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念昔凌墨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复仇总裁很难缠在线阅读

  • 时间:
  • 复仇总裁很难缠念兮兮
  • 来源:zzy

萧念昔凌墨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复仇总裁很难缠在线阅读

《复仇总裁很难缠萧念昔凌墨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复仇总裁很难缠》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楔子

七年,可以彻底忘掉一个人。

科学家说,不管有多么深刻的伤痛,只需要七年都会痊愈,因为七年的时间可以把我们全身的细胞都更换掉,一个旧细胞都没有,每一天的坚持都是一种进步,每过一天,那些想念你的细胞就会死掉一些,总有一天,会干干净净。

……

江川国际机场

电影《忘.情》剧组刚出机场闸机,早已等候多时的媒体记者、摄像师以及影迷立即蜂拥而上,剧组数名保镖立即将他们与剧组工作人员隔开。

剧组团队走在最前面的,戴着墨镜,冲影迷礼貌挥手,绅士而不失冷酷的欧洲面孔男人,正是国际著名导演皮尔曼,亦是全场焦点人物。

他身侧伴着的穿着一身简约干练,黑白色的小西装,戴着墨镜,留着一头微卷大波浪长发,身材曼妙的女子,正是本片女主角,凭借这部电影一炮而红的新人演员,萧潇。

酷酷的黑超墨镜遮掩了她大半张脸,只能看到纤瘦精致的下巴和一双嘴角上翘的完美朱唇。

面对影迷热情的呼喊,她礼貌地挥着右手,与他们打招呼。中袖设计的小西服,露出她一截纤长小臂,皮肤白皙无暇。

“萧潇,我好喜欢你!加油!”

“萧潇女神加油!”

“萧潇,据传,您以前就是江川人,这是真的吗?”

“萧潇,传闻七年前您结过婚——”

“对不起,请让让,对不起!”

影迷热情的呼喊声,记者八卦的追问以及剧组工作人员的声音,混杂一片。

听到“江川人”“结过婚”等字眼,一直保持微笑的萧念昔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加深了嘴角的笑意,那笑里,透着一丝讽刺。

现场来的不仅有媒体记者,还混着一些网络主播,他们边拍边全程直播,苍蝇一般叮着萧潇,怎么也撵不走。

眼见着其中一个快要撞到了一旁一个怀里抱着比卡丘玩偶的小女孩,萧潇大步上前,一把将小女孩抱开。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呀?你的家长呢?”萧念昔将孩子放到一旁,弯着腰,抚着她的头,柔声问。

“小小!”

这时一道焦急的女声传来,只见一个一身名牌贵妇打扮的女人急促地走来,“小小,你怎么又乱跑?我们快去接爸爸!”

“妈妈……”小女孩皱着眉,手已经被贵妇人拉住了,她转头看着萧念昔,露出灿烂的笑容道:“谢谢漂亮姐姐!”

萧念昔站在原地,正要与小女孩挥手,只见她欢快地奔向了一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气场强劲,一身高冷气的男人……

“爸爸!”

“默哥!”

小女孩甜甜地喊,贵妇人亲密地喊。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抱着小女孩的男人,一眼看到了那道刻骨铭心的身影上了一辆保姆车……

“爸爸,那个姐姐跟你钱包里照片上的姐姐,长得好像!”小女孩窝在爸爸怀里,对他说道。

男人的心,狠狠一扯。

七年了,她终于现身了……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七年前。

泛着金属色泽的电梯镜墙里,倒映出一幅火辣暧昧的画面。

红色数字不停闪烁,在跳到28楼时,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嗯啊~”许北黙抽手,女人低吟一声,如一汪水瘫软在他怀里,迈着飘忽的脚步,随着他走出电梯。

低胸设计的大红色礼服凌乱着,半只酥胸裸露在外,女人的双手如藤蔓般缠在他的腰上……

萧念昔脸色煞白地看着这刺心的一幕,即使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也无法抑制住心口的那股撕心裂肺的痛。

许北黙在看到房间门口站着的一抹白色的纤细身影时,脚步顿住,深邃的眸里迸发出一抹异样的光芒,“念念,怎么到这来了?!快回家去!”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里,略带责备。

