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山村异事》(张栓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5:31:00来源:ysg作者:北方之北

小说主人公是张栓柱的小说叫做《山村异事》,是作者北方之北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娘用绳子勒住了嘴巴,在爹的棺材上生生吊死!奶奶说娘要害我们,就把娘的衣服扒下来穿在稻草人身上,吊在了村口大树上,还让一个大黑狗看着稻草人。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娘又回来找我了!

《山村异事》(张栓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山村异事免费试读章节

喊完之后,我立即吹灭了其中一支蜡烛,紧张的盯着镜子中的黑影。

黑影在门口晃了晃便站稳了,一个冰冷生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哦”。

之后,破庙便恢复了安静,只有水滴落地的声音。

我立即仔细观察蜡烛,原本橘黄色的烛光,缓缓变成了紫青色,不断的摇曳。我又看了看从房顶滴落下来的水,水滴在半空中的时候还透明干净,可落地之后,却变成了灰黑色,好似水上漂着一层黑灰。

一切都和黑衣老头儿说的一样,我松了口气,看来今晚应该不会有事儿了。

虽说一切正常,但我也并没完全放心,一直都警觉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安静持续了半个多钟头,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很缓慢,由远及近,正朝破庙的方向走来。

我的神经立即紧绷起来,望向脚步声方向,却只能看到一团漆黑,我惶恐不已,心道莫非这黄鳝血,把别的鬼给引来了?

这个时候来破庙的,肯定不会是人。如果是鬼,肉眼是瞧不见的。于是我死死盯着镜子,想通过镜子,看看来者到底何人。

一道模糊身影,在镜子之中若隐若现,我害怕的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而等那模糊影子靠近之后,我赫然发现来者竟是我奶奶。

奶奶穿着一身寿衣,踮着脚尖,身子轻飘飘的往前行,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啪啪的脚步声。

奶奶的眼瞪得老大,嘴巴大张,嘴角都撕裂了,一截绳子长进嘴角肉里了。

她的眼跟脸一样的惨白,死死盯着我,充满怨愤。

奶奶这凶狠神色吓到我了,从小到大奶奶都没对我这么凶过。现在一想到奶奶要夺我性命给爹续命,我就委屈的难受,想哭。

当时紧张的要命,心道奶奶这么凶,破庙的这厉鬼能否震慑到奶奶呢?

奶奶一直往前行,靠近破庙厉鬼,一直走到距离厉鬼三米左右的地方,烛光摇曳的更厉害了,那破庙厉鬼的身影,也跟着摇了起来。

破庙厉鬼一声爆喝:“滚!”

奶奶害怕了,连忙倒退了两步,不过却并不离开,依旧死死盯着我,脸上写满不甘心。

奶奶又盯着我看了会儿,嘴角忽然裂开,轻微上扬……她竟然在冲我笑。

那笑很诡异,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我百思不得其解,奶奶这是笑什么呢?

冲我笑了一会儿,奶奶便转身离开了。即便她离开了,嘴角依旧带着诡异的笑。

别管怎么说,这破庙厉鬼还是把奶奶吓跑了,我彻底松了口气,心道下半夜应该太平了吧。

这会儿我也适应了破庙厉鬼,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闭上眼想睡一会儿。

不过刚闭上眼没多大会儿,门口却忽然炸响了一个声音:“栓柱……快跑……栓柱……快跑……”

我原本有点模糊的意识,瞬间清醒过来,这是铁牛的声音啊!

我连忙望向门口。

铁牛此刻正僵硬的站着,离门口只有四米左右,踮着脚尖,身子不停的摇晃,乌青的脸死死盯着我看,神色看起来很紧张,一直都在冲我喊:“栓柱……快跑……栓柱……快跑……”

铁牛现在是被我娘冲了身子,铁牛说的话,就是娘说的话。

娘让我快跑是什么意思?破庙厉鬼吓跑了奶奶,护住了我,娘为啥要让我跑?

而且那黑衣老头儿和娘是一伙的,我来破庙引鬼护着我,难道娘不知道?

