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风景》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林辛言小说全文

  • 时间:
  • 你是我的风景招财进宝
  • 来源:zd

《你是我的风景》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林辛言小说全文

《你是我的风景林辛言》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你是我的风景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4章,没有婚礼和仪式的结婚

虽是问句,却是给人不可拒绝的语气。

林辛言点了点头,看他的样子,是有话和她说。

刚好她也想和他谈一谈。

林国安警告的看了一眼林辛言,“有分寸些。”

别还没嫁进去,就先把人得罪了,看宗景灏冷淡的样子,应该是对林辛言不满意,但是攀上宗家做亲戚,对林家来说总是好的,对公司里的业务,也有帮助。

可不想林辛言把婚事搞黄了。

林辛言装没看见,跟在关劲身后往外走。

她太明白林国安打的什么注意,他那来的自信,她嫁入宗家以后会帮他?

就因为他是她的父亲?

可是他把自己当女儿了吗?知道她这八年是怎么过的吗?

林辛言思绪飘忽间,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墙’她思绪回笼,猛地抬起头,就发现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近在咫尺,正以俯视的模样看着她。

果,果然,他是能站起来的。

也就说,她的猜测是对的。

林辛言被看的头皮发麻,她强装镇定的仰视着他,“你是故意装瘸的吧?”

宗景灏的眼角一压,微微眯起,有被人看穿心思的不悦,语气不高不低却足够震慑,“为什么不顾我是个瘸子,也要和我结婚?看上我什么?钱财,想做豪门阔太太?”

林辛言只觉得被他看的,骨骼下的皮肉都渗着阵阵的寒意,整个心像是被无形的手紧紧握住,呼吸都是困难的,面上却装的气定神闲,“我两岁的时候和宗先生定的婚约,难道我两岁时就知道钱财,和做豪门太太的好处?硬着让两位母亲为我定下你?”

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缓和语气,“我两岁的时候,宗先生已经十岁,大我整整八岁,我嫌弃你老了吗?”

呵,宗景灏冷笑,这个女人何止是会说,分明就是伶牙俐齿!

嘴巴厉害的很!

他老?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谁都不肯退让。

林辛言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她嫁进宗家的目的,只是为了林国安承诺她归还妈妈的嫁妆。

并不是要和这个男人为敌,她语气柔和下来,姿态放的低,“宗先生,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其实也未尝不可——”

她故意停下来看宗景灏的脸色,他的表情波动很微小,但是她还是捕捉道了。

“宗先生,我们做个交易吧。”林辛言开口,她也没真想嫁进宗家,她会答应,不过是想从国外回来,夺回属于妈妈和她的东西而已。

“呵。”宗景灏轻笑了一声,似乎觉得可笑,荒唐,和他谈交易?

林辛言吞了一口口水,脊背因为紧张出了一层冷汗,宗景灏很高,她看他要仰着头,“我知道,你装瘸是想让林家反悔这门亲事,我会答应,我有我的苦衷。”

这倒让宗景灏有了兴趣。

“你想要什么?”既然是交易,肯定有条件。

“一个月,结婚一个月,我就和你离婚。”一个月的时间够了,一拿到妈妈的嫁妆,她就和他离婚。

宗景灏皱眉,“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交易?”

“是的,这婚我们必须结,这是两位母亲的约定,我们都不可以毁约,这是对她们的尊重,但是结婚后,我们性格不合,顺理成章离婚,这样也不存在毁约,刚好,你也可以不用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于你并没有坏处,只有好处——”

说到这里,林辛言的语气缓慢了些,“我想,宗先生应该有自己喜欢的人,才会千方百计的让林家毁约吧?”

宗景灏的脸色倏的一沉,沉的快而狠,温怒,“没看出来,还挺聪明。”

是的,他想给白竹微一个名分,她当时的青涩与隐忍,他有触动。

宗景灏目光定格在她故作镇静的脸上,“你呢,结婚这一个月对你有什么好处?”

宗景灏可不认为,她只为自己着想。

林辛言的心一紧,总不能说是为了妈妈的嫁妆吧?