“默少……”情欲迷潮退却,化着浓妆的妩媚女人疑惑地仰着头,对着许北黙娇媚道。迷蒙的眸再看向站在门口的少女时,丹凤眸里迸发着明显的敌意。

“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之前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庆祝的!”可是,你却忘了,还可别的女人在……萧念昔心酸地看着许北黙,这个她深爱,也是总伤她心的男人,委屈地说道。后半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许北黙并未有一刻的尴尬,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一只手还扣在怀里女人的腰上,“念念,听话,先回去,哥今晚有事!”他开口,淡漠道。

尽管她是个刚成年的女孩,但萧念昔又怎会不知道他嘴里的事情是什么事?!心口募得一恸,一股悲伤自心底蔓延开,更多的还有,气愤。

“哥!她能给你的,我也可以!”暖色的灯光下,她指着他怀里的女人,颤抖着声音吼道,细嫩的手指,止不住地颤抖。

倏地,许北黙松开怀里的女人,迈开长腿,三两步走到她的面前,冷眸睥睨着她,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你确定?”,优美的薄唇扯起一抹笑意,他问道。

那双深如幽潭的双眸仿若漩涡,将她吞噬,她如被施了魔咒般,不禁点头,再点头。

“啊——”

尔后,他长臂一捞,将她圈进怀里,进了酒店房门。

“默少!默少!”浓妆艳抹的女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总统套房的房门已经关上,徒留一道沉闷的声响……

奢华的总统套房内,男人坐在床沿,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长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烟雾缭绕里,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

女孩颤抖着双手,一件件地褪下自己的衣服,全身颤抖地不行。

雪白色的连衣裙如一朵白莲花绽放在她的脚边,一只雪白的蕾丝文胸安静地躺在一旁,此刻,她的身上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印着HelloKitty卡通图案的棉质小裤。

双臂环胸,全身在打着哆嗦,她怯怯地抬首,晶亮清澈的双眸对上那双幽深的黑眸。

真要那么做吗?

不,这样太可耻了!

可是,自己刚刚为何又那么说?!她不想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那样,她会痛不欲生!

“继续!”许北黙那双冷冽的眸紧锁着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白色小裤的她,那冷冽的眸里,散发出异样的流彩,喉结不自觉地上下颤动。

“不!”天!她做了什么?!萧念昔喃喃地说道,弯下身子,捡起衣服,抱在胸口处,说完,迈开脚步就已跑开!

“迟了!”他耐着性子,沉声道,声音嘶哑而极富磁性。

“嗤啦——”一道道布帛碎裂声响起,她的衣物,化作片片碎蝶在空中飞舞。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不可以?别忘了,刚刚是谁主动来找我!”他伸手,扣住她的下巴,长指轻轻抚触她那娇嫩的脸颊,像是抚摸宠物般,他邪魅地笑着问道,薄唇不停地在她嘴边轻吻,偶尔轻轻扫过她那柔软甜美的唇。

她眯着双眸看着他,伸手,颤抖地捧住他的脸。

心,在狠狠地悸动。

“呜……痛……”浑身如被车轮碾压过般,酸痛难忍,仿佛只稍稍动动手指头动能牵扯起全身的痛,她忍不住低吟出声。

昨晚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恢复,一幅幅暧昧旖旎的画面,令她那巴掌大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

昨晚,她和哥哥……

他们……

“不--”倏地,她激动地抱头,双眸看向床边,床上,并没有他的身影。

天!她究竟做了怎样荒唐的事情?!

昨天是她十八岁生日,他却没参加她的成人礼,她心酸地找到他常驻的酒店……

然后,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一气之下说出了那样大胆的话……

双腿间的灼痛将她拉回神,她心酸地看着身上的吻痕,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他人呢?他去哪里了?是不是丢下她了?!

她无助地看着陌生的房间,一颗心,酸痛不堪。

他一定是更加厌恶自己了吧?

