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弃胥如龙在线阅读

  • 时间:
  • 弃胥如龙入梦离阳
  • 来源:zzy

江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弃胥如龙在线阅读

《弃胥如龙江午》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弃胥如龙》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谋财害命

江城,华灯初上,各色各样的弥红灯照亮了这座不夜城。

一个穿着军靴的男人拎着包风尘仆仆地从机场里缓缓走了出来,他一米八的个子,剔着圆寸,英俊的脸庞上有着一双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不经意间地咧嘴一笑透着坏意,完美地把帅痞这两个字诠释到了极致。

男人兜里的手机响起了,他看了看号码还是接了起来。

“小少爷!我们知道您回来了!”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哦忠叔,你们的消息倒是蛮灵通的,我才刚下飞机。”

“老爷已经派车去接您了。”

“不用,我不是和那老头说清楚了吗,我是不会回江家的。”

“不是少爷……”

“忠叔,我现在还有事,挂了。”

江午挂掉了电话,看了看这座熟悉的城市,他露出了一个邪笑,五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五年前他被人卖去了战火纷飞的中东做黑市劳工,本以为深陷地狱要葬身异国他乡的他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中东最强雇佣军团Bup,然而他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万胜集团江家的二少爷。

江家富可敌国,甚至江城之所以叫做江城也是因为江家的缘故。

江午打车去了江城三环边的一栋住宅区内,他看了看那栋熟悉的楼房,快步上了楼敲开了203的门。

门开了,一个靓丽的身影站在门内,见到江午的一刻她愣住了。

叶心,一个美丽得如画上的女人,江午有名无实的老婆。

五年前,江午母亲患了重病,走投无路的他为了母亲为了生活,他只能选择当了叶家的上门女婿。

江午和叶心结婚,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甚至连她的手都没碰过!那时候每天睡觉,江午都睡在地板上,一是因为叶心打心里瞧不起他,二是其实叶心是个拉拉。

女儿是个女同性恋这件事自然不能被外人所知,所以让江午入赘到自己家也成了很好的掩护。

“你……你怎么回来的?”

叶心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几乎说不出话来,她以为他死了。

“怎么?见到自己的老公回来你不应该给个拥抱吗?”

江午坏笑着一步向前,但叶心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两步,如同江午的身上有病毒似的。

“姐!谁啊!”

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从二楼走了下来,见到江午的时候也是一愣,嘴唇颤抖着,“你……你……”

叶继祖,叶心的亲弟弟。

江午放下包,坏笑着缓缓地向叶继祖走去,“好久不见啊,我的小舅子。”

说完直接扯住叶继祖的手臂,一使劲,一个过肩摔把叶继祖摔到了地板上,疼得他嗷嗷直叫。

“你干嘛!”

叶心立刻把江午拉到了一边,看着地上的弟弟问他要不要紧,扭头就冲江午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干什么啊?!就算是他对不住你,你也不能打人啊!”

“打人?我还想杀人呢!”江午冷声说道:“当年他骗我去M国务工,却把我卖到了中东!我差点就死在那!他这是谋财害命!”

“我当是谁呢。”

一个很有气质的中年女人缓缓地走了下来,她是江午的岳母赵雪晴,不得不说,赵雪晴真的漂亮,虽然年过四十,却风韵犹存。

“你说我儿子怎么谋财害命了?你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赵雪晴在确定了自己儿子没事后把他挡在自己身后,双臂环抱,昂着脑袋对江午说:“怎么?在国外打工几年长本事了?会打人了?要不是我们,你妈能活那么久吗?对,她虽然只撑了两个月还是走了,但要不是我们帮你,你能陪她走完最后一程吗?能办那么大的丧礼吗?能买到墓穴吗?江午,人不能忘本,得人恩果千年记,这个道理你妈不会没教过你吧?”

江午大大地做了个深呼吸,这个女人是他见过最厉害的女人,死的她也能说成活的。

赵雪晴见他不说话,继续说道:“当年我儿子那么做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他是为了她姐,要不是送你出国拿的那笔钱,叶心能当上向日葵幼儿园的园长吗?”

叶心没说话,叶继祖把江午卖出国拿了二十万,的确用了十万打点,让自己顺利地当上了向日葵幼儿园的园长,只不过另外十万没到两天便被叶继祖在赌桌上输光了。

“你……终于当上园长了吗?”

