角的中年人坐在饭桌上,我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扑通一声,跪在了两人的面前,失声痛哭道:“爸!妈!”

听到我叫了爸妈,陆一凡也满脸紧张的看着二老,跟着我叫了声爸妈。

二老看看我,又看看陆一凡,脸色平静,只是朝着陆一凡点了点头。

父母只是露了一面,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一天,我喝醉了,第一次喝醉,醉的不省人事了。

深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豪华的大床上,身边没有陆一凡的影子,我头疼的厉害,准备找水喝,看到陆一凡坐着轮椅朝我过来,手中端着一杯水,我迷迷糊糊的喝了水倒头就睡了。

模糊中,感受到了温暖的毛巾擦在了我的脸上、身上,这是除了苏婷之外,第一个跟我如此亲密的女人,陆一凡很是温柔的轻轻擦拭我的身体。

本以为陆一凡有着富贵大小姐的骄横,但此时我却有种温馨的感觉。

陆一凡已经帮我擦洗完了身体,模糊中听见一道深深的叹息声,轮椅的声音慢慢远去,我慢慢睁开了双眼,看到陆一凡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力气,才挣扎着睡在了沙发上。

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孩,即便我是一个再无情的人,此时也被举动感动到了,我不知道她为何答应跟我结婚,但我确信的是,她是一个好女孩,如果不是因为残疾,追求她的帅哥一定有很多。

这一夜非常的漫长,做了许多梦,我像是经历了好几世,梦里有苏婷,还有陆一凡和陆一菲。

第二天,刚起床,陆一凡也醒了,看着我微微一笑:“起来啦!”

我点了点头,看着从沙发上挣扎坐起来的陆一凡,我一脸的歉意:“不好意思,做完喝多了,害你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时间还早,你去床上再睡一会儿,早饭好了叫你。”

陆一凡温柔的摇了摇头,说:“没关系,沙发上睡着比床上睡着还舒服呢!”

半个小时后,陆一菲和陆一凡都坐在了餐桌前,陆一凡看了眼桌子上的早餐,笑嘻嘻的说道:“看起来挺丰盛的,阿泽,你真厉害。”

陆一菲不冷不淡的说道:“看起来丰盛,就是不知道味道怎样。”

她说着夹起一块凉拌黄瓜,我有些期待陆一菲的反应,当她皱起了眉头之后,就知道她并不满意,接着她又喝了一小口稀饭。

“铛!”

陆一菲将筷子狠狠摔在桌子上,一脸不悦的看着我:“你到底放了多少盐?”

见姐姐生气了,陆一凡连忙打圆场:“姐姐,你别生气了,阿泽也不知道姐姐的口味清淡,是我不好,没告诉他,下次他就知道了。”

对于陆一菲的举动,让我十分憋屈,但陆一凡的话却让我生生将怒火压制了下去,陆一凡笑嘻嘻看向我:“姐姐的血压有些高,平时吃饭都很清淡,明天早上我陪你一起做早餐。”

看到陆一菲挑眉,我连忙说道:“没关系的,以后我会注意,早餐还是我来。”

双拳在饭桌下面紧紧地攒在了一起,指甲刺破了手心,我仿佛感觉不到一丝的痛,寄人篱下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早餐还没结束,门铃就被人按响了。

我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看到我,中年人眉头一挑,旋即气冲冲的朝着屋内进去。

我顿时急了,连忙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十分不悦的问道:“你要找谁?”

我的举动把中年人气怒了:“这是我家,你说我找谁?”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向你姐夫道歉

听到中年人的话,我懵了,再看他的时候,我才发现几分与陆一菲姐妹俩相似的地方,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你怎么来了?”陆一菲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惊讶,但语气中并没有多少尊重。

中年人冷哼一声:“你们还真是我的好女儿,结婚了都不通知我这个当父亲的一声。”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中年人就是陆一菲的父亲,看样子他们的关系并不怎么样,否则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也不会不通知了。

陆一菲脸色也十分的难看,冷漠的说道:“这是我们姐妹俩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可以做主。”

“混账!”中年人猛的一拍桌子,怒道:“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今天,一凡跟这个穷光蛋必须离婚,我陆军的女儿,岂能随随便便找个人就嫁了?”

陆军的话让我十分的不爽,穷光蛋怎么了?难道穷光蛋就没有有钱的那一天?