我心头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总觉得事情哪儿不对劲,可具体哪儿不对劲,却又想不出来。

铁牛继续瞪大两眼,死死盯着我:“栓柱快跑……栓柱快跑……”

我急了,刚想张口问我娘为啥要让我跑,却忽然想起黑衣人的叮嘱,除了“避雨”的话,其他的一句也不要说,我最后还是把这句话给生生咽下去了。

娘忌惮破庙厉鬼,不敢上前,只是在远处一直踮着脚尖来回晃悠,一边晃悠一边重复喊着“栓柱……快跑……”的话。

我心急如焚,不知该如何是好。

娘喊了一会儿,喊出的内容却忽然有了变化:“要出来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要出来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什么要出来了?我死死盯着铁牛,发现铁牛不再来回走动,只是死死盯着门口。

我知道娘是在看破庙厉鬼,连忙通过镜子观察破庙厉鬼。

破庙厉鬼看上去十分痛苦,已经瘫在了地上,不断挣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要干嘛。

我略加思索,从破庙厉鬼的诡异姿势,联想到娘说的“要出来了”,大抵能猜到这破庙厉鬼在干啥了。

莫非,这破庙厉鬼要生了?

这个想法刚产生,破庙厉鬼忽然一把伸手抓向自己裆部,最后竟是生生从自己身体里扯出来了一个小东西,狠狠的摔在地上。

之后,破庙厉鬼再次站起来洗澡。

我的目光立即集中在被破庙厉鬼从体内拽出来的东西上。

而只看了一眼,我顿感头皮发麻,差点没叫出声来。

那个被破庙厉鬼给拽出来的,竟是一个“婴儿”。这婴儿皮肤皱皱巴巴的,脸上有几个血洞,在不停的流血,两只眼睛血红血红的,满是戾气的盯着我,看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坏事儿了!

估计连黑衣老头儿都没考虑到,这破庙厉鬼半路会生出一个“婴儿”吧。

那破庙厉鬼一直享受雨水,害怕烛光而不敢伤害我,可这个“鬼婴”却不会害怕烛光,也不会贪恋雨水。

我以前听村里老人说起过,说一些尚未出世便夭折的婴儿,怨气戾气往往十分浑厚,凶残的很,而且因为没有理智,见人就杀,见鬼就吃。

我现在的处境,应该很危险吧。

那鬼婴步步朝我逼近,而随着他的靠近,烛光摇曳的厉害,眼看着就要灭掉了。

我急的焦头烂额,现在该怎么办?按我娘说的,跑?

眼看着鬼婴越来越近,我再也忍不住心中恐惧了,想钻出桌子,赶紧逃出去。

不过铁牛却忽然又喊了起来:“别跑了……跑不了了……别跑了……跑不了了……”

我的头都快炸了,停下了脚步,我要死这儿了吗?被一只鬼婴给害死?

逃过了大劫大难,最后却死在一个刚出生的鬼婴手中,我不甘心啊。

而就在此时,村中忽然响起了一个震耳欲聋的牛叫声,紧接着是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动静,引的村里的狗都狂吠起来。

那鬼婴似乎十分惧怕狗叫,忽然停下了,甚至还倒退了两步,不过透过镜子,我发现那鬼婴依旧死死盯着我看,不过却不敢再上前了。

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看来鬼婴惧怕狗叫,不敢再攻击我了。

不过我却感觉很纳闷儿,怎么恰好这个关键时刻,村里牛叫,引起村里的狗也一块叫唤呢?

我可不信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肯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不过具体是谁,我就不得而知了。

在村里狗叫了之后,娘也害怕了,踮着脚尖匆忙离开了。

鬼婴不再攻击我,我彻底松了口气,现在距离天亮没多久了,我觉得挨到天亮应该是没问题。

在这种惴惴不安中,天色总算渐渐放亮,等到公鸡打鸣的时候,镜子里便再也没有了破庙厉鬼和鬼婴的踪迹,蜡烛燃烧也恢复了正常,这让我彻底松了口气。

我被折腾的精神衰弱,有气无力,几乎是爬着走出破庙的。

而在我爬出破庙之后,村里却忽然传来了王屠夫婆娘撕心裂肺的叫声:“是哪个挨千刀的啊,这是要断了我家的生路啊。”

糟糕,王屠夫家出事儿了,肯定和昨晚的牛叫,墙壁倒塌的怪事儿有关。

 

我深吸一口气,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就往三爷爷等人藏身的大坑跑去。

一边跑我一边思索着,会不会是昨晚奶奶的鬼魂见无法伤害我,结果一怒之下就跑到村子里作怪了呢?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如果村民真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跟村民交差啊。

