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韶涵焦雨欣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都市桃源在线阅读

  • 时间:
  • 都市桃源黄土守山人
  • 来源:zzy

冯韶涵焦雨欣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都市桃源在线阅读

《都市桃源冯韶涵焦雨欣》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桃源》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腌菜坛子

“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在一辆急速行驶的轿车中传出。

轿车中一男一女,开车的是一个年岁在二十二三的绝美女子,女子精致的脸庞不施粉黛,却透露着一丝冰冷,飘逸长发垂落在腰间,浑身上下散发着高傲。

后座上是一个男子,和女子相比男子穿着很是普通,一身泛白的牛仔服,俊朗的脸庞有点苍白,就好似大病初愈一样,额下胡子拉碴让男子有点落寞,眼眸中更是尽显沧桑。

男子咳了几声,等放下手掌的时候,手心中有了一抹血色,这让男子不由的皱眉。

开车的女子看了眼男子,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冷漠,好似这个声音破坏了她的好心情一样。

“冯韶涵,今天是我爷爷八十大寿,我让你准备的礼物应该准备好了吧”。

冯韶涵点点头,诺诺道:“都准备好了”。

在这句之后,两人在没有任何的话语,车辆中瞬间就陷入了寂静。

冯韶涵转头看向窗外,眼眸中满是无奈,他的思绪飞到了曾经流逝的一段岁月。

那是一片战火纷飞的原始丛林,冯韶涵和两个同伴在执行任务之后被上百人追杀。

两个同伴不幸殒命,而他虽说侥幸逃脱,可身上却受了不轻的伤势,虽说自己一直在调理,可两年多时间伤势却依旧反反复复。

“该死的阎王愁里面到底有多少种毒素”,冯韶涵心里暗暗怒骂。

微微叹息一声,冯韶涵目光落在前面开车的焦雨欣身上,嘴角流露出来的满是苦笑。

任务中被人追杀,冯韶涵知道肯定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而自己身受剧毒在身体没有复原的情况下,他也不敢轻易去调查,所以只能回来养伤。

可在刚刚回来蜗居在一处小的中医诊所的他遇到了醉酒的焦雨欣被几个混混调戏。

忍不住出手,因为体内有毒,英雄救美没有达到,自己反倒是进了医院。

随之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发生,他成了焦雨欣的丈夫,还和焦雨欣“同居”。

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一切是因为焦雨欣家中逼婚,焦雨欣才将自己当成了挡箭牌,而且他也知道了焦雨欣的家族在鹏城那是数一数二的家族。

突然间冯韶涵感觉到车子拐弯,这让他微微一愣,他直起身子看了眼焦雨欣,“雨欣,这是要去哪里”,虽说他到焦家没有几次,可他却知道现在车子走的路不去焦家。

“今天是爷爷的生日,你就这样过去,二叔、三叔他们那些人又该说闲话了”。

冯韶涵摇摇头,“雨欣,他们对我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即使我再改变他们还是会说三道四,随他们去吧,今天你高兴就好”。

焦雨欣无奈摇摇头,冯韶涵来了两年多,两年多时间自己的叔叔、表哥、表弟。。。。。。几乎所有人都是冷嘲热讽。

而冯韶涵更是没有一点男人脾气,无论那些人怎么说他,他都是呵呵一笑,似乎嘲讽的是别人一样。

当初自己想的是躲避家族的婚姻,却不想因为冯韶涵给自己招惹来的是更多的麻烦,连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都不待见自己。

而自己老实忠厚的父母更是直接被他们剥夺了管理集团的权利。

鹏城的南郊是鹏城公认的富豪区,和其他区域不同,南郊的建筑群落并不多,每一处建筑群落也不相邻,可就是这样南郊的土地面积可谓是寸土寸金,土地的价格要比城中最繁华的地段还要高出不少。

一处占地足足有数百亩的豪华建筑群落,此刻是张灯结彩,在门前的停车场上停放的车辆无不是豪车。

隔着车窗看向门口进出的那些穿着高档的男女,冯韶涵不由的叹息一声。他心里最为抵触的就是这个地方,自己每一次来到这里都是奚落的对象,哪怕是一个保姆都不忌讳焦雨欣的身份,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帮助那些人嘲讽自己。

“冯韶涵,等下祝寿之后,你尽量不要远离我”,焦雨欣在下车的时候轻声道。

冯韶涵摇摇头,他也知道焦雨欣是顾及自己的颜面,可在这里他根本没有任何的颜面,自己如果离焦雨欣太近的话,焦雨欣也会跟着受到牵连。

当冯韶涵从后备箱拿出准好的寿礼,焦雨欣不由的一愣,原本已经缓和的俏脸上再次布上一层冰霜。

“冯韶涵,你这是什么寿礼”,焦雨欣强压着怒火冷声道,不过不断颤抖的身子出卖了她的内心想法。

冯韶涵抱着的是一个紫黑色的坛子,这种坛子在市场上也就是百八十块,坛子一般都是普通人家腌制咸菜所用,焦雨欣没想到冯韶涵会带来这样的寿礼。

“冯韶涵,我可是给了你五万块,你。。。。。。”

看着身子哆嗦说不出话的焦雨欣,冯韶涵诺诺道:“雨欣,酒坛的确普通,可里面的药酒却是无价之宝,如果出售的话,这一坛酒能值五十万”。

焦雨欣无奈苦笑一下,眼眸中满是嘲讽,她出身在豪门,什么药酒没有见过,这现在冯韶涵却说药酒价值五十万,这让焦雨欣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变傻了,为什么要那五万块给这个货色。

