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御邪王顾辞宴夜芷言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 时间:
  • 凤御邪王画桥
  • 来源:ZW

凤御邪王顾辞宴夜芷言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凤御邪王顾辞宴夜芷言》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凤御邪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意外魂穿

2160年,"读心"研究所。

"读心"马上就要问世,夜芷言几天几夜没合眼,就怕到这几骨眼上再出现什么问题,毁了导师十几年的心血。

助手轻轻推了推夜芷言,提醒道:"夜博士,您去休息会儿吧,待会还有记者发布会……"

夜芷言没拒绝,摘下手套回到休息室。

许是太困了,夜芷言连衣服都没有换,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迷糊之间,夜芷言似乎看到了自己。

梦里的夜芷言蜷缩在一张雕花木梁的大床上,长裙被撕成碎片。她浑身发抖地紧紧抓着被子,却盖不住一身的斑驳红痕。

床下站满了人,为首的是一名身着官服眉眼分明的中年男子,此刻一脸怒容,双眸里几乎喷出火来:"逆女!残废身子还敢与人私通,学得你那下贱娘亲一个样!给我乱棍打死!"

"爹,言儿没有,求您相信我!"夜芷言慌乱中挣扎着去抓男子的衣角,薄被滑落,身前风光乍泄。

见此一幕,男子更是气血上涌,目眦欲裂:"伤风败俗的东西!赶紧拖出去!"

言毕,两个小厮从人群中走出,一左一右将夜芷言架了起来,毫不留情地往外拖。

夜芷言被小厮丢在院中,地面冰凉,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待要出声求救,小厮便举起木板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

小厮没有留情,每一下都下了死手。

"父亲,言儿真的没有通奸!是主母叫言儿过来,让我喝下了药的酒啊,父亲!求您相信我!"

夜芷言艰难地往前爬,撕心裂肺地祈求着那个所谓的父亲,身上已经被打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痕,血染红了衣裙。

男子带着一众女眷才从房间出来,一旁主母打扮的中年妇女"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老爷明鉴啊,妾身绝对没有做过!"

男子一手把女人拉起来,气急败坏地看向夜芷言。身为父亲,看到女儿被打成这样,脸上却一点儿心疼也无。

"放肆!自己不知廉耻也就罢了,竟敢陷害主母!快!给我打死了丢到乱葬岗去!"

言罢,男子袍袖一甩愤然离去。

夜芷言望着众人离开的背影,所谓的骨肉血亲,简直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眸子里的期待和痛苦渐渐逝去,被怨恨和冷漠占据。

夜芷言突然拔下头上的玉簪对准自己的喉咙。

她仰天长啸:"夜怀瑾!杜佳月!若有来生,我定叫你们不得好死!"

噗!

满目血红,玉簪生生地刺穿了夜芷言的脖子。

"啊!"

夜芷言猛地惊醒,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而手里不知何时竟然握着一把玉簪。

这把玉簪是她前些日子从夜市上买来的小玩意,一眼就觉得喜欢,便随身带着。

只是没有想到,这把玉簪,竟然跟梦中自戕时用的,是同一把!

刚才那个梦境,到底跟玉簪有什么联系?

夜芷言突然反应过来,眼里闪过一丝狂热的光,她抓着玉簪往研究台走去。

小小的芯片躺在玻璃展柜中,这是全研究所人员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成果,注入了所有人的希望。

五个小时后,它将第一次面向世人,成为2160年最伟大的发明。

向世人证明,夜芷言和导师一直以来坚持的课题--人死后会有意识残留,是成立的!

夜芷言浑身颤抖,她小心翼翼地用虹膜解锁展柜,将玉簪和芯片放在一起。

没有错!

她刚才看到的,一定是残留在玉簪上的人类脑电波信息。虽然无法解释为什么梦里的人与自己长了同一张脸,但这绝对是真的!

