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黎湘陆景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黎湘陆景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4:54:15作者:馨歌尔

小说主人公是黎湘陆景乔的小说叫做《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是作者馨歌尔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黎浅是江城所有女人艳羡的对象,也是所有女人最不屑的存在。她有着最艳丽精致的容貌,却是个作风豪放、人人不齿的私生女。一场精心的设计,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一个多月后黎浅拿着妊娠四十天的检查单与陆天擎在医院偶遇,她微微一笑,“医生说……安全套避孕成功率并不是百分之百。”陆天擎唇角微勾,这真是个一百分的理由!半个月后,黎浅如愿以偿地嫁给了陆氏王国的首席继承人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黎湘陆景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免费试读章节

而他熟练、有技巧、游刃有余。

黎浅渐渐只觉得自己濒临窒息,已经是混混沌沌的艰难时刻,她却忽然听见了什么动静,一下子清醒过来。

陆天擎显然比她更早听到,黎浅身体一僵,他就已经缓缓松开了她。

他将黎浅虚软的身体从后座上扶起来,两人一同看向车外,却只见黎家大门已经打开。片刻之后,黎浅看见黎仲文的车子匆匆驶出了黎家。

两辆车子擦身而过,黎仲文的车没有任何停留地离去,黎家的大门又缓缓关了起来。

眼见着门房上的人在门后一闪而过,黎浅迅速按下车窗喊了一声:“田叔!出什么事了?”

田叔匆匆打开小门,分明往陆天擎的车里看了好几眼,这才回答:“太太不小心烫伤了,先生送她去医院处理。”

黎浅听了,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很快又升起了车窗。

一番混乱之后,车内情形已经早不同起先。

黎浅红唇微肿,头发凌乱,红色的大衣也只剩了一只衣袖还穿在身上。而相较于她,陆天擎似乎要好得多,不过是原本齐整的深色西装上多了几道褶皱而已。

而诡异的是,经过这一下的打乱,两个人之间原本已经膨胀至不可控的那股迷乱激情,却在片刻之后荡然无存。

陆天擎放下车窗,点了一支烟。

黎浅心照不宣地坐在旁边,一点点穿好了衣服,整理自己的头发。

“对不起啊。”她将长发从大衣里拨出来,轻笑着开口,“今天好像不太合适。”

陆天擎夹着香烟的手搭在窗上,闻言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回答:“回去早点休息。”

不过短短片刻,他语调已经平静下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黎浅闻言,笑了笑,“好啊,你也是,路上小心开车。”

说完她就推门下了车,这一次没有忘记自己的手机。

陆天擎很快也回到了驾驶座,在黎浅安静的注视之下,迅速掉头离开。

黎浅站在原地,一直到他的车尾灯消失在视线中,她却依旧僵硬地站着。

直至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黎浅这才像是猛然回神一样,看了一眼屏幕,接起了电话。

宋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刚刚下班,要不要一起吃个宵夜?”

黎浅没有回答。

“黎浅?”宋衍疑惑地喊了她一声。

她孑然独立在森冷的道路边,很久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宋衍,你能不能帮我找点药?”

黎浅这句话实在是将宋衍惊得不轻,也不知他的车开得多快,半个小时后,他就来到黎家门外,出现在黎浅眼前。

而黎浅随意地席地坐在路边,手中竟然还夹着一支香烟!

宋衍猛地跳下车来,劈头盖脸地就问:“你哪来的烟?”

“问田叔要的。”黎浅指了指门房,随后耸了耸肩,“不怎么好抽。”

说完,她抬起手来,将烟头的方向朝向宋衍。

宋衍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低头含住香烟,转身在她旁边跟她并排坐了下来。他三两口吸没了烟,这才又看向黎浅,“说吧,你找那种药是想干嘛?”

黎浅睨了他一眼,忽然坏笑起来,“要那种药,总归不是想要干什么好事。你确定想知道?”