在我往大坑处跑的时候,三爷爷等人也纷纷从大坑里面爬出来,朝我走来。

看几人都望向村子方向,明显他们也察觉到村子出事儿了。

三爷爷走上来,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看我没啥事儿,长长的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栓柱你没事儿就好。”

我说道我没啥事儿,不过村子好像是出事儿了。

三爷爷说赶紧回村看看吧。

也不知咋回事,我的身体竟虚的不行,连走路都费劲,还是二哥和三狗子俩人搀扶着我,才总算回到村子里。

刚进村子,就瞧见王屠夫家的院墙倒塌了,王屠夫坐在破砖上抽闷烟,王屠夫媳妇儿则不停的哭喊,可怜的紧。

“王屠夫家的牛被砸死了。”三狗子小声在我耳畔嘀咕了一句,我这才注意到,在倒塌的碎砖之中,有一头牛的脑袋露了出来,那脑袋都已经给砸的稀巴烂了,脑浆和血液迸溅老远,惨不忍睹。

我还发现王屠夫家的牛脖子上,竟有一个黑乎乎的手印,很是明显。

王屠夫婆娘看了我一眼,顿时哭喊的更欢了:“作孽啊,我们家这是招惹小人了,光往我家里招鬼。这下好了,我家的牛被鬼给掐着脖子往墙上撞,活生生把自个儿给撞死了,没了牛,这可是让我咋活啊……”

王屠夫婆娘的哭喊,听的我面红耳赤,我能听得出来,他婆娘这是在暗中咒骂我是小人,是我引来的鬼害死他家牛的。

我自知理亏,虽然心中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跟我家关系远一点的邻居,也都嘀嘀咕咕起来,还时不时的看我一眼。他们都认为是我引来鬼害死王屠夫家的牛的。

在当时,一头牛在农户家的份量非同小可,那算是王屠夫家最贵重的财产了,现在这头牛死了,对王屠夫家来说,的确是一笔大损失。

“今儿个能害死我家的牛,明儿个就能害死人,这是要把我们给逼死啊,我们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偏偏就犯上小人了……”

傻子都能听得出来王屠夫媳妇儿是针对我,三爷爷气不过,一把拽住我的手,说道:“栓柱,咱们回家,哼,大呼小叫,也不嫌丢人……”

我被三爷爷一路拽回家中,而这一路上,我都在想那头牛的死因。

那头牛,十有八九是被奶奶害死的,奶奶见无法伤害我,干脆就想从村民身上下手,想着让村民把我赶出村子。

但因为牛死,而引发狗叫,把鬼婴给震慑住,真的只是巧合?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栓柱……”在我想得入神的时候,三爷爷忽然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回到三爷爷家了。

“嗯。”我答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一切都还顺利吧。”三爷爷一边往烟杆子里塞烟叶一边问道。

我于是就把昨晚的状况一五一十的跟三爷爷说了,包括奶奶和娘来找,以及突然冒出鬼婴,又被狗叫给吓跑的事都告诉了三爷爷。

而三爷爷在听到“鬼婴”的事的时候,塞烟叶的动作忽然停下,古波不惊的脸上忽然呈现出一股复杂情绪,惊恐,惋惜,震惊……他的手都在颤:“凤英死的时候怀孕了?”

看三爷爷的表情,我就猜到三爷爷肯定知道破庙厉鬼的来历,于是连忙问道:“三爷爷,那破庙厉鬼到底是被谁烧死的?为啥会被烧死?”

三爷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淡淡的道:“不说这个了,都过去的事了。现在看来,那黑衣老人说的法子还是奏效的,今天晚上你继续去破庙里头躲着。”

我却有点害怕鬼婴,昨天是发生意外,全村的狗叫唤,才把鬼婴给震慑住了,但今天晚上村里的狗可不一定会叫了,鬼婴肯定会伤我。

我于是把这点顾忌跟三爷爷说了。

三爷爷沉吟片刻,说道:“没啥,今天晚上我会把二胖家的狗给牵去,若是那鬼婴再出来伤害你,我会让黑狗叫,吓跑鬼婴的。”

这个法子可行,我松了口气。

没多久二哥三狗子等人也来找我了,问我昨天晚上在破庙里是否顺利,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我告诉他们一切顺利。几个人听了都松口气,笑着说等这件事儿过去,咱们兄弟几个得好好的喝一壶才行。

