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惜命夏栀涵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都市之狂神归来在线阅读

  • 时间:
  • 都市之狂神归来三生烟火
  • 来源:zzy

李惜命夏栀涵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都市之狂神归来在线阅读

《都市之狂神归来李惜命夏栀涵》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之狂神归来》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权势通天,位极人臣!

华国,云苏市,一处高耸入云的大厦楼顶。

天空,一片昏暗。

随后,伴随着一声轰鸣,雷电划过,大雨倾盆!

电闪雷鸣!

乌压压一片的雷云,遮天蔽日,为整座城市平添了几分压抑之感——

一袭黑衣的李惜命,目光平静,抬头望向天空,缓缓闭上双眼,任由雨水打落在其棱角分明的脸庞。

此时的他的心,是死的。

良久。

李惜命睁开眼睛,发出低沉且沙哑的声音:“为什么隐瞒我?”

一道黑影出现。

只见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目光颤栗的望着眼前的男人,颤声道。

“三年前,您正处圣战之中,为了不让您分心,是袁首长下的封锁命令。”

此时的中年男子心中升起无限恐惧,跟随李惜命足有七年的他,深知,这时,才是李惜命最可怕的时候。

“三年前吗……”

李惜命古井无波的眼中,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

那时他正在执行一场,华国最高级别的任务。

在那场任务中发生了一场战争,名曰,圣战!

李惜命也因此在那场大战中,一举成名,威震天下。

以一己之力,战教廷四大神使。

灭杀其一,重创三人!

惜帝名号,彻底打响!

肩扛四星,受封大将军衔!

那时,他年仅二十三岁,成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将!

此时,李惜命却自嘲一笑:“我要这虚名,又有何用?”

“六岁时,我在孤儿院遭受虐待,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是义父,看我可怜,将我领回箫家。”

“义父待我如亲子,将我养育成人,让我感受到以往都感受不到的家庭温暖,让我原本冰冷绝望的世界,出现了温暖的火苗。”

“那时,我便在心里,默默许下愿望,我李惜命唯有用自己这一辈子,来孝敬回报义父对我的恩情。”

“我十六岁被首长带入天组,从云苏市人间蒸发,想必义父定会疯了般寻找我吧。”

“然,一旦被天组的人带走,入了天组,想要再返回都市难如登天,我只好再次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努力,争取早日回到义父身边尽孝。”

一念至此,李惜命深呼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悲痛之色。

“如今,我身负一身威名,又有何用?”

圣战之中,自己最好的兄弟,辰虎替他挡下教廷炙炎神使一击,不治身亡。

身边的陪伴了他整整七年的兄弟们,尽皆战死,到如今,只剩下他一人。

如今,回到都市,想要尽孝义父,却惨遭噩耗,义父早在三年前去世。

他李惜命,在这世间,真的就孤独一人了啊。

“查到了吗?”李惜命语气毫无感情,冰冷至极。

天荒心头一颤,抬头不敢直视李惜命凌厉的眼神,低声道:

“三年前,箫老的死……有鬼!”

“轰!”

李惜命双拳一握,眼中带着一抹滔天怒意。

果然如此!

义父,萧天海在云苏市,都算是传奇人物,萧氏集团董事长。

资金雄厚,位高权重。

还是习武之人,身体要比常人更健康,无病无灾,怎么会在正直壮年时突然去世?

“继续说下去。”李惜命眼中泛起一丝杀意。

“箫老去世后,紧跟着,他的妻子也跳楼自杀了,据媒体报道是神经出了问题,引起自杀后果的。”

“义母!”

李惜命心中一痛,双眼紧闭,两行泪水雨水混杂在一起,划过脸颊。

脑海中浮现出那位温柔,和蔼的妇女。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箫老死后,萧氏集团,一个名叫孙中权的人站了出来,拉拢人心,在短时间内,配合各大董事的支持,取代了箫老在萧氏集团的位置,同时,将萧氏集团更名为孙氏集团。”

“孙中权!?”

这是,他义父生前最信任的一个人,也是他义父一手培养出来的亲信。

但李惜命隐隐约约有预感,义父的死绝对跟这个人有关!