这一发现,几乎可以完全地证明她的研究!夜芷言兴奋地浑身颤抖。

可是,夜芷言预料中的磁场反应没有发生。

她不死心地拿起芯片和玉簪,冰凉的触感让她整个人微微一颤。

几乎是在瞬间,肉眼看不见的光幕缓缓升起,整个房间的空间扭转,仿佛有什么东西瞬间划过。

"夜博士昏倒了,快来人啊!"

……

"撕拉!"

衣帛碎裂声破空响起,夜芷言只觉得周身一股凉意,缓缓睁开眼睛。

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已经不在研究所,而在郊外的一处悬崖边。

身上压着个陌生男子,粗糙的手正在大力撕扯她的衣裙。

夜芷言意识一片混乱,但还是本能地挣扎起来。

"放开我!你到底是谁?"

陌生男子见她挣扎明显一惊,猛地跳了开去:"不是说灌了药么,怎么这个时辰醒了?老虔婆,你们是不是耍我?"

夜芷言拢紧衣衫顺着男子的视线望过去,不远处的夜幕下,竟然还有两个老妇人站在那里。

什么状况?

老妇人满脸横肉,啐了一口:"醒了又怎样!你一个成年男子,还弄不了一个残废?快去,我们还等着交差呢!"

就算夜芷言再搞不清状况,也大概明白了,自己性命清白都堪忧。

"别过来!"夜芷言艰难地往后爬去,也许上天看她可怜,手竟然摸到了一块石头。

夜芷言举起石头:"过来我砸死你!"

陌生男子被老妇人一推,似乎是定了心,眼里渐渐蒙起浓浓的情/欲,一步步向夜芷言靠近:"美人儿别挣扎了,还以为你是武南候府的大小姐呢?"

武南候府大小姐?

夜芷言来不及细想,举起石头朝着男人脑袋就砸了下去,谁料胳膊一点儿力气也无,生生被他抓住了,"美人儿,我……"

余下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突然瞳孔散大,浑身僵直,几滴鲜血顺着额头缓缓流下。眨眼的瞬间,男人直挺挺砸了下来,竟是直接断了气。

两个老妇人面对着突来的变故,吓得浑身颤抖:"谁?是谁?"

回答她们的是对方陡然变大的瞳孔,跟男人一样的死法。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夜芷言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三具尸体,整个人仿佛做梦一般。

"武南候的女儿?"

清冽到骨子里的磁性男声响起,紧跟着眼前被一道黑影遮住。她眨眨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站了一个带着半边面具的男人。

男人玄色蟒袍加身,就连一双靴子也绣满了繁复的花纹。

矜贵无双。

 

 

第002章初遇顾辞宴

夜芷言仰望着男人,君临天下的压迫感逼得她几乎无法去直视男人,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男人蹲下身,将她从死人身下捞出。如狼一般的视线在她身上逡巡,停在胸口大片雪白的肌肤。

男人眸色晦暗不明,夜芷言几乎是在瞬间明白。

这男人被下了强效情毒,她才从狼窝出来,又进了火坑。

就在夜芷言决定要玉石俱焚的时候,男人却松开手,站直了身子。

"本王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说完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夜芷言却是下意识地抓住了男人的脚踝:"求求你,救我!"

刚才挣扎之中夜芷言才发现,这具身体是残废的,双腿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她想要靠自己离开这里,完全不可能。

所以即便眼前的男人如野兽一般危险,她也只能求助于他。

男人转身,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放手。"

夜芷言索性双手抱住他的大腿:"我不放,你身上的情毒和奇毒,我可以帮你解!"

男人瞳孔微缩:"我倒不知武南候的女儿,竟通医理?"

