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寒林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三界战王在线阅读

  • 时间:
  • 三界战王布地奈德
  • 来源:zzy

叶子寒林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三界战王在线阅读

《三界战王叶子寒林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三界战王》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祖母寿诞

月黑风高,风兰古城上泽镇,千赦码头。

一个上身赤膊的青年爬出水面,吃力的爬上岸捞起地面上半干不湿的衣服,借着月光不难看出在其左肩被撕掉一块皮肉,已经露出渗人的白骨。

“三天了,总算来的急,不过……我死在外面她会更开心吧!呵呵。”

青年说话间擦去嘴角的鲜血,右手上的鲛珠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甚至可以看到鲛珠之上蕴含着淡淡的龙气,此时已经形成虚化的鲛人,正在努力的掰开青年的右手,哪怕只是徒劳,却也不曾放弃。

鲛人的仇恨值特别高,鲛珠就相当于鲛人的灵魂精粹,如果被袭杀,但凡事先有一点准备,都会直接爆掉鲛珠。

如果不是青年牺牲左肩的血肉,根本无法保留下这颗鲛珠。

青年的脸白的渗人,就像是棺材里停了七八天爬出来的死人一般。

青年将衣服裹在身上,塞好鲛珠,抱着左肩龇牙咧嘴的离开。待一座金砖玉瓦的高门大院呈现在眼前时,青年从小门溜了进去。

青年来到自己房前,推门间迈出的左脚瞬间回拢,向后退了一步。

就在刚刚他明显感觉到屋中有一丝生气,他敢确定这屋中肯定藏着人!

“什么人!”

随着青年的高喝,屋中的五只长明烛同时点燃,一道端庄大方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女子名为林婉,荒域美称曰‘荒域铜城十九岭,不及一笑百媚生’。

长相极美,说是画卷也绝不为过。

“叶子寒,你这三天去哪了?”

林婉声音清冷,带着挑衅意味,叶子寒并未言语,眼前的林婉不是别人,正是叶子寒成亲三载却未同居的妻子。

或者说是入赘三载未曾圆房的林婉。

叶子寒本是暹罗古城上古传承叶家族长庶子,然而嫡母心狠手辣,叶子寒十三岁便被母亲送至海的另一侧。

然而叶子寒途中遭遇马匪,仆人被杀、家当被夺,叶子寒逃到上泽城后经一老婌常婆婆;将之养大。

在叶子寒十九岁那年,老婌重病卧床,叶子寒无钱医治,上山狩猎魔兽希望以魔兽内核给老婌续命,巧遇林婉的祖父林通商队被袭。

林通只身逃难,那猎杀好的魔虎精筋正好治了林通的乏疾之症。

林通了解到叶子寒的‘祖母’病重无钱医治,又对叶子寒以血搏命智袭千钧魔虎赞许有加,故而有了招赘一说。

叶子寒感念林通救了常婆婆性命,固而答允,守在林家一守就是三年。

叶子寒收了思绪,刚想回上一声,林婉清冷的道:

“明早是祖母寿辰,我们会去拜见祖母,这是几块灵石,够你买个得体的礼物了。”

林婉说完,走出屋子,叶子寒看着远去的林婉默默的关上门,走到床前才看到支架上放着一盆水,然而水已经冰凉。

“这是林婉差人打来的?”

叶子寒心里一暖,二人没有夫妻之实,而且在叶子寒有心遮掩下整片风兰古城都以为神女林婉嫁给了一个狗屁不是的废物,如今得遇林婉差人打水怎能不暖。

只是此时叶子寒并不知道这水哪是林婉差人打的,而是她怕闲言碎语而亲自打的,如今已过子时,这水林婉已经换了整整四次!