“萧雅呢,我义父唯一的女儿,她怎么了,可查到她的下落?”李惜命沉声问道。

萧雅,那位当年扎着马尾辫,跟着自己屁股后面一口一个:“惜命哥”的小女孩。

天荒摇了摇头:“影部暂且还没传来萧雅小姐的消息。”

“没有萧雅的消息?”李惜命眉头微皱。

影部是他亲自培养的情报组织,势力渗透整个华国。

单论情报消息传递能力,偌大华国没人敢说比影部更快!

但就连影部都没查出来萧雅的消息?

“查!”

李惜命一声令下!

“我再给影部一次机会,一日内,查出萧雅消息。”

“同时彻查三年前萧家发生的一切,期限三日。”

“若完不成任务,影部就没存在的必要了!”李惜命目光平淡的道。

天荒内心一颤。

“是!”

此时,大雨渐渐变小,天空的乌云也渐渐退去,一缕阳光自乌云缝隙中探出。

雨过天晴!

一道彩虹在天地间若隐若现——

李惜命走下大厦。

“备车,萧家别墅!”

若问李惜命,何处为家。

李惜命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处有义父严厉教导,义母温和目光的萧家别墅!

....................................

而此时,萧家别墅中,热闹非凡。

由云苏市萧氏集团新一任董事,孙中权所举办的大型拍卖会,就在其中举行!

今日,萧家别墅拍卖会,更是将萧家别墅作为压轴,列入拍卖物品之中。

至于为何原本属于萧家的别墅,莫名其妙的划入孙中权名下。

这其中的诡异,云苏市本土的上流社会人士,早已心照不宣了。

因此,筹划已久的孙中权,发出一百枚请柬,而收到这一百枚请柬的,无一不是云苏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名门公子,富家千金!

只有手持请柬,才可参与拍卖。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踏血入场

夜幕降临,秋雨虽已停歇,空气中却是充斥着萧瑟的冷意。

萧家别墅中,拍卖正如火如荼的举办中,各大富豪连连竞价,将一件又一件物品抬入天价行列!

而门外,富豪人士来来往往,各色各样的豪车络绎不绝,任何一辆皆是寻常人都平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车水马龙!

在此刻萧家别墅门前,充斥着一股奢靡的气息——

此时,一辆黑色轿车驶来。

车门打开,身影巍峨,身着一身黑色过膝风衣,面色平静的李惜命从中走出。

多年以来的军旅生涯,纵使李惜命无意释放,但依然可从其身上感受到那种叱咤风的气势。

望着灯火通明的萧家别墅。

家中无家人,却有小鬼跳舞。

“大人,据说是孙中权在萧家别墅举行大型拍卖会,听消息……届时萧家别墅会作为压轴之物,进行拍卖!”

天荒化作一道黑影出现在李惜命身旁恭声道。

李惜命面色依然平静,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情绪波动。

但其原本深邃的瞳孔中,已然升起一抹冰冷骇人的寒芒。

“拍卖会?何人给他孙中权的资格拍卖萧家之物!?”

“自孙中权掌控萧氏集团起,便将萧家的一切据为己有了,此次拍卖会中拍卖的大部分物品,都是当年萧家之物。”天荒道。

“看来义父从一开始,就养了一个良心被狗吃了的东西啊。”李惜命目光微冷。

萧天海身死,孙中权这个深受其恩惠的人。

当萧氏集团被其它势力打压时,非但没有帮萧天海分担压力,反而萧天海刚去世,他便老虎不在山猴子称霸王,代替了萧天海在萧氏集团的地位。

其狼子野心,不言而喻!

李惜命,迈步走向萧家别墅。

黑夜中的他,一袭黑衣,气质凌厉,犹如一柄锋锐的利器,此刻的李惜命,锋芒毕露!

“站住!”

这时,两名保安挡在李惜命身前。

“先生,有没有请柬?”一名保安淡淡出声。

“请柬?”李惜命眉头微挑。

见李惜命皱眉的模样,保安冷声道:“没有请柬不得入内。”

“没请柬不得入内?”

李惜命闻言,忽然笑了。

何时,他李惜命回家,还要请柬了?

李惜命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滚!”

两名保安面色一变,此人竟敢在萧家别墅面前闹事?

