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在线阅读完整版)by一只小花朵

  • 时间:
  •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一只小花朵
  • 来源:zsy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在线阅读完整版)by一只小花朵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顾清璃宋以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顾清璃宋以安小说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推荐章节

第一章 一条人命

深夜,一处大气恢弘的宅子里,除了燃烧着的烛火,再也不见任何能动的东西。

突然,安静的清月居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呼喊声。

“小姐,不好了!”

靠在贵妃榻上身着白衣的女子起身,秀眉微蹙,那双在夜间也格外明亮清澈的双眸微微睁开。

她长得娇俏,樱桃似的朱唇不点自红,小巧的鼻子挺立,那双透着清冷的眼睛更是让人移不开眼,仿佛能将人吸住,柳眉弯弯,让她更多了几分温婉。

一袭白衣让她的美艳少了几分俗气,多了几分清贵。

此人正是顾家二小姐,顾清璃。

穿着鹅黄色丫鬟服式的小丫头进来,慌乱跪在地上,带着哭腔急切道:“小姐不好了,夫人带着一群人过来了,说是您害死了春婉,要送您去祠堂。”

又是她!

顾清璃捏紧手里的杂记,眸子里染上了几分怒意。

“你说春婉死了,什么时候?”顾清璃再次皱眉,言语里满是疑惑。

早上春婉和自己起了争执,嚷嚷着要去夫人屋子里,怎的晚上就没了?

小乔将头低得更低了,小声说:“是在小姐用晚膳的时候,奴婢怕让小姐没了胃口,便想着晚些再说,没想到……”

没想到她还没说,大夫人倒先发难,竟然说小姐草菅人命,还带着祠堂的人过来,要将自家小姐抓走。

想起刚才小乔提到的夫人,顾清璃冷静道:“你先去打听打听,春婉是怎么死的。”

“想要去打听什么,不如让为娘帮你。

”门口突然出现了一群人,为首戴着一头珠翠的夫人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娥眉微蹙,严厉地望着顾清璃。

这人便是杜娥娇,她的亲生母亲。

顾清璃收敛气势,走到杜娥娇面前去,眼眸微垂恭敬地对她行礼,“娘怎么过来了,听说春婉死了,女儿正要让人去问个明白。”

“不用问了,有人来我这里说,是你害死了春婉,璃儿,你是娘最看重的女儿,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杜娥娇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小乔,直接说是她做的,断了顾清璃的后路。

见她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冤枉自己,顾清璃清冷的眸子里露出些许嘲讽。

她这亲生母亲比之前更狠了,不知她这次又想做什么。

勾唇自嘲的笑着,顾清璃双目微红,“在娘眼里女儿就是这种人?娘现在都不讲证据了吗?”

“妹妹,娘也是为了整个顾府,你要是不满意不喜欢春婉,让人牙子将她卖了便是,为何要草菅人命呢。

”顾清欢站出来,失望的对着她摇头叹息道。

又是这个女人!每次都是她跟在杜娥娇身边搞事。

顾清璃藏在袖子里的双手握成拳头,眼眸深处藏着对她浓浓的恨意。

可顾清欢依旧笑着,她和喜白的顾清璃的不同,平日里就爱各种艳丽的颜色,加上容貌艳丽,这些鲜艳的衣服她穿着倒是多了几分风情。

见她不说话,顾清欢又挽着杜娥娇的手,“母亲,女儿只是想劝劝妹妹不要和一个婢女过不去,她竟对女儿冷眼相待,母亲可要为女儿做主。”

自己什么话都还没说,好的坏的全让顾清欢说了,顾清璃周身气势变冷,她挺直背,冷眼看着顾清欢。

“姐姐说是我害死了春婉,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顾清欢勾起一抹笑,看向顾清璃的眼神满是得意,显然,她早就等着顾清璃说这话了。

她看了眼杜娥娇身后的老嬷嬷,恭敬地说:“有人告诉我妹妹妆奁里有个药包,麻烦嬷嬷去找找,那里面就是毒害春婉的药。”