叶子寒将鲛珠放好,用这水洗了伤口便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普华殿前,孙辈的青年男女跪了一地,而诡异的事情也在这‘站位’上显现了出来。

跪在最前面的是嫡系长房的直系子弟中,三男两女一幼子跪在最前一拍。其后便是一群庶出与旁系,而林婉跟叶子寒也在其中。

林婉也是直系子弟,只是林婉的祖母在六十多年前已经死掉,面前的祖母毫无半点血缘干系,也正因如此,祖父死后,林婉一脉已经彻底遭到打压。

林婉的父亲林长泉本就不是习武之人,虽然打理着不少的生意,但是这一脉基本已与嫡系无缘。

众人纷纷献礼之后落座,而数年来一直被当做笑柄的林婉‘夫妇’二人在有心安排下,成了最为瞩目的一对。

从嫡系长孙林无羡献礼开始,林婉的面色就是一僵,林家原本关系就驳杂的很,此时最不利的就是她父亲林长泉这一脉,本身到了她这辈就她一人再无子弟,可以说唯一被祖母孤立的就只是她这一脉。

而献礼之时林婉则暗自懊恼,昨日不该草率留下几块灵石让叶子寒随意挑选,此时那献礼之人明显有想挑开林长泉一脉的意思。

所献之宝虽不如林无羡、林无天二人送上极品仙株天山冰莲跟炎火上娇树那般珍稀,但是也绝对是极品。

林婉脸色通红,暗骂自己糊涂,林长泉也是脸色难看,虽是直系,却被‘祖母’古月梨压制的无法喘息。

这一次的寿宴就是明闪闪的拿这一脉开刀!

“大哥,这次林婉可要丢大脸了,据我所知,这一个月来林婉跟林长泉都未曾出过上泽城,我看,这次又要沦为笑料了。”

“呵呵,这算什么,一个废物的上门女婿就决定这一脉要废了,这你都不懂,多学着点儿。”

大哥林无羡戏谑的看着林婉。

“婉妹,你们的礼物拿出来吧,别藏着掖着的了。”

二哥林无天也在添油加醋。

“是啊,妹夫,我们都知道,你们这一脉没有修为有成之人,寻不得这些仙株神品都是理所当然的,放心吧,就算你花十块八块灵石买来的东西祖母也不会介意的,毕竟你们真的做不到,哈哈。”

在场的除了林长泉这一脉人丁稀薄的几个人,全场都哄笑一堂。

古月梨端坐太师椅上,不怒不笑,摸不清心里想着什么,只是静静看着二人一言不发,也没阻止两个跋扈的孙子。

林婉脸色涨红,林长泉也手心出汗,但是却全然帮不上忙。

叶子寒也不在扭捏,既然该‘出手’的已经‘出手’了,那么也到了打脸的时候了。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万载雪玉鲛珠

叶子寒起身,端着手中的礼品盒递到古月梨侍女的手中。

“祖母生辰喜事,孙女林婉、孙婿叶子寒祝祖母万事顺心,青春永驻,特献——万-载-雪-玉-鲛-珠!”

叶子寒一字一顿,全场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林长泉跟林婉都是满脸的错愕。

鲛珠获得的条件太苛刻了,九荒十八域,真正的强者少说也有千千万,然而数千年来,出现鲛珠的情况基本也在传说中。

数百年来唯一一次听闻还是风兰古城归属的国家,南国帝后独孤飘雪,听闻帝后偶的鲛珠,磨之成粉,以鲛珠洗身,死后千年容颜不改,仍旧保持着三十余岁的容貌!

不说在场的女性,就是青年俊杰也都紧攥拳头,这鲛珠只是听闻,甚至还以为只是传说,如今即使是亲眼目睹,怕是日后也有的吹资。

“这怎么可能,叶子寒,你不是怕大家不识得这东西,所以搞来一个破珠子糊弄祖母吧?”

