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超级强者俏总裁》(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超级强者俏总裁小说

2019-06-09 06:22:25来源:zd作者:大命运者

《超级强者俏总裁》小说主角是楚渔岳灵婉,这里提供超级强者俏总裁楚渔岳灵婉小说作者大命运者,都市全能至尊主要说的是。我是雇佣兵中的王者,我是医术界的鬼才,我是情场里的主宰。我要让这世界因我楚渔而颤抖。哦对了,颤抖的还有各式各样的极品美女们……。。。

《超级强者俏总裁》(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超级强者俏总裁小说

超级强者俏总裁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谁骗你谁是小狗!

“那你想要多少?”

虽然曹斌一家三口是正儿八经的商人,但是对于道上的一些规矩,他们还是都懂一点儿的,此时听李天磊似乎比自己所熟知的徐达身份还要高一些,王雪不禁对报复楚渔生出了更大的希望。

至于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王雪认为从来都不叫问题。

李天磊似乎在考虑要一个怎样的价格比较好,所以电话两头又陷入了沉默,两分钟后,就在王雪以为李天磊已经不在电话旁边的时候,后者突然说道:“一百万。”

王雪有钱,一百万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但这并不等于别人随便抓住点什么机会就把她当成傻子去坑,在她看来,整治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痞子,根本不值一百万这个价格。

因此,李天磊说完,王雪马上拒绝道:“一百万?不可能!就算我让你杀了那个小杂种,都不值一百万这个价,而且徐达接下这个活儿也才要了五万块而已,即便你是他大哥,也不能一下子翻二十倍吧?”

李天磊听了,冷哼一声道:“你觉得这个价高?告诉你,现在徐达已经丢了大半条命,你以为你口中的‘小杂种’是个好惹的主儿?”

王雪在李天磊报价的时候,已经打开了手机的免提键,李天磊说完这句话,王雪马上看向曹斌,身为曹氏集团的董事长,这时曹斌的魄力显现了出来。

“答应他。”

李天磊并没在意电话里传出的声音是谁,王雪也没过多解释,当即就答应了“一百万废掉楚渔”的要求。

……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兴鸿帮盯上的楚渔,在公司一直跟薛晴厮磨到下班,陪着岳灵婉回到岳家庄园,同岳海一起吃过晚饭后,楚渔就跟岳灵婉一起进了别墅。

岳灵婉依旧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姿态,进了别墅始终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楚渔也不愿去自讨没趣,自己在厨房切了半个西瓜,拿了把勺子就抱着西瓜坐在电视前的沙发上自顾自啃了起来。

“这男的真是个傻缺,人家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死皮赖脸追人家,活该让人甩!”

楚渔看着一部汉国爱情剧,边吃边吐糟电视里的狗血剧情,让他惊奇的是,岳灵婉这次洗完澡居然没闷在自己房间里审阅材料,而是穿着她那紫色的丝绸睡衣走下楼,用雪白的毛巾擦着头发往沙发这边走来。

沙发突然的凹陷,让楚渔忙不迭的把视线放到了旁边,岳灵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仿佛根本没意识到她坐的地方距离楚渔只有不到半米远。

“事出反常必有妖,三十六计溜之大吉。”

暂时没摸清岳灵婉跟自己亲近是什么缘由的楚渔生怕会遭到什么“报复”,偷偷抱着西瓜就溜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然后他继续跟岳灵婉一起看着电视。

只不过岳灵婉是真看,而楚渔眼角的余光就一直没离开过岳灵婉。

“难道说……这小妞儿被自己光辉伟大的形象所倾倒了?”

楚渔心里又嘀咕一声,然后屁股一点点蹭着,最后又蹭回了刚才的位置上,紧张的等待半分钟后,发现岳灵婉没有赶走自己的意思,楚渔就又往她那边靠了靠。

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距离几乎就挨到了一起。

美人湿漉漉的发香飘飘入鼻,让楚渔闻得无比陶醉,可就在他感受着这美妙境地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抽泣的声音。

回首一看,岳灵婉这位冰山总裁居然哭了!

