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秦城阳苏梨儿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 时间:
  • 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曲木子
  • 来源:ZW

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秦城阳苏梨儿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秦城阳苏梨儿》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去死吧宝贝

海水漫过林欢的脑袋时,她的呼吸彻底断在水里。

"有你们林家给我当垫脚石,我很开心。"

"知道吗,你爸在我手底下挣扎的样子,和你现在的表情一模一样呢……"

"去死吧宝贝,乖。"

……

"啊!"林欢猛地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全身颤抖。

汗水已经湿透了全身的衣服,脑子里的回忆片段拼凑成一个又一个噩梦般的画面。

她死了,被相爱三年的未婚夫带上游艇,生生按着她的脑袋淹死的。

父亲也没了,母亲生死未卜,整个林氏都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而她……

这是哪儿?

林欢低头看着那双白皙纤细的手,十分陌生。

她张开手掌,手上一串红曜石很是晃眼,房间里陈设简单,一切都是陌生的。

林欢立刻跳下床,虚浮的身体连走路都没什么力气。强忍着不适到了全身镜面前,手脚突然僵住了。

镜子里的人头发卷曲乱糟,脸色透着十分不正常的蜡黄,全身的皮肤倒是白皙剔透,身材娇小,穿着一件白色长裙,露出一截莹白的脚踝,在环境和发型的烘托下活生生像个女鬼。

眼神一刺,林欢突然颤了颤,不可思议地接受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记忆。

这身体的主人叫苏梨儿,是个哑巴。

阳城的大笑话苏梨儿!

苏家作为阳城的五大家族之一,竟然出了个痴傻疯癫的哑巴!

这件事乐坏那些看笑话的人,再加上那段更加滑稽的联姻,生生将苏梨儿逼上了八卦的风口浪尖。

林欢突然张了张嘴,低声道:"我的天……"

是的,她能发出声音,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哑巴。

这一切,都不过是苏梨儿装出来的一个假象而已。

林欢咬咬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重生就重生吧,怎么偏偏生在这样一副躯壳里?

算了,只要没死,怎样都算是恩赐。从今天开始,她就代替苏梨儿活下去,笑话也好,什么也罢,该讨的债是时候讨回来了!

眼神一定,苏梨儿盯着镜子里的人,眯了眯眼。

"砰!"门突然被人推开。

"你站着干什么?等着人请你呢?"

一个女人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苏梨儿一眼,语气刻薄又不耐:"真是晦气,苏家怎么有你这种扫把星?出个门都能给车撞,长脑子没长?滚出来!"

苏梨儿瞳孔一缩,。

这人叫梅英,是苏梨儿的后妈。

十年前,梅英将苏梨儿的亲生母亲从高楼上一把推下,被年幼的苏梨儿目睹了全程。

苏梨儿惊恐害怕,知道自己的力量没法报仇,所以只能装疯卖傻十年。

梅英见她没有动作,过来拽了一把,狠狠推了一下。

"咚!"苏梨儿一个踉跄,撞上了门,手腕上立刻有了红痕,脑袋也开始渗血。

"看什么看?"梅英恶毒地靠近:"我警告你,秦家还肯要你这种破烂,是人家可怜你。你最好安分守己,别给苏家惹麻烦!听明白了吗?"

苏梨儿咬牙,伸手缓缓捂住了自己的伤口,眼神黝黑阴沉,仿佛从地狱裂缝中爬上来,分分钟能将人撕碎。

梅英一愣,再次定睛一看时,苏梨儿已经恢复了低头乖巧的模样。

"到了秦家给我发信息,你最好记住了,好好伺候秦城阳,以后我们多的是地方要仰仗他!"

苏梨儿目光冷了冷。

前有豺狼后有虎豹,等她安顿好自己,再回来一个一个收拾他们!

