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年儿简祁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情去缘浅经年在线阅读

  • 时间:
  • 情去缘浅经年今天
  • 来源:zzy

叶年儿简祁夜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情去缘浅经年在线阅读

《情去缘浅经年叶年儿简祁夜》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情去缘浅经年》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恐怖的场景

装修精致豪华的房间里,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房间里很暗,但依旧可以看清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和嗜血的眸子。

他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寒意,看向跌坐在地上全裸着身体的女人。

女人求饶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简总,我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勾了勾嘴角,眸底的寒意更浓,玫瑰色的薄唇抿的极紧。

“以后?”简祁夜冷笑。

“简总,放过我。求求你……”女人快速爬到简祁夜身边。

看着女人越发抖动的身体和惨白的脸色,简祁夜漆黑的眸中流泻出一丝玩味,刚才脱衣服的时候她可不是这副表情啊!

当简祁夜的视线转移到女人紧攥着他衣角的手上时,怒气瞬间涌上心头,他最讨厌被这种女人触碰。他顺手拿起一旁摆放在桌上的花瓶。

砰!

一声清脆的巨响!

女人睁大着双眼,花掉的妆容让人分辨不出她现在的表情,软绵绵的向后倒去,死一般的躺在了地上,头下慢慢的流出殷红的现鲜血。

一道惊恐的目光落到女人头部下快速形成血泊的鲜血,然后瞬间消失,一直躲在房门外的叶年儿紧咬着嘴角,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颤抖的身体。

他……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她要找的简祁夜。

对,一定是他!

叶年儿屏住呼吸,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将视线再次落到简祁夜如冰一般的俊颜上,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此时满是阴狠。

骨节分明的手上拎着一个残破的花瓶,碎片落了一地,掺杂着女人新鲜的血液。

空气里漂浮着的淡淡血腥味让简祁夜皱起了眉心。

碎片在昏暗的灯光下发出瘆人的寒芒。

叶年儿吞了吞口水,脸色异常难看的慢慢向旁边挪动着脚步,她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感受着力气一点点从身体里抽离。

怎么会?

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阴狠,他明明,明明……比外界传言的还要狠毒。

叶年儿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她亲眼看到了花瓶落在女人头部上的一瞬间,顿时喷涌而出的鲜血丝毫不差的印在了她的瞳孔上。

房间里的佣人开始快速的清理现场。

门外的叶年儿早已经没了踪影,她大口喘着粗气,蹲在夜徽庄园的墙角外,眉眼间满是惊恐。

幸好,她刚刚没有出现在简祁夜那个男人的面前。

女人满身血迹的模样倏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叶年儿痛苦的闭上了眼眸,脑海里一片混乱。

怎么办?

她千辛万苦的溜进这里,就是想挽救大伯的即将破产的公司。现在看来那个男人一定不会心慈手软的放过大伯。

犹豫再三后,叶年儿为了保命还是选择了离开……

三个小时后。

缪斯帝酒吧。

混杂的空气中夹杂着烟和酒的气味,音乐被开到最大,几乎要震破叶年儿的耳膜,她坐在吧台看向不远处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的男女,装扮艳丽的女子妖娆妩媚的混在男人堆里面一杯一杯的喝着可能被掺了药的酒,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操纵的男人。

“呵……”

她冷笑一声,嘴角的若有似无的弧度在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漂亮,叶年儿的脸颊越来越红,她目光迷离的看着手中的红酒,扬起一抹弧度,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杯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叶家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明明再坚持两年,她就有能力照顾弟弟离开叶家了。

现在……

一切都化为了泡沫。

将面前的空酒瓶子全部扫落在地,叶年儿摇摇晃晃的离开了酒吧。

迎面的冷风将她混乱的思绪稍稍赶走了些,她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便走进了进去。

跌跌撞撞额走在酒店的走廊上,喉咙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干的难受。她吞了吞口水,撑着软绵绵的身体摇摇晃晃的朝前面走去。

“5208……5208……到底在哪……?”

她拿着房卡,趴在门上,一间一间的寻找着。

不远处,简祁夜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意乱的思绪,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汗,面前的视线有些模糊。

身体急切的需要着什么。

该死!