一整个白天,我几乎都在睡觉。昨晚一整晚没睡,我实在是累坏了。

一直睡到了晚上,三爷爷才把我给喊醒了。我睁开眼,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三爷爷让我赶紧起床,去破庙里面呆着。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他担心奶奶会趁这段时间来找。

我三下两下的爬起来,简单吃了两个鸡蛋,喝了一碗小米粥,便跟着三爷爷去破庙了。

三爷爷告诉我,二哥和三狗子已经在石灰坑等着了,他们白天的时候已经把缸里装满水了,又把镜子用黄鳝血再次涂抹了一遍,我去了只要在点了蜡烛,在桌子底下等着就行。

我感动不已。

等我来到大石灰坑的时候,发现二胖牵着黑狗也在等着我。

二胖安慰我说,让我尽管去,不用害怕,有他和大黑在这里给我坐镇,阎王老子来了也不敢把我怎么的。

我勉强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

二胖还告诉我,说陈小妹原本也想来的,但考虑到她一个女孩子家帮不上啥忙,就让她在家里等着了。

我笑了,人家都说患难见真情,经历这件事我才知道谁才是亲人,在人生路上没有亲人,举步维艰。

我把黑伞打湿,就忐忑不安的往破庙方向走去。

我先把水缸的塞头打开,在镜子前重新点了两根白蜡烛,之后便趴在桌子底下,静静的等着破庙厉鬼的到来。

很快,柜子倒塌的声音再次传来,诡异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因为有了昨晚的经验,今天我安稳了很多,耐心的等着破庙厉鬼走到门口。

等镜子里出现破庙厉鬼的影子,我立即喊了一声“外头下雨了,进来避避雨”,说完之后立即吹熄了一根蜡烛。

“哦。”门口传来女人冷冷的声音,我立即通过镜子观察那女鬼。

那女鬼的肚子同昨晚一样的大,看来鬼婴是又钻进她肚子里面了。

又继续等了没多久,奶奶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走来。

我再次谨慎的盯着镜子观察奶奶。

奶奶同昨晚一样,瞪着滚圆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不过这次她的嘴角从始至终都带着笑意,我也不知道奶奶到底在笑什么,只是感觉古怪的紧。

奶奶一直等到破庙厉鬼痛苦的倒在地上,将鬼婴生产出来之后,这才是蹒跚着脚步离去了。

鬼婴一出现,我立即紧张起来,昨天是全村的狗叫,才把鬼婴给震慑住了,不知道今天二胖家的黑狗叫,能否震慑的住鬼婴。

鬼婴一点点的靠近,可二胖家的黑狗还没叫,这让我心急如焚,心道那条狗怂包的很,上次看见奶奶和娘都吓的站不稳了,这次该不会是被鬼婴给吓的不敢叫了吧。

而在此时,被娘冲了身子的铁牛,也再次来到,铁牛低沉的声音,甚至还带着哭腔:“栓柱……快离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它长身体咧……”

 

啥意思?

娘接连两天都赶我走,难道不知道这破庙厉鬼能护着我?她到底是咋想的?

而且娘说的“它长身体咧”又是怎么个意思?

现在我满心疑惑,我分析娘不会害我,她让我赶紧离开,应该是她觉得这鬼婴会伤害我吧。

可我若是离开了,岂不是要遭到奶奶的报复?好歹这鬼婴伤害我的时候,还有黑狗的叫声能拦鬼婴,可若我走出去碰见奶奶,我该怎么对付奶奶的鬼魂?

这会儿鬼婴已经靠的非常近了,我甚至觉得他伸手就能抓到我的脸,我吓的心脏狂跳,心道我数到十,要是黑狗再不叫,我就按娘的吩咐,跑出去。

还好,在我数到五的时候,村子里忽然传来一声牛叫,之后又是墙倒塌的声音,引得全村的狗都跟着叫,二胖家的黑狗也跟着叫了起来。

在狗叫声响起的瞬间,鬼婴再次停下步伐,惊恐的倒退两步,在远处虎视眈眈的望着我。

等鬼婴离开我之后,我松了口气,但脑子里却升起一团疑惑来。

昨天是牛撞墙引起的狗叫,今天又是牛撞墙引起狗叫,而且还偏偏叫的那么及时,这次我确定,事情根本不是巧合,是奶奶故意这么做的。

可是奶奶为啥这么做呢?这是想用狗叫声,来驱逐鬼婴来保护我吗?