有心想要回转重新购买,可时间根本不允许,焦雨欣摇摇头,再没有理会冯韶涵直接朝着大门走去。

当焦雨欣、冯韶涵到了大门前的时候,马上围过来五六个一身名牌的青年男女,其实在他们停车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注意到他们。

“冯韶涵,今天是爷爷过寿,来来看看你们给爷爷带了什么寿礼”。

他们在看到冯韶涵怀中的酒坛,一个年岁在二十五六、西装革履的青年脸色一沉。

“焦雨欣,你什么意思,爷爷今天过寿,你TM的给爷爷带过来腌菜坛子,你这是奚落焦家没钱还是你自己穷的过不了”。

焦雨欣冷眼看了下说话的青年,青年是她二叔焦天海的长子焦鹏,焦鹏比自己年长,可却没有一点当哥哥的样子,不学无术罢了,整天就想着法子和自己作对。

看到焦雨欣冷眼看他,焦鹏目光波动了几下,“焦雨欣,爷爷一直疼你,按道理你手头也有点积蓄吧,如果没钱买礼物和我说一声,如果当初你听从我爹的安排,嫁给刘少的话何必会如此寒酸,偏偏要嫁给这个痨病鬼。穷光蛋”。

说完这话焦鹏的目光落在冯韶涵的身上,“冯韶涵,你是不是个男人,整日躲在女人背后、花女人的钱,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一头撞死,今天你还有脸来混吃混喝”。

焦雨欣猛地转身,“焦鹏,你有完没完,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

“焦雨欣,你怎么不识好人心,大哥还不是为了你”,一个油头粉面、戴着一对耳环,年岁在二十来岁的青年怒声道。

焦雨欣瞪了青年一眼,“焦飞,我不想在听到这句话,如果在听到这句话的话,别怪我翻脸”。

焦飞显然有点惧怕焦雨欣,他见焦雨欣发怒,身子一动就躲在了焦鹏的身后。

他们这边一吵一闹,进出的客人有不少人都围拢过来,这些人在看到冯韶涵怀中的酒坛,一个个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满是鄙夷。

他们对于冯韶涵的事情也知道不少,在这一刻更多人都感觉到焦雨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此刻的焦雨欣恨不得地上有一道地缝,她心里更是后悔怎么让冯韶涵购买寿礼,这一来自己可就更加出名,日后无论冯韶涵如何努力,他这个极品女婿的名号是抹不掉了。

焦鹏看着焦雨欣、冯韶涵狼狈离开,焦鹏的心中感到莫大的满足,曾几何时自己一直是爷爷口中的反面教材,而现在冯韶涵的出现让他彻底翻身。

现在的他倒是有点感激冯韶涵,如果不是他的出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接触家族产业,更不用说手中掌握着大笔资金供自己消费。

“焦飞你过来。。。。。。。”

很快冯韶涵带着一个腌菜坛子作为寿礼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焦家大院。

听到这个消息,不少老一辈都不断摇头,虽说焦雨欣的父亲焦天雄在家族中并不得势,可家族每一年的分红也不少,而且焦雨欣在鹏城集团中供职,他们如何也不能将一个腌菜坛子作为寿礼带过来。

“雨欣,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一个房间中焦天海盯着焦雨欣问道。

焦雨欣苦笑一下,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凄苦,她也没想到冯韶涵会给自己来这样一出,这现在面对父亲的责骂,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在焦家诺大的宴会厅中,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一个地方,他们都盯着冯韶涵手中的“腌菜坛子”,一阵阵哄堂大笑在宴会厅中回荡。

不过冯韶涵似乎并不受这些影响,他低头坐在哪里,手里紧抱着他带过来的寿礼,似乎生怕别人抢走一样。 而他这样更是让祝寿的宾客如同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奇葩寿礼

此刻的冯韶涵的确也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围着他,他并没有理会这些人,而且他也知道即使自己如何辩解,那些人也不会相信他带来的腌菜坛子中真的盛放了价值极高的药酒。

其实这一坛药酒还真是冯韶涵精心为这一次寿宴准备的,在来到焦家的第一年冯韶涵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天,所以他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准备。

他为的就是让焦雨欣能够在焦家所有同辈中露脸,虽说药酒不到三年时间,可在其中添加的药草都是他这两年精挑细选的。

而且这些药草很多都是极为罕见的药草,所以药酒根本不能用价格来衡量,冯韶涵所说的五十万也是保守的数字。

只不过因为经济发达鹏城中根本没有手工酿制药酒所用的酒坛,没有办法冯韶涵才购买了普通人家腌制咸菜的坛子盛放,却不想引来的确是嘲讽、误会。

随着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二十多人簇拥着一对老夫妇出现在宴会厅中。

两人的年岁都在八十上下。虽说上了年岁可两个老人的精神却不错,老爷子满脸的笑容,可自身却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威严。

老太太满头银发,慈祥的容颜中带着一丝精明,两人一边走一变和道场的宾客打着招呼。

随着司仪的一声“寿宴开始”,所有道场的宾客纷纷拿出自己的贺礼。

焦家是鹏城顶尖的家族,道场宾客无不是鹏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的贺礼虽说不尽相同,可是每一件贺礼的价格都不菲。

在宾客祝贺之后,宴会厅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站立在老爷子下手的三男两女。

这五个人是老爷子焦作的三子两女,除了老大焦天雄之外,其余四个都在鹏城集团中担任要职。

司仪看了一下礼单,高声道:“焦天雄,贺礼黄玉盘龙核桃一对”。

在场的宾客听到这话,心里都不由的一紧,黄玉盘龙核桃的价格可是不低,他们没想到焦天雄会如此大手笔。

焦作点点头,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在他的眼里一对价值超过百万的黄玉盘龙核桃似乎并不和他的心意。

