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摄政王的心尖妃》(夏子安慕容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2019-06-10 17:47:49来源:ysg作者:六月

小说主人公是夏子安慕容桀/的小说叫做《摄政王的心尖妃》,是作者六月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特工军医穿越为相府嫡女,受父亲与庶母迫害,嫁与摄政王,种种陷阱,处处陷害,凭着一身的医术,她在府中斗争与深宫之争中游刃有余,诛太子,救梁王,除瘟疫,从一个畏畏缩缩的相府小姐蜕变成可以与他并肩而立的坚毅女子。“你再偷跑出去,本王打断你的小短腿,有哪个王妃怀着身孕还四处跑?”“江东闹瘟疫,我身为官民署的大夫,自然是要去的,你再拦我,疫症都要传到京都了。”铁臂

《摄政王的心尖妃》(夏子安慕容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摄政王的心尖妃免费试读章节

茅房的门“咿呀”一声打开,夏泉看到确实有人在,心中大喜,正欲一手揪出那人,却见一颗黑脑袋慢慢地探出来。

“少爷?”夏泉的手生生地收回去,惊诧地看着相府的少爷夏霖。

夏霖,是夏婉儿的双胞胎弟弟。

夏霖小的时候发过一场高热,痊愈之后,智商便有些偏低,这些年虽然也看了不少大夫,但是就连御医都说,他的智商停留在八岁左右。

“夏泉你这个狗东西,连本少爷蹲茅房都要偷窥?我告诉爹爹去!”夏霖大怒,从里面扔出一堆草纸,全部都砸在夏泉的脸上。

“少爷,对不住,是奴才的错,奴才以为里面有野猫!”夏泉知道这位少爷的脾气,闹起来是不管不顾的,即刻就认错。

只是,心头却有些疑惑,为什么少爷会来到这里上茅房?

子安也十分诧异,方才她推陈二进去的时候,茅房是空无一人的,这个夏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夏霖在里面,那陈二呢?

“都给我滚,滚,不许看我上茅房!”夏霖在里面大吼。

夏泉一扬手,带着人匆匆走了。

没一会儿,翠玉姑姑也带着绸缎庄的人离开。

子安瞧了茅房一眼,然后快步进去对漱玉道:“这闹得太乱了,你去煮一壶开水给母亲沏茶。”

漱玉脸色有些苍白,心虚之下自然不敢违背子安的话,应声便去了。

子安确定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才走到茅房前轻轻地叩门,“霖儿,好了吗?”

夏霖闷声问道:“大姐,坏人都走了吗?”

“走了!”子安轻声说。

夏霖这才开了门,子安看进去,陈二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脸色都青了。

夏霖是个智障儿,而且平素与原主的关系不差。

“霖儿,你怎么来这里上茅房了?”子安拉着他出来,拍去他身上的尘土。

夏霖得意地道:“我见夏泉带着那多人过来,就知道肯定是找大姐的麻烦,以前都是这样的。”

子安了然,这夏泉针对原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大概也是为玲珑夫人所用,倒是夏霖这个傻小子,却有护着姐姐的心思。

“对了,霖儿认识茅房里的人吗?”子安问道。

“陈二!”夏霖指着陈二得意地说。

陈二颤抖着走出来,躲闪地四处瞧了一下,才压低声音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安对夏霖道:“霖儿你先回去,大姐屋中有人的事情千万不可跟任何人说,即便母亲也不能说,否则夏泉又会来欺负大姐的。”

夏霖拍着胸口保证道:“大姐放心,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的,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大姐。”

送走了夏霖,子安一手揪住陈二的衣领把他拖进了杂物房里。

陈二摸着发痛的脑袋,还是有些摸不清状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刚才说我被人丢在袁氏的床上,是谁这么斗胆?”

子安看着他,从他话中的骄矜可以听出,他在府中身份不一样。

“你和玲珑夫人是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这样出卖你?”子安问道。

陈二冷笑一声,“你想说什么?”勾搭相爷夫人,自然是万劫不复,但是,不会是玲珑安排的。

“我想说什么,你心里很清楚。”子安听着外间的脚步声,知道漱玉回来了,陈二不能留在这里,必须要马上离开。

陈二也听到了脚步声,神情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今天,是玲珑让人传他过来的,说是有差事吩咐他去做。

他来了之后,喝了一杯茶便人事不知了,醒来时便看见了夏子安。

如果说,这真的是一场阴谋,那么,出卖他的人必定就是玲珑,若没有她的授意,她屋中的人怎敢对他下手?

想到这里,他眼底顿时腾起熊熊烈火。

子安看到这里,心中也多少有些明白了。

“你跟玲珑夫人认识也有十几二十年了,按理说,她不会害你,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呢?”子安试探地问。

陈二瞧了子安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们认识了那么久?”