若一开始,他们两人可能会因为,李惜命气度不凡,兴许是某个富贵家族的公子,给几分面子,好好说话。

但现在,胆敢在孙中权的眼皮底下放肆,以如今孙中权在云苏市的地位,区区一个富家公子又算得了什么?

一想到孙中权做后盾,其中一名高个身材魁梧的保安,望着李惜命那看上去瘦弱不堪的身子,不屑一笑:“废物东西,你若再不滚,小心老子直接一只手把你给扔出去。”

说完,只见魁梧保安面露狠辣之色,狞笑一声,握了握拳头,仿佛是在说:不信你可以试试。

“要把我扔出去?”李惜命忽然笑了。

已经不记得多少年了。

当李惜命肩扛四星,行受封之礼。

受无数人膜拜敬仰的那一刻,哪怕京城安歇半只脚步入棺材中的老古董,见到他也得恭敬的道出一句。

“惜帝。”

到如今,第一次有人敢放出狂言,要将惜帝如同垃圾般扔出去。

只见李惜命嘴角微微上扬,双目凌厉如剑,犹如君王睥睨般的看着眼前的魁梧保安,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你大可试一试。”

魁梧保安对上了李惜命的目光……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发怵。

但当见李惜命那看上去一阵风都能刮倒的模样后,心中一横,怒吼一声:“小子,没有请柬就敢擅闯拍卖会,今天无论你什么身份,老子都要让你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场!”

话音一落,魁梧保安那蒲扇般的巴掌,握紧成拳,带着破空之声,猛然轰向李惜命!

另一名保安见状,一副幸灾乐祸的站在一旁。

他们可是孙中权特意花重金招聘的雇佣精兵,他那位兄弟一拳下去,就算是他也难以接下,更何况是一个看上去瘦弱不堪的富家少爷?

这一拳,不死也得残废了。

“放肆!”

不知何时,天荒已经站在了李惜命身前。

“嘭!”

只见原本快要轰在李惜命身上的铁拳,被天荒一只手牢牢的接了下来。

魁梧保安面露惊骇之色的望着突然出现的天荒。

与天荒那大山一般的体魄相比,原本已经比常人壮硕许多的魁梧保安,却显得如此不堪。

魁梧保安心神一紧,他能明显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威压,让他有种在面对一头野兽般的危险感。

同时,他抽出被天荒紧握的拳头,但骇然发现,自己就如同被一块铁钳死死卡主一般,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挣脱!

“此人冒犯大人,按照规定,是否当场格杀?”

天荒声音冰冷,一丝杀意从他体内弥漫而出。

他在征询李惜命的意见。

只要李惜命一声令下,他可当场抹杀魁梧保安,不留生机!

魁梧保安闻言内心一颤,同时感受到天荒身上的杀意后,面色瞬间煞白。

他看到了,血流成河的沙场,看到了身首分离的尸体,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尸山!

“这,这到底是什么人!”魁梧保安内心惊恐呐喊。

同时,他惊恐的望着天荒身后,面色从事始终都平静如水的李惜命。

他知晓,自己今天是踢到铁板上了。

“饶,饶了我……”魁梧保安乞求似的颤声道。

“杀!”

李惜命冰冷出声。

杀意乍现!

随着李惜命一声令下,刀光爆发!

一道血痕出现在魁梧保安脖子处。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噗通!魁梧保安应声倒地,当场死亡!

这时,另外一名抱着看好戏状态的保安,面色剧变!

没想到李惜命居然敢当众杀人。

同时,他知道,他们这是踢到铁板了!

他内心颤抖着。

“啪!!”

他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声音清脆且响亮。

保安满脸悲痛的道:“小人上有老下有小,望大人念在我可怜的份上,绕我一命吧!”

他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没一巴掌都仿佛用尽他浑身的力气。

不敢停下!

李惜命没有回答,直接从保安无声面前走过。

踏血入场!

别墅门外,众人寂静一片,望着那道背影,久久不能呼吸。

同时,也有很多人纷纷猜测,这究竟是何方人物,敢在孙中权眼下闹事。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忆当年,旧人已不再!