林无天不死心,凭他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寻得如此珍贵的东西,而此时林无天已经注意到祖母眼露惊异,当下讽刺道。

听闻林无天的话语后众人才稍有清醒,并且有数人随之点头。

不过也难怪众人不信,别说叶子寒是个‘不懂修炼’的废物,就算是举林家之力也别妄想与那鲛珠临近一分。

此时古月梨收回了惊异的目光,询问的盯着叶子寒。林无天酸酸的道:

“定是他弄虚作假,怎么可能真的有鲛珠被他这个废物得到。”

叶子寒嘴角上挑。

“这鲛人,孙婿叶子寒与孙女林婉在水中下套围杀三天才将之击杀,为此林婉遭遇重创,孙婿肩上也有鲛人咬过的痕迹,若非林婉公参造化,我们也来不及在昨晚将之击杀。”

叶子寒撕开衣衫,漏出左肩,只见左肩上白骨森森,血肉以去了大半,刚刚结疤的左肩因为扯动已然有些开裂,留下条条血痕。

配合着叶子寒苍白的脸色,确实有着几分壮士断腕的情怀。

在场的女性看见森森白骨已经有些许传出惊呼,哪怕心思沉重的古月梨也倒吸一口冷气。

“这……”

叶子寒拦上上衣。

“孙婿不会武功,但是深疏水性,在林婉的照顾下,总算没伤的性命,可是孙婿跟林婉确实受伤极重,孙婿斗胆,恳请离席养伤,至于鲛珠真假,相信祖母用后自有判断。”

古月梨眼中欣喜之色溢于言表,作为一个女人,哪怕是上了年纪,有些修为的古月梨现在看起来也不过五十余岁,风韵犹存,若是能在鲛珠的帮助下驻容与此,那当真是天大的事情。

“好,好,好孩子,你二人下去吧,今日的餐食,改天祖母单独请你俩吃。”

叶子寒躬身示意后迅速离席,林长泉关心的看向林婉时,林婉也是眼神游离,有些惊措,回给林长泉一个放心的眼神后辞别追上了叶子寒。

“那颗鲛珠是你这几天获得的?”

叶子寒淡淡一笑,却不敢多有动作,虽然刚刚言辞夸大了些,但是左肩的伤着实痛入心脾。

“我哪有那个本事,我就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鲛珠不过是偶然获得。”

林婉低声轻喃。

“值、值得吗?我、我是说把鲛珠送给祖母,你知道,这鲛珠如果送给仙门神府,可保你一生横行无忌。”

“有些事情不是值得与否可以衡量的,而是不得不如此,今天你也看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寿诞,但是对于我们这一脉来说,今天是一场鸿门宴。”

林婉低头不语,这个曾经被她厌恶至极、给她带来无尽灾难的男人貌似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差。

“你的伤还好吗?”

叶子寒表情一凝。

‘成亲三年来,林婉似乎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而且…她…是在关心我?’

叶子寒摇摇头,心想这只是名门闺秀的素养吧。

二人刚刚到府,古月梨已经差人来送跌打药,并且附带着不少珍稀异宝。

三日后,原本心有起伏的林婉再次失意,仿佛那日的叶子寒根本不是眼前的人。

三日来叶子寒白天修理花草,晚上挑灯读书,完全看不出半分有打理生意或是学习修炼之道。

屋外的林婉摇头叹息。

‘如果他的出身在好些,或是有冠绝天下的修为,哪怕他有些经商的头脑,恐怕我也不至于如此……’

离去的林婉低喃:

“若是他能有所成就,哪怕是个书生,我也愿意倾尽我所有,但是……哎。”

由于林婉走的远了些,虽然叶子寒公参造化,但是却也不能隔音千里。

而叶子寒却刚好听闻前半句,后面的更是一句没有听见。

叶子寒无奈摇头。

“我应林老爷子之约,护你一世周全。若你回首相望,哪怕只是一眼,我为你荡尽天下又何妨?”