“焦天海。贺礼祝枝山真迹一副。”

司仪这话一出,整个宴会厅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骇然,祝枝山的真迹一副至少的上千万,虽说他们个个有身份,可这样的贺礼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刚刚祝寿之后的焦天雄看了眼二弟焦天海,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他琢磨了几个月买回来的寿礼在祝枝山真迹之前还真是不值一提。

焦作对着焦天海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老二,还真是难为你了”。

“爹,今天是您八十大寿,就是花费再多,只要您能开心就好”。

“焦天龙、贺礼颜真卿真迹一幅”。

宾客中再一次骚动,有一个价值上千万的贺礼,这焦家还真是财大气粗。

接下来两个女儿焦天凤、焦天梅的贺礼都超过五百万,这一来老大焦天雄的寿礼在五个子女中反倒是最为寒酸的。

或许人们从寿礼以及老爷子的态度看出了什么,宾客们围着焦天海、焦天龙、焦天凤、焦天梅四个不断恭为,而焦天雄夫妇却被冷落在一边。

“焦鹏,贺礼三百年野生灵芝一株”。

这个声音再次让场面安静下来,一株十年的灵芝已经上万,不说是三百年的灵芝,就是百年灵芝已经是有价无市,三百年的灵芝按照价格来说至少的超过五百万。

焦天海大手笔宾客们已经感到震撼,却不想作为焦天海的长子焦鹏也是如此大的手笔。

“恭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焦鹏笑着说道。

焦作满意的点点头,“鹏儿,你比你父亲更加有心,三百年灵芝花费不少,想必这两年的零花钱都花了吧,等明天你去一趟我哪里,爷爷也不能让你白白花费”。

“多谢爷爷”,焦鹏的心里那个美,他知道爷爷话中的意思,很明显爷爷要将他的花费给补偿出来,从往日的情况来看,自己花费能够拿回来,或许还有意外的收获。

“焦雨欣、贺礼醉流霞一坛”,随着司仪这一声,所有宾客的眼眸中几乎同时出现了一丝疑惑。

刚刚得到了爷爷认可的焦鹏目光闪烁了几下,嘴角流露出一丝坏笑。

“爷爷,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这醉流霞是什么,我想在场的所有长辈也没有听过这醉流霞吧,想必这醉流霞肯定不凡”。

焦作点点头,目光落在俏脸通红的焦雨欣身上,“雨欣,想必你为着寿礼花费了不少心思”。

焦雨欣心里发苦,她知道这是焦鹏故意让她在众人面前丢丑,如果说没有焦鹏这一出的话,寿宴过后,没有人会在意他们送出的药酒。

可现在那个腌菜坛子一拿出来,爷爷肯定会发怒,这一来爷爷会更加不待见自己以及父母。

“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想必这醉流霞是来自于这里吧,能从古诗中找出药酒的名字,光听这名字这醉流霞肯定不错。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看向说话之人,说话的是一个年岁在八十开外的老人,老人鹤发童颜,红光满面,如果靠近老人的话能够从老人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

“石普雷,过来怎么不打个招呼”,焦作赶忙起身,眼眸中满是笑意。

石普雷哈哈一笑,“你今天是主角,你就坐下吧,先看看这醉流霞”。

“冯韶涵,等什么,爷爷要看看你的醉流霞”。

冯韶涵深吸口气,从人群后面过来,虽说已经看过腌菜坛子,可再次看到冯韶涵抱着过来,在场的宾客除了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是哈哈大笑。

焦天海、焦天龙他们几个在看到冯韶涵抱着的醉流霞,他们的眼眸中同时流露出一丝戏虐。

焦作此刻是满脸的铁青,如果不是在场有这么多的宾客他早已发作。

焦雨欣是他看着长大的孙女,而焦雨欣的出众,让焦作想要将来将鹏城集团交给焦雨欣打理。

不过因为冯韶涵的事情,让焦作下不了台,所以他就将焦雨欣安置在鹏城集团的后勤部门,为的就是敲打一下焦雨欣。

可现在焦雨欣的贺礼却是一个普通的在普通不过的腌菜坛子,还起名醉流霞,这让焦作对焦雨欣彻底失望,在他的想法中焦雨欣肯定是报复让他下不了台。

“焦天雄,你是如何教育的女儿,今天是爹的八十大寿,就是不拿礼物一句话爹也会暖心,可你却让女儿带着一个腌菜坛子过来祝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骨灰坛子,你们父女是想要将爹活活气死”,焦天海怒声道。

“二哥说的对,这些年每一年的分红都不少,即使你们对爹再有怨言,也不能弄个这东西,枉费爹还一直嘱托我们几个多多照顾你们父女”。

看到焦天海、焦天龙都发话,焦天凤、焦天梅以及焦鹏他们趁机数落焦天雄、焦雨欣父女,说出的话还特别难听。

此刻的焦天雄脸如死灰,他也不知道女儿为什么会带来这样一件寿礼,现在连老爷子都发火了,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醉流霞是我带来的不管爸爸和雨欣的事情,你们只看到盛放醉流霞的酒坛,可你们。。。。。。。”

还没等冯韶涵将话说完,焦天海转头盯着冯韶涵,“你算什么东西,整日游手好闲,不知道谁瞎了眼能够看上你个窝囊废”。

“老二说话注意点分寸,虽说韶涵没有太大的本事,可也毕竟是焦家的孙女婿”,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太太终于发话。