萧家别墅,人潮涌动,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云苏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无不是西装革履,仪表堂堂。

而能收到请柬的,便足以代表他们在云苏市的地位了。

台上,拍卖已经开始了。

台下,乌压压一群人,纷纷竞价。

此时,一袭黑色风衣,身子笔直如同一柄利剑一般的李惜命,面色淡然的走了进来。

他眼神中带着一抹复杂之色。

在李惜命的记忆中。

人很少,只有他,萧雅以及义父义母四人,不是很热闹,但却充满了家味道,很温暖。

如今,时隔十年,当他再次踏入萧家别墅的时候。

李惜命心里五味杂陈,同时一股苦涩涌上心头。

“义父,十年了,惜命回来了,但你呢,你在哪?”

“您不是常常念叨,想看到我长大后,会是什么样,现在惜命回来了,义父你能看到我吗?”

李惜命立于人群之中,瞳孔深处带着浓浓的悲切。

子欲养而亲不待!

苦,最苦不过如此了——

“咦,你,你是惜命!?”

这时,李惜命不远处,传来一道惊异声。

李惜命转眼看去,是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看着李惜命,连连揉了揉自己的眼,最终叹息了口气,干笑两声:“抱歉,我认错人了。”

当年一心只想努力读书,浑身带着那种书生气的小家伙,怎么可能会有一种杀伐果断的凌厉气质?

李惜命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轻柔道:“徐叔。”

原本已经转身离开的徐卫,听到那一声徐叔,忽然脚步一顿,猛然转过脸来,看着正冲着自己笑的李惜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真是你小子。”

这一声徐叔,在徐卫的记忆中,唯有萧家那个叫惜命的小子能得喊出来。

徐卫走到李惜命面前,上下打量着。

而李惜命则一直面露微笑的看着眼前这名已经有几缕白发的中年人。

在李惜命的记忆中,这是义父生平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除了他义父义母,对他最好的人。

当年李惜命跟徐卫的儿子打架,徐卫可是二话不说,先劈头盖脸揍了顿儿子,然后笑呵呵的哄着李惜命呢。

“嘭!”

忽然,徐卫一拳结结实实地捶在了李惜命的胸口,声音带着一丝哽咽:“臭小子,你这十年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你消失后,那个经常提醒我,万事要平静面对的萧天海,是怎么疯了似的找你的。”

“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消失,几乎要了萧天海半条命啊!”

李惜命闻言,面带苦涩,他能想象平时波澜不惊的义父,是如何疯魔般寻找自己的。

每次想到这里,李惜命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痛的窒息。

“不过,你小子,能活着回来就好,你义父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亲眼看到你再次走进萧家别墅,希望你义父的在天之灵能看到这一幕吧。”徐卫双眼微红。

李惜命微微点头,但愿如此。

“嘿嘿,你徐叔我从小就说你长得,必定是个帅小伙,得迷死万千少女,现如今一看,你徐叔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啊!瞅瞅这帅小伙,有你徐叔当年风范!”徐卫看着如今的李惜命, 都忍不住夸赞道。

李惜命哑然失笑。

望着眼前笑的合不拢嘴的徐卫,李惜命心中再次升起一股暖意。

“徐卫,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

一个中年大腹便便的的胖子,手上正端着微微摇晃的红酒杯,见徐卫在跟一个年轻人聊天,不禁心生好奇。

等他走进一看,不禁觉着,这个年轻人有点眼熟。

“张虎,你不去参加台上的竞拍,跑来这干什么。”徐卫见到来人眉头微皱。

“哼?这萧家别墅又不是你的,我想去哪就去哪,你管得着吗?”张虎冷笑道。

“小子,我看你眼熟的人,你叫什么名字?”张虎面露倨傲的看向李惜命。

李惜命认得眼前这个傲气冲冲的胖子,张虎,也是萧氏集团的董事之一。

却一直跟他义父对着干。

“他叫李惜命。”

一旁的徐卫淡淡回复。

张虎闻言,感觉李惜命这三字好像从哪里听过似的。

旋即,他瞳孔猛然一缩。

“你是萧天海那个失踪十年的义子!?”

