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8278》(刘子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6:31:20来源:ysg作者:骁骑校

小说主人公是刘子光的小说叫做《8278》,是作者骁骑校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枪林弹雨,刀光剑影依然是我们不朽的英雄梦……

《8278》(刘子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8278免费试读章节

刘子光明白四哥肯定是这一带的大混混,所以没让弟兄们回去,而是全都到公司打地铺,小区有铁门,有监视器,人又扎堆,不容易被偷袭。

一帮人意犹未尽,纷纷谈论着刚才的场景,不过不是和四哥对峙的场景,而是炮房里面的春光。

“他妈的,那个2号太骚了,坐我身上扭来扭去弄了没几下老子就缴枪了,下回不能找她。”

“我比你还惨,吹-箫的时候就出来了,喷了小姐一嘴。”

也有强悍的比如贝小帅之类,正弄的起劲,听到这边有动静才半途而废过来增援的,现在想起来,还是意犹未尽,直是咂嘴叹息。

找了台DVD,弄几张盗版碟给大家放着看,太平斧钢管木棍就在手边,随时准备应对袭击,刘子光拉着贝小帅来到窗边。

“小贝,那个叫四哥的,你听说过?”

“嗯,知道,在这一片玩的挺大,华清池好像就是他罩的。”

“比张彪如何?”

“张彪就是个城乡结合部的农民工头,给四哥提鞋都不配。”

“哦”刘子光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小贝,怕不怕?”

“鸟毛!和光哥你比,老四就是个渣,一看咱们人多就怂了,还什么老大,狗屁!”贝小帅豪情万丈,跟着刘子光混,他有底气。

“行,有种。”刘子光赞许的点点头。

……

早上六点,刘子光就爬了起来,穿着汗衫球鞋出去跑步,外面人流量还不是很多,大都是晨练的老年人和赶着上班上学的年轻人。

跑到靠近高土坡这边的街角处,看到修车铺的郭大爷已经早早的出了摊子,三轮车,工具箱,水盆,四个打气筒一字排开,老头正在摆弄一辆款式老旧的斜梁26女车,旁边站着一位少女,单色的白衣,朴素的马尾辫,纯纯的笑容,正是邻居女孩小雪。

郭大爷用扳手最后紧了两下,将自行车提起来在地上顿了顿,显示出车胎良好的减震性,对小雪道:“好了,这辆车郭爷爷就免费送给你了,以后上学就快多了。”

红色的凤凰女车,被蘸油的棉纱擦的锃亮,车轮换了崭新的辐条,亮闪闪的,车链子上足了黄油,润滑无比,车前还有个带盖子的铁丝车篮子,正好可以放书包,望着突如其来的礼物,小雪激动地脸蛋像个红扑扑的苹果,显然她和郭大爷比较熟,并没有推辞,而是坦然接受:“谢谢郭爷爷,将来等我上班工作了,一定给你买个电动三轮。”

郭大爷慈祥的笑笑,一旁的小黄狗也摇晃着尾巴,围着小雪转来转去,兴奋的很。

刘子光跑到跟前停下步子,笑问道:“这车不错啊,郭大爷的手艺就是好。”

见到刘子光,小雪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叔叔好,我该上学去了,郭爷爷再见,叔叔再见。”

说着,骑上自行车一溜烟的跑了,小黄狗跟在前面汪汪叫着领跑,小雪将车铃铛按响,咯咯笑着,少女愉快的笑声比车铃更加清脆。

“唉,这孩子命苦啊。”郭大爷感慨了一句,继续坐下修车,指着小板凳对刘子光道:“坐一会?”

