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酷宝火爆妈咪》梁千歌薄修沉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 时间:
  • 天才酷宝火爆妈咪谁家MM
  • 来源:ysg

《天才酷宝火爆妈咪》梁千歌薄修沉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天才酷宝火爆妈咪梁千歌薄修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梁千歌薄修沉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梁千歌正要说话,手里的电话响起。

轻快的手机铃声将诡异寂静的现场气氛打破,薄修沉也终于回过神来,僵硬手指,将女人放开。

梁千歌接起电话,那边传来春堇的声音,春堇催她了。

梁千歌应了两声,挂掉电话后,又扫了眼身前奇怪的男人,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孟可薰旁边,愤愤不平的小演员顿时激动:“就这么让她走?她可是打了人!”

几位高层都没做声,他们刚才都看到薄总对那个女人释放出的善意了,在没搞清楚两人的“关系”前,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就连孟可薰都没有吭声,忌惮的看了眼眼前高大的男人。

薄修沉没看任何人,他长腿一迈,气场高冷,直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身后的高层们顿时一连串的跟上。

孟可薰吃了大亏,心里不忿,看梁千歌已经离开在转角,她脑子迅速转着,片刻后,她想到了什么,心里腾起个计划。

却在这时,她身边的向晴晴猛地握住她的胳膊,道:“艾斯利律师事务所……她刚才,说的好像是艾斯利律师事务所……”

孟可薰皱眉问:“什么?”

向晴晴学过法语,或者说向家的人,多数从小都接受精英教育,她说:“刚才那个女人,她打电话说,委托艾斯利律师事务所,控告可薰姐你对她进行诽谤,她说的艾斯利律师……”

“我没有诽谤她!”孟可薰打断向晴晴,对什么律师根本不当回事:“不过是她不想承认罢了,这个也人之常情,是我口不择言,不小心戳了她的伤疤,没关系,她要告就让她告吧,我问心无愧,只是我很心寒,现在的她居然恨我到这个地步了。”

旁边的小演员立刻一顿吹捧:“可薰姐你真的太大量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和可薰姐以前是朋友吗?这种朋友还是不要的好,根本就是白眼狼嘛。”

众人七嘴八舌,向晴晴想了想,还是提醒:“现任法国zongtong的御用律师,就是艾斯利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如果她真的委托了这间律师行,我觉得可薰姐你最好……”

“你胡说什么?”孟可薰不悦的盯着晴晴:“你也觉得我在造谣她?那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向晴晴见孟可薰生气了,想着自己出道还得靠她,不敢再说,只能闭上嘴。

孟可薰心中依旧不以为意,法国zongtong的御用律师?本来她就觉得梁千歌装腔作势,现在她更确定了,法国zongtong都搬出来了,她以为她是谁?

这时,孟可薰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是她经纪人催她,试镜会要开始了。

孟可薰忍着心烦,又勉励了向晴晴两句,要不是看在向晴晴是向家的人,她根本不耐烦与这黄毛丫头废话。

试镜会。

梁千歌前脚一到,奥斯丁导演立刻看到了她,挥手喊道:“梁,过来。”

梁千歌面带微笑走了过去。

站在奥斯丁导演旁边的是中方主导演方频,方频看到梁千歌有些讶异,因为他以为奥斯丁导演极力跟他炫耀的中国女演员,会是细眉眼,方脸型的。

可眼前的梁千歌,外貌在中国人眼中是好看的,这种长相,虽然中国人欣赏,可与他们审美异样的外国人却不见得会欣赏。

“梁是我的徒弟。”奥斯丁导演毫不吝啬的说。

方频点头,保持端方,对梁千歌伸出手:“久仰大名。”

梁千歌与他回握,脸上带着合宜的笑容,说:“奥斯丁导演喜欢开玩笑,您不用当真。”

方频道:“奥斯丁导演对你很器重。”

方频其实不太想得起梁千歌是谁,根据奥斯丁导演的话,这位女演员只出演过一部电影,虽然这部电影,将奥斯丁导演这位籍籍无名的年轻导演,捧上了神坛,可方频在国际上活动不多,并不太记得这部电影的内容,只依稀记得,当年的颁奖礼上,这部电影囊获同年七个奖项,其中包括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最佳剧情等等。