“喂,你别以为装作我把你欺负哭了就可以赶我走,这种没人信的谎话你爸可不会上当。”

以为岳灵婉是在设计自己的楚渔把西瓜往茶几上一放,双手高抬一脸无辜的表态道。

话音落下,岳灵婉不仅没有停止哭泣,反而动静越来越大,满心疑惑的楚渔顺着她的视线一看,原来是电视剧里那个苦心追求女一的男二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割腕自杀了,看到这一幕,楚渔忍不住说了句:“这种心理脆弱,而且只知道在一棵树上吊死的男人死不足惜。”

这话让岳灵婉听了,终于是有了反应,只见她“恶狠狠”的瞪向楚渔,俏脸挂泪,美眸含怒,虽说别有一番风情在里面,但楚渔却只感受到了不妙的氛围。

为了不让自己今晚鸡犬不宁,楚渔赶紧拿遥控把电视关了,然后屁颠屁颠的去取了一包抽纸递到岳灵婉面前讨好道:“岳大总裁您这么聪明机智勇敢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被电视剧里虚假的剧情所迷惑身心呢?是不是风太大把沙子吹到眼睛里了?来来,渔哥哥帮你吹吹。”

说着,楚渔伸手就要去扒岳灵婉的眼皮,后者这才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有点不大合常理,再加上此时楚渔的无耻行径,凡此种种“恶行”,已经让她忍无可忍。

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楚渔脸上响起,缩回手溜到一边的他捂着脸,满面幽怨的盯着岳灵婉,他就知道,岳灵婉那会儿来自己旁边坐着就一定没安好心……

“你离我这么近想干嘛!”

岳灵婉丝毫不为自己打楚渔而感到有半点过意不去,反而她还觉得自己刚才这一手打的太轻,居然没在楚渔脸上留下个“五指山”。

楚渔瞪大了双眼,愤然道:“讲点道理好不好?是我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你之后来了就坐到我旁边,我根本一动也没动!”

岳灵婉回忆了一下,然后狐疑的问道:“是这样吗?”

楚渔点头应道:“当然了!谁骗你谁是小狗!”

岳灵婉沉默下来,眼睛一直盯着楚渔在看,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

两人四目相对,过了好久,楚渔先败下阵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问向岳灵婉道:“你在看什么?”

岳灵婉皱起了眉头,没有回答楚渔的话,径自起身往楼上走去。

而在岳灵婉即将消失在楼梯尽头的时候,楚渔险些被气吐血的听到她嘀嘀咕咕道。

“他怎么没狗叫呢?难道刚才真是我自己坐到他旁边的?”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规避危险的最佳方式

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楚渔和岳灵婉很快各自进入梦乡,转天大早,楚渔照常完成了保持身体素质的锻炼,吃过早饭就跟岳灵婉来到了公司。

关于入职的一些手续,该办的楚渔已经都办完了,不光如此,他和人力资源部的一些“小弟弟”“小妹妹”也都熟识了不少,这些人并不清楚楚渔的真正身份,也不像薛晴那样通过一系列的接触和间接消息的获取而猜测到什么,他们对于楚渔这么一个职位低下的“司机”,不曾表现出任何歧视的行为,从这一点来看,凯达集团的企业文化的确是值得楚渔认可的。

不过,楚渔并没有按照规矩去司机室里休息,而是直接跟岳灵婉进了总裁办公室,从早上醒来、吃早饭、开车来公司,到一起进入办公室里坐稳,楚渔和岳灵婉之间始终保持沉默,岳灵婉冰山总裁的性格人尽皆知,所以她沉默寡言可以认定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但楚渔就不一样了,这货今天的反常,着实让岳灵婉心里不安。

因为她和楚渔一样懂得“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

只不过岳灵婉不会主动去询问楚渔什么,因为两个人从相识到此时虽然不过几天的时间,可是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事了,尤其是岳灵婉身上过去别人所不能碰触的一些规矩,楚渔几乎踩了个遍,要不是岳海三令五申的要岳灵婉接受楚渔的存在,她根本不会让这么一个不正经的家伙在自己眼前多晃哪怕一秒钟。

尽管,楚渔在某些方面的确帮了她不少,可是功不抵过,这是岳灵婉一贯的处事准则之一。

想起昨晚平白无故就挨了这小妞儿一巴掌的楚渔,那双狭长眼睛里,时刻藏着一抹幽怨的神色,如果他不是个经历无数荆棘坎坷的兵王,而是一位时至更年期的妇人,非得把心头这点委屈扩大上十倍百倍好好跟岳灵婉说道说道。

铃——

两人各有所想间,岳灵婉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总裁,卫总监的入职手续已经办妥,他让我问您一下,是否需要再当面与您交流商定一些关于以后工作方面的事宜。”

耳尖的楚渔听到了电话那头的话语,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事弄到底,岳灵婉终究还是把那个他看不上的小子给招进公司来了。

这时岳灵婉干脆的回道:“不用了,你安排一下,带着卫总监去各部门熟悉熟悉新同事,随后让他去找薛总监了解一下营销部的情况,相关工作让薛总监代为传达就可以了。”

“好的,总裁。”

简短的通话过后,岳灵婉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放下电话的她立马又投入手头的工作,打楚渔接触岳灵婉的那一刻起,他就发现这个女人在工作时间内几乎一秒钟都不会停顿,就跟这时候的身体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小婉婉,你最终还是把那个卫生巾给招进公司了?”