“妈,你看他们将爹气成什么样子,他们那是来给爹祝寿,他们简直是要爹的命”。

焦作微微叹息一声,“老大,你带着他们回去吧,日后你们少来我这里”。

焦天雄的脸色一变,“爹,我。。。。。。。”

“焦天雄,你还等什么,爹都让你们走了”。焦天海幸灾乐祸的说道,言语中满是嘲讽。

“天雄,你爹在气头上,你先回去”,老太太对着焦天雄摇了摇头。

焦天雄苦笑一下,对着焦雨欣以及妻子点了点头,等他们给焦作打招呼的时候,焦作根本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冯韶涵苦笑一下,他心里也是无奈,自己好心却办了坏事,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自己也应该和其他人一样买一点其他礼物,哪怕即使别人笑话寒酸也不至于让岳父收到牵连。

看着焦天雄他们离去的背影,焦鹏对着焦飞点点头,焦飞会意,一伸脚。

猝不及防的冯韶涵根本没有预料到焦飞会这样,而且他体内有毒素的原因,他根本没办法支持身子不倒地,在他倒地的同时,手中的腌菜坛子落在地毯之上。

“哗啦”,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愣,下一刻他们的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震撼。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醉流霞

虽说宴会厅有着厚厚的地毯,可盛放了醉流霞的腌菜坛子根本承受不住,当腌菜坛子碎裂的下一刻,淡金色的醉流霞并不像水一样渗入到地毯中,而是化成一滴滴淡金色的液滴在地毯上滚动。

刹那间一股浓郁的酒香在诺大的宴会厅中弥漫,闻到酒香的人都感到精神一震,而像焦作他们这样上了年岁的更是感觉到身体机能都活跃起来。

焦作闻到醉流霞的酒香,他的脸色一变,他能够感受到这醉流霞的逆天,身处豪门的他品尝过太多的药酒,可他自问品尝过的药酒连醉流霞丢一点都不如。

此刻叫做的心里满是苦涩,这明明就是焦雨欣送给自己的寿礼,可就是因为外表的原因,让自己拒绝,而且还迁怒焦雨欣。

焦雨欣是他喜爱的孙女,他能够感受到孙女为这一坛醉流霞花费了多少,可现在。。。。。。。

“暴殄天物”,石普雷怪叫一声,他快速走到了酒坛碎裂的地方,将一片还有一些醉流霞的瓦片拿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如同瓦片中盛放的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

浓郁的酒香让很多上了年岁的老人感觉到了醉流霞的珍贵,在视频了动手之后,他们纷纷出手,那些还有一些醉流霞的瓦片都被他们拿走。

宾客们抢夺几滴醉流霞,而垂头丧气离开的焦天雄夫妇、焦雨欣此刻都愣在哪里,他们当然也能够感受到醉流霞不是普通的药酒,而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品。

焦雨欣到了冯韶涵身边,将冯韶涵搀扶起来,看向冯韶涵的眼神中满是歉意。

她心里清楚五万块根本买不到醉流霞,而只是因为一个腌菜坛子就让自己误解冯韶涵,如果刚才自己坚持一下,或许情况就会反转。

“好酒,这是琼浆玉液,就这药酒一斤至少能够价值三百万,可惜了、可惜了”,那边的石普雷带着无限惋惜说道。

这话让所有人一震,冯韶涵抱着的腌菜坛子不小,至少能够盛放五斤醉流霞,这如果一斤价值三百万的话,那五斤是多少,那可就是一千五百万,论价值的话可要比焦天海、焦天龙送出的礼物更加昂贵。

“石老爷子,您见多识广,不说是鹏城,就是九牧国的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药酒吧,这里面还不知道添加了多少化学香料,名义上是寿礼,其实还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这样的人其心可诛”。

这一个声音让所有人都看向说话的焦天海,刚刚脸上有一丝愧疚的焦作听焦天海这一说,目光闪烁了几下,愧疚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怒。

正如焦天海所说,焦作品尝过太多的药酒,可从来没有如此香味的药酒,而且色泽也没有出现过淡金色的药酒,这让焦作马上相信了焦天海。

看到老爷子神情的变化,焦天海心头一喜,高声道:“还看什么,快将那些垃圾清理出去”。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震,他们瞬间将目光看向焦天雄他们四个,他们能够从焦天海的话语中听出一丝别样的味道。

焦天雄三人当然也能够听出焦天海话中的意思,他们再看向父亲焦作,在看到父亲脸上的温怒,三人不禁心头一颤。

“雨欣,这醉流霞你是从哪里买到的”,石普雷根本没有去理会别的,他浸淫中药不知道多少年,虽说刚才只是浅尝了一下,他心里清楚,醉流霞并不是像焦天海所说使用化工香料配制出来的。

焦雨欣微微一愣,“石老爷子,这酒并不是我购买的,是冯韶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买到的”。

还没等石普雷说话,焦天海一下跳出来,他怒目看向冯韶涵,“冯韶涵,你吃我焦家喝我焦家,你却用这种劣质的药酒蒙骗我爹,你们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二叔,醉流霞里面并没有任何化工香料,之所以有这样的香味,主要是里面药草搭配的问题”。

“我爸爸见多识广,你以为我爸爸什么也不懂,你还想糊弄”,焦鹏此刻得势,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在说话的同时一脚蹬向冯韶涵,冯韶涵应声倒地。

