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执手不负华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执手不负华年小说

2019-06-09 07:41:59来源:zd作者:鄀宁宁

《执手不负华年》小说主角是苏芸楚瑾瑜,这里提供执手不负华年苏芸楚瑾瑜小说作者鄀宁宁,都市全能至尊主要说的是。她,是杀手界顶级杀手,善于伪装,隐忍无情,如同黑夜中蛰伏的豹子,一击必杀。他,是大燕国高高在上的六王爷,姿容绝色,清朗俊逸,温柔邪魅的外表下亦是一颗冷血无情的心。一朝穿越,当冷血无情的她,遇到同样冷血的他,到底谁主沉浮?她匍匐在他的脚边,垂首隐去唇边的冷笑:“臣妾有才,愿为王爷马前卒,但只求为臣,不愿为妾,求王爷成全。” 他捏着她的下巴,笑如罂粟:“一切如你所愿。”。。。

《执手不负华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执手不负华年小说

执手不负华年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卷 初来第21章 惊言

不多时,豆大的雨珠哗啦啦的似倾盆般落下来,砸在地上,淅沥沥的雨声自车外传来,春末惊的不时的掀开车帘朝外望,正事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是真的下雨了,不是她眼花看错了。

车队中的人都很迅速,已在云层落下之前便扎好了营,饶是如此,还是有不少人都淋了雨,雨实在是下的太快了了,从起云到落雨不过几刻钟的功夫。

所有人三三两两的围在帐篷前闲谈,望着雨天。

“这雨下的太突然了。”有人说道。

“是呀,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说下就下。”另一人道。

“中午之时天还万里无云呢。”

军士们围在一起愁眉苦脸的叉着手谈论,忧愁的望着天,不知这雨下的这么大什么时候停。还有人擦着落在头发上身上的雨水,热闹喧天。

春末缩在马车里,从案几上拿了一盘糕点递给苏芸。

“小姐,吃些东西吧?”她看着她,说道。

苏芸摇摇头,并未接过盘子,从书本里抬起头,眼眸黑亮幽深,犹如皓月当空。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不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就懈怠,旁的事亦是如此。”她说道,声音不急不缓,“去做饭吧。”

春末一凛,忙低头应是。

“是,奴婢受教了,小姐今儿要吃什么?”她问道。

苏芸歪头想了想,道:“就椿根馄饨吧。”

春末应了是,拿了把油纸伞正要下马车,后面苏芸又道:“多做一些,给前面的马车也送去一份。”

“是。”春末笑笑,答应了便撑了伞下车去后面的的马车中找灶具去了。

言毕,苏芸便揉了揉眼睛放下书本,撑头透过车窗静静的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大雨,静默而安静。

春末轻车熟路的从后面第一辆拉嫁妆的马车夹层中拿出锅碗瓢盆,在王青海的帐篷外支起的简易草棚中便洗手作羹。

她有条不紊的生火,切菜,和馅,手下没有一丝慌乱,神情也不焦急,伴随着菜刀剁在案板上的声音,夹杂着雨水哗啦啦落地的声音,在这荒郊野外之中,无端端的让人升起一股温馨来。

王青海寻着声音过来,一边脱掉身上厚重的蓑衣一边问春末。

“下这么大雨,随便吃些什么垫垫肚子就好,如此麻烦作甚。”他问道,肚子却是诚实的咕噜叫了一声,声音颇大,王青海顿觉尴尬。

春末仰头笑了一笑,摇头晃脑道:“舅老爷您有所不知,我们小姐说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不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就懈怠,吃饭亦是如此,人生在世,吃穿住行,吃食顶顶重要的事,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不管是吃饭还是旁的事,都要坚持,风雨无阻。”

这是她自己理解出来的,小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王青海哭笑不得,道:“不过就是馋嘴罢了,哪来这么多大道理,罢罢罢,我也跟着享口福便是。”

春末笑眯眯的应了一声,便又低头忙了。

她现在是对小姐说的话信服的五体投地,只要是小姐说的,那必定都是对的,小姐那么厉害!怎么会只是为了口腹之欲呢,她是在教自己大道理呢!

