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穆宁凤慕南小说全文

  • 时间:
  •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三七七七
  • 来源:zd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穆宁凤慕南小说全文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穆宁凤慕南》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4章 教训

回到慕家时天已经快亮了,慕南匆忙烧掉了昨天晚上穿的衣裳,她的院子比较偏僻,平常也没有人愿意来,即便她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所以,她即便是彻夜未归,也没人发觉。

“到底是哪位王爷啊?”烧完衣裳,慕南开始在原主留下的记忆中查找关于宁国几位王爷的记忆。

但是因为原主生前基本没出过慕家,根本接触不到权贵,对此,一点相关的记忆都没有。

“娘,你看看女儿身上的伤,那个贱人趁着你和爹爹不在,勾引子光丢进了慕家的脸不说,还将动手打伤了我。”

慕一茉哭哭啼啼的声音从院外传来,慕南动了动耳尖,不禁弯起唇角,“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

前些日子她的庶母李秀兰和亲爹慕五德去了李家小住,想必是昨天夜里才回来,所以今天一大早,李秀兰就来给她女儿报仇了。

她本来还发愁怎么从李秀兰那里将亲娘的东西要回来,现在好了,自己上赶着就过来了。

“敲门。”穿着湖绿色衣裙的妇人斜了眼身边的丫鬟。

“不用了。”慕南笑着将门打开,站到一侧,“您里面请。”

李秀兰扫了她一眼,眸光锐利,“看来真是转了性子,如今,看到人都敢上前说话了。”

“这些年有您的照料在,无论如何还是有长进的。”慕南说完请她进屋,模样恭敬且狗腿。

“哼!”慕一茉跟在后面,看着她的样子冷哼了一声,“你之前不是还得意吗?现在不照样得摇尾乞怜。”

慕南斜了她一眼,气势与方才截然不同,不过转眼间就换回了方才的笑容,“妹妹说的是。”

“你!你少得意,我娘今日就是来给我报仇的!”慕一茉说完,赶在她前面进了屋。

进到屋子后母女两人一同捂住了口鼻,李秀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倒是慕一茉先受不了了,“你这什么味儿啊?这么臭。”

“可能是死了只老鼠长虫什么的。”慕南转身将门关上,似乎闻不到屋里的味道一般,将门窗都封死后,才朝母女二人过去。

“你要做什么?”李秀兰看着她的样子,将慕一茉拉到了身后。

“没什么。”慕南也不在意,自己拉了张破椅子坐下,眸中闪过一抹寒意,“只是想问问妹妹有没有闻到死人味儿。”

慕一茉身体紧绷,从刘秀兰身后探出头来,“你什么意思?”

“妹妹当真贵人多忘事,姐姐昨儿才丢了一条命,妹妹怎的就给忘了?”慕南说着扭了下脖子,发出两声脆响。

“不用吓唬茉儿,昨天的事我都听说了,你自己不检点,怨的了谁?”李秀兰冷笑一声,在她旁边坐下,“再者,就算你真的是鬼,我也不怕你。”

“当年你娘跟你一样,最后不还是败在了我手里?”

慕南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是你害了我娘!”

“你娘技不如人怪得了谁?”李秀兰说着挑起眉梢,“怎么?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感情是要为你娘报仇?”

“这么说,我娘真的是你害的?”慕南从原主的记忆中了解过,亲娘的死因不简单,当时就猜想是李秀兰动的手脚,如今看来,错不了。

李秀兰闻言,猛地拍了下桌子,“是又如何?连你娘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如今,就凭你,也敢伤我女儿?”

慕南低头笑了一声,起身走至她面前,弯腰凑向她耳朵。

“你说对了。”

话音落地,她一脚踹向其身下的椅子,椅子年久失修,经不得她这么一脚,晃都没晃就散了一地,李秀兰整个人四仰八叉的砸到了地上。

“娘!”慕一茉见状,惊叫着跑过来,弯身就要去扶,慕南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拽到了她娘的灵位前,“跪下。”

慕一茉捂着自己的头皮,疼的眼泪横流,“我不跪!我不跪!”

慕南捡起地上散落的木棍,抬手抽向她膝盖处,不过用了三分力,慕一茉就惨叫着跪到了地上。

看到自己女儿遭受如此待遇的李秀兰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掏出怀中的匕首就要往她心窝里刺。

一脚踩住慕一茉的腿迫使其跪下后,慕南转身直接钳住了李秀兰的手腕,不禁抽了抽嘴角,不愧是母女,连藏匕首的地方都一样。

“做了慕家这么多年的夫人,你怕是早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吧?”

“兰儿。”

“你!”听到这个称呼,李秀兰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你、你怎么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慕南见状,退后两步学着原主记忆中亲娘的模样拂了下衣袖,“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照顾我女儿的?”