武南候的女儿是不通,可现在的夜芷言,是来自2016年的夜芷言。

她意外地从玉簪上获取到记忆,原本只是想用"读心"来检测一下,也不知道是哪一步出了差池,她的意识竟然被瞬间抽离,来到了这个陌生的朝代。

曾经见过小助手看一些21世纪流传下来的穿越小说,里面女主穿越不是王妃就是皇后,偏偏到自己这里,就变成了瘸子。

夜芷言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当务之急,是接受现实选择出路。

而目前,男人是她唯一的出路。

"我没有骗你,要是我治不好你再丢下我也不迟。"夜芷言看着男人,杏眸里的光比满天星彩还要亮上几分。

男人思忖片刻,将夜芷言拦腰抱起。

夜芷言微微抬头,只能看到男人面具之外的半张脸。剑眉斜飞入鬓,狭长的丹凤眼微眯,清冽之下是暗藏的惊涛骇浪,不难看出此刻的男人在经受如何的考验。

何况怀里还抱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女。

夜芷言不得不佩服男人强大到令人发指的自制力。

夜芷言将破碎的裙子往上拉了拉,多少也可遮住一些。

近处有个山洞,男人将夜芷言放在山洞里,便立刻转过身背对着她。想来已经是情毒入体,正在水深火热折磨着他。

夜芷言也修习生物工程,从基因的角度研究一些新型药品。其中就有一种解毒剂,几乎能解百毒。

只是副作用太大,血肉之躯无法承受,还在研发中。

别说没带过来,就算带过来,她也不敢真的用。

这样的想法刚刚萌芽,夜芷言就突然感觉到手里握了一个冰凉的玻璃瓶。

低头一看,竟然是那瓶解毒剂。

夜芷言吓得不轻,下意识地叫出声来:"啊。"

男人没有回头:"发生何事?"

夜芷言忙摇摇头,意识到男人看不见,便说:"我这个药有些副作用,但是能解你情毒,也能暂缓你体内的奇毒,你敢用吗?"

男人迟疑了片刻:"不必多言。"

夜芷言惊叹于男人的魄力,竟就真的信了她这个来路不明的人,万一她居心叵测,再或者不过是个为了活命的骗子,后果都是他无法承受的。

"你不怕我坑你?"夜芷言看着男人的背影,没忍住还是问出口。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好一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夜芷言不再多言,闭上眼念了句:"注射器。"

手上果然多了个未开封的崭新注射器。

夜芷言艰难地爬到男人对面,才发现男人满头大汗,青筋暴起,胸前衣衫已经被浸湿。不再多言,她缓缓地将解毒剂一点点注入到男人体内,同时观察着男人的反应。

男人紧闭着双眼,起初还能忍,几分钟之后突然面色涨红,五官都扭曲了起来。

男人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痛苦地捂住脸,手上的青筋似乎要爆体而出。

夜芷言撕下一块衣衫团成团塞进男人嘴里,抓住他的手轻声安抚:"忍一忍,不要咬舌头,不能挠脸。撑过去就好了。"

男人突然起身,一把掐住了夜芷言的脖子,将她整个人压在地上,眸子通红,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夜芷言撕碎。

所有的空气都被抽走,夜芷言快被男人掐到窒息,眼前已经有些看不清东西。

生死攸关之际,夜芷言捡起男人掉落的布团,重新塞回了他的嘴里。

夜芷言掰着他的手,艰难地提醒道:"不要……咬舌头……撑住……"

不知道是药效起了作用,还是夜芷言的医者仁心感化了他,男人瞳孔一缩,铁箍一样的双手松了许多。

夜芷言握住男人的手,定定地看着他:"我知道你很难受,但只有撑过去,毒才能解,相信我。我一定会救你的。"

从小就是这样,夜芷言总能感染身边的人,她的倔强,她的坚定,都是那么的充满魔力。

男人彻底松开她倒在一旁。整个人弓成一只虾状,全身颤抖,冷汗已经完全浸湿了厚厚的蟒袍。

夜芷言撑着身子坐起来,用尽全力将男人拖到自己腿上,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你救了我,我也一定会救你。"

听着夜芷言的安抚,男人渐渐停止了颤抖,在夜芷言怀里昏迷了过去。

半个小时前,男人还像一个王者一样压迫的人不敢直视,此刻却像个脆弱的孩子倒在她的怀里。

因为痛苦,昏迷的时候五官也是扭曲的。

借着洞口透进来的月光,夜芷言好奇地看着男人的银色面具。

仅这半张脸,便是颠倒风华的俊俏。

若是摘了面具,该是多么勾人的一张脸。

夜芷言蠢蠢欲动,想揭开面具看看真容,手几乎就要碰到面具边缘了。

"给我搜!顾辞宴中了毒,肯定跑不远!"