苏芸忽然觉得鼻子一痒,打了一个喷嚏。

椿根馄饨并不难做,此时又恰逢初春,前些日子无事的时候,她便采了好多椿根晒干做备用,此时光拿出来用就可以。

不多时,便做了满满一大锅馄饨,锅盖刚一掀开,便飘出阵阵香气,点了几滴香油,其下飘着紫菜,提了馄饨的鲜味。

冰冷冷的雨天,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令人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惬意舒爽,似乎这冷冷的春雨天也不那么难熬了。

春末给苏芸端了一碗,又叫了个兵士端着托盘撑着伞给前面的马车送去了一份,是青松接着的。

“我们小姐说了,初春多痢疾腰痛,吃些椿根对身体有益。”春末解释了一通。

青松道了谢,不敢耽搁便给楚瑾瑜送进帐篷。自被楚瑾瑜训了一通之后他老实多了,不敢对楚瑾瑜的决定再做质疑不满。

王青海把苏芸从马车上叫了下来,叫她在帐篷里吃饭,也活动活动筋骨,苏芸从善如流的应了,与王青海对坐帐篷里吃饭,和着外面的大雨,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春末今天做的馄饨多,兵士们基本人人都吃上了,吃完了饭的兵士们觉得浑身暖洋洋的,也不冷了,对苏芸的印象更是一下好了不少,都交口称赞。一个个的围在一起闲聊,笑闹声也欢畅了不少。

雨下的愈发大了,可这却丝毫未影响大家的好心情,只是少不得抱怨上一两句,这大雨何时才会停。

有了前科,王青海便问了苏芸一句,“芸娘,你可知这雨何时能停?”

苏芸静静的垂着手站在门边,仰头望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唯有一双眸子清亮。见她没说话,王青海以为她不会回答了,心里自嘲的一笑。

倒是他小题大做了,她一个小女孩家家的,能知道何时下雨便已经是天大的本事了,他怎的还奢望她还能预知何时雨停?就是司天监的那些人都没有这个本事,他倒是将她当做神仙了。

正待他起身之时,苏芸忽而转头道:“戌时一刻便能停,不会下很久。”

青松刚一进帐篷,便听到苏芸这句话,他不由惊诧的看了苏芸一眼。王青海眼尖,见青松进来,连忙起身迎道:“怎的还劳烦你亲自跑这一趟,吩咐一声,我叫人过去取便好了。”

王青海使了个眼色,一旁的书白赶紧过来接过青松手中的食具。

他对青松极为敬重,别看青松只是个小厮,年纪又不大,可他却是近身伺候楚瑾瑜的,没点儿过人的能耐,也在那位跟前呆不长久。

青松摆摆手,道:“哪里哪里,公子让我过来顺道问问王大人,您这儿可还有多余的椿根?若是有的话,给他拿一些。”

王青海转头看苏芸,苏芸道:“你去问问春末,她知道。”

青松道了谢便转身出去了,春末正在清洗食具,问过之后,春末便从马车中拿了好多椿根过来,还大方道:“都是野菜,不值什么钱,小哥要是有用的话尽管过来拿。”

青松脾气好的答应了,回去把复了命,顺道把刚刚听到苏芸说的话禀告给了楚瑾瑜。楚瑾瑜闻言只是笑了笑,没当做一回事。

下意识的看了看外面瓢泼的大雨,失笑摇摇头,道:“去把这椿根煮一锅水给他们灌下去,别叫他们死在路上。”

青松正色,匆匆下去忙活去了。

天色暗沉沉的,乌云压顶,厚重的云层似是有落不完的雨,暗沉的云层更衬得天暗的快,大家热闹的喧闹声随着这好像永不会停的雨也渐渐消弭。

看来,这雨说不得要下上三两天,估摸着明日也要宿在这儿了。有人如是想着。

就在大家说说笑笑准备歇息的时候,忽然从外面传来一声惊叫。

“呀!雨怎么停了!”忽而,有人大喊一声。

似是几个眨眼的速度,雨停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营,沉寂下去的热闹再次燃起,喧闹声更甚刚刚,甚至有已经脱衣休息的人才披着外衣出来看。