那个女人竟然敢在他的酒中下药,他没有注意迎面跌跌撞撞走来的女人,整个人像是处在滚烫的岩浆中一般。

热……

叶年儿冷不防的撞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的她肚子疼。

唔……

“什么东西……”

叶年儿疼的捂住了肚子,她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男人正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看着她,他分外好看的脸上闪着红晕。

喉结上下滚动着。

“好帅的男人!哈哈……手感还挺不错。”

女人柔软的手指正不安分的游走在简祁夜的某处,他的喉咙一紧,眸底迸发出强烈的欲望。

而叶年儿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正在一步步踏进危险之地,她一张精致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傻笑,目光迷离的盯着男人高高隆起的某处,指尖戳着,小声开口道,“它……怎么了?”

这个蠢女人!

简祁夜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欲望,伸出手一把将蹲坐在地上的女人牢牢抱在了怀里,大步朝不远处的房间走去。

叮!

房门被打开。

简祁夜把怀中不停乱蹭的叶年儿一把扔在了柔软的床上,他没有开灯,但女人身上特殊的气味却被他记得很清晰。或许是突如其来的重力让女人感觉到不适,她轻轻哼了一声,却瞬间把简祁夜身上的火引到最高。

他用力的撕扯掉叶年儿身上的衣服,滚烫的薄唇犹如雨滴般的砸落在她光滑的肌肤上。

“唔……”

好热!

整个人像是处在滚烫的岩浆中一般,叶年儿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体里是有未有过的快感,在酒精的麻痹下她很快便失去了所有思考能力。

……

次日。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轻轻的洒在了满是衣物的地板上,窗帘被微风轻卷起,叶年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香艳缠绵的画面与下身的疼痛一阵阵涌上,让叶年儿的睡意顿时消失。

心,一时如陷冰窟。

她……

她掀开柔软的真丝被,紧闭着的眼眸缓缓睁开,入眼便是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和满身大大小小的淡红色吻痕。

以及深浅不一的牙印……

心,更加冰冷!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最后的办法!

叶年儿张了张嘴,眸底满是恐惧和不安,一双红唇抿的极紧,眸光颤抖的看向四周的环境。

那个男人是谁?!

不敢再想下去,她努力的撑起自己绵软无力的身体,忍痛慢慢的朝浴室走去,脸上是痛苦的神情。

下体传来的疼痛不停的提醒着叶年儿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失去了第一次?

脸上似乎是有什么滚烫的液体划过,叶年儿麻木的抬起手背轻拭了一下惨白的脸颊,才发现泪水早已布满了脸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年儿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她目光呆滞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让她的心再次沉入了谷底。

到底是谁!

不知道在浴室里坐了多久,叶年儿才整理好思绪,穿上地上散落的衣服离开了酒店。

脑袋里昨晚的记忆依然在断断续续的播放着。

羞耻感紧紧的将她包裹。

可恶的男人!

知道是谁干的,叶年儿一定会杀了他!

同一时间。

简祁夜驾车来到夜氏集团,二十九层办公室里等待的是简震天。

他的父亲!

秘书面带难色的来到简祁夜面面前,将厚厚一叠照片低头送到了简祁夜面前。

“总裁,董事长让你选一个结婚对象。”

“拿走!”

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眸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隐忍。

“可是……董事长说你这个月必须结婚,无论对象是谁,他……”

秘书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继续说道;“董事长,他想抱孙子。”

孙子!

简祁夜的耳边顿时想起了昨晚在他身下求饶的女人,以及被她极力压制的呻吟声。

叶家!

叶牧从公司赶回来的时候,林玉芝已经把家里的能出气的东西全砸了,一双眼睛通红的看着叶母。

尖锐的声音喊道,“你还有脸回来,你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一纸文件被林玉芝用力的扔到了叶牧的脚边。

“我……”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林玉芝解释,前段日子为了尽快的弥补公司财务上的漏洞,叶牧只好把房子抵押给银行。

没想到……

这一天还是来了。

“你什么你!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要流落街头了!!”

林玉芝依然朝着叶牧大呼小叫着,怒意紧紧包围着她的理性,丝毫没有注意到叶牧越来越煞白的脸。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当年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林玉芝犹如一个泼妇般坐在地上不停的诉说着自己心中的委屈,“如果不是因为你把那个扫把星带到家里来,我们家现在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一提到叶年儿,林玉芝的心里更加的难受,恨不得立刻将她们姐弟俩赶出叶家。

林玉芝尖锐并恼怒的声音在叶牧的耳边越来越模糊,胸口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几秒后,他重重的摔倒在地。

砰!

