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阮宁渊左靳南小说全文

  • 时间:
  •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九月樱花
  • 来源:zd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阮宁渊左靳南小说全文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阮宁渊左靳南》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4章 那是我们左家的种

周华看着左靳楠平静的脸色,心里得意,这种事情肯定是要双方的长辈来谈,怎么可能任由你们小辈胡来。

过来一会,左靳楠看了眼阮宁渊后,才淡淡地说:“家里的长辈,自然是高兴的,早就盼着要抱孙子了。”

周华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她狠狠的瞪了阮宁渊一眼,都是这个女人太无能,才被夫家骑到头上,“那是私生子,怎么能算孙子。”

“那是我们左家的种,是不是私生子也是由我说了算了。”左靳楠毫不留情面地反驳了她的话,虽然语气并不严厉,但话里的意思已经足够明白,左家的事由不得外姓人插手。

周华脸色变得铁青,常年的养尊处优,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的下她面子了,“你,你,再怎么说,宁渊才是你的妻子,你这样做,也太不把我们这个亲家放在眼里了。”

对于周华的怒火,左靳楠无动于衷,似乎完全不把她当长辈看待:“宁渊的意见我会考虑,但我左家办事,就不需要伯母您来插手了。”

周华气得浑身发抖,她虽然是长辈,但在这个性子冷酷左家实际掌权人的面前,有些话还是要斟酌了才能说的。所以这时候,她也不能自持身份摆长辈的谱,如果话说得太绝了,将来想要收回来就难了。

“宁渊,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拿出点阮家大小姐的气派来。”周华瞪向阮宁渊,咬牙说道,表面上看起来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阮宁渊像个局外人般在一旁冷眼旁观,但听了母亲的暗示后,心底的某一根弦被触动,她现在姓阮了,阮家就是她的家,哪能由着左靳楠这样看轻。

她猛地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走到左靳楠面前,看着这个名义上是她丈夫的男人。“我有话要对你说。”

她与他擦肩而过,率先走到他前面,想要带他到楼上。

哪知走了两步,发现这个男人既然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正淡笑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阮宁渊心里升起一团火,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看不起她,在向她示威!

她转身回来,一手拉着他,边走便说,“跟我到楼上。”

左靳楠顺势跟在阮宁渊身后走上了二楼,只是眼底玩味的神情更加明显了。

周华看着他们上楼,脸色缓了一些,好歹左靳楠还给宁渊一点面子,可是转念一想,如果左靳楠太在意阮宁渊的想法,那于她也不是什么好事,于是脸色又变得十分复杂。

阮宁渊拉着左靳楠上了二楼,进了她以前住过的房间。

关上门,阮宁渊深深吸了口气后才转过身来,低声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事情闹大了,丢的是两家人的脸面,对大家都没好处。”

左靳楠则走到了窗户旁边,环视了下整个房间,“这就是你的房间?”

阮宁渊皱眉,不明白他突然在扯什么,话题转移的也太生硬了吧。

这一厅一卧的小套房确实是她进了阮家后住的地方,尽管她在这里没住多久就结婚了,但这五年来这里一直保持着她出嫁前的模样。

“阮家的人对你看起来还算不错。”左靳楠靠到窗户旁,姿态惬意懒懒,好似在跟她聊家常。

阮宁渊再次皱眉,她当然不会相信此刻左靳楠会有这么好的心情闲聊,心里琢磨不透他的用意,但他不能让她牵着鼻子走,今天这事既然已经牵扯到了家里,就必须要有个结果!

当她正准备开口时,左靳楠又突然说话了。

“但楼下的那位你的母亲,好像用意不太妥当啊。”左靳楠的语气突然来了个大转变,玩味中还带着嘲讽,“如果我给个选择,要么把孩子抱回来给你养着,要么离婚,你觉得你的那位母亲会选哪个?”

阮宁渊听了他的这段话后,心里的某个地方迅速坍塌,不,她抗拒,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左靳楠似乎对她的反应还不够满意:“她既然称你为阮家大小姐,那就说明,她要的是你稳稳当当的坐着左太太的位置,那儿也别想去,阮家,你也不要奢望再回来了。这一字一句如同嗜血的刀,必要见血才能罢休。

某些人讲话总有能将人带入地狱的本事,他嘴角仍旧微微勾嘴,可笑容却显得异常诡异:“这样的母亲,毕竟不是从小养在身边的,果然还是不会心疼了,阮宁渊,你是不是该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了,嗯?”第4章结束

第5章 你们整个阮家都不配!

