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飞米露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商婿在线阅读

  • 时间:
  • 商婿王五
  • 来源:zzy

乔飞米露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商婿在线阅读

《商婿乔飞米露》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商婿》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岳母的羞辱

“爸爸,奶奶说你是穷狗…好奇怪,你是人不是狗啊!”

“米菲舍不得爸爸,奶奶说要把你赶出去,呜呜…我把我的压岁钱给你,你就不是穷狗了。”

不但这么说,三岁的小米菲眨着大眼睛,将床头自己小猪存钱罐推到乔飞面前。

“哈…”尬笑中,乔飞将存钱罐接来放入抽屉,又轻拂过小米菲发梢,柔声道:“谢谢小公主,但你现在要乖乖睡觉。”

“爸爸你会被赶走吗?”

“不会,爸爸会陪你长大。”

“嗯,爸爸晚安。”萌萌一声晚安,米菲很快进入梦乡。

她嘟嘟脸蛋上的白嫩肌肤透着红润,当真可爱如天使,遗传了她妈妈的美丽基因。

看着女儿,乔飞心中五味杂陈。

他开心,米菲小小年纪就知道孝顺。

但也悲哀,米菲刚才那样说话,是因为平日中岳母吕英,对自己责骂成常态。作为上门女婿,乔飞早已习惯、也无所谓。

但他很担心,在吕英耳炫目染下,米菲已有了嫌贫爱富苗头。若如此下去,她长大后也只是暴发户姿态。

他这想法若是让米家人知道,估计会把乔飞送到精神病院。

乔飞还敢小看暴发户?

谁都知道,他是最没用的上门女婿。

但谁也不知道,他拥有米家所高攀不起的身份。但乔飞对自己真实身份只有恨,而无眷恋。

富贵荣华,只是过往云烟。

他唯一期盼的,就是陪伴米菲慢慢长大,这也是他留在米家的动力。

可惜,很多时候陪伴女儿都是奢侈。

米菲刚睡一会,卧室门开了,听气势汹汹脚步声,就知道是岳母吕英,乔飞转身打招呼:“妈。”

“哼!”吕英冷冷回应,她高昂着头,鹅蛋脸上满是厌弃之态。

她是贵妇,可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酒店前台。

因颇有姿色,嫁给了米军。

而五年前米军因癌症去世,她就成为家里老大,也开始暴露肤浅本性。

此时她斜眼看到乔飞坐在床上,张口便是训斥:“给你说多少次了,别随便坐床。”

“我哄女儿睡…”

“这是真丝床单,你穿的地摊货衣服没资格碰。”不给乔飞解释机会,吕英继续道:“让你哄我孙女睡觉已经是开恩了,要在不懂规矩,以后别见她了。”

“妈,我错了。”听到威胁,乔飞起身道歉。

他自幼跟母亲长大,父亲就没见过几面,深知孩子没有父爱的苦痛。

为了米菲,乔飞只能忍。

而他一脸苦楚模样,在吕英眼中,就是没出息的体现。

这样个玩意做上门女婿,让她和女儿米露在家族里抬不起头来。而吕英也用尽办法,就想早点把乔飞扫地出门。

在言语上更是刻薄:“你除了会认错,还会别的吗?”

“我…”

“赶紧去把卫生打扫了,还用我说吗?”吕英嗓门更大了。

“是、是。”担心吵醒女儿,乔飞连忙朝门口走去,刚到门口想起还没见到妻子。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有些担心,小心翼翼问吕英:“米露还没回来吗?”

可他关心,换来的是吕英更加愤怒:“我女儿为生意,现在还在外面应酬,就是因为养了你这连狗都不如的东西。”

听着岳母辱骂,乔飞在没说话,慌忙离开房间。

来到客厅拿起抹布,开始打扫房间。入赘到米家三年多,他每晚都要干这些活。

米家条件虽不是大富大贵,但雇个保姆没问题。但没有,所有家务落在乔飞身上。

他知道吕英是有意为之,想逼自己和米露离婚。

让他痛苦的事,米露不但默认这一切,还提出过条件:“和我离婚,给你三十万。”

三十万?