突然,叶牧倒地的声音传入了林玉芝的耳中,她抹了一把眼泪,朝叶牧的身边看去。

随后,脸上的神情立刻僵住。

“老公!”

她大叫着跑到已经昏迷的叶牧身边,泪水瞬间犹如决堤的洪水般流出了眼眶,“来人啊,快来人啊!!”

看着昏迷不醒的叶牧,林玉芝的眉头紧皱着,心里似乎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刚才说过的那些话了。

接到林玉芝电话的时候,叶年儿正在酒店调着昨天晚上的监控。

一听到叶牧昏倒的消息,她立刻跑了出去,身后的电脑屏幕上快速的闪过了简祁夜出现以及抱着她离开的画面。

回到叶家后,林玉芝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什么。

叶年儿焦急的跑到了叶牧的房间,入眼便是床上脸色惨白呆呆望着天花板的大伯。

她的鼻子一酸,泪水险些夺眶而出。

叶年儿微颤着身体慢慢的坐在了床边,出声,是她都为想到的颤抖,“大伯,年儿回来了。”

床上的男人听到叶年儿的声音后,缓缓的转过了头,眉眼间满是自责和内疚,“年儿,大伯对不起你。”

闻言,叶年儿一直抑制的泪水顷刻间便流了下来,嘴角一抹苦涩慢慢散开。

“大伯,你没有对不起我。”

如果不是叶牧,她恐怕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更不会有现在。

一只略显苍老的手慢慢的附在了叶清的手上,她目光颤抖的看着床上的男人,抽泣着声音道,“大伯,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年儿。”叶牧的声音很虚弱,俨然一副受了重大打击的模样,“这座别墅三天之内就不属于大伯了,以后你和安儿该怎么办啊?”

叶牧的话让叶年儿的泪水更加汹涌,她咬着唇角用力的摇了摇头,半晌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大伯……年儿没事,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他千万不能有事。

她还没报恩呢。

“唉……”

叶牧无力的叹了口气,握着叶年儿的手更加用力,绝望的目光看向上方的天花板,道“都怪大伯没用,早知道就提前存一笔钱,这样……你……咳咳……”

“大伯,你别说话了,你放心,年儿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这个危机的。”

安抚好叶牧的情绪后,叶年儿便起身走出了房门。

迎面,是端着汤的林玉芝,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婶婶。”

“别叫我!不是你这个扫把星,我们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叶年儿离开的脚步倏地停住,眸底渐渐流泻出一抹痛苦。

她一双薄唇抿的极紧,将眉眼间的痛苦之色隐藏的干干净净,抬起头,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身旁的林玉芝。

“婶婶,我不是扫把星,我一定会想办法把解决掉叶家的这次危机。”

从未有过的强硬口吻让林玉芝微愣了两秒,再反应过来时,叶年儿已经大步离开了。

“呸!”

她呸了一口,夹杂着嫌弃和讥讽的目光看向叶年儿快速消失的背影。

真是可笑,她以为她是谁?!

她要是有办法,那她林玉芝就能上天。

叶年儿坐在驾驶座上,目光下意识的看了眼叶家别墅的方向,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指节慢慢泛出惨白。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再遇恶魔

呼!

她呼出一口气,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缓缓启动了车子。

简祁夜!

她终究还是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选择,那晚的残忍的画面慢慢的浮现在叶年儿的眼前,女人的呼喊声和那潭殷红的血泊在快速的撕扯着她坚定的神经。

怎么办?

她真的要去夜徽庄园吗?

她会不会如那晚那个被扔进虎林的女人一样?!

一路上叶年儿的神情都处在紧绷的状态下,她的额上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渗出了一层密汗,在越接近夜徽庄园时,她的呼吸便越急促起来。

“没事,没事的,别怕……你只是去求情而已,那个男人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别担心!!

叶年儿一遍一遍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但发干的喉咙和轻颤的双肩却让她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

她真的很害怕!

嘶!