“不坐了,我还有事,回见啊郭大爷。”刘子光也迈步跑远了。

……

头天刘子光上的是夜班,现在就是休班时间,可以自由活动,他一边锻炼一边信步往前走,迎面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个两三岁大的男孩走过来,脚步急促,神色略带慌张,最奇怪的是这妇女的衣着打扮明显过时,面色灰黄,像是城乡结合部一带人士,而那个小男孩粉雕玉琢,身上的史努比小套装非常考究,这两个人无论如何也联系不起来。

妇女抱着孩子和刘子光擦肩而过,刘子光不禁回头狐疑的张望,不过那孩子不哭不闹,或许人家是保姆也未可知啊。

耸耸肩膀,继续往前走,转过一道弯,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红色的沃尔沃S40,一个神色焦急的黑丝套装少妇正急得团团转,不停探头寻找着花坛里,路灯柱后面,嘴里还呼唤着:“小诚,不要和妈妈捉迷藏了。”

旁边几个过路的热心妇女围上去问道:“怎么了?”

少妇焦急的说:“我刚才就进路边便利店买了点东西,一出来孩子就不见了。”

妇女们同情的说道:“赶紧找找,不行就报警,这段时间拐孩子的可多了,我们小区门口贴的都是找孩子的告示呢。”

一听这话,少妇更是心急如焚,一双好看的柳叶眉和大眼睛都蹙了起来,眼圈有些发红,拿起手机就要拨打报警电话。

正在此时,刘子光走了上去说道:“大姐,你的孩子是不是两三岁年龄,穿了一件史努比的衣服。”

“对对对!你在哪里看见的?”少妇慌忙放下电话,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刘子光问道。

“那边,有个乡下妇女抱着走了!”刘子光一指过来的方向。

确认是被拐了,少妇反应还算迅速,忙不迭的说了声谢谢,慌忙钻进汽车,也顾不得系安全带了,赶紧掏钥匙点火,可是忙中更乱,汽车钥匙在大提包里翻不出来了,少妇急得马上就要哭出来,这边刘子光见状也不多说,拔腿就朝中年农妇逃离的方向追去。

今天刘子光穿的是球鞋,跑的特别快,若不是路上行人略多,就凭这种速度,参加全运会拿个短跑冠军是轻而易举,转瞬之间,几百米就跑过去了,只看见那个中年妇女正把孩子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里面塞。

“站住!”刘子光大吼一声,加速猛扑过去,人贩子也不含糊,往车里一钻,后门嘭的一声关上了,车根本就没熄火,一踩油门就窜出去了。

任凭刘子光再厉害,也是两条肉腿,怎么也跑不过四个轮子,1.8排气量发动机驱动的汽车,即便这辆汽车很逊,只是桑塔纳而已。

虽然现在是早晨上班时间,车流密集,但桑塔纳走的是出城的路,相对车辆较少,而且这个司机的车技也不差,连超了几辆车之后就将刘子光甩掉了。

眼看人贩子的桑塔纳就要载着孩子消失在视线中,刘子光情急之下,一把抓住慢车道上骑自行车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他拽下来,跨上车子猛踏而走,他躬身身子,两脚如同风火轮一般蹬着自行车,速度堪比环法大赛。

马路上就看见这样一幕奇景,一辆自行车在快车道上穿梭飞行,连续超过十几辆汽车,有些司机在发觉被自行车超越之后,都不免去看码表,一看之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刘子光蹬着着自行车以六十公里的时速风驰电掣的向前飞行,若是汽车以这种速度行驶,算是比较慢的了,但是一辆自行车达到如此之快,绝对是骇人听闻,非人类之极限!

本来桑塔纳里面的人还以为甩掉了那个人,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可是司机不经意的看了后视镜一眼,吓得大叫一声,猛踩油门,本来已经缩短到二三十米的距离了,忽然又拉开了差距,两个轮子到底比不上四个轮子。

前面一段马路空旷宽阔,非常适合飙车,桑塔纳一脚油门就出去四五百米,转眼将刘子光抛在后面,可是不巧正好遇上红灯,前面几个车道都堵满了车,桑塔纳想瞅空钻过去,偏巧这几辆车不是大卡车就是公交,根本没有缝隙可钻。

后面刘子光见机会来了,大吼一声,小宇宙都爆发了,幸亏他骑的是一辆质量还不错的捷安特自行车,要是一般车子恐怕早就散架了,这种速度早已超出自行车的设计范围,就算是捷安特,也已经频临散架的边缘,到处发出异响了。