“都别吵了,让他们走,我不想看到他们”,焦作在这一刻发声。

焦作是焦家的掌舵人,他这话一处整个宴会厅一下安静下来。

或许是焦天海的话起了作用,在焦天雄他们离开之后,那些抢到瓦片的人纷纷将瓦片扔掉,这让石普雷心疼万分。

他知道此刻就是自己和焦作去说,焦作也不一定会相信,所以石普雷趁着佣人打扫的时间离开了宴会厅。

他想要知道冯韶涵是从哪里买到的醉流霞,不过在他追到大门的时候,他看到焦天雄他们已经离开。

。。。。。。

“冯韶涵,醉流霞里面真的没有添加任何化工香料”。

原本蜷缩在后座的冯韶涵听焦雨欣这一问,他直了直身子,低声道:“雨欣,你觉得我会添加化工香料,别忘了那可是你爷爷”。

“你从哪里买到的醉流霞,按照石老爷子所说花费应该不少,我给你的五万还真是不够”。

“如果说是我自己酿制的,你会不会相信”,冯韶涵诺诺说道。

焦雨欣微微一震,嘴角撇了撇,从冯韶涵和她住在一起,虽说冯韶涵一直在鼓捣中药,可那个时候他说他身体有病,用中药是调理身子,可焦雨欣却不认为醉流霞是冯韶涵能够酿制出来的。

“如果醉流霞中真的没有任何化工香料,你有醉流霞的方子,你早已成为富甲一方的富豪,你何必要蜗居在我哪里”。

冯韶涵轻咳一声,“家里还有一坛醉流霞,你找个时间给爸爸送过去吧,醉流霞能够延缓衰老”。

焦雨欣杏目一缩,眼底流出一丝惊讶,她将车缓缓停在路边,转头盯着冯韶涵,“冯韶涵,醉流霞真的是你自己酿制的”。

在看到冯韶涵点头之后,焦雨欣的眼眸中突然流露出一丝喜意,“咱们现在就去找爷爷,只要你将醉流霞的酒方拿出来,爷爷肯定会给你一个让所有人都羡慕的职位”。

“雨欣,你觉得有二叔、三叔他们在,爷爷会相信我能够酿制出醉流霞,而且爷爷现在对集团的事情很少管理,集团成了什么样子,难道你不知道”。

“我会和爷爷说清楚,让你以酒方入股,这样一来就不怕他们纵中作梗了”。

“雨欣,别太天真了,如果爷爷相信你的话,你也不会从总经理的位置变成一个部门的总管了。这一次事情之后,你的职位或许还会变动,而我或许会被他们扫地出门”。

“他们敢。。。。。。”焦雨欣说出这样一句话,扭头不在看冯韶涵,继续开车上路。

冯韶涵轻叹一声,“雨欣,我留在你这里的确可以抵挡那些登徒浪子,可给你带来的麻烦也不少,现在几乎整个鹏城都知道我和你同居了,想必他们也不会过来找你,要不咱们离婚吧”。

焦雨欣微微一震,她和冯韶涵在同一屋檐下有两年多的时间,名义上两人已经结婚,可不说是同房了,就是连手都没有拉过。

冯韶涵虽说胆小、懦弱、懒惰,可两年多时间焦雨欣能够看出冯韶涵是一个正直的青年。

在焦雨欣的心中冯韶涵也就是她的挡箭牌,有冯韶涵存在那些所谓的阔少不会打自己的注意。

原本想的是等安定之后,给冯韶涵一笔钱离婚,可现在冯韶涵主动提出来,焦雨欣的心里有着一种别样的感觉。

到现在焦雨欣才明白,自己已经习惯了有冯韶涵在生活中的感觉。

“这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知道这事情对你不公平,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你有合适的人选,我会和你离婚的”。焦雨欣微微叹息一声说道,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有一点心痛的感觉。

冯韶涵心头微叹一声,当初任务被追杀,他也知道对方肯定是为了他手中的哪一件东西。

东西还在他的手中对方肯定不会放过他,而自己体内的毒素到现在都没有排出去,如果继续留在焦雨欣的身边,或许会给焦雨欣带来麻烦。

正是因为如此他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焦雨欣,却不想根本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的焦雨欣却不同意。

随着冯韶涵再次咳嗽,焦雨欣轻声道:“冯韶涵,要不我再带你去别的医院看看,你这毛病或许中医看不了”。

“不用了,我的毛病我知道,就是去了中医院也不顶事,我再试试别的配方”。

“冯韶涵,你真的学过中医”,想想这两年的时间,冯韶涵不断服食中药,而每一副中药都是他亲手配制的,一直以来焦雨欣不相信冯韶涵懂中医。

而今天通过醉流霞的事情,让焦雨欣对冯韶涵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心里隐约感觉到这个家伙还真对中医药有研究,要不然怎么能够酿制出醉流霞这样的药酒。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闽南程济

听焦雨欣这一问,冯韶涵眼眸波动了几下,“没有系统学过,至多算上一个赤脚医生吧”。

“我有个朋友在中医协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帮你打个招呼,你去考一个行医资格,将来或许用得上”。

“那就多谢了,日后即使让集团开除了我也能养活你”。

焦雨欣微微一愣,眼眸中出现了一丝异彩,“冯韶涵,你在那个中医学校上过,我听说好像办理行医资格要毕业证”。

“我没有上过学,中医都是和老头子学的”,想想有些年没有见到老头子,冯韶涵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激动。

“那你当初进集团的那些名牌大学的毕业证是怎么回事”,焦雨欣无语道。

“那是我花钱办的,一个毕业证才五百块,这年头没有毕业证根本找不到工作”。

焦雨欣不由的语结,虽说他对于冯韶涵不了解,可她认为有国外名牌大学的冯韶涵应该是一个海归,可却没想到这个家伙连学都没上过。

冯韶涵当然知道焦雨欣心里在想什么,见焦雨欣不说话,他再次蜷缩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陡然间闭目养神的冯韶涵睁开双眼,他感觉到车子放缓停下,“堵车”,心里知道这点时间根本不能回家,冯韶涵心里冒出两个字。

