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一念情劫)在线阅读完整版《一念情劫》

2019-06-11 19:57:57来源:zsy作者:小猫吃大鱼

《一念情劫》小猫吃大鱼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年少时惊鸿一瞥,她荒唐半生。和傅域东的一场婚姻,她断了一截手指,赔掉一个孩子,成为全城心狠手辣的毒妇。然而,当真的离婚以后,她挽着同样矜贵英俊的男人,一脸幸福地高调宣布婚宴消息时,他反而当场失控,神色暴怒……“宋浅,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另嫁他人?”他抵她在洗手台前,她浅笑盈盈,漫不经心挥手:“傅先生,你出局了。”

(一念情劫)在线阅读完整版《一念情劫》

姜浅顾博腾小说一念情劫推荐章节

第四章你怀孕了?

他将她狠狠甩开。

宋浅拢着衣领,脚下没有站稳,狼狈地摔在地上。

旁边的管家想伸手去扶,傅域东居高临下,冷厉呵斥:“谁敢扶!”

管家只能站住。

宋浅望向傅域东,眼底还残留着水雾。

脚踝很痛,但她的心更仓惶更难过。

他的五官轮廓比之前更为尖锐,犹如经过锋锐的刀片打磨而成:“宋浅,这就是你所说的不认识?”

他判了她死罪。

“阿浅,难道我们傅家对你还不够好么?你不止出轨背叛域东,还丧心病狂污蔑我在背后陷害你?我……我……”叶菀月像是气急了,眼皮不停地翻动着。

最后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昏了过去。

傅域东脸色一变,及时扶着叶菀月,吩咐管家去请家庭医生过来。

管家应声,又狐疑地看向地上的男人和宋浅:“少爷,那少奶奶和这个男人……”

“统统给我扔出去。

”傅域东深邃的眸中笼罩着一层阴霾,昭示着他的隐忍和愤怒。

宋浅,你到底有几颗心有几张面孔?

……

别墅门口,宋浅只穿着一件家居睡衣,还被傅域东撕烂了上领口。

冬日里,凛冽的风犹如刀子刮在她脸上。

她不走。

她没有家,这里是她的家。

天边突然炸开几颗惊雷。

暴雨接踵而来,拍打在她身上,她冷的瑟瑟发抖。

她拍着大门,声音在喉咙里哽咽:“傅域东,我没有出轨,那个男人在骗你……”

“我是被人陷害的!”

“你开门好不好?我求你,把门打开……”

回应她的只是越来越压抑的雷声和雨声。

大雨滂沱,她浑身被淋湿,她就在这大雨滂沱的早晨等啊等,等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等到四肢都被冻得僵硬了,那扇门还是没有开。

“你为什么不可以像再信我一次?”

……

傍晚时分,大雨将将初歇。

宋浅已经麻木了。

她跌撞着想站起来,后肩突然被人狠狠推了一掌。

整个人都趔趄着栽倒在地上,手腕被磨破一大块皮,小腹也有些隐隐坠痛,像是无形中有一只手在狠狠撕扯着她的身体。

她扭头看到苏然穿着月牙白的长裙款步而来,脸上带着得逞后的微笑与轻蔑:“我早说过,我是市长千金,有权有势,你有哪一点比得过我?傅太太的位置迟早是我的,你抢不过我,不如乖乖退出。”

苏然,是叶菀月最满意的儿媳妇。

也是叶菀月迫不及待想让她离婚的原因之一。

当年傅域东从华尔街归来,正式接任傅氏集团的时候,原本叶菀月就想让两人订婚的,谁知道宋浅横插一脚嫁给了傅域东。

“是你!”宋浅蜷缩成一团捂着小腹,额头冷汗直冒:“是你安排那个男人来陷害我!”