陆一凡紧紧地咬着嘴唇,似乎不敢反驳陆军的话。

“你够了!”陆一菲终于爆发了,大吼了一声,怒道:“自从你为了那个狐狸精离开妈以后,我们就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叫你一声爸爸那也只是情分,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姐妹的事情?”

陆军也是气的浑身颤抖,大吼道:“就凭我是你们的父亲!我陆军的女儿,我没资格谁有资格去管?”

“父亲?有你这样的父亲吗?如果你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妈会死吗?一凡的双腿会瘫痪吗?这么多年来,你有照顾过我们一天吗?”陆一菲满脸都是泪水,大声宣泄着心中的怒火和委屈,陆一凡也在一边哭着流泪。

陆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一凡结婚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你的婚事,我必须管。”

陆一菲猛地抬头,眼神中满是绝望,哽咽道:“我明白了,你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计较一凡结婚的事,而是为了林南吧?你就死心吧!我就是死,也不会嫁给他!”

陆军眉头一挑:“林南哪点配不上你了?他是林氏的继承人,未来林氏集团的总裁,如果你跟他结合,对我们的公司只有好处,而且林南说了,等你嫁给了他,就让他弟弟林峰娶一凡,现在一凡这个样子,能嫁给林南的弟弟,我们陆家也算烧高香了。”

“陆军,你给我滚!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几乎是咆哮了出来,陆一菲指着门口,直接喝出了陆军的名字。

“放肆!”陆军怒喝一声,反手就是一耳光朝着陆一菲的脸上狠狠扇了过去。

眼看陆军一耳光就要打在陆一菲的脸上了,可就在一瞬间,一道身影挡在了陆一菲的面前。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知道陆军用了多大的力气,我的耳朵被震的嗡嗡在响。

陆一菲和陆一凡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挡下了这一巴掌。

“如果你心里真的有你女儿,如果你真的关心她们,就不该逼她们做任何事。”挡在陆一菲的面前,我不卑不亢的说道。

陆军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死死地盯着我:“我怎么教训自己的女儿,用不着你来说教,我调查过你,不过是个小山村来的卑贱的穷人,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就跟我女儿结婚了,但我警告你,想要好好的做你的上门女婿,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一边待着,不然,我玩死你!”

我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竟然这样侮辱我,本来我还对陆一菲对他的态度有些看不惯,可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样的人渣,根本就不配当父亲。

一直没开口的陆一凡此时也忍不住了,怒道:“你怎么能这样侮辱人?张泽跟我是合法夫妻,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离婚?就算他现在没钱,可你怎么就知道他以后也是穷人呢?”

“好啊!”陆军气极反笑,说:“你们一个个翅膀都硬了,既然你们要跟我对着来,那我也不让你们好过。”

陆军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陆一菲和陆一凡一眼,旋即满是阴狠的目光投向了我,说:“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跟这个小子离婚,三天后我会再来,到时候我看不到离婚证,就别怪我对这个小子不客气了。”

陆军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别墅。

对于陆军的威胁,我十分担心了起来,如果离婚了,那按照协议内容,我就得赔偿陆一菲五百万,如果我能赔得起,也就不会当这个上门女婿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和一凡离婚的。”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陆一菲忽然开口说道,旋即转身离开了。

陆一菲离开后,陆一凡看着我脸上的红肿,感激道:“刚才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姐姐就要挨打了。”

虽然挨了陆军的一巴掌,但对我来说可以接受,毕竟他是陆一凡的父亲,让我担心的是三天后,如果我和陆一凡还没有离婚,陆军会怎么对付我?虽然陆一菲说了,她不会让我和陆一凡离婚的,可是她真的能改变陆军的想法吗?

就在我满脑子都是这些担忧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来电号码,有些慌了,直接挂了电话。

陆一凡有些疑惑:“怎么不接电话啊?”

我有些勉强的笑了下:“推销广告的。”

陆一凡没再说话,去冰箱拿了一瓶冰水帮我敷在脸上,看着陆一凡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十分的不自然,我们虽然是夫妻,却从没有过夫妻之实。

就在这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电话,我依旧选择挂断。这期间她打来好多电话,每一次我都选择挂断,因为我始终没有想到怎么去面对苏婷。

就在我第三次挂断电话后,苏婷发来一条短信:“苏婷的身体产生了术后排异反应,现在要立刻安排二次手术,这次手术成功率很低。”

看到短信内容,我顿时急了,心里想着要跟她彻底的分开,可当知道她有事的时候,我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连忙对陆一凡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在家可以吗?”