鹏城是经济繁华的都市,人流量极大,所以堵车是最为正常的事情。

不过在他睁眼看向前面的时候,前面的确堵车,而在路边却围着一群人,一声声呼喊救命的声音从放下的车窗传来。

在冯韶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焦雨欣已经下车朝着人群过去。冯韶涵苦笑一下,他也之鞥呢跟着下去。

透过围观人群的缝隙,冯韶涵看到在人行道上有着一个身穿唐装、须发皆白的老人倒在地上,此刻他的脸色发黑,一个老太太抚摸这老人的胸口不断哭泣。

“老太太,我们已经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马上就会过来,来先将老爷子扶起来”。

听到这句话,冯韶涵的目光一缩,“不要动,老爷子是气血上涌,现在气血都堵在咽喉,一动的话气血涌入脑部那就麻烦了。”

在说话的同时,冯韶涵挤进人群,他抓起老人的手,下一刻他微微一愣,老人的手就如同儿童一样。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一根手指就搭在老人的腕部,片刻之后,冯韶涵长出口气,“阿姨,老爷子没事,您帮我扶住老爷子”。

此刻站在人群中的焦雨欣眼神有点复杂,她看到冯韶涵身上再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懦弱,眼神也变得极为清澈,这让焦雨欣感觉冯韶涵似乎换了一个人一样。

冯韶涵和老太太将老人的嘴巴扳开,冯韶涵手指一动就将老人的舌头拉出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的手上就多出了一枚银针。

“嘭”,一声轻响,一股恶臭让所有人都不由的皱眉,老人的舌头上冒出一团黑色的淤血。

恶臭让围观的人群一下散开,下一刻他们看到老人蠕动了一下,这让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的一缩,眼睛都看向穿着普通的冯韶涵。

一个倒地昏迷的老人,就一针让老人有了知觉,什么时候中医如此神奇了。

随着一声粗重的呼吸声传来,老人慢慢睁开眼睛,他看了眼身边的老太太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关切,“老太婆,又让你担心了”。

老爷子醒来让老太太松了口气,她指了指冯韶涵,“老头子,多亏了这个孩子,要不是他,你就麻烦了”。

杨承志对着老人点点头,转头看向周围的人,“你们谁有矿泉水”。

片刻之后,老人将簌口水吐出去,他带着一丝惊讶看先杨承志,“年轻人。你学过中医”。

“家传一点医术让您见笑了”。

老人摇摇头,巴喳了几下嘴,“我的毛病我知道,而你下针的位置在心穴位置,这可不是一般中医所知道的,能不能告诉我你出身在中医世家哪一门。”

“老爷子,我只有一个居住在乡村的爷爷,根本不是什么中医世家,您的心肺血气过旺,我记得《黄帝内经》中的清心汤添加一点地骨皮效果不错。”

老人目光闪烁了几下,眼睛陡然一亮,“我怎么没有想到清心汤添加了地骨皮会有这种功效,小友你在哪里高就,有机会我去拜访你”。

就在这时救护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冯韶涵呵呵一笑,“老爷子,有缘自会相见,您按照那个方子调理,日后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亲眼看到冯韶涵一针就将一个昏迷的老人救治,围观的不少人都询问冯韶涵在那个医院上班,不过冯韶涵只能摆手。

等再次回到后座上,焦雨欣转头盯着冯韶涵,通过醉流霞焦雨欣也相信冯韶涵学过中医。

刚才冯韶涵救治老人的时候,她一直注意观察,而那个倒地的老人她也认识,能够得到老人的赞赏,冯韶涵的出身并不普通。

第一次让焦雨欣这样盯着,冯韶涵的老脸有点发红,他摸了摸鼻尖,“我和你说过,我学过中医”。

“你知道你救得那个老人是谁,他是鹏城中医学会的会长,咱们国家九大中医圣手之一闽南程家程济”。

冯韶涵目光一缩,程济他虽说没有听爷爷说起,可是闽南程家他可是听过很多次。

闽南程家在中医界赫赫有名,闽南程家的汤剂独步,中医界的九大世家中没有哪一个家族能够在汤剂上赢得了闽南程家。

看到冯韶涵神情的变化,焦雨欣再次问道,“你真的不是中医九大世家的子弟”。

冯韶涵苦笑一下,“如果我是九大中医世家的子弟,你觉得我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路通了”。

就在焦雨欣开车离开的一刹那见,冯韶涵的目光猛地一缩,他感觉到后背有点发凉,职业的习惯让他心头一沉,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

在冯韶涵他们离开焦家之后,焦家热闹非凡,寿星焦作似乎并没有因为长子焦天雄一家离开而感到失落,他的脸上反倒是出现了笑容。

不过老太太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焦天雄、焦雨欣毕竟是她的儿孙,在她的眼里只要他们过来就已经满足,可现在却因为一个腌菜坛子被老头子赶出家门,这让老太太心里及不好受。

而焦天海、焦天龙他们这些人更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似乎焦天雄、焦雨欣都是外人一样。