站在快要崩溃的悬崖上,阮宁渊红着眼睛,咬牙说:“不用她来选,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既然你想将孩子抱回来,那我就帮你养着!”

阮宁渊又淡淡地说,“你应该知道,我奶奶的病情受不得半点刺激,这孩子要是进了左家,奶奶一定会受不了。听说阮瑜儿以前跟奶奶很亲近,她一定不愿意奶奶伤心。”

左靳楠的笑容渐渐冷掉,眼里如同结了寒冰般看了让人觉得心颤,他突然伸出手掐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与她对视。

“你没资格提她,你们整个阮家都不配!现在倒是想起瑜儿了,恩?她有用处时就将她拿出来当挡箭牌,你们阮家算什么东西,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把欠瑜儿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阮宁渊嘴唇紧抿着,眼眶还有些红,但眼里带着足够的冷漠,毫不位于地对上他的黑眸。

左靳楠慢慢地靠近她,在与她的脸只有一厘米的距离时才停了下来。彼此之间呼吸交缠,左靳楠手上加重力道,狠狠地锲住她,眼里带上一丝肆意的邪魅,“最近的本事见长了不少啊。”

阮宁渊本来怒气未减,听他这样歪曲事实,更是怒不可恕,抬起手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虽然力道不重,但足以让他分神,从而让阮宁渊趁机挣开了他的挈制,“阮家欠了她什么?阮家给她锦衣玉食二十几年,倒是养出了个仇人不成?你又是谁,就算阮家跟阮瑜儿有什么仇恨,你有什么立场来讨债。”

左靳楠脸上并没有伤到,事实上阮宁渊的那一巴掌并不重,只是为了躲开他而已。但在左靳楠这里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孽,他一向看不起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过是外面长的一颗野草,如今披上了华服就妄想自己是公主了。

“为了阮家,小白兔甘愿变成刺猬,可惜,阮家可不领你的情。外面客厅里坐着的那位,你当人家是亲生母亲,人家可未必当你是亲生女儿。我都替你可怜。”

阮宁渊冷笑,“嘴皮子就不要耍了,还是好好去处理你的野种吧,不然,真让阮瑜儿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伤心呢。”

左靳楠本有些嘲讽的神情瞬息阴沉了下来,周身的气息都变得冰冷了起来,“阮宁渊,不要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瑜儿的名字,你不配。”说完,便走向了门口。

阮宁渊看着他的背景,说道:“那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就得了。”

左靳楠脚步并没有停下,继续往外面走了,也许,并没有听到阮宁渊最后的那一句话。

等他离开后,房间里变得安静了下来。

阮宁渊靠在墙上,许久过后,慢慢地叹了口气。

自己还是修为不到家,一直都告诫自己要忍着,可到底还是忍不住发火了。

其实,他肯定不会留下那个孩子的吧,他对阮瑜儿不是一直都念念不忘的吗?当然不会做让她伤心的事。

所以,她其实没必要跟他吵那么久,完全是浪费口舌。

不过,这一次交手他们也算是平局了,至少她也成功的将他惹怒了。阮宁渊自嘲地想,这大概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左靳楠离开阮家后,还在车里,便接到了纪兰的电话。

“什么事?”

“左总,您都不知道,今日您太太竟然拿了张支票来找我,要我把我们的孩子打掉。”

“是吗?”左靳楠漫不经心地问,似乎对她说的事并不在意。

但他身边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越是这样的态度,就证明他此时的心情就越不好,比如,跟他多年的司机,此时就在为电话里头的人担心。

“不过我把支票撕掉了,人家跟你在一起图的又不是钱。”纪兰撒娇似地说,趁机表明心意。

左靳楠嘴角勾着笑,与他跟阮宁渊谈话时的表情一模一样:“你当然不是图钱,你图的不过是左太太的位置而已。”

纪兰就算再傻,此时也察觉到了异样,“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我只是,我也想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安稳的家。”

左靳楠没心情再听下去,不耐烦地说:“你肚子里那个种到底是谁的,你心里应该清楚,随便拿一个野种栽到我的头上,想必接下来的后果,你应该也能承受得住。”

说完,左靳楠兴致缺缺地挂了电话,见车子已经进入市中心,便让前面的司机转道,“回公司。”

第6章 让她滚到国外

左氏集团,办公楼的顶层里。

杨助理得知左靳楠已经回到公司,匆忙地拿着文件过来。

左靳楠正在办公桌前翻阅资料,手上的文件似乎是有什么不妥,让他脸上的神情有些凝重。

格调高雅的办公室里一片沉静,气氛愈发的不好

杨助理站在门口,手里紧紧掐着文件,久久不敢出声。公司的人都知道,左总情绪不好时,是万万不能惹的。

片刻之后,左靳楠眉头动了一下,沉声问:“什么事?”