眼瞅着红灯数字在一秒一秒的减少,刘子光将车子蹬的如同飞起来一般,车轮轴承都变红了,车把也咔吧咔吧直响,桑塔纳里面的人不停地回头看着,狂按喇叭,终于,红灯灭了,黄灯闪了两下之后绿灯亮了起来,就在前面车子开动,桑塔纳刚刚起步之时,刘子光的自行车也杀到了,但不幸的是,此时自行车终于经受不住折磨,散架了。

就在散架的那一瞬间,刘子光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如同一只大鸟扑向桑塔纳,可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没有扑到车子,只是抓到了后保险杠。

桑塔纳往前急窜,将刘子光拖在地上,此时路边执勤的交通摩托警发现了异常,拉响警笛追了上来。

见警察也参与了追击,桑塔纳里的人更加疯狂,开始走蛇形路线,一边是想甩掉刘子光,一边是想阻拦交警摩托的道路。

“黑色桑塔纳7557,立刻停车!”扬声器里传来警察的命令,但桑塔纳依然故我,不过他们的厄运也即将来到,因为强悍的刘子光已经扣着后保险杠爬了上来。

司机正在专注的开车,不时用眼睛的余光瞟着后视镜里的警用摩托,车里几个小孩哇哇的大哭,警笛声,哭叫声,还有一路上看见这一幕愤然鸣笛的汽车们,马路上乱成一团。

忽然,副驾驶窗户上伸下一只手,彬彬有礼的敲敲车窗,坐在副驾驶位子的男人一惊,还没反应过来,那只手已经攥成拳头狠狠地打过来,一拳就将车窗击碎,伸手将男人的咽喉扼住,只一下,男人的脖颈就碎了。

司机惊慌失措,急忙打把,可是车顶上的人并没有被甩下来,而是径直拉开左前门,将副驾男人一把拽了出去,自己一个翻身坐了进来。

副驾驶上的男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后面一辆重型斯太尔卡车根本没有刹车的时间,就这样直接轧了上去,紧接着后面又是一辆东风卡车,毫不停顿的开过去,直到四五辆车之后,车流才渐渐停下来,但是此时男子已经不成人形,变成一滩肉饼,只能用勺子往盆里舀了。

刘子光一把拉住手刹,同时猛拉方向盘,桑塔纳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在柏油路上摔了个尾,熄火停下了,车轮和柏油路摩擦而出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整条马路上的车都停下了。

经历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司机已经傻了,两腿发抖,驾驶座下面一股尿骚味,刘子光下车,将他从驾驶座上拖死狗一般拖下来,拳打脚踢:“叫你跑!叫你跑!”

此时警用摩托也赶到了,警察刚要说什么,后座上的中年妇女忽然推开车门狂奔起来,刘子光指着她大喊一声:“抓住她,她是人贩子!”

摩托警连头盔都没摘下,拔腿猛追,一个饿虎扑食上去,将中年妇女的胳膊反剪起来。

那个司机连吓带打,已经口吐白沫晕了过去,此时刘子光才长出了一口气,走到车旁一看,后座上一黑一白俩个小男孩正忽闪着眼睛看着他呢,这会儿也不哭了。

交警将女人贩子铐起来,走了过来一看,惊讶道:“怎么是你?”

刘子光一看这个交警,也是熟人,这不是执法如山的李尚廷么。

交通陷入瘫痪,路上所有的车都停下了,因为有恶性车祸,又有警察捉贼的大戏,那些见识了刘子光英姿的司机们都纷纷走下车来,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

正在此时,一辆红色沃尔沃S40以疯狂的速度风驰电掣追上来,前保险杠已经掉了,右大灯也撞碎了,看来这一路跑的也是惊心动魄。

 

沃尔沃S40嘎的一声刹住,车门弹开,黑丝少妇从里面冲出来,车门也不关了,脚下更是光着的,高跟鞋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头上权当发卡的太阳眼镜也掉了,披头散发的很是狼狈。