就算是三千万、三个亿,乔飞都不在乎。他只要米菲抚养权,米露不同意,也因这个分歧,让他们没有离婚。

哈…

乔飞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心中苦笑。

没离婚又如何?

和米露结婚将近四年,连她手都没碰过。准确的说,只碰过她一次,发生在他们结婚前的两个月。

在酒吧邂逅米露,那天她喝了好多酒,柔美的醉态中蕴含无尽风情。

那时乔飞二十三岁,还是情场浪子。

把握住机会的他,和米露有了一夜之缘。在高度亢奋中,没来得及做保护措施,事后也没多想。

但一个月后,米露找到他说:“我怀上你的孩子了。”

乔飞震惊,怀疑她想让自己做背锅侠,毕竟米露是在酒吧遇到的女人。

可她给出解释:“我没碰过别的男人。”

这…

乔飞惊喜,没想到眼前这美人第一次给了自己。

但很快回归现实,关于她怀孕这事,乔飞建议:“我陪你去医院,打胎费用我出。”

这也是为米菲好,她年轻、漂亮,要是生了孩子会耽误将来。

可米菲反对,她说:“我会生下孩子。”

“那你以后怎么嫁人?”

“你做我老公吧!”米露这话,称得上语不惊人死不休。可她表情,如同被冰封的湖面,美丽而寂寥。

“……”乔飞。

事发突然,但米露太美了。乔飞愿意做她男人,哪怕有个附加条件…做上门女婿。

他憧憬着美好未来,可事宜愿为,到了米家便是乔飞痛苦开始…

“哐!”

就在乔飞沉思时,一个垃圾桶落在他脚下,里面污渍洒在光亮地板上,散发着臭味。

不用多想,这是岳母所为,这实在过分,乔飞扭头对她说:“我刚蹲了地板。”

“吃我家、喝我家的,干点活你还敢有意见?给我把垃圾收拾干净。”今天的吕英,比以往更刻薄。

在乔飞擦桌子时,她接到米露电话,说和通衢商贸的王经理一起吃饭。

王经理?

应该是王辉吧!

那位可了不得,他是通衢商贸六分部经理,白酒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米家产业是佳瑶酒业,要是攀上王辉高枝,那米露在家族中地位会暴增。

据吕英所知,王辉一直在追求米露。而他们之间最大障碍,便是乔飞这窝囊货。

想到这,吕英走到乔飞跟前恶毒道:“你就是一条捡垃圾的狗。”

说罢,她转身回到卧室。

乔飞能做的,只是将垃圾捡起,然后走向屋外。

正值七月三伏天,外面闷热、潮湿的气候,让乔飞本就就压抑的心,更加抑郁。

但今天还好一些,周围邻居嘲讽少了很多。因为斜对面不远,有一位女性吸引了多数男人目光。

她站在一辆玛莎拉蒂旁,她着白色衬衣、深蓝短裙,彰显出身材的高挑、饱满。

完美的瓜子脸上,有一双明亮眼眸。

她三十岁左右,却拥有少女般肌肤,以及成熟的魅力韵味。

遇见这等美艳少妇,自然有男人主动搭讪,可都被拒绝。

而其中一个被拒绝的男人,灰头土脸离开时,刚好看到乔飞出来,便把气发在他身上:“小白脸,别随便看美女,小心回家罚跪。”

乔飞没回应,他早就麻木了邻居们调侃,只是加快脚步想离开这。

而那美妇见到他,却加快脚步跟过来时小声打招呼:“小乔总,好久不见。”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看门狗

面对那美妇搭讪,乔飞没有搭理。

可看别人眼中,好不是滋味。

靠!

刚才搭讪失败的男人,一脸的不敢相信…乔飞就一个上门女婿,米家的一条狗啊!

那美妇姿色、气质,堪称绝代佳人。

而她驾驶的玛莎拉蒂,是黑钢全球限量版。先不说价格,这车没身份就没资格买。

也就是说,那美妇那是他们高攀不起的女人。

因为这里只是最普通的别墅区,住在这的人也只是普通有钱人。

“难道乔飞不是狗,而是鸭子?”刚搭讪失败的男人,开始找理由。毕竟在富婆圈,的确有玩鸭子的爱好。

“呸!”又朝乔飞背影啐了口,有这样的人在,真拉低别墅区的档次。

而此时乔飞拿着垃圾筐,朝左边较远垃圾箱走去。

美妇轻笑中,默默跟在后面。

她知道,乔飞厌恶自己真实身份,也不想让别人知道。直到周围没什么人了,才又开口:“小叶总,您这是逃避吗?”

