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对拜媳妇宠坏》兰姒江玮鹤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 时间:
  • 夫妻对拜媳妇宠坏牛奶糖
  • 来源:ysg

《夫妻对拜媳妇宠坏》兰姒江玮鹤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夫妻对拜媳妇宠坏兰姒江玮鹤》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兰姒江玮鹤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兰裕看见门口那人,大喊一声跑过去,“姑爷,你可得救救我啊!这丫头想杀了我!你得管啊!”

兰姒下意识的把拿着菜刀的手藏在身后,反应过来他看不见之后,又把手拿出来,指着她爹,“回屋去!”

“有你这么跟爹说话的吗?”

兰姒心道,我倒宁愿你不是我爹!

可当着江玮鹤的面儿,总不好表现得太无礼,她把菜刀扔在地上,声音低了低,“爹,你先进屋去。”

看见她丢了菜刀,兰裕这才放心,两步并作一步进了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这才算松了口气。

“你怎么来了?”兰姒因为心虚,在他面前总显得不大自然。

江玮鹤手里拿着竹棍,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说,“我来看看。”

兰姒奇怪,“你是怎么过来的?”

“桃花来给我送东西,用棍子牵我来的。”

“哦......哦!”她反应过来,牵住他棍子的另一头道,“过来坐吧,我去给你倒水。”

她一看见他,心里的愧疚就翻江倒海的涌上来,跑到厨房给他倒了杯水,见他不说话,心里便措辞想着跟他解释一下刚刚的事,虽然他看不见,但听也该听出来发生什么了。

“那个,我刚刚......”

“你后悔吗?”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兰姒没听清江玮鹤说了什么,复又重新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江玮鹤耳朵转向她,眼睛却始终没动,“我问你嫁给一个瞎子后悔吗?”

兰姒愣住了,哑然失声半天才反应过来问,“你今天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江玮鹤却只想要一个答案,“那你后悔吗?”

这世上的大部分人都是势力的,之前兰姒处处照拂他,那是因为自己借院子给她藏身,她知恩图报,怀着偿还的心理,现在是一娶一嫁,以后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要说后悔,即便她现在说了后悔,那也来不及了,如今这幅局面是她一手造成的,就算是后悔,他也不会给她机会脱身了,他不是吃亏的人,倘若吃了亏,就要千倍百倍的讨回来。

今日来问这么一个答案,不过是想知道她是不是除了那个牛二傻子之外,就什么人都能将就。

兰姒心里一颤,原来他今日来,是怕她委屈,所以特意来问问她后不后悔的?

人做到这份儿上,真是好的没话说了,她当场鼻子一酸,自责的低下头道歉,“对不起。”

江玮鹤摸到茶杯,拿起来,放到唇边抿一口,“对不起什么?”

“我......我辱你名声,诬陷你对我不轨,还......还弄丢了你给我爹的一百五十两银子,我......我罪大恶极,我对不起你!”

兰姒说的收不住,索性跟他交了底,现在牛二傻子家的定亲银子还不上了,江玮鹤给的一百五十两银子也没了,全镇宁村的人都以为自己是江玮鹤的人了,现在两头都交代不了,就这还剩下五十两银子没还清呢!她觉得自己已经快活不下去了,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

江玮鹤听她说完,脸上表情不变,只了了道,“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第八章

她自然知道他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一百五十两银子不是小数目,搁别人家,一百五十两都能娶好几个媳妇儿了。

兰姒理亏又加心虚,讪讪搓着衣裳,小声道,“银子我会还给你的,只不过......我现在没有那么多,你要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你打个欠条,我不会赖账的!”

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江玮鹤把这件事情托捅出去,到时候证实了江玮鹤并未对自己不轨的话,她怕是还免不了要嫁给牛二傻子。

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他儿子痴傻,哪家的好姑娘肯嫁过去,也就她爹为了钱什么都肯卖,已经逃出来了,她可不想再回去。

江玮鹤的眼睛不看她,听她说完又开始沉默,兰姒心里打鼓,半是愧疚半是恳求道,“这件事我办的委实混蛋了些,我也是没办法了才......你能不能不要说出去,我以后给你做使唤丫头伺候你行不行?你一个人生活多有不便,只要你不戳穿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兰姒低下眉眼,见他搓着手上的白玉扳指,正猜测这扳指是什么质地,价值几何的时候,忽听他道,“你证据做的这样足,我即便说出去了,也没人会信我。”

那这意思就是不会说出去了。

她立刻眉眼弯弯笑起来,“我......我这个人平时还是挺厚道的,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把你照顾的很好。”

江玮鹤点了点头,又问,“牛家的银子还上了吗?”