饶是如此,也掩盖不住那种轻熟女的韵味与美丽,只是这会儿少妇脸上全是歇斯底里,如同保护幼崽的母兽一般,她飞一般冲过来,从桑塔纳后座上将那个比较白净的小男孩抱起来,上下左右快速打量着,一边看一边问:“宝贝,受伤了没有,哪里疼?”语气惊惶失措,带着明显的哭腔。

“妈妈,妈妈。”小孩子奶声奶气的叫起起来,忽然又咯咯笑起来,少妇终于确认儿子没事,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也不管场合和形象了,抱着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坐归坐,形象还不倒架,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紧紧并着,侧着从质地考究的薄呢裙子里伸出,滑腻欣长的脖子上,小丝巾早就开了,站在刘子光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峰峦起伏的风景。不过人家刘子光是真君子,绝对不会像伪君子那样想看不敢看,而是直接肆无忌惮的看过去。

“妈妈妈妈,叔叔会飞。”小男孩伸出一只稚嫩的小手指,指着刘子光,少妇一抬头,正好和刘子光的目光对上。

“小孩子很乖,很勇敢。”刘子光伸手摸了一下孩子的脑袋,目光清澈而刚毅,哪有半分淫亵。

少妇这才想起刘子光是救了他孩子的大恩人,赶紧道谢:“谢谢你!”说着就想站起来,可是神经骤然放松的她,两腿竟然麻木站不起来了。

少妇薄施粉黛的俊脸上通红一片,几丝散发被汗水粘住,更显风姿绰约。刘子光看到她似乎是求助的眼神,心领神会,先把孩子抱起来,然后很绅士的伸出一只手,将少妇扶起来。

“这男的太厉害了,骑着自行车追汽车,还硬是被他追上了。”

“是运动员吧,看他那个派头,兴许是国家队的。”

“开桑塔纳的听说是人贩子呢。”

“对啊,这男的是小孩爸爸吧,自己孩子丢了,当然玩命追。”

“该杀的人贩子!”

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居然乱点鸳鸯谱,把刘子光和少妇说成了一家人,这也难怪他们,两人年纪相仿,相貌气质均是不俗,刘子光又抱着小男孩,看起来太像是一家人了。

少妇的脸红了一下,不过她本来脸就红扑扑的,倒看不出来什么。

“谢谢你。”少妇伸手要接过孩子,可是那小男孩彷佛认准了刘子光一样,扑腾着不让妈妈抱,就让飞人叔叔抱。

车里另外一个肤色稍微黑点的男孩见到自己被冷落,顿时嚎啕大哭起来,看这个小孩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都是三岁左右,身上脸上却肮脏不堪,看起来已经被人贩子拐走好一段时间了,少妇心中一软,母性的光辉散发出来,伸手保住了这个小孩:“好可怜的孩子啊。”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喊:“小柱子,是你么!”紧接着就见一个老人跌跌撞撞的扑进来,身上风尘仆仆,背了个书包,里面塞得全是传单。

冲到跟前,看清了少妇怀里那个小孩的面容,老人竟然呆住了,老泪纵横,倾盆而下,遍布沟壑的老脸上全是泪水。

“小柱子,我的孙子,真的是你啊,爷爷找你找了半年啊!”老人嚎啕大哭,书包也扔到了地上,传单被风吹得到处都是。围观群众捡起来一看,果然是寻找丢失儿童的内容,上面那个笑的甜甜的小男孩照片,不就是少妇怀里的孩子么。

悲喜交加,群众们也是百感交集,老头把孙子从少妇手中接过来,也不管孙子还认识不认识他,先猛亲了十几口。小孩不高兴,一泡尿撒出来,全撒在老头身上脸。老头一点也不在乎,用一嘴老陈醋味的山西话问大家,到底是谁救了他孙子。

群众们自然有那好事之徒,你一言我一语将刘子光怎么骑着自行车追汽车的英雄事迹说了出来。

老人听了之后,二话不说,走到刘子光跟前,先把小孩放下,然后一个头磕下去:“恩公!你就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刘子光赶紧搀扶,说道:“老人家千万别客气,这事儿既然被我撞上了,能不管么。”