陆一凡看出了我的着急,连忙说道:“我一个人没事的,你放心好了,快去吧!”

得到了应允,我转身就跑着离开了,脑海中满是苏婷要进行二次手术的事情,虽然她的手术很成功,但我也了解一些相关知识,一旦身体产生了排异反应,后果很严重。

二十分钟后,我冲进了苏婷的病房,可当我看到苏婷好好的端坐在病床上的时候,我傻眼了,不是说苏婷的身体产生了排异反应,就要二次手术了吗?可是怎么看她状态挺不错啊?

看到我的出现,苏婷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喜:“你来啦!”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突然一拳朝着我的脸上狠狠地砸了过来。

我被这一拳打的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对方愤怒的吼道:“张泽,你特么的混蛋,我姐做完手术后你就不见了,打你电话也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姐姐有多担心你?如果不是我发了短信把你骗过来,你是不是就一直不出现了?”

打我的人是苏婷的弟弟苏强,而我在听到他的话后,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原来苏婷并不需要二次手术,是苏强把我骗来的。

“苏强!你给我住手!”苏强还想要打我,这时候苏婷大声吼了起来,因为情绪激动,她连续咳嗽了起来,苏强这才连忙跑了过去,一边轻轻拍打着苏婷的背部,一边说道:“姐,我不打了,你别生气,别生气。”

我苦涩的笑了下,今天这张脸还真是倒霉,前面才被陆军扇了一巴掌,现在又被苏强打了一拳。走到了苏婷的病床前,她看着我,眼睛红红的,伸手帮我擦去了嘴角的鲜血,一脸埋怨的说道:“苏强,你姐夫又不是故意不接我电话的,他肯定是为了给我筹钱,太忙了才没时间来看我,你干嘛下这么狠的手?”

听见苏婷还在维护我的话,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原来我消失这么多天,苏婷一直都认为我是在筹钱,就是这样懂事的苏婷,才让我一直想不到如何面对她。

今天如果不是苏强把我骗了过来,我依旧会选择躲避。

苏强冷哼一声:“姐,你就别自欺欺人了,如果他真的是因为忙没接你的电话,那忙完后为什么不给你回复?他根本就是害怕被你拖累,才离开你的,你醒醒吧!”

苏强的话像是一根针插在我的心上,就在苏强说完这句话后,苏婷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满脸泪水,情绪激动的怒道:“你给我住嘴,我跟阿泽之间的感情,你懂什么?他为我付出了多少,你又怎么会知道?向你姐夫道歉!”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陆一凡出事

看着苏婷哭着让苏强向我道歉的样子,我的心很疼,我无法想象,如果她知道了我结婚的消息,会不会奔溃?可如果我不告诉她真相,那我该怎么向她解释?

苏强一脸的倔强,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婷:“姐,你竟然为了这个畜生打我!为了一个要抛弃你的男人打我!” 

看着苏强脸上的红红的巴掌印,苏婷顿时也急了,连忙说道:“小强,对不起,姐姐不是故意的,只是我不想你误会阿泽,他为我付出了太多,你不要再针对他了,好不好?”

苏强嗤笑一声,冷静的说道:“姐,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这么多天了,他都像是消失了一般,不接你电话,也不来医院看你,如果是一天两天,我也就不说了,可是这都多久了?如果不是害怕被你连累,他会消失这么久吗?他肯定是在外面有了新欢,不信你现在就问他,看我说的对不对?”

我始终低着头不说话,苏婷这时候也平静了许多,目光看向了我,满是期待的说道:“阿泽,你消失这么久,并不是小强说的那样,一定有其他的原因,对不对?”

我紧紧地咬着嘴唇,不敢去看苏婷,内心的挣扎只有我知道,我肯定不能告诉她真相,如果告诉她,是我当了上门女婿才换来她的手术费,她一定会因为这件事痛苦内疚一辈子,可不告诉她真相,我又该如何解释?  

“张泽,是个男人就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也好让我姐看清楚你这个人渣的真面目。”苏强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你给我闭嘴!”苏婷冲着苏强怒吼一声,旋即又看向了我,期待的说道:“阿泽,在我手术前,我们说好的,等我病好了,咱们就结婚,此生不离不弃的,你肯定不会抛弃我,对不对?”