当年萧天海全市疯了似的寻找失踪的义子,因此几乎云苏市所有人都知道,萧天海最宝贝的义子失踪了。

“没想到你居然又出现在这里了,啧啧,可惜,萧天海却死了。”张虎语气中带着一丝嘲弄的道。

“张虎!”徐卫面色一怒,这个人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惜命却面色淡然的看着此刻,如同跳梁小丑般的张虎。

这时,天荒的声音在李惜命耳畔响起。

“大人,要不要让他闭嘴。”

李惜命摇了摇头:“他还不不值得你动手。”

“哦对了,这次拍卖场可是需要请柬才能入内的,请柬仅有一百个,名单上好像没有你吧!”张虎微微晃动着酒杯,然后冷哼一声。

“肯定是偷跑进来的,看在萧天海那老家伙的面子上,我劝你现在就离开这里,这栋别墅也已经不是萧家的了,而是孙哥的,你已经没有任何资格再踏入这里。保安也真是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给放进来。”

“张虎,你过分了!”

徐卫怒目圆睁,眼前这个张虎一直跟他作对就算了,但现在居然当着他的面来羞辱李惜命。

“哼,徐卫你也不要得意,这段时间居然敢跟孙哥对着干,等孙哥忙完这阵子,就该腾出手对付你了。”张虎满脸傲意,犹如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鸡!

不过,在此时,最吸引李惜命的不是一旁犹如泼妇般的张虎,而是台上正在进行拍卖的那一副山水画!这是萧天海生前最喜欢的一副山水画!

“尊敬的各位来宾,接下来拍卖的山水画,乃是出自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之手,对于吴道子,想必在场诸位喜爱山水画的朋友,都已经很了解了吧。”

“因此,此次拍卖的这幅山水画,起拍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百万!”

“哗!”

台下众人闻言皆惊!

“吴道子可是在古代被尊称为画圣级别的人物,他的画,每一幅都堪称绝品,在国外更是有一部画圣真迹被拍一个华国人,以六亿天价买下,没想到此次拍卖会,居然会有这等珍宝!”

“嘶……没想到萧天海家中的山水画,居然最终落入了孙哥手中,萧天海当年买下这幅画时,可是用了足足两亿!如今时过境迁,恐怕价格更要增上不少,竟拿出此图拍卖,孙哥果然大手笔!”张虎看到台上的那副充斥着古老韵味的山水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同时他还不忘对徐卫冷嘲热讽一番:“早就听说你来参加此次拍卖,就是为了将拍卖会上萧天海的东西,防止遗失全都买下来,并且保存。啧,果然是好兄弟啊。”

“只是,不知,这幅高达两亿的山水画,你能买得起吗?”

徐卫眉头紧皱,心中也是一片焦急。

确实如同张虎所说,尽管他也是萧氏集团的董事之一,身价不菲,但此幅山水画价格太过昂贵,更何况早在前几场拍卖中,他已经连续拍下了许多萧天海的遗物。

身上早已没了多少钱,哪来余力去拍卖此幅山水画?

“一亿三千万!”

“一亿五千万!”

“一亿六千万!”

台下,众多喜欢研究名胜古迹的富豪们,全都纷纷竞价着,大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

但就在所有人激烈竞拍的时候。

一道阴柔的声音响起:“此次我刘家出价,两亿!望诸位能给我刘家刘九一个面子。”

众人随着声音,看向台下一名个子矮小,但面容看上去俊俏无比,甚至带着一丝阴柔的男子,

刘家,刘九!

刘家虽然在云苏市比不上赵家,以及当年的萧家,但依然算得上云苏市数一数二的家族,而刘九更是刘家当代家主唯一的儿子,足以代表刘家了。

“既然刘少公子喜欢这幅画,老夫便做个人情,退出此次竞拍。”

一名老者宣布退出。

很快,相继又有数名竞拍人员退出竞拍。

刘九阴鹜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让人感到一丝阴冷……

“多些诸位,此次若拍卖成功,想欣赏画圣真迹的,大可来我刘家免费欣赏。”

此言一出,原本还不满刘九横刀夺爱的富豪们,也不好再出声责怪了。

主持拍卖会的主持人,虽然也对刘九很不满意,毕竟在他看来,这幅画远不止两个亿。

但奈何刘家家大业大,就算他身后的孙中权也得给刘家几分薄面。

就在他打算一锤定音之时。

一道平淡的声音传出。

“两亿五千万!”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血染别墅!

台下一角,身着过膝风衣的李惜命,抬起右手,神色漠然。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此人是谁?”

众人心中皆惊!全都将目光定格在了李惜命的身上!

