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权门悍妻》(陈瑾宁李良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7:00:47来源:ysg作者:六月

小说主人公是陈瑾宁李良晟的小说叫做《权门悍妻》,是作者六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

《权门悍妻》(陈瑾宁李良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权门悍妻免费试读章节

京中,一个时辰之后,初三把那名士兵请来了。

“参见国公爷!”那士兵显得有些慌张,见了陈国公,便连忙行礼。

陈国公温和地打量着他,温和地道:“你不必怕,本官叫你来,是有事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回国公爷的话,卑职叫杨广全。”

陈国公微微点头,脸上依旧维持着亲切的神色,眸子却是淡淡一沉,“你今日设城门关卡,看到了什么?”

杨广全迟疑了一下,“这个……这个卑职,卑职没见到什么。”

“你直说便是,本官绝不怪罪你。”陈国公请他坐下来,给他倒了一杯酒。

杨广全不敢坐,也不敢喝酒,犹豫了一下道:“国公爷请莫怪罪,卑职看见贵府三小姐与一个男子一同出了城,三小姐……依偎在那男人的怀中。”

陈国公眸色微凉,“你如何知道你见到的那个女子是本官的女儿?”

杨广全道:“卑职之前跟长孙将军,曾跟着他到您的府中拜访,见过三小姐一次,因此认得。”

陈国公噢了一声,随即笑了,“原来是见过,那一定是很相似了,不过,你认错人了,我女儿如今还在府中,不曾外出。”

杨广全一怔,随即就明白过来了,“是,是卑职眼拙看错了,国公爷恕罪!”

“不知者不罪嘛!”陈国公微微一笑,扬了扬手,初三便递过来一张银票塞到了杨广全的手里。

“这个……”杨广全偷偷看了一下,竟是一百两的银票,顿时惊得眼睛都发直了。

陈国公笑着道:“拿着,这是本官请弟兄们吃酒的,只是吃了酒可别乱说胡话就行,有些事情该澄清的澄清。”

杨广全连忙便收了银票,谄媚地道:“国公爷放心,卑职知道怎么说的。”

“去吧!”陈国公微笑打发他去。

杨广全连忙作揖告退。

初三把门关上,转身却已经看到陈国公的脸上骤然笼上了一层狂怒之色。

“国公爷,只怕难绝悠悠之口!”初三担忧地道。

流言已经传了出去,当时城门又那么多人进出,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不在少数。

陈国公额头青筋跳动,“你马上派人去追,追到天脚底,也得把那逆女给我追回来。”

“是!”初三领命而去。

初三走后,陈国公慢慢地闭上眼睛,遮蔽住眸子里的狂怒,只是,耳边声声都是瑾宁那日的决然之言。

她会私奔?一切都毫无征兆。

也许,她只是回了青州?

当晚回了府,长孙氏迎了上来,哭哭啼啼地道:“国公爷,也是我的不是了,事前竟一点都看不出来。”

陈国公心头烦乱,见她在耳边哭哭啼啼,当下便冷着脸道:“你眼里可有这个女儿?但凡你对她在意一些,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长孙氏一味认错哭泣,“是我错了,瑾宁自从青州回来,便一直不喜欢我,母女之间也难免生疏,她心里有事从不跟我说,我见她昔日挺安分的,怎么会料到忽然就出了这种丑事?难怪这几天她如此反常,竟是存了要走的心思。”

陈国公一路进去,听着长孙氏的哭诉,心里的怒火点得越发炽盛,进了屋中一拍桌子,“她的丫头怎么说?”

长孙氏道:“那小贱人开始死活不招,后来上刑才吐了话,说瑾宁去年年底便与那书生认识了,两人一见钟情早已经私定终身,且那小贱人交代说,瑾宁和那书生……早就,早就生米煮成熟饭……哎,怎么会这样的?她还口口声声说嫣儿呢。”

陈国公听得心都凉了半截,生米做成熟饭,她怎还敢应下侯府的亲事?他和侯爷之间的交情,怕是要被她毁于一旦了!

