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小神医张小白曾玉琴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 时间:
  • 花都小神医风之子
  • 来源:ZW

花都小神医张小白曾玉琴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花都小神医张小白曾玉琴》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花都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约定

上午时分,笼罩上河村的晨雾刚刚散去不久,明亮的阳光洒落下来,麻雀们"喳喳"欢快叫着。

村子里时不时响起"汪汪"的狗叫,或者河边响起"哞哞"的水牛喊声,扑面而来一股让城里人向往的乡村气息。

张大云坐在家门口的田埂上晒太阳,"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

王苗凤端着一碗包谷面,嘴上"哦咯咯"哄着,一边撒下包谷面喂小鸡仔。

张小白正背了一个竹背篓从家里出来,和爹娘打了一声招呼,便往山上走去,要去采些草药。

路过村外小竹林的时候,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从另一边的庄稼地走了过来,手上提着一个竹篮子,里面有一些野菜。

"小白哥。"少女看到张小白,顿时眼睛一亮,甜甜的喊了一声。

"曾玉琴。"

张小白点点头,也回应了一个微笑。

少女叫曾玉琴,上个月才满了十八岁,长得水灵灵的,嫩得仿佛一掐就能出水儿似的,身材也是极好,发育得凹凸有致,不知道勾住了上河村多少小青年的魂。

曾玉琴向张小白走了过来,在张小白的面前站住,咬着唇角,脸颊羞红。

只是犹豫了片刻,曾玉琴突然往前一扑,紧紧抱住了张小白。

张小白被惊了一下,忙问道:"玉琴,你这是做什么啊?"

曾玉琴把头埋在张小白怀中,说道:"小白哥,我们……私奔吧。"

"什么?私奔?"张小白惊得嘴巴都张成了"O"字型,随即哭笑不得。

一切好好地,怎么突然就要私奔了?

虽然他和曾玉琴之间互相都有好感,不过双方之间都没有点破,保持着一层朦胧感。

张小白家境不好,父亲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妹妹还在上高中,全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母亲的肩膀上。

而曾玉琴作为上河村远近闻名的美少女,尽管才刚刚成年不久,但前来说媒的人已经络绎不绝,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家境富裕的男方。

所以张小白明白,虽然他们之间互相有好感,但曾玉琴的父母是一定不会同意让曾玉琴嫁给自己这个穷小子。

"是的,我们私奔吧。我们去城里,然后我们结婚,谁也找不到我们。"曾玉琴勇敢的点头确认,两边脸颊变得更红了。

感受到怀里的少女体温,听着少女软语温言的哀求,张小白说不心动是假的。

不过心动归心动,张小白还没有失去理智。

昨天还好好地,曾玉琴突然就要拉着他私奔,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曾玉琴紧紧地搂抱着张小白,胸前发育良好的两坨高耸顶在张小白胸口,顶得张小白有些目眩神迷。

张小白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道:"玉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小白哥来帮你出气。"

在张小白的安慰下,曾玉琴慢慢说出来事情的因缘。

"小白哥,又有媒人上我家说亲了,这次是包工头毛顾远的儿子毛松。我又不喜欢毛松,我才不愿意嫁给他,我要嫁人也是嫁给小白哥。下个月毛顾远就会带着毛松上我家正式提亲,我爹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真若收了他们的钱,到时候就说不清了。"

"哦,是这么回事啊。"张小白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毛松的大伯毛顾明是上河村的村长,而毛松的父亲毛顾远,则是一个包工头。

这毛家兄弟两人在上河村可以说是有钱有势。

而曾玉琴的父亲曾元成是一个赌鬼,本来好好的一个家境,生生被曾元成给败光。

而且曾元成还是一个见钱眼看的货色,根本不可能为曾玉琴的幸福着想,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将曾玉琴嫁出去,只不过是打着待价而沽的主意。

毛家有钱有势,出的价格肯定很高,足够让曾元成心动。

偏偏毛松长得磕碜,又胖又矮,还经常出入于娱乐场所,性格人品都不行。

若是曾玉琴真的嫁给毛松,只怕老天爷都要看不下去。

所以曾玉琴才情愿私奔,也不要嫁给毛松。

"小白哥,我们私奔吧,今天晚上我们就偷偷逃跑,只要到了大城市,到时候谁也找不到我们。"曾玉琴说道。

张小白却毫不犹豫地就摇头道:"不行,玉琴,我不能走!"