药包?顾清璃心生警惕,她还未阻拦嬷嬷,就见她径直走去里屋,很快便慌张的出来了。

她跪在地上,颤抖着双手递给杜娥娇一个药包。

不用任何人说,顾清璃已经对这场闹剧有了个定论。

“你们是要冤枉我?”顾清璃望着嬷嬷,冷声道。

现在她算是明白了,春婉的死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人就是想要冤枉自己,而这个所谓害死春婉的药包,就是“证据”。

“如今证据在手,二小姐还不承认,你们还不将她拿下!”顾清欢大声下令。

不过转眼的功夫,顾清璃便被一群仆人压着肩膀,强迫她跪在地上。

顾清璃不甘的望着杜娥娇,见她神情冷漠,她的心渐渐凉了,低头小声问:“在娘眼里,亲生的女儿比不过一个庶女是吗?”

杜娥娇眼神闪了闪,似乎有些心虚,可眨眼间,又叹息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清欢也是我女儿,璃儿,娘怎么忍心惩罚你,可你这次,确实过分了。”

这话让顾清璃失望的闭眼,从七岁开始,杜娥娇性情大变,对她不复从前,往日不分青红皂白冤枉自己也是常有,可这次……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冷冷的望着杜娥娇,“我要请老夫人为我主持公道。”

“妹妹还不知道吧,老夫人一大早便去了香山,没个三五日,她不会回来。

”顾清璃用绣帕捂着嘴轻笑着,似乎在嘲讽顾清璃的愚蠢。

竟然如此!

顾清璃微眯起眼睛,到了这一步,她算是明白了,这两人就是想趁着老夫人不在修理自己,如今父亲也不在府里,如果她在这时候反抗的话,肯定会起到反效果。

她低下头,冷静的分析者现在的利弊,便决定先忍忍。

见她不反抗了,杜娥娇给下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将人带走。

还不等下人走近,顾清璃突然抬头,满脸讥讽的望着杜娥娇,“我自己过去,不劳烦母亲的人。

这十年来,女儿去祠堂的次数多了,闭着眼睛也能找到。”

就因为杜娥娇,自己这个嫡女成了府里的一个笑话,除了老夫人,府中哪里有人在乎她这个嫡小姐。

杜娥娇有些心虚,她移开视线,沉默不语。

倒是顾清欢,她拍了拍杜娥娇的手以示安慰,随后又泪眼婆娑的望着顾清璃,“妹妹,都是姐姐的错,姐姐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母亲面前了,姐姐跪下给你赔罪了。”

“小姐这可要不得,您赶紧起来,二小姐心思歹毒咱们都知道的,您千万别这样。

”顾清璃还未有所行动,嬷嬷倒先扶着顾清欢,不让她跪下。

“来人,二小姐目无尊长,不敬长姐,拖去祠堂杖责三十,关押五日。

”杜娥娇也适时开口,直接说了对她的惩罚。

第二章 最后的二十鞭

杖责三十?顾清璃睁大眼,不可置信的望着杜娥娇,她竟然要对自己用这么重的刑罚?

顾清璃整个人都懵了,她出神看着杜娥娇,企图从她身上找到一点当年的温暖。

顾家祠堂里的鞭子看着和普通鞭子无异,可顾府的人都知道,那鞭子里面包着细小铁块,而且鞭子周身都有小刺,一鞭下去,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更何况是顾清璃这种身娇体弱的。

此刻顾清璃已经没了说话的心思,她出神望着地面。

黑如墨潭的夜晚,因为一个婢女的死,自此打破了顾府表面的宁静。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按夫人说的去做!”见他们还愣着,顾清欢厉声催促。