说话间单手合书,右手弹指,一股暗劲弹灭了长明灯。

坐在床上盘膝打坐的叶子寒,面容冷峻威严,不可侵犯,其身体中传出河流之音,不时掺杂着蝉鸣鸟语。

若是修炼之人听闻叶子寒体内的道音一定会瞠目结舌。

一则叶子寒不过21岁,二则修炼一途,分为筑基、呐气、囚龙、藏锋、过神、炼虚、凝神、通幽八个境界。

囚龙之前所有境界的道音都是虚无,最多也只有几丝风声,已经算是其中至强的存在。

超过了炼虚的强者,体内会产生远古异兽的鸣叫,亦或者是雷霆、海啸之音。

而此时的叶子寒体内传来的并非湍急的河流,也不是爆裂的雷霆。

反而像是一处宁静且不音尘世的烦躁,似是一处无人的仙山妙水。

就像是清风勾动树摆、小溪缓缓流淌而过,伴随着蝉鸣鸟语,整整勾勒出一个人间仙境般。

而这昭示着叶子寒凭借21岁的年纪已经到达了传说中的境界——凝神境界大成!

且不说这风兰古城,就是九荒十八域中,能够比肩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就在叶子寒凝神间,眉头瞬间紧皱,突道:

“敌袭?”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风兰古城熬家

叶子寒皱眉,神识探出,遮笼着整个林府,凭他的本事也不用担心有人发觉。

此时林家的门卫被一脚踢开,两个壮汉直接砸门。叶子寒并未着急,林家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绝对不小。

此时来犯之人,必然有所依仗,万一贸然出手,被暹罗古城叶家知道他身在上泽城,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情。

那砸门之人直接进了林府,与此同时一顶雪白的花轿也被抬了进来。

闹声太大了,以至于很多林家的族老都被惊醒,纷纷朝着主殿赶去。

此时林婉也是瞬间起身,奔往主殿。

随着两个壮汉开路,一行众人直接将那白色花轿抬到主殿前。林家宿老带着一群子弟拦住众人去路,林婉也在其中,其中一个宿老沉声喝道:

“尔等何人,可知这是林家,竟带人来闹。”

正在这时白色花轿后飞起一男子,男子直接站在花轿上,右手捏扇,做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揖。

“小生来的冒昧,打扰了,小生乃是风兰古城熬家第四代弟子,今天特来此地接亲。”

神识外放的叶子寒心中也是一惊,风兰古城的熬家,如同暹罗的叶家一样,同属上九宗门,实力强大,根本无惧林家。

那男子说着的同时手一挥,身后的礼队呈现在众人眼前,聘礼果然不少,饶是林婉这种心智明锐之人也不由叹息,只是礼队身着的并非喜服,而是纯白色的丧服!

正在这个时候,古月梨在人的搀扶下走出殿外,众人识趣的纷纷让开一条路。整个人神色着实好了不少,先前的一丝丝老态龙钟确实消失不见,这鲛珠的珍贵可见一斑。

“原来是熬家之人,不过我林家素来与熬家没有交集,没有亲等着你们接,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

青年冷笑一声,先前的斯文彻底装不住了。

“抱歉了,老太太,今天这个亲,必须要接,而且良辰误不得。”

说话间男子飞身,白色折扇向前刺去,直指古月梨。

古月梨皱眉,她怕的倒不是被这青年伤到,而是在考虑如何才能将事情办得周全。

这青年抬着白色花轿而来,明显是阴婚,若是两相商议之后林家‘卖’个子女去当未亡人也就罢了,但是对方上门明抢,若是妥协,岂不成了这上泽城的笑柄?

青年嘴角上调,周身散发着强大的自信,虽然一击被林无天阻挡,但是却并未将后者放在眼里,反而饶有兴致的看了一旁长相极美的林婉。

“窈窕佳人,君子好逑。不如妹妹跟我走吧。”

青年说话间眼神飘忽,在林婉身上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惹的后者怒意连连。

“问问我手中的剑,若是它同意我跟你走了便是!”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呈论还是这风兰古城出了名的神女呢。

林婉剑鞘脱手,手执长剑莲步款款的杀将而去,打坐中的叶子寒眉头紧皱,青年言辞放荡,但是一身强大的修为已经直追老一辈的强者,凭借林家这辈人,还真没人对抗的了。

男子折扇一挑,轻松破开林婉的剑气。

“妹妹也是好手段,修为不俗,不过还不够。你们……一起上吧!”

