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花开满地伤》(陆谨言花晓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6:01:26来源:ysg作者:陆晓果

小说主人公是陆谨言花晓芃的小说叫做《花开满地伤》,是作者陆晓果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心灰意冷的逃走,他掘地三尺也要逮到她,“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花开满地伤》(陆谨言花晓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花开满地伤免费试读章节

车里被阴沉的色调笼罩着。

花晓芃抱着膝盖蜷缩成了一团,像只虾子。

她还沉浸在无比的悲伤和失落中。

陆谨言的脸色阴郁无比,“啪”的拉开小冰柜,从里面拿出一瓶冰水,粗暴的捏起她的下巴,强行灌了一口冰水进去。

“清醒了吗?”

花晓芃被呛到了,咳嗽了好几声才匀过气来。

她夺过他手里的冰水,咕噜噜又灌了好几口。

沁凉的水唤回了她的理智,让她的情绪逐渐的平静下来。

“对不起!”她嗫嚅的说。

“花晓芃,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间歇性精神病?”陆谨言用着审问的语气。

她狠狠一震,有些囧,“没有,没有,你别误会,我很正常。”

“那你刚才在发什么疯?”陆谨言目光一凛,变得极为冷冽,心头的怒火更盛。

“我……看到了一个人。”她靠到了椅背上,声音低若蚊吟。

陆谨言嗤笑一声:“我看你是见到了鬼。”

“或许真的是鬼。”她抱住了胳膊,脸颊微微泛了白。

陆谨言微微一愣,恼火的敲了下她的头。

这女人是不是天天睡地板,脑子被磕坏了?

“还没疯完?”

“我没疯,我是说真的。我看到的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三年前,他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了。可是刚才,我看到他了,他就站在离站台不远的地方。”她不自觉的拔高了声音,情绪又变得有些激动。

“他叫阿聪?”陆谨言的眸色逐渐的加深了。

“嗯。”她微微颔首。

“男人,还是女人?”他皱了下眉头,声音维持着平静,像海啸前的伏流,缓慢而凝重的流动着。

一旦某人说错话,势必会引发惊涛骇浪。

花晓芃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知道,如果自己说是男人,肯定会引起他的猜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撒了个谎,“当然是女人了,是我唯一的闺蜜。”

陆谨言的神色微微平和了些,“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没有,他的样子,我再熟悉不过,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我追到站台那里时,看到他进了商城,我就跟了进去,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他。你说是不是他的鬼魂回来了,他想我了,就回来看看我。”她垂下眸子,一滴泪水从眼眶滑落下来,跌碎在手背上。

当车停在路口等红灯时,司机转过头来,“少奶奶,没准真的是鬼魂呢,明天就是七月半。在我老家,鬼节的时候,逝去的鬼魂都会回来看望家人朋友,多给他烧点纸吧。”

“闭嘴。”陆谨言瞪他一眼,吓得他赶紧闭上嘴,不敢说话了。

花晓雅的心沉进了深渊,如果阿聪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会难过吧?

他们曾经说过一毕业就结婚,一起出国留学,一起环游世界。

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在地狱里沉沦。

泪水再次滑落下来,她吸了吸鼻子,不让自己哭出声。

陆谨言捏住了她的下巴,拿起一张纸巾,在她满脸擦,要把所有的泪痕都擦掉。

“不准哭了,哭得丑死,奶奶看见,还以为我们在吵架。”

“你不用担心,我会说是沙子进到眼睛里了。”她抽噎了下。

“这种蹩脚的借口,只有你这样的猪脑子才会信。”陆谨言弹了下她的头,严重鄙视。

医院终于到了。

下车后,陆谨言抬起手,把她僵硬的脸颊往两边一扯,“给我笑。”

她狂汗,甩开他的手,“要是奶奶看到你对我这么暴力,肯定会担心的。”

“你要不笑,这辈子都别想再笑。”他一个字一个字冷冷的吐出威胁,像是余怒未消。

她打了个寒噤,使劲的咧开嘴,夸张的假笑让她的肌肉隐隐作痛。

“你满意了吗?”

“很好。”陆谨言低哼一声,大手一张,牵起她的手,走了进去。

陆老夫人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和陆夫人的高傲完全不同。

看到陆老夫人,陆谨言笑得像个孩子,“奶奶,终于可以来看您了,我好想您啊。”

“我也想你。”陆老夫人笑了笑,“爷爷替你挑得媳妇,满意吗?”