“看上去面生,绝对不是我们云苏市的本地人。”

“这小子难道不知道刘九爷是谁吗?敢跟刘九爷叫板,活腻了?”

台下人交头接耳的在讨论,眼前这名神秘年轻人究竟是何方人物。

而站在李惜命身旁的徐卫,看着李惜命那高举的右手,面色剧变,急忙小声喊道:“别胡闹。”

李惜命这等于是在跟刘家对着干!

“徐叔知道你想把你义父最喜欢的山水画给买下来,但……”

徐卫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刘家这段时间在云苏市发展可谓突飞猛进,虽比不上那些顶尖家族,但也不差了。

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讲,刘家更是一尊庞然大物!

李惜命回以微笑,淡淡出声:“义父之物,我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徐卫闻言,叹了口气。

张虎的脸上轻蔑之意更甚了:“冥顽不灵!”

刘九可是刘家在黑道上的代言人,为人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不说,更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被他盯上,任谁都得寝食难安。

刘九淡淡出声,脸上看不出悲喜:“这位朋友,可否给我刘家几分面子?”

但有意者,都能听出其语气中的不善!

“四亿!”

李惜命没有回答。

随着话音一落,整个拍卖场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两次加价,最后直接将价格提上四亿!

财大气粗,挥金如土!

“咔嚓!”

刘九面色一沉,双拳紧握,手中的高脚杯直接捏碎!眸底深处泛起一抹杀意。

“看来我刘九多年不出手,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骑在老子头上啊!”

“今日之事,你小子自断一臂,给我跪下磕头道歉,然后滚出萧家别墅,就可揭过,否则,老子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刘九语气中杀意无穷。.看着眼前气势凶狠,面色狰狞的刘九,李惜命眉头微皱:“你太吵了。”

“吵?”

刘九不怒反笑。

“今天,老子就好好地帮你爹妈教育教育你这个不长眼的家伙!”

替我爹娘管教我?

李惜命心底久违的升起一丝戾气,深邃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寒芒。

“你的话太多了。”

“天荒,让他闭嘴。”

话罢

化作一道黑影的天荒,犹如鬼魅般,不知何时竟已然出现在了刘九面前。

天荒沙哑的声音在刘九耳畔响起。

“大人说了,既然你那么喜欢这画,那便做你的裹尸布好了。”

一拳轰出!

仅是一拳,刘九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被轰飞数米之远,狠狠的撞在石壁上,砸出道道裂痕。

刘九当场一口鲜血喷出,当场没了生机。

五脏震裂,浑身骨骼俱碎!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静!

短暂的寂静之后,迎来的则是那些女性们的恐惧尖叫声。

“杀人了!”

“嘶!”

同时,在场所有富豪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神秘的年轻男子,当众杀了刘九爷? 鲜血从刘九身上流淌而出,刘九睁着发白的眼睛。

死不瞑目!

任谁都没想到,一代冷血枭雄,竟死在了一个神秘年轻人的手里——

二楼,孙中权看到倒在献血中的刘九后,再望向那名纵使万众瞩目,依然面露平淡的年轻人身上。

一袭黑衣,凌厉的气质,棱角分明的坚毅脸庞,显得如此突出。

雍容不迫,举止不凡。

孙中权眉头微挑,不知为何,他看李惜命竟有种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感觉。

因此,孙中权淡淡开口:“敢问阁下是谁?”

“他是当年萧天海那个老废物失踪十年的义子!”张虎站起身子,冷笑解释道。

“什么!”

众人心中一颤。

十年前,萧天海义子失踪,那一年里,发疯的萧天海差点没把整个云苏市翻个底朝天,因此众人到现在还记着这事呢。

孙中权瞳孔一缩,忽然他脑海中闪过一道年幼的身影,与现实中的年轻男子相重合,竟有七八分相似!

一股杀意从他眼中弥漫而出。

没想到消失十年的李惜命,今天居然会出现在他面前。

不过,幸好,李惜命现在才回来。

否则若是三年前回来,他们再去抢夺萧氏集团跟萧天海的所有财产就麻烦了。

至于现在……大局已定,萧天海的一切跟萧氏集团,早就在他掌控之中,区区一个李惜命,不足为虑。

“原来你就是那个萧家捡来的野种啊,啧啧,没想到消失十年, 你居然还活着。”

这时,孙中权身后一名长相十分英俊的年轻人不屑笑道。

英俊年轻人出现的一瞬间,就引得在场所有人惊呼出声。

“这应该就是孙董事长的儿子孙昊吧,果然长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啊!”