至于说过来祝寿的宾客更是知道焦天雄在焦家的地位,焦家都没有任何的尴尬,他们更是不会说什么。

一个包厢中有十多个青年,每一个人穿着都是极为高档,焦鹏、焦飞也赫然在列。

焦鹏端起一杯红酒,轻微晃动了一下,“哥几个,这红酒在其他房间中都没有,这是我专门从法国订购回来招待哥几个的”。

一个眼圈发黑、脸色有点苍白的黄发青年轻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微微叹息一声。

“刘少,怎么了,是不是这红酒不合你的口味”。

“焦鹏,路易十三的味道的确不错,如果说是以前的话,路易十三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东西,不过今天在闻到另外一种酒香,路易十三我真的有点不喜欢了”。

“刘少,你说的是焦雨欣带过来的醉流霞”。

焦鹏微微一愣,“刘少,醉流霞的酒味的确逆天,可我爸爸说过醉流霞是用化工香料勾兑出来的”。

刘少摇了摇头,“焦鹏,难道你看不出来,那是焦叔叔为了挤兑焦雨欣他们父女,石普雷是什么身份,如果真的是用化工原料勾兑出来的,石普雷走的时候根本不会带走醉流霞”。

“刘少,焦雨欣说过醉流霞是哪个窝囊废冯韶涵买到的,如果醉流霞真的没有化学香料添加的话,刘少可以拿到酒方,这样一来可以喝不完的醉流霞,还可以用醉流霞赚大钱”。

“醉流霞的味道太香,鹏城也就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听过醉流霞,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醉流霞的酒方应该在那个冯韶涵的手中”,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刘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寒意。

焦鹏听到这些目光闪烁了几下,“刘少,这一次爷爷动怒,家族肯定会打压焦雨欣,到时候焦雨欣肯定会求上门来,不说是醉流霞的方子就是焦雨欣也会投怀送抱。”

“一个二手货,刘少才不稀罕”。

焦鹏摇摇头,“你们错了,那个冯韶涵就是一个病秧子,我曾经听焦天雄说过,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同房呢”。

听到这话,刘少的眼睛一亮,“焦鹏,你说的是真的”。

“刘少,我怎么会骗你,今天你们也听到了爷爷不让焦天雄他们来焦家,依照爸爸、三叔他们的性格集团那边也要拿焦雨欣开刀,焦天雄窝囊,他们想要回到焦家也只有焦雨欣来求我爸爸,到时候她还不得听从咱们的摆布,刘少,焦雨欣虽说结过婚,可她却还是原装货“。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纯手工酿制?

在焦鹏他们密谋怎么夺取醉流霞配方的同时,驾车的焦雨欣发现坐在后座上的冯韶涵这一次没有倦缩在哪里,而是看着车窗外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通过倒后镜焦雨欣看到冯韶涵虽说看着窗外,可脸上的表情却是阴晴不定,这让焦雨欣感到惊讶。

要知道冯韶涵过来两年多,两年多的时间冯韶涵都是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即使别人打骂他,他也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焦雨欣眉头皱了皱,心里突然间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因为醉流霞的事情。

不过这个念头瞬间消失,在单位中自己是他的上司,鹏城集团有着数十万员工,或许冯韶涵是每一个月扣除奖金、工资最多的一个,可每一个他对于这些都毫不在乎。

既然他不是因为醉流霞,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爷爷。。。。。。

坐在后面的冯韶涵虽说看着窗外,可焦雨欣的神情变化他也能够从倒后镜中看出来。

不过他并不去想焦雨欣在想什么,他自己在想离开时候的那种感觉。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肯定不会有那样的感觉,可经历的太多,那种感觉他不可能不清楚,那并不是普通人的注视。

虽说自己的暗世界待过六年,可知道自己容貌的只有三个,其中两个已经殒命,剩余下来的一个肯定不会背叛自己。

所以说那个人出现应该是无意的,不过同为暗世界的存在,虽说自己现在体内有毒,可冯韶涵还是担心对方发现自己也是暗世界的人,那样的话自己就不安全了,现在的他不说是对付暗世界的高手,就是普通人他都没办法对付。

想着这些心事,焦雨欣什么时候停车都不知道,直到焦雨欣带着一丝怒容看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冯韶涵他们所在的小区在鹏城也算是一个高档的小区,他们所住的房子也是焦雨欣爷爷的产业,虽说当初焦雨欣爷爷竭力反对焦雨欣嫁给冯韶涵,可毕竟有着血缘关系,所以也就将这个小区的房子给了焦雨欣。

房产是一处独立的别墅,别墅是一个两层的复式结构,别墅周围栽种着各种果树、花草,这些都是冯韶涵的杰作,在他过来之后他将别墅中原有的景观树全部挖掉、换上了各种果树。

两年下来果树已经挂果,所以整个别墅中果香阵阵,站在院落中有一种乡村的感觉。

“冯韶涵,你不是说还有一坛醉流霞”。

冯韶涵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一下,“在地下室,我去拿出来”。

“我也去看看”。焦雨欣虽说在这里居住了两年多,可她还真的没有去过地下室。

之所以要跟着冯韶涵过去,其实焦雨欣的内心中还想知道醉流霞到底有没有添加化工香料。

这是一件面积至少有二百平米的地下室,里面有着一个个有半人高的大瓮和不少焦雨欣都没有见过的工具。

整个地下室中充斥着浓浓的酒味,虽说没有醉流霞的那种味道,可如果仔细感受,能够感受到一丝醉流霞的味道。

看着井井有条、干干净净的地下室,焦雨欣有点哑然,这个家伙很多时候连脸都不洗却不想将地下室整理成这个样子。

“这里”,冯韶涵走到偏北的一面墙壁之下,轻声道。

焦雨欣目光微微一缩,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冷意,靠墙放着至少五十个腌菜坛子,而这个家伙却说只剩下了一坛醉流霞,显然这个家伙在骗自己。