“满意,爷爷挑得,怎么会不满意呢?”陆谨言笑得很迷人,就像阳光洒在了冰山上。

只有在陆老夫人的面前,他才会这样的笑。

一时间,花晓芃看得有些痴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昙花一现吧,再美,也只有短暂的瞬间。

“来,晓芃,到奶奶这里来。”陆老夫人伸出手来。

花晓芃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奶奶,您要快点好起来,我们接您回家。”

“想要我快点好,你们就赶紧给我造重孙子,等我的重孙子出生的时候,我就完全好了。”陆老夫人笑眯眯的说。

她自己就是医生,但医生总是治不好自己的病。

“为了您的康复,我要努力了。”陆谨言孝顺的笑了笑。

“晓芃。”陆老夫人拍了拍孙媳妇的手,“你和谨言从前没有见过面,还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谨言在性格上特别像他的太爷爷,冷情而内敛,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奶奶,谨言对我很好,他在外面是块冰,在家里可是暖烘烘的小太阳呢。”花晓芃咧着嘴,笑得合都合不拢。

她很佩服自己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

“这点也像他太爷爷。”陆老夫人笑了起来。

听到她这么说,她放心了很多。

老实说,她很高兴嫁过来的是花晓芃,而不是花梦黎。

她命人到花家打探过,花梦黎生活奢靡,骄纵任性,并不是孙媳妇的合适人选。花晓芃善良率真,朴实淡泊,又不失聪慧,这才是孙子的良配。

两个人陪着老夫人一起吃了午饭,到了午休时间才离开。

当病房门合上的刹那间,陆谨言脸上的阳光消失了,笑容也消失了,只剩下冰冷,一如既往的冰冷。

花晓芃暗自腹诽,变脸比翻书还快。

回到陆家庄园,她看到了一副新面孔,是陆谨言的孪生姐姐陆锦珊。

她有着夺人眼球的美貌,一头浅棕色的长发格外引人注目。

“谨言,这就是你的廉价老婆?”她打量着花晓芃,呵呵一笑,充满了讥诮。

 

这似乎是她打招呼的方式。

花晓芃并不在乎,她已经习惯了嘲弄的眼神。

在陆家,只有陆老夫人的笑容是真实的,是温暖的。

其他人看她的样子,都像看着一只从贫民窟里爬出来的臭虫,觉得她嫁进来,就是为了乞求他们的施舍和怜悯。

“你一个人回来的,你的男朋友呢?”陆谨言一边翻看着杂志,一边问道,像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不让她太过关注花晓芃。

“他回去了,明天会来家里拜访。”陆锦珊耸了耸肩,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你说是应该先准备我的订婚礼,还是你的婚礼?”

“当然是先准备你的订婚礼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陆夫人看着女儿,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

“我找人算过了,谨言和晓芃的八字不适合今年结婚,要等到明年秋天才行,你和如琛的八字最适合今年结婚了。”

她根本就没打算给儿子和花晓芃举行婚礼,像花晓芃这样卑劣贪婪的低等货色,没资格当陆家的儿媳妇。

等她生了孩子,完成老爷子的遗嘱,跟老夫人有个交代,就可以打发她滚蛋了。

“妈咪,在婚礼之前,多教她一些礼仪吧,乡下人举止粗俗,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要是在外面闹出笑话来,岂不让陆家颜面扫地。”陆锦珊的语气里带着极致的嘲讽。

“你就别为难她了,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学不来的。”

陆夫人摆摆手,讥诮一笑。

她根本没想要把她调.教成豪门贵妇,就是要让她出丑,让她丢脸,让她无地自容,否则怎么找借口把她撵走呢?

“形式上的东西学不学无所谓,不要沾染太多铜臭味就行。”陆谨言的声音从杂志后面慢慢悠悠的飘出来。

他记得这个女人很爱钱,嫁过来就是为了一千万的聘礼。

花晓芃藏在口袋里的手指收紧了。

她的心里只想着四个字:狗眼看人低。

虽然她来自三线城市,但也不是什么世面都没见过。

豪门贵族又如何,还不是有一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纨绔子弟。

她深吸了口气,默默的消化屈辱。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必须忍,不能跟他们对抗,

她们放出来的不洁气体,挥一挥袖,就散了。

“我先回房间了。”她想要上楼,陆锦珊的声音再次从后面传来,“今天晚上王者俱乐部有个派对,你和谨言一起来。”

花晓芃根本就不想去所谓上流社会的派对,陆谨言似乎也没打算带她去。

吃完午饭,他就出去了,直到晚上也没回来。

一个星期,他就两天在家里过夜,今晚估计也不会回来。

她打算忘掉派对这回事,没想到有人还记得。

“锦珊不是让你去参加派对吗,怎么还不动身,迟到是不礼貌的。”陆夫人带了一点嗔怪的说。

“我……我正要去换衣服。”她匆忙的跑上了楼。

这下子,不去都不行了。

她从衣柜里找出了一条范思哲的宝蓝色礼服。

当她下来时,陆夫人嘴角勾起了一丝极幽深的冷笑。

陆家有专门的服装设计师,为他们量身定制礼服,但她不会让他们给花晓芃设计衣服,她不配。

土麻雀穿得再光鲜,也不可能变成凤凰,只会暴殄天物。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过季的淘汰货,不过倒是挺适合她的。