听到‘小叶总’称呼,乔飞转身怒道:“在警告你一次,我姓乔,而不是叶。”

“你是叶家血脉。”

“我只认我母亲。”

“乔总在世时,你都姓叶,为何她离去后,你改姓乔了呢?”美妇知道,现在乔飞是跟随母亲乔梅的姓。

乔飞懒得做解释,只是问她:“你来干什么?”

“来转达叶总的话。”

“说。”

“呵呵…我声明一下,只是代为传达,他问你:愿意在米家当狗,还是回来享受富贵?”

面对她代为传达问题,乔飞没回答,反而开口:“陈倩,回答之前我先问你个事。”

“请说。”

“我该如何称呼你。”

“哦?”

“陈秘书?陈总?或者…我是不是该喊你小妈了?”质问时,乔飞目光中带有怒火。

他认定是陈倩迷惑父亲,夜导致他抛弃自己和母亲。

而六年前,母亲抑郁成疾离开人世。从小跟母亲长大,感情深厚,而对于父亲便是恨之入骨。

连带着陈倩,更是看不顺眼。

她…

狐狸精罢了!

而陈倩面对乔飞怒问,没有生气,还颇有轻佻的说:“上一次你骂我小三,这次说辞委婉了不少。”

毫不在意中,陈倩调侃着他和自己。成熟的她自有城府,不会因乔飞三言两语发怒。

“你愿意被我骂?”乔飞不服。

“你愿意喊我小妈?”陈倩反击,更不忘又逗逗他:“以前,你都是跟在我后面喊好姐姐的。”

“我以前小,没看穿你的本色。”

“呵呵!”陈倩笑着,有意回避了这个话题。

而目光又落在他手中垃圾桶上,不用多想,便知道乔飞在米家过的什么日子。

这小叶总…不,是小乔总何必呢?

理解不了,但陈倩也说出今天找乔飞来的目的:“奉叶总命令,从今天起,由我担任你的秘书。”

“嗯?”乔飞没反应过来,你是我秘书?开什么玩笑,整个公司都快被你控制了。

而陈倩继续转达叶明,也就是乔飞父亲的话:“叶总说了,这次不用你认他当爹,便可以回通衢总部担任副总。”

“不去。”乔飞拒绝,叶明那老狐狸,怎么可能通情达理?

“你真愿意在乔家当狗?”陈倩搞不懂他了。

“对。”乔飞回答坚决,也继续说:“就算是狗,至少还通人性,这总比做人渣的儿子强。”

话甩出去,乔飞愤然离去,在走向垃圾堆时,又听到陈倩的话:“小乔总,人渣也好、狗也罢,你得面对现实。”

“滚!”吼完,乔飞率先离开。

“当你忍无可忍时,回到从前的自己吧!”陈倩相信,他会回来的。

…… ……

米家人不会想到,乔飞真实身份是通衢商贸继承人。

要知道,就在上个月,佳瑶酒业董事长米亮,愣排了三天队,打点不少关系,都没资格见陈倩一面。

而乔飞妻子米露,能牵上通衢商贸六分部经理王辉这条线,就在酒厂引起巨大轰动。

这些事乔飞不知情,自己身份更不会说。在他看来,做叶明的儿子,才是人生最大污点。

第二天早上,乔飞做好早点后,依旧没看到妻子身影,她昨晚应该是没回来。

不想在看到岳母鄙夷嘴脸,她骑电动车早早出门。

半小时候,到达北三环的佳瑶酒业。刚把电车停好,就听到身后不断传来招呼声:

“吆,乔总来的好早啊!”

“乔总,咱们酒厂大院里卫生,您可得收拾干净,今天要来贵客。”

“乔总真是我辈楷模,凡事都要以身作则啊!”