江午向叶心问道,他知道,她一直就想当幼儿园的园长,如果自己被卖去国外能完成她的愿望,自己这几年刀尖舔血的日子也算没白过。

“嗯。”叶心淡淡地回答道。

“那就好……”

是的,江午喜欢叶心,从见到她第一面时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她,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纵使知道对方是个同性恋,江午还是义无反顾地喜欢上了她,这也是他选择回到江城的原因。

赵雪晴阴阳怪气地说道:“好了,既然回来了就去洗把澡早点睡吧,哎等会,你在国外打工这几年,应该挣了不少钱吧?你明早取十万给继祖,他最近酒吧需要周转,我们钱又都是存的定期,暂时拿不出来。”

赵雪晴说得十分理所应当,就仿佛这钱本就是她的一样。

江午不由得笑了,这丈母娘还是老样子,三句不离钱。

“挣钱?”江午冷笑了一下说道:“我的妈哎,我的卖身钱一分钱没看见不说,现在还找我要钱?有这个道理吗?”

赵雪晴瞪着眼睛咄咄逼人地说:“什么叫有这个道理吗?要不是我儿子把你送去国外打工,你能见到那么大的市面吗?能挣到那些钱吗?现在你也算是个海龟了,回来工作肯定也很好找了,要不是我儿子把你送出去,就你那窝囊劲现在在江城能做什么?”

江午无奈地摇头,站在原地大大地叹了口气。

“跟你说话呢,出去几年是聋了还是哑了?”

江午眉头一皱,瞪着如鹰一般的双眼看着赵雪晴,要不是自己不打女人,他真的很想给眼前这个女人一拳。

赵雪晴见到江午的眼神不由得心里有些发毛,随即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叶心在一旁干咳了一声,对江午说:“你……要是有的话,就给我弟吧。”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关我屁事

江午无奈地说:“不好意思,我还真一分钱都没有,我所有的钱都用来买机票了。”

“真是个废物。”赵雪晴鄙夷地瞥了江午一眼,“出去几年竟然一分钱都没挣到。”

“算了妈,明天我拿十万给继祖吧。”

听到自己姐姐这么说,叶继祖这才满脸堆笑地说了声谢谢姐。

赵雪晴依旧不罢休地数落江午,“真不知道当初你爸怎么想的,招这么个废物回来当女婿干什么,你的东西我们都扔了,你要洗漱用品自己出去买。”

江午无奈地上了二楼,回到了他和叶心的房间,房间里以前属于他的东西都不见了,就连挂在床头的那张婚纱照都没了。

叶心走了上来,手里拿着两条新毛巾,“给你,新的。”

江午笑了笑接了过来,“你洗过澡没?”

叶心摇了摇头,冷漠地坐到桌前敲击着电脑,“你先洗,我待会洗。”

因为自己弟弟的关系,叶心对江午中心有那么一丝的愧疚,在得知他被自己弟弟骗卖了之后更是为他责备过弟弟,但,她终究还是讨厌他。

她讨厌他的穷,讨厌他的没志气,更讨厌他的窝囊,要不是为了给自己的性取向作掩护她早就把这个臭男人给赶出家门了,没想到五年后这个令她看着就烦的臭男人竟然回来了。

“要不……一起洗吧?”江午坏笑着说道。

叶心不由得回过头看着江午,五年不见,他似乎变得有些不同,至少五年前他不可能敢对自己开这种玩笑。

“怎么?我们不是夫妻吗?一起洗个澡很平常吧?”江午说道。

这五年的生活的确把江午从一个木讷呆板的窝囊废变成了一个有点油嘴滑舌的浪子。

叶心冷漠地说道:“江午,你要搞清楚,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如果还这么令我恶心的话,我就和你离婚。”

“离婚?你舍得吗?没了我,谁给你打掩护?”