车子开动,穿过人流。

今天,是秦家和苏家联姻的日子,也是阳城上上下下都期待的好戏上演的日子。

秦家是五大家族之首。

苏梨儿的未婚夫秦城阳更是花名在外,出了名的喜怒无常,阴鸷狠辣,宠女人,也毁女人。

两家老爷子是生死之交,亲自定下家族联姻。

没想到苏梨儿成了个傻子哑巴,即使如此,秦家也从来没有退过这门亲。

其实五年前就办过一次婚礼,但是秦城阳压根没有出现在婚礼上,后来还和家族对立出了国,当时闹得人尽皆知,这一次……

 

 

小哑巴

车子开到了秦家,苏梨儿直接被送进了二楼的卧室。

苏梨儿看了一圈周围的陈设,隐隐能感受到这间房主人的性格,阴冷霸道,果然是秦城阳的风格。

她打开手机,看了眼热搜。

"著名影星的陨落--为林欢送行。"

"林氏家族所有财产都归属于殷若尘的名下。"

"殷若尘为林欢举行哀悼会,并承诺终生不娶,心里的位置永远留给林欢。"

一条条,一件件,都在昭示凄惨又美丽的爱情。

苏梨儿看着,手指渐渐在床单上收紧,指尖泛白,嘴唇也开始抖动。

当年,殷若尘抱着她甜言蜜语山盟海誓,而她相信了他的所有阴谋,不惜将整个林家送进他的手里!

老天有眼,给她再活一次的机会。

这一次她要亲自让殷若尘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知道无尽的悲痛和刻骨的恐惧究竟是怎样的感觉!

心绪浮动,苏梨儿起身进了浴室,用冷水冲脸。

她抬头看向镜子,却愣住了。

这张脸……

被水洗去的暗黄部分有些斑驳,透出真实的白皙皮肤,为整张脸增色不少。

水光晃荡的杏眼,光洁的额头,挺翘的鼻梁,虽然说不上绝色,但她在娱乐圈这么久,如此有灵气的长相,从来没有见过。

"砰!"门突然响了,重重往墙上一砸。

黑暗中苏梨儿一颤,差点忘了今晚就是她和秦家那位的新婚之夜,立刻捏着衣角后退,转头看去。

门外的人快步朝着浴室走来,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看见高大欣长的身影和凌厉的脸部线条。

男人呼吸粗重,一双如鹰隼般凌厉的眼眸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一股霸道的氛围瞬间从整个房间扩散开来。

他几个大步上前,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一把将苏梨儿按在洗手台上,大掌一翻,就要欺身而上。

"你……"

苏梨儿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到,叫了一声。

秦城阳眉间蹙了蹙,大掌一下擒住苏梨儿的下巴。

"不是哑巴?"

薄唇溢出的低沉磁性嗓音,在暗夜中响起。

苏梨儿从没有听过一个男人的声音也可以性感到这种程度。

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自己忘记此刻该扮演的角色是个哑巴。

不过既然已经开了口,她就必须将事情说清楚。

"秦城阳,谈一谈可以吗?"

苏梨儿红唇微抿,小声嗫嚅道。

此刻她的双手抵着他火热的胸口,触感从她的掌心一阵传来,烫得她的脸有几分烧红。

秦城阳没有回应,滚烫的气息从她的耳朵边上扫过,直接埋头吻上了她的脖颈。

前世,苏梨儿虽然和殷若尘是未婚夫的关系。

但两人最亲密的时候,也不过就是牵手和拥抱,从没有出现过这种。

一时间苏梨儿血液倒流,全身娇软,险些连双脚也站不稳。

她咬牙紧声着:"你……你可以听我说话吗!"

男人身上的温度热的可怕,仿佛只要轻轻一触,就会爆炸。

苏梨儿很快发现了不对:"你被下药了是不是?"

他什么意思?

也对,娶了哑巴苏梨儿,确实也需要给自己下点药,才能完成今晚的洞房吧?

火气瞬间上来,苏梨儿用尽全力推了他一把,直接伸手开了花洒,调到最大,对着被她推的后退了几步的男人一阵猛浇冷水。

"嚓--"

凉水入骨,直接将火热高涨的氛围浇灭了一半。

苏梨儿抓住空隙就往外跑,伸手随意在衣柜里扯了一套衬衫和西装裤,关上门,往楼下窜去。

 

 