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瞬时响彻四周,原本安静的四周顿时一片嘈杂起来,各种大喊大叫的声音不停的响起。

叶年儿被这突入起来的阴狠笑声吓的一哆嗦,差点撞到了路边的栏杆上,她定住眸光看向不远处的男人,惊讶的瞳孔正在一点点放大。

那是……

简祁夜吗?!

叶年儿捏了捏自己僵掉的脸颊,已经忘记了呼吸的她,此时脸色开始涨红起来。

大约有七个男人包围在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四周,而简祁夜正在被其中一个男人用力的从驾驶位上拽了下来。

“哈哈哈!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简祁夜今天竟然会落到我们兄弟手里。”

随后,在叶年儿惊恐的目光下一个光头男人抬起脚狠狠的踹在了简祁夜的腹部上,满脸的赘肉加上高傲自大的狂笑让叶年儿不禁替他的子孙后代捏了一把冷汗。

他……

在干什么?

……

“既然简总裁一点活路都不给我们留,那我们只好和你赌一把,大不了就是一死。”

一直站在光头身后的男人上前一步,恶狠狠的冲着简祁夜吼道,布满红血色的眼眸全然是恨意。

他们很清楚这样做的下场,但还是选择了这条路。

叶年儿不禁好奇起来,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那群人不顾性命除掉简祁夜。

叶年儿用力的咬了一下薄唇,清晰的疼痛感瞬间让她的思绪更加清晰。

再次将目光落到叶封身上,男人嘴角缓缓扬起的那抹危险的弧度印在了叶年儿放大的瞳孔上。

直觉告诉她,简祁夜绝对会立刻要了那个男人的命,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方向盘,屏住呼吸,眸光紧紧的盯着不远处正在发生的一幕。

简祁夜薄唇抿的用力,刚才吸入的迷药越发的让他的身体无力,他冷笑一声,周围的空气渐渐被寒意肆侵。

“呵,本来还想多留你们几天,既然这样……”

那送他们下地狱好了,动下手指的事情而已。

“下地狱我们弟兄也要拉上你,这里距离你的夜徽庄园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我倒要看看你手下的人该怎么赶过来。”

闻言,简祁夜嘴角的弧度渐渐扩大,阴狠的眸光直直的穿透光头男人的身体。

“半个小时!”

他还真是小看他啊,被一个黑道的混混头目小看,这对简祁夜来说简直是最大的耻辱。

他再准备给男人说话的机会,简祁夜用尽全力快速的朝男人身上踹去。等众人反应过来时,才发现他们中又有一个人倒在了三米之外的地上。

惨叫声不绝于耳。

整个过程不到三秒,七个人便被他解决掉了两个。

“兄弟们,上!他撑不了多久的。”

简祁夜的额头上此时已经渗出一层薄汗,迷药的原因,他感觉身体越来越无力,脚下像是踩了棉花团一样。

只有他自己知道,解决掉那两个人用了他多少力气。

此时简祁夜明显处于危险之中,剩余的五个人将他团团包住,脸上的神情带着必须要了他命的坚定。

叶年儿的心被这一幕提到了嗓子眼里,她努力的保持着镇静,脑海里不停的思考着要不要冒险救出简祁夜。

如果救了他,她就会有提要求的资格。

可是……

叶年儿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那五个男人的对手,她练习跆拳道也不过才两年……而已。

眼前的形式根本不允许叶年儿继续思考,她咬紧贝齿,眸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坚定。用力的踩下油门,朝包围着简祁夜的男人们冲去。

突如其来的车子让男人们来不及多想,在本能反应作用下,他们纷纷快速的朝四周散去。

嘶!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异常刺耳,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轮胎印。

“上车!”

叶年儿着急的朝脸色煞白的简祁夜喊道。

砰!

下一秒,车子如脱了弦的箭般驶了出去。

“快追!”

其中一个男人最先反应过来,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车子,惊恐万分。

叶年儿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到泛白,紧张的盯着后视镜,担心那群男人会追上来。

车子飞速的行驶在公路上,叶年儿深呼一口气,来不及询问简祁夜便拨通了报警电话。

“喂,警察……”

叶年儿刚刚开口,便被一直大手握住了手腕,上一秒还握在手里的手机,此时已经飞出了车窗外。

她心中一惊,尖叫出声。

“啊!”

“不准报警!”

