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全能保安》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许太平夏瑾萱小说全文

  • 时间:
  • 女神的全能保安老施
  • 来源:zd

《女神的全能保安》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许太平夏瑾萱小说全文

《女神的全能保安许太平夏瑾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女神的全能保安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四章 殷勤

“是我呀,是我!”

夏瑾萱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许太平激动的说道,此时的她全然忘了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

她只知道在前几天喝醉的那个夜晚一起度过了她这辈子最难忘的一个晚上!

夏瑾萱本以为他们俩注定不会再见,却没想到竟然会在新生入学的第一天就看到了他。

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一条红线在牵引着两个人,让他们在茫茫人海之中始终能够见到彼此?

不得不说,年轻的女孩子想象力真是丰富,对于许太平来说,被这样一个小姑娘黏上真不是什么好事!

一来对方家里头势力强大,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

二来这样一朵娇嫩的花儿多的是苍蝇围着,以许太平多年的经验来看,和这样的女孩子扯上关系,不仅对自己的猎艳大计有着莫大的负面影响,同时那些苍蝇也会时不时的老恶心自己。

只有不懂事的小年轻才会在偶然吃掉一个女神的时候就把女神给当菩萨供着。

对于许太平这种社会上的老炮儿来说,女神女人都是俩腿一窟窿,在激情时刻一哆嗦之后,那就没啥太大的区别了,所以许太平觉得,他有必要做点什么,免得自己刚来江源大学就碰上麻烦。

“你是谁?”许太平一脸诧异的看着夏瑾萱,就如同是真的第一次见过夏瑾萱一样,他那诧异的模样让夏瑾萱在一霎那间真的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可是,许太平的模样她是一定不会忘记的,虽说不是常见的那种小白脸,但是却也十分的俊朗,虽然今天他穿着保安制服,但是这也掩盖不了他身上那股子让她难以忘怀的气息。

“是,是我啊,前几天晚上你救了我,你,你不记得了么?”夏瑾萱着急的说道。

而这时候,赵雍良等人也都围了过来,赵雍良皱眉看着许太平,而陈学军和李斯帆两人则是目露凶光,似乎对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很不满意。

“我就是一个小保安,何德何能能救了你啊,你认错人了。”许太平摇头说道。

“怎么会,那天晚上,在MIX酒吧外面,就是你救了我,然后我们…”

“我们怎么了?”许太平似笑非笑的问道。

夏瑾萱虽然喜欢去酒吧玩,但是她还真不是一个多开放的女人,眼下许太平这么说,她还真不敢说然后我们就去开房了。

看着许太平的模样,夏瑾萱百分百可以肯定许太平是在装傻充愣,而一般情况下一个男人在跟女人发生了关系后装傻充愣,就意味着这个男人不想继续跟那女人保持关系下去。

其实夏瑾萱也没打算跟许太平保持关系,只不过那天晚上喝的有点多,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许太平,眼下又见到许太平,难免心里有些激动!

但是也仅仅只是激动而已,让她跟许太平发展出一段旷世恋情那是不现实的事情,看许太平的模样,就只是一个小保安而已。

而她则是贵为江源市地下世界掌控者的女儿,两个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就算她愿意,他爸也会悄无声息的让这个小保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

两个人身份的差距让夏瑾萱觉得他们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可是,这断开联系的主动权可得掌握在她夏瑾萱的手上,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小保安主动要断开联系了?

许太平本只是打算装傻充愣跟夏瑾萱断开联系,他觉得夏瑾萱这样的大小姐只要自己装傻充愣,那她就一定不会死乞白赖的往自己身上贴,可让许太平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么做反倒是激起了夏瑾萱的逆反心理。

在泡妞学上来说,许太平这一招叫做欲擒故纵,可是天公地道,许太平可以以胯下的宝贝发誓,他真没想跟夏瑾萱玩欲擒故纵。

“是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夏瑾萱温柔的笑了笑,随后伸出手去,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很像以前我一个朋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夏瑾萱,你能给我你的微信号么?”

夏瑾萱这话一出,整个校门口那一大群一大群正在看戏的新生老生全部都傻眼了!

这样一个被四少中的三少疯狂讨好的注定是校花的一个人物,竟然在开学第一天主动向一个学校小保安搭讪?