曾玉琴一愣,在她本来的想法中,只要自己主动一些,所谓女追男隔层纱,那么张小白肯定会答应的,却没想到遭到了张小白的拒绝。

回过神来,曾玉琴一把推开张小白,眼眶一下就红了,眼泪扑簌簌落下来,当真是我见犹怜。

曾玉琴一手指着张小白,边哭泣边骂道:"张小白,你真是个没胆鬼,我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你。"

将曾玉琴哭得伤心,张小白有些心疼,一把将曾玉琴搂在怀里。

"放开我,胆小鬼,你赶紧松开我……"

曾玉琴使劲挣扎。

张小白心里一冲动,将曾玉琴按在旁边的柳树上,嘴唇狠狠地亲了下去,堵住曾玉琴的哭泣。

一开始,曾玉琴还在挣扎,不过很快,就被张小白给攻陷,变得主动和配合,忘情地和张小白拥吻在一起。

一直吻了很久,两人才分开。

"小白哥,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走?"曾玉琴不甘心的问道,她是打心底喜欢张小白,一点也不介意张小白是个穷小子。

在她眼中,张小白的优点一大堆,性格好,长得阳光帅气,还念过大学。

张小白说道:"玉琴,我们就这样走了话,虽然自己是轻松,但是我们爹娘却要替我们承担责任。而且只怕我们以后一辈子都不敢回上河村了,永远都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骂。"

曾玉琴一愣,神色渐渐黯淡下来。

要不是张小白提醒,她根本就没有想这么多。

曾玉琴啜泣道:"小白哥,那怎么办啊?私奔又不行,难道我真的要嫁给毛松吗?那我还是情愿死了的好。"

"什么死不死的,年纪轻轻的,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张小白教训道,低头又在曾玉琴的额头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口,然后说道:"放心吧,我到时候就去你家里提亲,让你爹同意把你嫁给我。"

曾玉琴却是摇头道:"这不行的,我爹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一心钻进钱眼里了。到时候只要毛松家里拿着彩礼钱过来,我爹肯定就会见钱眼看,把我嫁给毛松了。"

张小白问道:"毛松家里准备了多少钱的彩礼?"

曾玉琴咬着嘴唇,神色黯然道:"十……十五万。"

或许对于城里人来说,十几万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上河村的村民来说,这绝对是一笔难以抗拒的彩礼钱。

张小白沉默了几秒,随即道:"玉琴,你放心好了,不就是十五万么?你稍微给我点时间,我尽快凑够十五万,然后就去你家里提亲。如果我赚不到十五万,我也会想办法,带你去大城市打工。"

听到张小白的承诺,曾玉琴脸上终于云销雨霁,心中犹如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甜腻腻地说道:"小白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下我不管的,你永远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我等着你来我家里提亲,我一定要嫁给你。"

 

 