和乔飞打招呼的人不少,前缀都会加上‘乔总’二字,但口吻中尽是戏谑之意。

佳瑶是家族性企业,米露是销售二部总监,乔飞是她合法丈夫,称呼‘总’是理所当然。

可他这乔飞,名义上是负责酒厂后勤工作,实质工作…就是酒厂看大门。

这让乔飞沦为佳瑶员工快乐源泉,见面喊乔总是讽刺,私下说他看门狗更好玩。

面对调侃,乔飞默默穿过人群,朝门口传达室走去。

那是他喜欢的地方,在不足十平米的小屋中,可以将自己和世界隔开。

而在过去路上,乔飞看到停车场中的红色宝马,那是米露的车。不出意外,她应该是加班到深夜,就在厂里凑合了一宿。

想到妻子辛苦,乔飞心疼。

听说最近厂里销量不佳,米露压力很大,他很想去帮助妻子。

乔飞对白酒销售,他是有心得的。

乔飞十八岁时,便在母亲乔梅教导下,开始接手公司业务。

当时通衢商贸一部、二部,还在乔梅控制下。年销量还行,几十个亿左右。

这让乔飞在很年轻时候,不但学到专业,更开阔了眼界。

可…

哎!

心中叹气,乔飞很想去帮助米露,但她从不给予机会。

罢了!

都过去了,乔飞二十六岁,却早已经历人生大起大落。

随后他来到传达室,坐在板凳上抽着五块钱红梅烟,又是一天重复的日子开始了。

但今天,乔飞注定不会平淡。

十点钟左右,米露来到酒厂门口。

昨晚在饭局上和王辉约好,他今天要来酒厂谈合作。

别看王辉是分部经理,但人家通衢商贸的人,必须得高度重视,米露特意带二部员工到大门口迎接。

约定时间已到,王辉还没来。外面天气太热,米露走进旁边传达室,想吹会空调。

进去才发现,里面只有一台老旧风扇。十平米小屋的闷热空气中,弥漫着烟味、汗味。

也看到乔飞,正趴在桌子上打盹。他上面光着膀子,下面穿个大裤衩,脚下是双拖鞋。

米露美丽脸庞上,皱起眉头,捂着鼻子冷漠开口:“你永远都是自甘堕落吗?”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王辉挑衅

“嗯?”

听到声音,迷迷瞪瞪的乔飞醒来。屋里闷热,他脑袋昏昏沉的,有点中暑迹象。

可扭头看到米露,即刻精神起来问:“你是来找我吗?”

声音带有兴奋感,乔飞和米露住在一个别墅,也都在酒厂上班,但两人见面机会并不多。

多数时间,米露有意和他保持距离。

而此时她看着乔飞,也只是以领导口吻说着:“门卫代表酒厂形象,你要注意着装。”

“太热了。”

“呵…”米露轻冷一笑,给出他选择:“我一个月给你六千块,别上班了,找一个我看不到地方躲着。”

她这话让乔飞不乐意,自己是上门女婿,可不是小白脸,也拒绝:“我是男人,有能力养活自己。”

“那你想过我吗?”

“当然,米露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和女儿的。”乔飞挺直胸膛回答。

显然,他把米露问题理解错了。

米露也对他直言:“你还嫌不够给我丢脸吗?”

乔飞:“……”

米露继续:“你是我耻辱的象征,多见你一眼,我都为自己悲哀。”

乔飞呆立在原地,看着妻子,她身着蓝色衬衣、长裤,身段高挑、芊细,精致五官上,蕴含着古典气韵,特别是黑发披肩时,当真美若天仙。

而她波澜眼眸中,和其他的人鄙夷不同,是一种空洞…自己在她心中,自己被完全忽视。

作为丈夫、男人,乔飞更加心痛。

“滴、滴…”也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鸣笛声。乔飞看了眼,是辆不认识的黑色奔驰。

酒厂规定,外来必须要登记。刚被米露训斥,乔飞不想在让她生气,连忙向外走去。

可米露已率先迎了过去,她带来几个下属早就蜂拥过去,满是奉承之意。

而车上下来的男人,中等身高、四方脸。

嗯?

乔飞觉着眼熟,这哥们模样,很像通衢商贸商贸后勤部长王威。

而王辉没在意乔飞,他来通衢商贸时,乔飞已离家出走。

此时他先是一脸高傲,但见到米露时即刻变为笑脸:“米露,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也出来了?”