男人虚弱的声音传入叶年儿的耳中,即使是差点被吓昏过去,也丝毫不敢放慢半点速度。

“可……可是,你……万一那群男人追上来我们都会没命的。”

叶年儿突然有些后悔刚才的决定,不安的开口说道。

以他们的大胆程度,既然敢刺杀简祁夜,那么顺手杀了她也是很有可能的。

“甩掉他们,撑五分钟!”

男人的脸色比刚才更加煞白,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叶年儿满是着急的脸落入他的眸中。

叶年儿自然也是看到了后视镜里如疯了一般追在她身后的黑色面包车,深呼一口气,将油门踩到最深,秀眉紧皱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这个女人,呵……有些意思。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未说口的要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叶年儿都像是度过了一年似是漫长。

三分钟后。

不知道是叶年儿的车技太好,还是后面那群男人太逊,她终于甩掉了他们。

她依旧不敢有半分松懈,一直朝叶徽庄园的方向驶去。

两分钟后。

原本车辆稀少的公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数十辆豪车。它们的速度很快,两秒后,直到车子被豪车包围,叶年儿才反应过来它们竟是冲着她来的。

一时之间,便没了任何退路。

她停下车子,惊恐的转头看向后座上不知什么时候昏迷的简祁夜。

心中连死的想法都有了。

这下彻底完了,她不但没能救上叶家,小命也快赔进去了。

叶年儿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推门下车,双手举过头顶。

“各位大哥,”他朝车内的人大声喊去,“你们有何贵干啊?我就是个过路的。”

她发誓,她真的是个过路的,她可不想和简祁夜有所牵扯。

黑色的保时捷里,欧井警惕的盯着车前的叶年儿,朝身后挥了挥手,坐在后座上的保镖立刻会意。

走到叶年儿的身边,保镖冷笑一声,掏出枪对准她的脑门,丝毫没有因为叶年儿惊恐的神情而产生半分怜悯。

没有温度的声音让叶年儿神情更加惊恐,“说,总裁在哪?”

“总,总裁……”

叶年儿僵硬的手指向身后的车子,颤抖着声音解释着,“你们误会了,我和刚刚那群人不是一伙的。”

有没有搞错?刚刚如果不是她救了简祁夜,他恐怕早就支撑不住了。

闻言,车内的欧井蹙了蹙眉,下车走到叶年儿的车前,打开车门后入眼便是脸色煞白的简祁夜。

“来人,立刻联系张医生。”

一抹从未有过的神色在欧井脸上,他转头看着叶年儿,一字一字道:“人是你救的?”

看着面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孩,相比于她和刚才那群人是同谋,他更愿意相信她是救人方。

“嗯,那边路上应该有监控,你们可以去查清楚。”

听到终于有人问了一句公道话,叶年儿顿时激动起来,手指着刚才简祁夜出事的地方。

“放……了她。”

在欧井准备下命令时,一道虚弱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他心下一喜,连忙扶起了简祁夜。

“总裁,你醒了?”

“查到她的资料。”虚弱而又低沉的声音并没有传入叶年儿的耳中,她也并不知道简祁夜在吩咐着什么。

简祁夜抬眸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女人,嘴角噙笑。

呵,没想到今天竟然会被一个女人救了,这事传出去……

“是,总裁。”

两个保镖上前,把简祁夜送进了车里。

随后,数量豪车绝尘而去,整个过程不到三秒,只留下叶年儿,她一脸懵的看向车辆消失的方向。

天了噜!

她刚刚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告诉简祁夜叶家的事情。

叶年儿悔恨的差点一头撞地而亡。

三天后。

夜徽庄园所有人的脸上此时慢慢都是惊恐和担忧,欧井站在简祁夜的门外,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作。

啪!

杯子落地的声影。

哗啦!

玻璃破碎的声音。

“滚!”

一声怒吼从紧闭的房门中传来,夜徽庄园的佣人们纷纷屏住呼吸,不敢朝简祁夜的房间看一眼。

“少爷,你别让我们为难,老爷说了……”

年近六十的刘管家弯腰低头的在简祁夜的面前苦苦哀求着,额头上早已经冒出了冷汗。

“出去!”

简祁夜冰冷入骨的声音再次响起,满是不屑的眸光看向房间内抱成一团绝色的三个女人。

“呵,真是劳烦他老人家费心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好找吧?”