第2章药王真经

一直到曾雪琴的背影消失以后,张小白才又背起背篓,继续往山上走去,他还得去采药材。

一整天下来,张小白几乎将整个背篓都装满了,但凡只要是他认识的,有价值的药材,他基本上都不会放过。

直到傍晚时分,张小白才终于下山回到家里,然后进入后院。

这两个月以来,后院已经种了不少药材。

张小白将背篓放下,将背篓里面的新鲜药材继续种下,然后才洗手回到堂屋,陪着爸妈吃了晚饭。

一直等夜深人静,张小白来到后院,沐浴着月光,开始静心打坐修炼。

张小白修炼的功法叫做《药王真经》。

这件事情还得从两个多月前说起。

那天张小白和往日一样,背着背篓上山采药,却不料突然天降暴雨,空中雷鸣滚滚。

张小白慌忙中跑进了一个破庙中避雨,可哪知道,恰巧一个雷劈在了屋顶上。

破庙由于年久失修,一下子坍塌了,庙中的神像倒下来,将张小白砸倒在地上。

张小白受伤,鲜血沾染了神像,机缘巧合下,竟然将封印在神像中的远古药王的一缕神识给吸收了,获得远古药王的真传。

《药王真经》正是传承自远古药王,其中内容涉猎甚广,包括炼气篇、真武篇、医道篇、百草篇,等等,甚至还有一些神通秘法。

在获得《药王真经》之前,其实张小白对药材也只是一知半解,但现在他不但学会了很多药材知识,更是修炼了一个小神通--聚雨术。

所以这两个月以来,从山上挖来的药材他并没有立即卖掉,而是种在了自家的后院里,经常施展聚雨术,用灵雨浇灌这些药材。

目的自然是让药材品质变得更好,价值更高。

如果是几个月之前,让张小白凑齐十五万的彩礼钱,那自然是万般为难。

可是现在他有了这些药材,这些药材的品质比市面上普通药材品质更高,一定能够卖不少钱。

"可惜了,我现在才是练气二层的修为,短时间很难突破。否则我到练气三层,就能够炼制丹药,将这些药材发挥出更大的价值……"张小白惋惜叹了一口气。

他培育这些药材,本来是要留到以后炼制丹药赚大钱的。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事有轻重缓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凑够十五万的彩礼钱。

理清好思绪以后,张小白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埋头睡下。

转眼第二天清晨。

张小白洗漱后,在后院打了一套拳法热身,然后就开始扯药材,直到装了两个麻袋的药材才住手。

这时外面传来王苗凤的喊声:"小白,吃早饭了。"

"来了。"张小白连忙一边答应着,一边用水将手上的泥土洗干净。

来到堂屋,王苗凤已经整好了一桌子的早饭,基本上都是蔬菜,土豆、茄子之类的。不过王苗凤的手艺好,即便是蔬菜也做得很好吃,让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

张小白吃完了早饭,往下碗筷,起身说道:"爸,妈,我要去秋梅姐那里一趟。"

"你去干嘛啊?"张大云顺嘴问道。

张小白说道:"我去借一下秋梅姐的三轮车,等会儿去镇子上卖药材。"

以前的时候,张小白也时不时会去镇上卖药材,张大云夫妻都知道这回事,听到张小白解释,于是也就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孙秋梅不是上河村的人,只比张小白大了几岁,四年前才从外地嫁过来。

就在结婚当晚,新郎官张四海竟然暴毙身亡,从此孙秋梅就成了寡妇。

村里人没什么文化,普遍都比较迷信,大家背地里指指戳戳,说孙秋梅是克夫命。孙秋梅的GG婆婆也觉得是孙秋梅克死了自家儿子,将孙秋梅赶了出来。

现在孙秋梅便独自一人住在村子里的一间空瓦房里,平时种田喂猪,养一些鸡鸭,小日子过得也并不算差。

虽然孙秋梅顶着一个寡妇的名头,但人却长得漂漂亮亮,身材更是没得说,是远近闻名的俏寡妇。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都惦记着俏寡妇,尤其是村子里面的那些光棍汉,痞子们,可没少动孙秋梅的歪念头。

只是俏寡妇却是一副刚烈的性格,但凡敢打她主意的男人,无不是被她骂得头都抬不起来。如果再过分一些,甚至还要被她放狗追着咬。

所以渐渐地,那些闲汉们倒也知道了俏寡妇的厉害,不再敢轻易来招惹她了。

不过张小白家和孙秋梅的关系一直都还挺好,张大云和王苗凤夫妻两人心好,曾经没少帮助过孙秋梅。

而且张小白还是村里的大学生,非常受到孙秋梅的尊重。

张小白一路来到孙秋梅家里。

一条大黄狗正懒洋洋地在家门前的空地上晒太阳,听到动静,抬起眼皮子一看发现是张小白,于是又放心地闭上眼睛,继续去打盹。

"秋梅姐……"张小白一边喊着,一边向屋里走去。

却见堂屋大门开着,里面并不见孙秋梅的踪影。

这时听到厨房有些动静,张小白于是走了过去,推开厨房大门。

然而等看清里面的景色,他整个人顿时都惊楞住,万万没想到,孙秋梅竟然关着门在里面洗澡。

孙秋梅白白嫩~嫩的身体尽收眼底,只是一瞬间,张小白就觉得有一股欲望在心底膨胀。

"小白,你这么来了,赶紧……赶紧出去啊……"

孙秋梅羞得满脸通红,不过却并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

张小白连忙拉上厨房门,回到堂屋等孙秋梅,只是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

此时在厨房内,孙秋梅羞得一颗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她今天早上去地里忙活了一阵,出一身汗,黏黏糊糊觉得不舒服,于是就洗个澡,却不巧被张小白撞了上。

虽然是寡妇,但是孙秋梅的身体却还从来没有被异性看到过。

勉强把身子洗净擦干,孙秋梅来到了堂屋,镇定下来问道:"小白,过来找姐有啥事啊?"