男子说着指点林家青年,连同林无天、林无羡一起。

二人都是族中数一数二的高手,此时受到这般挑衅怎能就此作罢,纷纷上前。

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男儿怎么会经得住这般讽刺,当下足有七八个青年袭去。

此时林无羡的父亲林觉低声道:

“你二人小心,这青年是藏锋境界的强者,切记不可硬碰。”

那白衣男子被众人包笼,然而这藏锋境界的手段此时尽显无疑。

面对8个青年高手,虽然吃力,但是暂时却没有落败的迹象,而且几个回合下来,没有流漏出半点破绽。

“爷爷名唤林无天,宵小报上名来,爷爷手里不死无名之鬼。”

白衣青年右侧嘴角一挑,邪异的一笑。

“凭你,还不配!”

说话间,白衣青年斩出一道剑芒逼退了临近的八个人,并且迅速朝着林婉而去!

途中折扇前指,嘴角挂着邪笑。

“荒域铜城十九岭,不及一笑百媚生,林婉,人如其名。”

白衣青年邪笑,他本是熬家最杰出的青年才俊,特别跟人换了任务,来到林家,只为了看看这林婉到底美成什么样。

有那么一瞬间,白衣青年甚至想到了自己将她带回去,虽然是嫁给某个死鬼弟弟,但是若是有心栽培,岂不在我膝下夜夜承欢?

白衣青年笑的很美,然而下一瞬回神时,却愕然发现林婉已经不知所踪,而他身前是一个遮着黑色面纱男子。

男子眼角上挑,似乎是在微笑。

“混蛋,就凭你也敢挡我。”

“熬旦小心!”

一声低喝,震的众人心折,礼队中一个看起来约有六十多岁鹤发童颜的老者低喝的同时虚手朝着熬旦抓了过去。

老者反应不可为不快,但是他却快不过叶子寒。

叶子寒微笑间,熬旦的折扇在他手中寸寸断裂,在熬旦的震惊中,叶子寒一掌拍在熬旦的胸口。

熬旦一口鲜血喷出,叶子寒伸手去挡,瞬间面纱和衣服都被溅上鲜血,然而左手挡住的脸上却没沾染半滴。

熬旦倒飞而回,被刚刚高喝的老者接住。

“好好好,想不到林家还有如此强者,老夫熬祥认栽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说着熬祥带人就要走,熬旦却极不服气,抽出随从手中的长剑朝着叶子寒比划着。

“王八蛋,你等着,等我在突破了藏锋我在来找你。”

叶子寒脸色发黑,这王八蛋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但是却又不敢真的跟他们撕破脸,毕竟林家承受不起他们熬家的怒火。

“等等!”

熬祥面色一冷,生怕对方鱼死网破取其姓名。

转身间,叶子寒冷冷的压着声,传出极为刺耳的声音道:

“彩礼留下!”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上古传承

熬旦又喷出一口鲜血,愤愤的带着众人离开。

叶子寒也急忙闪身飞出,由于叶子寒出现时众人目光都被熬旦吸引,所以根本没人知道叶子寒从哪出现的,而且他出手到离去,不过几息的时间,众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儿,叶子寒已经不见踪影。

古月梨眼中异彩连连。

“这个人出自哪个院子?务必要找到他,或许……我们林家可以成为第十上数宗门!”