楚渔打破了这一大早的沉默,半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听了他的话,岳灵婉皱了皱眉,她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话到了楚渔嘴里就都能变了味道,卫生巾?人家明明叫卫晋好吗?还有,自己招人与否,跟他有什么关系?

懒得跟楚渔废话的岳灵婉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继续着自己手头的工作,直到楚渔又问了一遍,她才把手里的签字笔放下,眉头微蹙的说道:“第一,身为公司职工,在工作期间内,你要称呼我为总裁,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私底下也不要这么称呼我。”

“第二,且不谈工作职位上的差别,即便是作为同事,你也该对卫晋先生有最起码的尊重。”

“第三,你不是人力资源部的工作人员,也不是人力资源总监,更不是公司的总裁或者股东,因此对于招聘职工的事情,你无权过问。”

三条“严令”在岳灵婉口中落定,楚渔无所谓的笑了笑,回道:“首先,我在凯达集团司机的身份只是作为任务需要而做的一个掩饰而已,所以我没必要叫你总裁,至于私底下怎么称呼是我的人身自由,嘴长在我帅气的面庞上,你总不能拿块破布天天塞我嘴里把它堵住吧?”

“其次,我这人记性不好,耳朵也背,所以当时卫生巾,哦不,卫晋先生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听得就是‘卫生巾’三个字,虽然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取这个名字,但严肃、认真的对待一个人的称呼,我认为才是最基本的尊重,当然了,如果我叫错了,以后尽量记着正确的叫法就是了。”

“最后,我的确没有人员聘用方面的权力,可是为了对你人身安全得到最大程度上的保障,我有权怀疑任何一个和你接触的人可能对你造成伤害,而对于危险最好的规避方式,就是把它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楚渔近乎“无赖”的回应落定,岳灵婉想要辩驳,却发现楚渔说的头头是道,根本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反对的余地,她可以自动忽略掉所有她认为不正确的言论,可对于话里的最后一条,还是让她不免多了份心思。

“你是说,卫晋可能是要害我的人?”岳灵婉神情肃然,认真的询问道。

楚渔耸耸肩,回答道:“目前来说只是猜测,我也说了,我有权怀疑任何人可能对我的雇主造成伤害,但也只是怀疑而已,假如能跟雇主的意见达成一致,尽量避免这些可能性当然最好,不过你一定要留下这些尚未暴露的可疑人员也无可厚非,反正在他们想要伤害你之前,肯定会先一步被我伤害就是了。”

在伤害你之前,一定会先被我伤害。

这话要是当作情话来听,自然是天底下最让女人心暖的情话。

而当作“保镖”和“雇主”的对话来听,也的确可以给雇主最大程度上的安全感。

但放在一个二十一岁的“男人”嘴里说出来,岳灵婉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所幸,就目前的两人所经历的种种情况来说,楚渔的确没有食言。

当然,她也不知道这句话的保质期有多久。

或许很久,

也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很快就会变得腐烂发臭。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嗯,我是吃醋了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去自己的办公室里呆着了。”

不愿跟楚渔玩“正反方辩论”游戏的岳灵婉最后撂下一句话,就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楚渔见她不想跟自己聊天,索性就不再自讨没趣,站起身子拍拍屁股直奔自己的办公室而去。

去自己的办公室之前,楚渔决定先去找他的晴姐姐探讨一下人生和理想,顺便去看看那个叫卫生巾的小白脸有没有趁自己不在薛晴身边,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敲门进了薛晴的办公室,不出楚渔所料,卫晋这个小白脸正摆着一个“风骚”的姿势,卖弄着自己肚子里那点墨水,什么“公司未来营销发展方向”,什么“凯达集团以后应该着重关注的市场”,反正净拽一些他听得懂但换个普通职工一定听不懂的话和词来说,而让楚渔有点不满的是,他的晴姐姐居然满脸含笑听得津津有味,甚至时不时还表达出一些自己的看法,两个人有来有回,颇有一副相见恨晚的姿态。