“你脑子抽了是不是?”宋衍直接就冲她吼了起来,“黎浅,陆天擎是什么人?那些大家族里出来的人有哪一个会是傻子?你以为他会这么傻乎乎地就被你算计了?就算他被你算计成功了,你以为他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妥协?你以为你真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他说到激动处忍不住就站起身来,黎浅不由得倚了灯柱,抬起眼来看着他,等他连珠炮似的说完,才眨巴着眼睛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宋衍虽然平常也总是跟她相互调侃拌嘴,可是还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火爆地骂过她,黎浅很明显地察觉到他不对劲。

“烟呢?”

黎浅忽然就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的脖子,随后拍拍他的脸,笑眯眯地说:“乖,抽烟对身体不好。你到底怎么了?跟姐姐说说。”

“妈的!”宋衍忍不住爆了句粗,却又安静许久,才冷冷说了一句,“今天林雪朵来四季了,跟一个老男人。”

黎浅一听,立刻就了然了。

林雪朵,大学时伤宋衍至深的女人。

黎浅伸出手来,像摸小动物一样地摸着他的头,“可怜的宝宝,姐姐知道你心里苦,来,姐姐给你抱抱!”

“滚!”宋衍嫌弃地推了她一把。

黎浅忍不住笑出声来,继续调戏他:“你这么生气是为什么啊?她这么上进,你应该赞叹她啊……就像我一样。还是,她见你现在西装笔挺人模狗样的,又想来吃你这颗回头草?”

“黎浅!”宋衍忽然狠狠瞪了她一眼,“老子心情很不好!”

黎浅听了,与他对视片刻,忽然再度笑了起来,随手一拨头发,“哦,那我说点别的事让你开心开心。”

宋衍依旧瞪着她。

黎浅伸出手来搭了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缓缓开口:“宋衍,我让你找药,是给我自己吃的。”

宋衍听到这句话,先是实实在在地愣了好一会儿,随后他脸色蓦地一变,看向黎浅,“你——”

 

黎浅蓦地笑出声来:“嗯,你知道的。全世界只有你知道。”

宋衍满目惊诧地盯着她看了很久,才终于缓缓开口:“黎浅,算了,不要再这么为难自己。”

黎浅却缓缓摇了摇头,笑着说:“这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想努力往上爬,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是这样,林雪朵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只不过你选择的路跟我们不同。你很好,是她配不上你,你没必要再让自己的情绪受到她的困扰。”

“黎浅!”宋衍忍不住咬牙喊了她一声,“我们在说你的事!”

“没什么好说的呀。”黎浅撑着下巴偏头看着他,“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就努力得到什么。我既然选了这条路,就不会回头,也不会后悔。”

宋衍嘴唇动了动,分明还想说什么,远处却忽然有雪白的车灯闪过,晃得他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那辆车子缓缓驶近,正是黎家的车子。

黎仲文和宋琳玉坐在后排,同时看见了坐在到路边的黎浅和宋衍。

宋琳玉忽然就冷笑了一声:“原来是这个穷小子,我还以为是多大的款呢!”

黎仲文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那辆车,没有说话。

先前出去的时候太急,停在外头那辆车的型号牌照他虽然都没有看清,可是却明显不是此刻停在路边的那辆。

车子从两人身边驶过,黎浅抬眸看了一眼,正好与黎仲文目光对上。眼见着那辆车驶入大门,黎浅这才站起身来对宋衍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进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路上开车慢点。”

宋衍也站起身来,来时只觉得满心烦躁,这会儿却又仿佛有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心口,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眼见着黎浅转身往大门口走去,宋衍终于忍不住喊了她一声:“浅浅!”

黎浅回过头来看他,长发被夜风撩起,微微挡住了脸,眉目却依旧清晰如画。

在宋衍记忆中,她这三四年都是这个模样,有着撩人的美,却只有他看得见她眉目中的冷与淡。

他喉头忽然就哑了片刻,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好,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站在这边。”

黎浅听完,粲然一笑。

她回到别墅里,黎仲文还没有上楼,正独自坐在客厅里抽烟。见她走进来,黎仲文开口问道:“宋衍走了?”

“嗯。”黎浅应了一声,知道他应该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便在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黎仲文果然就不再拐弯抹角:“浅浅,关于你的婚事,你目前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打算?”