但是如果不说个理由,他似乎又不会信。

“我妈很重视这次的婚约,她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我并不想让她失望。”说话时她的目光微微躲闪,因为她说了谎,妈妈根本不希望她嫁进宗家。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似是看穿她心思,“是吗?”

林辛言犹如芒刺在背,他的眸光太过犀利,好似能够穿透人心,就在她不知所措,该如何是好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宗景灏睨了她一眼,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神色柔和了些,转身接电话,似乎又想到什么,回过头,“既然一个月,我们也没必要办婚礼。”

林辛言没有选择,只有答应,“好。”

八月十二,关劲来接林辛言。

没有仪式,没有婚礼,只有一纸结婚证。

林辛言没有太大的心情波动,因为她很清楚,这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如果不是定下娃娃亲,恐怕,他们不会有交集。

很快车子停在一座别墅前。

阳光下,占地极广阔的石砌建筑,气势恢宏。

“进去吧。”关劲摆了个请的姿势。

对她既不热情,也不讨好,中规中矩,应该是知道她和宗景灏之间的婚姻,只是完成约定。

并不是真正的宗家少奶奶。

宅子虽大,但是人并不多,只有一个佣人,关劲也没多介绍,把她带到屋内人就走了。

林辛言有那么一点的不适应。

“这是少爷的住处,我是照顾他生活的于妈,你也可以这么称呼我。”于妈引着她去房间,“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说。”

一个月时间不是很长,林辛言自己带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虽然可能不会麻烦她,还是说道,“好。”

于妈打开房门,转身看着她,本想和她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今晚少爷可能不回来,今天是白小姐生日。”

虽然没办婚礼,好歹这名义上是他的妻子,今天怎么说都是他们新婚第一天,他却在外面陪伴别的女人,于妈觉着林辛言可怜,这才刚进门,就被宗景灏这般冷待,以后岂不是更惨?第4章结束

第5章,洞房花烛夜

林辛言似乎猜到于妈为何,也没解释,对她笑笑。

她和宗景灏不过是交易,他的私生活她无权过问。

他不在,林辛言还觉得自在一点。

林辛言进入房间,才看清楚整个卧室的陈设,装修风格独树一帆,黑白格调,简洁利落,既奢华却不庸俗,雅致别有味道。

“这是少爷的房间。”于妈笑着,既然结婚了那就是夫妻,自然要睡在一起。

林辛言张了张嘴,却发现说不出话来,只能应承的点了点头。

第一晚在陌生的地方睡觉,很难入眠,她便靠在床头,在手机里浏览58同城,准备找个工作,有了工作才能安稳,照顾好妈妈,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未来。

咦—

林辛言竟然看到有招聘翻译的,招聘翻译不奇怪,稀奇的是要会A国语言。

A国也就是她被林国安送去的那个国家,很是落后,地处热带,并没有多少人去学那个国家的语言,世界上流通的言语,都是比较发达有实力的国家的语言。

工资待遇都不错。

于是她留下个人信息。

然后放下手机,躺下睡觉。

月光倾泻在窗前,像滑落的丝一样,柔柔和和,夜深人静。

床上的女人,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的睡去,一束白光从院外倾进院内,一辆迈巴赫从外面开进来停下。

车门打开,一道伟岸的身形从车上迈下来,他迈步走进屋内,脚步并不如平时沉稳,有几分虚浮。

他扯了扯领口,有些口干舌燥,进入房间内,他倒了一杯水,他坚硬的喉结接连不断的上下翻滚,漆黑的瞳孔蒙上一层猩红的醉意,灌完杯子里的水,缓解了不少的喉咙的灼烧感,他应酬喝了不少白酒,白竹微过生日,他又喝了几杯红酒。