天啊,这年头这些公主难不成都喜欢小土鳖?就好像童话故事里王子都喜欢灰姑娘一样?

在这一瞬间,有好多人保安当作了自己未来的人生目标之一。

夏瑾萱的话,让四少中的那三个脸色全部都黑了下去。

“瑾萱,你这样不好吧?他就是一个小保安,你可是大小姐,跟这样的保安加微信,多掉份儿啊!”陈学军赶忙劝道。

“你懂什么?人家瑾萱可没有公主病,只要看的顺眼的,都能跟他做朋友,就你这狗眼看人低的样儿,哼!”李斯帆不屑的瞪了陈学军一眼。

“话是这么说,不过,瑾萱,你,还有咱们,跟这种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你加他微信其实是在伤害他,你随便去一次酒吧消费的钱可能他就得存一年,你朋友圈晒的一个包,他可能十年才能买的起,你跟他做朋友,带他进入不属于他的世界,这对他来说并不好!”赵雍良柔声说道。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朋友圈什么时候晒过包了?我是那种晒包的女人?”

夏瑾萱瞪了赵雍良一眼,然后对许太平说道,“我跟他们不是一类人,我也不是他们嘴里的那种人,咱们加个微信,互相了解一下。”

许太平是这样一种人,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乐呵呵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夏瑾萱想加他微信,他是绝对不会给的。

可赵雍良等人趁着他还没回应呢,就巴拉拉把他这一顿贬,这就犯了许太平的大忌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人若犯我,我必虐之。

这一点夏瑾萱的保镖都是深有体会的。

“我微信号是3355,回头你加我。”许太平笑着说道。

“嗯,好,我微信就叫瑾萱,一会儿我就加你,我先走了,不然门口这得堵起来了,回头再见。”夏瑾萱说完,笑着对许太平眨了眨眼。

随后她转头看向周围的三个人,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告诉你们,别对这个保安大哥有什么坏心思,不然受伤的一定会是你们。”

说完,夏瑾萱踩着小高跟走进了学校,她说的这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她可是见识过许太平的身手的,要是赵雍良这些人不知好歹要去欺负许太平,那结果除了被揍之外没有其他的可能。

不过,这话听在赵雍良等人的耳朵里意思就不同了,他们都以为这是夏瑾萱在保护那个保安,一想到这,三人心头的火就更旺了,不过这三人好歹都是富贵人家的后代,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去针对许太平。

“小保安,有些人注定是你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不要有什么痴心妄想。”陈学军对许太平撂下这么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去了。

“可怜的小保安。”李斯帆冷笑一声,也一同离去。

“你小心着点,这陈学军小心眼的很,晚上走夜路多找个人。要是真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帮你出头。”赵雍良很难得的说了这么一番话,随后笑着离去。

“连计谋都用上了,真是……一群成天不愁吃喝天天想着泡妞的小兔崽子。”许太平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今年接近三十岁,夏瑾萱这些十八九岁的人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小孩子,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把这几个人放在心上,哪怕他们家里头都有钱有权。

当杀手这么多年来,许太平有权有钱的人,杀的还少么?

校门口聚集的人慢慢的散去,许太平看了一下手腕上那块有点老旧的表,被夏瑾萱这么一闹,此时都已经一点了,按道理来说换班的人十分钟前就得来,可是眼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接许太平的班。

许太平走回保安室,看了一下今天的值班表,发现接自己班的,是一个叫做周建国的人。

就在这时,保安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许太平接起电话,说道,“您好,这里是保安室。”

“太平啊,我是建国,下午的班你帮我替一下,我有点事儿,先这样了。”

说完,电话那头就挂了,连等许太平说话都不等。

“又是欺负新人的老戏码。”许太平无奈的叹了口气,任何一个地方出现新人,难以避免都会被欺负,这是人之常情。

不过对于许太平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他很能忍,要不然当年也不至于能够杀了那个总是喜欢将他踩在脚底下的教官,眼下对于许太平来说,安心的当一个普通人,慢慢的忘记自己杀手的身份,忘记当年曾经所碰到过的一切,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被欺负就被欺负呗,反正也不少块肉。

就在这时候,许太平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微信的消息,瑾萱申请添加您为好友。

许太平撇了撇嘴,把这条消息给删了,然后把手机扔到一旁。

空调吹在身上十分的凉爽,校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让沉寂了一整个书架的江源大学变得生机勃勃。