黎浅一听就明白了黎仲文这话的弦外之音。

很显然,黎家目前并没有摆脱困境,黎仲文显然是等着她许诺过的那两个亿等急了,才终于按捺不住问她。

黎浅笑道:“爸爸,婚姻是人生大事,我不想太过仓促。”

“我当然知道。”黎仲文回答,顿了顿,才又开口,“那你总该告诉爸爸你心里想要嫁的人是谁吧?说出来,爸爸也好给你参详参详。”

黎浅安静微笑了片刻,缓缓道:“爸爸,我现在不说,是不想让您失望。不过您放心,我也不会让您失望的。”

黎仲文哪能如此安心,还想继续追问的时候,黎浅又说:“爸爸,我答应过您的两亿,只多不少。”

听到这句,黎仲文一顿。

黎浅见他似乎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了,便站起身来,“那我先上去休息了。爸爸晚安。”

“浅浅。”黎仲文却又喊住了她,“两个月的时间够不够?”

黎浅听了,似乎认真思量了片刻,随后才轻笑了一声回答道:“既然爸爸提出来了,我这个当女儿的当然没有拒绝的权力。那就两个月吧,到时候我一定会给爸爸好消息。”

这一整晚黎浅都没有片刻安睡,每当快要入梦的时候,又总是被脑子里那些纷乱的画面拉回清醒的现实。

而所有的纷乱,最后总会定格在几个小时前,森冷的路灯下,陆天擎的车内。

很奇怪,她当时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陆天擎的脸,而此时此刻回想,竟然一时也想不起陆天擎的模样。

明明容貌那样出挑的一个人,在她脑海里却总是面目模糊。

黎浅辗转反侧至天快亮的时候,终于不再努力尝试睡着,而是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打开一看,手机上空空如也,什么信息都没有。

她和陆天擎十二年前相识,中间隔了十年才又重新相见,可是寥寥几次见面,充其量也就只比普通人熟一点而已。

而她甚至没有陆天擎的联系方式。

可是黎浅知道,如果陆天擎要找她,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

她现在可以做的,也许就只有等待。

可是说实话,对于陆天擎到底会不会找她,什么时候会找她,黎浅心里并没有底。

毫无疑问陆天擎是被她吸引了的,可是如宋衍所言,像他那样一个男人,怎么会是一张白纸?他怎么会不知道跟她这样的女人纠缠上会是什么后果?

也许他早就已经阅美无数,昨晚不过一时冲动,悬崖勒马之后,也并不会感到遗憾?

一天过去,黎浅的手机上没有收到任何讯息;

两天过去,仍是一片空白;

三天过去,陆天擎依然没有找她。

黎浅每天都等着,却又等得格外漫不经心,依然该逛街逛街,该吃饭吃饭。

接到宋衍电话的时候她正在一家品牌店里试衣服,挂掉电话后,销售托着一条裸粉色的裙子送到了她面前,“黎小姐,这条裙子是新到的色号,黎小姐肌肤白皙,穿起来肯定很好看。”

黎浅看了一眼,接过来在自己身上比了比,然而却只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便将裙子还给了销售,“按我的尺寸,要红色。”

销售一愣,很快又笑了起来,“对对对,黎小姐气质压得住,红色更漂亮。”

黎浅买好衣服来到跟宋衍约定的餐厅时,宋衍已经坐在了包间里,正低头翻着菜单。

黎浅直接走过去坐下来,“我要沙拉。”

宋衍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吃沙拉?你已经够瘦了,不用再这么虐待自己吧?”

“没胃口。”黎浅伸手取过酒水单,“开瓶酒吧。”

点完菜,服务生走开,宋衍这才看向她,“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怎么,进展不顺利?”

黎浅轻轻托了腮看着他,微微一笑,明艳生辉,“你是多希望我进展不顺啊?”