“又怎样?”苏然眸中掠过一抹阴毒:“你跟域东结婚这么久,他应该一次都没碰过你吧?说起来昨晚让你和其他男人体验一下,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成全你。”

内心的恨意如山洪爆发。

宋浅咬牙,说着那些曾经连听都觉得羞赧的话:“谁说域东没有碰过我?难道你不知道么?就因为你的设计,昨晚域东和我不知道多快乐。”

“你……贱人!”

苏然阴沉着脸,气得一脚重重踹向宋浅的肚子。

小腹内似乎被一把带着倒钩刺的刀子扎进去又拔出来拔出来又扎进去疯狂搅动,痛得她瞬间全身抽搐,在地上翻来覆去打着滚。

下身有什么湿湿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她痛苦地低下头去瞧,两腿之间一滩刺目的红正透过白色的裙摆蔓延开去……

苏然愣住。

“你怀孕了?”

宋浅看着鲜血不断从身下涌出,一阵比一阵惶恐。

她有了傅域东的孩子?

“医生……帮我叫医生,我的孩子……”她虚弱地抬起手,苏然冷笑一声,踩着高跟鞋细跟碾在她的手背上,来回碾磨直至踩出一个血色的窟窿:“你也配有孩子么?”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静谧的傍晚。

第五章你再说一遍!

“嘎吱”,老宅的大门在此时开了。

苏然听到声音眉眼慌张地收回高跟鞋,又踹了宋浅的手臂一脚让衣摆掩住她的伤口,自己则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眼睛一眨,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滑。

傅域东站在门内,入目就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宋浅,她双肩轻颤,身下的血迎着风漫开,像被点缀的红梅。

喉结轻轻滚动着,心脏细细密密的似抽搐那般,疼得痉挛。

“域东,我不是故意的……”苏然手忙脚乱地比划着,弯下腰想拉宋浅,可手掌还没有触碰到宋浅,傅域东便阔步而来一掌挥开:“滚开。”

傅域东直将宋浅打横抱起,暗红色的血瞬间将他的衬衫染红。

他一路往大厅里走。

“去叫张医生过来,准备急救。”

宋浅虚眯着眼,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抓着他,灯光下,他的轮廓他的担心他的错愕全都映入她的眼底,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她痴迷半生泥足深陷。

“域东,我没有、没有背叛过你……”

女孩娇弱的低喃像一记重锤击来,傅域东步伐突然慢了一拍,下颌脸线也随即绷得更紧,俊脸显得僵硬又阴沉。

站在一边的苏然五指攥紧,挂着泪珠的脸蛋异常狰狞。

该死!

她哭得梨花带雨他看不到,眼底竟然都是那个以肾逼他娶她的小贱人……

直到医生到来去检查宋浅的伤势,傅域东阴鸷的目光才陡然落向苏然,动作迅猛如猎豹那般掐着她纤细的脖颈,将她抵在墙角——

“她身上的伤,你弄的?”

居高临下,他周身的气息冷鹜,恍若来自地狱的恶魔。

苏然害怕地摇头,整颗心都蹦到了嗓子眼,她想要解释的,可声带都被他勒住,连一个沙哑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叶菀月听到楼下的动静,披着外套起床。

她之前给苏然打了电话,让她过来陪着傅域东,这会傅域东正被宋浅出轨的事闹的糟心,她正好多关心一下域东顺便与他培养感情。

可叶菀月没有想到,她才下楼就看到傅域东要掐死苏然的样子,吓得忙扑过去拉开他:“域东你做什么?这是小然,市长千金小然啊。”

傅域东敛眸松开手,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

“刚刚怎么回事?”

“咳咳……”差点被掐死的苏然摸着自己的脖子,死里逃生的后怕让她紧张地头皮发麻:“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才忍不住推了阿浅一把,可你们知道么?是阿浅挑衅在先的,她说她出轨又怎么样,域东你照样迷恋她!她甚至警告我,以后别再来老宅找伯母,就连伯母也要看她的脸色,伯母年纪大了,我只是想陪她说说话而已……”

叶菀月突然也抹了抹眼睛,红着眼圈拉着苏然的手:“难得然然你这么记挂着我,阿浅她真的太离谱了,仗着给老爷子捐了肾就无法无天,今早还诬赖我陷害她出轨,我对天发誓,如果我买通那个男人陷害她一定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伯母……”

苏然沙哑地哭着,与叶菀月抱成一团。

傅域东太阳穴突突跳动着。

昨晚上过床,她也拿出来说?