江午笑了笑,直接朝着叶心走了过去,身上散发出的狼气让叶心竟然不自觉地有些害怕起来,她第一次从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了霸气。

叶心穿着薄纱睡衣,她的身材很好,前凸后翘,再加上她在家不喜欢穿内衣的缘故,一对高耸完全激起了江午的兴趣。

虽然自己这几年见过很多女人,但那个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依旧是叶心,从没变过。

“你……你要干什么?”叶心有些不安。

江午坏笑着,突然一伸手搂住了叶心的腰,微微一使劲,直接把她抱到了床上,一翻身迅速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男人强硬的气魄瞬间把叶心吓坏了,不停地说:“你要干什么?江午!你个混蛋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江午坏笑着,“我是你老公,国家认可的老公,你说我要干什么?”

他说着就要扯叶心的衣服……

叶心哭了,眼泪瞬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很厌恶和别人的肢体接触,更不喜欢自己被这么一个臭男人压着,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侮辱,强烈的屈辱感让她崩溃了。

江午愣住了,微微叹息松开了叶心,他坐起身小声说道:“对不起,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叶心哭着抬手狠狠地给了江午一巴掌然后立刻钻进了屋里的卫生间。

江午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你别生气了,我真的是和你开玩笑的,对不起啦,几年没见你还是这么的没幽默感。”

过了一会门开了,叶心恢复了往日的冷漠,说:“江午,你要是再和我开一次这种玩笑,我就和你立刻离婚,让你滚蛋!”

“好了好了,答应你,我洗澡了,你可别偷看哦。”

叶心没搭理他,自顾自地又坐回到桌前认真地敲击起了电脑。

江午洗完澡像以前一般把被褥扑在了床脚的地下,双手当作枕头躺在地上,他看着叶心的背影忽然觉得很踏实,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异响,似乎有人闯了进来。

江午和叶心对视了一眼,一起下了楼。

家里大门开着,进来好几个壮汉,一水的黑短袖黑裤,裸露出来的纹身告诉所有人他们不是善茬。

他们围着叶继祖和赵雪晴,气势汹汹。

“我儿子不是说了吗?过两天就还给你们,你们急什么?”

赵雪晴面对这些凶神恶煞的恶汉依旧能保持着趾高气昂的态度。

“对啊。”叶继祖立刻附和道:“不就欠你们那点钱吗?才十几万而已,我最近周转有点问题,过两天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们。”

为首的一个秃子一张嘴便看见两颗大金牙,他说:“十几万?你在做梦吧?你已经拖了两个星期了,现在已经滚到五十万了!”

“什么?”叶继祖瞪着眼睛,吱吱唔唔,“那……那么多?”

“你以为呢?还钱,现在!”

江午不由得冷笑,这事他根本不会管,叶继祖自己造孽,他自己就得扛着,看见他现在这样江午心里不由得暗爽。

“我们有说不还钱吗?”

赵雪晴叉着腰,瞥见了一旁的江午,尖着嗓子说道:“没看见我女婿来了吗?不就五十万吗?我女婿有,你们有什么和他说,他全权负责!”

说完便伸手指向了江午。

大金牙扭头看见了穿着裤衩和破汗衫的江午,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你小舅子的债,你抗?”

江午冷笑了一下,冷漠地说道:“关我屁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随意。”

叶家本来算是个二流商人,有些家底,五十万对以前的叶家来说根本不算事,但五年前随着叶心父亲的去世一切都变了。

叶继祖这个浪荡子败光了家产,现在只靠着一间小酒吧维持生计,而叶心的幼儿园经营状况也并不理想,五十万现在对他们来说真是一道大坎,很难跨越的大坎。

大金牙见江午这么说也冷笑了一声说:“也是,就你这穷酸相也不像是有能力抗下这五十万的债,叶继祖,我听够了你的托词,今天没有五十万你就和我们走吧,我看你的小肾也还值点钱,眼角膜也不错。”

说完大金牙就冲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些人立刻就要抓人。

“你们别乱来!我要报警了!”叶心说着就拿起了电话。

见女人要报警,一个喽啰一巴掌就往叶心扇去。

电光火石之间江午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挡在了叶心面前,一伸手便死死地抓住了那只悬在空中的手。

那喽啰只觉地自己的手腕宛如被老虎钳夹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江午的眼神足以杀人,开口掷地有声。

“谁敢动她!”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回江家

“你小子!找死是不?!敢动手?!抄家伙!”

其他人围了上来,气氛瞬间不妙了起来。

这时叶心半吼了出来,“好了!我弟弟欠你们的五十万我给!”