宋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随后就口袋里摸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来放到她面前,“你要的东西,没有任何副作用的。”

黎浅拿起瓶子看了看,里面静静地躺着几颗粉色的小药丸,一点也不起眼。

“就这么几颗?”黎浅问。

宋衍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还想要几颗?虽然没有任何副作用,但是一次一颗就足够了,吃多了也没好处!”

黎浅听了,又静静地盯着那几颗药丸看了许久,这才放进了自己的手袋里。

晚餐上桌,黎浅的确是没什么胃口,沙拉也只吃了两口,倒是一个人喝掉了几乎一整瓶酒。

她这几年日子过得荒唐,酒量倒是练得极佳,一整瓶酒下肚,除了脸色微微泛红,人却依然清醒。

趁宋衍买单的工夫,黎浅去了趟洗手间,没想到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却在走廊上遇到了熟人。

 

好长时间没见,霍庭初依旧是她记忆中高大英俊的模样,沉稳又有些淡漠站在一个包厢门口跟人说话。

等跟他说话的那人离开,霍庭初一转头,这才看见了黎浅。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见到她却明显地怔了怔,片刻之后才喊了她一声:“浅浅。”

黎浅倒是格外平静的,微微偏了头看着他笑,“庭初,好久不见呀。”

霍庭初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好久不见。还好吗?”

黎浅笑着点了点头,“一切如旧啊。”

霍庭初听了,看着黎浅的眸色忽然就深邃起来。

黎浅却只当没有察觉,又说:“对了,听说你前段时间结婚了,一直没碰见你,都没机会跟你说声恭喜。现在补上不算晚吧?”

霍庭初看着她精致如画的眉眼,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包间里却忽然有脚步声传来,随后响起一个女人柔婉的声音:“庭初,你在跟谁说话?”

话音落,霍庭初身后忽然就露出一张女人温婉秀丽的脸庞来。那张脸上原本是带着好奇的微笑的,然而看见黎浅的瞬间,微笑骤然一僵,取而代之的是惊愕与警觉。

黎浅将这样的变化清晰地看在眼中,却依旧微笑着,“这位就是你太太吧?”

“是。”霍庭初应了一声,伸出手来拉住女人的手,对黎浅介绍道,“我太太傅晚晴。”

黎浅很认真地看着傅晚晴,轻笑道:“真漂亮,也只有霍太太这样的能配得上你。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黎浅。”

傅晚晴也很仔细地看着黎浅,听见黎浅这话,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来,眼里的防备却更加明显,“你好,黎小姐。”

见这情形,黎浅便不打算再停留,只是道:“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改天有机会再见。”

说完她便转头走开,霍庭初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一拧眉,松开妻子的手走了过去,“浅浅。”

黎浅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看他,霍庭初却伸手指向一旁,示意有话想单独跟她说。

门口的傅晚晴见着这幅情形,不由得微微咬住了下唇。

黎浅照着霍庭初的指示走到旁边,这才又看了傅晚晴一眼,随后调笑着看向霍庭初,“你太太就站在那里看着呢,你却有悄悄话要跟我说,就不怕她误会么?”

“浅浅。”霍庭初却依旧认真地看着她,“你有没有听我的话?”

“什么?”黎浅轻眨眼眸反问。

霍庭初又皱了皱眉,这才低声道:“去看医生!”

黎浅听了,与他对视片刻,忽然轻笑出声来。

她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来,熟练地帮霍庭初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子,却又在下一刻恍然大悟一般地收回手来,眼睛往站在门口的傅晚晴脸上一瞥,果然看见傅晚晴瞬间难看到极致的面容。

霍庭初也反应迅速地将她的手拉了下来,只是沉眸看着她。

“抱歉,一时忘形。”黎浅笑了笑,“庭初,你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有。既然已经分开,那我们就互不打扰吧。”

霍庭初看着她,眉头皱得更紧。

黎浅却依旧款款笑着,随后伸出手来朝傅晚晴的方向轻轻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开了。

霍庭初依旧站在原地看着黎浅离开的背影,而傅晚晴早已经气得脸色发白,转头就回到了包间里。

谁知道刚刚走进偌大的包间,忽然就被人拉到了一旁的沙发里坐下。

在晚餐餐桌上一同用餐的方家千金方翘看看她发白的脸色,又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嘴上却问:“怎么了这是?出去说了两句话,脸色怎么难看成这样?”