刚刚还瓢泼的大雨像是突然消声觅迹,天空中暗沉的乌云也慢慢散开了,露出隐在云层后的月亮。

放晴后的天空深蓝明亮,月色明媚,温柔的照耀着大地,地上坑坑洼洼的水洼被映的反射出浅浅的明光,万千繁星挂在夜幕上,极美。

楚瑾瑜走到帐外,朝沙漏里望了望,瞬间失神,他问道一边同他一样震惊的青松,“现在是戌时一刻吗。”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青松点点头,咕噜的咽了一口口水,脸色难看。

老天,那女子还有这等本事!他还把人家当成累赘!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一卷 初来第22章 有狼

雨过天晴,空气中还飘散着冷冷的湿气,除去已经歇息下的兵卫,还有不少人已经燃起了篝火,几人聚做一堆在篝火旁取暖说笑,营地四周有神情严肃的兵卫佩剑值夜,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

王青海的帐篷前也燃起篝火,红红的火光照亮了周围,树枝被火烧的劈啪作响。书白在帐篷外伸着耳朵努力的想听清里面人在说什么。

“芸娘,你会测晴雨?”王青海迈步在原地转了两圈,搓着手激动的问道。

“不是测,是看天而知,老天要做什么之前都会有征兆,不是毫无预警的。”苏芸摇头,素手朝上一翻,指着天缓缓而道。

王青海随着她的手指也朝外看了看天,星光皓月,繁星密布,看了一会儿他收回视线,他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那司天监的大人们怎么看不出来?他们定是很懂天文历法,虽能测晴雨,但却不会测得这么准,你比他们还要厉害吗?”他问道。

这么一想,他有些激动了,他的侄女儿竟比司天监的人还厉害!测得这么准,那岂不是往后可以预测天气,防患于未然,与国有功?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芸。

苏芸目光不变,直视着王青海,目光澄澈,再一次摇摇头,解释。

“不会,不会比他们厉害。”她正色道,面容温和,认真的说,“只是我比他们想的少,更专注一些,一心多用永远达不到最顶端。”

王青海先是一懵,回过味来不由暗自感慨。

芸娘说的对啊,心思都不纯了,又怎能定下心来做学问呢?进了朝廷的门,就身不由己了,欲望变大了,心思也复杂了,整日想着如何钻营,荣华富贵,让自己的官位高一些,再高一些,谁还有心思去钻研这些无用的东西呢?

嗯,在所有人眼里,只有钱权才是顶顶重要的,旁的都是无用的东西呢。

想到这里,王青海的眼神似真似幻,似乎都沧桑了一些。

苏芸不做声,安静的从案几上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递给他,笑着道:“舅舅,喝茶。”然后便叉着手不说话,陪着他一起沉默。