众人闻言不语,虽然叶子寒紧紧出手两掌,并且没有催发半点元气,但是要知道那身姿不过二十余岁,轻描淡写的一掌破开藏锋境界高手的全力一击,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而且作为林无天和林无羡父亲的林觉也是心中一惊,古月梨等人修为尚浅,或许看不出,那个随从老者已经达到了过神境界,隐隐有要突破炼虚境界的趋势,然而就是这样的高手,居然只在那‘神秘人’出手两掌便被吓退,这份修为岂是常理能度之。

众人散去,林婉回房的途中路过叶子寒的小屋,古月梨等人并不知道林婉跟叶子寒是分房睡的,此时林婉鬼使神差的推开了叶子寒的房门。

借着月光,不难看见屋内的景象。

叶子寒呼吸均匀,明显已经‘入睡’多时,衣服整齐的挂在衣架上。

林婉幽幽的叹息,转身关门,只是她并没注意到,叶子寒床下的鞋子已经不知去向,同时脸盆也被塞在床下,脸盆中还泡着染血的黑衣。

林婉望着皎洁的月亮,长出了一口气,最后苦笑。

“是啊,怎么可能会是他,他……如果真的是他该多好。”

林婉一时神往,刚刚那个人将林婉拦在怀里,向后轻轻一推,在其身前抵住那熬旦强横的一击……

林婉摇了摇头。

“我在想什么,虽然叶子寒没什么本事,但是终究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我怎么能……”

林婉羞愧的捂着有点发红的脸,匆匆回房……

次日,三个震撼性的消息传遍了千泽城。

第一个就是千泽城中数个家族都被熬家抢亲,而第二个对于叶子寒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暹罗城的上古传承世家叶家差人赶来千泽城,寻找庶子叶寒!

叶子寒原本就对叶家失意,如今怎么会不明不白的赶去相认,直到第三条消息传出,叶子寒沉寂已久的内心再起波动。

叶家族长叶天赐嫡子叶冷绝地中身亡,故而有了漫山遍野寻找叶寒的消息。

而第三条消息传出来时,叶子寒彻底犹豫了,生母千城雪来到千泽城!

叶子寒近日忧愁无比,按照其父叶天赐的性子,母亲能来千泽城必然是有事情,不然不会出动女眷,那么极有可能就是生意!

果不其然,正在叶子寒在街上闲逛,思量要不要去见见母亲时,不少小道消息传出。

其中一条正跟叶子寒猜测的相差不多。

“哎,你听说没,暹罗城的叶家,在这附近卖了一块矿,这次来是想找个下家,让其帮忙挖矿的。”

“我听说这次来的是叶天赐的小老婆,看来这矿不小啊。”

“那当然了,叶家好歹是九大宗门中前三的存在,蝇头小利怎么会看在眼中。”

“不过这下有好戏看了,咱们这的宗门肯定削尖了脑袋想要去分上一杯羹!”

叶子寒闻言眼珠转了转,那小贩口中的矿,肯定不是金银矿产,那些东西对于修炼的宗门来说没有实际意义,然而灵脉矿源就完全是另一码事儿了。

灵脉矿源是属性晶石,修炼者可以通过里面存留的灵脉气息来提升修为,一些久久不能突破的修炼者都会将之视为珍宝。

一些小宗门从中捞些油水是小,若是抱着这样一棵大腿,那可能就真的横行无忌了。

按照古月梨的算盘,这块肉肯定是盯在眼中的,叶子寒自然想帮这个忙,不过,问题在于谈成这件生意的必须只能是林婉!

想罢,叶子寒赶去了母亲落脚的宅子,离的很远就看到门口已经漾漾荡荡围的水泄不通了。

其中包括上泽城中的大小宗门,显然一些小宗门的宗主之流直接被排挤在外。

叶子寒眉头微皱,这并不像是母亲的作风!

心里生疑,叶子寒决定翻墙而入先去打听打听情况。

就这样叶子寒摸索到会客厅时,发现这里端坐着诸多前辈大佬,然而让叶子寒感到疑惑的确是那个自称千城雪的人!

那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模样好看,但是叶子寒怎么会不识得自己的娘,眼前之人明显不是。

“难道是借着叶家的名义行骗?”