第4章结束

第五章 警花雌威

5

“征东一场总是空,难舍大国长安城,自古长安地,周秦汉代兴,山川花似锦,八水绕城流。”

凉爽的保安室里,许太平闭着眼睛,用他那有些沧桑的调门,唱了一首奇怪的曲子,他摇头晃脑,看起来十分沉浸其中,路过的学生偶尔有听到的,要么疑惑,要么鄙夷,因为他们都不清楚许太平这唱的是什么,不像流行乐,也不是爵士,更不是什么Rap。

“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会唱这华阴老腔咯。”办公室的门推开,一个六十岁左右,穿着保安服的老头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

“老先生好。”许太平睁开眼,笑着把两腿从办公桌上放下来,说道,“老先生您对华阴老腔也有研究呢?”

“研究说不上,就是没事的时候喜欢吼上两嗓子,舒服,畅快,不过大部分人可不懂听,总觉得我是在鬼哭狼嚎的…年轻人,你就是今天新来的保安吧?”老头笑着问道。

“是我,我叫许太平,老先生您贵姓?”许太平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把自己身下的椅子拿到了老头的身前。

“别这么客气,免贵,姓赵,赵比干,大家都叫我笔杆子,念过两年书,退休了没啥事做,就来江源大学当保洁了。”叫做赵比干的老头笑眯眯的说道。

在江源大学,保洁,门卫,保安,这些都是统归保安部管理的,算下来赵比干和许太平也算是同事。

“那我就喊您老赵了。您喊我小许就成。”许太平笑着说道。

“这敢情好,今儿个我听说有新来的,所以刚才做完事,就寻思着过来看看,没成想你竟然也会唱华阴老腔,要不咱们来研究研究?”赵比干笑问道。

“成呀!”许太平由衷高兴的点了点头,他这一辈子爱好不多,一个就是猎艳,还有一个就是这老腔,老腔不讲究字正腔圆,讲究的是随心而发,闲来没事儿的时候许太平就喜欢吼一吼,或多或少能够将内心的一些负面的情绪给发泄出去,不至于让他一个人憋疯了。

赵比干说他读过两年书,可在许太平看来,赵比干哪里是读过两年书,不管是学识还是见解,都超过现在很多所谓的知识分子,不过,许太平并没有追问太多赵比干的事情,这年头谁没有个秘密呢?知道的越多对自己其实越不好,许太平就是永远不会追问他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他才能够活这么久。

转眼就到傍晚,赵比干拍了拍许太平的肩膀,说道,“我还寻思着你新来可能会有不适应呢,没想你这小伙子,还是很不错的,那我也就放心了。”

“多谢您老人家关心我。”许太平由衷的感谢道,这赵比干是个好心人,他担心自己新来可能会因为保安部老人的欺负而有什么郁结,所以这才大中午的来找自己聊天,这一份心对于眼下的许太平来说,真的很难得。

许太平见多了阴谋诡计,见多了生死相斗,这种不包含任何利益因素的关心,最廉价,但是却也最打动人心。

赵比干乐呵呵的离开了保安室,许太平则是走到门口给自己点了根烟。

学校有规定不准在校内抽烟,许太平就只能蹲在校门口。

新生报到会持续三天的时间,然后就是军训。

今天是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学校门口除了来来往往的新生之外,那些小商小贩也来了一大堆,卖杂粮煎饼的,卖武大郎烧饼的,还有卖肉片的,手机贴膜的,琳琅满目。

这些都是独属于学校外的风景,许太平想起了当年自己也曾经跟舍友一起,放学的时候找个摊子坐下,点一份炒粉,一碗清汤。

五块钱就能够解决一顿饭,十块钱就能让自己觉得满足而幸福。

只可惜,当年还未毕业的他一个巧合之下被老Z给带入了火坑,从此与同学分离,如今多年过去,当年的同学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来往,也没有人知道,当年励志成为一个网吧老板的许太平,会走上杀手之路,而最后,却又成为了一个大学的小保安。

世事弄人,许太平咳了一口浓痰,连着嘴里的烟一起吐进了旁边的小水沟内。

“随地吐痰,真没素质。”一个路过的穿着西装的男人鄙夷的看了许太平一眼,从他手上拿着的一大堆教案可以看出,他应该是一个老师,而在这个老师的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俏丽女人,这人看着大概二十四五的样子,身上还带着略微的书生气,但是却也有了一丝丝成熟女人的气息,她留的是干练的短发,只到脖子的位置,整个人看起来很英姿飒爽。