“不可能!你已经死了!”李秀兰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发出叮当一声响。

“是吗?”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按到灵位前后,慕南才扬起唇角,“你好好看看,这是谁的地方!”

看着被供奉在香炉后的牌位,李秀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捡起匕首后爬起来对着她,“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吓到我!一个死人,我不怕!”

“你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慕南箭步上前打掉她手中匕首,另一只手接住后一把拎起了慕一茉,抵到她颈间,“何止是命,你们欠我的,通通都要还给我。”

“放开她,你放开她!”看着自己女儿的脖子被匕首划破,血珠子跟不要命似的冒出来后,李秀兰这才有些慌神,“我还给你,我还给你!你不要伤害茉儿!”

慕南的力度又加了三分,“我只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慕一茉的小脸儿瞬间惨白,“娘我疼,我好疼……”

李秀兰别开眼睛,转身推开房门。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她就带着一个箱子拐了回来,慕南坐在凳子上,而慕一茉则跪在灵位前不住发抖,看到她带着东西回来,慕南指了指旁边的空位置,“去,给我娘磕三个响头,今儿就饶了你们。”

李秀兰捏着拳头咬着牙,眼中的恨意堆积到了极点,即便她此时再恨,因为慕一茉的缘故,她只能带着如毒蛇般阴鸷的眼神,一步步走到灵位前,跪下磕头。第4章结束

第5章 宁王口谕

躲在暗处的人目睹了一切后,压下心中震惊,悄悄离开了慕家。

天气虽还泛着寒,但王府的花园中已然春色一片,百花齐放。

“王爷,那个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是慕家大小姐慕南。”

星影快步而来,在花园中的亭子前跪了下来,脚底沾着被露水打湿的花瓣。

“大字不识一个,琴棋书画不通,手无缚鸡之力的慕家大小姐?”

亭内,穆宁华服裹身,面前摆着棋坛,星影禀报时他正与自己对弈,俊美的面容看不出喜怒,指尖棋子摔入棋盘的动作却彰显了他的不满。

“谁查的让他趁早滚蛋。”

星影对此丝毫不惊讶,似是主子的态度在他预料之中般,他松开轮椅走到前面单膝跪下,“属下知晓时也不相信,但是修羽亲眼所见,不会有错。”

说完他抬起眼睛,杀意一闪而过,“可要属下前去了结?”

“不急,小小慕家不敢犯这灭九族的死罪,本王要知晓她背后是何人在操控。”穆宁说完,将手上的花丢到了地上,“明日你去递帖子,后日的诗会上,本王要看到她。”

星影连忙将花捡起来,低头领命。

……

打发了李秀兰母女,也算是为小慕南出了口恶气,她清点了下李秀兰送回来的东西,确认无误后,才揣了点碎银子翻出慕家,她要去找那算命的。

慕南怒气冲冲的去,骂骂咧咧的回来,找了一个时辰也没找着那死算命的人影,也许那算命的真有两把刷子,算出了自己有血光之灾,跑路了。

她本还担心那王爷不会放轻易放过她,强撑着一天没合眼,却连个鬼都没等来。

慕南怂,可怂了,死过一次的人怎么着都怕死,所以夜里也没敢睡,死撑着撑到了第二天天亮。

本来以为可以睡一会儿了,还没闭眼,就被来传话的丫鬟拦了下来。

“大小姐,老爷请你去祠堂。”听说了昨儿个发生的事,丫鬟一脸紧张,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

听到声音,慕南不用想就知道慕五德叫她去祠堂是为了什么,她昨天那般收拾李秀兰母女,她们二人若不去告状,那才古怪。

跟着丫鬟来到祠堂后,慕南啧了一声,怪不得一路上都没见有下人忙活,原来全都在这儿了。

下人们两排站好,她那便宜爹慕五德站在祠堂正中,两边分别是李秀兰和慕一茉。

见到她来,慕五德本算不上白的肤色更是黑如锅底,他声如洪钟,架势吓人,“孽女,还不跪下!”

“为何要跪。”慕南不慌不惧,开口反问。

慕五德眉头紧锁,话里夹着怒气,“你勾引妹夫,责打妹妹,还敢伤你母亲,不顾廉耻,不忠不孝!”

“敢问爹爹,趁家中无人,邀我小聚灌我迷药,搬上她床,可怨我勾引?”

“慕一茉损我清白,不敬长姐,她该不该打?”

“至于李秀兰,她害我母亲,坏事做绝,丧尽天良等等……”慕南忽然想起一事,顿了一下后看向李秀兰,“我昨天没伤你。”

刘秀兰立刻抹起了眼泪,抬手时露出了手和胳膊上的伤,只见她身子一软,跌到了地上,“老爷啊,这么多年来,我有时候确实偏心茉儿了一些,但是,我对南儿也是尽心尽力,一心想替姐姐照顾她啊。”

“我身上的伤是小,但是南儿说我害了姐姐,我如何敢当啊!”