可若是没说,苏然刚从外面回来,又怎会知道?

粗粝的指腹微微摩挲,他习惯性去拿了根烟,夹在双指间还未点燃,李医生从房间里出来了。

“恭喜傅先生,傅老夫人,少奶奶怀孕两个月了,虽然刚刚出了血,但还好就医及时,现在已经没事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

傅域东手中的烟头被他捏变了形,眸色一定:“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第六章指认苏然

宋浅醒来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宝宝还在。

她小手轻抚着腹部,眉眼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她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她一直默默在心底告诫自己,如果有一天怀了宝宝,一定要把世界上最好的爱给她。

她甚至在想,要给他取个什么样的名字,要怎么去疼爱他。

忽然,她手中的动作一顿。

她昨晚被苏然陷害吃过催情药,听说这样的怀上的孩子容易畸形……

她要留下么?

还有叶菀月,她那么讨厌自己,她会让孩子留下来么?

砰。

未等她有其他想法,傅域东突然踹门而入,愠怒的脸色像是暴风骤雨的前夕,守在屋内照顾宋浅的几个护士见状忙俯身:“傅先生。”

宋浅满心都是与他分享欣喜:“域东,我怀孕了。”

“你们都出去。

”傅域东眯了眯狠戾的眸子,扫过众人:“听到任何声音都不用进来。”

护士们面面相觑,然后一同离开了。

宋浅心神不安,嘴角的笑痕慢慢凝住:“出、出什么事了?难道我怀孕了,你不高兴么?”

“宋浅,怀着一个野种就敢嫁给我,你生怕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偷野男人?”

傅域东手掌抚上宋浅的小腹,然后在一路往上落在她修长的天鹅颈白皙的脸颊,仅仅稍用力,她的脸就被他扣住。

他们结婚一个月,她却怀孕两个月。

“我的孩子不是野种,他是……”宋浅整张脸都被涨得通红,急的连嗓音都如同变调的琴声。

“他是什么?”傅域东捏她脸蛋的五指渐合拢,冷笑着打断她的话:“别告诉我他是我的孩子,我可不记得我两个月前碰过你?就算真碰过,这野种是谁的谁能说得清楚?”

宋浅抿着嘴脸色苍白,眼圈微微发热。

两个月前,他有一晚参加朋友生日宴喝得醉醺醺的,她当时已经和他有了婚约,听闻后赶在照顾他,他是真的喝多了,吐的满地都是。

她给他洗澡擦身。

也不知道那晚是不是鬼迷了心窍,她偷吻了他,还爬上他的床,醒来后她怕他说她不知廉耻就穿好衣服先溜走了……

傅域东将她眼底的苦涩看了个真切,他冷笑一声,突然扬手将整个输液架打断,玻璃渣飞溅,他一把揪起她,后背被迫被迫压向桌上的玻璃渣子!

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后背蔓延,她惊惧喊出了声:“域东不要,我的孩子,求你别这样……”

傅域东变本加厉拽过她的遮羞布,不给她准备的时间,然后……

宋浅小脸皱成一团。

“现在知道求饶了?”傅域东眸子猩红:“你凭一个肾就嫁进豪门,还妄想这野种找个便宜爸爸的时候,怎么不求饶?宋浅,跟我结婚,你还敢对别人动心思,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一点点捏碎了它!”