说到这儿,兰姒又是满面愁容,“没有。”

他站起来,眼睛寻声看向兰姒,“还有银子还吗?”

再借给兰姒十张脸皮,她也拉不下脸来让江玮鹤再讨一回银子,他一个瞎子,八成是靠着爹娘留下的一点家产才能活到现在,已经让他破费那么多了,再让人家拿钱就太过分了。

“我......我会去找牛屠户说清楚的,欠他的银子我会还上的,不用你操心。”

兰裕耳朵贴在门口,把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果然是他闺女,这种法子都能想的出来,不过这闺女也忒不上道了,反正人人都以为是江玮鹤干的好事,马上都是一家人了,还那么客套做什么?

“姑爷......姑爷等等!”

他推开门跑出来,瞪了眼兰姒,复又拉着江玮鹤坐下,“姑爷,这银子弄丢了,说来的确是我们不对,可我闺女马上就嫁给你了,嫁给你那就是一家人了,咱们一家人还那么见外干什么?你说是不是?别的不说,这婚礼......银子少不得。”

兰姒拽了她爹一把,“你干什么?有点儿够啊!别贪得无厌!”

兰裕道,“什么叫贪得无厌?我怎么就贪得无厌了?姑爷是自家人,自家人哪有让自家人丢面子的道理?再说了,你是要过去伺候他一辈子的,将来还得给他生孩子,这......一百五十两......这么算的话,哪儿够呢!”

 

第九章

兰姒一来嫌弃她爹贪得无厌,二来,也怕她爹把江玮鹤逼急了,江玮鹤一气之下不娶了,到时候自己走投无路,还得嫁给牛二傻子。

她手上还有些银子,虽然不多,但是还给牛家一部分,再留一部分用来办婚礼总是够的。

当时为了防止她爹把银子全都拿去赌,她存下来的钱用盒子装起来,全都埋在屋后的大槐树下,这么多年了,虽然不多,但眼下应急也该够了。

“爹......人家给的不少了,一百五十两,你真以为你闺女是天仙下凡?值这么多银子?”

兰姒把她爹推回去,又对江玮鹤道,“我去叫桃花,让她送你回去。”

江玮鹤站起来,竹棍在地上敲打着探路,“为什么让她来送,你不是闲着?”

兰姒愣一愣,“我们不是......我怕别人说闲话,你素来名声好,被我牵累......再说了,成亲前,按规矩来说,是不能见面的。”

“外人眼中,我们已经同过床了,来往见面有什么稀奇?”他抬起一只胳膊,要人扶的意思,“这里的路我不熟,磕着碰着,还得你破费给我请大夫。”

兰姒踌躇一会儿,走过去牵他的棍子,可江玮鹤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竹棍收回来,固执的抬着胳膊,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兰姒只好扶住他胳膊。

这样一比,高低分明,她脑袋尖儿刚好够到他胸口,江玮鹤浑身上下又透着一股庄重沉稳的气势,这气势迫人,兰姒无声咽口气,愈发小心起来。

“前边儿是门槛,抬脚。”

江玮鹤听话抬脚跨过门槛,落脚的时候身子一歪,兰姒赶紧让出半身给他靠着,同时心里暗暗感叹这男人看着清瘦,没想到靠过来的时候,大半力气压在自己身上分量倒是不轻。

出了门,桃花蹦跶过来,十来岁的孩子,成天闲的没事干,正好江玮鹤家门口有颗大枣树,她娘不准她乱跑,她又想解馋,本想借着送江玮鹤的机会再去摘一捧枣子回来打牙祭,可看见兰姒搀着江玮鹤,立马失望的低下头。

兰姒明白她心思,揉揉她脑袋道,“回来给你摘枣子吃。”

桃花喊了声,“谢谢兰姐姐。”又蹦跶开了。

江玮鹤听见轻快的脚步声远了,脸转向兰姒,“你倒挺会借花献佛。”

“小孩子嘴馋。”

“你自己不也是个孩子,你也嘴馋?”