此时此刻,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夜芷言看了眼怀里的男人,难道这群人是来寻仇的?

顾辞宴救了她的命,她不能见死不救。

听声音似乎不远了,她没有太多时间了。

夜芷言拖着顾辞宴,把他藏在一处大石头后面,然后寻了些干草将他盖住,这才又慢慢地爬回去。

刚爬到原处,那些人就搜了过来。

 

 

第003章大梁王朝最不能得罪的人

火把的光瞬间照亮整个洞口,大石头非常完美地做了顾辞宴的掩护。夜芷言在火光中用袍袖捂住了视线。

"喂,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为首的黑衣人一把长剑横在夜芷言脖间,冷声质问道。

夜芷言发着抖握住剑尖:"官爷饶命,小女子被人贩子拐到这里,打折了双腿,求您带小女子出去吧。"

夜芷言没敢贸然说自己是武南候的女儿,毕竟不确定对方的势力,万一是武南候的死对头,那不是死得更快?

黑衣人微微皱了皱眉:"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

夜芷言心快要跳出胸腔,却还强装镇定:"拐小女子的人贩子就是个穿黑衣服的,求求官爷,求求官爷带小女子走啊。"

面对夜芷言的哭闹,黑衣人不耐烦地一脚踹在她的胸口:"我告诉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如果被我搜出来顾辞宴就在这里,我杀了你!"

夜芷言手脚冰凉,若不是夜太黑,黑衣人就能看到她额头上此刻全是汗珠,只稍一问,绝对露馅。

"官爷,奴家没有见过。"夜芷言趴在地上,心里祈祷顾辞宴千万别这个时候醒了。

那他俩都要交待在这儿了。

黑衣人还在迟疑,后面手下有人说:"主子,依属下看,这小女子也不敢骗我们,顾辞宴知道我们在追杀他,不可能藏在这里,这不是等咱们找过来么?"

夜芷言几乎要给这个大哥跪下了。

真是条理清晰令人拜服!

黑衣人想了想,挥手:"走!"

夜芷言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腔,但她也不敢大意,盯着洞口良久,确定那伙人走远了不会再回来,才回头往大石头那边望去。

却对上了一只深邃如潭水的黑色眼睛。

吓得夜芷言大叫一声抬手就要打下去,手腕被人捉住。

顾辞宴从黑衣人进来时就醒了,只是没有出声,想看看夜芷言作何反应。

只是没有想到,仅仅一面之缘,她却拼了命维护她。

临危不乱,还有良心。

没想到武南候竟能生出这样好的女儿。

可惜,被人糟蹋了。

"你,你没事了?"

夜芷言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神色清冽,面色如常,哪里还有刚才痛苦的模样?

顾辞宴点点头,他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看遍了全大梁的名医,都说体内这奇毒已经药石无医。

他被折磨了这么多年,早已经放弃了。

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小小的一瓶药,竟然真的解了大半。

夜芷言捧着顾辞宴的脸,突然扒开他的眼眸,被冒犯的男人条件反射地抓住她的手,面色不善:"做什么?"

夜芷言完全不介意顾辞宴的粗鲁,兴奋地极了:"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并发症,你这个人简直就是个异类,太可怕了,你的排异反应竟然只有不到半个小时。"

顾辞宴听着夜芷言说了一大串他听不懂的词汇,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孩不简单。

但还是听话地放下手,任由夜芷言查看。

她一会儿掰开他的眼睛,又要看他的唇舌,还检查了注射器的针孔。

一番有些轻浮的检查之后,夜芷言看着顾辞宴眨了眨眼:"我能求你件事吗?"