宋浅只觉得喉咙里涌起一股血腥气,拼命地摇头:“我没有对别人动心!是苏然……她跟我承认了,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找了酒店那个混混,想逼我跟你离婚……”

第七章倒打一耙

傅域东鞭挞的动作一顿,紧接着便是狂风暴雨般的一顿摧残。

眼泪憋不住,湿了面颊。

宋浅一声声地求饶,统统被他无视,她只能小心翼翼地避开小腹,她的宝宝呀,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这个动作更加惹怒了傅域东。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域东退离阵地,将自己清理完毕,才缓缓俯下身来,声音幽冷的像来自地狱:“苏然给你安排了昨晚的男人,难道你肚子里的野种也是她给你塞进去的?”

“我……”

哐当。

急促的推门声传来,宋浅顾不得再解释,慌忙地扯过白色的薄被遮住满身狼藉。

门口,叶菀月和苏然快不走了进来,像是看不到刚才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急急地将手里一叠照片递给傅域东——

“域东你看,不知是谁邮寄了一叠照片过来,还向我们傅家勒索一千万,不然就将宋浅的不雅照和视频传到网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才有她这样一个儿媳妇啊!”

傅域东手背上青筋鼓起,接过照片轻瞥。

照片很明显是从监控上截图下来的。

背景是在酒店。

而主角赫然是宋浅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

男人被做了模糊处理,但那女人……

傅域东阴沉着脸,反手将照片砸在宋浅脸上,一字一顿:“宋浅,你当真是我傅域东的好太太!”

照片扑扑簌簌的滑落,宋浅眉眼急切地去捡。

手忙脚乱的样子,像无措的孩子。

她根本没背叛过傅域东,怎么会有什么不雅照呢?

苏然似痛心疾首,指着宋浅斥道:“浅浅,你已经用手段赢得了域东,为什么还不知道珍惜?”

“不不不。

”突然,宋浅捡起其中一张照片,眼前一亮,献宝似的递给傅域东:“域东你搞错了,这些照片的确是真的,但是那个男人是你呀!两个月前……”

啪。

叶菀月突然气急败坏地给了宋浅一记耳光,拿出那张勒索信:“你简直越说越离谱了!对方声称手里还有你相关的视频全套,难道也是偷拍你们夫妻?浅浅,我一直以为你是懂事的好儿媳,没想到你竟然无耻至此!”

“我没有,域东,你相信我,这个男人真的是你,只是你喝醉了所以不记得了……”宋浅顾不得被打肿的脸,只一股脑地想和傅域东解释。

她看向傅域东,眼底藏着丝丝期待。

傅域东也看着她。

然后,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在她红肿的脸上细细摩挲:“宋浅,你总是这样,满嘴谎言,真脏。”

“……”

那一瞬,宋浅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僵住了。

像掉进深渊炼狱,被他轻描淡写的这一句话,碾得浑身是伤。

然后,她哭了。

傅域东拿出湿巾,将碰过她的手指擦拭得干干净净,愤而离开。

盯着傅域东消失的背影,叶菀月瞪了一眼宋浅,命人拿来那份离婚协议书,狰狞道:“上次被你跑了,我看今天谁能救你!”

“不!”宋浅惊恐地往后缩:“我宁死也不会签的!”

“那可由不得你!”

苏然冷笑一声,吩咐两个佣人分别将她摁住,因为剧烈的挣扎,衣衫滑落,露出青紫交替的痕迹,看得苏然恶意乍起,强行掰着宋浅的手去签字。

宋浅却死也不肯握笔。

“贱人,你在域东心里已经洗不白了,还死赖着他做什么?!”苏然越说越恨,她拽着宋浅手指的力度越来越大。

咔嚓。

一声骨折的声音响起,宋浅的手指被掰成了诡异的形状,疼得她满头大汗,在地上来回打滚,凄厉地惨叫着。

几个佣人一怔。

苏然眼底闪过报复的快感,扭过头,却无辜地望着叶菀月:“伯母对不起,我不小心太用力,把她手指掰断了。”

叶菀月像看着一条死狗般看着宋浅,一脸鄙夷:“反正就是个下贱货色,断了就断了,只是可惜这协议书今天签不成了。”