傅晚晴抬头看了她一眼,分明欲言又止,却终究还是没忍住,“庭初是在跟那个叫黎浅的女人说话。”

方翘微微诧异地“啊”了一声,随后意味深长地叹道:“黎浅啊……”

她一面叹息,一面看向门口。霍庭初刚好从外面进来,见两个女人坐在这边说话,便坐回了依旧热闹的餐桌上。方翘收回视线,轻笑了一声:“那难怪你脸色这么难看了。”

傅晚晴一听她这样的语气,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他们俩的事,你知道多少?”

“都过去了,你还问来干什么嘛。”方翘笑了笑,“反正现在你才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不是吗?”

“过去是过去,可是不代表没有存在过。”傅晚晴忽然拉住方翘的手,“我只在以前那些八卦杂志上看过他们俩在一起的消息,具体却什么也不知道。你就跟我说说吧!”

方翘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笑道:“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也别跟霍庭初闹,不然我成什么了?”

傅晚晴咬了咬唇,“好。”

方翘捏了捏自己的耳朵,笑着开口道:“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可是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传出来之后,真是跌破所有人的眼镜啊!”

傅晚晴只听到这么一句,脸色又急剧地沉了下来。

“全江城的人都知道黎浅是个什么货色,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不要脸的私生女一个,今天跟这个男人暧昧,明天跟那个男人约会。你也知道你老公是多正派的一个人,突然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多吓人啊!当时我哥他们都劝着他呢,别被这个女人的外表迷惑了,可是他偏偏就是听不进去……我想,他一定是非常喜欢黎浅的。”

傅晚晴眼眶倏地就红了起来。

方翘假装没看到她的模样,继续说:“当然,也不排除是黎浅这个女人手段高超不是?毕竟她曾经游走在那么多男人身边,怎么掌控男人,恐怕整个江城都找不出比她更在行的女人了。那之后,你老公出席每个公开场合都是带着黎浅的,两个人简直好得如胶似漆——”

“至于后来,他们为什么突然又分了手,那我这个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他们分手那阵,你们俩很快就走在一起了——”

傅晚晴脸色蓦地一白,方翘这才意识到失言,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老公肯定是发觉了黎浅的本质才突然醒悟的吧?不过你也知道啦,男人这回事,得不到的总归还是会念念不忘一些,况且还是黎浅那种手段高超的女人……”

傅晚晴想起刚才门外的情形,蓦地紧紧咬了牙。

***

黎浅对这些关于自己的对话当然一无所知,当然她也不会介意别人怎么说自己。

回到包间,宋衍问她怎么去了那么久,她也没有提及霍庭初。

拿回自己的手袋准备离开之际,黎浅取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依旧干干净净,一条消息也没有。

宋衍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你在等电话?”

黎浅将手机丢回包包里,只是轻笑一声:“恐怕是等不到了。”

一个男人若是真的对一个女人有着浓厚的兴趣,那么绝对不会这么多天没有动静。眼下的情形其实很明显,陆天擎对她的确是一时兴起,并没有达到念念不忘的地步。

那之后两天黎浅都待在家里,翻翻报纸看看杂志打发时间。

宋琳玉毫不避忌地冷笑着对黎仲文说:“你看看你那个女儿,像是能给你找到一个亿万女婿的姿态么?黎仲文,你活了四五十年,要是被她给骗了,可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

听了这话,黎仲文看黎浅的目光明显焦灼起来,黎浅却只当未见,依旧我行我素。

几天后,一直宅在家里的黎浅忽然收到了一张帖子,是一个慈善舞会的邀请帖,主办方是霍家以及方家。

黎浅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邀请。这样的舞会从来都是上层名流人士的专属,而黎浅一直都是那个圈子以外的人,甚至是被那个圈子唾弃的人。

只是在看见主办方的名字之后,黎浅心头的疑虑便打消了——

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宠婚似火娇妻好孕到!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