老人道:“多亏了你啊,要不然我们老王家就绝后了!这些杀千刀的人贩子,枪毙一百回都不过分啊。”

听到这话,刘子光心中一念闪过,迅速上前开启了桑塔纳的尾箱,这一打开不要紧,就连刘子光自己都被震惊了。

后备箱里全是襁褓,数了一下足足有八个,都用肮脏不堪的小被子包裹着,奇怪的是经过如此剧烈震动,这些小婴儿居然还在酣睡!

群众们愤怒了,这分明是喂了大剂量安眠药给婴儿,这帮丧心病狂的人贩子,为了牟取暴利不择手段,真的如同这位山西老人说的这样,枪毙一百回都不过分。

刘子光更是怒不可遏,率先冲上去对着躺在地上的人贩子就是一脚踩下去,在他的带动下,义愤填膺的群众们也冲了上去,对一男一女两个人渣拳打脚踢。

恰在此时,大批警察终于赶到,有交警,有巡警,有刑警,几十辆警车陆续抵达,将局面控制了起来。

疏散人群,疏导交通,处理肇事车辆,不过已经没刑警什么事儿了,三个犯罪嫌疑人,一个压成了肉饼,两个被打的有进气没出气,只能先抬上救护车。

车尾箱里的八个婴儿和车后座上的这两个小男孩,也被救护车送走,他们的家人也跟着去了,一帮匆忙赶来的记者围着李尚廷问这问那,长枪短炮闪光灯不停,话筒和录音器如同树林一般伸到他面前,都想从这位神勇警察这里获取第一手新闻。

李尚廷张口结舌,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赶紧伸手招呼:“喂!”可是那个人却依然消失在人群中,连头也不回。

救护车中,少妇紧紧搂着儿子,却忽然想起没问那位英雄的姓名,想要再去找他,救护车却已经开动了。

那位山西老人纠缠着警察,说家里孩子奶奶因为想念孙子已经病的不行了,孩子爹娘为了找娃娃,连生意都顾不上了,所以能不能尽快让他把孩子领走,刑警耐心的向他解释,由于孩子太小,被拐卖时间也不短,所以必须经过必要的法律程序才能返还,请他理解,可以先打电话回去报一声平安。

老人终于妥协,回到自己的汽车跟前,这是一辆黑色的加长悍马,临上车前,忽然猛回头:“咦,恩公人呢?”

……

当晚的江北新闻就报到了这个案件,还放出了一段交通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一个身穿汗衫的男青年,骑着自行车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马路上狂奔,追逐着一辆桑塔纳轿车,根据画面进行测速,这辆自行车的时速居然达到六十公里,最后的冲刺阶段,竟然高达一百公里!

这是当局掌握的材料,另外还有不少当时现场群众用手机拍摄的画面,都纷纷发到网络上,只是巧合的是,由于速度和角度的关系,大家都没拍到这位飞车英雄的正面。

……

滨江锦官城,这是本市最高档的小区之一,正好位于淮江转弯的突出部,被江水环绕,下面就是大片的绿地,闹中取静,每当晚上,江北市的霓虹闪烁尽收眼底,风光无限。

由于地段的不可复制性,滨江锦官城的均价达到了三万之巨,绝非一般百姓能住得起的,某栋高层江景公寓内,那位黑丝少妇已经换上了纯棉瑜珈练功裤,盘腿坐在锦垫上,轻薄的裤子勾勒出完美修长的曲线,她就喜欢在家里穿这种衣服。

少妇的身旁是精巧的实木幼儿床,儿子正躺在里面睡的像个天使,眼角上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那是闹着要“飞人叔叔”的后果。

落地长窗下美丽的江景,缓缓驶过的轮船和悠长低沉的汽笛声,还有儿子酣睡的容颜,都让少妇心情极为放松,她又再次打开电脑,进入SC论坛,这里有本地网友上传的视频图像,画面里那个年轻男子在自行车散架的一瞬间腾空而起,如同大鹏鸟扑向那辆桑塔纳,却只是抓住了保险杠,被汽车拖着往前走。

每当看到这个镜头,少妇就忍不住泪流满眶,她终于知道儿子为什么总是说什么飞人叔叔了,她一次又一次的将视频进度条拖回来重放,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拿起了手机。

“喂,江雪晴吗,我是李纨,嗯,嗯,儿子没事,我想问一下,你们电视台查出那个人没有?”