兰姒听他的意思这是变着法儿的说自己去他家打秋风呢!当即红着脸争辩,“我已经及笄了!”

他眉峰一挑,“知道我多大吗?”

她怎么可能知道?除了他的名字之外,她对他这个人,根本一无所知。

江玮鹤没听见她回答,索性作罢,兰姒看着他棱角分明的半张侧脸,心里兀自猜测着他不为人知的一切,正想的出神,忽听他道,“你盯着我看什么?”

“啊?没......没啊,谁盯着你看了?”她忙转过头,嘴里嘟囔,“你又看不见,你怎么知道我盯着你看了?”

他脸上被太阳镀了层金光,嘴角隐有笑意,“我眼盲心不盲,而且......你不觉得你离我太近了吗?”

 

第十章

兰姒送江玮鹤回去,路上必定会遇到不少同村人,见两人举止亲密,人人都忍不住要调侃上一两句,一开始兰姒还能假笑应对,可后来话说的越来越难听,她也逐渐的变了脸色。

同村的于寡妇,早年丧夫,自己抚养一个儿子长大,最见不得人家夫妻情深绵绵。

先开始听说兰姒要嫁给牛二傻子之后,她心里还着实欢喜了一场,这村子里总算还有人比她更惨了,可不知怎的后来又说被江玮鹤占了便宜,现在江玮鹤竟要娶了兰姒。

虽说这江玮鹤是个瞎子,可毕竟好模样摆在那儿,这于寡妇虽然早年守寡,可现年也不过刚二十出头的年纪,见了男人还是忍不住心动,更何况是江玮鹤呢!

没想到这兰姒竟然因祸得福,天大的好事让她给占了。

现在看见两人走在一起,心里不顺气儿,自然要出言酸上两句。

一盆水泼在兰姒脚下,于寡妇直起身来笑了笑,“呦,没留神,没泼着你吧?”

兰姒抖抖裙摆,湿了一大片,一个村住着,她如何不知于寡妇的为人,只她长舌大嘴,又好鼓动流言,兰姒不想与她多言,撂下一句,“没事。”扶着江玮鹤就走。

但那于寡妇却不依不饶,“我看你这衣裳都湿了,不如这样,随我进去,我帮你擦擦如何?呦!瞧瞧我,忘了你身边还有一个,你们这是......不是还没成亲吗?怎么?这就要家去了?你们......住在一起了?”

于寡妇两只眼上下打量着他们,看不够似的,还特意凑近了,“虽说你们已经......不过成亲前就住在一起的,别说咱们村了,就是再远些,也不见得能找出这么不合规矩的人来,兰丫头,你别怪我多嘴,嫂子是过来人,劝你一句,清白已经没了,咱总不能把名声也造臭了是不是?”

兰姒横她一眼,“多谢于嫂子提醒,不过这嘴呢,虽然长在您自己身上,可要议论别人的时候也请你搞搞清楚,我不过送他回去,一没收拾行礼,二没宣扬着要搬家,您倒好,上下嘴皮子一碰,不清是非的就造谣我们住在一起,我心里明白,可别人心里未必清楚您这到底是好心呢,还是见不得别人好呢?”

于寡妇被顶了个哑口无言,尴尬的笑笑,略过兰姒对江玮鹤道,“江相公好福气啊,娶了这么个伶牙俐齿的夫人,就是将来这老丈人得防着点儿,咱们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你老丈人是个烂赌鬼,旁人躲还来不及呢,偏你心眼子好,非要往上撞。”

兰裕身上纵然是有千万个不是,但总归是兰姒的爹,她怎么会容许旁人这么说她爹?立马来了火气,掐着腰道,“这是我们家的事,与外人无关,轮不着你多嘴在这儿议论,你要实在闲得慌,见不得别人好,就去找里长,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最拿手,让里长准许你另嫁就是了,何苦在这儿眼热别人?”

夫妻对拜媳妇宠坏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夫妻对拜媳妇宠坏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夫妻对拜媳妇宠坏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