张小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这样的,我要去镇上卖些药材,想要借用一下你的三轮车。"

孙秋梅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也正好要去镇上卖点山核桃,这样的话我们一起去吧,正好也可以搭个伴。"

张小白自然没有意见。

这时,孙秋梅忽然问道:"小白,刚才你看到什么了吗?"

问这话的时候,孙秋梅自己也忍不住羞红了脸。

张小白摇头道:"什么也没看到。"

"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吗?"孙秋梅追问道。

"真的。"张小白连连点头,神情坦然。

其实他刚才看得很清楚,甚至还清楚看到了孙秋梅左胸口有一个莲花状的胎记,不过这种事情,他自然不好意思说出口。

见张小白一脸坦然,于是孙秋梅也就不再怀疑,转而问道:"对了,你吃早饭没有啊?"

"吃了。"张小白道。

"那你等等我,我下碗面吃,不然到镇上吃还得另外花钱。"孙秋梅说道。

半个小时候,孙秋梅吃完面,把电动三轮车从仓库里面推了出来,又搬来一大袋子的山核桃,少说得有上百斤。

张小白也把自己的两麻袋药材小心翼翼搬上了三轮车。

"小白,你技术好,你来开吧。"孙秋梅坐在后面的车筐里说道。

"好的,秋梅姐你坐好。"

张小白开着电三轮,顺着村中道路出了上河村,一路向柳树镇开去。

 

 

第3章一起打包卖

电动三轮车"突突突"地行驶在路上,颠簸个没完没了。

很快孙秋梅就忍不住喊道:"小白,停一下。"

"怎么了?"张小白停下三轮车问道。

孙秋梅连忙跳下车筐,来到前面的驾驶位,紧挨张小白坐着,嘴里解释道:"坐在后面太颠簸了,实在难受,我来前面坐。"

张小白有些为难,毕竟前面位置可不宽敞,一个人坐倒是绰绰有余,可要是两个人的话就显得拥挤了。

而且这大热天的,拥挤不说,可能还会很热。

"愣着干什么?开车走啊。"孙秋梅拍了一下张小白的肩膀,催促道。

张小白只好答应一声,继续开车。

两个人坐在一起的确太挤了,孙秋梅的身体和张小白的身体亲密挨在一起。

随着三轮车的颠簸,两人的身体时不时便碰撞一下,摩擦一下。

而且现在是夏天,衣服自然穿得少,张小白就穿了一件T恤和短裤,孙秋梅也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两人接触在一起的时候,能明显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热。

张小白虽然曾经谈过恋爱,但还没有突破到最关键的那一步,所以对女人的身体还处于陌生地步,充满了神秘感和幻想。

此时和孙秋梅的身体挨在一起,张小白心里顿时就变得火热起来,心脏"砰砰"跳动。

其实此时的孙秋梅也处于异样之中。

开始的时候,孙秋梅只顾着自己难受,的确没有想太多。但现在和张小白挨着一起坐,她才终于觉得有些不妥,心底竟是有一种刺激的感觉,让她忍不住脸颊在发烫。

"小白还是个孩子呢,我怎么能想这些羞人的事情呢,不行不行,我要冷静下来……"孙秋梅不断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努力控制情绪。

但效果却适得其反,她越是压抑自己的情绪,反倒那种刺激感就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这种感觉让孙秋梅害羞和紧张,却又忍不住有些令人迷醉。

一时间,气氛多少有些尴尬,两人都没说话。

一直到离开村子的泥土路,来到县道的水泥路上,路况瞬间就变得好了许多。

半个小时后,三轮车进入了柳树镇,来到镇子上的农贸市场。

农贸市场主要是蔬菜、肉类,不过也有水果和山货之类的货物,草药也在货物的买卖范围之内。

今天不是周末,而且还是大中午的,所以市场里面人有些少,只有一些固定摊位还在正常经营。

张小白和孙秋梅找了一个显眼的摊位,便从三轮车上把货物卸下来,摆好药材和山核桃,开始等待顾客前来关顾。

"卖核桃啦,皮薄肉多,便宜卖呐……"

刚一摆好货物,孙秋梅就扯开嗓子开始叫卖起来,声音优美,哪怕是叫卖,也让人很乐意听。

很快叫卖声就招引来了顾客,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妇,手里牵着一位小女孩。

少妇问道:"你这核桃正宗吗?"