因为兴奋,她的小脸绯红,眼里闪着光,竟衬得那张被脏污的脸绝代风华。

顾辞宴愣了片刻,"做什么?"

"我能抽你一管血吗?"

顾辞宴"霍"地站起来,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长剑直指夜芷言眉心:"你说什么?"

夜芷言吓得脸色一白,解毒剂的成功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古代。

"我说着玩的,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吗?"

顾辞宴收了剑,面色冷峻:"扯平。"

话是这么说,可夜芷言拖着这么一副残废的身子,在这个古代可活不下去。她虽然占了这副身体,却没有原本的记忆,不知道是不是"读心"的副作用。

而且现在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记忆的偏差。

她当时明明是看到夜芷言用簪子自杀了,可现在的走向却与记忆不同,很显然这个时间线是比原本的要早。换句话说,她简直就是穿越加重生。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只有一点不变--她都是个残废。

想回到现代,还是得先找到那根玉簪。

事已至此,就算武南候不待见她,她也得先回去再做打算。

夜芷言看向顾辞宴,只能利用他咯。

"你余毒还没有清干净,我现在手里没有解毒剂了,你得送我回去,我拿到了再给你。"

顾辞宴不假思索:"好。"

天亮以后,顾辞宴把自己的外袍给她披上,一路抱着她回到了武南候府。

一路走来,他们几乎吸引了全部的注目礼。顾辞宴一点儿也没打算低调。

也是从旁边百姓的议论中,夜芷言听到了顾辞宴的身份。

八王爷。

他竟然是八王爷。

夜芷言知道古代男女有别,女人最重视名节,要不然之前的夜芷言也不会被她亲爹乱棍打死。

可她又是个残废,不抱着根本没法走路,只能抱着顾辞宴的脖子,把头埋在怀里,让别人看不到她的脸。

可恨顾辞宴,昨天还在被人追杀,今天就抱着她招摇过市。

简直就是找死。

顾辞宴停在武南候府,家丁进入通报,顾辞宴垂眸看向怀里的人儿:"可以抬起头了。"

夜芷言缩着脖子:"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武南候夜怀瑾很快出来迎接,待看到顾辞宴怀里的人时,脸一下子就绿了。

未出阁的女儿,穿着男人的衣服,被当众抱回来,这简直就是家门不幸,奇耻大辱!

但对方是顾辞宴,夜怀瑾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大梁王朝最不能惹的不是皇帝,而是这个嚣张跋扈的八王爷。

母后是西凉送来的和亲公主,皇帝对他母子二人简直是宠到了极点。

妃嫔里没有的殊荣都给了顾辞宴的母亲襄妃,只不过襄妃不争气,顾辞宴生下来便相貌丑陋,从小不得不戴着面具示人。

正因如此,皇帝把毫无原则的宠幸给了顾辞宴。

小时候顾辞宴差点戳瞎了皇帝的眼睛,皇帝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责怪,还给顾辞宴和襄妃办了场宴会压惊。

再大点,顾辞宴和太子玩闹闯进了新妃的房间,正巧撞见新妃洗澡。倒霉的新妃被当场赐死,太子被罚禁闭半年。

只有顾辞宴,只得了一句不得乱跑的叮咛。

顾辞宴从小在皇宫都是横着跑的,文武百官被他欺负了个遍。

后来长大了,有一回他府里的小厮被五皇子看上玩死了。

就为个小厮,顾辞宴提剑闯入五皇子内殿剁了亲哥哥的命根子,皇帝也只罚了他三年俸禄。

总之,大梁王朝,没有人恩宠能比得过顾辞宴。

惹他,就是自寻死路。

 

凤御邪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凤御邪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凤御邪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