“呜……”看着洁白床单上那一点红,她心酸地抽泣出声……

……

她独自一个人,内心带着彷徨与不安离开了酒店,刚进家门,迎上的便是小妈那鄙夷的目光。

“一个姑娘家,夜不归宿,像什么,真是犯贱!”陆雪蔓见到夜不归宿的萧念昔回来,带着鄙夷和嘲讽的目光,厉声喝道。

那双丹凤眸看着萧念昔犹如看着心里的肉刺般,恨不得将眼前的女孩撕成碎片。

萧念昔念及到父亲,只是干瞪了她一眼,绕开她,朝着楼上走去。

“我说,你这个小贱种,瞪什么瞪?!啊?!反了你了!”陆雪蔓哪肯受萧念昔这样的气,指着她的脊梁骨,尖酸刻薄地骂道。

垂立着两只手死死地攥紧,她忍着心里的憋屈,深吸口气,终是什么没说地上了楼。

她知道,自己根本斗不过小妈,她骂就让她骂吧,反正,不疼不痒。

之后的几天,她也没见到许北默,甚至父亲从国外回来,他都没有回家。

他是真的厌恶她的吧?

那晚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种发泄吧?教训她的浪荡和无知?

带着这样的心酸,她浑浑噩噩地过了好几天……

……

“啊——这个人——这个人是萧——萧念昔!”安静的微机室里,突然间,一个女生瞪着电脑屏幕大声尖叫。

正在发呆的萧念昔在听到自己的名字时,猛然地抬首,然后,同学们一道道尖锐的眸光犀利而来……

然后,每一台电脑屏幕上都跳出来一张女孩的裸照,而那女孩,正是她,萧念昔!

大脑瞬间空白,嗡嗡作响,苍白的小脸血色尽失……

她心慌地走在大街上,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如一把把匕首,凌迟着她的心脏。五月的阳光炽烈地烤在身上,她却感觉全身坠入冰窟般,冰冷。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从同学们那鄙夷的目光中逃离的,忘了怎么跑出校门,来到大街上的。

“对,就是那个萧家小姐——”

“哎,真不要脸!”

恶毒嘲讽的话,尖锐的目光,都是凌迟着她的刀片,将她的尊严和那颗脆弱的心,一片片地切成碎片,鲜血淋漓。

“听说好像还是个私生女呢!不是萧夫人亲生的!”

“哎呀,难怪呢!她妈肯定是个狐狸精——”

不!不要说了!我妈妈不是狐狸精,不是的!

萧念昔手抱着头,再也听不进路人的闲言碎语,迈开大步,奔跑开……

……

“啪——”

“这个男人是谁?!”

萧念昔才刚进家门,迎面,有着不明物体砸在了她的脸上,脸颊传来尖锐的刺痛。

一张张照片,还有杂志,漫天飞舞,有的落在了她的脚边……

她呆愣地看着照片上的画面,脸色惨白,仿佛再次做了一个噩梦,惊恐地看着那些自己赤|裸着被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

“不——不——呜——爸爸——”身体无力地滑落,跪坐在地上,她双手抱头,痛苦抽泣。

“逆子!逆子!咳咳——咳——”一手拄着拐杖的萧靖之悲愤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女儿,苍白的双唇在颤抖,手上的拐杖不停地敲打着地面。

“老爷子!”陆雪蔓见萧靖之差点摔倒,连忙上前扶着他,“老爷子,您消消气,别激动,小心身子啊!”

“爸爸——”满脸泪水的萧念昔看着就要心脏病发,一脸气愤的爸爸,她跪着爬到父亲的身边,痛苦地喊道。

“别叫我爸爸!我没你这个女儿!你这个逆子!”萧靖之气喘吁吁地边说着,边咳嗽道,脸上既是愤怒,更多的是心痛。

“你这个小贱人!你还有脸回来?!我们萧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陆雪蔓瞪视着萧念昔煽风点火地怒骂道。

“爸爸,对不起——我——”看着父亲那样的气愤,萧念昔心酸不已,痛苦地呢喃,也没有忽视小妈那张得意的脸。

此刻,她的心里不由地想起了许北黙!

哥!你在哪里?!猛然间,一个想法也窜进她的脑海!会不会,那些艳照是……不,不会的!不会是他!

怎么可能是他呢?但,那些照片是谁拍的?