听着苏婷几乎是哀求说出的这些话,我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终于,我鼓起了勇气,抬头看向了她,一脸歉疚的说道:“对不起!”

这三个字,像是魔咒,苏婷整个人丢了魂一般,满脸的不可思议,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心如刀绞,但我没有选择,长痛不如短痛,就在今天,一切都结束吧!

“阿泽,你给我道歉干嘛?你为了我到处筹钱,你一个人兼职好几份工作,就是为了给我筹钱治病,我感谢你都来不及呢,你怎么向我道歉呢?”苏婷还是不愿意接受事实,拉着我的手,情绪突然十分激动了起来,她双手的颤抖和祈求的眼神,让我心如刀绞,显然,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的结果,只是自己还无法接受。

苏强气愤地将我推开,怒道:“张泽,你终于承认了,如果不是我姐这次得了白血病,还真的要嫁给你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了!你快给我滚蛋!”

“你给我闭嘴!”苏婷大吼了一声,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苏婷这么的生气,苏强显然也担心苏婷的身体,没有再说话,只是一脸恶狠狠地看着我。  

苏婷吼完苏强后,又看向了我,她依旧带着几分期望的眼神,让我鼓起了勇气,极其不甘心的说道:“苏婷,对不起,我知道有些事情你现在还无法接受,但事实已经这样了,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强忍着心中的痛,不敢再直视苏婷的双眼,我怕看到她无助而又痛苦的眼神,下一秒我就会说出真相,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痛苦,明明我爱她,还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却什么也不能说,只能说说分手,但这个坏人,必须由我来当。  

我的话也印证了苏强所说,苏婷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看着我,不可思议道:“阿泽,你的意思是要跟我分手?”

“苏婷,我们都不是小孩了,我的家境你最清楚,三年前,最疼我的奶奶,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在医院偷偷拔掉了氧气,在奶奶的葬礼上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赚足够的钱,为了还债,我一个人兼职好几份工作,以前我还能承受,可现在我真的累了,很累很累,现在你因为白血病,也欠了很多的债,而且后续的治疗还需要很多钱,我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了,如果我们结婚,一辈子都翻不了身,我真的穷怕了,不想一辈子都在还债中度过,我们分手吧!”我越说情绪越是激动,最后几乎是吼了出来。 

半真半假的说出这些话后,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我想现在就消失在这里,心中的痛让我几乎窒息。  

苏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像是风中摇摇欲坠的树叶,瘫坐在床上,即便她之前已经猜出了一些,可当我亲口说出要跟她分手,告诉她我这些想法的时候,她还是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张泽,你特么的混蛋,我打死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东西!”苏强怒吼一声就向着我冲了过来。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准备承受苏强的怒火,对我来说,身体上的痛苦什么都不算,内心的痛才让我欲生欲死,可他还没有冲过来,就听到苏婷毫无情绪的声音响起:“小强,如果你再动他一下,我今天就死给你看。”

苏强的拳头在距离我脸庞几乎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双眼瞪的大大的,看着苏婷将一把剪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因为用力,剪刀已经刺破了她的脖子,鲜血顺着脖子流了下去,这一幕,刺目惊心。

我顿时就急了,连忙劝道:“苏婷,你不要冲动,有话我们再商量。”

这时候我是真的慌了,苏婷的性子我很清楚,她真的可能会做出冲动的事情,我所做的一切,本就是为了她,如果因为今天的事情她有个三长两短,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苏强都快急哭了:“姐,我听你的话,你快把剪刀放下。”

苏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就像是被冰封了一般,她目光呆滞的看着我,泪水划过脸颊,和脖子上的鲜血混合在一起,忽然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我清楚的看到她从没有任何表情变成了恨意。

看着她越来越浓烈的恨意,我真的想解释,但我知道不能,这时候她将剪刀慢慢的从脖子上拿开,我顿时松了口气。

“张泽,谢谢你过去三年来对我的照顾,欠你的我会尽快还给你,之后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的交集,你走吧!”冷漠无情的声音响起,此时的苏婷就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相处三年,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冷漠的她。

苏强恶狠狠地推了我一把,怒道:“我姐让你滚蛋,没听到吗?”