手机里的声音忽然变大了:“我们台长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他,电视里寻人的广告滚动播出了不知道多少,这个人就是没下落,纨纨,你要是有消息,第一个告诉我啊!”

李纨叹了口气,挂掉了手机。

……

与此同时,市第一医院急诊科,凑巧这会没有病人,小护士方霏正百无聊赖的坐着,忽然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很随意的按了接听键:“喂。”

“方护士么?”

方霏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萦绕在脑海里好久不能散去,如今终于再次听见了。

神奇,他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强压住心中的兴奋,方霏答道:“是我,你是刘子光吧。”

“是我,你好,我受了点伤,不方便去医院,你能帮我处理一下吗?”

“能!你在哪里!”方霏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没过脑子,绝对的脱口而出。

急诊室的护士长很惊奇,平时最乖,从未缺勤的方霏竟突然请假,也不说原因,护士长挺了解方霏的,知道这孩子肯定不会乱请假,便同意了。

……

按照电话中刘子光说的地址,方霏连衣服都没换,就打车来到棚户区高土坡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子里,一个蹲在路边小混混打扮的人,看见一身护士装的方霏,朝她招招手:“我们老大在这里。”

方霏顺着他的指引,来到路边一间铁皮屋顶的破房子里,室内摆着几台电脑,不过没有人用,刘子光正面带微笑坐在椅子上。

他的前胸,腹部,膝盖,手肘,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见惯了血淋淋场面的方霏,此刻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你怎么了?”

 

刘子光气定神闲:“没事,皮外伤,就是面积大了点,他们都不敢处理,所以把你请来了。”

方霏强忍住泪水,把随身带来的医药箱打开,拿出剪子纱布药水等器械物品,带上一次性医用手套,开始帮刘子光处理伤口。

白色的汗衫已经沾满了污泥和血迹,时间一长,布料被血污粘住贴在身上,方霏先用小剪刀把衣服剪开,然后用5000mg/L 醋酸氯己定水溶液涂擦创面,纤细白嫩的小手镇定而平稳。

创面确实很大,触目惊心,根本不是皮外伤这么简单,有些位置鲜红的肌肉都露出来了,方霏紧咬着嘴唇,用棉签帮他清洗着伤口,一边擦一边问:“疼不疼?”

消毒液都是刺激性的,不疼才怪,但是刘子光没事人一样,坐在板凳上目不转睛玩着电脑里的连连看,随口道:“不疼。”

好不容易清洗完了伤口,垃圾篓里的棉签已经扔了一大堆,方霏一边帮他涂抹消炎膏,一边低声问道:“为什么不去医院?”

“会有麻烦。”刘子光紧盯着电脑屏幕,目不转睛的说。

“我就知道,又和人打架了,以后千万小心点,打不过就跑,知道么?”方霏帮他裹着纱布,轻声道。

听到这种孩子气的话,刘子光笑了,一本正经的说:“知道了。”

这时候,出去买衣服的小兄弟回来了,拿着一件T恤道:“老大,试试合身不?”

刘子光接过来一看,又丢了回去:“买错了,我要班尼路,我只认这个牌子。”

小弟一脸的委屈:“老大,班尼路专卖店早关张了,没办法啊。”

“算了算了,这个也凑合。”刘子光先将旁边放着的灰色保安制服裤子套上,站起来活动了两下,依旧生龙活虎。健硕的躯体上裹着白色的绷带,更显男子汉的阳刚。

“谢谢你,得空请你吃饭。”刘子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白牙很是好看。

“你说的哦,不许赖账。”方霏笑着伸出小手指:“拉钩。”

刘子光也伸出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钩,两个人都笑起来。

“我该走了,还在班上呢。”方霏迅速收拾着医药箱,又对刘子光说:“下次换药的时候,我会先打你电话。”

“嗯,你慢点。”刘子光又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那谁,给安排一辆车!”