她的脑子乱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记者,记者都来了……”就在此时,一道焦急的声音又响起,进来的是萧靖之的司机,老黑。

“咳咳——咳——赶走!给我赶走!阿默呢?!那个混账又去哪了?!给我找回来!”萧靖之气愤地暴吼,边说着,边喘着粗气。

“回老爷,默少正在回家的路上!”老黑恭敬地禀告。

……

一时间,萧氏集团千金萧念昔艳照门风波成为了A市人们的谈资。

车上,戴着墨镜的男人翻看着手里的一本杂志,墨镜遮掩了他此刻的表情,拇指按住艳照女主角萧念昔的脸,狠狠用力,指甲泛白。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是萧家的干儿子,许北黙!”

“是,快拍!快拍!”

黑色轿车还没驶进别墅,便被数十名记者拦住。

“默少,怎么办?!”,司机回首,对上坐在后座,戴着墨镜的男人问道。

“停车!”,许北黙沉声道。

“许北黙下车了,他下车了!”记者们见许北黙下车,连忙涌上前,不过,许北黙的助理适时地拦住了他们。

“默少,默少,关于令妹的艳照风波,您有什么看法?”这时,记者的录音笔已经伸到了他的胸前。

他的俊脸被墨镜遮掩住,没人看得出他此刻的表情,那双线条分明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各位,关于这件事,萧氏明天早上八点召开记者会!”许北黙站在人群中,沉声说道。

“各位,现在请回吧!这里是私人住宅,一会惊扰到警察,那就不好看了!”见记者不肯散去,他又开口,那声音少了方才的客气,多了几分凌厉,是警告。

即使没明说,记者们也感觉到了他语气里的威胁!

他重又上了车,这次,没人再敢拦着他的车,黑色轿车缓缓驶进了欧式大宅。

……

许北黙才刚进门便看到跪在地上,满脸泪水狼狈不堪的萧念昔,她那双水眸满是凄楚地看着他。

那一刻,许北黙脑海里浮现起的是一个小女孩满眼凄楚地看着他的样子……

“念念,起来!”许北黙上前,一把将她拉起,萧念昔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慌乱的心,在那一瞬,倏地安静下来,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

这一幕在陆雪蔓看来,却是无比刺眼!

“念念,说吧,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此时,萧靖之在椅子上坐下,冲着萧念昔再厉声问道,那张苍老的脸上,肌肉在抽搐。

父亲的话,令萧念昔面色一僵,眼角的余光瞥向站在一旁的许北黙,心口狠狠地一颤,又别开视线。

“爸爸——”

“干爹——”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四目相接,萧念昔看着他那幽深如水潭的眸子,鼻头泛酸。

“干爹,照片上的人,是我!”他转首看向萧靖之,无比坚定地说道,一只大手还扣在萧念昔的腰上。

几乎在他承认那照片上的男人是他时,萧念昔之前对他的怀疑,瞬间无影无踪!如果那些照片是他散播出去的,他怎么还会承认照片上的人是他?!

萧靖之稍稍恢复的脸色,又因许北黙的话变得僵白!

然而,站在一旁的陆雪蔓却仿佛意料之中般,嘴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你们这两个大逆不道的,咱们家的脸面全被你们丢光了!老爷子,我就说,我就说当初不要把这两个——”

“你闭嘴!”陆雪蔓的话才说到一半,却被萧靖之打断,他垂着头,微闭着眼,仿佛在判断许北黙话的真假,也在暗暗揣测着艳照的源处。

对萧靖之来说,他更注重的,还是公司的利益!

“阿默,你跟我去书房!念念,你回屋去!”萧靖之暗忖了许久,终于抬首,沉声道,随即起身。

“爸爸,不要怪哥哥,都是我的错!”喉咙嘶哑无比,此刻,疲惫至极的她竟然还在为他担心,生怕父亲会责备他……

看着他们父子三人上楼,陆雪蔓恶毒地瞪了他们一眼,那娇艳的红唇蠕动,像是咒骂。

回到房间后,萧念昔全身虚脱地倒在床上,从橱子里找出被子,蜷缩进去,仿佛是躲进了她的壳里,那是她最好的疗伤方式……

散播照片的人是谁?什么居心?这些,她无力去思考。

……

萧念昔不知道爸爸和许北黙交谈了什么,总之,他们的结果,简直令她难以置信!