我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苏婷,看着那张充满仇恨的脸,我的心如刀绞,默默地离开了病房,现在的她肯定恨死我了,不过我反而安心了,与其让她抱着希望漫长的等待,耗费自己的青春,不如让她恨我一辈子,给自己找一个好的归宿,这样我也会好过一些。  

我拎着几瓶二锅头,一个人浑浑噩噩地走在热闹的大街上,满脑子都是和苏婷那些美好的过往,眼泪不知不觉的划过脸颊,像是万千的蚂蚁在啃食我的心,让我窒息。

苏婷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美好生活的开始,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失恋的痛苦,还是在这种万般无奈之下结束了这一切。

我仰面躺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漫天的星星,问自己哪里才是我的归宿?秋风萧瑟,落叶纷飞!十月份的北方夜晚,有点凉。 

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我却像是没有听见。

我醉了,醉的不省人事。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发现自己竟然在公园的长椅上躺了一夜。

头疼的非常厉害,狠狠地呼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才感觉舒服了好多。

拿出手机一看,上面竟然有十多个未接电话,除了一开始的两个是陆一凡的,其他的全是陆一菲打来的,时间昨天晚上。

看到这么多的未接,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惹麻烦了,陆一菲之前就告诉过我,让我对陆一凡寸步不离,可昨天跟苏婷分手之后,我就喝了很多酒,最后竟然喝醉了,还在公园里睡了一夜,这么多的未接来电,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  

陆一凡那里我还好应付,可是陆一菲那边就麻烦了。  

我现在是签了协议的上门女婿,既然已经出了事情,我不能一直躲避下去,想了下,还是先拨通了陆一凡的电话。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紧接一道着充满寒意的声音:“给你十分钟,来人民医院五楼重症监护室,如果一凡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的命!”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我想上厕所

听到陆一菲的话,我顿时就懵了,她让我去重症监护室,而且还说如果陆一凡有个三长两短就要我的命,那也就是说,陆一凡出事了。

不等我询问,陆一菲已经挂断了电话。

公园距离人民医院不远,不到五分钟,我就跑到了医院。

远远的就看到一身职业装的陆一菲,此时正双手抱臂坐在重症监护室前的椅子上,还没走近,她已经看到了我,迎上她那几乎要杀了我的眼神,我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但此时内心更多的是着急陆一凡的情况。

“一凡怎么……”

“啪!”

我刚开口,还没问完,脸上就挨了陆一菲重重的一记耳光。

“你还好意思问!如果不是你的疏忽大意,一凡也不会成现在这样!”陆一菲说完,怒气冲冲地回道座位上,我第一次从这个坚强的女人脸上看到慌乱。

我低着头,不敢看陆一菲的眼睛,真诚的说了声:“对不起!”

被陆一菲扇耳光的脸上火辣辣的烫,很疼,但我一点不怪她,如果不是我丢下陆一凡自己跑出去了,她现在也不会躺在重症监护室。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陆一凡到底发生了什么,突然就被送到重症监护室了,此时陆一菲正在气头,我也不敢询问,只能隔着玻璃向监护室看,却什么也看不到,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对她满怀愧疚。

这时,监护室的门突然开了,一名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陆一菲猛的站起跑了过去,我本想迎上去,却被陆一菲抢了先:“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再观察一天,不出意外,明天应该就能换到普通病房了。”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陆一菲终于松了一口气,连连道谢。  

可能是因为提心吊胆的守了一夜,体力不支了,陆一菲脚下突然一个趔趄,眼看就要跌倒,我连忙上前扶住了她,陆一菲眉头不由的一皱,恶狠狠地看着我:“松手!”

我回过神,连忙松开了她。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讽刺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你个张泽,怪不得我姐病的这段日子里你一直玩消失,原来是有了新欢,看她穿着打扮,挺有钱的吧?你这是当了小白脸,她一个月给你多少钱啊?”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苏强,他一定是看到了我扶着陆一菲的画面,对我产生了误会。  

我暗道不好,偷偷地看了眼陆一菲,就看见她皱起了眉头,可能是她的心思都在陆一凡身上,只是说了句:“把你的事情处理干净!”

我怕苏强还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连忙拉着他到了一边:“小强,你误会我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试图解释,可苏强却一点不听,只是满脸厌恶的看着我说:“你不用做任何的解释,恶心的人渣!”  