这种沉默持续了不久,苏芸更是个沉默惯了的,一点儿也不会觉得不适,反倒更加从容自在。

书白从外面进来喊了一声,才将沉默打破。

“老爷,楚大人来拜见大人,说是想拜访大小姐。”书白行礼后说道。

王青海一下从沉默中回过神来,把茶杯往苏芸手中一塞,赶紧朝外疾步走去。

“你怎么不把楚大人直接请进来,还要让他在外面等,你是嫌你家老爷命长了是不是?”他竖眉训斥书白。

书白瑟缩了一下肩膀,却是闷闷的不反驳,任凭你骂。

谁知道您和大小姐在谈什么大事,我哪儿敢随便把人带进去啊,万一让人听到不该听的话,您回头可又得训我,我才不干那种傻事呢。

再说,楚大人看着就不是那种为这等小事纠缠不休的人。书白在心内腹诽。

王青海恨铁不成钢瞪他两眼,疾步迎出去,便看到一个青衣男子带着斗笠闲适的站在不远处的篝火旁,背着手,身姿挺拔,青松站在他身后。

王青海神色一凛,心情有些激动。像楚瑾瑜这等权势高官,他就是在京城的时候也见不到几次,就算此番一同出行,可实际上他也只见过楚瑾瑜两次而已。

未曾想到他竟然会亲自登门拜访!这要让京城里那些不得其门而入的人看见,他这脸上得多有光啊,赶忙迎上去,躬身施礼。

“楚大人久等了,是下官的不是,外面寒冷,快些进营帐暖和暖和。”他说道。

带着斗笠被称作楚大人的年轻男子洒然一笑,只堪堪露出半个下颚,声音从斗笠下传出来,如沐春风。

“王大人客气了。”他说道,抬脚便走进了营帐。

他进来的时候,苏芸刚把茶杯放到案几上,转过身来,便看到楚瑾瑜进来的身影,她不缓不慢的躬身施礼,道:“民女拜见楚大人。”

年轻男子站的直直的,斗笠挡着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苏芸似乎能透过斗笠看到他的视线,她不由轻轻蹙眉。

忽而,轻笑声从斗笠下传出来。

“苏大小姐多礼了,我们可不是第一次见呢。”笑声听起来似是很愉悦。

说着,他抬手掀开斗笠,露出他的面容。

恰逢此时,春末刚从马车上给苏芸取来厚厚的狐裘。苏芸之前病的都快死了,身子很不好,所以已经初春的天气,她还是要穿的厚厚的。

刚一进门,春末就看到年轻男子掀开斗笠露出的面容,惊的她“啊呀!”一声惊叫,把手里的狐裘都掉到了地上还恍若未闻。

她呆怔的瞅着年轻男子的容颜,觉得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春末。”苏芸叫了一声。

听到苏芸的声音,她才呆呆的回神,恍惚的应声:“小姐。”

苏芸看着她,道:“我冷。”

呀!

春末这才惊觉,手忙脚乱的把狐裘捡起来,拍掉上面的灰,面红耳赤。

“小姐,对不起,衣裳脏了,奴婢这就去重拿一件来。”她说道,转身疾步就要往外走。

“不用。”苏芸制止住她,随手拿过外套披在身上。

春末低低的垂着头站到她身后,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仰视。

苏芸这才侧目看向混乱的制造者,她看着他,目光平静如湖水,半晌,她才微微一笑,轻声道:“是你啊。”

楚瑾瑜见她想起来,不由露出灿烂的笑容,心情莫名的就很好。

“苏大小姐记性真好,能让你记得我还真是不容易。”他揶揄的笑道,望着苏芸的眼神清亮莫名。

苏芸微笑着默不作声。

王青海一头雾水,问道:“芸娘,你认识楚大人吗?”

天,他这个侄女儿到底还有多少事事他不知道的?一次说完让他震惊个够吧,不要一次来一下,他老了,心脏会受不了。

她什么时候连楚瑾瑜都认识了!

苏芸歪头,笑的温婉,摇摇头,道:“不认识,一面之缘而已。”

“这样啊。”王青海放心的点点头。

他暗暗地长舒一口气,心里放心了。他就说嘛,要是她连楚瑾瑜都认识的话,那就真是逆天了好嘛。

想来那一面之缘就是那日在衙门口了,他也知道的,只是碍于人多口杂他并未多说而已。

知道王青海误会了,楚瑾瑜也不戳破。

他笑的高深莫测,狭长的凤眼波光流转,看着苏芸,突然明媚的一笑,问道:“这么晚打扰苏大小姐了,只是我听闻苏大小姐能测晴雨,此等本事令我心悦诚服,敢问苏大小姐师从何人?”

说起正事,他面色郑重了几分。

苏芸沉默不语。

“从我受伤醒来之后便会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她淡淡说道。

楚瑾瑜一愣,没想到她会如此回答。

早就把她的底细查的底儿掉,她重伤差点殒命的事情他也知道的清清楚楚,更是知道,她自从重伤转醒后性情大变。

可是,九死一生一回,她还真是开了窍,被阎王传授了绝世聪慧不成?