大金牙上下打量了一番叶心,色迷迷地说:“美女,你有钱就早说嘛。”

叶心咬了咬牙飞快地走上了楼,写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这些钱本来是准备过几天用来交幼儿园房租的,但现在为了救自己的弟弟,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大金牙拿着支票用手弹了弹,笑着说:“美女谢了啊!叶继祖,哥们走了啊,你有这么个姐姐可真是好啊。”

说完他看了一眼江午,摇着头低声嘀咕道:“这么一个有能力的美女竟然嫁给了这么一个穷酸土鳖真是白瞎了。”

那帮人走后赵雪晴立刻关上了门,还上了锁,叶继祖像十几岁的孩子一般低着头对叶心说:“谢谢姐姐。”

叶心无奈地摸了一下叶继祖的脑袋说:“你以后要好好做人知道吗?”

江午无奈地摇头,他知道叶心很疼爱自己的弟弟,但她这不争气的弟弟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惹麻烦,如果不是他屡次闯祸,叶心的父亲也不会死。

叶心气呼呼地看了江午一眼,说:“江午,你老说我们是夫妻,我们也有夫妻的名分,我对外难道不是叫你老公?那我弟弟是不是也就是你的小舅子?你刚才说什么?关你屁事?我知道你没有能力扛着个债,但你有必要说那种话吗?你是不是就算有五十万也会看着他去死不管?!”

“我……”

江午刚想说话,岳母赵雪晴就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道:“就是,要不是我老公当年帮你,你母亲能撑过两个月?能有墓地安葬?你这个人那,没志气就算了,还忘本。”

叶心没再说话,气呼呼地上了楼。

赵雪晴也和叶继祖各自回了房。

其实这个家里以前有个人对江午很好,就是叶心的父亲,他的岳父叶大志,虽然他是上门女婿,但叶大志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

想到这江午不由得大大地叹了口气,算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了报答叶大志对自己的恩情,也只好对叶继祖这对母子隐忍了。

回到房间,叶心正在打电话。

“喂,韩雪……你……有没有五十万……嗯……过两天幼儿园就要交房租了……嗯……不是,家里出了点事……嗯……没事,吴良?那好吧,我给他发信息试试……”

江午关上了房门,低声说:“你缺五十万缴幼儿园房租?”

叶心没好气地看了江午一眼,没回答。

“你如果需要钱的话,我……”

但没等江午说完叶心就打断了他,“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请你别烦我就好。”

说完,叶心直接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把脑袋蒙住。

她懒得和变得有些流气的江午多说什么,以前她对江午还有些许的同情,但现在,对这个男人她只剩下了厌恶,怎奈自己现在还离不开这个男人,因为一个幼儿园的园长如果被人爆出是同性恋,只怕是会被毁掉一切。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江午冲过来挡在自己面前的画面老会从脑海里跳出来……

其实叶心的父亲告诉过江午,叶心不是生来就是拉拉,在她念中学的时候,有一次被一群流氓调戏被一个学姐给救了,自此以后叶心便对男性充满了厌恶更对那个女学长心生感激与爱慕,久而久之,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就成了拉拉。

其实与其说是拉拉,倒不如说是一种怪病,叶心很不喜欢和男性有肢体接触,就算和女性、和自己的“女朋友”韩雪,她也仅限于拥抱。

江午知道叶心有点生气了,只好作罢,躺在地上不再吵她。

次日天还没亮江午就悄悄出了门,他要去祭拜自己的母亲,今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然而墓园门口,早就有人在等着他。

“小少爷,我们早就等着您了。”

“忠叔?”江午笑了笑,“你们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吗,我昨天刚回来电话就打来了。”

忠叔是江家的管家,万胜集团江家,富可敌国。

“跟我来吧,您母亲的墓早老爷早就帮您换了地方。”

忠叔领着江午去了墓园后面的高档墓区,一个墓前,一排黑西装保镖站得笔直。

墓前,一个高挑性感的美女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者。

见到江午老者伸手干咳了一声,“江午,我们等你好久了。”

老者是江午的爷爷,江雄,女人是江午同父异母的姐姐,江若水。

江午没理老头,走到墓前伸手扔掉了碑前的鲜花,把自己刚买的花放在了墓碑前,伸手擦了擦母亲的照片,“妈,我回来了。”

