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心底的爱那么长》(沈清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7:09:07来源:ysg作者:糖宝

小说主人公是沈清澜的小说叫做《心底的爱那么长》,是作者糖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四年前她被陷害失去清白,被迫顶罪锒铛入狱。身陷沼泽,却不料怀有身孕,她以为这是上天怜悯送她的礼物,却被告知夭折。满心的伤痛,都化作满腔的恨。为复仇自荐枕席与同父异母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休。

《心底的爱那么长》(沈清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心底的爱那么长免费试读章节

沈清依盯着他把酒喝完,心呯呯直跳。

虽然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却从来不碰她。

结婚的事也从来不提。

她不得不另想办法。

一天不成为贺太太,她就一天无法安心。

这次陪他应酬,李总明显是想拿下万盛集团这一年的广告案。

她就趁着这次机会,给他的酒量加点料,发生关系,或者怀上他的孩子。

进入贺家,那就是铁板订钉的保障了。

而且,若是被发现,她完全可以推到李总身上,说他们想要拿下万盛集团的广告案,才出此损招。

沈清依怕药效不够,又给贺景承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这一杯我和你一起喝吧。”

沈清依抿了一小口,皱着眉就抱怨,“好难喝啊。”

她的媚眼皱在一起,样子有几分可爱。

贺景承伸手刮刮她的鼻子,“你不用学会喝酒,和我在一起,谁敢让你喝?”

沈清依往他怀里钻,不忘朝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李总得意的瞟一眼。

不得不说,贺景承这话太让她有面子了。

包间里有空调,凉爽爽的,但是贺景承觉得又闷又热,他扯了扯领口,沈清依发现他的不自在,“要不我们走吧。”

沈清依硬是往他身上挂。

贺景承的视线有些浑浊,他推开沈清依,“我去洗手间。”

他不讨厌沈清依,但是对他却提不起哪方面的欲望。

找不到第一次那种在一起的激情与快感。

他走出包间,眉心紧皱,眼底阴骜一闪而逝。

他是什么人,身体忽然出现这种状况,明显是不正常。

他咬着后牙槽,算计到他头上来了。

但是,这药貌似药效很猛烈。

那股燥热,如同是有生命的邪火,尽往他敏感的地方窜。

那地方,已经起了反应。

他低声咒骂了一声,打开水龙头,往脸上冲水,试图浇灭那股火。

“你喝的酒被下药了。”沈清澜站在男洗手间的门口。

贺景承抬起头,睫毛上挂着水珠子,有些看不清眼前的女人。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贺景承一把抓住,抵在洗手池子边缘,她的腰被磕的生疼,低呼了一声。

可是落在贺景承的耳朵里,成了邀请他诱人的音律。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一只手抓住她挣扎的手,另一只手已经探进她白色的工作服里,扣住她纤细的腰。

他的声音低哑,粗重的呼吸,加上他湿了脸,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和沈清澜身贴身。

说不出的性感。

“钱你开……”

沈清澜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

又是钱。

在他的眼里,自己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卖?

“景承……”

这时响起沈清依的声音。

原本沈清澜想要推开他,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她改变了主意,一把抱住贺景承的腰身。

转了一个身,推开一个隔间,两人进去,沈清澜顺手关上门。

贺景承嘲讽,“这样的事做了多少次了,这么娴熟?口味挺重,这地方也行。”

沈清澜心里知道他在嘲讽什么,扭过头不去看他鄙夷的眼神,伸手从身上摸索掏出一粒药,递给贺景承。

“吃了可以缓解。”这地方什么乱七八糟的药都有。

这楼上是房间,就只供那些个有特殊需要客人而设立的。

领班怕她招了别人的道,随身让她携带着解酒药和这种解药。

虽然她只是服务员,但是难免遇见难缠的客人,若是让你喝,你不喝,肯定是过不去。

这地方不缺好色之徒。

所以身上带着以防万一。

当然这些道道她刚来不会知道的,都是领班教她的,领班对她真的格外照顾。

贺景承的眼眸有些红,盯着她手里的药,并没有吃。

明显贺景承不信任她。

沈清澜当然也知道他的顾虑,他和自己不熟。

怎么会随便吃她给的东西。

她将那白色的药粒,咬了一半吞下去,表明她并不想害他。

贺景承心里愣了愣,她的举动另他意外。

“你看,我没事,不是毒药。”沈清澜仰着头,看着发愣的男人。

他的脸色依旧潮红。

沈清澜将药试着递到他的唇边,这次贺景承没拒绝。

只是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

 

“景承你在里面吗?”沈清依的声音再次传进来,这次声音明显近了。

她就在男洗手间。

沈清澜低着头,并且将声音压的极低,“我不想找麻烦,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贺景承笑了,“怕了?”