“带那丫头上来!”陈国公越想越生气,爆吼一声道。

长孙氏打发了令婆子去,半响,便见海棠被拖了上来。

海棠被打得奄奄一息,满身的血污,手指肿胀出血,看来确实是上了严刑。

令婆子一巴掌挥在她满脸血污的脸上,恶狠狠地道:“国公爷有话问你,你直说便是,但凡有一句隐瞒,叫你好受。”

海棠颤抖了一下,散乱的头发遮蔽着的眼睛慢慢地睁开,大滴大滴的泪水落下,肿得黑紫的嘴唇动了一下,“奴婢……奴婢不知……”

“不知?”令婆子又一巴掌下去,揪住她的头发厉声道:“忘记方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了?国公爷面前,不得有半句假话,不得为三小姐遮瞒。”

海棠无可自拟地哭了起来,“奴婢知道错了,三小姐……是奴婢撺掇三小姐与那书生走的,三小姐不想走的……”

令婆子眼底闪过一丝凶光,长孙氏暗暗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做声。

陈国公狂怒不已,一脚踢向海棠的肚子,海棠疼得整个人蜷缩着,一口气几乎提不起来,许久,才吸了一口气,“国公爷……杀了奴婢吧!”

“拖她下去关起来,等把那逆女找回来再杀了!”陈国公脸色铁青地下令。

令婆子连忙就命人进来把海棠拖出去。

长孙氏眼底闪过得意之色,却马上垂头掩去,忧心忡忡地道:“国公爷,这如何是好?侯府那边怕很快就要得到消息,这事儿,总得善后。”

陈国公满肚子的怒火乱窜,狠狠地瞪了长孙氏一眼,“内宅出了这样的事情,首先便得问你的罪,你若当不好这个家,我马上便去信母亲,叫她回来。”

长孙氏心头惊跳,眼睛乱飞了一下,却是兀自沉下这口气,道:“妾身无能,叫国公爷失望了。”

她顿了一下,又有些不甘心地道:“上次瑾宁杀了张妈妈,兄长刚好遇见她发狂,教训了她一下,您又心疼着她……”

陈国公眼光冰冷地盯着她,“你的意思是国公府的家事,得你兄长才能主持?”

长孙氏见他盛怒之下,也不敢造次,“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您再生气,也总得解决,不是吗?”

陈国公压住狂怒沉吟了一会儿,道:“侯府那边若遣人来问,你先虚应着,我已经派人去找,想必她也只能去青州,到时候把人抓回来再算。”

长孙氏应道:“是!”

她退了出去,心底却是异常痛快,还能回来?不,陈瑾宁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她会死在狼山!

想嫁入侯府?下辈子也别指望!

 

瑾宁被带到了狼山贼窝里。

前生,瑾宁便来过这里数次,是在山贼被剿灭之后。

这里的建筑都是木制的,虽然建筑不精美但是异常坚固,前生瑾宁来的时候,右翼被火烧过,其他地方还是完好无缺的。

这山贼窝里,有一个地牢。

是名副其实的地牢。

地牢的前身是一个山洞,被山贼占用之后,加固了铁栏和铁门围着,瑾宁便被丢在地牢里。

她听得山贼粗暴的脚步声远去之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地牢只有一盏油灯照明,光线微弱黯淡,仅仅能看清楚眼前一丈的距离。

她双手已经解绑,嘴里的堵塞的破布也被拿走,看来山贼认为已经她完全没有威胁了。

至少,在狼山上,莫说一个女子,便是来百个军士,都未必能起什么风浪。

有微弱的呼吸声传来,除此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她趴在地上盯了外头许久,确定黑暗中没有山贼,她才慢慢地爬过去。

是一个小人儿。

有呼吸的小人儿。

瑾宁确信就是晖临世子,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就着微弱的光线,瑾宁看到他肮脏肿胀的脸,涨红得厉害,人是不知道是昏迷还是睡着,呼吸声很浅很短。