他说着还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转身离开了,可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我再警告你一次,既然当了小白脸,以后就离我姐远点,别玷污了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看着苏强离开的背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误会吧,总比让他知道了真相好,既然选择了这样的路,那就让我自己来承担这一切。

再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陆一菲竟然靠着椅子睡着了,长长的发丝垂落在她的胸前,高高的鼻梁,红润的双唇,颀长的脖颈,时不时的,陆一菲眉头会皱一下,像是对什么事情很不满的样子,不得不承认,陆一菲和陆一凡姐妹俩真的很漂亮。

看着陆一菲那憔悴的面容,就知道她一夜未睡,不忍心打扰她,我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身上。

谁知我刚把衣服盖在陆一菲的身上,她的手机铃声突然间响了起来,她猛然间惊醒,看到自己身上的外套,陆一菲的眉头先是一挑,旋即一把将我的外套扔在了地上,怒道:“谁让你把脏衣服盖我身上的?”  

看着她的举动,我心里一阵的窝火,我一片好心怕她着凉,她不领情也就罢了,竟然说我衣服脏,还扔在地上,我衣服怎么就脏了?还真是难伺候。  

陆一菲扔掉衣服后接通了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就看见她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说:“你让王总稍微等等,我现在就回公司。” 

陆一菲挂了电话后,冷着脸告诉我在这里守着,陆一凡一有有消息就告诉她,然后匆忙离开了,她离开后,我才感觉轻松了许多,这女人的气场太强,跟她在一起分分秒秒都让我有种压迫的感觉。

陆一菲不在了,我才敢去找了陆一凡的主治医生了解情况,医生告诉我说,陆一凡昨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天燃气中毒,据医生了解,是因为家里的水壶开了,溢出来的水把燃气灶浇灭了,导致燃气泄漏,好在陆一凡中毒的时间不久,不然事情就真的大了。

知道了真相之后,我一阵的后怕,说起来还真是因为我,才差点害死了陆一凡,昨天离开陆一凡之前,原本我在燃气灶上烧了一壶水,结果离开的太急,忘了这回事。

幸好陆一凡度过安全期了,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向陆一菲交代,自己心里也过不去。

晚上的时候,陆一菲过来了一趟,问了主治医生情况之后又回公司了,让我继续守着陆一凡。 

我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等了一晚上,可能是心中怀着对陆一凡的内疚,我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上班时间,主治医生确定陆一凡彻底脱离危险期了,才被推进了高级病房,我第一时间给陆一菲拨了电话过去。

看着躺在病床上还十分虚弱的陆一凡,我满是内疚的说了声:“对不起!”

陆一凡很是温柔的一笑,说:“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昨天姐姐一定又骂你了吧?你别生气哦!她就是外冷内热,等你们再熟悉点就好了。”

看着陆一凡的笑容,我内心深处的某根弦好像被触动了,她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陆一凡今年二十四岁,比我大两岁,她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温柔,形象和气质都是绝佳,尤其是那张脸,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小嘴,水汪汪的大眼,弯弯的柳叶眉,简直是黄金比例,十分的完美。每次看到她,都会让我想起刘亦菲演的那部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

这还是我和陆一凡领证之后,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她的容貌,一时间我有些痴了。

“咳咳!”陆一凡被我这样盯着看的有些脸红了,轻咳了两声,我这才回过神,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是陆一凡先打破了尴尬,微笑着问道:“那天看你很着急的样子,没事了吧?”

这种事情要我怎么跟她解释,只能敷衍了一句:“已经没事了。”

陆一凡说:“以后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地方,你不方便跟姐姐说了就跟我说哦!”

这是我们第一次像朋友一样的聊天,说实话,我挺享受现在这样的感觉,不用那么卑微的去应对她们。

聊了几句,我看见陆一凡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我轻轻摸着她的额头:“你不会是发烧了吧?脸怎么这么红?可是头不烫啊!”

陆一凡顿时有些扭捏了起来,她摇了摇头,细若蚊声的说:“没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陆一凡身体有些颤抖,我忽然有些急了,这不会是天燃气中毒的后遗症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陆一菲肯定不会饶了我。

我记得喝水可以缓解中毒的症状,连忙倒了杯热水递给了陆一凡:“来,喝点热水。”

陆一凡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我说去叫医生,她也不让,问她怎么了又不说,这让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我…我想…我想上厕所。”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陆一凡突然咬着红唇低声说道。

我的奋斗生涯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我的奋斗生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奋斗生涯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