江若水对这个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弟弟说道:“小午,你既然回来了就和我们回江家吧。”

江午直接掏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把自己第一次见面姐姐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说:“你就是我的美女姐姐吧,突然多出这么一个美女姐姐还真是难适应。”

“江午。”江雄布满褶子的脸透着一股刚毅,“跟我回去吧,现在你哥死了,你是我们江家唯一的血脉,你必须跟我回去。”

“握草。”江午不由得笑了,“老头,你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大孙子死了,所以才来找我的?他不死就轮不到我这个私生子孙子了?十几年前呢?你们怎么没想着找我?五年前呢?我去找你们救我妈你们是怎么对我的?可是你那大孙子亲手把我打出江家的!你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小午……”江若水说道:“我哥那天把你赶出江家我们也是事后才知道,他做的是不对,但……人都已经死了,你就原谅他吧,在那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真的,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找你,爷爷好不容易在中东找到你,你又不肯回来。”

江午看着江若水说:“干什么?找我回来干嘛?继承江家?你呢,你不是也是江家的人吗?你不是也能继承江家吗?”

“我……”

“那怎么行?”江雄一口驳斥道:“她一个女人怎么继承江家?你姐姐她始终都是要嫁人的!我知道,是我们江家欠你们母子的,我想补偿你们,你也得回去给我们机会补偿啊!不管你怎么怪我们都不要紧,因为我们的血缘关系是怎么都没办法抹掉的!在中东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只要你回来,让我这个老头子做什么都愿意。”

江午深深地吸了口烟,他知道,眼前的这两个人是自己的亲人,在战火纷飞的中东,见多了家破人亡,亲人二字对江午来说格外的重要,但多年积下的一口怨气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平复的。

“我不用你做什么,你让我再冷静一段时间吧。”江午说道:“给我一年时间,我需要时间沉淀一下。”

“那好。”江雄说道:“我让你在外面尽情地玩一年,把你想做的都做了,一年后,你必须给我回江家。”

“行啊,我考虑考虑。”

江午冷漠地一笑。

江雄走之前让江若水把一张背后烫着江午名字的黑卡给了江午,让他如果还有什么其他方面的需求直接给忠叔打电话。

那张黑卡没有金额,就像信用卡一样可以随便刷没有上限,但是取现金的话每天最多只能取两千万,要取更多的话需要预约。

江午知道自己的XF缺钱,离开墓园便去了银行,拿着那张黑卡取了五十万现金用袋子装着就往叶心的幼儿园去。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假货

叶心的向日葵幼儿园地处三环外的一个小区边角,不大,在众多幼儿园中算是比较小的一个。

向日葵幼儿园是集团化运作,董事长是韩美月,五年前叶心靠着关系和钱财的疏通顺利当上了这家北区向日葵幼儿园的园长。

江午在幼儿园门口被保安拦住了,看着穿着一身脏破衣服的江午保安问他是干什么的。

“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

“我老婆。”

“你老婆是谁?”

“你们园长叶心。”

小保安哈哈大笑起来,几乎是捂着肚子,在他看来这家伙八成是从疯人院跑出来的,貌美如花的园长会是这个小屌丝的老婆?

恰巧副园长韩雪路过门口,见到江午她愣住了,“你回来了?”

看见韩雪江午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韩雪是叶心的“女朋友”,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和叶心之间的第三者,刚结婚的时候她们两经常当着他的面就抱在一起,这让连叶心手都没牵过的江午很是不舒服。

江午尴尬地笑了笑,“嗯,昨天刚回来。”

韩雪歪了歪嘴,“找叶心的话进来吧。”

小保安很吃惊地看着江午,这小屌丝不会真的是园长的老公吧?所有人都知道园长的老公是入赘的,近几年都在国外,只是没想到是这么个屌丝样。

园长办公室,见到江午叶心有些惊诧,问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不是缺钱吗,我……”

“叶心,好久不见。”

吴良突然也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吴良是做房地产的,和叶心是高中同学之外还有点亲戚关系,他母亲就是向日葵集团的董事长韩美月。