杨助理将手中的一份文件递了过去,“这是城西新开发项目的方案。”

他余光憋见办公桌上的那张相框,相片里的女人笑靥如花,气质如幽兰般典雅高贵。心里不由暗叹,即便纪兰的五官跟相片中的人有五分相像,无论如何,气质上也比不过人家半分。

左靳楠接过文件,随手翻了两页后便放了下来,不知是察觉到了助理的目光,还是什么原因,双眸也看向了那张办公室里唯一的照片。

杨助理心里哆嗦了一下,这位小姐是公司里八卦的禁区,别说私下跟人讨论,连心里的念头都不能有。

于是很有眼神地选择退下,“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去了。”

转身走向门时,身后突然飘来声音,“等等。”

杨助理的脚步徒然定下,连忙回身。

“通知纪兰的经纪公司,把她所有的通告都停了。”

声音微凉,带着惯有的震慑力。

杨助理也是真的被震慑到了,定定地看着他,刚刚脑海中的才想到的人,最近红透半边天,势头正猛的明星就这样要被抹杀掉了?这位纪大明星到底还是把左总给得罪了。

人说伴君如伴虎,呆在左靳楠身边的女人更是如此,一旦做了什么惹得他不高兴了,下场与坠入地狱也没什么差别。

当然,相片里的那位小姐除外。

“还站着干什么?”左靳楠似乎并没有生气,好像刚刚吩咐的不过是日常的工作而已。

“是,我这就去。”杨助理猛地回过神,额头瞬间泌出了冷汗,他竟然在左总面前走神了,心里打鼓,担心自己会因此而丢掉工作。

“让她滚到国外,把那张脸也换了。”

杨助理的手正搭在门柄上,心里替纪兰惋惜了一声,好好的似锦前程就这样被毁了。

另一边,阮宁渊在左靳楠离开后,自己也下到了一楼。

回到阮家几年,虽然跟家人相处的不算好,但她心里还是期盼着能等到这个家的认可。

周华脸上还有些微怒,看到阮宁渊下来,语气非常不满:“靳楠都出去半天了,你还杵在上面做什么?难怪你看不住他,我可告诉你,咱们家可丢不起那个脸,别静想着离婚。你既然成了阮家的一员,就该覆行好你的义务。”

阮宁渊的脸色有些苍白,耳边回响起左靳楠的那段话:你当人家是亲生母亲,人家可未必当你是亲生女儿,我都替你可怜。

不,不是那样的,毕竟这二十多年,妈妈一直全心全意地爱着她的另一个女儿,一时适应不过来而已。阮宁渊在心底不停的安慰自己。

周华见她站着没一点反应,好像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不由瞪她:“怎么,我还不能说你了?”

阮宁渊回神,忙说:“您放心,我会跟他好好谈的。”

周华半信半疑,见她要走,便淡淡地说:“吃了晚饭再走吧。”老太太要是知道孙女回来过,而她却没留她下来吃饭,肯定又会怪罪她。

阮宁渊听了不由讶异,心底涌起一阵喜悦,家人始终都是家人。

吃完饭后,阮宁渊没坐多久,周华就赶她了,“你还不快回去?靳楠回家要是看不到你,又去外面找女人,我看你怎么办。”

想起那栋冰冷冷的别墅,阮宁渊心里就是一阵苦涩,“知道了妈,我这就回去。”

她今天没有开车出来,周华也没有说叫人送她,阮宁渊只能徒然从半山腰上走下来,才能搭到的士回家。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别墅时,开始下去了大雨。

见别墅里灯光的昏黄,阮宁渊猜想左靳楠应该还没回来。下了车,她飞快的躲进门口边上的屋檐下。

按了门铃,门却没有动静。

阮宁渊以为佣人在忙,又按了一遍。

两遍,三遍,四遍,手指连续地按了几遍,还是没有人出来开门。

阮宁渊看着天际边倾盆而下的大雨,一阵荒凉感涌上心头,别墅里24小时都有佣人在,不可能听不到铃声才对。

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深爱迟:左先生,求放过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