顾清璃抬起头,对顾清欢露出浅笑,虽然没说话,却让顾清欢觉得不自在,甚至想要挖掉她那双透着清冷的双眸。

“妹妹,你别这么看我,要不是你做错了事,母亲也不会这么罚你。

”顾清欢泪眼婆娑望着她,看似害怕她,暗里却在指责顾清璃不知悔改。

“带下去。

”杜娥娇听到顾清欢的话后,神情更加严肃,对顾清璃的不喜,似乎又加重了几分。

“放开!”顾清璃轻轻挣扎着,却又不失仪态,冷笑道:“有没有腿我自己知道,母亲,你就算现在直接让我去死我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可你冤枉我杀害了春婉,我希望母亲到时给我个解释。”

说完,她深深看了眼顾清欢,直着背离开自己院子。

祠堂。

顾清璃笔直的站在院子里,面无表情看着门口的嬷嬷,烛光下,不禁让人心生怜惜。

杜娥娇几人随后赶来,见她不跪下,杜娥娇眼里迅速划过一丝不满,她走到最前面去,对她失望的摇了摇头,“璃儿,娘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能理解娘的苦心?”

“嬷嬷从我房里拿出一包药母亲便断定是我下的毒,除此之外,母亲可有别的证据?”顾清璃仰起头,话语里透着嘲讽。

两人言辞往来,旁边的嬷嬷们视若无睹,顾清欢纤纤十指紧捏着绣帕,小声央求道:“妹妹,母亲身子不好不好,你就服个软,春婉的事,咱们就既往不咎。”

这话说的好像错全在自己这里,顾清璃冷笑出声,她以前还真是小看了顾清欢,这种时候都还敢造谣。

顾清璃收回目光,她低下头,微微抽泣着,眼睛死死盯着祠堂,似乎在看里面的牌位,随后又弯腰连续磕了三个响头,额头都红了。

“璃儿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春婉不是你害死的还不成吗?左右不过一个婢女,娘不和你计较了。”

杜娥娇给下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赶紧把顾清璃拉起来,自己则故作焦急的和她说。

她这模样好像是真担心顾清璃,原本站在顾清璃这边的人有些动摇了。

众人面面相窥,最后站在最中间的白发嬷嬷站出来,对杜娥娇恭敬行礼,声音粗哑,问:“不管有没有害死春婉,二小姐对夫人不敬,这本就不孝,夫人想要如何处理?”

见他们要避开春婉的事,杜娥娇本还想再挣扎一番,可顾清欢却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顺着梯子下。

杜娥娇会意,一声叹息,用帕子擦着眼角不存在的眼泪,伤心道:“璃儿也还是个孩子,鞭打二十鞭,这五日便留在祠堂闭门思过吧。”

见她抿着唇不说话,杜娥娇又对着顾清璃叹了口气,似乎于心不忍,“璃儿,不要怪娘亲,娘也是为了你好。”

话音落,她便转过头用绣帕擦拭眼角低声抽泣着。

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实在让顾清璃恶心,她好看的眸子满是嘲讽,对杜娥娇最后一丝情谊,也随着刚才的话消失了。

小时候杜娥娇对她极好,可七岁那年,她跌落悬崖,从此性情大变,以前的那个温婉的母亲便只留在短暂的回忆当中。

“夫人,真要二十鞭?”白发嬷嬷旁边的红衣嬷嬷站出来,不安的问。

这鞭子又不是寻常物件,就算是男人熬过二十鞭也要躺好久,更何况是顾清璃这种娇弱的小姐身子。

还不等杜娥娇答话,顾清璃便笑着回答了:“嬷嬷只管动手,是我不敬母亲了。”

对于春婉一事,她也只字未提。

老夫人不在府里,顾成泰又去了西外,在这府里,现在的自己根本就不是杜娥娇的对手,只能暂时示弱。

嬷嬷于心不忍,可见顾清璃坚持着,她深深叹了口气,让顾清璃跪到院子中间,又让下人取来了鞭子。

顾清璃咬着牙,当第一鞭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挺得笔直的身子动了动。

二十鞭过去,她咬着嘴唇,双手撑在地上,小脸煞白,汗珠一颗颗的往下落。

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她后背已经被血染红,众人纷纷捂着鼻子,不敢去看顾清璃现在的伤势。

倒是杜娥娇和顾清欢两人眼里满是残忍的快|感,尤其是顾清欢。

“你们去给小姐把府医请来,让他好生医治,万不可留疤。

”杜娥娇做出一副关心的模样,对身后的嬷嬷说。

那人看了眼顾清璃,迅速将眼里的恨意遮挡好,走了出去。

而顾清璃也没坚持多久,很快便陷入昏迷,被人抬到了祠堂里。

见大家都在忙碌着,顾清欢小声在杜娥娇耳边问:“娘,她都没反抗,可会奇怪?”