原本酒量不错的他,也出现了醉意。

他脱了外套,丢在沙发上,没有去浴室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他熟悉床的位置。

直接躺了下去。

沉睡中林辛言感觉到了动静,但是很快又归为平静,她卷了卷身子继续睡。

清晨。

丝丝缕缕的光,像是一束束光亮的金线,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

床上,女人卷缩在男人的臂弯里,睡的香甜。

像是一对,甜蜜的恋人。

男人的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的睁开眼睛,宿醉一夜,他只觉得头脑发沉,需要冲凉清醒,他刚一抬手臂,想要起来时,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压住。

他侧过头,便看见一个女人窝在他的怀里。

女孩黑发如瀑布,丝丝滑滑撒在他的手臂,脸颊白皙,睫毛卷翘,像是蝴蝶的翅膀,粉色的唇微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他的目光缓缓往下移,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起伏的胸口,她侧着身子,透过睡衣的领口,依稀能够窥探到她若隐若现的圆润。

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竟有几分诱惑人的味道。

他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哪怕是对着白竹微也没有过的冲动,此刻竟对着这个只见过两次的女人,有了反应。

他眉头紧皱,似乎很不悦这种不受控制的身体反应,却又挪不开视线。

睡梦中,林辛言梦见了自己在非洲大草原,被一头凶猛的狮子盯着她,直勾勾的,好似要把她吃了。

她从梦中惊醒。

然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深邃,却又在强装镇定的瞳孔。

大脑空白片刻。

她猛地睁大眼睛,捂住胸口,语无伦次道,“你,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男人淡定的收回视线,慢条斯理的掀开被子,“这是我的床。”

林辛言想要张口反驳,触及到屋子里的环境,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你不是去给你女朋友过生日了吗?为什么会回来?”林辛言从床上下来,站在一旁。

语气带了些许质问。

昨天听于妈说,他晚上不回来了,后来就放松了警惕,睡的比较沉,竟然连他进房间都不知道。

昨天她竟然和这个男人,同床而眠。

一想到自己昨晚睡在他的怀里,脸颊就燥热的厉害。

她耷拉着脑袋。

宗景灏解着衬衫的扣子,昨晚他没脱衣服,衣服上还有酒气,皱皱巴巴的黏在身上很不舒服,他睨了一眼站在床边无措的女人,唇角的弧度有丝玩味,“女朋友过生日,有洞房花烛夜重要吗?”

林辛言,“……”

这是交易,他们不是夫妻,哪门子的洞房花烛夜?

宗景灏脱了上衣。

林辛言连忙转过头,这个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脱衣服。

自从那晚以后,她特别排斥男性,特别是和男性近距离接触。

她惊慌失措,“我,我先出去。”

说完一溜烟的跑出了卧室。

宗景灏并未多做理会,解开皮带进了浴室。

他需要洗个澡,清醒一下。

哗哗的水声在浴室传出来,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带着沐浴露香气的烟雾腾空飘出,沐浴后的他,黝黑的短发微湿而散乱,白色的浴袍包裹着修长的身段,依襟微敞,蜜色的肌肤和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散发着不容小觑的男性魅力。

他迈步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橱,准备拿出衣服时,却发现放着一个陌生的,印着向日葵的包。

他的动作一顿,是那个女人的?还印着花,那个女人怎么会如此幼稚?

而且倒是不客气,竟然把她的东西,放到他的衣橱里。

他眉头微皱,拿出衣服穿上,放衣架时不小心碰掉她的包。

拉链没有拉上,这样一摔,里面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简单的衣物,生活用品。

他蹲下,刚想捡起时,却发现一张B超单——

林辛言,女,18,早孕,六周。

那个女人怀孕了?

第6章,三个人相依为命

宗景灏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客厅,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

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昨晚睡的还好吧?”

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夜里听见动静,起来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还是在房间里睡的。

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

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莫名的暧昧。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准备早餐,待会儿吃饭。”于妈走进了餐厅,开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

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她又敲,依旧无人回应。

无奈之下她试着推开房门,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她一推就开了。

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寒风凛凛,刮的人发颤。

男人坐在床边,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

那纸——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种隐私被人窥探的羞辱感,她跑进去,一把夺过来,质问道,“你凭什么,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别人的东西,隐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隐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着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揣着野种,嫁给我,现在来和我谈隐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释,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宗景灏站起来,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每一步,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说,你有什么目的?”