打眼看去,她哭的十分伤心。

慕五德心疼的心都要碎了,“你先起来,这么多年你来你是如何做的,我自然清楚,你放心,我今日定还你一个公道。”

看着眼前这一幕恩爱的戏码,慕南不禁摇了摇头,爱情啊,真是让人盲了眼睛。

“慕南,你可知罪?”安抚好了李秀兰之后,慕五德站到了她面前。

“罪?”她没忍住笑了一声,这慕五德怕不是还活在梦里,“且不说我有罪无罪,你一不是皇亲国戚,二不是武将高官,岂有问罪之权?”

说完,慕南唇一笑,接着道,“哦,对了,爷爷在世时,慕家确实很风光,但是到了如今,你也该醒醒了。”

“你!”慕五德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指着她的手不住颤抖,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在看到她嘴角的讽笑后,他彻底爆发,“来人啊!”

“请家法!”

慕南脸色微沉,却也不怕,慕家本就没把她当作女儿对待,如今能跟慕五德撕破脸最好,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的脱离出去了。

“慕家主。”

一道声音响起,阻止了慕五德的动作。

众人闻声望去,纷纷吸了一口气,慕南也不例外,她不光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还想找个地缝将自己藏进去,因为这人她见过。

正是那王爷身边的劲衣男子,名叫星影的。

“您怎么来了!”看到来人,慕五德先是惊讶了一番,接着连忙换上了一种讨好的笑容,“可是宁王有吩咐?”

星影进屋,环视了一圈后找到了那个躲在慕五德身后的身影,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了一片金打的竹叶,“宁王派我来给慕大小姐送请帖,邀慕大小姐参加明日的诗会。”

“大人可是听错了?”慕一茉见状,几步跑到他跟前,慌忙问道,“慕南她字都不识一个,宁王殿下怎会邀她参加诗会呢,莫不是大人听岔了?”

局势不明,慕南不敢冒然出声。

“王爷亲口嘱咐,怎会听错。”星影说完,将手中的金叶子递到了慕南面前,“请小姐收好。”

慕南这才想起来自己虽然见过他,他却是没见过自己的,于是接过竹叶冲他笑了笑,“多谢王爷。”

“星影大人!您只带了一份请帖吗?”见状,慕一茉极为不甘的咬了咬嘴唇。

“王爷不喜品行不佳之人,还望慕二小姐自重。”星影说完看向慕五德,“慕家主,若是王爷明日在诗会上见不到慕大小姐,亦或是慕大小姐带伤赴会,王爷怕是会动怒。”

“王爷明鉴,慕家……不敢。”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后,慕五德双膝一弯,跪到了地上。

“不敢最好。”星影留下一句冷哼,离开前特地看了眼被慕一茉挡在后面的慕南。

慕南也在看他,两人的视线交错,带着不同的意味。

慕南知道,他认出她了。

第6章 跳河

“姐姐如今真是好本事,勾引子光不说,还不声不响的让宁王邀你去诗会,当真了不得。”星影走后,慕一茉两步冲到了慕南身边,抬手就要打她。

“茉儿!”李秀兰看到她这个动作,吓白了脸,连忙将她拉到一边,低声道,“娘知道你不甘心,但是你看星影大人是怎么传话的,要是明日宁王见到她身上有伤,咱们全家都得跟着遭殃!”

慕五德没有再敢为难,但能看出来是硬憋着一口气,慕南也不想再看到他们,转身回了自己的小院。

看着手上的金叶子,栩栩如生,连纹路都十分清晰,慕南却觉得这金叶子有千斤重,她现在是知道了,呵。

穆宁,宁国皇帝最为疼爱的皇子,以国号为名被封为宁王,十二岁遇刺落了个双腿残疾的病症。

“好一出瞒天过海的戏。”看着这金叶子,慕南心中堵的慌啊,那宁王哪里是邀她去诗会,分明是为杀她找个由头罢了。

不过这也说明,她现在能睡一个好觉了。

这一睡便是一天,慕南起身后在院子里发现了两个捧着衣物和头饰的丫鬟,不禁挑了下眉,“谁让你们来的?”