“苏大小姐这话说的甚是不让人信服。”他笑意不减,目光已经带着探究了。

苏芸点点头,认同道:“是不让人信服,可我说的都是真的。”

苏芸大方认同把楚瑾瑜噎了一下,心中气恼。这个女人,果然不是好对付的,她一个闺阁女子,十四年来从未出过府邸大门,说她知晴雨,擅阳谋都是自学成才,鬼才会信!

“我家小姐说的都是真的,我家小姐最喜读书,她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所有的知识书本上都有,她还教过我呢。”春末不服气的抬头替苏芸辩解。

“不知道的人都是没好好读过书。”末了,她还加了一句。

苏芸未语,楚瑾瑜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不悦的情绪表露无遗。

王青海也不是傻的,暗叫不好,怒目呵斥道:“大胆!主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余地,书白,掌嘴。”

春末惊骇,朝苏芸望过去,苏芸面无表情,不动不语。

书白抬手就要朝春末扇过去。

楚瑾瑜笑了笑,阻止道:“算了,我今儿才算知道,这天底下的书啊都读到苏小姐一个人肚子里去了,苏小姐大才,连身边的丫鬟都这么伶俐。”

苏芸不言不语,忽然,外面隐隐约约传来呜呜的声音,很远。她侧首,沉静道:“有狼。”

楚瑾瑜耳朵一动,面色也是一变。

王青海耳力不佳,什么都没听到,他还在想着怎么跟楚瑾瑜解释呢,苏芸突然这么一插嘴打断了他的思维,他顺口问道:“你说什么?”

“有狼群来了。”苏芸又说了一遍。

外面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大,由远及近,速度极快,不多时,“啊呜”的叫声连王青海都听见了,他不由面色大变。

楚瑾瑜顾不上惊讶苏芸的耳力,沉声道:“出去看看。”说着,便率先转身出了营帐,青松紧随其后。

王青海和苏芸也随后一一出来,看到营帐外的景象,不由面色发白,只有苏芸和楚瑾瑜面色如常,不动声色。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一卷 初来第23章 箴言

营地中几堆篝火冉冉燃烧,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似是为了给这紧张的气氛更加几分惊慌。先是巡夜的兵卫正装戒备,大喊。

“狼群夜袭!狼群夜袭!”

“全体戒备!全体戒备!”

一声高过一声的戒备声,迅速传遍整个营地,接着篝火旁取暖的兵卫们顺手抄起身旁的长刀朝前方跑去,然后便看到帐篷里已经休息的兵卫一边穿衣服一边匆匆跑出来,手里拿着刀枪剑戟,纷纷冲到最前方。

“青松,你去。”楚瑾瑜沉着面色吩咐。

青松不多言,手臂一甩,便从腰间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冲入人群中,青松跑到最前方,高喊道:“准备战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乌压压的一片狼群呜呜呜的叫着已经冲过来,借着月色,只能看到数不清的泛着绿光的狼眼。

这初春的时节,狼群刚刚冬眠结束,袭击人群也是常有的事,可是这是在人来人往的官道上,周围的林子早早都被肃清,怎么会有狼群?

还是这么大批量的狼群?

“真的是狼啊!”王青海惊骇的大叫一声,蹬蹬后退两步,面色发白。

狼群不是人,是畜生,没有人性,更不会有谋略,根本不等他们准备便呜呜的叫着朝戒备好的人群发动攻击。

群狼没有章法的一哄而上,朝兵卫扑过来,绿幽幽的眼睛凶狠冰冷,白森森的尖牙在月光下泛着白森森的光,更显骇人。

长刀“砰砰”的看在狼群的头上,身上,发出利刃割破皮肉的闷响。

“啊呜!”