想让他当便宜爹,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

之前的交易,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

越想他的脸色越沉。

林辛言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的,不断往后退,双手捂住腹部,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没说,绝对没有任何目的。”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是吗?”

林辛言护着小腹,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强撑着镇定,“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蒙混过关,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况,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我吧?”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很轻,宗景灏还是发现了,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

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

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

她护着腹部的双手,慢慢握紧,这个孩子对她来说太过意外,却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她已经失去弟弟,所以她想生下这个孩子。

以后可以和妈妈像以前一样,三个人相依为命。

想到那晚,她忍不住颤抖,掌心的冷汗直冒,“我,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她甚至不敢和庄子衿说,去医院的做检查的单子,她没敢放在住处,就是怕庄子衿发现。

没想到惹来这么大动静。

让宗景灏猜疑她的动机不纯。

她才十八岁而已,竟然——

私生活是多不检点?

宗景灏的脸色阴沉无比,警告道,“这一个月里,给我安分些,让我知道你搞事情——”

“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安分守己,若是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任凭宗先生处置。”林辛言连忙保证。

就算不能得到他的信任,也不能让他怀疑自己的动机。

她本就是在困境中,若是再多个敌人,对她夺回东西太不利。

宗景灏盯着她,目光探究,似乎在判断她话的可信度。

咚咚——这时陈妈走过来,“早餐好了。”

宗景灏收了视线,敛了煞气,“地上收拾干净。”

说完转身出去。

宗景灏一离开,林辛言双腿都软了,她撑着身后的矮柜,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体力,她蹲下身子,将散落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再看到手中的B超单,眼泪落了下来,滴在纸上晕开。

她擦了一把脸,她不能哭,不能哭,那是软弱的表现。

她不能软弱,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她。

将纸叠起来放进包里,换上衣服出去。

餐厅里已经没有人,餐桌上放着空的咖啡杯,和空的餐盘,他应该是吃好走了。

林辛言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和那个男相处实在是压抑。

她走到餐桌前,吃饭。

吃过早饭,她就出了门,说好要回去的,她怕装子衿担心自己。

一进门就被庄子衿拉住,问,“宗家的那位大少爷——”

“妈。”林辛言的语气咬的很重,这事她不想多说,“他人很好,别为我担心。”

庄子衿叹了口气,女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也不爱听她多说了,心情不由的失落,“我只是关心你。”

怕那个男人对她不好。

林辛言抱住她,她不是有意的,只是和宗景灏对峙,说服他,她耗尽心力,感觉到了疲惫。

“妈,我只是有点累,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妈没怪你。”庄子衿顺着她背,似乎感觉到她的疲惫,“如果累,就睡会儿。”

林辛言点了点头,虽不想睡,她确实感觉到疲惫,回到房间,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中午,桩子衿做好饭,叫她起来吃饭。

坐到餐桌上,庄子衿给女儿盛饭,“我做了你爱吃的鱼。”

庄子衿心里对女儿感到愧疚,虽然生了她,却没能给她个美好的童年,让她跟着自己吃苦。

林辛言瞅着桌子上妈妈做的糖醋鱼,淡淡的酸甜味,一前她最爱吃,可是此刻闻到这种味道,胃里翻滚的厉害。

她没忍住,唔——

“言言。”

林辛言没空解释捂着唇,一股脑的钻进洗手间,趴在洗手池边干呕。

庄子衿担心跟了过来,她是过来人,看着女儿的反应,脸色微微泛白,但是她又不大相信,女儿很保守,很老实,在学校也没交过男朋友,她很自爱。

庄子衿的声音有些颤抖,“言言,你这是怎么了?”

林辛言的身体猛地一僵,双手扣着洗脸池的边沿不断收紧,她决定要这个孩子,那么庄子衿迟早要知道。

她转过身望着妈妈,鼓起勇气。

“妈,我怀孕了。”

庄子衿一时间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她才刚十八啊。

你是我的风景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你是我的风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你是我的风景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