蜂刺十足的口吻,让刘管家和三个女人的心情更加害怕。

“少爷,这次你就听老爷的吧,这三位小姐全部是老爷亲自挑选的名流千金。你勉强挑选一个,也让老爷放心。”虽配不上他家少爷,但老爷抱孙心切,也只能先便宜她们。

“哦?”

简祁夜挑眉,眸光渐渐变的冰冷,“我简祁夜的事情不用任何人操心,包括他!”

“少爷……”

刘管家还想再说些什么,终是没有说出口,无奈的摇摇头,开口道:“少爷,老爷那边……”

“老头子那边我会处理,把这群垃圾带出去。”

“是,少爷。”

刘管家内心虽不愿意,但只能照做。

离开后,欧井立刻被简祁夜叫了进去。

欧井见简祁夜笔直的站在落地窗前,背影孤独而高傲,深呼一口气,大步走了过去,恭敬的声音开口:“总裁。”

“事情是怎么传到老头子耳中的。”

欧井心中一紧,抬眸看向简祁夜依旧笔直站着的简祁夜,犹豫了两秒后缓缓出声道:“应该是简老爷安插在你身边的人没有清理干净。”

看着简祁夜慢慢转过了身体,眸光直直的看着他,欧井知道他就要倒霉了。

“没清理干净?!”

冰冷的入骨的声音传入欧井耳中,他连忙低下了头,不安的等待着简祁夜接下来的话。

“下一次,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你。”

废物!!

“对不起,总裁,一天内绝对处理干净。”

欧井将头低的更深,连忙出声回答。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简祁夜周身的冰冷,他蹙了蹙眉极不情缘的走到电话旁边,却迟迟不肯接通。

见状,欧井走到简祁夜身边,犹豫着开口,“总裁,要告诉简老爷子你不在吗?”

以往每次被催婚时,简祁夜用得都是这个理由。

“不用,下去吧。”被老子训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听到。

不然……

他的脸恐怕会丢到十万八千里以外。

待欧井离开后,简祁夜才接通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彼端便传来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带着意料之中的怒意。

“臭小子,那些女人你怎么又给我退回来了?!”

“爸,这件事你不用再插手,我自己有分寸。”

“分寸?”

“你知道分寸是什么吗?”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一年内他一定要抱孙子!

简震天立刻炸了火,拿着茶杯的手砰砰的砸在桌面上,不给那头的人一点开口说话的机会,他叹了口气,脸色铁青,声音却不自觉的软了很多。

“你这个臭小子,三天内身边再没个女人,就替你老子好好守灵吧。”这次,一年内他一定要抱孙子!

啪!

电话挂断。

一头黑线的简祁夜揉了揉眉心,坐在沙发上向后靠去,简震天的话让他心情更加沉闷。

脑中,突然浮现一抹娇小的身影和一张精致的面容。

“把那个女人的资料拿来。”一想到叶年儿惊恐的眸光,简祁夜的心情不知怎的变好了些。

呵呵,真是个蠢女人,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还敢管闲事。

一分钟后。

一份关于叶年儿详细资料出现在简祁夜的面前。

简祁夜翻看着她的资料,当眸光落到有关叶年儿身世的几行字,他的鹰眸中闪过一抹异样。

这个女人……

呵,很适合。

视线向下移去,视线被下面的几行字赫然吸引。

“呵呵,跆拳道黑带一段。”放下手中的资料,简祁夜嘴角慢慢浮现一抹弧度,星眸闪现着浓浓的兴趣。

有意思!

“告诉法院的人,两天之内查封叶家别墅。”他找到对付老爷子的人了,那个女人很合适。

而且……

她能让他有感觉。

“啊?”

欧井不要命的啊了一声,一道微冷的视线立刻射了过来,他连忙开口道:“对不起总裁,只不过……”他有些不明白,那个女人明明是救了她的人,为什么要……

恩将仇报?