就让她出去丢人现眼吧,到时候丈夫回来,还能借机数落她一番。

司机把花晓芃送到了俱乐部门口。

里面的男男女女都是站在这个城市金字塔顶端的,而她是匍匐在最底层的。

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

走进去之后,她就找了一个安静而黑暗的角落,不想被任何人注意到。

她觉得自己是毫不起眼的,就像一颗小石子,掉在水里就会瞬间被淹没。

其实并不是这样。

从她一进来,就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了。

她的美是无法被忽视,就像一朵出水芙蓉,清新纯美,超凡脱俗。

不施粉脂,也一样娇艳动人。

从她美妙的肌体里飘散出来的水秀的灵气,让每个人都感到通体舒畅,仿佛被净化一般。

但他们不知道她是谁,她是第一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许若宸晃动着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轻轻的晃漾,如血一般。

他正在找那条手链的主人,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里。

肖亦敏也看到了她,眼睛里闪出了仇恨的火焰。

该死的土包子,害得她被开水烫,害得陆谨言不理她,她不要让她好过。

她对着旁边的王媛媛说道:“看到角落里那个女人了吗?她是混进来的。”

“你怎么知道?”王媛媛挑眉。

“她是我们公司新招来的小助理,从农村来的,明明家里穷的要死,还成天装逼。她经常上淘宝,买过季的二手名牌,好冒充白富美,你看她身上穿的那件就是。”肖亦敏恶毒的说。

“我最讨厌这种人了,欠削,我现在就过去教训一下她。”王媛媛鄙视的伸出中指。

肖亦敏诡谲的笑了,她就喜欢玩借刀杀人。

花晓芃的眼睛一直在四处观看,她局促而紧张,希望没有人看到她,就让她默默地坐一会就回去。

一名侍者端着酒盘子从不远处走来。

有人在黑暗中伸出一脚来,狠狠的绊了他一下,他踉跄的朝前扑去。

酒杯打翻,落在花晓芃的裙子上,鲜红的液体,染脏了她的裙子。

“对不起,对不起……”侍者连声道歉。

“没事。”花晓芃摆摆手,赶紧拿纸巾擦裙子。

王媛媛在不远处冷冷一笑,刚才那一脚就是她绊的,不偏不倚,真解气。

她转身出去叫了两个保安进来。

“你们是怎么看门的,让不三不四的女人混进来,赶紧把她轰出去。”她的声音很大,似乎想让整个俱乐部的人都听到。

花晓芃站了起来,“你是在说我吗?”

“除了你还能有谁,这里是高档会所,是上流社会的派对,不是你这种乡下土包子可以混进来的地方。”王媛媛一副飞扬跋扈的嚣张气焰。

 

四周的人纷纷议论起来,鄙夷的目光犹如枪林弹雨,想要把花晓芃千刀万剐,数箭穿心。

“我就说这个女人是谁呢,怎么从来都没见过,原来是个滥竽充数的。”

“保安也太不负责了吧,连叫花子都能放进来。”

“赶紧让她滚出去,别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的,搞不好还会偷东西呢。”

“穿着二手市场买来的衣服,还想冒充白富美,真恶心。”

……

花晓芃感觉耳朵发麻,那些污言秽语把她的耳膜都震痛了。

“我是被邀请的,不是混进来的。”她解释道。

“你有邀请卡吗?”保安问道。

“……没有。”她摇摇头,不知道还需要邀请卡,陆锦珊并没有给她。

“你是会员吗?”保安又问道。

“不是。”花晓芃搓了搓手,突然感觉自己像个犯人,就因为她没有穿上一件最时尚的名牌礼服,没有戴着像鸽子蛋一样的钻石项链吗?

“那就请你马上离开,这里是高级会所,不是廉价的夜店。”保安呵斥道,如果下一秒她还不离开,他就要把她扔出去了。

花晓芃想要说出自己的身份,但话到嘴边又咽住了。

如果她说是陆家的媳妇,会不会让陆家颜面扫地,到时候回去被家法伺候?