“王经理大驾光临,我理当迎接。”米露笑的温柔,说话声音极为悦耳。

“说多少次了,叫我王辉就行。”王辉掏出纸巾,来帮她擦拭额头汗水。

当着所有人面,他展现着自己绅士行为。可王辉动作,更像是恋人之间的亲昵。

周围人很识趣的拉开空间,瞧瞧…

米露不用多说,她貌若天仙,此时又低头一笑,楚楚动人。

而王辉人长的白净,一身名牌打扮,很有架势。关键是人家牛逼,才三十岁,就在通衢分部担任经理。

别看是分部经理,无论是待遇、地位,绝对在佳肴酒业董事长之上。听说他老子王廷,在通衢商贸是高管。

之所不喊王总,是因为通衢商贸的总…都是白酒圈中的传奇人物。

众人看着王辉和米露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啊!

“喂!”

可在这时,一声不合时宜的怒吼,引起所有人注意。王辉扭过身去,看那人光这个膀子…

喊话的乔飞,带着强烈怒气。

可不,男人给自个老婆暧昧,谁能受得了。

乔飞刚要开口大骂,却看到米露递来一个威胁眼神,也让他对王辉改口:“你…你得给我去登记,否则不能进门。”

“王辉是我贵客,不用登记。”嫌烦一般,米露把话接了过来。这档子口上,可不能让他添乱,又说道:“乔飞,你回传达室呆着。”

米露这话引起王辉兴趣,他早就听说过,米露上门女婿叫乔飞。当初他们结婚,可是引来不小轰动。

时至如今,还有不少人在议论,米露怎么会嫁给窝囊废?

一时兴起,王辉高傲中向乔飞打了招呼:“你就是乔狗…哈哈,不、不,是乔总。”

王辉有意嘲讽,是为在米露面前显摆。他并不知道,自己老子王廷,最早是给乔飞当司机的。

乔飞咬着钢牙,握紧了拳头。他当然听得出来,王辉不是口误,分明就是羞辱自己。

而这时王辉又转身对米露说:“人家乔总也是按规章办事,不妨碍,我配合就是。”

“王经理,这不合适。”

“无妨、无妨。”在米露跟前,王辉继续装着绅士。

接着面对乔飞时,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道:“拿去登记吧!”

“不用名片。”

“拿吧!我出门不习惯带现金,这就当赏你的小费。”装逼中,王辉将名片甩在乔飞手中。

而他这句提示,引来周围人一阵惊呼。王辉名片镶着金边,这要是拿出去卖了,也得值个千儿八百的。

瞬间,马屁声响起:

“王经理人中龙凤,出手不凡啊!”

“真不亏是通衢商贸,就是有大家风范。”

奉承着王辉,也不忘打击着乔飞:

“乔总,真是好运气,这小费给的真符合您身份。”

“就是、就是,别家人看门的,可没辙待遇。”

这一捧一贬之间,传达着众人对两人看法:

王辉的地位,已经代表一切。

而乔飞光着膀子的丑态,真给佳瑶酒业丢脸。

在这种情绪中,乔飞看都没看,一把将王辉名片摔在地面。他可以忍受嘲讽、羞辱,但不能接受王辉。

因为他看向米露时,带有暧昧情绪…作为男人,乔飞是有底线的。

“王辉,你欠揍吗?”乔飞发出威胁。

他愤怒,可王辉却没事人一样乐了下,接着脸色一黑却是向米露道:“这是贵厂不欢迎我吗?”

这句话,让米露有些慌张。

千怕万怕,乔飞还是给惹麻烦了。王辉是好不容易才牵上的关系,是否能通衢合作,关系到二部存亡。

“乔飞。”米露怒斥一声,又指向他鼻尖道:“你立马向王经理道歉。”

“米露,你…”乔飞也瞪大眼睛,很明显,刚刚一直是王辉在挑衅,难道她看不出来?