“自然知道,在玲珑夫人孀居期间,你们便认识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最近父亲也总是提起为何你老是去夫人那边,看来,父亲有些误会了。”子安淡淡地说。

陈二果然显得有些紧张,压低声音问道:“你父亲问起过?”

“问起过。”子安定定地看着他,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

如果说陈二和玲珑夫人之间没点什么,把她的脑袋砍下来她都不信。

陈二挺直了腰,“问起过又如何?我跟夫人之间清清白白,又没有苟且之事。”

他说这话,多少有些底气不足,眼神躲闪。

子安心里便有数了,她说:“你先在这里等着,顷刻我来带你出去,你必须要离开夏至苑,否则,你这条命算是折在这里了。”

陈二自然知道其中利害,他点头,巴巴地看着子安,“你快去安排,如果这是一个阴谋,外面肯定还有人在守着。”

“你倒是不笨!”子安哼了一声,随手拿了一个废置的灯罩,转身出去了。

 

子安回到屋中,见漱玉正在沏茶,袁氏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迷魂药的作用还没过,方才她也是强撑着熬过来的。

“大小姐,夫人睡着了。”漱玉见子安进来,显得有些心虚,退到一旁去。

“嗯!”子安点点头。

漱玉刚进寝室,后脑勺便传来一阵疼痛,轰然倒地。

子安三下五除二把她的衣衫剥下,再把她挪动到内室的角落里,用一张棉胎盖上。

片刻之后,子安带着“漱玉”出门,漱玉手里捧着许多东西,都是些陈旧的盒子,顶端放着一个灯罩,遮蔽了整张脸。

门口果然有两人在徘徊,见子安出来,两人便装作路过,分两边散去。

“走快点!”子安厉声呵斥。

“漱玉”亦步亦趋地跟着,幸好府中侍女为了美观,裙摆都很长,遮蔽了那一双大脚。

子安顺利地送“漱玉”出到门口,门房坐在一旁,见子安出来,他便站起来躬身,“大小姐!”

子安瞧了他一眼,滴水之恩,点滴在心头,她记住了这个人。

子安轻声道:“嗯,谢谢你。”

小厮微怔,脸色涩然,“奴才什么都没看到。”

“我说的那馒头和那碗水。”子安轻声说。

小厮神色有些慌乱,“不是奴才!”

他转身便进了门房里,躲在不肯出来。

子安深呼吸一口,转身便回了去。

她直接去老夫人的屋中,刚进门,便见夏泉领着人出来,翠玉也站在了门口。

夏泉瞧了子安一眼,面无表情地越过。

蓝玉姑姑走出来,冷笑一声,“大小姐,你这去茅房去得可真久啊。”

子安没说话,走了进去。

屋中的人仿佛连姿势都不曾改变过,老夫人旁边的茶几上的茶水已经凝了一层茶末子,一口未饮。

玲珑夫人见她进来,神色颇为不悦,“老夫人让你抄写佛经,你去了哪里?”

既然都在粉饰太平,子安自然没有戳破,她规规矩矩地上前,“老夫人恕罪,孙女方才觉得肚子有些不适,便回了屋中找些药服下,感觉好些便急忙赶过来继续抄写佛经。”

“那也应该回来说一声的,你母亲便不曾教过你礼貌吗?”老夫人破天荒地发话了,神色笼着一层阴寒之色。

子安陡然抬头,直视老夫人,“对不住,老夫人,子安确实没有家教。”

家教两个字,便把整个相府都牵涉进去了。

老夫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她扬了一下手,蓝玉姑姑端着一杯酒出来。

子安心头警钟大作,这是一杯毒药。

屋中的下人除蓝玉与翠玉之外,都出去了,大门关闭,便连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玲珑夫人的脸上,渐渐地浮起了一丝浅淡的笑意,眼底的痛快之色,越发明显。

老夫人眸光如毒蛇一般盯着子安,缓缓地道:“三天前,你公然悔婚,拒上梁王花轿,皇后震怒,必定会迁怒我们相府,这是你自己犯下的罪孽,不该连累父母家人,皇后娘娘恩赐于你,留你全尸,你饮下这杯酒,相府会对外宣称,你是暴病身亡,可保你名声,否则,一旦皇后娘娘降罪的旨意下来,便是你断头之日,你连全尸都留不得。”

她看向夏丞相:“父亲也是这样意思吗?”