她的眼前浮现出了陆谨言像寒冰一样凛冽的眼神,陆夫人像瞅着虫子一样嫌弃的表情,还有陆锦珊满眼的嘲弄。

他们就是三座大山,把她死死的压着,要把她压到粉身碎骨,碾得尸首连碎渣渣都不剩。

看她没有动,保安上前一步,想要抓她的胳膊,被她一把甩开,“别碰我。”

“还不快点滚出去,赖在这里干什么?”王媛媛抓起桌上的酒朝她脸上泼去,冰冷的液体洒了她满头满脸,又一滴滴的落下来,在礼裙上划下一条一条褐色的水印。

一股极致的怒火冲上了她的头顶,她扬起手不顾一切的扇了过去,“啪啪”两声脆响震动了大厅。

王媛媛被打懵了,两眼直冒金光。

“下贱的土包子,你竟然敢打我?”她想要回扇过去,一只大手在半空中攥住了她的手,“她现在是我的女伴了。”

声音低沉而极富磁性。

花晓芃转过头,一抹高大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她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他似乎是来帮她的。

王媛媛咬牙切齿,“许少,这个女人刚才打我了,你要向着她吗?”

“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你先动手的。”许若宸慢条斯理的说。

“我不过是在帮派对清理垃圾。”王媛媛愤恨不已。

“你怎么不把自己也清理出去?”许若宸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但这笑足以让人心惊胆战。

许若宸是许氏家族的大公子,有名的笑面虎。

许氏家族是一个神秘的家族,来自海外,势力范围并不在龙城,而在临近龙城的昆城。

许若宸因为经常在龙城出没,在龙城也是赫赫有名。

王媛媛像吃了瘪一般,气得要命,又不敢发出来。

肖亦敏在不远处看着,比她更生气。

该死的许若宸,多管闲事,如果不是他,花晓芃肯定会被王媛媛暴打一顿,再扔出去。

“擦一擦吧。”许若宸把口袋里的丝帕递给花晓芃。

“谢谢你。”花晓芃感激的接了过来,擦完之后,说道,“脏了,我回去洗干净再还给你。”

“你留着用吧,不用还了。现在,你是我的女伴,没人能欺负你。”他柔和一笑,仿佛一缕阳光洒进了冰冷的大厅。

花晓芃感到了一丝淡淡的温暖。

他看起来俊美而温和。一张邪魅的笑脸,两道浓密的眉毛泛着柔和的涟漪,像挂在夜空里皎洁的新月,弯弯的,似乎一直都带着笑意。

他的皮肤白皙光洁,高挺的希腊鼻子下面是淡淡的、桃花色的仰月唇,这唇也是天生带笑的。

总之,这就是一张极致俊美,时刻微笑着的脸,只是笑意背后隐藏的心思,无人可以探知。

“你不怕我真的是混进来的穷人吗?”

“你是吗?”许若宸笑着问道。

“我是被邀请来的,不是混进来的,但我确实是穷人,是和你们不同世界的人。”花晓芃坦然的说。

许若宸哈哈大笑,这个女孩的率真,挑起了他的好奇心和兴趣,“人人生而平等,都踩着同一块土地,顶着同一块天,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哪有什么两个世界之分。”

花晓芃的内心一阵动容,同陆谨言的冷酷狂傲相比,他简直可以用天使来形容了。

“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了。”

“我就是喜欢当少数人。”许若宸薄唇划开迷人的笑弧,“你叫什么名字?”

“花晓芃,你呢?”她问道。

“我的名字很复杂,把手机拿出来,我写给你。”许若宸狡狯一笑。

花晓芃不知道他的用意,老实的把手机拿了出来,许若宸输入了自己的姓名电话,又拨打了一下,“好了,都记在你的通讯录里了。”

花晓芃看着噗嗤一笑,“我被你套路了。”

二楼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一双眼睛始终盯着下面,把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水性杨花的女人,这么快就跟男人撩上了,不知羞耻!

“这种低贱的贫民,给点钱就能上。你要当心了,弟弟,别让她戴了绿帽子。”陆锦珊拍了拍弟弟的肩,满腹轻蔑的说。

陆谨言的嘴角抽动了下。

她的第一次就是随随便便给出去的吧,放荡!

楼下,保安部长领着看门的保安过来了,随便放人进来,是严重的失职,他自然要弄清楚。

“她说她是陆家的人,我还看到一辆劳斯莱斯送她过来,觉得她不会撒谎,才放她进来的。”保安如实的说。

花晓芃与众不同,看一眼,他就牢牢的记住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

众人面面相觑。

陆家是龙城第一家族,没有人敢得罪陆家。

“她怎么可能是陆家的人,陆家的人绝不会穿过时的衣服。她就是一个小助理,乡下的土包子。”王媛媛哼哧一声,打死也不相信她是陆家的人。

“是啊,要是陆家的人,肯定会跟陆大小姐一起来的,怎么会一个人进来呢,还连邀请卡也没有。”

“肯定是个冒牌货,劳斯莱斯也是租来的。”

……

众人议论纷纷,她们之中有不少人爱慕许若宸,看到许若宸护着她,妒火中烧。

花晓芃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原来陆家的人在这里,他们没有站出来,是觉得她丢脸吧。

花开满地伤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花开满地伤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花开满地伤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