她伸手触摸了一下,他的额头火烧一般的烫人,她心底咯噔了一声,发烧了。

她的触摸让晖临世子醒来了,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底注满了惊慌之色,瑾宁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世子不要怕,我是你娘亲派来救你的人,别怕,别出声。”

晖临世子眼底的惊慌慢慢地褪去,却涌上了泪水,浑身颤抖。

瑾宁放手,然后抱着了他,继续轻声安抚他的恐惧,“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别怕,很快就能回到你母亲的身边。”

他抱住瑾宁,一双小手死死地攥住瑾宁的脖子,身子依旧抖得厉害,眼泪一滴滴地落在瑾宁的衣衫上,但是却没哭出声来,一个四岁多的孩子,这般懂事坚强,瑾宁心疼得几乎落泪。

她为自己曾经想过袖手旁观而感到羞耻不已。

“好,晖临很乖,听我说,坏人在这里的时候,你继续睡觉,我叫你的时候你才起来,你不要哭,不要闹,不要出声,知道吗?”瑾宁拍着他的后背道。

“知道……知道了。”晖临世子鼻音重重地道。

“乖,好乖。”瑾宁鼻子一酸,其实她都能对平安公主和李大人此刻的心情感同身受,孩子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会不会受苦,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这种折磨,噬心得很。

她知道自己处境凶险,自己逃出去尚且有困难,带着这孩子更是困难重重,她或许会死在这里。

但是在这一刻,她竟然没想到前生的仇恨,只想着如何能把这孩子带出去。

她脑子飞快地转着,晖临世子初七晚上遇害的,也就是说,距离山贼下手还有两三天。

她不能等到那时候才逃走,她得想个法子。

摸了摸腰间,流云鞭还在。

瑾宁知道这群山贼穷凶极恶,绝非善类,也不会有人情讲,如果真的和长孙拔勾结,长孙拔是一定不会让自己活着回去的。

不过,让瑾宁奇怪的一点是长孙拔如果真的要自己死,为什么山贼还不杀了她?

她不认为留着她的性命对长孙拔有什么好处。

她活着对长孙拔有什么好处?

不,她活着对长孙拔没有好处,但是,山贼可以问长孙拔要好处。

既然利益攸关,那么,自己还不会这么快被杀掉。

她开始思索逃生计划。

她的眼睛,落在那一盏油灯上,再看看自己的牢室地上铺着的干燥的稻草……

放火是如今最好的计划,虽然危险,可既然山贼没有立刻杀了她和晖临,想必是还有跟雇主的条件未曾谈妥,没谈妥,山贼不会让她或者晖临死的。

她静待时机,现在外头不知道有没有人,如果没人,那就是死路一条。

等了大约一个时辰,晖临慢慢地睡去。

一道黑色的小小影子飞快而来,瑾宁眸色一亮,小黑!

不,不止小黑,还有一道身影。

那影子渐渐清晰,瑾宁心头一阵突跳,无论是前世今生,他都是她的福将。

陈靖廷眸子若火,压低声音,“先别声张,我找地方躲起来,现在不是逃出去的好时机。”

“放火!”瑾宁轻声说,伸手指了指油灯,然后蹲下来抚摸着小黑的额头。

陈靖廷眸子里露出诧异之色,本以为她被关押在此处会很害怕,却没想到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是不是意味着,他的到来,很多余?他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着,躲在了无人能看见的黑暗角落。

小黑呜呜地低鸣了两声,便跟着陈靖廷躲在了黑暗的角落里。

陈靖廷并未看到躺在里头的晖临世子,一路追着马车上来的时候,他便意识到陈瑾宁不是跟什么男人私奔,而是被掳走。

所以,他一直在外头守着,伺机混进来。

刚才所幸小黑是先引开了门口守着的山贼,能让他先混进来躲在隐秘处,静待山贼远去,小黑回来,他才跟着小黑一路进来。

小黑能嗅到主人的气味,因此,跟着小黑没错。

晚上亥时左右,便听得外头有脚步声。

瑾宁坐在晖临身边,打了个呼哨。

地牢里顿时起火。

两名山贼迅速冲进来,还没张嘴喊,陈靖廷长剑封喉,两人闷吭一声,便喷血倒地。

陈靖廷在山贼身上找出钥匙,打开铁门,“快走!”