而他爸的弟弟,也就是他二叔的老婆是赵雪梅,也就是叶心母亲的亲妹妹。

“也不是很久吧,过年不是刚见过?”叶心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吴良走过去直接就和叶心来了个西方式的拥抱礼,叶心虽然极其讨厌和男性进行肢体接触,但无奈现在自己有求于吴良,也只好笑着硬撑了。

“这位是你们的保安?”吴良指着江午问道。

叶心咬了咬嘴唇,“他叫江午。”

吴良知道,叶家那个美丽性感的叶心嫁给了一个废物。

“噢,原来是那个废物啊。”吴良冷哼一声,直接选择无视了江午,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我刚从国外回来,给你带了点小礼物。”

“谢谢。”叶心直接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着一块精致的女士手表。

“哇,百达翡翠腕表。”韩雪惊呼,“这块表得六十万吧?”

“没那么贵,五十八万。”吴良笑着说道,

“不不,我不能收,这太贵重了。”叶心说着就要把表递还给吴良。

“你就收下吧,这点小钱算什么?对了,你昨天信息里说找我有急事,什么事?”

能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叶心肯定这次没找错人,说道:“我弟弟那出了事,我钱都给了他,我想……我想……跟你借五十万,交幼儿园房租。”

“五十万……”

吴良心里一紧,自己虽然明面上是个富二代,但是钱都被他爸掌管着,自己一个月的零花钱不过五十万而已。

“五十万完全不是问题,只不过……”

江午冷笑了一下,插话道:“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

江午说:“我老婆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钱我会替她想办法,就不劳烦吴老板费神了,还有……”

江午说着从叶心手中拿过了那块手表,在手里掂了掂,“我老婆不戴这种三千块的假货。”

啪!

说完,江午手一松,那块表落在了地上,表面立刻出现了几道裂痕。

吴良立刻捡起了手表,暴怒道:“握草!你他妈傻逼吧?!我什么人?会买假货?!”

作为在江城还算有点脸面的吴家,还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但是,这块表他的确是花了三千块钱买的高仿货,五十万的手表送人?他还没那么豪。

“你敢说不是?”江午冷笑了一声。

江午的外公生前是在澳门街开当铺的,当铺里收的最多的就是手表,从小在那里长大的江午对各式各样的名表可谓如指掌,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真表假表看一眼他便能判断出七八分,刚才那么一掂量一瞅,他完全肯定了这是块不折不扣的A货。

“你他妈的懂个屁?知道什么叫做表吗?你有表吗?”

吴良虽然心虚,但还是强装镇定,瞥了一眼江午空空的手腕冷笑道:“也难怪,穷玩车富玩表,傻逼玩电脑,我看你这宅男屌丝样,也就会玩个电脑了。”

江午还想说话,叶心先爆发了,对江午怒斥道:“江午!你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好吗?”

说完还狠狠地瞪了江午几眼,那表情几乎就差说出“滚”字了。

“哦。”江午嘟囔了一声,转身离开。

韩雪尴尬地说:“我送送他啊,你们聊。”

韩雪把江午送到门口,不满地对他说:“你知不知道现在正是我们幼儿园困难的时候,你就别添乱了好吗?”

江午耸了耸肩,“你们幼儿园房租是五十万?”

“对啊。”

“谁收?”

“小区物业公司啊,不然还是你啊?”

韩雪被眼前这个家伙搞得又好气又好笑。

江午直接去了物业公司,替叶心交了房租,嘱咐工作人员晚些时候把租赁合同送到幼儿园就行。

幼儿园里,被江午那么一搅和,叶心有些不好意思再提借钱的事了,吴良也借机没再提,而是就那块手表扯了一会有的没的,最终说把那块手表拿去修理改天送块更好的给叶心便走了。

借她五十万?老子可没泡过那么贵的妞,还是个人妻……吴良这么想。

吴良走后叶心坐在椅子上气的酥胸发颤,本来一切都好好的,都是江午那个大傻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这辈子来讨债的。

“现在怎么办?”韩雪靠在叶心身边问道。

“不知道,再想办法吧。”

“不然我找张振凯拿一点?他有钱。”韩雪说道。

张振凯是韩雪的有钱男朋友,双性恋在拉拉中很普遍。

“不用,我会搞定的。”叶心牵着韩雪的手说道。

她不想韩雪因为她而为难,然而她并不知道,其实韩雪一直只是把她当做玩乐的对象而已,靠着叶心,韩雪在幼儿园里捞着钱也不用做事,这种美差去哪里找?