嗯,对,欧井认为这个词再适合不过了。

“照做。”

简祁夜语气更差,不耐烦的看着他。

得到了简祁夜的命令后,欧井不敢再耽误下去,应了一声后准备离开。

却突然被身后的男人出声叫住。

“等等,”他没有那么多耐心等,想到这,简祁夜继续道:“告诉那个女人,搬进夜徽庄园她想要的,我都给。”

听到这,欧井才总算明白简祁夜的意思,心中一喜,脸上的兴奋不言而喻,“总裁,我这就去办。”

“你这么高兴干什么?”看来,老爷子不只是闹的他心烦啊,连助理都受波折了。

“我,我就是替你高兴,”欧井挠挠脸,低着头连忙退了出去。

简祁夜看着欧井快速推出去的身影,薄唇抿了抿,压下来了心中的怒意。

十分钟后。

一辆加长的宾利车停在叶家别墅外。

欧井一身黑色西装满面笑意的推门下车,视线前后左右的审视着四周的景物。

毕竟这里是简祁夜看中女人住的地方,他必须要好好观察,看看那种女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欧助理,已经联系了叶小姐,她马上出来。”

站在身后的一名保镖上前恭敬的汇报着。

几分钟后。

叶年儿揉惺忪的睡眼,脚步不稳的慢悠悠来到了欧井面前,在看清面前的人时,困意立刻消散。

她惊讶的张了张唇,眸光紧盯着欧井,“你……你不是简祁夜的助理吗?”大半夜来找她干什么?

听到叶年儿直呼简祁夜三个字,欧井脸黑了黑,随即恢复了正常,“叶小姐,您好,总裁命我来告诉你一件事。”

他特意把‘总裁’两个字加重了音,敢直呼简祁夜姓名的女人这么多年他还真是第一个见。

“什么事?”

叶年儿的眸中立刻散发出光芒,脸上快速闪过一抹激动。

难道是同意放过叶家了?毕竟上次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简祁夜。

想到这,叶年儿更加确定了内心的想法,不禁笑出了声;“呵呵呵,没有什么啦,我也就是顺手就了他而已,不用那么客气啦。”

哈哈,快说,快说下去啊。

叶年儿看着欧井,眸底隐藏着期待和兴奋。

“叶小姐谦虚了,”他能看出叶年儿想什么,没再多说废话,把简祁夜的话原封不动送给了叶年儿。

他看着眼睛越睁越大的叶年儿,眸中闪过一抹异样,“叶小姐,我们总裁希望你能现在给出答复。”

他推了推镜框,公式化的声音让叶年儿听不出真假。

“你,你是开玩笑吧?”她救了他,他让她以身相许?!

“叶小姐,”欧井有些惊讶叶年儿的反应,他认为无论是哪一个女人听说要搬进夜徽庄园的事情应该会激动的昏倒。

“我们总裁从来不开玩笑。”更何况是这种事情,迎着叶年儿越来越复杂的眸光,欧井轻咳一声,继续道:“请叶小姐考虑清楚,三分钟后总裁希望得到答复。”

看着欧井认真的表情,叶年儿不得不相信摆在眼前的事情,她微愣的站在原地,半晌才说出一句话。

“你们总裁让我搬进夜徽庄园的目的是什么?”

虽然已经很清楚了,但叶年儿还是想再确认一遍。

万一……那个男人是让他搬进夜徽庄园享福的呢。

“这个还请叶小姐自己脑补。”

欧井忍住想要说她白痴的冲动,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

次奥!

那么少儿不宜的画面,她怎么脑补?

三分钟后。

欧井看了眼手表,站直身体,不顾叶年儿纠结的表情,问道:“叶小姐,考虑清楚了吗?”

他真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犹豫什么,无数女人梦寐的事情即将在她身上实现。

还想要干什么?

“我能见见你们总裁吗?”

叶年儿没有回答欧井的问题,恳请的看着他,不管怎么样,她要问清楚。

他让她搬进夜徽庄园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欧井犹豫了下,想起简祁夜的话,开口道:“请稍等,我禀告一下总裁。”

叶年儿看着欧井拨通简祁夜的电话,脑中顿时浮现出‘玩物’这个词。

心,抽了一下。

夜徽庄园。

简祁夜听到欧井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声音凉薄:“不是什么人都能见我。”

这个女人……竟然不是直接同意,简祁夜眼中闪过一抹不耐。

挂断电话后简祁夜心中渐渐涌起怒意,如果不是想应付简老爷子,他是不会允许那种身世卑微的女人待在这的。

情去缘浅经年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情去缘浅经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去缘浅经年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