沈清澜苦笑,“贺先生的女人都太难缠,一次就差点害死我,我可不想有第二次。”

“她不一样,她很善良。”贺景承淡淡的道。

沈清依善良?

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的?

沈清澜紧紧的抿着唇,没去反驳,她知道空口无凭。

说了别人也不会信,不如让他慢慢发现。

既然是装,早晚会漏出马脚。

她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去和他争辩什么。

贺景承刚想走,但是又收回了脚步,俯身将唇瓣贴着他的耳畔,“你叫什么?”

他说话的热气尽数撒在她的耳畔,痒痒的麻麻的。

沈清澜往后撤着身子,小声回应,“清澜。”

她没说姓,她怕贺景承察觉。

“青兰?”他以为她姓青。

毕竟他问了,她不可能只说名字不说姓。

所以他想到了一种花的名字,乍一听,很俗气,消化过后却觉得有别样的味道。

沈清澜笑笑没更正,一个名字而已,他怎么称呼无所谓。

“景承你去那了?”沈清依带着哭腔了,又隐约透着担忧。

贺景承看了一眼沈清澜,拉开了隔间的门,出去时不忘把门关上。

“你怎么了,你突然出来我又找不到你。”沈清依扑上来拽住贺景承的手臂,借着余光往贺景承故意关上隔间的门里望。

“没事,我们去吧。”贺景承揽住沈清依的肩膀,搂着她往外走。

沈清依抬头望着贺景承还有些泛红的脸,忘记了他刻意关门的事,而是说道,“我想回家了。”

“嗯。”

贺景承搂着她直径朝会所外走去。

沈清依将头埋进贺景承的胸口,“那包间里,想要接下万盛这一年广告案的李总怎么办?”

贺景承脸色沉了沉,在这忽明忽暗的走廊,神情越发的冷森。

敢算计他,还想拿案子?

这时想要谈下案子的李总也走了出来,看见贺景承要走,连忙追了上来。

“贺总,您看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能把案子交给我们公司吗?”

贺景承停住脚步,面容含着一丝笑,只是那笑冷飕飕的,并不和善,“放心,我一定会考虑。”

李总一愣,听出他带怒意的含义。

李总想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没得罪他呀。

“景承不如就答应了李总吧,我看他怪不容易的。”沈清依卖了李总人情。

又会让贺景承觉得她单纯善良,不谙世事。

贺景承淡淡的挑着唇,并没有松口,而是揽着沈清依离开。

今天若不是沈清依缠着他,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地方。

这样的小事,那里需要他来谈。

贺景承貌似无意的问,“他找你了?”

沈清依当然知道贺景承指的什么。

躲在他怀里撒娇,“他求到我了,我看他挺不容易的……”

沈清依知道这事藏不住,不如大方的说出来,只是看她怎么说了而已。

她回答的的话里,字里行间,都是她的善良,不忍心拒绝别人的请求。

“瞎闹。”贺景承似是严厉的话,却又透着宠溺。

沈清依知道,他没生气。

坐在车里,沈清依时刻观察着贺景承情绪。

他一点那样的意思也没有。

难道是药假?又或者放的不够?

心中万千猜测,但是却不能去试探。

她不傻,贺景承更不蠢。

只要她露出一点试探的意味,贺景承一定会发现。

弄不好,惹来一身骚。

她侧头靠在贺景承的肩上,眯着眼睛,“我困。”

贺景承斜睨了她一眼。

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睡吧。”

沈清依想他做点什么,疯了想他对自己做点什么。

可是,贺景承完全没有哪方面的意思。

平静的犹如没有波澜的湖水。

车子停在沈家,沈清依没醒,靠着贺景承睡着了。

犹豫了片刻,贺景承将她抱下车。

佣人开的门,看见是贺景承,立刻尊敬的请他进来。

沈沣和刘雪梅在客厅脸色不怎么好,是沈沣提起了沈清澜的事,刘雪梅不高兴。

“出狱不回来,可能是没脸进门,她成年人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刘雪梅冷着脸,她有儿子,又有女儿攀上贺景承,她怕什么。

在沈家的地位,不比沈沣低。

说到底沈清澜是他的骨肉,这出狱了,却不见人,多少有点挂念。

虎毒不食子,他没有丧心病狂到不顾自己孩子的死活。

当时也是没办法,若不让沈清澜顶替,清祈就要坐牢,他就这么一个儿子。

肯定是不会让去坐牢的。

沈沣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刘雪梅冷哼,“你儿子有出息,女儿也有出息,去想那个满身污点的女人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贺景承抱着沈清依回来……