真心?她更宁愿给愿意给她钱花的男人,因为她知道,找个有钱的男人才是最终的归宿,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临近下班前,物业工作人员找到了叶心,笑嘻嘻地把租赁合同给了叶心让她签字盖章,还说下次可以直接转账,付现金数得太麻烦了。

叶心有些吃惊,问对方是谁帮她交的房租,对方只说是一个男人,个头还蛮高的。

叶心立刻就想到了吴良,心里不由得感觉到有点暖暖的,立刻给吴良拨去了电话。

“喂,真是谢谢你了,帮我交了房租,放心,等下学期开学收了学费,我就会还给你。”

吴良起初一愣,但立刻明白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不捡白不捡,遂厚着脸皮说:“嗨,就这么点事,五十万而已,手表没送成,送你五十万一样的,不用还了。”

“这……”

“都说了不用还了,这么点钱还跟我客气,哎对了,明晚向日葵集团年中舞会你会参加吧?我也会去,你到时候做我的舞伴吧?”

“啊……这个……”

叶心面露难色,害怕和男性接触的她舞会之类的一向是不参加的,但现在受了对方那么大的人情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片刻的犹豫,吴良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啊。”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年中舞会

江午帮叶心交完房租就回了家,本来心情挺不错的,刚推开门,就看到赵雪晴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似乎在等着自己。

“江午,你回来的正好,你过来。”

江午走了过去,这个女人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没有之一。

赵雪晴冷漠地说:“你既然回来了,也休息了一整晚,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你明早把东西收拾收拾和叶心去把离婚证领了,然后就离开这里吧。”

“妈……我是真的喜欢叶心,我也不介意她是不是喜欢男人。”

“你闭嘴,小声点,你希望全世界都知道吗?”赵雪晴怒斥道,“你喜欢她?你拿什么喜欢?我女儿虽然心理上有点问题,但也是大家闺秀,沉鱼落雁,追她的人能从三环排到五环,起初吧,我还指望结了婚,你至少能让她心理变得好一点,但却完全没有变化,说白了你是又穷又没有能力,跟你说实话吧,我们老叶家现在情况不如以前了,继祖的前途就全指望叶心重新找个亿万女婿了,这时候我也顾不得她是不是心理有障碍了,她这个问题,找个好老公怀上孩子就什么都解决了。”

江午觉得这女人有些可怕,这简直就是逼良为娼啊。

“妈,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就当没听见,不过我还是想说,你表面上一视同仁,但实际上对叶心太不公平了,太偏袒叶继祖了,你要我和叶心离婚?可以,只要叶心同意,亲自和我说,我立马签字离婚。”

江午说完直接出了门。

“你算什么东西?还教训起我来了?!”

赵雪晴气得面红耳赤,想要追出去,但江午已经走远了。

江午在马路上还没走几步就收到了叶心的短信:去买套西装,明天晚上陪我参加一个舞会,别丢人!!!

思索再三叶心还是决定带江午去,一是因为自己的弟弟没空,二是虽然她很讨厌江午,但相比于和其他人跳舞,她更能接受江午一点。

在叶心的世界里只有两种男人,一是爸爸和弟弟,二是其他男人,江午被勉强划了四分之一到爸爸和弟弟这一边当中。

江午不太喜欢穿西装,但叶心的命令已经下达了,他只好去了海澜之家花了几百块买了一套自认为还不错的西装。

回到叶家的时候叶心已经回来了,她正站在镜子前试着一套红色的长裙,优雅地一转身,裙摆转动,美得让江午看呆了。

叶心脱掉裙子准备去洗一下,明天晚上穿上它去舞会。

“我来我来。”江午立刻从叶心手中拿过裙子,憨笑了一下,“这以前不都是我干的吗,你这手怎么能碰水洗衣服呢。”

没被卖去中东前,家里的家务都是江午一人包办,洗衣拖地做饭,样样皆能。

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后江午上了楼,叶心正在忙着,他有意无意地问叶心房租解决了吗?

他不提还好,一提叶心顿时有些生气了,没好气地说:“江午,你今天发什么神经?幸亏吴良没放在心上,帮我交了房租,不然我真不知道到哪去找五十万。”

江午不由得皱眉,“他帮你交了房租?”