“是啊,听说孙昊不光长得帅,两年前更是拿到国外高等学府的毕业证,更厉害的是他的商业头脑,据说孙董事长已经慢慢将手底下的业务交给孙昊了。”

“啧,这才是真正的年轻俊杰啊,那李惜命又算得了什么?”

野种?废物?

李惜命坐在一处椅子上,目光看向趾高气扬,满脸桀骜之色的孙昊,淡淡道:“请你将你刚刚说过的话,重复一遍。”

孙昊继续不屑道:“怎么?还不服气?你只不过是当年萧天海从外面捡来的野种罢了,如今萧天海那个老废物死了,你没靠山,居然还敢杀刘九,当真是不知死活,恐怕这云苏市又要少一个人了。”

说到这里,孙昊语气一转:“这样吧,只要你跪下来求我,给我磕几个响头,我可以保你一条……”

“聒噪!”

只见一个叉子自李惜命手中骤然激射而出。

孙昊顿时感觉自己被无尽的杀意锁定住一般,浑身动弹!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恐惧之色。

望着那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的银叉,他绝望了!

“噗嗤!”

银叉入喉,生机当场剥夺!

一切发生的都那么措不及防。

孙昊脸上充斥着惊恐之色,轰然倒地。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铁血手段,潇洒离去!

孙昊死了!

观看众人呆若木鸡,傻在当场。

“竖子尔敢!”

望着倒地没了生息的孙昊,孙中权额头青筋突起,暴跳如雷!

他的儿子竟在他眼前被人杀死了!?

虽然孙昊只是他三个儿子中最不争气的一个,但那终归是自己的儿子,李惜命的这一举动,无疑是把他的威严放在脚下踩!

张虎同样怒道:“你居然敢杀人!”

同样,一旁的徐卫也被惊吓到了

李惜命竟然杀了孙中权的儿子!

“你莫非真以为有能耐杀死刘九,就能在这里为所欲为了!?”

“你可知,你刚刚杀的人,是何等身份!”

“没想到萧天海的那个老废物,教出了你这么一个愚蠢的小废物!”

张虎手指着李惜命,语气中尽是带着嘲讽。

以如今孙中权在云苏市的地位,区区萧家义子李惜命,又算得了什么?

李惜命目光一寒!

侮辱他可以,他可以不在乎,对他来说,这里的所有人都如同蝼蚁一般,他又何必在乎蝼蚁之言?

但侮辱他义父就不行!

家人这两个字是李惜命内心深处最不可触摸的底线!

李惜命冷漠出声:“天荒,掌嘴!”

“啪!”

化作一道黑影的天荒,直接欺身来到张虎面前,那如蒲扇般大小的巴掌,高高抬起,狠狠落下,直接抽在张虎那满是肥肉的脸上,将其抽飞了数米之远,重重摔在地上。

在空中,更是有几颗沾满鲜血的牙齿从口中飞出,模样狼狈至极!

天荒满脸不屑的道:“你又岂知大人是何等身份!”

国之重器,大将惜帝!

对天荒而言,是信仰,那是不败的战神!就算是京城那群死板高傲的老古董,都得低头的存在。

别说是孙中权了,就算是云苏市那些顶尖豪族又算得了什么?

只见张虎慢慢爬起身子,捂着红肿渗血的脸,眼神怨毒,如同见了杀父仇人一般紧盯着李惜命。

“你敢打我!?”

“继续。”李惜命淡淡道。

“啪!”

天荒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一巴掌,再次将勉强站稳身子的张虎抽飞了出去。

张虎肝胆欲裂!

“小杂种,我跟你拼……”

了还没说完。

天荒已经来到他面前,面色冰冷,看着瘫倒在地肿成猪头满脸是血的张虎如同在看一个死人,没有任何情绪色彩。

一脚抬起,狠狠踩下!

血洒当场!

“啊!”

张虎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钻心的疼痛袭上脑海,顿时,张虎痛昏过去。

如同一条死狗般,躺在了大厅之中。

寂静无声!