被砍中的群狼发出渗人的叫喊声,像是在呼喊同伴,被砍的在地上滚了几滚,又站起来,不停歇的继续发动攻击。

群狼的受伤的叫喊声回荡在山林间,夜色森森下更是令人心慌意乱。显然,为首十几头受伤的狼的叫喊激怒了狼群,它们的攻击更加猛烈起来。

狼群的攻击没有任何战术,杂乱无章,见缝就插,让人防不胜防。

兵卫们已经被狼群搅乱了步伐,只能凭借着本能与狼群厮杀,呼啸的夜风下,不时能听见“啊!啊!”的惨叫声。

狼群与人群厮杀在一起,鲜血四溅,血肉横飞。

绑在树上的马匹受惊大叫,狼叫声,马叫声,还有人的哀嚎声在夜里交织在一起,异常的惨烈。

“楚……楚大人……您,您和芸娘先进帐篷里呆着,这里危险。”王青海此时面色惨白,却还是强撑着上前对楚瑾瑜说道。

楚瑾瑜头也不回,狭长的凤眸一瞬不瞬的盯视着前方厮杀的人群,沉声道:“此时呆在哪里都一样。”

春末吓的瑟瑟发抖,早已两腿瘫软,她依偎在苏芸的身前,虽然害怕的快要晕过去了,还是衷心的护在苏芸身前。

“小姐,我,我保护你。”她颤抖着声音站在苏芸身前。

大红色的斗篷裹着苏芸娇小的身躯,帽子掀开,她的发丝随风舞动,她笑着握了握春末的手,把她拉到身侧。

“不用,你保护好自己,我可以保护好自己。”她说道。

楚瑾瑜看了她一眼。

这女子,竟然还笑的出来。

春末全身发抖,牙齿发颤的看着苏芸。

“小姐,您不怕吗?”她惊骇的问道。

“不怕。”苏芸笑着摇摇头。

面前的篝火映红了苏芸的笑脸,她的眼眸那么清亮,似乎有安定人心的魅力。

此时战况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狼群和人群损伤各半,可是人的战斗力终究比不上动物,被砍到脑袋脖子或者腿的狼挣扎着还能继续进攻,可是人却不行,一旦受伤就是致命的。

可惜这个冷兵器的时代,要是有枪就好了。

苏芸脑子里飞快的闪过这么一句话,念头闪过,她就愣住了。

她为什么说这是个冷兵器的时代?她怎么知道有枪就好了,枪是什么?苏芸愣愣的想着,不过她平时不说话时也是这样,故而连春末都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此时,就在苏芸愣神的时候,几头狼不知何时从缝隙中钻了过来,凶悍的朝他们扑过来,白牙森森。

“小心!”

楚瑾瑜高喊一声,正要出手。

“啊!”春末尖叫着跌坐在地上,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前方跃起扑来的狼。

春末的惊叫叫醒了发呆的苏芸,脑子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经本能的做出了反应,电光火石的瞬间,几头狼齐齐亮着白牙扑上来,苏芸看也不看,抬起手腕迅速的对着几头狼,嘭嘭嘭的射了几箭。

她的速度极快,连瞄准都不用,都是一箭贯穿狼的眼睛。

“啊呜!”几头狼跌倒在地上,嗷嗷的哀嚎着,苏芸从已经愣住到石化的王青海腰间抽出长剑,眼睛也不眨的上前对着几匹哀嚎的狼的脖子扎下去。

手起刀落,几匹狼嗷嗷的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她抽出剑走过来,把剑递给王青海,没有理会他们石化的表情,转过身来高声喊道:“砍它们的腰!”

兵卫们此时杀红了眼,没有人理会她的喊叫,她继续一声叠一声的喊道:“砍它们的腰!”直至喊了十几声后,所有人都听见了她的话。

不管成与不成,大家也就死马当活马医了,改变战略,不去攻击难以砍到的狼的脖子,纷纷用足了力气砍它们的脊背。

狼被砍中腰,嗷嗷叫唤着跌坐在地上,众人一见,眼前蓦的亮了。

居然有效!