记者会上,许北黙承认了照片上的男人是他,也经过了萧念昔的确认,这样的消息显然令人震惊,不过萧靖之及时释疑。

当初他认许北黙这个干儿子时,是有将他许配给女儿的打算,又担心两人没有感情,所以,一直怀着顺其自然的心态。

如今,看到他们相爱,也就欣慰了。至于照片的来源,出处,他们会交由警方处理!

可,这样的说辞,表面上似乎很圆滑,无懈可击。但,记者们私底下不可能完全相信。

“萧老,那是不是代表,萧家的婚事近了呢?还有,萧氏的接|班人是不是已经确定是默少了呢?”记者们果然还是不死心的,在萧靖之回答完后,又追问。

萧靖之在听到这个问题后,复杂地笑了笑。

“当然,本月农历十六,还请各位朋友届时参加小儿的婚礼!至于萧氏的继承人,是要经过董事会,哈哈……”

萧靖之的话音还没落,萧念昔和许北黙的表情均是震惊。

尤其是许北黙,那张俊脸上,痛苦的表情,一闪而逝,就连摄影师的镁光灯都没捕捉到。

不过,垂在裤缝间的双拳紧紧攥起。

农历十六?!

她和许北黙,结婚……

萧念昔还以为自己是出现幻听了,茫然地看着记者们那欢笑的面容,那闪烁的镁光灯令她头晕……

……

这几日,萧念昔还似在梦境里,根本不敢相信,她就要结婚了,她才十八岁,还在读大学!都还不到领证的年龄,但,豪门婚姻,不需要领证不领证的。

“叩叩叩——”

敲门声将她的思绪拉回,她从落地窗前的贵妃椅上下来,走到门边,开门。

门空站着的是许北黙。

“怎么又不穿拖鞋!”许北黙蹙眉,看着她那双赤|裸的小脚,沉声道,语气里带着责备!

话音才落下,他已将她打横抱起。

“啊——”落入他的怀里,令她不禁脸红,惊呼一声。心里也涌起一股温热的暖流……

许北黙抱着她,直接坐在她那欧式的公主床沿,大手径直地抚上她那冰冷的脚。

“哥哥,别——”他的触碰令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怎么,害羞?”那幽深如潭的眸紧锁着她,似笑非笑地戏谑道,那温热的大手依旧霸道地揉搓着她的脚。

“哥,你不要勉强自己——”她垂眸,脸上的血色渐渐地消失,变得苍白。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没有感情的婚姻,就像是营养不良的鲜花,活不了多久。

这点,她深知。

即使,她对他的感情坚如磐石。

“傻瓜,又胡思乱想!”许北黙伸手,像抚摸小宠物般,挠了挠她的发顶,沉声道。那双深眸里,带着闪躲的神色。

“哥!我是认真的!我知道你不爱我——唔——”这次,她有些激动,大声反驳,然而,话音还没落下,他已经封住了她的唇!

萧念昔被他的举动惊愕住,他那俊酷的容颜在视线里不断地放大,她能感觉到他那浓密的睫毛刷过她的眼睑……

而他那专注的深情亦让她心悸,沉醉。

不自觉地闭眼,感受着他那令她心悸的吻。

他对她来说,就如罂粟,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良久,他才松开她,她的唇,被他吻得又红又肿,浸染着流潋的色泽,宛若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再也不要说那些愚蠢的话!我许北黙从不做勉强自己的事情!”修长粗糙的指在她红肿的唇上轻点,每一下,都令单纯的她,全身颤抖。

而他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更令她心跳失速。

他的意思是……

他对她是有感情的?娶她,是他自愿的?

“快去换衣服,我们一会儿去试礼服!”许北黙淡笑地说道,那语气里依旧夹着霸道,但,这样的霸道,是女人们根本无法抗拒的。

何况,是一个爱他的,单纯的痴情女孩。

许北黙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眸里那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

……

复古宫廷式的穿衣镜里,倒映出女人娇艳的面容,而她那娇艳显然被她身上所穿着的高贵,典雅,又奢华的婚纱给掩映去。

“安安!你在干嘛?!竟然偷穿客人的婚纱!”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穿衣镜前的女人仿佛没听见般,并未转身,透过镜子,看着身后不远处的女人,幽幽开口。

“它本来就该属于我!”高傲地扬起下巴,得意道,那双丹凤眸里,幽怨狠毒的光芒,一闪而逝。

“你疯了!”穿着一身黑色优雅套装的女店员上前,对她喝道。

“快脱下!客人就要到了,出了差错,你可担待不起!”