全场无人出声,落针可闻——

“此人是魔鬼吗!”

那些养尊处优惯了,甚至连杀鸡的场面都没见过的富豪们,看着身前,地面上腥红的鲜血后,内心惶恐至极!

这一刻,他们望向李惜命的目光中唯有惊恐。

“小杂种,我要你死!”孙中权双目血红,怒吼咆哮!

只见一群身材壮硕的保镖将李惜命与天荒两人团团围住。

一群保镖面露凶色,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李惜命缓缓站起了身子,扫视了一眼那群保镖后,凌厉的目光又直视孙中权。

“三年前,西方教廷那群人,给足了李某的面子,为了杀李某,派遣四大神使以及数之不清的大军!”

“如今,你孙中权要用这些废物来杀李某,是瞧不起李某,还是不给李某面子?”李惜命声音淡然,言语间却带着一种所向披靡的霸道!

“唰!”

只见这时,李惜命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就如同一位久经沙场的战神!目光如剑,气势逼人!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无形的霸气!

眼中带着冰冷的杀意,令得那群保镖如坠冰窟!

所有的保镖额头冷汗直冒,面色煞白一片!在这时,一股森然的寒意自脚底升入脑海之中。

就如同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上一般,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半晌后,竟无一人敢动一下。

“这就是惜帝!”

天荒望向李惜命的眼神充满了崇拜之色!

他也是被称为一代绝世天才,甚至被军部封为一代希望,他也曾桀骜不堪,目光中无人,直到……遇到一位光芒万丈足以掩盖一切的李惜命。

能跟随李惜命,对他而言是毕生最大的荣耀!

“滚!”

李惜命冷冷吐出一个字。

那群保镖如蒙大赦,仓皇逃窜!

只留下孙中权一人。

“废物!一群废物!”

孙中权如同气急败坏的怒吼着。

随后,只见他从身上快速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枪口精准的对着李惜命。

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真枪!

孙中权面目狰狞狂笑道:“没想到老子会有枪吧!”

“小畜生,今天,老子要你的命来祭奠我儿的死!”

这时,李惜命忽然笑了。

他的笑的很平静,也很斯文。

却给孙中权一种毛骨悚然之感,就连紧握枪支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今日,断你一臂,就当这三年的利息吧。”

一道声音出现在孙中权耳旁。

李惜命竟如同鬼魅一般不知何时来到孙中权的身旁,同时,左手也按在了孙中权的右胳膊上。

稍微一用力,却重如千钧!

“咔嚓!”

只听孙中权右胳膊中传来一声脆响,随后,一声痛呼自孙中权口中声嘶力竭的喊出。

他的右臂竟被李惜命一只手活生生的捏断了!

一整条胳膊,骨头尽皆粉碎!

孙中权面容疼痛到扭曲,瘫倒在地,浑身颤栗着,望向李惜命的目光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但更多的还是浓浓的恐惧!

“嘶!”

众人震撼无比!

这特么得多恐怖的力道能做到?

李惜命居高临下,如同君王俯瞰罪臣般望着孙中权。

“不杀你,是因为留着你还有用!”

孙中权内心一颤,他知到李惜命没骗他,因为他真的感觉自己的命,仅在李惜命一念之间!

之后,李惜命又看了一眼剩下的那群心惊胆战的富豪们。

“三日之后,李某会搬回此地,若别墅脏了,乱了,或者少了任何一件东西,就莫怪李某届时,会登上在座各位的家门拜访一番了。”

众人闻言,内心再次颤动了起来,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在威胁他们?

没错,是在威胁云苏市所有的富豪?

这时,众人再看李惜命云淡风轻的面孔后,心中升起了一丝就连他们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的想法。

说不定——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从未将他们放在眼里——

李惜命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饮完杯中红酒。

离开后的那道黑色背影,如同大山一般压迫在众人心头,令得他们喘不过来气。

直到李惜命走后的十几分钟,在场的富豪们才敢起身,孙中权的助理才敢上前搀扶。

感受到右臂上传来阵阵剧痛后,孙中权眼神中充满了狠毒以及滔天怒火:“老子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那个小杂种!”

都市之狂神归来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都市之狂神归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之狂神归来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