“那也要让她有这实力和我反抗才行。

”杜娥娇理着袖口的牡丹花纹,满脸不屑。

想想也是,往日里顾清璃一直被打压,之前有老夫人撑腰,如今老夫人不在,她也只能任人宰割。

想起刚才她的狼狈,顾清欢捂着嘴轻笑了一番,眉宇间满是得意。

祠堂内,红衣嬷嬷小心帮顾清璃处理着伤口,眼泪正在眼眶边打转。

跟她一起进来的白发嬷嬷也有些不好受,她将手搭在红衣嬷嬷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小姐会没事的,你这幅样子让夫人看见,小心下一个罚的就是你。”

红衣嬷嬷抬头四处看了看,见丫鬟们都避之不及跑出去了,她才不满的冷哼:“你看看这些人,眼睛长狗身上了,真是狗眼看人低。”

白发嬷嬷叹了口气,这也怪不得大家,在这府里,大家可都仰仗着杜娥娇过活。

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药瓶,递给红衣嬷嬷,“夫人早就想处置小姐了,恐怕也不会让府医用好药,这几日你便留在这里照顾小姐,这药,记得给她用。”

“老姐姐,真是谢谢。

”红衣嬷嬷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雪中送炭的人少,可顾清璃作为府里唯一的嫡小姐,却无人问津,活得还没他们这些下人好,看着就让人心疼。

听到说话声,顾清璃迷糊的睁开眼睛,见是两位嬷嬷,她微微扬起嘴角。

“我……”

她正要开口说话,可嗓子一阵嘶哑,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小姐您先别说话,身子要紧。

”红衣嬷嬷赶紧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见她趴着难受,她又忙不迭的拿出一个枕头,放在她身下,让她趴着舒服些。

等上好药,府医才匆匆赶来。

果然如她们料想的那样,都没细看,只简单吩咐了几句,开了些补血养气的药,便走了。

红衣嬷嬷捏着药方,眼眶里盛满了眼泪,她咬牙盯着府医离开的方向,“他怎能如此敷衍,小姐可是府里正经的嫡小姐。”

“嬷嬷,不用在意,我还死不了。

”顾清璃虚弱的笑着。

红衣嬷嬷平日里虽然在祠堂,可她每月总是会时不时地去看望自己,因此自己和她也很熟悉,她的关心让顾清璃觉得暖暖的,身上那点痛,倒是不怎么在意了。

见她又要哭了,顾清璃动了动,后面传来一阵刺痛,她不敢再妄动了。

她伸手握住嬷嬷苍老布满老茧的手,哑声安慰:“这点痛不算什么,可嬷嬷的眼泪却让清璃觉得心痛,你们也快些出去吧,不然一会儿我母亲又要迁怒你们了。”

这倒也是,她们只是下人,哪怕一直居住在祠堂,可惹了杜娥娇不高兴,她也会想法子让她们不顺心。

白发嬷嬷拍了拍红衣嬷嬷的肩膀,示意她们都先出去。

“那小姐别乱动,晚些我再来看你。

”红衣嬷嬷也不好连累其他人,只能顺从的点头。

目送她们出去后,顾清璃才得以松口气。

她艰难的吐出一口浊气,只是稍微动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渍更多了。

屋内只留下微弱的烛火,面对那么多牌位,让人心底发凉。

突然,她听到有什么声音从牌位后面传来。

第三章 雪中送炭来了

没多久就走出来一个男人,竟然是前些日子闯入顾府的男人,宋以安。

和那日一身夜行衣不同,今天他穿了一袭紫袍,袖口用金线瞄着花纹,烛光下,竟然闪着流光。

加上白玉发冠,棱角分明的五官配着一双洞悉人心的双眸,显得格外贵气。

“我说过,你这母亲肯定会对付你。

”宋以安手里摇着一把画着竹子的折扇,语气里没有丝毫温度。

顾清璃垂下眼眸,她想起刚见宋以安的时候,他也是这般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告诉自己杜娥娇会在近期陷害自己。