不过好像是部悬疑片。

方频认为,悬疑片获奖,都是因剧情扎实烧脑,与主演有关系,但其实关系不大。

所以方频对梁千歌的态度并不十分热情。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女演员,八成是凭着与奥斯丁导演的私交,才被囊入《深海》主创人员之一。这个不奇怪,每位导演都有自己喜欢用的艺人,就像他,不就为了热度,选用了两名流量艺人吗?虽然这两位的戏份都不多,但只要他们出演,他们的粉丝就会买账,从而很好的带动话题度,甚至带动票房,这是他对资方表示的诚意。

说话间,别的主创人员也一一到齐。

今天外方主要演员来了三个,除了梁千歌,还有一男一女两位外国演员。

梁千歌与他们认识,坐下后,便攀谈起来,探讨角色。

孟可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评委席上,竟然有梁千歌的身影。

她愣了一下,而后看到梁千歌竟然与方频导演也在耳语,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了。

她的经纪人就在旁边,见她不动,推了她一下,提醒:“你已经来晚了,你看外方的几个演员都到了,还不赶紧过去!”

 

第八章

孟可薰恍恍惚惚,脑子根本转不过弯儿来。

她经纪人一咬牙,推着她往评委席走去。

孟可薰就是被纳入的流量演员之一,她的位置很偏,几乎到了边角,但反观梁千歌,却坐在主导演身边,赫然是今天到来的几位主演中,座位最中间的一个。

孟可薰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坐下后,立刻揪着经纪人的胳膊,问:“那个人是谁!”

经纪人被她掐疼了,正要挣扎,听到她的问话,往前看了一眼,说出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是外方那边的主创,姓梁,不是女主角,但也是主要配角,她是外方主导演的徒弟,虽然不知道外方为什么要在合资电影里启用一个东方演员,但她和外方主导演交情不浅。”

孟可薰在圈子里混,听到“交情不浅”四个字,马上就想歪了。

她冷嗤:“还以为多清高呢,不也是个卖的?”

经纪人狐疑:“你认识她?有仇?”

孟可薰松开经纪人的手:“跟我结仇,她还不配。”

经纪人提醒:“不管怎么样,别搞得太难看,人家是外方的人。”

孟可薰嘲讽的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因为这次试镜会的评委太多,以至于现场拖了很久才开始。

等到人到齐了,正要喊第一位试镜演员进场,后勤突然走了进来,在方频导演耳边说了两句。

方频导演又跟奥斯丁导演说了两句。

梁千歌离得近,听到了,好像是中方主要投资人,也要亲临试镜现场。

奥斯丁导演跟梁千歌小声嘀咕:“是最大的金主,投资了四个亿,我中文不好,一会儿他来了,你帮我跟他打招呼,说些恭维的话。”

梁千歌“恩”了一声,并不怎么在意。

不过片刻,那位所谓的最大金主就出现了,对方身着一套手工西装,剪裁得体,腰线干净。

他进来时,五官冷硬,眸色深沉,直接朝着最中间那空余出的主位走去。

几位中方导演和演员立刻起身,外方导演和演员还以为这位是演员,毕竟对方长得在外国人眼中,也十分优秀,但见对方竟然朝首位走去,愣了一下,才赶紧跟着站起来。

薄修沉坐在了方频导演和奥斯丁导演中间,他身前的桌上,被工作人员摆上了一个金色名牌,与其他人的名牌颜色都不一样。

坐下后,他姿态悠然,往后轻靠在椅背上,侧耳倾听方频导演跟他说话。

时不时的奥斯丁导演也会插上两句,然后回头,对梁千歌使眼色。

梁千歌已经愣住了,她没想到她的这位新邻居来头居然这么大?

中方最大的投资方是薄氏集团,这位又恰好姓薄。

梁千歌人都恍惚了。

所以现在的有钱人不流行住五千坪的大别墅,反而喜欢在偏僻的城郊科技园附近,住一间小小的两室一厅小公寓了?