虽说叶家之事与自己无关,但是借着自己母亲的名义来行骗,是叶子寒无法接受的。

叶子寒刚欲近前理论,会客厅附近的小房中开门走出一华贵的女子。

“你……你是寒儿!”

叶子寒看着满眼水雾的千城雪心里隐隐一痛,一别……整整八年了!

叶子寒有些僵硬的张了张嘴。

“娘……”

“你真是寒儿,你真是我的寒儿!”

千城雪快步上前,用颤抖着的手抚摸着比自己高上一头的儿子的脸颊,眼中的溺爱跟自责不言而喻。

“寒儿,你这些年受委屈了,是娘不好,都是娘太隐忍,太不争气,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

千城雪拉着叶子寒进入那间小屋中,母子二人互诉衷肠,直到过了良久,宾客散去,那个假冒千城雪的女子也进入屋中。

“你你是小少爷?你居然都长这么大了,快让我看看。”

女子说着两手捧着叶子寒的脸翻过来调过去的看。叶子寒也像是响起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你是小魔女!”

叶子寒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却又不好挣脱,儿时母亲帮着族里打理生意,根本顾不上‘叶寒’,便把叶寒交给母亲的陪嫁丫鬟琴子照顾。

这琴子比叶寒大了不到十岁,千城雪又十分宠溺,也就没了主仆之分。

就因为这样,叶子寒才能想到这个无法无天的小魔女。

“寒儿,这回娘总算是找到你了,叶家的这片矿产就交给你和琴子打理了,娘知道你性命无忧也就放心了,娘今天就回去。”

叶子寒心里一紧,整整八年啊,刚刚见面便又要分离。

“嗯,对了,娘下次来,你记得带我EX来给娘看看,另外,抓紧要个孩子,娘还想抱孙子。”

千城雪说着朝叶子寒笑了笑,双眼微眯,弯成月牙状。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各怀鬼胎

叶子寒尴尬的笑了笑,明显母亲来到千泽城并非偶然,或许她通过某些关系,确定了叶子寒就是‘叶寒’!

目送千城雪离开,叶子寒感觉心里一空,看着远去的船只无奈的摇摇头,曾几何时也曾想过于母亲相见的情景,却不想这一刻走的那么快。

“好了好了,别盯着了,过些时日,这片矿的事情解决了我们一起回去就好了。”

琴子说话间,抬手揉了揉叶子寒的头,亲昵的哼哼着,后者满头的黑线。

“真想不到,几年不见,小家伙居然高了这么多。”

“你那小XF什么时候带来给我看看,我给你把把关,要是配不上我们寒寒,我可不答应。”

“而且你们成亲三年了,怎么还没孩子?要不要我给你弄点偏方?我知道有个医仙,不孕不育一绝……”

“你要跑哪去?叶……寒!”

叶子寒感觉脑袋发大,不敢在多待,急忙逃走。

“小魔女,矿给我留着,我先走了,过些天再来看你。”

叶子寒一口气直接跑回林家,生怕这‘八婆’追上来。

叶子寒回到林家,主殿前正遇见匆匆而回的林长泉。

“小婿见过岳父。”

林长泉侧目,刚刚走的心急并未注意到叶子寒。

“是子寒啊,快,跟爹一起去主殿吧。”

叶子寒自然知道林长泉的意思,希望让他接触一下林家的生意,起码稳定一下这一脉的根基。

若是以往叶子寒早就推脱了,但是这次不同,并非寻常的倒买倒卖,而是矿源的开采权!