陈瑾宁一把抱起晖临,疾步便走了出去。

“你还带着人?”陈靖廷一怔,借着火光看,竟是一个神色慌张的孩儿。

“是晖临世子!”瑾宁悄声道。

陈靖廷眸子一沉,迅速伸手想抱晖临,可晖临却只死死地抱住瑾宁,不肯放手。

“不碍事,我抱着他,你前头掩护我。”瑾宁道。

山贼守护地牢的人不多,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且上狼山也不是那么容易,因此,并未料到有人闯进来。

三人一狗,飞快地离开地牢。

一路出去,不见有人,但是地牢起火,终究会被大本营发现,所以要迅速离开。

陈靖廷拉着瑾宁往右翼而去,进来之前,他也查探过,右翼的山贼比较少。

 

离开山贼窝,便听得身后传来喧天声音。

“追来了!”瑾宁回头看,只见火光冲天,百余名山贼持着火把追上来。

陈靖廷厉声道:“你快走,我挡着!”

瑾宁知道他一人之力可脱身,便道:“我会给你留线索,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暂时躲藏,你脱身之后一路往右,巨石旁有藤蔓掩映,是一处洞口。”

说完,抱着晖临往前死命地跑,但是山贼从三面围过来,瑾宁一时还逃不得。

她解下腰带,把晖临绑在背上,持着流云鞭,与小黑加入了战圈。

小黑的战斗力很强,冲上去就是一顿撕咬,倒是为瑾宁解除了几个危机。

只是背着晖临,到底吃亏,她不能主动进攻,只能是步步防守,不过百余招,两边手臂因抵挡而负伤,小腿也被砍了一刀,晖临吓得大哭起来。

陈靖廷冲天而起,从几十人围困中脱身,矫健地连续踢飞几人,回头问瑾宁,“伤得如何?”

“轻伤!”瑾宁忙乱中应了一句。

“快走!”陈靖廷挥剑拦住了围攻她的人,厉声道。

陈瑾宁丝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她一路狂奔,漆黑中压根看不见路,只凭着记忆跑。

她没什么天赋,就是记忆力好得很,加上前生在战场的历练,让她对方向辨别十分清晰。

一路奔跑到山洞,她丢下手绢,便闪躲进去,解开晖临世子,才大口呼吸了一下。

“不要怕,安全了。”瑾宁抱着晖临,气喘吁吁地安慰道。

晖临软软地趴在她的身上,已经没有哭泣,但是也没回应瑾宁。

瑾宁感觉到他的身子很烫,看来病情严重了许多,得赶紧下山看大夫才行。

她抱着晖临,等了大概有半个多时辰,才听得外头有动静。

她心中一紧,不知道来的是山贼还是陈靖廷。

当看到小黑窜了进来,她的心一松,一手抱住小黑,看到陈靖廷也闪了进来。

血腥的味道钻入了瑾宁的鼻子里,还有他沉重的呼吸声。

瑾宁一惊,“你受伤了?”

“小伤,不碍事。”陈靖廷沿着她的身边,慢慢地坐下来,“这个地方,山贼不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瑾宁道,她前生发现这个山洞也是无意中的,前头一片藤蔓遮挡,不容易发现,只会以为这里是藤蔓缠生的山壁。

漆黑中,星月照不到,只有两人急促的心跳声,晖临世子因为陈靖廷的进来而醒来了,发烧加上漆黑惊惧,他开始哭了起来。

“不哭!”瑾宁哄道,“你哭了会把坏人引来的。”

晖临吓得当场就噤声,把头伏在瑾宁的肩膀上。

“你为什么对狼山地形这么熟悉?”陈靖廷压低声音问道。

瑾宁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做声。

远处,听到杂乱的脚步声走过,还有怒吼的声音,“搜,把狼山每一寸土地都给我搜,找到那两个小贼,把他们千刀万剐。”