再看看另外一面墙壁下面包的严严实实的大瓮下面的木质塞子还有这一滴滴浑浊的液体低落,焦雨欣眼眸中的冷意更浓。

看到焦雨欣表情的变化,冯韶涵当然知道焦雨欣心里在想什么,他尴尬一笑。

“雨欣,原酒虽说一样,可搭配的药草不同,这些并不是醉流霞是醉留香,这一坛才是醉流霞”。

焦雨欣冷哼一声,她走向放置腌菜坛子的地方,目光在腌菜坛子上面扫了几眼,目光落在了另外一处。

哪里堆放了不少药草,虽说地下室中充斥的都是酒香,可靠近的时候还是能够闻到一丝淡淡的药香。

来回在地下室中走了几次,焦雨欣再次到了冯韶涵身边,看了眼比自己高出半头、可身子却很是虚弱的冯韶涵。

“你真的没有添加化工香料”。

冯韶涵无语的看了眼焦雨欣,手指在诺大的地下室中指了指,“地下室也就这么点空间,除了五谷杂粮之外好像没有其他东西了吧”。

“你说这里除了醉流霞之外还有醉留香,是不是醉留香和醉流霞一样昂贵”。

“醉留香中的药草一般,味道差醉流霞很多'”,在说话的同时冯韶涵将醉流霞抱起来抬脚就要离开。

“等下,我看看这醉留香”。

当冯韶涵将一坛醉留香的泥封拿掉,一股酒香弥漫而出,这股酒香沁人心脾,虽说不如醉流霞,可却也是焦雨欣所没有闻到过的。

带着一丝惊讶,焦雨欣看向冯韶涵,眼眸中的温怒慢慢消失,她如何也想不出一个唯唯诺诺、胆小、懒惰还有这疾病缠身的冯韶涵有这这样的手艺。

要知道在刚才冯韶涵出手救治闽南程家程济之后,焦雨欣对冯韶涵有了一个认识,她感觉冯韶涵并不普通,这现在再闻到醉留香再想想醉流霞,焦雨欣敢确定冯韶涵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

她心里有点疑惑,既然冯韶涵不是一个普通人,那他又是什么来历,有着一手让程济都赞叹的针灸之法还能够酿制醉流霞、醉留香,而醉流霞、醉留香这两种药酒如此逆天可怎么没有听过。

“冯韶涵,这醉流霞、醉留香的配方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老头子收集了不少古籍,我在里面看到的”。

冯韶涵这话一出,让焦雨欣一震,今天一天他就听到几次老头子,可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冯韶涵口中的老头子到底和冯韶涵是什么关系。

还没等焦雨欣再次说话,冯韶涵将醉留香的泥封盖上,“雨欣,醉留香虽说比不上醉流霞,可味道也是不错,你如果送人礼物的话用醉留香也不错”。

焦雨欣不由的一震,醉流霞、醉留香没有添加香料,如果拿出去的话每一坛都能够卖上一个天价,可现在冯韶涵却这样轻易送给他,就好似这些醉留香只能卖几块钱一样。

瞬间焦雨欣又恢复了冷漠,“将醉流霞带上、再给我带一半醉留香,明天我带着去见爷爷”。

等冯韶涵带着疲惫回到别墅的时候,他看到餐桌上已经放好了焦雨欣点回来的外卖,这让冯韶涵不由的摇头,两年的时间一直吃外面,现在的冯韶涵看到外面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想想老头子的手艺,冯韶涵吞咽了几口口水,叹息着走向餐桌。。。。。。。

第二天冯韶涵出来的时候,别墅中焦雨欣的轿车已经不在,在一起两年多时间除了焦家以及和焦家来往密切的家族知道他们的关系、集团中知道他们关系的还真没有几个。

骑着七成新的电动车优哉游哉出了别墅,一路上不知道又有多少在小区中散布的人注意到这个小区中唯一骑电动车出行的男子。

再一次打卡迟到,让冯韶涵惊讶的是,这一次负责打卡的小姐姐并没有责骂他,而是带着一种怜悯看着他,这让冯韶涵的心头一动,想想昨天的事情,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在乘坐电梯到五十四楼的时候,冯韶涵遇到了不少集团中的人,每一个看到他的时候,眼眸中都有着一丝别样,而更多的确是嘲笑。

进入到办公室的时候,冯韶涵微微一愣,他看到焦雨欣也在办公室,而此刻焦雨欣的脸色苍白,她失魂落魄站在办公室中央,在她的不远处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正是在集团中处处和焦雨欣作对的堂兄焦鹏。

办公室中的同时都低头不敢说话,在焦鹏的身边还有三个集团的高层,每一个和焦鹏一样,都是趾高气昂。

焦鹏在看到冯韶涵进来,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戏虐,他转头看了眼焦雨欣,哈哈一笑。

“既然人到齐了,我也可以将集团的决定说出来了”。

在说话的同时焦鹏起身,“焦雨欣身为鹏城集团的后勤部主管,不为集团着想一直贪污,集团决定免去焦雨欣后勤主管的职务,焦雨欣也算是焦家的一员,你就去公关部做一个普通的职员吧”。

说完这话,焦鹏看向冯韶涵,眼眸突然变冷,“冯韶涵你来集团两年多。经常迟到早退,所以集团决定开除冯韶涵,鹏城集团永不录用”。

“焦鹏,这些都是爷爷的决定”,焦雨欣身子摇晃了几下,神色惨淡的说道。

“当然是爷爷,要不然谁能做了这个主,对了爷爷还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你的那栋房子爷爷也决定收回来,你名下所有集团的银行卡也全部被冻结了”。

都市桃源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都市桃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桃源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