叶子寒点头答允,跟着进了主殿。

主殿里围坐着的都是林家有头有脸的人物,叶子寒的出现无疑成了众人的泄愤所在。

“呦?这不是侄女婿么?这主殿里没有花草需要修理。”

一端庄美艳的贵妇瞥了一眼叶子寒,在场的也都有些忍俊不禁。

女子名唤林碧池,是林无羡的亲姑姑,也是古月梨的亲闺女,招的上门女婿名唤李通元,是朝帝城李家的庶子,下九宗门中势力较大的李家人。

虽是庶出,却也算的上是门当户对,为此,林碧池也是常挑叶子寒的不是。

早已见怪不怪的叶子寒跟在林长泉身后,随着林长泉入座后,站在其身后微笑示意便不再说话。

“母亲大人,刚刚我以差人查过,叶家到来之后接见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宗门,但是并无风声透漏说有意向合作的宗门。而且……”

古月梨眉头一皱。

“而且什么?”

林长泉不再卖关子。

“而且有很多宗门去的人都被打了出来。”

林觉听闻之后偷偷咽了口口水,无奈苦笑。

“娘,儿子先前去过,虽然没有被赶出来,但是也拒绝了,而且、而且还说找个有点分量的来谈谈。”

林觉说话的时候满脸通红,虽然有些讽刺,但是却毫无办法。

这片矿源虽然是代为开采,但是这里的油水也够林家吃上几年。

古月梨轻轻点头之后,看着林长泉轻声问道:

“长泉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众人惊疑,按说矿源与修炼相接壤,并非简单的生意经,怎么这老祖宗会盯上这个生意人?

林长泉沉思了一下。

“不如由宿老们去尝试一下。”

在场的四个宿老,都是古月梨的丈夫林通的族中兄弟,并且都有血亲按说确实比林觉更加合适,但是此时却都摇头叹息。

林长泉这才注意到,原来是各位宿老已经争取过,却是碰了一鼻子灰。

果然,其中一个坦言道:

“我们去尝试过,然而还是行不通,不过也正如林觉所说,对方对林家仿佛并没有恶意,而且按照我们去的次数算,林觉、我、二哥、老四跟老五都去过,整整五个人都没成功,但是没有一个人是被赶出来的,我感觉对方有意将这份差事分给林家,只是他们在等什么人。”

叶子寒点了点头,林家族老中,三长老修为比二长老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就是比上四长老、五长老也是大大的不足,但是头脑确是几位拍马不及。

众人虽然份数林家,但是每一个脉系都有自己的家业,每一份差事都影响着脉系的收益,这片矿源,谁能不眼馋呢。

古月梨赞赏的点了点头。

“觉儿,你跟着三叔多学学,另外长泉你看看是你走上一趟试试,还是老身前去呢?”

林长泉脸色有些难看,虽然古月梨是在询问,但是这话中的意思却很明显,林家脉系都碰了钉子,如果自己争取不来,那么就彻底失去了这个机会,如果真的争取来了,这么多盯着的饿狼,恐怕自己还没吃饱就会给他人徒做嫁衣。

“怎敢劳烦母亲,长泉去去就是。”

林长泉出了房门,摇头叹息,叶子寒跟在其后。

“岳父,不如让我赔着林婉前去。”

叶子寒的话被随后出来的林碧池听在耳中,顿时嘲讽。

“呦呦呦,瞧见没,你看看人家女婿,勇于替岳父分担,你瞧瞧你。”

林碧池跟李通元眉来眼去的讽刺着,李通元笑着道:

“我没那么大的本事,当然不敢丢这么大的人。”

叶子寒微笑。

“姑丈此言差矣,先不说这差事是否为了林家,若是拿的下来,有这矿源支持,林婉的修为定可以一日千里。”

林碧池先是一顿,随后笑的花枝乱颤。

“就凭你,凭林婉,哈哈哈哈,除非是你家林婉卖身,可能那负责矿源头脑一热会把矿源的开采权给你,哈哈哈。”

林长泉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叶子寒拦住。

先不说这片矿源就是自己负责,随意调配给任何人,就算是林长泉自身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林长泉并非修炼者,没有那份倨傲自大,反而是个万事筹谋的商人,如此了解的叶子寒怎么可能会做第二人选!

三界战王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三界战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三界战王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