咬牙切齿中,乔飞拒绝道歉。

这让米露下定决心转身对一名下属道:“你通知人资部,乔飞调到清洁部。”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原来如此

看大门和保洁,两种工作性质无高低之分。

但区别还是有的,看大门多是上年纪大爷,而做保洁的人则以大妈为主。

保安调保洁,这是对乔飞人格的侮辱。

而下达命令的是他妻子,为了王辉,米露果断牺牲乔飞。

随后米露又对王辉做了请的手势:“让你见笑了,里面请。”

她和王辉并肩而行,而乔飞在嘲笑中呆立原地。头顶骄阳似火,可他内心亦如寒冬。

…… ……

晚上,米露开宝马回家,乔飞骑电车则晚回来一些。

他好想见到小米菲,无论在外面受到多少屈辱,只要见到女儿,乔飞都会觉着值得。

可刚走到别墅门口,就遇到出来的吕英。

她一把将乔飞衣领扯住,顺势将尖红的指甲,在他脖颈上留下几道痕迹。

吕英用这种方式,宣泄着愤怒。

在瞧瞧乔飞脏不拉几熊样,张口就骂:“混账玩意,今晚不许吃饭,也不能进门。”

“妈,我没犯错误…早上出门前,已经给您准备早点了啊!”乔飞一脸茫然,吃不吃饭不重要,他想见女儿。

而他的解释,让吕英更加恼怒,右手食指指尖狠狠顶着乔飞额头怒道:“你得罪了王辉,这就是错。”

白天的事情吕英已知道,这还了得,王辉可是她心中理想女婿。

又对乔飞骂:“你个败家玩意,帮不上忙就算了,还在外面惹祸。”

“妈,是他主动挑衅我的。”

“放屁,人家堂堂通衢商贸分部经理,挑衅你这个懦夫?就算是,你也得忍着。”

“通衢商贸?”乔飞这才知道,白天牛逼哄哄的王辉,原来是分部小经理。

而吕英看着乔飞疑问,以为他是被吓着了。本是懒得理他,可琢磨着让他知道王辉厉害,说不定能知难而退。

接着吕英吹嘘道:“通衢商贸你知道吗?那是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大商贸,能在里面分部当经理,比你强…算了,你这辈子要是能混到人家那看大门,算你祖上积德。”

“……”乔飞不语。

但他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如此重视王辉,原来是这么回事。

而发完火痛快不少的吕英,转身回到别墅。

乔飞则朝向别墅西边角落走去,他没资格和米露同床,只能睡在以前保姆的小房间。

原本应该失落的他,脑海中,忽然冒出昨晚陈倩到说过的话:当你忍无可忍时,做回真正的自己吧!

…… ……

昨晚乔飞没睡好,他一直犹豫是否要回去?

“艹!”

而醒来的他先爆出粗口,也是下定决心不回去。

乔飞一直怀疑当初母亲之死,叶明做过手脚。就算没有,也和他有直接关系。

在这,乔飞相信王辉对自己造不成威胁,以米露性格,看不上他那种肤浅的男人。

也就在他做出决定时,外面响起敲门和米露声音:“开门。”

“好!”乔飞连忙下床打开房门后,看着她美丽脸庞问:“找我有事吗?”

“嗯,有事拜托你。”

“啊?”乔飞小开心,结婚这些年她一次对自己说拜托。

而米露看到乔飞仅穿一条裤衩,脸上抹过鄙夷之色。因为他短裤中间部位…你懂!

早上醒来的男人,裤衩里的二弟会有生理反应。

“切!”米露冷哼一声,皱着眉头毒地乔飞说:“下午陪我去谈笔生意。”

“嗯、嗯。”乔飞用力点头,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米露总算给了表现机会。

乔飞暗暗发誓,要让米露对自己刮目相看,也说道:“无论什么样客户,我都会帮你搞定,去哪谈生意?”

“通衢商贸。”

“……”

乔飞呆立,而米露继续道:“我和王辉已经谈好合作,他附加条件是,让你登门道歉。”

“不去。”乔飞拒绝。

“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米露甩下这句后,转身离开。

乔飞什么想法,米露不会在乎。给他一个弥补错误机会,好免了他到保洁部的惩罚。

他不要脸,自己得要脸。

可现在看来真如母亲所说,乔飞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就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 ……

半小时后,乔飞来到佳瑶酒业,先到人资部那报道。

之前他心中还有抵触,和一群大妈们工作,这是最顶级屈辱。

现在无所谓了,任何屈辱都比上米露所作所为,她让自己向王辉道歉。乔飞所有事都可以答应,但唯独这不行。

而他恍惚时,听到一句热情声音:“哎呦喂,妹夫来啦!”