许太平戏谑的吹了一声口哨,一点都不在意那个男老师说的话。

苏念慈看着门口的许太平,微微皱眉,她不认识许太平,但是看许太平蹲在门口的模样活脱脱的就像是个小无赖,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江源大学的保安?好歹这江源大学也是一所知名大学。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苏念慈转头看向不远处。

只见几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留着杀马特发型的年轻人,正站在一个流动摊贩的旁边嚷嚷着什么,虽说他们说的话不能够听的很清楚,但是还是隐约能够听到保护费三个字。

保护费?

一听到这三个字,作为警察出身的苏念慈立马就不能忍了,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公然在学校门口收保护费,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一念及此,苏念慈立马就朝着那几个年轻人走了过去,而跟在苏念慈身边的那个男老师不知道苏念慈忽然走开是要去干嘛,连忙跟在了她的旁边。

许太平饶有兴致的看着苏念慈的背影,这小腰身估计两只手就能给握紧咯,难得的是在这样的腰身下还能有两个翘挺的大屁股,这可是有够难得的。

相较于大胸,许太平更喜欢大屁股,因为万变不离其宗,摸再多最后不也得那啥,而屁股越大,那啥起来可就越有动感。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苏念慈走到几个年轻人的身前,看到一个摊贩正拿着两张红色的钞票递给其中为首的一个染着奶奶灰颜色头发的人,大声质问道。

“哟呵,这小姑娘长的忒好看了!”染着奶奶灰的年轻人笑眯眯的把两百块放进口袋,然后拿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对苏念慈伸出手去,说道,“来来来,认识一下,我叫周小雨,我虽然名字里有个小字,但是其实我很大,哈哈哈!”

“哈哈哈,确实很大,小姑娘,要不要试试?”旁边有人起哄道。

“你们在收保护费?”苏念慈黑着脸问道。

“什么保护费?这是什么年代,法治时代,谁敢收保护费啊。您可别乱说啊小姑娘,我们这是收清洁费,我们是保洁公司的,那啥,葬爱.拽少,把咱们的名片给这个小姑娘看一下。”周小雨对旁边一个杀马特说道。

“好嘞。”那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名片,递给了周小雨。

周小雨把名片递到苏念慈的面前,说道,“看清楚了,先锋保洁公司的,你看看,这些小商贩,把垃圾丢的到处都是,我们就负责清理这些垃圾的,正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们是不会做那种收保护费的无良行为的,对了,小姑娘,一会儿我请你喝杯奶茶去不?这大热天的,你看你,鼻子上都有汗了,来我给你擦擦。”

周小雨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要去摸苏念慈的脸。

苏念慈那可是警校的全优毕业生,擒拿格斗什么的自然是十分熟悉,这手一到她面前,她一把直接抓住手指头然后往下一折,周小雨整个人瞬间就扭曲了起来,嘴里大声叫道,“停停停,再掰手就断啦。”

“打着收清洁费的名义,干着收保护费的勾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他们每个人的清洁费都交给了市政部门,然后由市政部门统一进行清理,你们收的什么清洁费?”苏念慈冷冷的说道。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拽少,忘了爱,狂少,都给我上!”周小雨大叫道。

旁边几个杀马特立马朝着苏念慈就攻了过去。

苏念慈直接抬起一脚,将被自己抓住手指头的周小雨给踢了出去,而后一个漂亮的闪躲,躲过了三个人的进攻,等那个拽少再一次挥拳的时候,苏念慈直接一个军体直拳对着拽少的肋下而去。

啪的一声,拽少扭曲着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而这时候,那个叫做忘了爱的胖子张开双臂,一把将苏念慈给抱住,另外一个狂少则是非常猥琐的对着苏念慈的胸就是一记直拳。

苏念慈面无惧色,抬起脚对着忘了爱的脚掌直接跺了下去,忘了爱惨叫一声,双手松开,苏念慈就地将脑袋往后一扬,砰的一声,忘了爱捂着鼻子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随后,苏念慈原地一个漂亮的三百六十度回旋踢,将靠上来的狂少给踢飞了出去,一颗牙齿伴着鲜血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远处,许太平蹲在地上,笑眯眯的看着苏念慈,轻声说道,“这警校出来的小警花,怎么跑江源大学来了?”