“没关系,只要域东不相信她,什么时候签都一样。

”苏然甜甜地挽着叶菀月的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去。

门被摔得震天响,她被锁在了里面。

骨折一旦错过最佳治疗时期,便再也无法恢复……

滚烫的泪滴在宋浅的手背上。

身下又传来一阵湿润的温热,有什么东西正在汹涌地往外流逝,宋浅浑身颤抖、抽搐,艰难地爬到门口,地板上横亘这一条蜿蜒的血路。

她一下下地拍打着门,嘴里一声声地喊着救命,好像用进了全身的力气。

可是,没人理她。

第八章孩子没了

宋浅流产了。

就在傅域东走后一小时。

她醒来时,身下只有一滩血,那血的颜色红得刺目,让她眼睛都跟着红了。

冷,是她唯一的感觉。

眼泪不自觉地从眼眶里滑落。

脑袋埋在膝盖上,她紧紧咬着手背,努力不发出声音,可即便牙齿陷进如皮肉,她还是没有忍住,从哽咽的小声呜咽变成撕心裂肺的嚎咷痛哭,哭声越来越大,在空荡的房间里,更加凄惨。

指甲陷入掌心,泪堤崩塌。

她的孩子,两个月大的,还没有成型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

……

她被关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有人放她出来。

佣人一推开门,便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看到宋浅面容惨白地倒在血泊里,吓傻了,连忙通知叶菀月。

叶菀月嫌恶地挥了挥空气,甚至都懒得多看宋浅一眼:“真恶心,把她送去医院,要死也死远一点,别脏了我家的地。”

宋浅又被老佣人送去医院。

医院里,宋浅眼珠一转不转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医生说了什么,她都是那副表情,以至于,后来医生叮嘱了她几句,便离开了病房。

宋浅又睡了一觉,冗长地快要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却在她拖着虚弱的病体去楼下买晚餐时,遇到了苏然。

而她的身边,赫然站着她的丈夫——傅域东。

“域东,伯母真是太客气了,一定要你送我过来……”苏然娇羞地说着,偷偷打量傅域东,话音倏忽一僵,顺着傅域东的视线看过去,她看到对面蹒跚站着直不起腰的宋浅。

身上穿着简单的条纹病服,手指上了夹板。

她一步步走到傅域东的面前,仰起小脸,茫然地像个懵懂的孩子:“域东,我把我们的孩子弄丢了……”

她眼底透着死一般的绝望,那一瞬,傅域东竟觉得喉间哽咽,正动了动唇,一旁的苏然突然开了口:“不是已经验证过你那个孩子和域东没有关系么?浅浅,其实你嫁给域东,无非就是为了钱,域东不爱你,你何必一边吊着傅太太的身份,一边在外面偷晴呢?”

“我没有!”她大声地反驳。

“够了!”傅域东骤然出声,阴鸷的嗓音森冷如刃:“不过是个野种,掉了就掉了,难道还要我为他默哀祈祷么?”

“他不是……”

“宋浅,如果什么时候你能改掉你满口谎言的毛病,或许,我还能高看你一眼。

”傅域东冷冷地说着,将她推开,径直阔步往外。

没有防备,宋浅被推倒在地,刚好扭到了受伤的手指。

疼,钻心的疼。

然后,她看到苏然缓缓在她面前蹲下——

“瞧见了吧?域东已经彻底厌恶了你,除非离婚,否则……”苏然俯身,在她耳畔低语,动作轻柔却让人浑身颤栗:“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离开时,又装作不经意地踩了宋浅手指一脚。

宋浅吃痛颤抖,却趴在地上良久都没有动。

路过的护士上前拉她:“小姐,你没事吧?”

宋浅抬起头,下唇角不知何时被咬破了血,鲜血顺着嘴角溢出,双眼也已然通红。

一念情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念情劫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念情劫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btpnp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白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

 

白兔文学网公众号