“开始吧。”首位的薄修沉淡声的宣布。

试镜会正式开始,奥斯丁导演还埋怨的推了梁千歌一下,嫌她没有帮他在金主爸爸面前拉好感。

梁千歌也很无奈,但现在试镜会已经开始了,再拍马屁也晚了,还是先办正事吧。

 

第九章

第一位试镜演员是位男演员,试镜的是一位船员,《深海》这部电影是部灾难片,讲的是由一场大型海难引发的一系列惊悚逃亡故事,情节涵盖人性,獣性,天灾,全球变暖,等众多元素。

是今年最大的制作。

第一位演员试镜的片段与孟可薰有对手戏,他演完后,方频导演看着剧本,手指敲着桌面,询问孟可薰:“你觉得怎么样?”

孟可薰既然是评委,自然知道自己得发言,她笑着说:“语气很生动,不过有点细节的地方不太好,发现船舱漏水时,他的声音应该更着急一点,告诉我时,应该更仓皇一点,这里有点不到位。”

“具体呢。”方频导演问。

孟可薰愣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只要发表意见就行了,不知道这“具体”是什么意思。

其中一位中方导演说:“可薰上去演一遍,看能不能调动演员情绪,再来一次。”

孟可薰一惊,什么,还得她上去?

她只是评委而已,为什么要现场走戏?

离孟可薰不太远的一位一线女演员皱了下眉,她刚才看到孟可薰进来,穿的浑身奢侈品牌服饰,就知道不好,这次虽说是试镜,但既然双方主创都在,必然暗地里会有一番展现各自专业素养的争斗,人家外方的主演都穿的很轻便,而且一进来就在看剧本,显然是做好了随时都要上场对戏的准备。

他们中方这边也是,就拿她来说,前几天就开始深研角色,就是为了把今天这场仗打好,可这个孟可薰怎么回事?怎么好像什么都没准备似的,那她是来干什么的?

让孟可薰上去对戏的那位导演,本也是按照逻辑随便说了一句,但直到片刻后,听周遭一片寂静,他才反应过来,他居然用对实力演员的态度,对了这位流量演员。

人家可能这辈子都没听说过配角试镜会,主创要下场走戏的。

这位导演有些懊恼,不禁抬头看向方频。

方频显然也没想到孟可薰连这点准备都没有,他脸色微沉,又扫了眼她这身衣服,问:“你的角色是什么?”

孟可薰满脸涨红的说:“船上的女服务员。”

“哦。”方频冷冷:“我还以为你是派对的宾客呢。”

此话一出,周遭一阵轻笑。

孟可薰顿时窘迫极了。

听不懂中文的外方导演和演员不明所以。

方频导演刺了孟可薰一句,但也不可能真的让她丢脸丢到外国去,只能用英文跟奥斯丁导演说:“她病了,喉咙不舒服。”

奥斯丁导演也不知是不是真信了,只点了一下头,也不拆穿:“那让别人来。”

方频导演喊了另一个跟这个角色有对手戏的演员上来对戏,大家看到了结果,在纸上写写画画,做着评估。

很快又是下一位试镜演员。

这位演员不是别人,正是向晴晴。

这出戏是讲向晴晴跟父亲吵架,主题是因为过世的母亲。

向晴晴之前接受过孟可薰的赛前教导,但孟可薰自己都不会演戏,能教出向晴晴什么?

所幸向晴晴还算有灵性,表现得不算很糟,奥斯丁导演说:“扮演这个角色父亲的演员没在场,不过她母亲倒是在,梁,你觉得呢?”

梁千歌跟向晴晴这个角色没有直接对手戏,但能揣摩到孩子的心态:“作为一个因为母亲拼死保护,才从海难中生还的幸存者,虽然过去很多年了,但在提到母亲这个话题时,她的态度应该更敏感一点,何况她与父亲争吵的内容里,涵盖了小时候目睹父母相处的情节,那段情节是她的父母最后一次相处,应该更能触动她的心灵,她对角色的理解不太够。”

向晴晴在看到梁千歌坐在评委席时,心就死了一半,她没想到这个刚刚与孟可薰发生争执的女人,也会是评委之一。

因为心神不宁,她没有把角色演好,现在又听对方这样着重批评,更让她显得窘迫。

一旁的孟可薰不能让向晴晴被刷,她可是跟向晴晴保证过会拿到这个角色,以此接近向晋南的。

因此她直接开口:“这位演员只是通过文字,大概也不太清楚父母最后的相处是什么样子,她想象不到,因此触动不到,这个不能怪她,况且这段剧本描写得也没那么细,她把已知的东西都抓到了,也演绎出来了,至少我没看出瑕疵。”

方频不悦的扫向孟可薰。

那位中方一线女演员也瞪了孟可薰一眼,你作为一个局外人,关你什么事?