 

刘雪梅赶紧收了声,从沙发上站起来,笑颜逐开,“景承来了。”

看到他怀里抱着的人,笑容更加的深刻了,“这孩子真是,怎么能让你抱着呢。”

说着刘雪梅就要把沈清依叫起来,贺景承阻止了她,“我送她回房睡。”

他不是第一次来沈家,对于清依的房间也熟。

刘雪梅笑的合不拢嘴,“好,好。”

她知趣的没再跟着。

贺景承上楼,刘雪梅再次坐到沙发上,看着沈沣,“看到没有,这才是你女儿,这么的有出息,不是她,就那个小建材公司会有今天吗?不是清依,早就倒闭了。”

沈沣顿了顿,确实,不是沈清依,公司四年前就倒闭了。

哪里还有今天的风光。

他这个女儿确实比较有出息,能够拿下贺景承。

想着他不自觉的朝楼上看去。

刘雪梅见好就收,主动坐到沈沣身边,给他揉着肩膀,“你不能在贺景承面前提沈清澜的事,贺家是什么家庭?要是知道我们家,有做过牢的,肯定会影响清依的婚事。”

“可……”

“就算不说,她也还是你女儿,血缘这东西改变不了,只是不对外说起而已,四年过去了,你又不是名人,谁会知道你还有个女儿。”

刘雪梅继续劝说。

沈沣犹豫不决。

刘雪梅再接再厉道,“难道你要沈家毁在她手里?我们有今天容易吗?你想让人戳脊梁骨,说你有个吃过牢饭的女儿?”

沈沣虽然对沈清澜有那么一点愧疚之心,但是对比沈清祈和沈清依。

他更爱清祈和清依多一点,而且他也无法放手现在拥有的一切。

刘雪梅说的对,就算不认,她身上流着始终是他的血,这点改变不了。

没必要去为了一个没有未来的女儿,弄丢现在的一切。

他伸手握住刘雪梅的手,“都听你的。”

刘雪梅笑了。

楼上,贺景承将沈清依放下,沈清依却拉住他的手不放,“别走,陪陪我。”

贺景承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合着,你一直装睡的?”

“没有,人家真睡的,就是……不舍的你走。”说着沈清依坐了起来,用胸口去蹭贺景承,搂着他的脖子不松。

贺景承低眸看着她,心情平静的连他自己都觉得不正常。

不是没睡过。

可是为什么看见她这样,依旧无法冲动的要了她。

他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拍她的背,“时间不早了,睡吧。”

沈清依委屈的望着贺景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你要对我负责,如果不喜欢……我……我放你……”

“胡思乱想什么呢?”

贺景承打断了她,“睡吧。”

最后这句,贺景承有点失去耐心,有些命令的意味。

沈清依不敢在继续,只能乖乖的躺下。

贺景承烦躁的扯了扯领口,明明不勒人,可是他却觉得快要被闷死了。

“过几天我让家里人去挑日子,把婚礼办了。”

沈清依猛的睁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真的?”

“真的。”

贺景承肯定的答案,让沈清依欣喜若狂。

她没想到好事可以来的这么快。

“景承我爱你!”沈清依楼住贺景承献上自己的吻。

贺景承心情一点波动也没有,就像是天天吃饭一样,一点也激不起他的激情。

他推开沈清依,“今天很晚了,我先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没去听沈清依的回应,贺景承就出去了。

楼下刘雪梅见贺景承下来,立刻迎了上来,“这么晚了,要不留下来过夜,我给你收拾房间。”

“不用,我还有事。”

贺景承淡淡的语气。

“那我送你。”刘雪梅去开门。

沈沣叫住了贺景承,他坐在沙发上没动,贺景承再怎么有本事,在他面前也是晚辈。

他开门见山的说,“景承啊,你和依依订婚都快三年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老沈,你干嘛啊,现在年轻人,都喜欢谈恋爱,婚事不急。”刘雪梅也想让他们赶紧结婚。

这事才算定死,没有反悔的余地。

一天不结婚,她也多着急一天。

可是她不敢逼贺景承,这事儿还得贺景承先提。

他们先提,显得有点上赶着了。

“景承你别听他的,老了,想的多……”

“关于婚事,我已经打算让家里人定日子,至于什么时候,我暂时还没有准确的时间。”

心底的爱那么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心底的爱那么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心底的爱那么长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