撕了她的嘴

完了……

她被冷风一吹,嘴唇苍白,才开始后怕起来。

秦城阳的外号就叫阎王爷,能被人送上这样的称号,不是没有原因的。

重生之前她见过秦城阳几次,几乎都是在宴会上,这位爷高兴了能赏你全世界的宠爱,不高兴了,分分钟将你捏碎骨头,不留情面。

就连殷若尘那样的人,也惧怕和礼让几分。

她之所以乖乖接受这场联姻,也是因为秦城阳是殷若尘畏惧的人,她待在他身边,到时候做起事情来或许安全点。

苏梨儿换上衬衫和西装裤,挽起裤腿,因为衬衫太大,得努力拉着才不至于露出肩膀。她四处环顾一圈,在花园里的长凳躺下了--

算了,今晚就在这里凑合吧,明天再看看秦城阳是什么态度。

楼上。

"云逸,给你一分钟解释清楚。"秦城阳全身湿透,懒洋洋地靠在浴室里,眼里的欲望还没有完全消退。

电话那头的人嘿嘿一笑:"我知道你对着那个小哑巴肯定下不去手,这不是兄弟我好心帮忙嘛……"

"很好。"两个字,染上了浓烈的威胁和肃杀。

"别别别阎王爷,我错了!明天来不夜城,我跳钢管舞赔罪怎么样?"

秦城阳没有说话,脑子里突然闪过刚才那双清明又勾魂的眼睛……

这位小哑巴,可真是不简单啊。

"帮我查查她。"秦城阳道。

"啥?"云逸干笑两声道:"不会做出感情来了吧?今儿这药还有副作用吗?"

"所有档案,全都要。"秦城阳利落地挂了电话,视线盯着空气中的某一处,闪着狩猎者的幽光。

天亮的时候,苏梨儿在长椅上睁开了眼。

昨晚她真的在这里冷了一晚上,秦城阳没有下楼吃人,也没有让人叫她--她不信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所以这是无视了?不处置她了?

苏梨儿看了眼时间,七点半。

算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为了复仇,她总得先在秦家站稳了脚跟。

"让他出来!我有话要说!"

大门处忽然传来一个清亮的嗓音。

安保人员无奈地劝解:"殷小姐你还是回去吧……少爷说了,新婚不见人。"

殷念念?

苏梨儿可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殷若尘的亲妹妹,殷念念。

殷念念是发过誓要嫁给秦城阳的。

为此还曾经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只可惜到最后也没能换来秦城阳的一个回眸。

整个阳城的上流圈都知道。

"新婚?!这算哪门子的新婚!他还真要和那个哑巴结婚不成!"殷念念冷笑着大声道:"娶回家也只能是个残疾!"

残疾?

苏梨儿猛地转身,脚步在门外停下。

殷念念得意的神色还没有完全消失,转头就看见了阳光下站着的人,猛地后退一步,警惕地道:"你……你谁啊?"

苏梨儿微笑着看她。

如果刚才她没看错殷念念脸上的怨毒,也没有听错那句"残疾",那苏梨儿发生车祸死亡的事情,多半和殷念念有些关系。

真是太有意思了。

殷家究竟是怎样的风水,能养出两个杀、人、犯来?

"你!"

殷念念仔细看着面前这张妖而不媚的脸,突然瞪大眼睛:"你是苏梨儿!"

苏梨儿微笑道:"真难为殷小姐还认得出我来。"

"不可能!"

殷念念吓得往后一躲,拉着保安的袖子尖叫起来:"贱人!你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完好无缺地站在你面前--在你制造了一场车祸之后?"苏梨儿接话。

殷念念听见这一句,眼底的情绪瞬间被引燃:"好啊你!你一直都是装的!装哑巴装丑!还有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制造车祸!你这个贱骨头就是想要抹黑我,好成功嫁入秦家?我告诉你,向阳哥绝对不会上这个贱骨头的当的。"

听到殷念念的话,苏梨儿笑了:"凭殷小姐在整个阳城的名声,还用我抹黑?"

"另外我劝殷小姐别动不动就把'贱骨头'三个字挂在嘴上。我在怎么不好,那也是正经家里出身的,听说殷小姐的哥哥能发家还是靠一个女人起来的?"

"你……你这个贱人,我撕了你的嘴!"

以前见苏梨儿从来都是痴痴傻傻的,哪像今天这样伶牙俐齿。

几句话就成功挑起殷念念的怒火,让她情绪失去控制。

下一刻殷念念一把抓起保安室里的钢笔,冲向苏梨儿,手里是下了狠劲的:"我让你笑!我让你开心!给我去死!"

 

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一世霸宠:秦爷的小哑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