夏丞相眼底丝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与憎恨,悔婚一事让他面子尽毁,还得罪了皇后与梁王,这将影响他的仕途。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夏丞相说完,便转过脸,连看都不愿意看她。

子安笑了起来,“好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玲珑夫人站起来,摇着款款长裙来到她的面前,伸手取过酒杯,递给子安,轻轻叹息一声,“作为你的庶母,我看着你长大,实在不忍心看到你有这样的下场,但是,你得罪了梁王,得罪了皇后娘娘,势必是活不下去的,还不如自行了断,也算是为自己留了个全尸。”

子安没看她,仍旧看着夏丞相,“陈二也是你们安排的吧?把她与陈二拿住,便可对外宣称她果然偷人,那么在婚礼上甩出来的那一封休书便算不得是胡乱堆砌罪名构陷原配,看来,我悔婚的时候当着宾客说的那些话,并无作用,反而让你们打蛇随棍上,我失策了,相府,男盗女娼,一窝子的恶贼。”

老夫人怒道:“你再胡言乱语,也救不了你自己的性命,这是你自己找的,若你听话上了梁王的花轿,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仗着丁点的小聪明,便想与整个家族作对?你也不免高看了自己。”

 

子安讽刺地看着老夫人,“有什么办法?我这个相府的嫡女,却不得不以这点小聪明抵抗自己的厄运,而我的厄运,是我的至亲带给我的。”

夏婉儿冷冷地道:“你休要埋怨谁,在这个府中,你已经享受了十六年的荣华富贵,若不是你拒婚,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子安冷眼看她,“是吗?这十六年的荣华富贵里夹着多少你们母女对我的辱打与伤害?”

夏婉儿哼了一声,“没有人虐待过你,是你不存感恩之心,母亲对你不好么?在这相府里,你吃得饱,穿得暖,你该知足了。”

“好一句知足,有这样的家人,夏子安要认命!”子安别有所指,只可惜无人听得出。

她伸手接过玲珑夫人手中的毒酒,她一眼便知道杯中的是鸩毒,毒性很强,入口封喉

夺魄环能把毒性散发出去大半,她喝了这酒,还是会中毒,只是不会要命。

宫中。

梁王自从病倒以后,在宫中休养了三日,病情算是稳定了。

他拖着一瘸一拐的脚步走在御花园里,心情糟透了。

“鑫儿,别多想,这个夏子安配不上你,母后一定会为你找一个高门贵女,比这个夏子安好一百倍的。”

“母后,”梁王眼底有阴郁之气,“以后不要再张罗,我谁都不想娶。”

皇后着实恼怒夏子安,若不是她悔婚,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儿子变成这般颓废。

她是真后悔没杀了她,不过,把她指给慕容桀也是一件美事,恶心了慕容桀,也惩罚了那小贱人。

“为了那么一个不知羞耻不识抬举的女人颓废,你还有点亲王的气度吗?”太子鄙视地说。

梁王冷眼睨着太子,“你来做什么?还嫌看不够我的笑话吗?”

太子哼了一声,“皇兄,不是本宫说你,就夏子安这样的货色,便是白送本宫都不要,你还为她伤神,值得么?这天下高贵的女子多了去了,随便挑一个都比她好。”

梁王眉心隐隐跳动着怒气,“本王什么时候说过为她伤神?”

太子毫不留情地戳过去,“你一直躲在宫里不出去,不就是不敢面对吗?”

梁王盯着他,眸子阴郁,“本王还没问你,你与那夏婉儿是不是有私情?夏丞相那老狐狸本来是要把夏婉儿嫁给本王的,但是他前来找本王,说夏子安思慕本王已久,又是嫡女身份,本王才同意换人,如今想想,竟是你从中动了手脚,你与那夏婉儿勾搭在先,硬逼着夏子安嫁给本王,本王会这般丢脸,多亏了你了。”

太子被他揭穿,恼羞成怒,“什么私情不私情的?本宫与夏婉儿本就不太熟悉,充其量是见了几次面,你还相信夏子安的话?这个女人把你戏弄在掌心之上,你不迁怒与她反而为她说话推搪,你是腿残疾了,又不是脑子残疾,怎就这般窝囊?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够了!”皇后勃然大怒。

太子悻悻地道:“母后您便宠着他吧,这样下去,他迟早窝囊死。”

说完,冷冷地走了。

梁王气得头皮一阵阵发麻,他伸手扶住旁边的银杏树,手脚有些颤抖。

“鑫儿,怎么了?”皇后首先发现他的不对劲,面容大变,急喊了一声,“桥儿,快传御医!”

太子回头瞧了一眼,只见梁王已经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并且开始痉挛。

他皱着眉头,呸了一声,低低地道:“怎么不去死?”

冷眼旁观了好一会儿,才厌恶地吩咐身边的人,“去传御医过来!”

御医来到的时候梁王已经奄奄一息,心里大骇,急忙施救,算是抢救回一口气。

梁王移送回到皇后的宫中,因没诊断到脖子的骨折,导致伤势更加的严重,影响了呼吸。

“皇后娘娘,梁王殿下的情况很是严重……”御医嘴巴蠕动了几下,愣是说不出后面的内容。

摄政王的心尖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摄政王的心尖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摄政王的心尖妃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热门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