看到楚渔进门,卫晋立马停下了自己的“演讲”,脸色也随即变得不太平和,在卫晋的第一印象里,楚渔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加蠢货,而且极其不对自己的胃口,要不是他本人在公司里还没站稳脚跟,不能给其他员工树立出一种不好相处的形象,他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第一把火一定是烧给楚渔这个乡巴佬的。

薛晴年纪轻轻,却也因在人力资源总监这个位置上坐过一段时间,可以说是阅人无数,因此在此刻卫晋的表情上来看,她大致能理解卫晋和楚渔两人属于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好在,她自认在处理职工关系,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方面颇有心得,于是在楚渔进门的刹那,她就换上了一副更加妖媚醉人的笑脸,热情的招呼楚渔道:“小渔,你来得正好,昨天事情太多,没来得及让你跟卫总监好好认识一下,以后大家都是同事,能多互相照顾的地方一定要竭尽所能,可不许藏私哦。”

话音落下,楚渔笑呵呵的上前,找了把椅子在卫晋旁边坐下说道:“当然当然,以后在公司能不能最大程度上体现自己的价值,还得多请卫总监提供机会呢。”

卫晋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回道:“我可不敢,楚先生日理万机,卫某哪里有资格对您发号施令。”

“卫总监,你知道一个人思想造诣高深的体现是什么吗?”楚渔没理会卫晋讽刺的言语,而是看似换了个话题问道。

卫晋心里其实大致能感觉到,楚渔这个疑问里面一定下了什么套等他去跳,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似乎除了极具绅士分度的顺坡下驴外,他并没有其他选择。

“这个问题涉及很多层面,而且就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答案并不唯一,不知道楚先生想要表达的意思是……”

楚渔微微一笑,气死人不偿命道:“是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你!”

之前卫晋明嘲暗讽,说自己没资格支配一个司机办事,只不过是为了间接表达自己对楚渔昨天在总裁办公室行为的不满,这下倒好,楚渔这话里明摆着就是告诉他。

你丫就是没资格对你渔哥呼来唤去!

这话但凡放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环境里,根本不可能由一个司机对一位营销部副总监说出口,但卫晋倒霉就倒霉在,这是正常环境,但楚渔不是正常人。

眼看一场“大战”又要爆发,薛晴忙打起圆场道:“好了好了,卫总监,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你的工作内容大致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聊。”

让卫晋更气的是,他不明白楚渔一个司机,究竟给岳灵婉和薛晴下了什么迷魂汤,在总裁办公室可以肆意啃水果不说,如今在两个人的去留之间,薛晴居然选择了楚渔而不是他这个自认在任何层面都要比楚渔强出百倍的职场新强。

在一切因素尚未搞清的前提下,卫晋觉得自己一定要忍耐,起码,要在确认楚渔和薛晴以及岳灵婉的关系之前,避免和楚渔发生不可调和的冲突。

卫晋神色不悦的离开薛晴办公室后,楚渔也不说话,自顾自拨弄着薛晴台灯上的水晶帘,看着楚渔“耍脾气”,薛晴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看姐姐跟别的男人谈笑风生吃醋了?”

吃醋。

这个字眼,似乎只有陷入爱河千米深的情侣之间才会用到的词汇,在薛晴口中就这么自然的说了出来,虽说她看起来是在用玩笑的语气来逗弄楚渔这个“小弟弟”,但和薛晴相处久了的人,尤其是异性,都清楚这朵貌似奔放的火玫瑰,身上的刺远比那些不那么绚烂的玫瑰花更扎手。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没跟楚渔接触多长时间,就莫名其妙的对他近乎完全的放松戒心,薛晴听过有一种感情叫做“一见钟情”,但她排斥,也不肯去往那个方面去想,毕竟她和他,在外人眼里于任何方面都格格不入,是不可能凑成一对的那种。

然而,薛晴并不了解,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道理可讲……

楚渔按住手里叮叮作响的水晶珠子,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嗯,我就是吃醋了。”

这个小男人莫名认真的表情和莫名认真的回答,还真让薛晴有些无所适从,面对那双阴柔狭长,一望而不见底的眸子,薛晴没来由的一阵局促,她眼神躲闪开,望向别处故作平静道:“女人本来就会被美好的人事物所吸引,卫总监年轻有才,就算姐姐喜欢他也没什么不对啊。”

楚渔挑了挑眉,语气里装出不满意蕴的问道:“晴姐姐的意思是我不如他?”

薛晴情急,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话里的缺憾,忙摇头解释道:“不,不是的,你比他好!”

超级强者俏总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超级强者俏总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超级强者俏总裁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