第六章 开工不吉的杀马特(6更)

06

作为世界顶级杀手,许太平对于目前世界主流的一些武术都是有着不少的了解,尽管苏念慈的很多动作并没有很明显的军体拳的痕迹,但是在许太平的眼里,苏念慈的每一个动作的细节都带着军体拳的影子。

军方和警方的军体拳各有不同,军方军体拳主要表现为破坏,可以瞬间击杀敌人,所以出拳会比较高,主要的目标就是心脏以及喉咙等比较薄弱的地方,而警方的军体拳主要表现为控制,制服,所以,苏念慈这几手一露出来,在许太平的面前,她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秘密。

如苏念慈这般可以轻松的以一打多的资质,就算是在警队里也很少见,按道理来说警校出来后就应该分配到地方的精英队伍里,而现在她却来到了江源大学,这让许太平多少有些警惕。

毕竟,许太平曾经是一个杀手,在各个国家都有案底,当然,许太平也仅仅只是有些警惕而已,以苏念慈这般的身手还不至于能够抓的到他,而且,就算有人怀疑他的身份,也不可能派苏念慈这样一个小家伙来,要抓他血狼,怎么着,也得来一头老虎吧?

发动机的轰鸣声在校门口忽然急促的响起,随后就看到一辆摩托车快速的冲撞向了苏念慈。

骑在摩托车上的周小雨面色狰狞,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第一天开工竟然会碰到这样一个多管闲事的硬茬,一般来说,每年的寒暑假,学校门口是不会有小商贩的,对于他们这些混混来说自然没有保护费可以收,而今天是新生入学第一天,小商贩来了,那对于周小雨他们就是久旱逢甘霖,休息了两个多月总算能开工了。

开工讲究一个顺利,一个吉利,今天这个工开好了,以后就会在这里形成潜规则,那就是大家都得交保护费,可是被苏念慈这么一搞,他们的威信全无,那以后谁还会给他们保护费?

这并不是单纯的一天的保护费的问题,这可是一个学期的保护费问题,要是这学期的保护费收不上去,老大怪罪下来,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为了以儆效尤,所以周小雨毅然决然的发动了摩托车,他要把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给撞飞出去,让在场的这些人明白,他周小雨作为江源市凤林区河池街的混混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此时的苏念慈刚好把狂少给打趴下,整个人是背对着周小雨的,等她听到声响再回头的时候,那摩托车已经到了身前。

苏念慈惊讶的表情在脸上一点点的凝固,摩托车以五十多公里的时速急速的撞向苏念慈,以苏念慈的反应能力,此时已经无法躲开。

就在这时,坐在摩托车上的周小雨陡然闷哼一声,整个人往旁边飞了出去,而他身下的摩托车也是直接车头一歪,本来径直撞向苏念慈的,结果这一歪,刚好嗖的一声从苏念慈身边擦身而过,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噼里啪啦,一阵脆响,这不是摩托车摔倒的声音,而是周小雨撞在旁边一排电动车上的声音。

“这,这是怎么回事?”苏念慈惊疑不定的看着周小雨,在周小雨的身边有一块石头,那石头此时已经碎了,可以看的出来,应该是那块石头撞击在了周小雨的身上,这才导致周小雨整个人飞了出去。

苏念慈往旁边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什么显眼的人物,根据周小雨飞出去的方向来看,那个石头应该是从靠近校门口的那个方向来的,可是,校门口除了那个蹲在地上一脸猥琐模样的保安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难道是那个保安?

“这怎么可能!”苏念慈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想法,那个保安一看就是个二流子小混混,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可以扔出把人撞飞的石头?

可如果不是那个保安的话,那又会是谁?