我可不相信奶奶会这么好心保护我,她用狗叫声驱逐鬼婴,不想让鬼婴害我性命,肯定有她的目的。

会不会是奶奶执念强,非要亲手杀死我?

可是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了,连我都不会相信。若说奶奶单纯为了保护我,更让人难以信服。

这其中的门道我怎么想也想不通,只能明天跟三爷爷商量商量了。

狗叫声同样惊吓到了娘,娘控制着铁牛的身子,一步步的倒退,还不断冲我哭喊着:“栓柱快离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它在长身体咧。”

它在长身体咧?娘说的“它”,是鬼婴吧。

我的目光立即落在鬼婴身上,果不其然,我发现鬼婴的身体,比昨日要长大不少,身上褶皱皮肤舒展开,昨天只能在地上爬,今天强壮的甚至能直立起来走路了。

我的心凉了一大截。

昨天狗叫的时候,鬼婴离我有三米左右的距离,今天却离我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了。也就是说,随着鬼婴的“生长”,它的胆儿也越来越大,明天说不定就不害怕狗叫,直接加害于我了呢?

看来呆在破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尽快想个别的法子自保才行。

下半夜倒是安稳的很,鬼婴和破庙厉鬼都没伤害我的意思,一直熬到天亮,公鸡打鸣的时候,破庙厉鬼和鬼婴都不见了。

我艰难的从桌子下爬出来,去和三爷爷等人汇合。

也不知道为啥,明明在桌子下趴了一晚上,啥事儿也没干,可我这会儿却累的跟跑了个万里长征似的,提不起一点力气,虚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走到庙门口,忽然响起破庙厉鬼每次出现,后头都响起柜子歪倒的声音,我于是好奇的绕到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破庙后头竟有一口棺材。

棺材看上去还很新,棺材前头还刻着一个大大的“财”字,我一下就认出,这是三爷爷的棺材。

村里的习俗,老死的人,都会在棺材上刻自己的小名,三爷爷叫张旺财,所以才在棺材上刻“财”字。

奇怪了,三爷爷的棺材入殓了奶奶,上次火化奶奶的时候,棺材和奶奶不翼而飞,却没想到棺材竟出现在了这里。

此刻棺材上竟放了一大把生了铜臭的铜钱,棺材也被打开了一角,里面竟然有动静传来。

强烈的好奇心,迫使我凑近看了看。而当我看到棺材里情景的时候,顿时作呕起来:里面有一具乱糟糟的尸体,一群山鼠正不停的啃噬着尸体,尸体已经面目全非,骨头都露出来了……

我看的头皮发麻,连连倒退,这棺材里的尸骨肯定是奶奶的,没想到奶奶死后,尸体竟被一群山鼠给糟蹋了。

这个时候三爷爷等人来破庙接我了,我给他们说了棺材的事,三爷爷看了一眼,脸顿时就耷拉了下来,拦住想过去看的二哥等人,说道:“没啥好看的,都回去吧。”

几个人都停下脚步,跟在三爷爷身后往回走。

看几个人都耷拉着脸,我就知道他们同样是在为村里的事窝心。不用说,今儿个又得死一头牛,回去了不知道农户该怎么挤兑我呢,肯定又会变着法儿骂我,要把我赶出村子吧。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村子里总共三头牛,现在因为我死了两头,真不知道该如何补偿村民的好?

我甚至在心里考虑是否离开村子,我在村里继续呆着,肯定会给村民带来更大的损失。现在死的是牛,过两天若是死人,我就更没法面对村民了。

很快我们便回到了村子,王迷糊家里围满了人,他家的院墙倒塌了,不用说,肯定是王迷糊家的牛死了。

三爷爷看着人群皱了皱眉头,要带我回家,不愿让我面对乡亲们的指责。

但我最后还是去了,我知道有些事儿只能面对,逃避的话,只会让事情更严重。

村民们发现我们回来,纷纷给我们绕开了一条路。我们走进王迷糊家里。

歪倒的墙下,露出一个牛头,脖子上同样有一个黑漆漆的手印,王迷糊正一边掉泪,一边扒拉着牛脑袋周围的破砖。

我没看见王迷糊媳妇儿,听旁边的村民嘀咕,好像是王迷糊媳妇儿跟王迷糊生气,回娘家了。

王迷糊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满是愤怒,憎恶,张了张嘴,却并未说什么,只是继续扒拉砖头,想把牛从砖头下扒拉出来。