门口蹲着的小弟迅速窜出去帮方霏叫出租车去了,等漂亮可爱的小护士走出铁皮屋,一帮小混混善意的吹起了口哨。

“姐姐,再玩会。”

“就走了,不再坐会?”

贝小帅冲上去,一人赏了一个爆栗:“马璧的,老大的马子也敢调戏。”

众人嘿嘿的笑了,方霏也笑了,心里忽然甜丝丝的。

出租车来到,方霏钻进了后座,此时刘子光也出来相送,小弟很善解人意的将那件来自方霏家老爷子的苏格兰花呢西装披在刘子光肩上,又给他点上一支烟,赤膊绑着一身的绷带,披着西装叼着烟,慢慢挥动着右手,一股邪邪的草莽味道油然而生,趴在出租车后座上回头望的方霏不由得看傻了……

……

中午,医院食堂,悬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滚动播出了本市新闻,飞车男子协助交警擒拿人贩团伙,本来埋头吃饭的方霏不经意间看到电视中的画面,顿时呆住了。

竟然是他!原来这么重的擦伤是这样来的啊,但是为什么他不愿意去医院呢?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电视里说,三个拐卖幼儿的犯罪嫌疑人,一个被拉出车外碾压致死,另外俩个被殴打至重伤,其中一人送至医院后不治而亡,另一个女性犯罪嫌疑人也生命垂危。

而那位飞车救人的英雄,将面临过失杀人的指控。

“啪”的一声,方霏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

滨江锦官城,宽敞的客厅里,李纨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拿起了茶几上的无绳电话:“江雪晴么,我是李纨,到底怎么回事,人家明明是救人的英雄,怎么变成杀人犯了。”

电话里的女声也很无奈:“纨纨,我也搞不清楚啊,事情突然就起了变化,今天上午市委宣传部来人了,让我们暂停正面宣传,这件事的定性,要根据宣传部的统一口径来。”

“那宣传部是什么态度?”李纨紧跟着问。

“前段时间,咱们市政法口负面新闻相对多了一些,现在想树立一个典型,就是那个交警,救人也有他的份,准备把他塑造成救人的英雄,那个飞人,上面也没明说,按照正常法律途径走吧。”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啊,小晴。”李纨放下电话,沉思了一会,又抓起了电话:“我是李纨,帮我联系北京的律师,要最好的,对,最好的。”

……

到了下午,网上舆论的风向也变了,从一边倒的盛赞飞车英雄变成了针锋相对的辩论,正方大多是年轻冲动的草根阶级,他们支持飞人,说这是一种大无畏的英雄行为,而人贩子则是罪有应得,死一百次都便宜他们了。

反方则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他们言辞犀利,引经据典,飞人只是见义勇为,并没有执法权,人贩子也只是犯罪嫌疑人,在没有经过司法判决前,任何私刑都是违法的,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剥夺他们的生命,那位飞人朋友,先将一个人扔出车外,直接导致他被后面汽车轧死,然后又带头殴打两外两个犯罪嫌疑人,导致一个死亡,一个重伤,这是不折不扣的杀人行为!

然后还有一些刻薄的人,说飞人也不是好鸟,有那功夫不去报警,反而抢夺别人的自行车去追赶人贩子,这是一种个人英雄主义的体现,看多了美国大片的结果,在我们社会主义祖国,不值得提倡。

更有甚者,怀疑网上的视频都是PS的,所谓的飞车也只是伪造的动画,这只不过是一场作秀而已。

总之乌烟瘴气,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在最普通的,不上网的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做了父母的人心中,飞人依然是不折不扣的英雄。