“知道了!”叫安安的女人不耐烦地大声吼道,随即,只听“砰”地一声,她愤怒地进了更衣室!

……

婚纱出自顶尖婚纱设计师之手,从设计到成品,只用了短短一周的时间,萧家的势力可见一斑。

“萧小姐,您的婚纱已经到了,现在就请跟我们的安安去更衣室吧!”女店长亲自接待他们,请萧念昔跟那个叫安安的,也就是刚刚偷穿婚纱的女孩去更衣室。

“好!哥,那我先进去!”萧念昔转首看向微微失神的许北黙,顺着他的视线,正是站在一旁,穿着一身工作服的店员,安安。

“哦,要不要我进去帮忙?”许北黙及时回神,俯首,在她的耳畔邪魅地说道。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蜗处,那暧昧的话语令萧念昔脸红,羞窘。

“不要!”她微微挣脱他的怀抱,瞪着他,小声地气恼道。

天!此刻还有店长,店员在,他竟然说出这么露骨的话!

“呵呵……许先生和萧小姐的感情真好!令人羡慕!”一旁的店长笑着说道,此刻仿佛相信媒体的话,他们是因为相爱才结合的。

这打情骂俏的一幕落在安安的眼里,极为刺眼,更刺心!在心里已经将萧念昔凌迟了许多遍,但表面上却还是维持着该有的礼貌。

“萧小姐,里面请!”收敛起双眸里怨毒地眸光,安安红着眼眶,礼貌恭敬,又卑微地弯身说道。眼角的余光却落在一旁的许北黙脸上。

比当初看到的设计稿更加美轮美奂,萧念昔屏息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颗心,胀满了温热的暖流。

纯白不染一丝杂质的缎面,白纱,蕾丝,还有那一颗颗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钻石……

眼眶不禁泛红,喉咙哽咽,这是她梦寐以求的白纱……

沉浸在感动里的萧念昔并未发现,那个叫安安的女店员一直憎恶地瞪视着她,甚至不上前帮忙为她拉上拉链……

“哥!”

正在看杂志打发无聊时间的许北黙,闻声,抬首……

一身洁白,宛若仙子的女孩,满脸幸福的笑容,一步一步地朝他走来……

“哥,好看吗?”萧念昔羞红着脸问道,看着他发呆的样子,她以为自己并不美。

“哥?”

“哦!”第二声,许北黙才回神,他答应声,心里闪过一丝懊恼,为自己刚刚的失神。他竟被她的美吸引了注意力。

“非常完美。”大手抚上她纤细的腰,在她耳畔沉声说道。

“咳——凌先生,您的礼服也到了,现在请您跟我去试穿!”就在萧念昔要羞红着脸要开口时,店员安安开口。

许北黙回神,剑眉微蹙,“我去试一下!”长指宠溺地刮了刮萧念昔的鼻梁,说完跟着安安去了男更衣室。

见他和店员一同进了更衣室,萧念昔心口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心想那更衣室里还有隔间呢,也就没再在意。

继续眷恋地打量着自己的嫁纱。

一切,仿若梦境。

看着镜子中穿着婚纱的自己,她不同地掐着自己的掌心,直到感觉到疼痛,她才承认,这一切是真实的。

“阿默哥——”一双手臂倏地从他的身后圈住他的身子,他的身子被紧紧抱住。

“放手!”声音冰冷而无情,许北黙剑眉微蹙。

“不要——阿默哥,不要结婚——不要丢下我——”安安松开他,绕到他前面,又抱住他的腰,凄苦地说道。

一脸的痛苦与委屈。

“安安,你松开!”许北黙压低声音,冲着她低吼道,但,他话音才落下,双唇已经被安安大胆地吻住……

许北黙进去更衣室出来是在半小时之后,修身的黑色燕尾服衬托出他的身形更加高大挺拔,教萧念昔屏息。

沉醉在幸福里的她,似乎并未发现站在一旁发丝凌乱,红唇娇艳的女店员安安。

复仇总裁很难缠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复仇总裁很难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复仇总裁很难缠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