孙秋梅连忙回答道:"是我亲手从大山上采摘下来的,那还能有假?尽管放心,都是正宗得不能再正宗的山核桃,假一赔十。"

"可以尝尝吗?"少妇又问道。

"当然可以。"孙秋梅点头。

于是少妇就挑了一个山核桃,用力在地上磕了几下,却没有磕碎。

旁边的张小白伸手道:"姐姐,我来帮你弄开吧。"

少妇把核桃递到张小白手里,只见张小白用食指和拇指一捏,也看不出怎么用力的样子,核桃"咔嚓"一声就裂开了。

看到张小白这颇为酷炫的一手,孙秋梅和少妇都有些被惊呆。

少妇从张小白手里接回核桃,发现里面的果肉的确很多,又尝了一点,便连连点头道:"味道不错,你这个怎么卖的啊?"

"还是以前老价格,十八块钱一斤。"孙秋梅笑道。

少妇稍微想了想,说道:"那给我称个五斤吧。"

十八块钱一斤的价格并不贵,店铺里面的价格也差不多,但品相明显赶不上孙秋梅的山核桃。

少妇称好山核桃后,付了钱,满意离开了。

而有了少妇起头,后面的顾客开始一个接着一个,才一个多小时,孙秋梅的山核桃便被卖了个一干二净,一共卖出了一千八百多块钱。

孙秋梅忍不住眉开眼笑,这段时间的辛苦劳动,总算收获了成果。

"小白,姐姐等会儿请你吃好吃的。"孙秋梅开心的对张小白说道。

张小白也为孙秋梅感到开心,闻言说道:"秋梅姐,还是我请你吧。"

"你怎么还和姐姐客气起来了。"孙秋梅笑道。

张小白也笑了笑。

药材和山核桃不同,山核桃是食品,而且买得多也不容易放坏。药材可不一样,并非是人人都需要。

路过摊子前的人有不少,但连价格都没有来问一下。

不过张小白也不着急,反正他的药材品质摆在这里,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总会有人识货的。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在摊位前蹲了下来,对张小白的药材明显感兴趣。

"这些药材看着品质都挺不错的,怎么卖的?"西装男子问道。

张小白说道:"我这些药材一起打包卖,一共一万五,不讲价的。"

"什么?一起打包一万五?"西装男子顿时被惊住了。

"是的。"张小白点头。

西装男子回过神来,摇头说道:"小伙子,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啊?你这开价也太吓人了。"

他虽然对张小白的药材感兴趣,但心里价位顶多一千左右。

毕竟摊子上的药材又不是什么稀罕物,都是一些田七、金钱草之类的常见药材,就算去药店买处理好的药材,也绝对要不了这么高的价格。

张小白说道:"做生意讲究你情我愿,你如果不愿意买,我当然也不强迫你,说实话,一万五卖出去我还有些亏本呢。"

西装男子叹了口气,摇头离开。

旁边的孙秋梅说道:"小白,生意真不是你这样做的,你开价也太吓人了。"

张小白道:"秋梅姐,我的药材的确值得起这个价格。"

他这些药材都经过灵雨的浇灌,比普通药材在品质上远远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卖一万五丝毫不过分。

刚好在这个时候,有四个小青年朝这边走了过来。

这几个小青年要么染着发,要么戴耳环,或者在手臂上纹一个狼头,打扮和神情看起来都痞里痞气的。

为首的一个青年脖子上更是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只是不知道真假,嘴里叼着烟,戴一副墨镜,光看那副样子就已经非常嚣张了。

周围的商贩们看到这几个小青年,无不是直皱眉头,打心眼里厌恶,可偏偏又不敢得罪。

"该交管理费了。"小青年们首先来到水果摊前,一个染着白发的小青年嚷嚷道。

水果摊老板也不敢放肆,陪着笑脸取了一叠钱交了过去。

青年们一个摊子挨着一个摊子的走过去,依次收取所谓的管理费。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张小白和孙秋梅的摊位前。

 

花都小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花都小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花都小神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