“嗯?”抬头看到,一位妖娆女性站在跟前,她一头红色艳丽长发,鹅蛋脸上尽是妩媚。

而极为饱满的身躯,着一件低领浅色长裙,胸前的波涛在说话间,都有些颤动。

乔飞发了下呆,而那女人笑问:“呵呵…妹夫,看啥呢?”

“SZ。”乔飞反应过来,连忙打了招呼。她是石艳,米露堂兄米冷老婆,酒厂办公室兼人资部经理。

随后乔飞表明来意:“我来报道,米露把我调到保洁部。”

“胡闹。”

“啊?”

“小两口闹别扭,也不能这样欺负人,我这小姑子真是的。”石艳说着,还拽着乔飞来到自己办公室。

乔飞…

他进门前,已经做好各种被羞辱准备,没想到一向鄙视自己的石艳,竟然热情起来。

她什么意思,难不成米冷已经满足不了她,来勾自己?

呸!

心里啐了一口,乔飞没有瞎想下去。

跟着开口:“SZ,我得去干活了,不然米露就生气。”

“去什么去?米家那边真是的,就会欺负咱们妯娌…哎呦,妹夫别见怪,我是米家XF、你是上门女婿,咱俩就是妯娌。”石艳拉着乔飞坐下,还给他倒了杯水。

“没事。”乔飞不介意,今天石艳和客气,他心中颇有暖意。

而石艳忽然叹气:“哎!”

“SZ怎么了?”

“妹夫,你苦啊!我好心疼。”

“……”

“米露和王辉…哎!听SZ的话,忍一忍,为了米露两千万合同,还是别给你说了。”欲说还休的石艳,有意卖了关子。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去总部

米露和王辉?

听着石艳闷骚口吻,任谁都会产生某种联想,乔飞也问:“你是不是说听到什么了。”

“这、这…”

“SZ你说啊!”乔飞着急。

“好、好,我说。”石艳很担忧模样道:“我听说王辉给米露两千万销量合同,当做求婚聘礼。”

“什么?”乔飞长大了嘴巴。

而石艳摇着头解释:“圈里都知道,他在追米露。”

“……”乔飞。

“妹夫,SZ替你不值啊!你说这些年,你在她家做牛做马的,还得被扫地出门。”石艳又是惋惜,又是心疼模样。

慌乱中乔飞问:“我该怎么办?”

“这…我倒是有个主意。”

“SZ你说、快说。”

“妹夫你先稳稳,别气坏身子了。”安抚了乔飞情绪后,石艳才说:“当初米冷那混蛋,在外面勾搭狐狸精,被我知道后,就跟他闹,让他当着所有人下不来台。”

“我这么做合适吗?”

“你说呢?”

“我…”乔飞犹豫。

而石艳继续劝:“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做女人的睁只眼、闭只眼,可你能忍受绿帽?”

“不能。”

“那你就没选择了,今天米露要和通衢商贸合同,逮住这机会你闹一次,让王辉死了那条心。”石艳给出他意见,也知道乔飞够懦弱,还多提醒了一句:“作为男人,该硬时候就得硬。”

连续话说完,石艳在看向乔飞时,目光带有期待。

可乔飞…

“哈!”他突然笑了声后,也有条不紊说:“如果我一闹腾,事情影响必然小不了。”

“总比你被她赶出家门或带绿帽强吧!”

“这么一闹,我百分百会被赶出去。”

“怎么?”

“因为负面影响大,通衢商贸作为大集团,高层会制止和米露的合作。”一改刚才懦弱不堪模样,乔飞有理有据说着。

这次轮到石艳不说话,而乔飞则继续:“米露和你老公米冷,两人早就水火不容。若因我造成她合作失败,你觉得会如何呢?”

乔飞这话,让石艳卸下伪装,带着狠意问乔飞:“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打算?”