再次看到他,她已经很淡定了,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是谁,来顾府到底是什么目的?”

她可不认为宋以安是好心提醒自己,现在又来看自己笑话。

宋以安坐到榻边,收起折扇撑着腿,低头打量着她。

“外面都传言顾二小姐无言,粗鲁蛮横,大字不识几个,折磨人的手段一箩筐,你说外界若是知道你的本来面目,会如何?”宋以安眼里闪过一抹暗芒,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顾清璃收回目光,她沉默不语,不想和他说话,省得再让他套出些什么。

见她不搭理自己,宋以安并不在意顾清璃冷淡的态度。

他将折扇放在一旁,从怀里拿出一个药包,这显然就是之前杜娥娇身旁嬷嬷从自己房间拿出的药包。

“顾小姐可要看看这是什么?”宋以安将药包递过去。

顾清璃虽然疑惑,可还是接过,她打开轻嗅了一下,瞳孔猛然一缩,“这是绝命散?”

见效果达到,宋以安满意的将药包收回怀里,接着问:“我这诚意可够?”

“你要我做什么?”她闭上眼,声音变得很失落。

她怎么都没想到,杜娥娇为了陷害自己,竟然在自己房间里放了绝命散。

她真是太识趣了!宋以安眼里透着满意,他站起来,背对着顾清璃,“明日起,顾二小姐草菅人命的消息就会出现在大街小巷,到时候你会怎样?”

会如何?顾清璃浑身一顿,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的怒气外露。

她只有两种结果,要么老死在顾府,要么被送到庵子去,按着杜娥娇的性子,她肯定会将自己送走。

“宋以安,你要我如何信你?”顺着他的话走,顾清璃闭上眼睛,冷静的问。

当日宋以安来找自己,主要是让自己小心杜娥娇,她近日肯定会对付自己,至于有什么目的,他还没说。

今日也是如此,宋以安转身颇有兴趣的打量着她,原本清冷的眸子里此刻有了点点笑意。

他嘴角微微上扬,故意卖起关子:“我的目的很简单,暂时不方便说,不如等明日顾小姐听听外面的流言再做打算?”

“你……”顾清璃神色复杂,她正要细问,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朝门口看了眼,正要提醒宋以安让他快些离开,就像是鬼魅一般,竟然无声消失了。

顾清璃微微蹙眉,眼里恢复了平静,不由暗自庆幸这脚步声来的正好,要不然她差点就被宋以安带偏,信了他的话。

没多久小乔轻轻推开门,提着一个小篮子进来了。

见顾清璃还醒着,小乔眼泪再次落下,哭着跪到顾清璃面前,“是奴婢不好,没护着小姐周全,还请小姐惩罚。”

“你先起来。

”顾清璃轻声说着,她让小乔到自己面前来,细声问:“春婉是如何死的?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提到春婉,小乔眼泪流得更快,双目满是惊恐,“今一早春婉就有些不高兴,没在院子里,等奴婢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倒在了荒废的院子里。”

顾府有个荒废的院子,以前好像是有人住过,不过时间有些久远,顾清璃也忘了以前那住的是谁了。

“你是说她死在了那个院子里?”顾清璃蹙眉,有些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查到自己这里的。

小乔点了点头,用袖手擦干眼泪,又接着说:“是有人说春婉和您起了争执,您让她去那边反省。”

“胡说!”顾清璃冷着脸,呵斥道:“哪个嘴碎的胡说,我要……”

突然,她摸到一个硬物……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