……

警察真想找什么人,就算是藏在老鼠洞里也能翻出来,根据交警李尚廷提供的资料,先找到了那辆违章无数次的马自达6轿车的档案,根据登记资料找到了孙伟的酒吧,孙伟不在,听说跑路了,但是据他手下小弟交代,这辆蓝色马六不久前被人“借”走了。

调取相关路段监控资料,很快知道这辆马六经常出入志诚花园,于是分局刑警大队的警察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来到了志诚花园。

物业经理办公室,高经理和白队长殷勤招待着前来办事的警察同志,又是倒茶又是递烟,刑警大队的警察开门见山,拿出两张交通摄像头拍摄的照片,一张是蓝色马六违章的照片,车牌号码清晰可见,一张比较模糊,是飞人骑着自行车的身影。

“这辆车,这个人,你们认识么?”警察威严的问道,一双鹰一般的眼睛盯着高经理和白队长。

高经理把照片拿起来一看,那辆车简直太熟悉了,自己才开伊兰特,手底下保安就敢开马六,为这件事他可憋气了好久。

而另外一张照片,白队长也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仇人,这不就是架空自己的保安领班刘子光么,死小子上班没几天,把几十个保安弄得晕头转向,整天跟在他后面混,不把自己这个队长放在眼里。

被警察找,肯定没有好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头道:“认识!”

“是谁?叫什么名字?”

“他叫刘子光,是我们这里的保安员,小痞子一个,我就知道他早晚得进去。”高经理一副先知先觉的样子。

“请问,他犯了什么罪?能判几年?”白队长掩盖不住心中的兴奋。

刑警并不理睬他俩,和派出所警察对视一眼,道:“应该就是了。”

因为志诚花园在自己的管区内,所以小女警胡蓉也跟着来了,确认是刘子光之后,胡蓉心里的感觉却是怪怪的,虽然一直很想把这个讨厌的刘子光绳之以法,但是她却不想以这种方式。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刑警们是开着民用牌照的汽车来的,几个警察也穿着便服,他们在白队长的带领下向保安值班室走去,一边走白队长还一边介绍着刘子光的斑斑劣迹,听的几个警察直皱眉。

虽然今天刘子光休班,但是怕家里人看见他的伤痕担心,所以仍然回到公司,正在值班室看电视,忽然门开了,白队长带着两个身材高大的陌生汉子走了进来。都是浅色夹克衫,藏青色裤子。

“你就是刘子光?”

“对,我就是刘子光。”刘子光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向桌子下面的太平斧,不过他很快注意到来人敞开的夹克衫里面露出的皮带头,一枚银色警徽熠熠生辉,是警察!

值班室里几个伙计也都暗暗握住了家伙,却被刘子光喝止:“都别动,不是老四那边的。”

警察鄙夷的笑笑,拿出黑色工作证出示了一下:“你涉嫌过失杀人,跟我们走吧。”

怕什么来什么!杀人罪啊!虽然只是过失杀人,但是也跑不了几年大狱,刘子光的拳头不由得握紧了,可是想到父母年迈的样子,紧握的拳头渐渐松开了。

刑警也知道刘子光是因为解救被拐卖儿童才被抓的,所以并不想为难他,只是取出手铐将他的两只手拷在前面,拷的也不是很紧,还拿衣服帮着遮盖了一下,就这样带出了值班室。

走廊里,胡蓉正笔直的站着,刘子光看见她,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又见面了,小胡。”

胡蓉一言不发,默默地跟了出去。

一群保安兄弟也蜂拥着出去,有人喊了一声:“刘哥!”

刘子光一回头,潇洒的一笑:“等我回来,地地道道不醉不归!”

众人都紧咬着嘴唇,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刘哥被警察塞进了汽车。

清除了眼中钉,白队长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威风,颐指气使的喝道:“都出来干什么?像什么话!还想干么?都给我滚回去,把那些破烂镐把水管子给我扔了!”

……

警车直接驶进分局大院,在押着刘子光上楼进预审室的时候,正好治安大队的杨峰推门出来,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不由得微笑了一下,笑的很阴,很邪。

8278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8278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8278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