梁千歌倒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孟可薰:“你的意思是,出现回忆情节时,还得让人把画面摆到演员面前,让她入戏?这种不本来就是自己想象吗?”

孟可薰反驳:“可是我觉得她想象得也没问题,倒是你,有点故意挑刺吧?”

这话说得可严重了,等于直接质疑人家的专业水平了。

方频觉得孟可薰别他妈是疯了吧?

 

第十章

中方的演员、导演们也都惊讶的看着孟可薰,没料到这位当红小花情商这么低?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有一位导演正要出声打圆场,那边翻译已经将孟可薰的话翻译给了奥斯丁导演,奥斯丁导演听完很生气:“梁,你上去来一段。”

奥斯丁导演是个不爱嘴炮,喜欢用事实打脸的人。

梁千歌无奈:“我演什么?成年后的女儿和母亲可没对手戏。”

“那就让她看看你和她爸最后相处是什么样的!这段你背过吧?”

“背倒是背过……”梁千歌尴尬了。

“那就上去!”奥斯丁导演催促。

梁千歌叹息:“可我老公也不在啊!”

奥斯丁导演大手一挥:“随便找一个,这里这么多人,找个道具还不容易!”

梁千歌无法,只得看向自己身边的外国男演员。

男演员正要答应,就听奥斯丁导演说:“你老公是亚洲人。”

梁千歌只得又把目光放到中方演员那边,视线一一扫过,却突然感觉一道灼热的视线在看自己。

她顺着视线瞧去,就与首位的薄修沉四目相对。

薄修沉挑了下眉,状似不经意的问:“我?”

梁千歌:“……”不,没有,她不是这个意思。

那边薄修沉已经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西装,问:“要怎么做?”

梁千歌:“……”

方频虽然觉得不妥,但奥斯丁导演却觉得没什么,外国一些资方在挑选演员时,偶尔也会出现临时搭戏的情况,确保对方真的有导演推荐的那么好。

奥斯丁导演对薄修沉说:“您站在中间就可以了,这段是您即将出征的前夕,您的妻子来与您道别,之后的剧情是,您在战场失踪,传回的消息是您身亡了,您的妻子不信,为了追寻您的下落,带着年幼的女儿,搭上前往异国的轮船,后来您妻子在海难中丧生,政府找到了您,将女儿送还给了您。”

薄修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有条不紊的站到了场中央。

梁千歌叹了口气,无奈于奥斯丁导演的冲动,却也只能站出来。

她将自己的衣服扯了扯,让衣衫更凌乱些,还弄乱了头发,因为那场戏,是从她与丈夫欢好后,半夜醒来,丈夫却不在身边,她找到他开始,起床的细节要处理好。

“怎么没睡?”

扮演丈夫的薄修沉不会台词,沉默不语。

梁千歌自己演下去,她将脸贴在男人的后背,手上有些小动作,这是夫妻之间亲密的附加细节,带上后,会显得情节更加真实。

见男人半天未语,她放开他的身子,从侧面走到他前方,仰头看着男人硬朗的下巴。

她眸光轻柔,踮起脚尖,安抚似的吻住男人的唇。

评委席的孟可薰顿时双目喷火!

中方的演员和导演也都愣了一下。

倒是外方的主创没什么表情。

梁千歌没有真的触碰上男人的唇瓣,事实上隔开了足有一厘米的距离。这个角度,远处的旁人看到,却会以为真的在亲吻。

薄修沉喉咙耸动了一下,手无意识的托住女人纤细柔软的后腰,将她扶得离自己更近。

天才酷宝火爆妈咪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天才酷宝火爆妈咪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天才酷宝火爆妈咪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