“不,一开始真以为是SZ关心我。”

“那你…”

“你关心过火了,让我觉出不对劲。”乔飞不傻,石艳的热情着实直白了一些。

石艳终于完全明白过来:

自己想利用乔飞,却他引入误区。这么一来,等于告诉他,销售一部很忌惮米露和通衢合作。

没想到这窝囊废还有小聪明,被涮的石艳眼神已是恶毒。

她问:“乔飞,知道你没出息,难道连绿帽都不在乎?”

“我相信米露。”

“呵…”石艳笑了,像是听到不得了的笑话一般,好一会后,她才说:“整个米家,估计就你不知道。”

“SZ又想说啥?”

“米露在和你结婚前,曾经勾过一位富豪公子,人家连个相亲都不给,呵呵…丢了脸面,没辙了,才收你做了上门女婿。”

“我不信。”

“信不信的,你可以自己去打问。”话说着一直门口,又道:“滚出去,做你的保洁去吧!”

不闹不怒的乔飞起身,也学着石艳刚才关心人模样,来了句:“SZ,你也得节制一些。”

“什么意思?”

“你看米冷面黄肌瘦的,回头别给别把他榨干了。”留下这句隐晦的嘲讽,乔飞走出办公室。

石艳挑拨自己和米露目的,乔飞已清楚。

他年少时期,见证过通衢商贸最惨烈的内斗。比谁都清楚,内斗远比市场竞争残酷的多。

母亲和叶明作为夫妻尚且如此,更别说米露和米冷只是堂兄妹关系。

想到这,乔飞心疼米露。

她父亲米军去世前,是佳瑶董事长。而如今酒厂控制权落入他二叔,也就是米冷父亲米亮手中。

米露的艰难可想而知,作为她老公要立场坚定。乔飞打心底爱米露,为了她…去趟通衢六分部吧!

只是希望,到那后别遇到故人,否则就麻烦了。

…… ……

下午,两点。

为避免和大妈一起劳动的尴尬,乔飞主动申请打扫酒厂院落。

闷热三伏天,站着不动都是一身汗,更不说还得拿着扫把干活,不过一会,乔飞汗水侵透衣衫。

而从办公楼出来的米露,在停车场那见到他。

微皱眉宇,走到乔飞跟前问:“你是不打算和我去见王辉吗?”

“去。”之前他不想去,但见了石艳后,乔飞改变了想法。

“就穿这样?”

“这怎么了?”乔飞不在乎,从入夏开始,他一直就是短裤、背心。反正走到那,也是被人嘲讽。

“你这一身汗的…先去洗个澡吧!”乔飞身上汗味太重,米露轻轻掩住鼻尖。

“不用。”

“你这样不尊重客户。”为体现仪式感,米露出门时特意穿了女士西装。

而乔飞解释:“与其说是给王辉道歉,更不如说是被他羞辱,这样一副德行,说不定他更过瘾。”

他话说的坦然,还不忘加了句:“没资格坐你的车,我骑电车先走了。”

说罢,乔飞向电动车走去。

而看着乔飞背影,米露莫名一阵酸楚,下意识开口:“你上我车。”

“啊?”

“电动车慢,我怕耽误工作。”米露率先上车。

而乔飞也有幸,结婚后第一次乘坐她的车。在副驾驶扭头看着米露,她带上墨镜时,气质更加冷酷。

哈!

心中乐了下,上午石艳说,她主动倒贴一位富家公子,说的还有模有样,真是扯蛋。

米露才不是攀龙附凤的女人,乔飞也确定一点,米露第一次是自己的。

就在乔飞思考时,米露开车已驶出酒厂,顺中山路向东行驶。

嗯?

觉着不对劲,乔飞提醒米露:“通衢商贸六分部在西二环,你走错方向了。”

“我们去通衢总部。”

“啊?”乔飞小懵。

“怎么了?”

“签个合同,至于到总部?”乔飞不理解。

而米露随口解释了句:“王辉说他父亲要见我。”

“王廷?见他干嘛?”

“这和你有关系吗?”米露有些不耐烦了。

“没!”回了声,乔飞落下车窗后,点根烟抽了起来,也在琢磨:感情王辉那小子,还真是王廷儿子啊!

商婿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商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商婿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