许太平打了个哈欠,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转身走进了校门口的保卫室。

“你没事吧念慈,刚才可吓死我了!”一直在旁边打酱油看戏的那个男老师眼见着一切都安全了后,总算是跳了出来对苏念慈嘘寒问暖了起来。

“没事。”苏念慈摇了摇头,随后对倒在地上直哼哼的周小雨说道,“以后再让我在江源大学的校门口看到你,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苏念慈又看向周围的那些小商贩,说道,“以后他要是再找你们收保护费,来江源大学找我,我叫苏念慈,我是江源大学的体育老师。”

说完,苏念慈转身往学校走去。

“苏念慈,好你个苏念慈,老子记住你了!!”周小雨倒在地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校门口所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出插曲,许太平回到保卫室里,拿起了手机,手机上是夏瑾萱再一次的添加好友的信息,许太平再一次的把信息给删了。

他并非是什么无情的人,但是他却对于任何女人给的感情都报以拒绝的态度,他喜欢一夜情,喜欢拔吊无情,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有人被伤害。

对于许太平来说,他是一个杀手,而杀手是不能有可以被人当成把柄的东西的。

苏念慈在经过保卫室的时候多看了许太平一眼,透过保卫室的窗户她隐约可以看到许太平手上拿着的手机上两具肉体正在激烈的拼搏着。

苏念慈暗骂一声禽兽,随后就走进了校园里。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晚上,今天的新生入学也算是结束了,王进财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来到了保卫室,看到整个保卫室只有许太平一个人的时候,王进财笑着咒骂了几声那几个偷懒的保安,而后带着许太平往学校的住宿区走去。

“你住的地方呢,是靠近后山的一幢宿舍楼,那宿舍楼是十几年前建的,之前是用来给医学院的人上课用的,后来建了新的大楼,那就被当作了宿舍楼,虽说距离大门比较远,但是胜在安静。”王进财一边走一边跟许太平说道。

“多谢王主任。”许太平感激的说道,“回头我一定请您吃饭。”

“吃饭就不用了,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对了,你要记住,后山别随便去,上面有不少的实验室,咱们的很多老教授们都习惯在那做实验研究,因为安静嘛,那个区域的保安工作都是我在做。”王进财说道。

“好的,没有问题,不该去的地方我一定不会乱去!”许太平十分老道的点头说道。

两人走了得有半个多小时才来到了许太平的住处。

这是一幢看起来很像鬼楼的房子,墙壁上满是爬山虎,整幢楼也就三层高,所有的灯都是关着的,很明显这里晚上是没有什么人住的。

楼下的铁门已经生了锈,看样子许久未曾有人清理过,靠近铁门的地方放着一个垃圾桶,垃圾桶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你住的地方就在这一楼,二三楼没事就别上去了,你也知道,医学院嘛,跟尸体是脱不开关系的,二楼就是个太平间,存放实验用尸体的地方,怪阴森的,三楼当年有个学生在那吊死过,所以这两个地方少去。”王进财叮嘱道。

“好嘞。”许太平点头道,“多谢王主任的提醒。”

“你的房间是这间,被褥什么的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空调也有,就是卫生间离的远点,在走廊的尽头,是个共用卫生间,不过也没事,这里就住你一个人,也没人跟你抢,哈哈,我先走了,你先住下吧,明天一大早六点得报道,你记得准点,别迟到了!”王进财说完,拍了拍许太平的肩膀,随后笑着转身离去。

“抽了老子的烟,给老子安排这样一个鬼地方,还真是无情呢。”许太平戏谑的笑了笑,随后走入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不大,就是一个单间,单间里放着一张床,床倒是挺干净的,床上的被褥也很整齐。

虽说楼上是太平间,还死过人,但是对于许太平来说这不算什么,就他身上那戾气,估计就算是鬼见着了他也得跑。

洗漱完毕之后,许太平离开房间,去到校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瓶白酒,随后一边喝一边往宿舍走去,等他走到宿舍的时候,一瓶一斤的白酒就已经见底了。

许太平打了个酒嗝,醉眼惺忪的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阴风阵阵,吹动了墙上的爬山虎。

校门外的一间小酒吧内,陈学军正跟几个人坐在一起聊天喝酒。

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坐在陈学军身边的那几个人,赫然就是今天的收保护费四人组。

“吗的,学军,你一定得给我查清楚你们学校最近新来的那个女老师的底,她住在是地方,什么时候上班下班,这个仇不报,老子也就不用在这河池街混了!”周小雨咬牙切齿的说道。

“周哥你别着急啊。”陈学军拿起啤酒跟周小雨碰了一下,说道,“那个女老师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查清楚的,不过眼下你还得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周小雨问道。

“帮我教训一下我们学校新来的那个小保安!”陈学军说道。

女神的全能保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女神的全能保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女神的全能保安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