“嗯。”叶心不耐烦地说道:“物业的人把合同给我了,告诉我是一位男士帮我交了钱,我也打电话问过了,他让我不用放心上,干嘛?不是他难道是你啊?”

江午心里不由得暗骂,这吴良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他很想说是自己给的钱,但想想算了,现在说出来只会让叶心反而骂自己不要脸。

第二天一早,江午出去买了早饭刚进门,就听见叶心一声尖叫,紧接着一件花裙子迎面飞到了自己的脸上。

“江午!你个白痴!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江午愕然地拿起那件花裙子看了看,原来,自己昨天为了省事把那条裙子和自己的衣服一起洗了,自己的廉价衣服由于掉色,颜料直接把那裙子给染了个花脸……

“那个……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江午赶紧道歉。

“对不起有用吗?你就不能手洗吗?你个白痴,你把我唯一的礼服裙子洗坏了,我今晚怎么参加舞会?”

赵雪晴叶走了出来,见状不由得在旁边煽风点火,“真是个废物,洗衣服都不会,真不知道有什么用,我女儿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叶心,明天一早就跟他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

江午站在那,一句话不说。

“算了。”叶心大大地叹了口气。

“我……我今天帮你去买一条吧。”江午说。

“不用了,一件晚礼服少说也得几千上万,你拿什么买?”

叶心咬着牙气噗噗地走了,临走前又转过身叮嘱道:“晚上六点,请你穿好西装在家楼下等我。”

“嗯。”

叶心走了,赵雪晴阴阳怪气地说:“真是废人无用啊,除了会惹我女儿生气还会什么?还不如不回来呢,我去朋友家打牌,你在家反正没事,就把家里好好打扫一下吧。”

说完直接扭着腰出了门。

下午五点半,江午穿好西装早早地在楼下等着,六点不到,叶心开着她那辆红色马自达回来了,见到江午没好气地说:“上车。”

赵雪晴坐在后座,穿着旗袍,打扮得如同一个贵妇,叶心就穿着上班时的休闲装配着一条铅笔牛仔裤,虽然简单,但却也美极了,成熟干练中带着性感,有种御姐风。

刚上车,叶心就说:“我告诉你,今天是我们集团年中舞会,你少说话,别让我丢脸。”

“哦。”

一旁的岳母又训斥道:“江午,你这西装是路边上捡的吗?领带呢?你在搞笑吗?”

江午吊儿郎当地挠了挠脖子,没说话,他不喜欢被领带束缚着脖子。

看见他那无所谓的样子,赵雪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聋了还是哑巴?看你那废物样子,我女儿嫁给了你,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妈,算了。”叶心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江城,索顿大酒店门口停满了车,没有一辆低于五十万,叶心的这辆红色马自达停在当中格外显眼。

年中舞会还有半个小时才开始,大厅里已经有不少人,见到赵雪晴母女不少人和她们打招呼。

来这个舞会的大多是吴家的亲属和向日葵幼儿园各个分园的园长,女人多自然争奇斗艳,穿的是群魔乱舞,每个人生怕自己穿得多了点吃亏。

叶心的这身着装自然惹来了不少娘们的指指点点。

“你看看,叶心竟然穿着这一身就来了。”

“是啊,真是太没品了,她不知道是舞会吗?穿这身来,是来搞笑的吗?”

“看她那一身超过五百块吗?”

“听说她们家破产了,没钱买衣服还不正常。”

“切,要不是靠着吴家的关系,她能来这?”

“你小声点,别被听见了。”

“怕什么,怕她咬我啊?”

……

被人这么说,叶心心里纵使起了波澜但也强忍着没表露出来。

在这种场合下,江午就像透明的一样,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他,江午也不介意,他更在意的是那群八婆这么说自己的老婆。

他借着上厕所的理由走到没人的地方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小少爷,有什么吩咐。”

“忠叔,我需要一件女式晚礼服,越华丽越好,十分钟内送到索顿大酒店。”

“没问题小少爷,请问穿晚礼服的女士三围是?”

江午挠了挠头,沉思了几秒说:“和我姐身材差不多。”

“行,十分钟内送到。”

弃胥如龙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弃胥如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弃胥如龙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