晖临死死地抓住瑾宁的手,瑾宁抱着他,轻轻地拍着后背安抚。

洞很小,只能勉强容纳两人,所以,瑾宁和陈靖廷必须靠得很近,两人的心跳声如雷般鼓动着。

外头有火把照亮,两人对视了一眼,瑾宁有些紧张,陈靖廷拉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摁在宝剑上,整个人如蓄势待发的豹子,只等着敌人走近,便杀出去。

所幸的是,瑾宁找的这个位置确实够隐秘,火把的光芒逐渐远去,瑾宁松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也慢慢地放松。

陈靖廷松开她的手,却感觉手心粘稠湿润,他闻了一下,是血。

他一怔,方才他一直抓住她的伤口,她怎么不说?

“伤势要紧吗?”陈靖廷压低声音问道。

“不碍事。”瑾宁的声音透着怪异。

陈靖廷听出来了,“怎么了?”

瑾宁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地道:“我右手往外五寸,砍!”

陈靖廷手中剑光一闪,准确无误地砍在了她右手往外五寸的地方,血腥的味道散开。

陈靖廷伸手触摸,是冰冷发滑的触感。

蛇!

“咬了吗?”

“嗯!”瑾宁道。

晖临卷缩着身子,声音发抖,“是什么?”

“蚂蚁。”瑾宁笑着,“不怕,蚂蚁咬人不痛。”

陈靖廷沉默着,执起瑾宁的右手,抚摸到伤口的位置,“太黑,无法判断是不是毒蚂蚁,你忍着。”

“谢谢!”瑾宁的声音隐晦不清。

剑尖挑开她的皮肉,他的手掌慢慢地从肩膀处一直扫下来,带着温热的内力,挑开的伤口便开始溢出鲜血。

“你随身带有沉水香,是吗?”瑾宁的声音低沉无力,看来,确实是毒蛇。

黑暗中,陈靖廷的眸子闪了一下,“是。”

沉水香,疗风水毒肿,去恶气,疗恶核毒肿的功效。

他取出香囊,手指捏开一块沉水香,内力灌注顷刻便成粉末,放入她的口中。

血放差不多,陈靖廷才撕开衣裳为她包扎好。

瑾宁的头,慢慢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有大战后的虚脱。

陈靖廷扣住她的手腕,脉搏略快,但是,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瑾宁睡去,沉水香有安神的作用,她的睡眠竟出乎意料地好,没有噩梦。

在这外有追兵,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毒蛇的山洞里,她睡了重生之后第一场安稳的觉。

陈靖廷没有睡,背靠着山壁,耳听八方,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尽收耳中,他特别留意爬行和嘶嘶的声音。

但是,最清晰的,却是她均匀的呼吸声

陈靖廷发现,她连鞭子都放了下来,她对他是完全的信赖。

想起方才她一系列的行动,简直不可思议,受了内伤没几天,却能抱着晖临撑过一阵阵的厮杀。

只是,听说她是在青州的瑶亭庄子里长大的,这一身功夫,跟谁学的?

陈靖廷忽然发现,那小黑呢?

他下意识地四处看一下,自然也是看不到,可却惊醒了瑾宁,瑾宁头也没抬起,道:“小黑在外头,危机解除它会进来通知的。”

陈靖廷轻哼,“这小畜生倒是懂事。”

晖临悄然抬起头,奶声奶气地道:“阿娘说只有她才能叫我小畜生,你不许叫。”

两人都笑了,瑾宁拍着晖临世子的后背,道:“不是说你呢。”

气氛也融洽了许多,刚五月天,山中气温低,瑾宁本来伤势未曾痊愈,今晚又添了新伤再被毒蛇咬,身子便比往常虚弱了许多,冷得有些发抖。

三人靠成一堆,互相取暖。

沉水香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开,叫人在这凶险的夜里,也觉得无比的宁静安稳。

权门悍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权门悍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权门悍妻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