见有效果,众人大喊着:“砍腰!砍它们的腰!”

厮杀声再次点燃了天际,不计其数的狼群被砍杀殆尽,场面渐渐得到了控制。

楚瑾瑜面色复杂的望着苏芸,神色变幻不定。

“你学过武?”他问道。

她不仅学过武,而且还是个高手,否则一般的身手都不会有她那样迅速的反应和当机立断的矫捷。

苏芸有一瞬间的迷茫,她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她望着自己的手,觉得很奇怪,她明明不记得她什么时候学过武,怎么会这样厉害?她什么时候学过?

苏芸蹙起眉,努力的回想着,可是越是想脑袋就越痛,怎么都想不起来。

“好了,不知道就别想了,我不问就是。”楚瑾瑜见她面色越来越难看,不由出声阻止道。

苏芸迷茫的眼神呆呆的转向他,木然的看着他。

见她这副呆愣的表情,楚瑾瑜忽而觉得知不知道她师从何处都不重要了,还是第一次见她露出面无表情之外的样子。

“公子,杀光了。”青松满身是血的走过来,呲牙笑道。

“嗯,下去洗洗吧,今晚大家都受惊了,传我的令,回京之后我有赏。”楚瑾瑜点点头,对青松道。

青松高兴的将楚瑾瑜的话传给了所有人,刚刚还哀嚎一片的卫兵们爆发出哈哈的谢赏声,顿时一扫之前的肃杀。

“王大人,把这些,都处理一下吧。”楚瑾瑜皱眉看着地上那几只被苏芸一箭射穿眼睛的狼,对王青海道。

王青海从愣神中醒来,一边点头答应着吩咐书白一边神色复杂的看着苏芸。

“小姐,您,您没事吧?”春末哆嗦着唇,担忧的看着呆愣的苏芸。

苏芸摇摇头,面色有些白。

“没事。”她说道。

“你先下去歇息吧,我与楚大人有些话要说。”她对春末道。

春末也是受惊不小,长这么大她可没见过这种阵仗,她从来没觉得死亡离她如此之近过,吓的她不轻,见此时狼群已然消灭,没什么事了,也就应声退下。

见春末走远,楚瑾瑜笑问苏芸:“苏小姐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苏芸疑惑的看他,道:“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

楚瑾瑜一愣,随即洒然一笑,算了,跟这个女子斗气,最后肯定是他生一肚子气。

“苏小姐博学多才,不知你怎么知道杀狼要砍它们的腰,这好像不是闺阁女子该懂的事情吧?”他问道。

苏芸点点头,道:“铜头铁尾豆腐腰,狼身上最弱的部位就是它们的腰,《山林怪记》中有提过。”

哈,书上还真有啊。楚瑾瑜恍然。

“你还真是什么书都看。”他说道。

“书中自有黄金屋。”苏芸道。

一阵沉默,耳边传来众人喋喋不休的讨论声,王青海把那几匹狼拖到了后山林中,拍着手回来,道:“这官道上怎么会有如此大批量的狼群,太奇怪了。”

楚瑾瑜也百思不得其解,正要说些什么,苏芸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不奇怪,人为的,所以不奇怪。”

楚瑾瑜愕然,看向苏芸,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人为的?”

苏芸指着正被兵卫们拖走的狼,道:“看,那些狼个个瘦骨嶙峋,狼眼绿光森森,必然是被饿了很久,一放出来碰到人群便发起猛烈攻击,觅食。”

她又道:“狼同别的动物不同,除了饥饿能驱使他们,别的都不行。”

楚瑾瑜和王青海点头认同,王青海现在对苏芸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连问都懒得问了。楚瑾瑜不得不再一次的对苏芸刮目相看。

这个女子,太厉害了,他此次去往榕城,最大的收获恐怕就是认得她了。

正想着,苏芸忽而视线投向一路上来被保护的严严密密的三辆马车,她目光澄澈干净,声音温婉而淡漠。

楚瑾瑜听到她说,“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执手不负华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执手不负华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执手不负华年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