看王迷糊扒砖的模样怪可怜的,我心里一阵愧疚,就想去跟王迷糊道个歉。

不过我刚走了两步,三爷爷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把我拽出人群,带我回家。

算了,现在道歉也没啥用,等过了这档子事儿,再说补偿的问题吧。

我们刚走了没两步,我却发现村口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正快速的朝我们这边靠近。

我皱了皱眉头,仔细盯着那团黑色,最后赫然发现那竟是一大群老鼠,而且都是个头挺大的山鼠。

我当下便预感到不妙,山鼠都是在后山生活的,从来都不下山抢粮食,现在这一群山鼠冲下山要搞什么?

一大群老鼠狂奔,引来的动静着实不小,村民们的目光当即便落在山鼠身上,也被这诡异现象给吓到了,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山鼠的爪子和牙齿异常锋利,连石头都能给凿出一个大窟窿来,一大群老鼠若是围攻人的话,虽说不至于要了人命,但也能把人给弄个遍体鳞伤。

等山鼠靠近了,我惊恐的意识到这群山鼠,是破庙后头棺材里吃我奶奶尸体的山鼠啊,这群山鼠嘴上满是血迹,甚至还挂着碎肉屑。

尸体填不饱山鼠的肚子,他们要下来吃人了吗?

好在这群山鼠并没有伤人的意思,径直穿过人群,往村尾的方向跑去。

村民们都一脸诧异的望着山鼠,不明所以。

良久之后,人群中有个人忽然怒吼了一声:“糟糕,这群山鼠是要祸害我家的牛啊。”

说话的是李麻子,现在全村就只有李麻子家还有一头牛了。其余几家的牛都死了,下一个要死的,自然是李麻子家的牛了……而且山鼠群狂奔的方向,正是李麻子家。

李麻子撒腿就往他家里跑了去,村民们也都纷纷往李麻子家看热闹,我也跟着三爷爷去看了。

看到李麻子家的情况,我着实给吓了一跳。

一大群山鼠,竟齐刷刷跳到了牛脑袋上,在牛的脑袋上乱抓乱挠,尤其是将攻击目标集中在牛的眼睛上。

那头牛痛的直叫唤,横冲乱撞,但却根本甩不脱那帮疯狂的山鼠。李麻子叫骂着用手去抓山鼠,抓住就狠狠往地上摔,不过山鼠数量太多,李麻子抓不过来,甚至他的手也被山鼠给咬的血肉模糊了。

人群只是静静看着,谁也不敢上去帮忙。这些山鼠的威力,不比毒蛇弱。

我犹豫了一下,从旁边抓了一把干稻草,点燃了之后户就往牛的脑袋上洒了去。

山鼠害怕火,这些燃烧着的稻草洒在牛脑袋上,那些山鼠立即吓的逃了去。

二哥端了一盆水过来,全都浇到牛脑袋上,火熄了,牛却依旧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牛的脑袋已经给山鼠咬的血肉模糊了,尤其是牛眼,都已经被山鼠给掏了出来,俩眼窟窿里不断的流着血水。

李麻子心疼的直掉泪,拿着金创药给牛上药。不过这金创药煞的牛疼痛不已,愤怒的挣扎,根本就上不去。

我好心上前帮忙,李麻子却一把推开了我,冲我吼了一声:“谁要你帮忙了,给我滚出去。”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二哥一把将我拽过去,狠狠白了一眼李麻子:“栓柱,咱们走。”

在这里呆着也没啥用,只会让村民更反感我,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跟二哥离开。

不过在我转身的时候,我却注意到,后山方向不知啥时竟出现了一团浓雾,朝村庄方向飘过来。

我眉头紧皱,村庄里艳阳高照,距离村庄不远的后山却起了一层黑雾,这情况我还真没见过。

连二哥也忍不住“卧槽”了一声,傻傻的盯着那黑雾。

我惊恐的发现,那团黑屋好像是从破庙里飘起来的。

山村异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山村异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山村异事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