“小姐,是老爷让我们来伺候您的,老爷还是很关心您的。”一个看长相就精明的侍女上前道。

“伺候我的?”慕南不禁摇了摇头,指了指后面,“放里面吧。”

两个丫鬟福了福身,走进屋子,出来后她就不见了。

慕南去看了房产,亲娘留下的宅子都是些大宅子,相比起来比慕家还要大,她一个人住着不方便,就去看了位置较偏的别院,春有桃花夏有荷,秋有枫叶冬有翠竹,十分合她心意。

反正早晚都要脱离慕家,所以她当场就将那别院买了下来,虽然也不小,但她住着舒心。

一去一回天早就黑透了,她又是吃了饭才回去的,两个丫鬟本就等了一天,好不容易见着她人,还没讨赏,人就没了踪影,一等就又是半夜,看到她回来,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慕南斜了她们一眼,“打水梳洗。”

“小姐一去便是这么个时辰,这会子哪儿还有热水。”丫鬟一脸的不耐烦。

“没有热水就去烧,还用我教你吗?”慕南抬眼看向她。

丫鬟本还想辩驳,当看到她的眼神后,心中一阵发寒,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慕南算是发现了,虽说分三五九等,但这些人,就是不能给好脸色,否则便是人人可欺,小慕南就是这样,直到死,也没人怜她半分。

直到深夜,她还沉浸在购置了房产的喜悦中无法自拔,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规划脱离慕家后的生活。

肆意江湖,策马当歌。

第二天一早,两个丫鬟的低声交谈将她吵了起来。

“二小姐吩咐过了,你我照吩咐行事就是。”

“二小姐赏了多少?”

“够你我吃半年了。”

“你小点儿声,别把她吵醒了!”

“你怕什么,小姐说了,不怕她发现。”

听到这些话,慕南不禁弯起眉眼笑了笑,真好,给她省事儿了。

脸上白粉厚的一步三掉,嘴唇红的跟吃了死羊羔子一样,发髻松垮的不成个样子,就连衣裳都是最艳俗的颜色。

慕南对此十分满意,上马车前还和颜悦色的丢给了两个丫鬟一人一枚银锭子,褒奖她们差事做得好。

两个丫鬟得了赏,拿着赏愣在原地,满脸的不知所措。

等了许久不见马车动,慕南挑开一侧的锦帘催了一声,她可不想去晚了,给宁王一个杀自己的机会。

马车很快动了起来,慕南一路上透过锦帘看到了京城的模样,热闹繁华,有盛世景象。

约摸行进了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小姐,咱们到了。”丫鬟挑开帘子,伸手扶她。

下了马车后,慕南才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一座青砖绿瓦的园子,春意盎然,甚至还能闻到花香,站在门口,远远的就能听到里面女子的嬉笑声,微风拂面刮来,甚至还夹杂了脂粉的香甜味儿。

“走啊?”她走了几步,发觉不对,转身看向站在马车旁不的两个丫鬟。

“小姐,王爷定的规矩,奴婢们不能随您进去,里面有人伺候的。”丫鬟说完福了福身,“奴婢们在此候着您。”

慕南也没纠结,那穆宁想要杀她,岂是两个侍女能拦下的?她们两个是慕一茉的人,带上反而累赘。

进了园子后,立刻就有一名女子朝她迎了上来,“您是……慕家小姐?”

“嗯。”慕南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竹叶递出去。

那女子看到她的动作笑了笑,行礼道,“奴婢是青园的侍女,这是王爷下的贴子,小姐收好即可。”

慕南不禁摸了摸鼻子,原主的记忆里没有参加过什么诗会宴席,她也是第一次,闹了个笑话她也挺不自在的。

“慕大小姐随我来就好。”丫鬟引着她慢慢往里走。

一路上有不少人看到她后捂嘴偷笑,议论纷纷,慕南听了,大多都是笑话她的,但这些人似乎很有教养,若非她耳力过人,否则也听不到。

“诶,你是谁啊?”

两名女子结伴而行,一名身穿青色衣裙,另一人着白衫红裙,风姿绰约,婉转柔情。

说话的是着青衣的女子,她上下打量了一眼,接着抿唇一笑,“想来你就是慕家小姐慕南吧?”

“二、二位是?”慕南立刻垂下了脑袋,将懦弱胆小演的淋漓尽致。

“你别怕,我是林清婉,她是白家二小姐白青岑。”林清婉掩唇轻笑,接着拉住了她的手,“你这副模样怎能参加诗会?跟我来,我替你重新梳妆。”

“不!不用了!”慕南心中一惊,她故意打扮成这幅模样,就是为了少出风头,好让穆宁觉得她痴傻然后放过她。

“你我都是女儿家,何必害羞呢?快跟我来!”林清婉是一副热心肠的模样,拉着她就要走。

眼看着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这里,慕南连忙将她甩开,“不用了。”

“啊——”

谁知她这一甩,林清婉脚下一滑,跌进了湖里。

慕南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心知自己没有使劲儿,一时间看过的脑残电视剧里面女主被人陷害的情节瞬间涌了出来,她咽了口口水,怀疑这女的是穆宁的姘头。

万一这女的是穆宁的姘头,知道后肯定不会放过她,想到这里,慕南眼一闭,心一横,装作她脚滑的模样,也跳了进去。

连着两道落水声传来,众人愣了。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